<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我在都市造古董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这是由作者我在都市造古董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现

        发布时间:2019-03-07 17:39

        我在都市造古董方小扬

        我在都市造古董全文阅读

          我在都市造古董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这是由作者我在都市造古董所著的一部非常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我在都市造古董全文讲述了主角方小扬是一名普通的高三学生,他因为一本五块钱买来的破旧老书而有了传奇经历,看他会让美女上门来……
          方小扬摇了摇头,刘老瞎以后会怎么样,可不是他关心的,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又要被老书吸血了,老子都快被吸成人干了。”
          念到这里,方小扬苦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本发黄的破旧老书,喃喃自语:“老书啊老书,你是一个好宝贝,咱能不能换个方式复制啊,不要动不动的就吸血好不好?”
          方小扬手中的发黄老书,表皮已经破烂不堪,看不出是哪个年代的。这东西是方小扬有次放学后,经过废品回收站,一个白胡子老头坑蒙拐骗,卖给自己的。
          足足浪费了五块钱。
          为了那五块钱,方小扬认真的‘研读’了一番。这才得知,这发黄老书根本不是什么绝?#28866;?#31821;,尼玛,就是一本做旧的古玩造假书,不但这样,书里面还提到血和草药之类的。然后,方小扬得知了,这种用血造假的方法。
          “算了,来吧!反正这个月才是第二次,多这么一?#25105;?#27515;不了。”方小扬下了决心,咬着牙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水果刀,向着自己的手指,轻轻那么一划。然后,急忙将手指摁在老书上。
          “尼玛!要了小爷的小命了!”?#30475;?#36825;样做,方小扬都跟杀猪似的,他就不明白女人每月来那么一次,而且量那么大,怎么受得了的。
          不过方小扬比女人更辛苦,因为那本老书像是活物一般,正在吸食着方小扬手指上的血液!
          与此同时,原本发黄的页面,慢慢显出小红点来,小红点是方小扬的血液形成的血珠,此时正在缓慢的移动着,慢慢的,布满了整个页面,老书也像是活了一般!
          短短的七八秒后,方小扬已经感到有些体力不支,头晕眼花,像是快要跌倒了一般。等到老书完全活过来以后,他拿开手指,看了看伤口,一片苍白,很明显手指头那些血液被老书悉数笑纳了!
          “尼

        第1章 超品复制

          方小扬看着刘老瞎拿出来的东西,眉?#26041;?#30385;。

          刘老瞎也不介意,笑着将手中的包裹递了过去,包裹不大,约莫手掌大小,包裹的东西像是一件宝贝,“螭龙戏珠佩,白独山玉,方大师,这次又要麻烦你了。”

          “嗯?”方小扬看了看手掌大小的玉佩,做工精美,一看就是个值钱货。查了查资料,皱着眉头说道,“这个应该是国家保护文物吧?这可是犯法的?你真的打算卖出去?”

          “方大师尽管出手,至于后面的事情吗,买家已经交了定金,只等方大师出手!”

          刘老瞎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说完,觉得对眼前的少年有些不恭,低头哈腰谄媚道。

          “我?#36824;?#20570;,出了门概不负责!你若不怕,三日后来取便是。”方小扬点了点头,说道。

          刘老瞎满意的出了门,别看这少年年轻,只有刘老瞎知道,这小子可是名副其实的做旧专家,只要出手,没有搞不定的事情。

          刘老瞎常年在古玩行混,早就打听过,即使是站在这行顶端的造假专家,想弄个高仿的赝品,最起码要精雕细琢数十天,而且那价钱可是昂贵的紧。但方小扬这小子不但做工好,而且这速度很快,不超过三天准能提货。

          最关键的是,方小扬在做旧上的手段可谓登峰造极,哪怕是最精明的鉴定专家,也有不少打眼的。

          刘老瞎的发家史,就是方小扬的造假史啊。完全靠着方小扬,只要方小扬出手原本百把块的造假原料,被那些所谓的捡漏专家们,以十几二十倍的价钱,当宝贝一般的买了回去。

          说起刘老瞎和方小扬的缘分,还要追溯到两个月以前,那时,方小扬找到刘老瞎说有件东西要出手,方小扬明确说,这是自己做着玩的。然而,刘老瞎一看那手艺,两眼就直了。能在观楼街开店铺的,哪一个不是眼力过人。

          刘老瞎很快发现,这小子有潜力。花大价钱买了那件赝品,然后试着让方小扬在做一件。不做不知道,这一做就不可收拾了。

          那赝品做的太真了,除非用碳14年代检测仪来测验,否者即使那些教授专家都是打破头。此时刘老瞎发现这方小扬就是一个移动的大宝贝。

          从此以后,他把方小扬当老佛爷一般的供奉着,同时小心翼翼的保守着两者之间微妙的关系。

          好的是,方小扬好像并不了解行情,对刘老瞎?#30475;?#30340;开价也不还价。这才使得刘老瞎,慢慢从一个观楼街大街上小卖铺的铺主,慢慢有了自己的店面,并且在两个月之内成为首屈一指的‘多宝道人’。

          “尼玛,八千块!老子拼了,只是又要流啊流的流血了……”

          方小扬看着刘老瞎离开,这才小心的关上门,关上?#21834;?#35748;真的打量起刘老瞎递过来的玉佩,还有那作假用的美玉。

          “白独山玉,好玉!这块玉至少值个十几万。”方小扬喃喃道,难怪这次老?#19968;?#22914;此豪气,原来这活的难度,可是比以前大太多了,也不知道刘老瞎要卖多少钱。这如果被逮到了少说也要判个十年八年。

          方小扬摇了摇头,刘老瞎以后会怎么样,可不是他关心的,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又要被老书吸血了,老子都快被吸成人干了。”

          念到这里,方小扬苦笑着从怀里掏出一本发黄的破旧老书,喃喃自语:“老书啊老书,你是一个好宝贝,咱能不能换个方式复制啊,不要动不动的就吸血好不好?”

          方小扬手中的发黄老书,表皮已经破烂不堪,看不出是哪个年代的。这东西是方小扬有次放学后,经过废品回收站,一个白胡子老头坑蒙拐骗,卖给自己的。

          足足浪费了五块钱。

          为了那五块钱,方小扬认真的‘研读’了一番。这才得知,这发黄老书根本不是什么绝?#28866;?#31821;,尼玛,就是一本做旧的古玩造假书,不但这样,书里面还提到血和草药之类的。然后,方小扬得知了,这种用血造假的方法。

          “算了,来吧!反正这个月才是第二次,多这么一?#25105;?#27515;不了。”方小扬下了决心,咬着牙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水果刀,向着自己的手指,轻轻那么一划。然后,急忙将手指摁在老书上。

          “尼玛!要了小爷的小命了!”?#30475;?#36825;样做,方小扬都跟杀猪似的,他就不明白女人每月来那么一次,而且量那么大,怎么受得了的。

          不过方小扬比女人更辛苦,因为那本老书像是活物一般,正在吸食着方小扬手指上的血液!

          与此同时,原本发黄的页面,慢慢显出小红点来,小红点是方小扬的血液形成的血珠,此时正在缓慢的移动着,慢慢的,布满了整个页面,老书也像是活了一般!

          短短的七八秒后,方小扬已经感到有些体力不支,头晕眼花,像是快要跌倒了一般。等到老书完全活过来以后,他拿开手指,看了看伤口,一片苍白,很明显手指头那些血液被老书悉数笑纳了!

          “尼玛,这鬼书,也太尼玛狠了?这才七八秒的时间,如果真的弄上一两?#31181;櫻?#23567;爷就玩玩了”

          布满红点的老书,散发着妖艳的红光,那红光有着丝丝血色,整本书像是活过来一般。

          “靠,尼玛,终于搞定!”

          方小扬一边抱怨,一边将早就准备好的补血冲剂,红糖之类拿了过来,混合着喝了下去。

          “尼玛,小爷我赚点钱容易吗我,小爷被吸了那么多血,小爷下次我要涨价。一定涨价!”方小扬一面轻声抱怨,一面拿起老书,将布满红点的页面,对准刘老瞎送来的螭龙戏珠佩。

          “进来!”

          方小扬轻声念道。意念微动,然后老书像是感应到一般,既然嗡嗡作响,然后那布满小红点的页面猛的射出一道红光,将整个玉佩包裹住,像是读取信息一般。

          “结!”

          约莫一?#31181;?#21518;,方小扬将扫描了螭龙戏珠佩的页面,对准那方?#23376;瘛?#21482;见,在老书血光的照射下,那白独山玉慢慢的悬空而起,并且不停的转动起来,而且转动的速度是越来越快,慢慢变成了一团残?#21834;?/p>

          这种时刻不是很久,也就一?#31181;櫻?#34880;光消失,老书也失去了生机,只是那白独山玉已经大变模样。

          白独山玉已经不再是一块没有雕琢的玉,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块玉佩,那上面的螭龙和珠子栩栩如生,和真的螭龙戏珠佩丝毫不差!

        第2章 诡异的破旧老书

          两月前,方小扬误打误撞地发现自己这本被骗了五块钱的老书,居然会吸血,当时可把方小扬吓个半死,当时的方小扬犹如被水蛭吸了血一般,把个手指上下摇晃,好不容易?#29273;?#20102;页面。但脚上不?#27169;?#36910;着老书就是一通猛踹,眼见丝毫没有效果之后。

          方小扬甚至将老书扔进了油锅里,火堆里,但是老书像是见鬼了一般,丝毫无损!

          ?#21482;?#20043;后,方小扬慢慢冷静下来,不经意间发现,这破旧老书的侧面,?#35895;还?#24322;的有他的名字“小杨”二字。

          一时之间,方小扬舍不得扔了。有心找卖书的老爷爷,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

          接下来的日子,方小扬拿着老书苦心研究,?#20040;?#21151;夫不负有心人,最后愣是受网络玄幻小说的影响,搞笑一般的找到了控制老书的窍门。

          方小扬发现,只要,这本发黄老书将鲜血吸好,当血珠般的珠子分布整个页面的时候,就可以用意念控制老书,第一次控制,方小扬复制了一双筷子。

          几经摸索,方小扬发现老书只能复制一些死物,而且死物的体积不能过大。过大了,老书就没什么?#20174;Γ?#26368;大也就平底锅般大小。

          后来,方小扬偶发看鉴宝类节目,这才选择了做旧古玩的生财之道。

          方小扬是个孤儿,五岁的时候被方天明抱养。因为方家没男儿,所以取名小扬。等到方小扬慢慢大了,方天明对方小扬也失去了信心,因为方小扬太笨了。这才将他打发到学校旁边的出租房。每月给五百块的生活费。

          方小扬从来没有怪过养父,毕竟,方小扬不是方天明亲生的,他又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愿意抱养自己,将自己养大,方小扬已经很满足了。

          不过人活着吗,总要有自己的尊严和坚持,自从拥有老书后,方小扬找到了赚钱的法子,再也不用看别人的眼色用钱了。

          方小扬是一名高三学生,就读于燕京市十中,全燕京市最烂的一所高中,但即便是这样,方小扬还是没考上这所高中,他的成绩太差了。没办法,他实在不是读书的料。

          从小学三年级起,方小扬看到课本就跟见了催命符一般,头痛的要死。而且?#19988;?#26497;为不好,刚学了几个汉字,转眼就忘记了。特别是英语,那洋鬼子的语法字节的,愣是把方小扬弄成休克了。

          养父方天明,为了自己的面子问题,借着自己在十中认识校长的便利,花点钱拉好关系,方小扬这才顺利的进了燕京十?#23567;?/p>

          方小扬今年十七岁了,今年高三,毕业以后,方小扬就是成年人了,他以后的路,方天明断然是不会再管的。

          第二天一早,燕京市十中,高三五班。

          “哎呦!造假帝,你来的真早啊。”汪宇航是方小扬的同桌,是一个大胖子,他热情的和方小扬打了个招呼,然后猛的做了下去,椅子被他揉捏的差点?#31995;簟?/p>

          “别提了。昨天晚上我被折磨死了,差点就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贱人,你帮我把风!我要睡会!”方小扬一坐下?#22836;?#22256;,上眼皮打下眼皮!

          汪宇航一愣,眼睛瞪的老大,试探性的问道:“生意上门了?”

          汪宇航是方小扬同桌兼唯一死?#24120;?#26041;小扬的情况他最清楚,自然方小扬会造假之类的,他再清楚不过了。只是为什么会造假,汪宇航就当成方小扬天赋异禀,并不知道老书的存在。

          “你看我这样子,应该也知道啊。八千块!。”方小扬摆了摆手说道。

          “靠,薪水见长啊!回?#38750;?#21507;饭啊!怎么也要来个羊腿!”汪宇航哈哈大笑。

          汪宇航的老爸是燕京是一家公司的大老板,家中富裕的很,只是他和方小扬关系好,特别?#19981;?#35753;方小扬请客。

          八千块,对高中生来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以往惯例,不宰他宰谁!方小扬费力的伸出手指,打算?#28982;?#19968;个鄙视的手势,不过这动作还没完成,就一头栽了下去。很快睡着了。

          “尼玛,不会吧!又睡啊!这都第?#22797;?#20102;?”汪宇航佯怒道,不过看到方小扬不像是装的,这便脱了自己的校服盖在方小扬身上。

          方小扬?#30475;?#20351;用老书之后都特别能睡,这也不能怪他,谁一下?#30001;?#20102;那么多血,不晕啊!

          方小扬睡得很香,虽然没打呼噜,但是那口水沿着脸蛋,随着桌角,一直流到了胸口。

          不过,当他换了换当枕头的手臂时,匆匆一撇讲台,他就再也睡不着了,因为五班的班主任,被冠以“美女蛇”称号的刘雅馨,此刻正?#25104;?#23506;冷的看向这边。

          “不好,方小扬!”汪宇航提醒道。

          “方小扬!”美女蛇怒道。

          “快起来!”汪宇航掐了一下方小扬。

          方小扬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碰了一下汪宇航说道:“老瞎,最近别来找我了,老子的血全给你了,小爷快变成人干了……”

          “哈哈哈……”教室里的同学们,顿时拍桌子,敲椅子。一个个笑的前胸贴后背。

          “方小扬这是那根筋不对了,?#35895;?#21483;美女蛇老瞎?还自称小爷,这尼玛是逆天啊!几天不见,方小扬的胆量见长啊!”

          混乱的笑声,让方小扬立马清醒了过来,尼玛,我糊涂了,这里是教?#25671;?#38752;!

          惨了惨了……

          美女蛇叫自己能有什么好事,上了三年高中,她就没怎么找过自己!

          方小扬立马耷拉着脑袋,站起来,小声的说道:“抱歉!刘老师,我睡着了,你看你能不能高抬贵手饶了我?”

          方小扬不站起来还好说,这尼玛一站起来,周围的同学,更是狂笑起来。

          “尼玛,这又是怎么回事?我道歉也不行!”方小扬挠了挠头。

          “哈哈哈!”

          方小扬的无辜表情,更是惹来一阵疯笑,就是五班的学霸和班花唐倩,一向最为淑女的班长,也笑的花枝招展。

          “靠!怎么一回事?”方小扬碰了碰同桌汪宇航,这厮不但不答,而且笑的更疯狂了。那坨肥肉,随着笑声一上一下,都快掉下来了。

          “方小扬,你……你把这篇古文给我背诵下。”刘雅?#20843;?#25163;拿过汪宇航的语文课本,扔给了方小扬,双手环抱,怒视着说道。

          “啊??”

          方小扬惊讶的合不拢嘴!美女蛇今天抽什么疯,既然让我背课文!

          方小扬挠了挠脑袋,这美女蛇今天是故意作难啊。自从高一自己交了所有科目的白卷以后,甭说班主任美女蛇了,就是其他老师也不在点自己的名了。

          背书?开什么玩笑!这语文书从来都是放在抽屉里,崭新崭新的!

          “快点?#24120;?#19981;然五班这月的?#31561;?#20320;全包了!”刘雅馨看到方小扬迟疑更是火了,那表情就是一个随时喷射的火山口!

        第3章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尼玛,故意作难我,是吧?美女蛇,你对我太狠了,一月的?#31561;眨?#25105;……”方小扬看着美女蛇刘雅馨,敢怒不?#24050;裕?/p>

          “我靠!?#20540;?#26377;难啊!这边!”汪宇航和方小扬混的很熟,现在?#20540;?#26377;难,身为大哥的怎么能不帮忙!此时,汪宇航将书本翻到了那页。

          方小扬感激的对着汪宇航点了点头,念道:“孟子曰: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

          刚刚念了几句,就被火眼金睛的美女蛇给发现了,怒道:“嗯?!汪宇航,你也想为五班?#31561;?#19968;个月吗?”

          汪宇航无奈的对着方小扬笑笑,一切尽在眼神中,?#20540;?#21834;,不是我不帮你啊。只是这美女蛇太狡猾了。而且,这次铁定拿你开刀,我也无奈啊!

          “快点!继续!”刘雅?#20843;?#27627;没有放过方小扬的意思,而且那势头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哈哈哈!

          哈哈哈!

          ……

          教室内一片大笑,这些个学生谁不知道方小扬有几斤几两,方小扬如果真的能背出来,京大华大还不由着他挑啊

          “方小扬如果背完这边课文,我尼玛就把语文课本给吃了。”一个起哄的同学大叫道。其他同学本来就和方小扬关系不好,如此这般,跟着嘲笑道。有的甚至拍起了桌子。

          方小扬满?#24908;?#28779;,这尼玛也太欺负人了。难道我方小扬就让他们这样看不起吗?难道我注定是废柴吗?

          难道我只能按照美女蛇的意思,老老实实的?#31561;?#19968;个月吗?

          不!绝不!

          士可杀不可辱啊!

          “靠!被‘女唐僧’笑也就罢了。尼玛,这群牲口比我强多少,凭什么笑我。”方小扬怒骂等着狂笑的同学们,心中暗自告诉自己,不要发火!

          保持冷静!不要发火!保持冷静!心静,一?#34218;?#26377;可能!

          “但是,尼玛,这语文课本我真的是没看过啊,怎么背啊?”方小扬抱怨道。

          “等等,我……应该看过!?#26412;?#22312;刚才,汪宇?#35762;?#26159;翻阅过吗,方小扬努力集中精神,脑海中想着刚才汪宇航翻过的那一页。

          人着急了什么都能办得到!这句话对于方小扬来说,不假啊。此时方小扬的脑子里,清晰的倒映着刚才汪宇航翻过的那一?#24120;?/p>

          方小扬深吸一口气,镇定自若的念道:?#21834;?#25925;天将降大任于?#35895;?#20063;,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31227;?#25152;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然后知生于?#33108;跡?#32780;死于安乐也。”

          孟子的这篇《生于?#33108;跡?#27515;于安乐》就这么被方小扬给背了出来。

          虽然整个过程,方小扬念得结结巴?#20572;?#19981;过他确实完成了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纳尼?他,方小扬真的将这篇文章搞定了?尼玛,我一定是在做梦!谁快把我喊?#36873;?/p>

          “刘老师,班主任,美女……你看还?#26032;穡俊?#26041;小扬也没想到自己能背完这篇课文,刚才激动差点将‘美女蛇’的称谓给叫了出来。

          不过,好在及时打住。只不过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全班同学都被点了哑穴了吗?

          “嗯嗯!?”

          仿佛过了一个世?#20572;?#21016;雅馨最快回过神来,?#25104;?#21464;得和善许多,看着方小扬‘咳?#21462;?#20102;两下来掩饰自己的吃惊。

          “背的不错。只不过方小扬同学,你能不能先把口水擦干净啊?”美女蛇好心的提醒道。

          方小扬一愣,低头一看,校服上一摊黏糊糊的东西,看的出,那是自己刚才睡觉时的口水。

          “哈哈哈……”

          靠!原来是这样!我当他们为什么老是嘲笑呢?原来是这样!尼玛,这些丢脸丢大了。想着,方小扬耳根都红了起来。

          “佩服!?#20540;埽?#25105;是服了你了。文章背的如此溜,口水流的如此屌。尼玛,不服不行啊……”一旁的汪宇?#33050;?#30528;大腿,大叫道。

          “靠!少拿我打趣!”方小扬想揍他丫的。不过,转念一想:难道,我其实是天才?

          只是这样的结果,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啊。

          “方小扬,跟我来。”美女蛇丝毫不管现在正在上课,对着方小扬招了招手。扭头走出了教?#25671;?/p>

          方小扬无奈只能老实的跟着,美女蛇之命令,谁?#19994;?#25239;啊。

          “放松点,要不要来点水水?”

          美女蛇办公室内,刘雅?#25353;?#30528;超短裙,随意的将双腿并拢,坐在老板椅上,一边示意了一下手边的一次性杯子,一边面色古怪的看着方小扬。

          “不了,班主任!你看……我……这?”方小扬看着美女蛇雪白的大腿,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了。

          此时办公室可就他们两个人。

          “难道,美女蛇打算诱惑我?”方小扬怕怕的摇了摇头。

          刘雅馨从抽屉内,拿出一份模拟卷,伸手递给方小扬说道:“这是一份语文试卷,回去!做了它。不准交白卷。再交白卷,打扫卫生一个月!”

          “嗯!”方小扬点了点头,这个美女蛇和一个月?#31561;?#32791;上了。动不动就?#31561;?#19968;个月。有本事,你叫我扫女厕啊。

          “快上课了,快点去吧!”看到方小扬愣愣的样子,刘雅馨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先回去了。

          “老师,再见!”方小扬移动脚步,走了出去!

          这时,刘雅馨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试想着刚才方小扬的表情,还有他的目光的方向。半晌后,刘雅馨皱了皱眉头:“这个小色鬼!倒是把这点忽略了。”

          想罢,暗自笑了起来!不过,这笑容刚好被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方小扬看到,吓的他落荒而逃,天知道这美女蛇又想出什么法子来整他。

          办公室内,只有刘雅馨一人,她深吸一口气,打开抽屉,拿出一盒香烟。点着一根,深吸一口。

          刘雅馨今天二十三岁,两年前以?#21028;?#30340;成绩,从京大毕业。那时的她心高气傲,想着做一番事业,没想到在找工作的时候碰壁了。

          潜规则!

          她遇见了最让人恶心的潜规则!

          不愿被潜规则的她,最后来到了同在燕京的第十高?#23567;?/p>

          燕京十中很垃圾,整个燕京都知道。只是她不?#24066;?#21834;,年轻气盛的她,不?#24066;?#36825;般堕落。

          这才有了这次的测试,没想到?#25296;?#35753;她发现了一位人才!

          方小扬深藏不露,没想?#35762;幻?#21017;已,一鸣惊人啊!刘雅馨相信,平时方小扬交白卷什么的,绝对是他故意和自己作对。

          这孩子,八成是到了叛逆期了!

          刘雅馨拍了一下额头,躺在椅?#30001;希?#35828;道“看来我应该多关心他一下啊。”

          刘雅馨认为方小扬是青?#21495;?#36870;期,同样的,方小扬认为刘雅馨这美女蛇是不是到了更年期!要不,怎么平白无故的为难自己。

          方小扬一路嘀咕着来到了高三五班,刚坐定!方小扬,随意一撇窗外,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吓出魂来。

        第4章 嫩模上门

          “这……这是刘老瞎啊?”

          方小扬看到刘老瞎带着一个身高腿长的美女,出现在校园内。而且行走的方向,可不就是方小扬所在的高三五班教室的主教楼吗?

          “他怎么出现在这里?难道……难道螭龙戏珠佩出事了?”

          方小扬想到这里,瞪大了眼睛。“我就知道八千块不好赚。害的老子流了血,还被债主找上门来了。”

          只是这个债主,有点……有点太漂亮了吧!

          刘老瞎身后的美女,身高大约一?#29730;?#20116;,上身随意的搭配一件无领毛?#25314;?#19979;面穿着短裙,露出一长截美?#21462;?/p>

          这腿有点太长了,怎么看都有一米二以上,而且小腿?#25163;保?#22815;细,曲线完美,没有小腿肚。腿部皮肤白皙,细腻!此时的美女,显然对刘老瞎带着她在校园下的阳光下暴晒有意见。她眉头微皱,玉鼻翘起。猛地一甩长发,露出一张精致的小?#25830;常?#37027;简直是绝美啊!

          “我靠!”方小扬摸了一把,然后一手血。

          这女的绝对是个妖精,看一看都会流鼻血啊。

          不行!现在可不是YY的时候,我应该马上阻止他们上楼。

          方小扬急忙跑了出去,见到刘老瞎就是一阵劈头大骂:“刘老瞎,你搞什么?”

          “这个……盛情难却啊!杨小姐,你看这位就是方小扬方大师!”刘老瞎无奈的介绍道。

          “哎,你过来!听说,螭龙戏珠佩是你的。你还有螭凤戏珠佩,那个我也要了。正好做一对!”美女伸手挡了挡阳光,不悦的说道。

          方小杨:?#21834;?/p>

          螭凤戏珠佩?这是什么鬼玩意。听都没听过。真的有这玩意吗?方小杨疑惑的看向刘老瞎。

          刘老瞎将方小杨拉到一旁,解释了一番。

          这时,方小杨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这位美女叫做杨馨默,是燕京有名的腿模,今年?#31456;?#21313;六岁。虽然只有十六岁,年龄小了点,可是其他?#20040;?#30340;地方一点都不小。那身材发育的玲珑有?#25314;?#29305;别是那双美腿,也不知道有多少?#35828;?#35760;着呢。

          当然,她就是螭龙戏珠佩的买主。本来,刘老瞎和杨馨默交易的是螭龙戏珠佩。当交易完成时,杨馨默嘴上念叨着:如果有一个螭凤戏珠佩就好了。刚好可以做一对。

          刘老瞎听到后,觉得这位杨小姐虽然人长得漂亮,但是对古玩这行丝毫不懂,急忙答应螭凤戏珠佩的事,准备讹她一讹。这才有了刘老瞎带着杨馨默到学校找方小杨的一幕。

          “刘老瞎,你坑我。我怎么可能有螭凤戏珠佩。别说我没有,就是稍有点古玩常识的都知道。螭凤戏珠佩,根本就不存在好不好?”方小扬骂道。

          螭龙戏珠佩,重点在‘螭龙’二字。这螭龙其实就是龙九?#21448;?#20013;的二子,寓意吉祥。倒是有玉螭凤云纹璧、?#23376;?#34733;凤戈形佩、?#23376;?#25552;油螭凤?#24179;?#29628;等,大多是螭龙玉凤相互嬉闹的玉件。

          “一万!一万!”刘老瞎看到方小扬犹豫的?#25104;?#24613;忙?#28982;?#36825;两双手,十根手?#24178;?#24471;?#25163;薄?/p>

          “不是钱的事,而是,完好的螭凤戏珠佩在哪里?”方小杨瞪着刘老瞎。

          “这个,交给我。你只要答应就成。”刘老瞎谄笑道。

          方小杨点了点头。如果刘老瞎真的能够搞到螭凤戏珠佩,自己出点血有什么不可以。一万块,那可是一万块啊。

          “你们嘀咕什么呢?螭凤戏珠佩呢?拿来。”杨馨默走了过来,来到方小扬身边的时候,伸出小手,不满的叫道。

          “这个……这个螭凤戏珠佩其实在刘老瞎家里。刘老瞎你说是不是?”方小扬咬了咬牙说道。

          刘老瞎立马会意,“哦,对!对!对!我差点忘了。是在我这。只不过需要点时间,我们才能交易。”

          杨馨默听完,半晌不说?#21834;?#19981;善的眼神,快要把刘老瞎给吞了,说道:“你耍我。在你那里,你让我来这个地方。见一个灰不溜秋的学生,还是什么方大师?”

          怎么说话呢?怎么说话呢?怎么说我方小扬也算是玉树临风好不好。怎么就成了灰不溜秋了。士可杀不可辱啊。

          “喂,那个谁。你给我听好了。长得漂亮了不起吗?螭凤戏珠佩我不卖了。刘老瞎,我们走!”方小扬摆了摆手,转身就走。

          杨馨默怎么可能让他走,急忙一个侧?#38477;?#22312;前面,方小扬?#36824;?#30528;刘老瞎,并没有留意杨馨默的动作,如此这般,方小扬面前突然多出一个人来。

          方小扬不偏不倚的撞了上去。一团柔软的感觉,传遍方小扬整个大脑。

          “哎呦!你……你今天不卖也得卖。你撞了我。”

          ?#20843;?#35753;你挡着我。”

          方小扬丝毫不让。杨馨默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这么一个穷学生,敢如此和自己说?#21834;?/p>

          “律师,我……”杨馨默刚说到这,拍了一下脑袋。这次出门走的急,可没带经纪人和律师,原本只是买件东西而已。没想到,会遇到如此惹火的事。

          叮铃铃!……一阵上课的铃声!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不准走!”

          杨馨默作势又要挡着,被眼疾手快的刘老瞎拦住了。开玩笑,名模如果和方小扬打起来,那可真是断了自己财路了。

          方小扬回到教室的时候,正在上英语课。方小扬装模作样的拿起课本挡在前面,脑海中却在苦苦迷思,刚才背课文那一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经过杨馨默这么一闹腾,方小扬对自己是天才的事情,完全可以排除。只是为何,自己的?#19988;?#23601;那么好了呢?背书那一幕,那一?#24067;洌?#22909;像照相机一般,将那一页课本完整的印在自己的脑海?#23567;?#29616;在方小扬还是?#19988;?#29369;新啊。

          难道是老书?

          不对啊,这鬼书只能复制面积不大的死物,最大只有平底锅大小,这自己是试验过的,怎么可能让自己一秒变学霸了?

          等等!我想到了什么。方小扬的脑海中闪过,复制螭龙戏珠佩那一幕。

          ?#21543;?#36215;,旋转,然后复制完成!”方小扬喃喃念道。那一?#24067;洌?#20182;明白了很多。

          对!复制!刚才是将那一页课文,完整的复制了!

          难道这是老书喝血以后新出现的功能?好像除了这本老书,其他也没办法解释为什么。

          但现在的问题是,老书是怎么让他就记住了呢。

          方小扬仔细回想,那时的精神高度集中,甚至全身每一个汗毛孔都被利用了起来。

          然后……

          然后自己做了什么?方小扬仔细回想:对了!意念!当时,自己只想着记住它,将它背下来!其他别无想法!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靠,看来我方小扬也有成为学霸的潜质啊。

        第5章 学霸的世界你不懂

          想到做到!

          此时的方小扬有点小兴奋,急忙盯着英语课本,看着上面犹如天书一般的字符。一?#20493;?#21834;盯,直到书上的英语字符,犹如飞起来一般的,向着方小扬的大脑飘了进去。

          “果然是这样!尼玛就是?#30475;?#30340;意念控制啊!集中,注意力集中!”

          慢慢的尝试着,方小扬猜测这并不是老书的新功能,老书一?#26412;?#26377;这项功能。只是方小扬一直对学习什么的不感兴趣,直到现在才发现。

          ?#32771;?#33521;语课本不需要吸血,而复制古玩玉佩时,需要吸血。想必,复制玉佩应该是一项更高端的功能,所以需要血液补充能量。方小扬想通了这其中的关键,对着英语课本一阵扫描。

          “靠!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尼玛,我不当学?#35029;?#35841;他妈的敢说自己是学霸。”方小扬颐指气使的叫道。

          汪宇航从睡梦中醒来,疑惑的看着方小扬,问道,“什么学?#35029;?#25277;筋了吗?”

          方小扬兴奋的说道:“我说我要变成一条龙了,你相信吗?”

          汪宇航?#36130;?#22068;,转移了目标,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小说,说道:“嗯,我信!不过,你别告诉别人。我担心你会被抓进精神病院里去。”

          方小扬:?#21834;?/p>

          方小扬懒?#32654;?#20182;,学霸的世界。汪宇航怎么可能懂!老子,再也不和你这屌丝一般见识了。

          叮铃铃!放学的铃声响起。整个上午,方小扬忙着复制课本。语文,英语,就连公式满天飞的数学也复制了不少。

          甭管有没有用,先复制到脑子里再说。可是,方小扬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汉字,数字,英语abcd他认识。但是,方小扬不懂这些字符是什么意思啊。

          就像一个武功高手,可以把一本武功秘籍从头到尾背出来,但是还是不会用啊

          “尼玛!空?#26029;?#19968;场!”方小扬将所有的课本扔回抽屉内,无奈的说道。

          “怎么?你这条龙,重新发现,自己变成一条虫了?”汪宇航看了一眼怨天尤人的方小扬,开玩笑说道。

          “滚。”

          方小扬懒得和他乱侃,不过脑子里还在想着解决办法。都记住了有什么用。一考试,还是不会用。照样是零蛋!

          没办法,方小扬仔细计算了一下,或许初中的课本自己还能看得懂。真的要补习的话,恐怕要从初中课本学起。

          “初一英语,初一数学,初三语文!”方小扬心?#24515;?#40664;念着,想到做到。他决定翘课了。

          方小扬打算翘?#25105;?#19979;午,为的是学习!

          “尼玛,说起来自己都不相信,我方小扬也有为了学习而不是打游戏看小说翘课的时候。”方小扬自嘲道。

          方小扬先回了出租房,发现自己高二的书还有,只有初中的课本,早就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了。

          没办法!对于一个不爱学习的人来说,收集初中课本做什么啊。

          方小扬急忙想着燕京图书馆跑了过去。什么地方教学课本最齐全,当然是图书馆?#30149;?/p>

          图书馆内,方小扬将初中的课本一本本的拿到一个隐蔽的角落,咬着老书,开始忙碌的复制模式?#19988;?#24037;程。这项工程注定耗时耗力,不过为了成为学?#35029;?#26041;小扬决定试一下。

          以前,没有希望。方小扬不努力,现在老书给了他希望,再不努力真的没有理由啊。方小扬此时想的不是上京大华大,而是打那些嘲笑他的人的?#24120;?#29305;别是五班那些渣渣们。

          尼玛,你是学?#38405;?#31505;我,老子认了。可是,你这些学渣你笑个屁啊。

          方小扬成为学霸就是?#38405;?#20123;曾经和一直笑话他的同学老师,最好的打?#24120;?/p>

          ?#25487;?#22352;在地上,一动不动,几个小时过去了。

          ?#26114;?#23376;,你要像这位哥哥,好好学习!以后上燕京一?#23567;!?#19968;个大妈指着方小扬教育孩子道。

          方小扬听的热泪盈眶啊,终于摆脱反面教材了。自己也有被作为榜样的时候。

          很快,方小扬发现一个奇怪的问题。语文课本复制一遍,方小扬基本上能全部记住,而且理解了九成。初中数学,复制一本,方小扬只能记住八成,而且只能理解其中的三成。英语更是可能,只能记住六成,理解吗,只有一成。

          这尼玛又是怎么一回事?

          哦!对了!方小扬拍了一下脑袋。差点忘记了:在今天之前,老书吸的是我的血,可能是因为自己的语文功底多少有点,而英语和数学就差的太多了,所以才造成这样的局面。

          可能这老书吸的血的种类不一样,效果不一样!吸的人的血不一样,效果也不一样!这个要?#19968;?#20250;试一下!

          方小扬继续试验下去,很快发现,原本那些偏向于理解的科目,比如数学,物理,化学,记得是越来越少了。而那些偏向于文科的历史,数学,地理,政治等,复?#30772;?#26469;可以大幅度的提高。

          这?#37096;?#20197;理解,比较文科的东西大多是理解起来容易,?#19988;?#36215;来难的。最让方小扬头痛的是数学,单纯的辅助线公式,原理之类的就弄上十几?#24120;?#32780;且这些还要全部理解了,?#27604;换?#26377;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

          “还好,本学霸当年选的是文科,如果当年选理科,学霸梦真的要破灭了。”方小扬心中松了一口气道。

          接下来的几天,方小扬背着厚厚的书包上学,尼玛里面全部是初中课本。初一的复制完了就复制初二的。目前进度,复制完了初二的历史。

          方小扬突然大变样,弄得汪宇航以为他被外星人洗脑了。上课不看小说,不打游戏,不看漫画,改看初中课本了。这……怎么看怎么古怪!

          不但如此,但凡有不懂的,方小扬就屁颠屁颠的拿着初中课本去找老师请教,往往弄的老师哭笑不得!

          这里可是高三,你老是?#39135;?#20013;问题是几个意思。不过燕京十中是有名的烂校,这种事情也就见怪不怪了。

          而且,?#39318;盼首牛?#24448;往有那么几个问题把老师给难住,遇到这种情况老师只有苦笑,不过回去一起研讨一下,也就解决了。

          看到方小扬突然大变样,最开心的就是美女蛇刘雅馨了,自己只不过给了一张语文试卷吗,至于激动成这样吗。没想到这孩子是如此的上进啊,早知道语文试卷就早一点给他了。

          汪宇航看着最近不正常的方小扬,一把将他拉了过来,说道:“问毛的问题啊。我说?#20540;埽?#20320;是不是失恋了?”

          方小扬白了汪宇航一眼,笑着说道:“老子是?#34507;?#20102;,好不好?”

          汪宇航一拍大腿,追问道:“哪家?#23194;?#21834;?哪家?#23194;?#36825;么不开眼被你给盯上了。”

          方小扬瞪着汪宇航,说道:“大班长,你有意见?”

          汪宇航看了一眼方小扬,一看那表情知道,自己又被消遣了,“尼玛,你小子可真敢想啊”

          “靠?怎么回事?”

          方小扬发现,自己看了一上午的课本,既然一个都没记住!这尼玛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能?#22353;?#23436;了?#38752;浚?#32769;书啊老书,你不会逗着我玩吧,刚有点学习激情,你就给我破冷水。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