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董小溪和赵宣凌是古代穿越小说《惹火小毒妃:捡个村草好种田》中的两位主要人物,此书

        发布时间:2019-03-07 18:10

        董小溪赵宣凌全文阅读

        惹火小毒妃:捡个村草好种田全文阅读

          董小溪和赵宣凌是古代穿越小说《惹火小毒妃:捡个村草好种田》中的两位主要人物,此书为网络作家顾不换得意之作,全文讲述的是医学世家出身的董小溪在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农妇身上,而且她还要照顾一个年幼的弟弟,面对继母的打骂剥削董小溪决定不再隐忍,本想找个好打发的傻子解决自己的人生大事,可谁曾想傻子竟是个?#39318;印?br />   旁边那俩也看出了这男人不好惹,忙拉了拉母夜叉一把。“秋华啊,咱们先回吧,犯不着和这浑人一边见识。”
          母夜叉缓了缓心神,正好借着台阶下了。“董小溪,你给我等着,有种你永远也别回咱们老董家。”
          董小溪对她比了一个中指。“就算请本小姐,本小姐也不会回去,我闲那两头母猪恶心的慌。”
          母夜叉气的满脸发青,却又不敢发作,忙拉着两人快?#38454;?#20102;。“哈哈哈,欺软怕硬的东西,走的比丧家犬还快,你平日里的威风呢。”
          董小溪把手笼在嘴边,对着母夜叉?#20013;?#21448;喊,一口憋了好几天的恶气总算是出了不少。董小川也在旁边拍手,对李二牛也更加的崇敬了。
          李二牛到是没觉得有啥,他安静的看着董小溪,只觉她笑了,自己就好像捡到了什么宝?#27492;?#24471;,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董小溪回过头,正好对上那双静如潭水的眼睛,心里顿时闪出了一丝异样。
          “看什么看,再不山天就黑了。”为了掩饰心里的情绪,她凶巴巴的吼了一声。李二牛立即拉住了董小川。“咱们走吧。”

        第1章 最惨农家女

          阳光从破旧的窗棂上照过来,落在了一张苍白的脸上。

          董小溪觉得刺眼,用手遮住了脸,本想着再睡?#25442;幔?#24573;觉耳根子发疼,还没看清楚对方的样子,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

          这一巴掌打的她头?#25991;?#30505;,半天才回过神。

          眼前站了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女人,身上穿了一件样式古怪的粗?#23478;?#26381;,头发上还裹了一块花布。

          见董小溪睁开了眼,女人立即口沫横飞的骂道。

          “既然醒了就不要装死了,赶紧给?#22812;?#20986;薅?#23433;恕!?/p>

          薅你大爷,这母夜叉是谁啊。

          董小溪捂着脸,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你谁啊你,你是怎么闯进我房间的,保安呢?”

          母夜叉皮笑肉不笑的瞅着她。

          “你的房间,我看你是睡昏了头,莫不是当自己是皇宫的娘娘,还有房间,真是笑死老娘了。”

          女人笑的横肉直颤,随后便薅住了董小溪,一把将她抡到?#35828;?#19978;。

          董小溪被摔的头?#25991;?#32960;,正要骂人,忽然瞅见了裤管里那两条干瘦的双腿,不由出了一身冷汗。

          这……这是她的腿?

          母夜叉见董小溪坐着不动,不由又发了火,?#25484;?#33152;子又要往她脸上扇。

          这时,门外跑进来一个脸色蜡黄的小男孩,哭着抱住了母夜叉的腿。

          “娘,别打姐姐了,她还生着病,你要把姐姐打死了,爹回来一定会问的。”

          母夜叉一脚将小男孩踹到了一边,指着他的脑门子道。“你这个拖油瓶,竟敢拿你那死鬼爹来压老娘。”

          小男孩害怕的缩了缩脖子,眼泪一对一双的落了下来。“小川不敢,娘,你就饶了姐姐吧,她都好几天没吃饭了,再打她会死的。”

          母夜叉冷笑了一声,“那好,既然你这么心疼这个白吃饱,那老娘就打你好了。”

          两人说话的功夫,董小溪的脑袋里已经接收了很大一段不属于自己的信息。即便她不愿意相?#29275;?#20173;然得面对眼前这个可怕的事实。

          她穿越了。

          穿到了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农女身上,眼前这个面黄肌瘦的小男孩就是她一奶同胞的亲弟弟董小川。

          眼见母夜叉要对小孩动手,董小溪凭着一股激劲儿,狠狠的朝母夜叉撞了过去。

          猝不及防,母夜叉顿被撞了一个跟头,硕大的屁股实实惠惠的坐到?#35828;?#19978;。

          瞅着她双眼冒火,恨不得要吃?#35828;?#27169;样,董小溪心里一寒,拉着小川就往外边跑。

          跑了?#25442;幔?#33891;小川就跑不动了,拉着她的手说。

          “姐,咱们要去哪啊,要是回去晚了,娘又得打咱们了。”

          这话好像是一根针,顿把董小溪扎漏了气。身子?#25442;危?#20415;倒在?#35828;?#19978;。

          董小川赶紧跑过去,摇晃着她的肩膀喊道。

          “姐,你怎么了姐。”

          瞅着这个骨瘦如材的孩子,董小溪心里五?#23545;?#38472;,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她出身于中医世家,自幼熟读医书,十几岁便随爷爷四处?#35762;?#25937;人,缺德的事肯定是没做过,混到现在也算是有房有车,小有名气,可老天爷却和她开了一个这样的玩笑。

          “我没事,就是跑累了,歇?#25442;?#23601;好,小川不用害怕。”

          她伸出了枯瘦的手,抹掉了董小川脸上的眼泪。

          这孩子实在是可怜,三岁便没了妈,之后董?#22919;?#32493;了弦,因为常年在外给人做工,姐弟俩便成了母夜叉的出气筒,要不是那头母老虎好几天都不给原主吃的,原主也不会死的这么快。

          董小川吸了吸鼻涕,扶她坐了起来。

          “姐,你别骗我了,一定是饿了吧,娘都好几天不给你饭了。”

          说着把手伸进怀里,摸了半晌掏出了一个干巴巴的小土豆,掰了一块递到了董小溪的嘴边。

          “这是?#39029;?#23064;不注意的时候拿的,你快吃点吧,吃了就有力气了。”

          看着这只脏兮兮的小手,以及那个不足掌心大的小土豆,董小溪鼻子一酸,强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

          原主定是放心不下这个弟弟,才把她的魂魄带了过来,这么好的孩子也的确需要一个姐姐护着,既然原主护不了他,那就由她来护,以后她就是他的姐姐,她就是灯笼村的董小溪。

          强大的?#25293;?#35753;董小溪?#25351;?#20102;一些力气,她温柔笑了笑,推开了那只脏兮兮的小土豆。

          “你吃吧,姐真不饿,姐有的是力气。”扶着树站起来,却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差点又摔下去。

          董小川再懂事也毕竟是小孩,看董小溪还能站起来,不由对着土豆吞了吞口水。

          “那……那我就吃了。”

          “吃吧。”董小溪笑的有些僵,看着董小川狼吞虎咽的咬着土豆,不由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怕?#32531;?#23376;看出什么,赶紧把脸转到了一边。

          这么下去也不是回事,若不赶紧找些吃的,恐怕又得再死一次。

          目光在四周转了一圈,董小溪忽然发现左侧有座山,正值?#37027;?#30456;交之际,山间一片翠绿,?#23545;?#26395;去,十分的养眼。

          董小溪不由一喜,有山的地方就一定能找到吃的,说不定还能找到些草药,补补身子。

          “小川,走,姐带你上山?#39029;?#30340;。”

          “嗯。”董小川乖巧的点?#35828;?#22836;。

          母亲死的早,父?#23376;?#19981;怎么在家,他?#36234;?#22992;基本是言听计从。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往前走,就在董小溪觉得自己已经快到极限的时候,总算是到了山下。

          她一屁股坐到?#35828;?#19978;,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董小川也学着她的样坐了下来,眼珠子咕噜噜的转了一圈,忽然指着前方说道。

          “那是什么呀?”

          董小溪回头瞅了瞅,并没看到什么东西,便又闭上眼歇着。

          却见董小川往身后跑了几步,随即便惊叫道。

          “姐,有死人。”

        第2章 “李二牛”

          董小溪也被吓的一个激灵,忙把弟弟搂在了怀里。

          拨开了半人高的灌?#25964;裕?#26524;然看到了一个侧身躺着的人,干涸的血液和乱发盖住了他本来的样子,一身湛蓝色的衣袍也被鲜血染成了深黑色。

          “别怕,你先把脸转过去。”

          董小溪毕竟没少见到死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把弟弟塞到了身后,便试探着蹲下身,将那?#35828;?#20081;发拨到了一边。

          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出现在了眼前,高挺的鼻梁,薄削的嘴唇,要是放在现代,定然也是个型?#23567;?/p>

          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实在是?#19978;?#20102;。

          董小溪叹息了一声,把手伸到他的怀里,看能不能摸到些银子。

          就在这时,手腕一紧,竟被一只硬如铁钳的大手给抓住。

          “啊!”

          董小溪吓的大叫一声,身子一软坐到?#35828;?#19978;。

          却也只是一瞬,那手又软软的垂了下去。

          董小溪脸色煞白的抽回了手,并在那一刹那,真切的感受到对方的胸口还有一丝热度。

          “姐,怎么了?”

          董小川慌忙转过身,见姐姐坐在地上,眼眶子一红就要哭。

          董小溪怕吓到孩子,忙安慰道。“小川,你别怕,他不是死人。”

          董小川立马好奇的凑了过来,指着那?#35828;男?#21475;说。

          “可是……他流了很多血。”

          董小溪“嗯”了一声,皱着眉头道。“得赶紧给他止血,不然可能真就活不成了。”

          解开了男?#35828;?#22806;衣,左胸处的伤口登时?#35835;?#20986;来,长约四寸,深可见骨,白肉全都翻了出来,此时仍汩汩的?#39318;?#34880;。

          董小川从没见过这么吓?#35828;?#20260;口,立即捂住了眼。

          “姐,咱们快走吧,小川害怕。”

          董小溪忙安稳道。“别怕,小川乖,你去把那个尖叶子的草给姐薅几颗来。”

          刚才董小溪便注意到附近有不少野三七,这会正好派上了用场,没?#25442;?#30340;功夫,董小川就薅来了药,里边还夹?#24188;?#19981;少野草,董小溪摇头笑了笑,便把董小川支开了。

          大自然孕育的草药的确比人工的要好的多,董小溪把嚼碎的敷到了男?#35828;?#20260;口上,片刻之后,男?#35828;?#34880;果然慢慢的止住了。随后又从身上?#35835;?#19968;块?#39038;?#24178;净的布,给他包上,便起身去找董小川,山上灌木太高,她怕孩子跑丢了。

          董小川正往上头走,灌木都快末过他的头了,董小溪赶紧?#20982;?#20102;他。

          董小川兴奋的回过头。“姐,那里好像有个洞。”

          董小溪走近了几步,果见十步之外有个黑漆漆的洞口,不由大着胆子凑了过去。

          山洞并不是很大,董小溪很快便适应了里边的环?#24120;?#36824;很意外的发现了一支没用完的火折子,以及一只半死不活的?#24052;謾?/p>

          难道有人在这里住?

          董小溪纳闷的看了看洞口干涸的血迹,又看了看附近被?#24525;?#30340;痕迹,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断,住在这里的,很可能就是那个受?#35828;?#30007;人。

          兴许他觉得自己伤势太重想去求医,这才昏倒在山间。不管是哪种,董小溪都不愿意去想了。眼下她最想做的就是把这只兔子杀了。

          但是在杀兔子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就是把那男人给弄进来,大夏天的在外边暴晒肯定不行,再加上他身上有浓重的血腥味,夜里非得引出野兽来。

          这件事说来简单,做起来却很?#30505;?#33891;小溪姐弟几乎费劲了?#38405;?#30340;劲儿,才把他给拽进了洞。

          安顿好男人,董小溪便?#24895;?#24351;弟捡干柴,杀兔子这种血腥的事可不能让个孩子看见,?#20154;?#36208;?#35835;耍?#22905;才抄起了匕首,强忍着心里的罪恶捅像了兔子的脖子。

          为了活下来,她也是没办法,对着兔子拜了拜,便开?#21450;?#30382;,小川回来的时候已弄的差不多了。

          生了火,又加了些采来的药材当调料,天黑之机,一?#25442;?#27225;橙的兔?#24188;?#31639;是烤好了。

          董小溪拽了一只腿递给?#35828;?#24351;,又揪着一片肉塞到了男?#35828;?#22068;里,男人虽然闭着眼,却知道嚼,没?#25442;?#30340;功夫,兔子便被三人吃的精光。

          董小川拍了拍鼓胀胀的肚皮,抱着姐姐的胳膊说。

          “小川好久都没吃到肉了,这兔子真好吃。”

          董小溪也是一脸满足。“还想吃吗?”

          董小川点?#35828;?#22836;。

          “只要你听话,姐姐就再给你抓。”

          “真的吗?”

          董小溪点?#35828;?#22836;。

          董小川赶紧说道。“我一定听姐姐的。”

          董小溪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那好,咱们今晚就不回去了。”

          “可是……”

          一想到母夜叉一脸横肉的样子,董小川不由有些害怕,但是很快又坚定了下来。

          “行,我听姐姐的。”

          董小溪之所以要留下,一是为了躲避那个母老虎,另一个原因就是想看这男?#35828;?#24213;能不能醒,?#27492;?#30340;穿着不像是穷人,没准能带着她们姐弟俩离开这里,再不济,也能联系家人,给她们送点钱花花,不管怎么看,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打定了主意,便领着董小川出了山洞,捡了些味道极为大的野草盖在了男?#35828;?#36523;上,用来掩盖他身上的血腥气,随后又弄了些干柴点在了洞口,做好这一切,天也就黑了。

          董小川在外跑了一天,也累了,没?#25442;?#23601;打起了哈欠。

          董小溪把弟弟放到了腿上,有一没一下的拍着,没?#25442;?#30340;功夫,小家伙就发出了鼾声。

          抹去他嘴角流下的口水,董小溪不由苦笑一声。

          吃了兔肉虽然有了些力气,但是兔子就一只,明天可怎么办,就算这男人醒了,也得修养几天,这?#25442;兀?#22905;可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大.麻?#22330;?/p>

          思量间,忽听身后传来了一阵极轻的响动。

          一个极为虚弱的声音问道。

          “我为什么在这里?你又是谁?”

        第3章 ?#24471;?/h2>

          男人竟然醒了,?#20154;?#39044;想的要快的多。

          把弟弟放到?#35828;?#19978;,董小溪起身来到了他的身旁。

          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在这。”

          男人皱了皱浓黑的眉毛,似乎想坐起来。

          董小溪赶紧做了个手势。

          “别动,否则你的伤口就会裂开,黑灯瞎火的,我可不敢出去给你采药。”

          大概是牵动到了伤口,男人嘶了一声又?#19978;?#20102;。

          许久,他拧着眉头问。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啊?”

          董小溪惊愕的张大了嘴,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怕不是个傻子吧,可这男人眼神清澈,又不太像。

          男人有些失望。“看来你并不认识我了。”

          董小溪眼珠子一转,故作热络的说道。“这话说的,我要不认识你能给你包伤口吗,你不就是隔壁村的李二牛吗?”

          “李二牛??#21307;?#26446;二牛?”男人显然对这个名字极为陌生。

          董小溪笃定的点?#35828;?#22836;。“对啊,二牛哥,上个月咱们还见过面呢。”她叹了口气,难过的说道。“你无父无母的,身世特别的可怜,我虽然有爹,但是常年不在家,咱?#19988;?#31639;是同病相怜了。”

          男人一点?#24067;?#19981;起从前的事,见董小溪说的言辞凿凿,不由就信了。

          他抬头看向了董小溪,火光下,目光灼灼。

          “你不用怕,以后我来照顾你,就当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董小溪被他说的有点脸红,不过,这也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又说了?#22919;洌?#26446;二牛便再度?#20102;?#36807;去。

          瞧着那张忽明忽暗的脸,董小溪越发的没有困意。

          男人面相周正,不像是大奸大恶之辈,他既说出这些话,就绝不会食盐,但是?#21487;?#19981;当饭吃,?#24052;?#23376;也不一定天天都能抓到,要想过的好,就得琢磨出一条赚钱的道。

          来这一路她到是看见了不少草药和野物,只要不被大肆破坏,几年也采不绝。只要有钱她就能买一副银针,到那时,也就不愁了。

          想起银针,董小溪不?#19978;?#36215;了爷爷,?#37027;?#19968;下子低落下来。

          辗转?#38383;?#21040;了天亮,人才睡了一小会,迷迷糊糊的就被董小川晃了起来。

          “姐,那个人不见了?”

          董小溪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莫不是他想起了什么,跑了?这也太不地道了。

          正想着,就见“李二牛”捂着胸口?#24590;怎?#36292;的走进了洞。

          “我刚才去小解……怕惊动了你们。”

          董小溪的脸色缓了缓,随即便凶巴巴的说道。

          “那你可?#24895;?#35785;我们一声,还以为你不声不响的走了呢。”

          李二牛靠在了墙上,费劲了坐了下来。

          “我无父无母的,就算想走也没有去处,况且我答应过要照顾你们,就不会食言。”

          董小溪瞪了他一眼道。“算你还有点良心,但是你的伤还没好,除了大小解,这几日最好不要随便走动。”

          李二牛“嗯”了一声说。“我知道了。”说完,肚子便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这叫声好像会传染,董小川的也跟着咕噜咕噜的响了几声。

          病人和孩子都不能饿,董小溪只得把赚钱的事先往后放一放。

          “你在这等?#25442;幔?#25105;和小川出去给你弄吃的。”

          董小溪拽出?#35828;?#24351;,便往山下走,这时候母夜叉都会去田里铲地,正好可以偷些粮?#22330;?/p>

          到了门口,果见自家大门紧闭,不像是有?#35828;?#26679;子。

          董小溪忙示意弟弟跟着她跳进去,搬开米缸的盖子就要盛米,却听身后传来了一声讽刺的轻笑。

          “你们姐俩的翅膀长硬了是不?不但彻夜不归,居?#25442;垢页?#37324;扒外偷咱们家的米,我看你们是活的不?#22836;?#20102;。”

          董小溪手腕一僵,木?#21450;?#30340;转过脸,顿看到了一个身穿花布长裙的大姑娘,手里还拿着一个擀面杖。和她们姐弟俩不同,这姑娘长的水水嫩嫩,一点都不像是干重活的人。

          董云芷。

          董小溪的脑中迅速闪过了一个名字。

          她是母夜叉带来的拖油瓶,进了董家才改的姓,别?#27492;?#38271;得好?#27492;?#28789;,心思却比母夜叉还要毒,昨个她好像去了集市买布,不然,姐弟俩也不可能跑的那?#27492;?#21033;。

          董小川早已被这?#38405;?#22899;打怕了,见到擀面杖,小脸一下就白了。

          “二姐,别打我们了,我们下次不敢了。”

          董小溪一把把弟弟护在身后,冷着脸道。“董家的米自然得有我们姐弟的份,爹虽然不在家,却每个月都往回?#37027;?#35201;是真靠你妈种的那几亩地,你以为你还能穿得上这么好看的花衣服吗?”

          董云芷怔了一下,董小溪向来逆?#27492;?#21463;,眼下这是抽的什么疯,竟敢顶撞起她来了。

          “董小溪,你个贱人,竟然?#19968;?#22068;。要不是我娘每天给你们两个丧门?#20146;?#39277;,你们早就饿死了,你非但不感激我们娘俩,还把功劳揽到了你那个死爹的身上,今儿我就替娘好好教?#21040;萄的?#20204;。”

          董云芷很快清醒,她咬?#29436;?#40831;的举起了擀面杖,熟门熟路的就往姐弟俩的身上抽。

          干不过母夜叉也就罢了,岂能被这个小贱人给吓住了。

          董小溪回手抓起了搂地的四齿?#24188;櫻?#29992;力一抡便把擀面杖打到?#35828;?#19978;,随后便把四齿?#24188;?#26550;在了董云芷的脖子上。

          “觉得我爹不好,你可以和你娘滚蛋,没人请你们赖在我们董家,还有,你才是贱人,最下贱的贱人,就算披了凤?#35828;挠?#27611;也注定是只没见过市面的鸡。”

          董云芷已被吓傻了,她眼瞅着尖尖的铁齿子,哆哆嗦嗦的说道。

          “是,我是贱人,我是鸡,董小溪,你千万不要打我,我可没你们姐俩扛打。”

          话没说完,人就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看着她这副怂样,董小溪打心眼里鄙夷。

          要不是时间紧迫,?#24039;人?#20960;个耳光。

          “小川,还愣着干嘛,快点装米,要晌午了,母夜叉就要回来了。”

          董小川也从没见过这么凶猛的姐姐,听她一喊才回过神,抓起破碗碴便往口袋里到。

          眼看已经装了半袋子,估摸着再多也背不动,便让董小川进屋去拿盐和碗筷,?#20154;?#24324;完了,董小溪这才放下了四齿?#24188;櫻?#25289;着弟弟跳出了门。

          ?#20154;?#20457;出去了,董云芷才像做梦似的回过神,扯着嗓子大喊起来。

          “来人?#27169;?#26377;人抢东西了。”

        第4章 下山

          大白天的,大伙基本都在地里,董小溪也就?#24908;攏?#22905;快?#38454;?#21040;了董云芷的面前,抬手便是一记大耳刮子。

          “臭三八,在敢瞎叫唤老娘就撕烂你的嘴,告诉你那个母夜叉吗,这米姓董,我们爱拿多少就拿多少。”

          说完便拉着董小川跳出了大?#29275;?#20020;走前还?#39038;?#36208;了一个生了锈的小铁锅。

          她们俩走了?#25442;幔?#33891;云芷才从地上爬了起来,哭喊着跑向了苞米地。

          半路上就碰到了铲地回来的母夜叉,一听姐弟俩不但拿了米,还打了自己的宝贝女儿,母夜叉气的暴跳如雷,喊了几个相好的邻居便往村外追。

          这工夫,姐弟俩已经跑了山下,董小川实在跑不动,索性抱着?#30528;?#21040;地上。

          “姐……你今天……可真厉害。”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毫不掩饰眼睛里的崇拜。

          董小溪坐到了他的身边,气喘吁吁的说道。

          “就当是替你姐报仇了。”

          “?#21307;悖俊?#33891;小川不解的瞅向了她。

          董小溪意识到自己说溜了嘴,忙道。“她们娘俩欺负咱们这么久,怎么也得收点利息,有朝一日,姐一定让她们娘俩跪下来接咱们回去。”

          董小川无限?#35044;?#30340;仰着脸。“?#29275;?#36824;要磕三个响头。”

          “行,就听你的。”董小溪宠溺的笑了笑,拍着他的小屁股说。“现在咱们得赶紧上山去,里边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等着?#38405;亍!?/p>

          随后又叮嘱道。“?#21486;?#23545;了,他说他叫李二牛,是咱们隔壁村的,你叫他二牛哥就行了。”

          董小川“哦”了一声没有多问,显然?#38405;?#20010;男人不感兴趣,唯一能让他精神抖擞的,就是姐姐身上那半袋子?#20303;?/p>

          山洞里,李二牛很听话的躺着,看到姐弟俩进来,目光不?#38378;?#20102;亮。

          “米和锅?#24049;?#27785;吧。”

          瞧着董小溪身上挂了一?#30505;?#26446;二牛顿时有些愧疚,要是身上没伤,这种活说什么也不会让个干瘦的小姑娘干。

          “还行,还能拿的动。”董小溪抹了把汗,把东西小心翼翼的放到了。

          “小川,再去拣点干树枝来,记得别走远啊。”

          董小川兴冲冲应了一声便跑了,董小溪找了把野草擦干?#36824;?#36825;才意识到没水,该如何烧饭。

          李二牛若有所思的瞅了一眼,挣扎着坐了起来。

          “?#19968;?#24819;出去小解。”

          董小溪没想到他竟然真像小孩子似的打起了报告,不由好气又好笑的说。

          “那还不快去。”

          李二牛点?#35828;?#22836;,从草堆偷偷抓了东西塞在怀里,便艰难的走出了山洞。

          董小溪有心出去找水,又怕撞上李二牛上厕所,便在里边等着他回来,这一等便等了一?#28525;?#38047;。

          李二牛一进来,她便没好气的骂道。

          “你小解是黄河还是长江啊,抽空你得了。”

          李二牛一时没听懂,他费劲的举起了?#31181;?#30340;水囊,憨笑着说道。

          “对不起,?#19968;?#26469;晚了,这是水,快拿去用吧。”

          董小溪接过来闻了?#29275;?#26524;然是水,里边还透着一股草木的清新,不由问道。

          “你哪弄的?”

          抬头时忽见李二牛的胸前又渗出了血迹,忙扶着他?#19978;隆?/p>

          责怪的说道。“不是告诉你不能乱动吗,你知道哪里有水,告诉我不就行了。”

          李二牛推开了她的手,扯着唇角说道。“你放心,我没事,河有点远,你一个小姑娘去,我不放心。”

          董小溪听的心里一暖,鼻腔也有些酸,就冲着这份关心,她说什么也要把李二牛给医好了。

          这功夫董小川也抱着干材回来了,董小溪赶紧生火,给他们熬了一顿新鲜木耳粥。

          看着一大一小吃的津津有味,心里竟然涌起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满足?#23567;?/p>

          有时候,人所需要的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下午,她又领着董小川出去,采了些野果子和野三七,见李二牛的伤口已有愈合的迹象,一颗心便放下了。

          忙忙?#24503;?#30340;过了三天,李二牛的身体已?#25442;指?#20102;不少,早晨起来看不到他,董小溪也不再觉得奇怪,但有一件事却让她很是发愁。

          即便是天天熬粥,半袋子碴子粒也?#30343;?#19979;多少了,?#27492;?#20204;俩食量,顶多还能撑两天,再不出去,恐怕是不行了。

          第四天一早,董小溪便出了山洞,将分门别类的药材弄好,便准备去市集碰碰运气。

          “姐,你要上哪去啊?”

          董小川揉着眼睛站在洞口,身边则是脸色好了许多的李二牛,这两天两人早已混熟,比起每天忙个不停的姐姐,董小川更?#19981;?#31896;着会讲故事的李二牛。

          “我要去趟市集,你就和二牛待在山上,不要乱走知道吗?”

          李二牛马上说道。“我也跟着,你一个小姑娘我不放心。”

          董小溪笑了笑。“有什么不放心的,?#19968;?#33021;被人家抓走了不成?”

          就这副黑瘦的丑样子,除非对方眼瞎了,不然谁会看上她。

          李二牛认真的看了她一眼。“没?#36857;?#21453;正我不放心,要不让我跟着,你也不准去。”

          李二牛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

          董小溪憋了半晌,摆了摆手道。“好吧,愿意跟就跟,但是你得少说?#21834;!?/p>

          李二牛高?#35828;?#28857;?#35828;?#22836;,拉着董小川的?#25351;?#22312;了后头。

          身体的原主曾和董父去过一次,因为印?#31491;?#28145;,董小溪便顺着这股?#19988;?#25214;到了市集,看着里边的?#39286;鄭?#24515;里忽然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眼下却没心?#22841;郎停?#25214;个人打听了一下,便直奔了药铺。

          “老板,?#25214;?#21527;,新鲜的,如果你满意,?#19968;?#21487;?#26197;?#20607;供货。”

          老板抬头扫了一眼,便挥手道。

          “不收,你去别家吧。”

          整个市集走下来,就这家药铺最大,董小溪是打定了主意,不管怎么样,都要把药卖给他。

          “老板,您能看看再说吗,我这枝粗叶茂的,都是治病的上品。”

          老板不?#22836;?#30340;瞅了她一眼,冷声说道。

          “不要,我这有长期供货的。”

          董小溪正想发挥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忽然被人推到了一边。

          “掌柜的,不好了,我家老爷吃了您开的方子非但没好,反而还吐血了。”

          老板顿时慌了神。

          “怎么会如此,我这都是对症下药,朱老爷怎么就?#29616;?#20102;呢,这可如何是好。”

          那人一把将掌柜的从柜台里拽出来。

          “说这些有什么用,赶紧过去?#39748;?#21543;,老爷可是县令的亲弟弟,他要是好不了,你就等着被满门抄斩吧。”

          掌柜的顿时吓冒了汗,哆哆嗦嗦的背起了药箱子。

          “别,我这就去。”

          董小溪忙放下草药。“掌柜的,小的来给您背药箱。”

        第5章 出手

          掌柜的已经吓懵了,也没看是谁拿的药箱,就跟着那个下人往出跑。

          到了外边,董小溪给等在墙角的两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在这等着,便小跑着跟上了下人。

          走过一条巷子,便看到了一个座规格不小的府邸,上面用行书写了一个大大的“朱府”两个字。

          因有下人带着,看门的到没询问,三人一?#26041;?#20102;后院,?#23545;?#20415;听到了一阵哭声。

          掌柜的擦了擦汗,硬着头皮走进了屋,果见朱老爷面色发青的躺在床上,嘴角上还挂着一丝血迹。

          “这……怎么会这样?”

          旁边的妇人哭着道,“妾身也不清楚,老爷喝了药没?#25442;?#23601;大口吐血,这会已经晕过去了。”

          掌柜的把了把脉,见脉搏细若游丝,?#24618;?#23376;顿如雨下。

          董小溪见是时候了,便凑过去道。

          “师父,您不是教过我用银针刺穴吗,这种小事就不用师父出手了。”

          掌柜的一看是她,顿时就要骂,却见董小溪抽出了银针,照着朱老爷的胸口刺了下去,吓的他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其他人不明所以,还以为董小溪真是掌柜的徒弟,眼下她已经扎上了,再阻止也晚了。

          下完第一根针,董小溪才不慌不忙的扣住了朱老爷的脉,半晌,她勾了勾唇,这朱老爷本是肺火太盛,这种病症用些寻常的草药慢慢调节即可,掌柜的定是下药太好,才导致药?#36828;?#31215;不散,无处宣泄而吐血。

          这些都是小症,完全可用银针引出。

          董小溪想都没想便再次抽针,在他手臂上连扎了数针,随后又在他心口推拿了数下,收?#31181;?#38469;,朱老爷竟然神奇的醒了。

          他长叹了一声。

          “啊!这胸口总算是舒坦了。”

          董小溪笑了笑说。“盛夏本就容易上火,再加上老爷身体健?#24120;?#28779;气一时便堆积了,眼下这口血算是把堆积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身子自然就清爽了。”

          朱老爷声若洪钟,脸色也比?#35762;?#22909;了不少。“你的意思是,这刘掌柜的药没下错?”

          董小溪推开几步道。“自然是没有,老爷要是不?#29275;?#21487;以站起来走走。”

          朱老爷闻言起身,走了几步果然再也没有上不来气的感觉,不由一把抓住了掌柜的。

          “刘先生果然是神医妙手啊,来人赏银子。”

          刘先生支支吾吾没说话,有道是行家一伸手就知道有没有,看董小溪下针的手法他就知道遇上了高人,正犹豫着要不要把真相说出来。

          便听董小溪道。“师父,您就收了吧,这也是朱老爷的心意。”

          朱老爷拍着他的肩膀道,“你徒弟说的即是,要是不要,那就是看不起我朱宏?#32908;!?/p>

          掌柜的只得端过银子,匆匆告了一声?#29301;?#20415;带着董小溪出了府。

          到了外边立即深深一辑。

          “是老朽?#37266;?#19981;识泰山,今日要不是姑娘出手,老朽全家的命恐怕就要丢了,这银子理该姑娘拿。”

          董小溪伸手扶起他。“掌柜的?#29616;?#20102;。”她从盘子里那了三?#23545;?#23453;揣在了怀里,笑眯眯的说道。“剩下三枚掌柜的就收了吧,没?#24515;?#24102;着,我也进不了朱府。”

          看董小溪拿了钱,掌柜的心里顿时好受了不少,本想把剩下的也给她,却被董小溪推了回去。

          “掌柜的若再推?#29301;?#25105;就告诉朱老爷,说你给他下错了药。”

          掌柜的苦笑了一声,揣了银子,叹息道。“多?#36824;?#23064;了,以后姑娘草药,老朽全收了,还会比市面上的高出两层,以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

          董小溪弯眸一笑,露出了一排小白牙。

          “正常价格就好,掌柜的也要活着,对我不用例外。”

          小姑娘说话得体,人又有胆识,掌柜的越看越?#19981;叮?#19981;由问起了她的师承来历,董小溪自然是胡?#21990;以?#20102;一通,到了铺子掌柜的果然痛快的收下了她的药,仔细一看才发现,小姑娘果然没有吹嘘,这些草药竟然都是极为少见的上品。

          约定了送药的时间,董小溪便拿着银子出了?#29275;?#39034;便还从掌柜的要了一副银针。

          两?#35828;?#26159;很乖,还在门口等着,凑过去一看,才发现李二牛竟然靠在墙边睡着了,看着他消瘦的脸庞,董小溪心里一软,忙去集市上割了一块肉,又买了些细粮,才让董小川把他叫醒。

          李二牛一睁眼便道。“你回来了?那些人有没有为难你?”

          董小溪?N瑟的转了个圈。“你看我像被为难的样子吗?”

          小川立即小声说道。“二牛哥,姐姐厉害着呢,赚了好多钱,还给咱们买了肉。”

          李二牛惊讶的张开了嘴。“你……你真卖出去了?”

          董小溪垫着脚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什么叫我卖出去了,是药卖出去了。”随后?#20013;?#36947;。“别看了,我脸上又没长花,赶紧走,再晚天就黑了。”

          李二牛被她打的傻笑了一声,伸手去拿董小溪后背上的米,董小溪怕他挣裂伤口,便让他拿了肉。

          三人说说笑笑往回走,路过村子的时候,竟然好巧不巧的碰到了刚从地上回来的母夜叉。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