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由网络作家顾朝为大家带来的这本《强势婚宠:改嫁老婆很撩人》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豪

        发布时间:2019-03-07 18:10

        伲瞳杜湛琛小说

        强势婚宠:改嫁老婆很撩人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家顾朝为大家带来的这本《强势婚宠:改嫁老婆很撩人》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豪门总裁小说,伲瞳和杜湛琛是书中的主人公。伲瞳和男友相恋七年,却在婚礼上惨遭抛弃,为了报复渣男,伲瞳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只不过她却意外惹上了大boss杜湛琛。
          伲瞳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她拿出?#21482;?#36882;给他,“留个号码吧,改天请你吃饭。”
          “谢礼?”他随意的弯唇,接过?#21482;?#36755;入号码拨通,随后还给她,“回见。”她“嗯”了一声,带着“战利品”扬长而去。
          而杜湛琛则站在原地,深邃的眸子注视着倪瞳的背影,倪家三女儿么?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回了别墅后,倪瞳随意的瞟了眼客厅的人,真是稀奇,竟然一个都没睡。换了鞋后,她拿着相机准备上楼时却被伲郁文叫住:“站住!”
          她顿住脚步,深呼吸了口气,转身扯着笑容问:“?#35009;?#20107;?”“你刚刚上哪儿去了?”他目光不善的看着她,没有一点点父亲的慈爱。
          “父亲怎么突?#36824;?#24515;起我的行程了?”她皮笑肉不笑的问,然而耐心却在一点点被消磨,她才不会认为这个男人是在关心她。
          倪郁文不答反问:“你手里拿着?#35009;矗俊?#20182;这个私生女这么晚出去,有一大半可能性是给他惹麻烦的。
          她像看白痴一样挑了挑眉,倒是她继母姜芝玉开了口:“哎呀,曈曈可能是遇到?#35009;?#20107;情了吧,不过萱萱早就睡下了,郁文你也就别纠缠了,让曈曈赶紧回屋休息吧,毕竟昨天受了那么大委屈呢。”

        第1章 怎么报答我

          “小招,去正?#19981;?#25152;。”伲瞳声色清冷的说。

          她刚刚得到消息,她的劈腿男友沈逸风在正?#19981;?#25152;订了包间,届时金铃儿?#19981;?#21040;场。

          她冷冽的勾起唇角,该做的事今晚一起做了,胆敢在她头上动刀子,就要承担应有的后果。

          到了正?#19981;?#25152;,伲瞳长驱直入,却在包间门口停了下来。

          她看了下表,估摸着金铃儿还没来,没来她就不能进去,否则坏了她的大计。

          一抬头就见几步之遥的一个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正一脸饶有趣味的望着她。她下意识的簇眉,直直的走了过去。

          “先生认识我?”她挑了挑眉,眉眼间很是随意,深处却有一丝防备。

          杜湛琛眯了眯眼,掐了手中的烟,邪魅的一笑:“伲三小姐新婚当日被抛弃,这样大的新闻,全城上流还有谁不认识你?”

          闻言,她自嘲一笑,“也是,没想?#25509;?#19968;天我?#24378;?#36825;种方式出名的。”

          见自己和他投?#25285;?#22905;便问:“先生贵姓?”

          “杜湛琛。”他淡淡吐出几个字。

          听到这个名字,她还是有点儿讶异的。杜湛琛——杜家长子,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19968;帷!?#22905;?#22478;?#24367;唇,余光中看见金铃儿的身影,计上心头,“杜先生,可能要借你一用了。”说着扑入他的怀抱,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

          杜湛琛没有防备,也不知道她会这么做,一下子就让她得逞了,一时间竟有些不想抗拒。

          金铃儿走过时只略略扫了一眼,只当是一场郎情妾意的戏码,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她推开包间的门,缓缓走了进去。

          见金铃儿进了包间,她即刻抽出他的怀抱,脸上浮起一抹歉意:“杜先生,刚才实在是情急,还望杜先生体谅。”

          他稍稍回想一番,大致明白了她方才那番举动,“伲小姐可是要教训他们?”凭他的智商,不难猜出包间里的人是谁。

          闻言,她眼里的惊讶一闪而过,笑着道:“我可是睚眦必报的人,惹了?#19968;?#24819;安生?做梦。”

          他笑了笑,原来只当伲家三小姐是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没想到竟如此倔强痛快,有点意思,笑着说道:“正好,我生平最?#19981;?#30340;就?#24378;?#20154;快意恩仇,不知伲小姐是否介意我一同?#37070;停俊?/p>

          “?#37070;停?#24819;白看戏可不?#23567;?#25105;缺点人手,不知道,能否借用杜先生一下?”她递了个相机给他。

          “乐意之至。”

          包间里的沈逸风正和金铃儿如胶似漆。

          “舒服吗?”伲瞳推开包间的门,看着金铃儿一脸嘲讽。杜湛琛趁势拍了?#21018;?#25214;照片。

          两人听到声音顿时清醒,在看到伲瞳的那一刻彻底呆住。

          看到沈逸风的那一刻,她原本狠硬的心竟有些难受,像是有?#36214;该?#23494;的针扎的她阵阵的疼。

          伲瞳表情僵了一下,又迅速恢复冷漠的样子,往?#30333;?#20102;几步,踢开地上的衣服,俯身问沈逸风:“金铃儿伺候你伺候的是不是特别舒服?”

          沈逸风一时不知该说?#35009;矗?#23601;这么呆愣的看着她。倒是金铃儿先反应过来,迅速的拿被子遮住自己,看到后面还有一个好看的男人,她羞愤的朝着伲瞳吼道:“谁让你进来的!”

          她直起身子,“我真不懂像你这样抢了别人丈夫的女人怎么还有脸说话,”她冷了冷神色,眼神?#24067;?#21464;得犀利起来:“金铃儿,你这辈子也就陪穿别人的破鞋,活儿这么好不去给别人暖床真?#24378;上?#20102;。”

          “伲瞳,你不要太过分!”金铃儿?#36127;?#26159;?#32531;?#30528;的,双目通红的样子让她看了真有点想笑。

          沈逸风这时候才出来说话:“曈曈,不关铃儿的事,是我的错。”

          “别叫我的名字!”她愤怒的盯着他,他们相识十年,就在昨天,她以为她回个这个男人一起走向幸福的塔顶,却不曾想,结婚当?#31449;?#35753;她知道这个男人和她的闺蜜金铃儿早已经睡过。一个人的婚礼,她受尽众人的嘲讽和非议。

          “呵,伲瞳,别自视清高了,你骨子里就是个下贱的种,和你?#29723;?/p>

          金铃儿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狠狠扇了一耳光,力道大的左脸火辣辣的疼,她本想站起来发作,却看到自己身上的状况,硬生生忍了下来。

          伲瞳一把拽住金铃儿的头发,欺身上前,“我告诉你,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收拾你这个?#27809;酢!?#22905;一勾唇又扇了她一巴掌,扇的金铃儿嘴角都出了血。

          “曈曈……”沈逸风有些看不下去,却被她一声“闭嘴!”吼得没再出声。

          “伲瞳,”金铃儿突然很灿烂的笑起来,“我和沈逸风就是睡了,我不但要毁掉你的婚礼,?#19968;?#35201;毁掉你的一切!”

          “是吗?”她挑了挑眉,突然放开她的头发,回头看了一眼正在看好戏的杜湛琛。

          她一个反手,迅速拽掉了被子,金铃儿就这么大刺刺的展露在她面前,杜湛琛也不?#25285;?#21363;刻拍下了金铃儿的裸照,还一连拍了?#30473;刚拧?/p>

          金铃儿这才知道害怕,她捂?#25243;?#24049;的胸,却并没有?#35009;?#29992;,“曈曈,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做,都是一时糊涂,鬼迷心窍了。”

          听着带着哭腔的话,她嘲讽道:“你?#19981;?#24597;?继续啊,继续跟我拽。”

          收拾了金铃儿,她退后几步,把相机从杜湛琛?#21482;?#25343;过,放在包里。

          “不如你帮帮我,把沈逸风揍一?#20274;俊?#22905;俏皮的对着他笑道。

          他看的兴趣正浓,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让他出手,正好,他今日有些不爽,就拿沈逸风发泄发泄。

          杜湛琛弯着唇走上前,对着沈逸风就是一顿狠揍,沈逸风也是丝毫不客气,可仍旧处于弱势。

          不过十几?#31181;櫻?#27784;逸风脸上身上就都挂了彩,杜湛琛松了?#38378;?#24102;,不屑的看着他,还真不经打。

          看着她的笑容,他稍稍?#35835;?#19968;下,这个女人好像真的带着某种他难以抗拒的魔力,让他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既然做到这份上了,何不再帮我一把?”她提议道,只要她拿回了母亲的遗产,只要遗产中最重要的那样东西,她足以让他们吃哑巴亏。

          杜湛琛饶有趣味的看着她,他忽然觉得她很适合合作,勾了勾嘴角,“那小姐准备怎么报答我呢?”

          她一僵,愣愣的看着他,?#35813;?#21518;才开口:“先生难道不是自愿的吗?”

          他若有似无的抬眸,“没有利益谁想做?”

          她轻轻的皱眉,“那你要?#35009;矗俊?/p>

          他却一时没?#35874;?#31572;她,只淡淡的说:“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她抿了抿唇,点头答应,看了眼沈逸风和金铃儿,“杜先生帮我好好收个尾吧。”

          杜湛琛看了看这两个人,眼神有点阴恻,给了那三个人一个眼神。三个黑衣人立即领会他的意思,立刻扣住两人,不顾他们的乱叫,硬押着两人往前。

        第2章 毫不示弱

          见他如此仗义,伲瞳挑了挑眉:“谢啦!”

          望着她笑起来?#22478;?#30340;梨涡,好似里面有?#27973;?#19975;点,杜湛琛随意的勾唇,“小事。”

          沈逸风震惊的望着这两人,立即转头对伲瞳说:“曈曈,要是我?#33268;?#30693;道你这么做……”

          他还没说完,她就打断了他,语气甚是不屑,?#21543;?#23478;?我放在眼里过?”顿了顿又道:“怎么,我们沈大少爷是怕了?

          看着她眼底的讽刺,沈逸风?#26412;?#19968;股怒气往头顶冲涌,想到往后,硬是忍住,“?#19968;?#24597;我?#33268;?#20250;为难你。”

          她嗤笑一声,“这个就用不着你担心了,你还是先顾及顾?#30333;?#24049;吧。”

          “伲瞳,我今日的屈辱,来日必定让你加倍奉还!”金铃儿在被压?#25243;?#36807;她身侧时,红着眼睛瞪着她,那样可怕的眼光,像是要把她吃了一样。

          她倒是淡定的很,眉目间是一片舒色,“我很期待。”

          直到两人被压走,她才收了目光。不得不说今晚的事儿办的很爽快,原本阴郁的心情?#24067;?#22909;了不少。等着吧,她会一次一次的让他们知道自作的苦果不是一日能尝完的。

          偏头就看见杜湛琛那双深邃去海的目光凝聚在她身上,饶有趣味,一如她来时。

          只不过,她看到的不仅仅是这个,“你这伤……”她欲言?#31181;梗?#35201;不是她提议,他根本不用趟这?#22070;?#27700;,还把自?#21495;?#20260;了,确实有些过意不去。

          他挑了挑眉,一点儿也不在意,“一点芝麻小伤而已,何必在意。”

          伲瞳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她拿出?#21482;?#36882;给他,“留个号码吧,改天请你吃饭。”

          “谢礼?”他随意的弯唇,接过?#21482;?#36755;入号码拨通,随后还给她,“回见。”

          她“嗯”了一声,带着“战利品”扬长而去。

          而杜湛琛则站在原地,深邃的眸子注视着倪瞳的背影,倪家三女儿么?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回了别墅后,倪瞳随意的瞟了眼客厅的人,真是稀奇,竟然一个都没睡。

          换了鞋后,她拿着相机准备上楼时却被伲郁文叫住:“站住!”

          她顿住脚步,深呼吸了口气,转身扯着笑容问:“?#35009;?#20107;?”

          “你刚刚上哪儿去了?”他目光不善的看着她,没有一点点父亲的慈爱。

          “父亲怎么突?#36824;?#24515;起我的行程了?”她皮笑肉不笑的问,然而耐心却在一点点被消磨,她才不会认为这个男人是在关心她。

          倪郁文不答反问:“你手里拿着?#35009;矗俊?#20182;这个私生女这么晚出去,有一大半可能性是给他惹麻烦的。

          她像看白痴一样挑了挑眉,倒是她继母姜芝玉开了口:“哎呀,曈曈可能是遇到?#35009;?#20107;情了吧,不过萱萱早就睡下了,郁文你也就别纠缠了,让曈曈赶紧回屋休息吧,毕竟昨天受了那么大委屈呢。”

          听到这些,她心中冷笑一声,她这个继母可真会说话,?#32570;?#20302;了她,又抬高了自己的女儿,一箭双雕,可真是厉害。

          看到那副架高踩低的嘴脸她就觉得一阵恶心:“你今天晚上是不是吃大蒜了,嘴那么臭,真是要熏死我。”说着便不顾姜芝玉的脸色,大步流星的上了楼。

          看着她的背影,姜芝玉温柔的目光倏然间凶光乍现,但顾及到她的身份,只好隐忍着怒气。

          伲郁文虽气,却只能任她走。

          回了房后,她把相机里的照片通通调了出来。

          从刚刚伲郁文的说话情况来看,显然已经有点怀疑她的去处,这唯一的具有重大震慑的照片绝对不能被销毁。

          这是她唯一的谈?#20982;?#26412;,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次日早晨,她还没睡醒,门外的敲门声便不间断的想起来,她实在火脑,翻起身就去看门,很是不悦:“?#35009;?#20107;?”

          女佣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先生让你赶紧下去。”

          闻言,她似乎明白?#35828;然?#35201;面对?#35009;矗?#36716;身手指紧紧的握着,回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伲瞳,你必须赢,你要脱离这个牢笼。

          快速的一番梳洗过后,下楼走向了客厅。

          每个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只有伲郁文——紧紧的盯着她,两蹙黑眉重重的凝起。

          她淡淡的扫过,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您找我?”

          “把照片交出来!”伲郁文冷冷的盯着她,语气凶狠。他没想到这个不孝女竟然把沈逸风打了一?#20274;?#36824;拍了照片。

          闻言,她心中了然,沈逸风和金铃儿大概是被赎出来了,动作还真?#24378;臁?/p>

          “?#35009;?#29031;片?”她装作不明白的问。

          伲郁文眼中的厌恶一览无余,“你这个不孝女!你自己没有本事把沈少爷留住,居然还用下三滥的手段去威胁他娶你?伲瞳,你不要?#24120;?#25105;们伲家还要呢!”他越说越气,胸口不停地起伏着。

          她的脸色有些白,这可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

          她气的嘲讽扯起嘴角:“呵!我威胁他娶我,这是沈家给自己脸上贴金吧?让沈逸风娶我?我现在不稀罕!”

          伲郁文被她气的青筋直跳,抚了抚眉心,强行冷静下来:“总之,把照片给我。”

          伲瞳一脸的嘲讽:“难道,父亲大人这么想看那对狗男女苟合么?”

          “你!”伲郁文感觉自?#21644;?#39030;?#35874;?#20882;出。

          “不过…..给照片也不是不可以”伲瞳看着差不多了,抛出诱饵。

          “你想要?#35009;矗?#19981;要?#20040;?#36827;尺!”伲郁文咬着牙。

          “我要我母亲的遗产。”伲瞳脱口而出。

          听到这句话,伲郁文额?#38750;?#31563;直冒,?#32972;?#20274;瞳母亲留下了一大?#26159;?#26159;要给伲瞳作嫁妆的。

          “照片啊~”伲瞳看着伲郁文有些犹豫,拉长声音。

          “可以给…..”

          “不行!瞳……瞳瞳啊,你?#23478;?#23233;到周家去了,还在乎这点小钱么?”

          这下一直在旁边幸灾?#21482;?#30340;姜芝玉坐不住了,伲瞳母亲的遗产一直在她名下,早?#31361;?#38669;的差不多了。急的直接把沈家商量的事情给抖出来了。

          ?#29240;?#23478;?”伲瞳念叨着这两个字,一遍盯着伲郁文的眼睛。

          伲郁文眼睛一亮,对啊,这下看你还怎么蹦跶。

          ?#21543;?#23478;已经给你找好下家了,不交照片,明天就给我嫁到周家去。”

          伲瞳怔住了,旋即气的身体都在颤抖,“你凭?#35009;刺?#25105;决定!”

          伲郁文冷笑一声:“父亲替女儿做决定有?#35009;?#19981;可以?伲瞳,你最好把照片给我。否则沈家和周家问了,我可保不了你。”

          “呵!您这个父亲当的可真够资格。”

          伲郁文一脸得意,丝毫不觉得自己做的有多过分。

          伲瞳嘲讽的笑出声来:“我记得遗产合同上说,?#20219;页?#24180;不动产要原封不动的给我,否则……这个应该还能产生法律效应吧。”

          姜芝玉有些哑口无言,伲郁文额头有青筋冒出:“你个不孝女!你到底想怎样?联姻是不可能取消的,照片你也必须给我!”

          “既然不能给我遗产,那我要求自主联姻”伲瞳高傲的仰着脖子:“谁知道那个周家养不养得起我呢。”

          伲郁文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有本事就找个比周家势力更大的。”

          “当然。”伲瞳点?#35828;?#22836;,“有其父必有其女,您这么不要?#24120;?#22899;儿肯定也能贴到一个多金未婚夫。”

          伲郁文只觉得一阵?#31389;#?#24448;后退了几步堪堪扶住沙发,最终,他点头,“我答应你,众人为证,”他看着她,“把照片交出来,且不得留有备份。”

          “可以”伲瞳?#26377;?#23376;里拿出?#21018;?#29031;片递给他,?#23478;?#20063;正式完?#31232;?/p>

          看到照片里的沈逸风和一个女子如胶似漆的模样,伲郁文的神色又黑了几分。

          他其实没把自己方才的承诺放在心上,这些人都是他的人,自然听他的意思,却不想这时侯,伲瞳扬起自己的?#21482;?#28129;然一笑:“都在这里了,希望您说话算话。”

          看到?#21482;?#30340;那一刻,伲郁文心头咯噔一声,目光不明的看着她。

          “您说的话都在这儿了,我已经备份了,希望您说到做到。”

        第3章 ?#39749;?#25152;需

          望着她胸有成竹的模样,伲郁文眼睛微眯,最终没能再说?#35009;礎?/p>

          GL公司的总裁处,杜湛琛望着电脑上的?#21892;闭?#24133;图,眉心一点点拧紧。

          秘书小葛也是愁云不展,“杜总,再这么下去,会亏损的越来越多。”

          他紧紧的盯着屏幕,没有说话。忽然间,他想起昨天的事,看伲瞳那番做派,大概跟伲家并不怎么和睦,如果是这样……他想着,眉头舒展了些,对小葛道:“去查一下伲家三小姐的全部?#26623;希?#36234;快越好。”

          闻言,小葛?#35835;?#19968;下,不太明白在这种时刻他为?#35009;?#35201;浪费时间在伲三小姐身上,但仍旧点头应道:“我这就去。”

          杜湛琛心头重压着的石头忽然裂了缝,船到桥头自然直,为了他自己的地位和家族利益,他不能坐以待?#23567;?/p>

          小葛的速度很快,他拿到伲瞳的?#26623;?#26102;,心中已经有了计?#24076;?#32454;致的翻看了主要部分后,唇角一勾,果然如他所?#31232;?/p>

          随即他拨通了伲瞳的号码,“伲小姐,可否赏脸吃个饭?”

          电话那边的伲瞳有些讶异,旋即轻笑,“我正准备请你吃饭呢,金润西餐厅见。”

          挂?#35828;?#35805;后,杜湛琛把关于她的?#26623;戏?#36827;抽屉,“小葛,备车。”

          伲瞳在金润西餐厅等了一会儿后,就见到他走来,她?#22478;?#24494;笑以示礼貌。

          寒暄一番后,杜湛琛开门见山:“有件事不知伲三小姐可否愿意接受。”

          “?#35009;矗俊?#22905;不解的问。

          他放下刀叉,颇为认真的说:“联姻。”见她不说话,他笑了笑,“我知道伲三小姐在伲家过得并不快乐,我可以帮你。”

          听到这儿,她大概明白了,却是轻嗤一声:“你为?#35009;慈?#20026;你可以帮到我?”

          他眼眸流转,?#36214;?#30340;说起来:“从那晚伲小姐快意恩仇就能看出来,伲小姐不觉得在伲家太束缚你了吗?如果你嫁给我,我不会干涉你想做的事,相反,还会支持你。”

          “与其在伲家苦苦挣扎,倒不如趁早摆脱,有些事还是早下决断的好,我相信伲小姐是不愿意成为伲家的牺牲品的。”

          她听着,沉默了片刻才开口:“杜先生也是为了自己吧?”

          他没有反?#25285;?#20107;实就是如此。

          “?#39749;?#25152;需?”她缓?#21644;?#20986;几个字,旋即轻笑,“杜先生是断定?#19968;?#31572;应吗?”见他依旧是淡淡的笑容,伲瞳也笑了:“杜先生的目的?”

          “对外抗敌,稳固公司,我们要在一条线上。”

          “可以,我也有要求。”

          “伲小姐请讲。”

          “帮我拿回我母亲的遗产,还有,整垮伲家。”

          杜湛琛看着伲瞳灿烂的笑容,心中微动,不假思索的答应:“没问题。”

          伲瞳伸出手,朱唇轻启:“合作愉快。”

          伲瞳静静地看着对面的男人,论家世背景,论相貌才能,皆是上乘,跟他合作打击伲家不亏本。

          好在已经拿到婚姻自主的权力,否则?#23478;?#19981;知道要耽搁多久。她现在最不能浪费的也就是时间,所以虽然草率了些,但只要不是伲家?#25165;?#30340;就好。

          “合作愉快。”他淡淡勾唇,轻握着她的手。

          “伲小姐现在就可以回去收拾行李了,到时候我让小葛去接你。”说完杜湛琛礼貌的点?#35828;?#22836;,便离开了。

          看着男人的身影,她有些怅然,是终于能离开伲家了吗?可是前方的路又是?#35009;?#21602;。抿了抿唇,她打车回家。

          伲瞳回去迅速收拾了东西,不顾伲郁文的质问,坐上了小葛的车。

          车子高速的行驶,伲瞳靠在车窗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她有一点累。

          很快杜家就到了,?#20154;?#23478;要大很多,装饰的也很大气,不像伲家总有股小家子气。

          进了杜家客厅,发现杜湛琛已经在那里,似乎是早就到了。除了他,还有一位头发半白的老人。

          他带着温暖的笑容走过来,很自然的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向老人走过去。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她有些吃不消,这是商界让人闻之胆寒的人吗?

          “曈曈,这是爷爷。”

          第一次听到他这?#21767;?#22905;的名字,她有些怔愣,旋即弯唇道:“爷爷好,我是曈曈。”

          杜建军慈祥的笑着,点点头。没想到他万年不开花的孙子竟然带着未来儿?#22791;?#26469;见他了,他这心里高兴啊。

          倪瞳原以为杜湛琛的爷爷是那种刻板刁钻的人,没想到竟是如此和蔼可?#20303;?/p>

          杜建军问了她的一些事,并没有因为她是伲家三小姐而有一丝嫌弃,“曈?#24433;。?#20197;后阿琛如果敢欺负你,你就跟爷爷说,爷爷保证替你出气。”

          像长辈这种慈祥又温和的话语,她好像很久都没有感受过了,心里有一些异样的感觉,随?#24904;?#36719;的笑道:“爷爷放心,我和阿琛会好好的。”说着她转头看向他。

          灿烂的笑容?#25307;?#36855;了他的眼,他也随即点点头。

          絮叨一番后,杜湛琛带她去了自己的别墅。

          “这里是我的房间,剩下的房间你自己随便挑一个。”他指?#25243;?#24049;的房间对她说,“陈妈每天都会来,想吃?#35009;?#33258;己跟她说。”

          她抿了抿唇,这种感觉似乎还不错,唔……总之比在伲家好太多了。

          带着她转了一圈后,他忽然停下,她猝不及防的撞上他,?#24590;?#30340;倒退了两步,“停下来怎么不说一声。”

          他有些好笑,看着她皱着眉头不满的样子只觉得好玩,“我的母亲现在在度?#20274;?#22905;有一点难应付,还希望你多多包涵。”

          她敛了敛眼角,“多谢杜先生提?#36873;!?/p>

          听到她?#23567;?#26460;先生?#20445;?#20182;皱了皱眉,觉得有些不太动听,起了逗她的心思,便迅速欺身上前,在她耳边吐出几个字:“叫阿琛。”

          感受到耳边的热气,她不悦的推开他,直直的看着他,“你放心,有人在的时候我不会叫错的。”

          看着她微微泛红的双颊,他心中轻笑,昨天的模样跟今天简直大相径庭。

          “好好休息吧,下午带你去民政局,我们领证,顺便打个电话跟你父亲说一声,爷爷那儿我已经说了,他老人家高兴的很。”

          伲瞳随意的嗯了一声,可能在想些别的,脸上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放心,在杜家……你只需要提防一下,我的母?#20303;!?/p>

          “为?#35009;矗俊?#20274;瞳一脸疑惑,总不会是?#35009;?#24694;婆婆觉得?#22791;?#37197;不上儿子这种?#35828;愕倒?#34880;剧情吧。

          “没?#35009;矗?#24635;之注意一下比较好,先回房休息吧。”杜湛琛的眼睛深邃起来,现在还不能完全信任她,有些事情不能说。

          “好。”伲瞳回了房间,不一会就?#33080;了?#21435;。

          醒来后才想起来给伲郁文打电话,“我要结婚了,和……杜湛琛,希望你没意见。”她语气冷冷,这么说只是为了给他留点儿面子,哪怕他不同意,她也一句都不会听的。

          那边传来伲郁文震惊的声音:“你要跟杜……杜湛琛结婚?”

          她应了一声,随后就听到他高兴的语无?#29366;危?#26312;曈,杜湛琛好啊,你就嫁过去,我……是杜湛琛我就放心了。”

          她不?#25758;?#35273;的皱了皱眉,应了声后挂?#35828;?#35805;。

        第4章 难搞的婆婆

          两人下午就去了民政局,看着鲜红的结婚证,伲瞳有一?#21482;?#22914;隔世的感觉。

          她就这么把自己交代出去了。

          天色已晚,还有一副?#25509;?#27442;来的架势,杜湛琛接了一个电话,带着歉意看着她:“有事情要处理,我让小葛送你回去吧。”

          伲瞳想也不想就点头,丝毫不觉得丈夫在新婚当天把自己丢下有?#35009;?#19981;妥,反正两人也只是?#36361;?#20851;系不是么?

          杜湛琛欲言?#31181;梗?#26368;终还是叫来车扬长而去。

          伲瞳回到杜家,杜老爷子已经睡下了,她回到主卧,简单收拾洗漱了一下,就靠在床上,?#24433;?#37324;拿出一份文件?#36214;付?#35814;。

          等到外面下暴雨的时候,杜湛琛回来了,刚一进门,伲瞳就递给他一张纸:

          “你看看吧,没问题的话就签个字。”

          他接过文件,看到“婚后协议”四个大字时,原本平展的眉头一点点蹙起来。

          “?#35009;?#24847;思?”

          她偏头指着文件,“上面不是写了‘婚后协议’吗?杜先生,以后?#19968;?#36319;你统一战线,帮你稳固你的公司,但是我们要保持该有的距离,我不干涉你的感情生活,你也不要干涉我的自由。?#36454;?#20102;又加了一句,?#30333;?#25105;们合作愉快。”

          她伸出手,杜湛琛只?#24378;?#20102;一眼,并没?#35874;?#25569;,只是淡淡的说:“才?#25112;?#23130;,就想和我撇清关系?”

          伲瞳一脸的茫然:“杜先生,我们的关系不就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吗?当然,也是私底下的合作伙伴。”

          杜湛琛?#26412;?#19968;阵血气上涌,这女人还真是丝毫不遮掩的把他利用上了。也为他今天一下午在心中微小的喜悦而生气。

          “今晚你睡这里,我睡客房,文件等我看完后给你,毕竟我们?#23478;?#20445;证好自己的利益。”利益两字咬的格外重,杜湛琛再次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他为?#35009;?#31361;然的不高兴,她原本想喊住他,因为如果新婚当晚就分房睡,如果被人发现了,一定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但她最终没有出声,反正她已经脱离伲家的苦海了,这些细枝末节?#35009;?#26377;必要在意,换了衣服洗漱一番,就安稳的睡了。

          反倒是睡在客房的杜湛琛有些心神不宁,刚刚接到那份“婚后协议”时,他竟然有些不快,认为她心里还想着沈逸风,现在想起来这种愚蠢的思想和举动简直是拉低了他的格调。

          第二天一早,伲瞳醒来收拾一番就下楼了,看到一个妇人在厨房里忙活,她有些意外。

          肯定不是佣人,那是……

          伲瞳想起昨天领证的时候杜湛琛说过他的母亲会回来,心下了然,堆着笑容走上前去:“妈,你刚从国外回来,就让我来吧。”

          本来想帮忙,却被顾倩容推开,“新婚之夜,让新郎睡客房,你可真是杜家的好儿媳。”

          伲瞳微微一怔,没想到他妈消息竟然这么灵通,顿时有些尴尬,“妈,我昨天一回房间就睡了,早上起来才知道阿琛在客房睡。”

          顾倩容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如意算盘,伲家的私生女和沈家联姻失败,被人?#32972;?#25243;弃,所以盯上了我们家阿琛,不得不说,你的眼睛真的很刁。”

          听到这儿,她不自觉的皱了眉头,?#21451;?#21069;看,这个婆婆很难相处,新婚第二天就可劲的挖苦她,她?#22478;?#30340;笑了笑,“妈,您说笑了,我跟阿琛是真心相爱的。”

          她刚说完,顾倩容“砰”的一声放了勺子,转眼讽刺的看着她,“真心?呵!刚和沈家联姻失败,就和阿琛真心相爱,你当我是傻子吗!”

          她吸了口气,看着她的眼睛,“妈,你如果不信,可以去问阿琛。”

          顾倩容的目光锐气逼人,“我警告你,不要肖想我杜家的财产,否则,我一定让你后悔进了这个门。”

          她心中一阵好笑,她还真以为怀疑她跟杜湛琛的感情呢,原来是为了财产,她伲瞳根本就不屑于去争夺杜家的财产。

          等到人?#35745;?#20102;,她才开始动筷子吃早饭,杜建军看着这个孙媳眼中露出慈爱,“曈?#24433;。?#20320;和阿琛怎么没一起啊?”

          她?#35835;?#19968;下,抬眸看见对面的顾倩容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敛了敛眸子正准备说话时却被顾倩容?#32769;齲骸?#29240;,他?#20146;?#26202;根本就没有同房睡。”

          此话一出,杜老爷子有些不相信的看向自己的孙子,“怎么回事?”

          杜湛琛笑着看了眼伲瞳,“她昨天太累了,我进房的时候已经睡了,我怕把她?#25215;眩?#23601;睡了客房。”

          她震惊的看着他,她不记得他们串过词儿啊?

          对面的顾倩容也是一脸惊讶,随后恶狠狠的剜了一眼伲瞳,转眼又堆起笑容,“曈?#24433;。?#20320;可要好好对阿琛。”

          她温软的笑着点头,“妈,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杜湛琛则冷眼看着他们,眼底十分复杂。

          看到杜建军碗里没有粥了,她勤快的拿去厨房又盛了一碗。

          看到孙媳落落大方的模样,感觉不会像是外面传扬的那番不堪,杜建军是有些满意的,做他杜家的儿?#20445;?#23601;该是这样。

          他也知道前一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伲家和沈家的联姻。

          但他的孙子从不肯接近女人,这头一次带回家的姑娘,他相信他儿子的眼光,至少目前伲瞳的表现他很满意。

          杜湛琛看着伲瞳说?#30333;?#20107;一派熟稔的模样,他心里说不出?#35009;?#24863;觉,只觉得这女人城府很深。

          昨晚说?#35009;?#23130;后协议,今天早上又和顾倩容相处的这么好,跟爷爷还相谈甚欢,看来果真是为了报复沈逸风和伲家,?#35009;刺?#22909;的事儿都做得出来。

          其实她只是利用杜家吧,想在杜家站稳脚跟,又不想失身,说不定只是为了让沈逸风回心转意,毕?#39038;?#20204;有十年的感情。

          她真的以为爷爷和顾倩容能帮助她么?

          杜湛琛越想越?#21507;輳?#21448;想到昨天买的结婚戒?#31119;?#24515;里有些许不痛快。

          吃完饭后,他跟杜建军提出要搬去公司住一段时间,以方便处理公司的事物。

          顾倩容在收拾碗筷时听到,露出一抹不?#25758;?#35273;的笑意。

          杜建军听了孙子说的,点?#35828;?#22836;,“也好,最近公司事情是有点多,你住在公司也方便,省的来回跑浪费时间和精力了。?#36454;?#20102;又添了一句:“把曈曈也带着,说不定能帮上你。”

          杜湛琛却摇了摇头,“我住公司是为了忙工作,不是谈情说爱的,况?#36965;?#35753;曈曈去,?#19981;?#32047;着她,倒不如待在家里舒服。”

          伲瞳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却暗自?#29399;蹋裁?#20026;了她好,根本就是不愿意带她去好吗!新婚第二天就不住在一起,怎么统一战线?她真是有点儿搞不懂这个男人,性情变化莫测。

        第5章 误会重重

          杜湛琛搬了东西上车后,小葛弱弱的问了一句:“杜总,您真要住公司啊??#26412;?#20182;所知,杜总从来没有住公司的习惯,这还是头一次。

          他不悦的皱眉,“开车。”他就是要让伲瞳知道,要想在杜家待下去,要想报复沈逸风,扳倒伲家,只有靠他,而不是爷爷,他才是杜家所有商?#24213;?#28304;的掌控人。她要是想扳倒伲家,只能来找自己。

          看到杜湛琛走了,顾倩容心中很是得意,立刻打电话给自己的儿子杜辛逸:“逸儿,我跟你说,杜湛琛新婚夜就跟伲瞳分房睡,今儿一早又跟老爷子说要在公司住一段时间,依我看,八成这两个人有猫腻,你把这事儿散播散播,我倒要看看杜湛琛怎么应对。”

          伲瞳还不知道顾倩容做了这样的事儿,百无聊赖的回了家?#23567;?/p>

          中午的时候,杜湛琛接到一个?#21543;?#30005;话。

          “杜先生你好,我是曈曈的爸爸伲郁文,听说曈曈过得不好?”

          知道是伲郁文,他顿了一下,“岳父,您怕是听错了。”

          “事关曈曈的幸福,我不能让她在婆家受到欺负而觉得委屈。”

          “岳父,曈曈很好,没有所谓的欺负。”

          伲郁文想起顾倩容跟他说的话,根本不相信他说的,“你新婚之夜就抛下我的女儿,新婚燕尔又住公司,你怎么能这么对我的女儿!”言?#24378;?#20999;的像是真的很关心伲瞳一样。

          “还请岳父凭证据说话,上来就这样质问我,怕失了您长辈的分寸。”他抬了抬眼眸,随后挂?#35828;?#35805;。

          还没想通为?#35009;?#20274;郁文会知道,杜建军一个电话打过来,他还没说话,电话那边就传来隐隐的怒气,“赶紧给?#19968;?#26469;!”

          他放下电话,回想刚刚伲郁文说的话和爷爷的愤怒,似乎想到了?#35009;矗?#30524;神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伲瞳,你还真是好样的,为了逼?#19968;?#23478;,竟然利用伲家和爷爷。”说着,拿了外套就出了公?#23613;?/p>

          回到家时,杜建军正端坐在客厅,一脸严肃,而伲瞳就坐在他旁边。看到这样的架势,他越发肯定自己心中所想。

          “怎么回事?”杜建军一看到孙子就开问,语气里明显有怒气。

          看到她一声不吭的样子,他淡淡的问:“爷爷,出?#35009;?#20107;了?”

          杜建军把?#29031;?#24448;地上一敲,“?#35009;?#20107;?我怕你是根本不关心曈曈!”

          他顿了顿才说:“爷爷从哪儿听的?#35874;埃俊?/p>

          “?#35874;埃俊?#26460;老爷?#21451;?#19979;心里的气闷,“你昨天怎么对待曈曈的你心里不清楚吗?”

          他垂了眸子,没有说话。

          就算是训了一?#20274;?#32769;爷子还是觉得心里不快,他的孙子竟然让他的孙媳被外边人议论,他怎么能消气?

          杜湛琛不知道这些事怎么流露出去的,但绝对跟这个女人脱不了?#19978;怠?/p>

          等杜老爷子教训完,他把伲瞳带到楼上的房间。

          “为?#35009;?#36825;么做?你的手段还真?#24378;?#20197;啊!”他紧锁着眉头,目光凶狠的看着她。

          她一?#34924;?#21517;其妙,“我做?#35009;?#20102;?”

          他突然掐住她的下?#20572;?#25226;她摁在墙上,冰冷的语气喷在她的脸上:“利用爷爷,你真是好样的。”

          她挣扎了一番,却没有用,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我没有!”

          他像是听到一样,捏着她下巴的手更加用劲,她疼的眼里冒出了泪花。

          看到她眼中含泪,他一?#24067;?#26377;些怔愣,突然松了手。

          看到她这副模样,他感觉到身体中的欲火在被一点点点燃。他脑子一热,欺身上前,架住她的两只手,要去吻她。

          她瞪大了眼睛,不知道杜湛琛为?#35009;?#31361;然会变成这样,?#28866;?#30340;咬着牙,不停的挣扎。

          他突然停下来,不再强?#20154;?#30475;她的目光却很愤怒,转身大步走出去,关门的声音清脆又响亮。

          伲瞳望着门,想着刚刚的一切,有点后怕,和这样的人结婚,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杜湛琛回了公?#31455;?#20316;了一会,越来越?#21507;輳?#30475;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干脆关掉电脑,出了公?#23613;?/p>

          他开着?#25285;?#20139;受着风飒飒吹过的感觉,原本想去放松放松心情,却无意间看到了伲瞳和沈逸风。

          他把车停在远处,淡淡的看着这两个人。他听不清他们说?#35009;矗?#21482;看到两个人拉拉扯扯好半天。

          感觉?#21483;?#20013;的郁气,他再次发动车子时,却看到伲瞳竟然?#35828;?#20102;沈逸风的怀里,他气的双手紧握?#25159;?#33410;骨泛白,风速般开走了车。

          他刚走不就,伲瞳就用力推开沈逸风,瞪着他满是怒气的说:“你够了没有!”

          他心下一转,随即作出忏悔的样子,“曈曈,我知?#26469;?#20102;,你就原谅我吧,都是那个金铃儿勾引我的。”只要能再次得到伲瞳,牺牲点尊严算?#35009;礎?/p>

          她冷笑,“我不会恨你,但也不会原谅你,况?#36965;?#25105;现在是有夫之妇,我劝你不要再纠缠我,否则?#19968;?#27604;上次更不客气。”

          说着?#21482;?#20415;响了,接通后,那边传来顾倩容的声音,“墨子咖啡馆。”

          她还没来?#30473;?#35828;话,电话就被掐了,看来这个婆婆真的是难搞定,难怪杜湛琛的脾气也那么臭了。

          沈逸风本想说?#35009;矗?#20274;瞳果断给他打住,“我警告你,最好离我远点!?#20445;?#38543;后打车走了。只是她没有注意到,沈逸风脸上的忏悔?#24067;?#28040;失,眉眼间多了几分戾气。

          到了墨子咖啡馆后,她在顾倩容对面坐下,看到顾倩容这一身打扮,雍容华贵,像是?#23601;?#19968;般。

          “妈,您找我有?#35009;?#20107;?”她笑着问道。

          顾倩容放下咖啡,露出一丝笑意,眼神却异常冷漠,“伲瞳,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拿钱走人。”

          “第二呢?”她挑眉。

          “第二,跟我合作。”

          她敛了敛眸色,“拿钱走人?还真是狗血的老桥段,跟你合作的话,似乎?#35009;?#26377;?#35009;?#21069;?#23613;!?/p>

          顾倩容的笑容?#24067;?#20957;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扯出一抹淡淡的冷笑,眼里似有讽刺似有不屑,“巧了,?#19968;?#30495;不知道罚酒是?#35009;?#21619;道,不然试试?”

          “你——”顾倩容气急败坏的瞪着她,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这么不知天高地厚,“我是阿琛的妈妈,你如果想要在杜家待下去……”

          说到这儿,她就停了,后面的话她不说伲瞳也该知道。

          但是意料之外的是——“嗯?”她装作不懂的问。

          顾倩容没想到她会这样问,随即冷了声音,“你让我不痛快,我就让你也痛不欲生。”

          她淡淡的看着她,觉得好笑,却耐住性子,“妈,你真的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

          随后拿起面前一直未动过的咖啡,装模作样的品了品:“嗯,味道不错。我看妈您?#35009;皇裁?#20107;了,那我就先走了,您慢?#21462;!?/p>

          伲瞳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徒留顾倩容在里面气的发抖。

          刚走出门,她就给沈逸风打?#35828;?#35805;:

          “我考虑好了,我可以原谅你。”

          沈逸风听了,讶异之余有些得意,只要他出手,迟早能搞定这个女人。

          伲瞳嘴角勾了勾,她怎么可能再和渣男搅在一起,不过是母亲的遗产……她一定要拿回来!

          而沈逸风,很可能会起很大的作用。

          她想明白了,今天看杜湛琛的架势,也不像是会和自己一条心,想要打一场漂亮的仗,就必须有自己的事业。

          不入虎穴?#20667;没?#23376;呢。

          伲瞳眯了眯眼,走向刚刚在电话里和沈逸风?#24049;?#30340;地方。

          杜湛琛驱车到市中心,心中的郁气上不上下不下,一会想着伲瞳的婚后协议,一会又觉得刚?#28251;?#21040;的很可能只是沈逸风单方面纠缠。

          ?#21507;?#30340;捶了一下方向盘,忽然看见前方的人行道上有一个熟悉的人影。

          是伲瞳,她来这里干?#35009;礎?/p>

          他看见伲瞳?#25112;?#20102;一个咖啡厅,想要下车跟上去,就看到沈逸风紧跟着进去了。

          杜湛琛眼底剧烈震动,刚刚还在大马路上拉拉扯扯,现在是又想在咖啡厅谈情说爱么?

          他悄无声息的跟了进去,在咖啡厅的斜角边坐了下来。

          两个人果然坐在一起,他随意要了一杯咖啡,坐在伲瞳背后的那一桌。

          两人声音很小,影影绰绰听不清楚,杜湛琛皱了皱眉,正准备起身,就?#29992;?#21069;的镜子里看到两人抱在了一起。

          杜湛琛手里的咖啡重重地放在桌?#30001;希?#20182;觉得血液都在逆流,他有些不明白她为?#35009;?#36824;会愿意跟沈逸风有牵扯,看着二人你一句我一句,他心里渐渐升起一些不舒服的感觉。

          他皱了皱眉,不想再看下去,随即起身离开咖啡厅,走向对面的酒吧。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