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全本)(完整版)《最佳丈母娘》(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7 22:41

        这里为您提供完整版《最佳丈母娘》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主要讲述林羽江颜的故事,最佳丈母娘精选:挂?#35828;?#35805;后林羽就去了小区对面的咖啡店,他和沈玉轩约好在这见面。没一会儿沈玉轩就来了,跟他一块儿的还有一个年轻男子,长得白白净净的。

        最佳丈母娘
        推荐指数:★★★★★
        >>《最佳丈母娘》在线阅读>>

        《最佳丈母娘》精选章节

        挂?#35828;?#35805;后林羽就去了小区对面的咖啡店,他和沈玉轩约好在这见面。

        没一会儿沈玉轩就来了,跟他一块儿的还有一个年轻男子,长得白白净净的,戴着副眼镜,很斯文。

        “这是我发小,周辰,这是我跟你说过的好朋友,何家荣。”沈玉轩急忙给他俩互相做介绍了一下。

        “家荣,你们小区有个叫江敬仁的老先生吗,周辰今天想来拜访他,没想到你跟他住在一个小区,索性就跟我一起过来了。”沈玉轩问道。

        林羽心想还真巧,猜测周辰多半是为了那副明且帖来的,现在每天来求江敬仁带他们去看明且帖的人不计其数。

        “他是我岳父,现在不在家,上班去了。”林羽笑道。

        “啊?是你!”

        听到这话,原本面色淡然的周辰突然一惊,“我听古玩街的人说了,当时是你发现的明且帖,?#19968;?#21834;!”

        本来态度稍?#23731;?#28129;的周辰一下凑过来握住了林羽的手,说道:“兄弟好眼力啊!”

        “过奖了,运气好而?#36873;!?#26519;羽平静一笑。

        周辰内心激动不已,他家是开拍卖行的,自小对古玩?#34892;?#36259;,一听说明且帖现世,今天便迫不及待?#27597;?#26469;了,想拜会下江敬仁和他女婿,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

        “何兄弟,你可一定要帮我这个忙啊,务必让你岳父带我去见识见识那副明且帖。”

        周辰一边说一边掏出一张银行卡要塞给林羽。

        他今天来拜会江敬仁什么礼物都没带,只带了这张卡,里面有五十万。

        对他这种古玩发烧友而言,五十万看一眼明且帖,值了。

        林羽连忙把卡推回去,说道:“你收回去,我保证带你去看,不然就当我们没见过。”

        “是啊周辰,以后都是?#32422;?#20804;弟,不用这么?#25512;?#22238;头有啥好玩的玩意记得给家荣老丈人捎两件过来。”沈玉轩赶紧打圆场,他还着急跟林羽说玉观音的事呢。

        周辰也没再推辞,爽快的说了声好。

        沈玉轩这才急忙道,“跟你俩说,昨天?#39029;?#36710;祸了,在路上开着车,突然被一辆失控的大货?#20498;?#21040;了墙上。”

        林羽和周?#35762;?#30001;一惊,忙打量他一眼,问他有没有事。

        “我没事,一点事都没?#23567;!?#27784;玉轩神情有些古怪,“可是我的车整个?#24613;?#25380;扁了。”

        说着他掏出手机,给林羽和周辰看了下车祸现场的照片,那辆车挤得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宛如一个被挤扁的火柴?#23567;?/p>

        从照片上来看,车里面的人根本不可能幸存,但沈玉轩竟然完好无损的存活了下来,而且毫发无损。

        “当时我在车里几乎缩成了一团,车顶都贴到了我的头皮,身子也被铁皮紧紧包住,整辆?#24403;?#25380;的只留出了我一个?#35828;?#31354;间,要是车顶再往里两公分,我就死定了。”

        想起当初那惊魂一幕,沈玉轩仍然心有余悸,面色惨白。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早就说过你小子福大命大!”周辰笑道,心里十分替沈玉轩庆幸。

        “狗屁?#27597;?#22823;命大,多亏了家荣送给我的这个观音,要不然我就完蛋了。”沈玉轩看了眼林羽,眼神中颇有些感激。

        “观音?”周辰十分不解。

        在周辰惊讶的眼光中,沈玉轩从口袋中掏出了那个观音,说道:“当初家荣送我这个观音我没当回事,直接扔在了副驾驶前的储物盒里,车祸的时候这个观音被震了出来,正好落在了?#19968;?#37324;。”

        周辰急忙接过观音,定睛一看,?#24067;?#38754;色大变,“怎么会这样?!”

        只见整个玉观音周身布满了细小的裂痕,而且裂痕处泛着红光,好似在往外殷着鲜血?#35805;恪?/p>

        沈玉轩认为?#32422;?#20043;所以没事,是因为这个观音替?#32422;?#27515;了一次。

        “家荣,你是不是早就料到?#19968;?#20986;事情?”沈玉轩见林羽没说话,主动问道。

        沈玉轩是?#32422;?#22823;学的好哥们,林羽觉得也没什么可瞒他的,便点?#35828;?#22836;,应声道:“不错,?#19968;?#19968;点风水玄学,看到你印堂发黑,可能有血光之灾,便送了你一个观音保平安,没想到真起了作用。”

        观音只是个载体,真正起作用的其实是沈玉轩加持的那个平安咒,但这个地摊货终究灵气太低,只能用一次,要是换做精品的玉石,沈玉轩十条命?#24613;?#24471;住。

        沈玉轩看着林羽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起来,看来这个“何家荣”比他想象中要高深莫测的多,但从他平淡的话语来看,似乎不想让?#32422;?#30693;道太多,沈玉轩知道很多高人都不?#19981;?#26292;露身份,便也再没多问。

        “玉轩,那这么说来,你这条命?#25925;?#23478;荣救的呢,你可得好好?#34892;桓行?#20154;家。”

        周辰嘴上虽这么说,但眼神中显然有些质疑,觉得车祸和观音的事情,可能只是巧合。

        “当然,?#35753;?#20043;恩,没齿难忘。”沈玉轩一字一句,说的十分认真。

        “言重了,主要是你?#32422;?#31119;气大。”林羽笑道。

        “家荣,既然你懂风水这一块,能不能去我家看看,我爸最近身边出了不少麻烦,先是要莫名腰酸腿疼,接着下楼梯又摔伤了胳膊,而且上次洗澡卫生间竟然突然漏电,差点被电死,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我家的风水出了问题。”

        沈玉轩语气恳切道,他对风水玄学确?#24403;?#36739;相信,觉得既然林羽能救?#32422;?#19968;命,肯定也能救他爸一命,这么下去,他爸迟早要出事。

        “这个也说不上,有可能真是意外,但是去看看也无妨,?#36824;?#25105;能力有限,如果看不出什么来,还请你不要见怪。”

        林羽故意谦让,但是从沈玉轩的描述来看,他父亲,显然是被人施了手段,否则一个人再背,也不可能一直走这种霉运,要是长此以往,极有可能丢掉性命。

        沈玉轩一听林羽答应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忙问他现在能不能过去。

        林羽现在也没什么事,索性便答应去他家看看。

        周辰向来对这种风水之事不太相信,一?#26412;?#24471;沈玉轩太过迷信。

        现在见到沈玉轩这么一捧,林羽竟然答应了下来,突然就觉得林羽这人有些浮夸,爱被人戴高?#20445;?#19981;切实际,对他的好?#24184;?#22823;大下降。

        ?#36824;?#27784;玉轩叫他一起,他也不好推辞,便跟了过去。

        沈玉轩家住在江海比较有名的一片富人区,一进他家,林羽不由一阵惊叹,沈玉轩家的风水不只没有问题,而且极佳。

        门庭宽广,大门正南,前面毫无格挡,而且院子南面栽着一棵梅树,一?#36855;?#26641;,正应了风水学上那句“东植?#24050;錚?#38590;植梅枣?#20445;?#23454;为大吉。

        而进入他家的大厅,只见室内悬挂一副牡丹画,一副锦鲤图,分别象征?#36824;?#33457;开和连年有余,而入门对角处栽放一盆发财树,枝繁叶茂,苍翠欲滴,很是祥瑞。

        林羽忍不住啧啧称奇,客厅的布局结构,也十分合理,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

        他?#32422;?#24525;不住也疑惑了起来,不可能啊,倘若风水真这么好,沈玉轩?#27597;?#20146;不可能接连出这么多意外的。

        “玉轩,这位是?”

        这时楼上突然下来一位中年男子,穿着居家装,神情威严,长相与沈玉轩颇有些相似。

        “爸,你今天怎么在家?”

        沈玉轩不由有些惊讶,他爸这个时间不应该在公司嘛。

        “奥,今天腰疼的厉害,就回来了,约了个针灸医生,一会儿过来帮我针灸。”沈寒山说着拿手按了下?#32422;?#30340;腰,神情有些痛苦。

        ?#23433;?#29238;,您这个毛病不是劳损所致,也与生病无关,找针灸医生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林羽看了沈寒山一眼,便发现他身体健康,但是面带黑气,是大凶之?#20303;?/p>

        看来真正有凶兆的人并不是沈玉轩,而是沈寒山。

        沈玉轩被牵连,都有性命之?#29301;?#21487;见给沈家施手段的人下手极重,似乎是想要将沈家灭门,若是不赶紧想办法应对,那不出三日,沈寒山就会性命不保。

        “你是?”沈寒?#34903;?#20102;皱眉头,似乎对林羽有些不待见,这个年轻人是干嘛的啊,就在这乱说乱话,搞得好像?#32422;?#24456;懂一样,医生明明说他这腰疼是劳损所致。

        “奥,爸,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何家荣,我今天特地请他来给咱家看看风水,昨天?#39029;?#36710;祸,要不是他送我那玉观音替我挡了一劫,我估计就……”

        “一派胡言!我不是告诉过你,让你脚踏实地,少倒腾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你大难不死,那是你运气好而已!”

        沈寒山满面怒容的打断了沈玉轩,能够看出来,他对风水玄术这些东西极其排斥。

        其?#24471;?#21069;的梅枣和屋里的布局,都是沈玉轩?#32422;和低?#24067;置的,要是被他父亲知道这些跟风水有关,早就全被清出去了。

        ?#23433;?#29238;,虽然我暂时看不出哪里不对,但是你们家的风水肯定有问题。”

        看到沈寒?#34903;?#21518;,林羽十分笃定一定是他的住宅出了问题。

        “是吗,年纪轻轻不学好,学人家装神弄鬼?对不起,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我们家不欢迎,请你出去!”沈寒山厉声道。

        “爸!”

        ?#30333;?#21475;!从今以后,你不许再跟他来往!”

        沈寒山冷声呵斥,见林羽站着没动,立马怒声道:“我说了,我们家不欢迎你,请你出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