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全章节)《最佳丈母娘》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08 01:33

        《最佳丈母娘》小说最新章节阅读这里有!最佳丈母娘讲述了林羽江颜的精彩人生传奇,最佳丈母娘小说主要内容:“咦?凤缘祥的东西?”陈保刚看到蓝盒子上的烫金字后颇有些意外。“哼,该不会是个一两千的破金戒指吧?”范茹婷翻了个白眼。

        最佳丈母娘
        推荐指数:★★★★★
        >>《最佳丈母娘》在线阅读>>

        《最佳丈母娘》精选章节

        “咦?凤缘祥的东西?”陈保刚看到蓝盒子上的烫金字后颇有些意外。

        “哼,该不会是个一两千的破金戒指吧?”范茹婷翻了个白眼,心里纳闷这个吃软饭的怎么有钱买凤缘祥的东西。

        “婷婷你怎么说话呢,就算是一个小金戒指,对家荣来说,也已经十分不容易了,可能?#20040;?#29273;缝里省一两年呢。”陈保刚笑呵呵的说道,眼?#26032;?#26159;浓重的讥讽。

        林羽没搭理他俩,把蓝盒子递到江颜面前,轻声道:“不好意思,亏欠了你这么久。”

        江颜微微一怔,不知道林羽这是唱的哪出,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钱买凤缘祥的东西,稍一迟疑,还是把盒子接了过去。

        打开盒子后,看到里面璀璨的钻戒,江颜眼睛蓦地睁大,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起。

        饶是她再冷淡从容,也被震撼到了,这盒子里的钻戒可足足比范茹婷那个大了一圈。

        “颜颜,里面什么啊?”

        看到江颜如此惊讶的神情,陈保刚和范茹婷立马好奇的凑了上来,随后两人面色大变。

        “这怎么可能?这么大的钻石,假的吧?”

        范茹婷胸口蓦地燃起一股嫉妒的火苗,她不相信何家荣这个窝囊废会买?#38391;?#36825;么大的钻戒,指定是从哪倒腾的玻璃高仿品。

        “肯定假的,这玩意我见过,在首饰店一二百一个,仿的可真了!”陈保刚连忙道。

        他说的没错,首饰店确实很多这种类似的玻璃?#30772;?#38075;戒,但要说“仿的可真了”那就是扯淡了,玻璃与钻石,怎可同日而语。

        但是林羽的经济能力摆在那,确实不可能买的起真的。

        江颜也忍不住暗自惊叹,要真是高仿的,那这仿的也太精致了。

        “先生这个钻戒可以给我看看吗,我帮您鉴定鉴定。”

        导购小姐看到盒中的钻戒后?#24425;?#20998;惊讶,从光泽折射度和净度来看,这明显是一颗真钻。

        林羽大方的把钻戒递给?#35828;?#36141;员。

        导购员小心翼翼的戴好手套,拿出十倍放大镜,细细的看起了手中的钻戒。

        “看?#24425;?#30333;看,这种穷鬼,怎么可能买的起这么贵的钻戒!”范茹婷语气酸溜溜的说道,见导购员看的如此认真,她心里竟然有些忐忑。

        谁知她话音?#31456;洌?#23548;购员立马激动道:“先生,您?#38405;?#22971;子的爱当真是情比金坚,?#20102;?#19981;渝啊!”

        “美女,你能有一位这样的先生,实在是莫大?#27597;?#27668;啊!”导购员随后又抬头冲江颜感叹道,眼神?#26032;?#26159;羡慕之情。

        “你意思是说这钻戒是真的?!”

        陈保刚和范茹婷两人脸色?#24067;?#22823;变。

        江颜也感觉有些不可置信。

        “你?#33539;?#20320;看对了吗?!”范茹婷?#39280;?#36947;,连声音都变得尖锐了起来。

        “是的小姐,这颗钻石裸钻重量至少在三?#27515;?#20197;上,D色、FL净度、3EX切工,各项数值都是行业顶级,我们凤缘祥售价至少要在二百二十万以上呢,所以说这位先生对他的爱人,真是矢志不渝呢。”

        导购员面带微笑,侃侃而谈。

        “多……多少?!”

        陈保刚嘴巴张的都能塞下一个?#36824;?#20102;。

        范茹婷面色?#24067;?#21464;得苍白无比,她手上这枚钻戒竟然连人家的零?#33539;?#36214;不上。

        江颜也满心震惊,神情古怪的望着林羽,相比较钻石的贵重,她更惊讶于林羽是怎么把这颗钻石弄到手的。

        “也只有你的气质,才配的上它。”

        林羽故意学着导购员恭维范茹婷的话将戒指?#38391;?#26469;,戴在了江颜白皙修长的无名指上,整个屋子仿佛也在刹那间明亮了起来。

        江颜的手指微微有些颤抖,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戴钻戒,这种场景她年少时也曾无数次憧憬过,只不过她从没想到,给她戴上钻戒的会是“何家荣”。

        “老公,我也要!”范茹婷噘着嘴在陈保刚胳膊上掐了下,望着江颜的眼神?#26032;?#26159;嫉?#30465;?/p>

        陈保刚额头上冷汗连连,买这么贵的钻戒,他得倾家荡产。

        “先生,小姐,不好意思,这枚钻戒能让我看看吗?”

        这时里间一个胖乎乎的男子跑了出来,对着林羽和江颜?#25512;?#30340;笑了笑,自称是这里的店长。

        江颜这才从泛滥的情绪中抽离出来,把戒指取下来递了过去。

        店长立马跑进柜台用十倍镜仔细的查看了一番,随后用电子秤称重了一下,脸色突然一沉,冲林羽冷声道:“先生,请问您这款钻戒是在我们凤缘祥哪家分店买的?”

        “呃,这枚钻戒不是我买的……”

        “果然,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偷的吧!”胖店长冷笑一声,立马把这枚钻戒锁到了柜台里。

        闻言众人面色皆是一变。

        “什么意思?”林羽眉头一皱,有些不悦。

        “哼!这款钻戒是我们凤缘祥的新货,是新货里最贵重的?#24425;?#21807;一的一枚至尊钻戒,还未在店里正式售卖,现在本应该存在我们董事长的保险柜里,你说,不是偷的,那你是哪儿来的!”

        胖子店长语气逼人,脸上颇有得色,要是?#26522;?#20107;长知道自己立了这么大的一个功,肯定得给他升职?#26377;?#21834;。

        “原来是偷的啊,家荣,你这么做可就不对了,这是犯法啊!”陈保刚面色陡然大?#29627;?#31435;马落井下石道。

        “我就说嘛,这个窝囊废哪儿能买的起这么好的钻戒,感情是偷的,真不要脸!”范茹婷长呼了口气,?#19981;指?#20102;趾高气扬的模样。

        “我不是偷的,这是你们董事长沈寒山送给我的。”

        林羽原本不想说的,但是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只好和盘托出。

        “笑话,我们董事长会认识你?”胖子店长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他们董事长什么级别的人物,怎么可能会送给林羽这种无名小辈这么贵重的钻戒。

        而且前两天董事长还让人通知他这枚钻戒会分派到他们这家分店来销售呢。

        陈保刚和范茹婷俩人也捂着肚?#26377;?#20102;起来,“都这时候了,还嘴硬呢,你认识沈寒山,那?#19968;?#35748;识比尔盖茨呢!”

        “你可以打电话?#39280;?#20320;们董事长。”林羽不由握住了拳头,有些愠怒。

        “打,我?#27604;?#35201;打,我要让我们董事长亲眼看看是谁偷的他钻石!”胖子店长立马乐?#22871;痰母?#27784;寒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说这边有急事,?#26522;?#20107;长无论如何抽空过来趟。

        打完电话他指着林羽说道:“你别想跑啊,否则后果更严重,我这有监控呢!”

        “放心,有我在他跑不了。”

        陈保刚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了林羽?#27597;?#33162;。

        “我不跑,我正好也想见见你们董事长,?#39280;?#20182;这都招的些什么人。”

        林羽一边说,一边厌恶的甩了下胳膊。

        陈保刚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道传来,一屁股坐到?#35828;?#19978;。

        “你干嘛呢!”范茹婷瞪了林羽一眼,赶紧伸手去扶陈保刚。

        “报警!报警!”陈保刚爬起来怒气冲冲的说道。

        胖店长给导购员使了个眼色,说:“报警吧,?#20945;?#19968;会儿董事长来了照样得报警。”

        “店长,我看这位先生不像是偷东西的人,他说的有可能是真的,要不然我们等等吧。”导购员主动站出来替林羽说话。

        “这里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胖子店长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句。

        导购员?#35805;?#27861;,只好拨打了110。

        “江颜,我没有偷任何东西。”

        林羽没再搭理他们,转身冲江颜解释了一声。

        “我知道。”

        “你相信我?”

        “嗯。”

        江颜是这世上最了解何家荣的人之一,她知道他虽然窝囊没用,但是却从来不是那种手脚不干净的人,而且,他也没有那个胆量去偷这么贵重的东西。

        虽然明知道江颜相信的是何家荣,但林羽心里还是感觉很温暖,这是这么久以来,江颜第一次肯定他。

        ?#30333;?#24613;忙慌?#27597;?#25105;爸打电话,干嘛呢!”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沈玉轩的声音,语气颇有些不悦。

        他刚好在附近玩,接到?#30422;?#30340;电话,说分店出事了,便放下手里的一切,立马赶了过来。

        “小少爷,您来了啊!”胖店长立马迎了上去,邀功道:“?#26131;?#21040;了偷咱家钻戒的小偷了,被我扣在店里了,请您处置!”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济中大导航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