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独家)随安若唐慕景小说-诱妻入怀:高冷总裁晚上好免费阅读by朝歌纭楚

        发布时间:2019-03-08 08:39

        随安若唐慕景小说

        诱妻入怀:高冷总裁晚上好全文阅读

          诱妻入怀:高冷总裁晚上好是由作者朝歌纭楚所编写,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随安若唐慕景。婚礼现场,他带着奶包突?#24576;?#29616;,“我不同意这场婚礼!”小奶包仰脸看她,“你是我妈妈呀!”随安若猛地退后一步,她?#35009;?#26102;候有了这么大一个儿子了?#20426;安?#31649;你能不能想的起来,你终究是我的女人!”婚礼遭遇破坏,她陡然从单身女性升级成妈妈,外加附送极品老公一枚,从此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安若,你没事吧?”沈向辰关上门,有些担忧的握住随安若的手,?#22902;?#36947;,“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我没事,你不用自责。”勾了勾苍白的嘴角,随安若皱眉道,“婚礼的后续怎么办了?那些宾客呢?”
          提起婚礼,随安若又忍不住的想起刚刚离开的那个男人,他刚才照顾自己的时候是那么的细心,那么的温柔,那么的饱含宠?#32429;?br />   那一刻,随安若感觉自己就像是男人手中的珍宝一样,被他含着,生怕碎了一般。

        第1章 你是谁

          铛!

          响亮的?#30001;?#20223;佛从遥远的苍穹而来,悠远而肃穆,回荡在富丽典雅?#24917;?#22530;之中,格外震人心魂。

          随着教堂的?#30001;?#30333;鸽飞舞,一缕缕阳光从窗棂射入,照射在女人洁白的婚纱上,为本就庄重的这一刻又增添了不少严肃的气氛。

          整个教堂内都静?#37027;?#30340;,所有人,都在注视着眼前的这对新人。

          "今天我们聚集在上帝的面前,是为了沈向辰先生和随安若小姐这对新人神圣的婚礼,这是上帝从创世起留下的宝贵财富,因此,请大家带着虔诚的心见证这两?#22351;慕?#21512;。"

          牧师捧着圣经,转头看向帅气温和的沈向辰,道:"新郎,你愿意娶随安若小姐为妻吗?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身体健康还是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一生一世爱护她吗?"

          "是的,我愿意。"目光深情的看了她一眼,沈向辰语气坚定。

          牧师点点头,这才将目光转向随安若,"新娘,你愿意嫁给沈向辰先生为妻吗?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身体健康还是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永远不离不弃吗?"

          "我……"

          看着男人期待的目光,身着纯白婚纱的随安若眨了眨清澈水眸,一行清泪不知怎么的?#36864;?#30528;眼尾流了下来,她默默的点点头,"我愿意。"

          这三个字,说的她心?#20223;?#39076;,心脏好似被三把利刃给狠狠扎了三下,鲜血淋漓的。

          随安若不明所以,她嫁给的明明是自己最爱的男人,可为?#35009;?#20250;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有?#35009;?#22320;方隐隐透着一股不对劲,却偏偏说不上来……

          "那好,如果在座没有人反对这对新?#35828;慕?#21512;,那我就要在主耶稣基督的面前,正式宣布他们成为夫妻,有人反对吗?"

          时间缓缓过去,整个教堂很是寂静,牧师宣布道,"那我就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郑重宣布,沈向辰先生和随安若小姐成为……"

          "我反对!"

          男?#35828;?#22768;音低?#20142;?#20925;,掷地有声,每一个字都带着说不尽的极大分量,听在耳中,让?#35828;男?#20063;忍不住浮动起来。

          门由外推开,进来一抹高大健硕的身影,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透着一股神秘莫测。

          一个浑身散发着寒凉气息的男人背光而站,他穿着国?#25163;?#21517;品牌HugoBoss的西服,剪裁合理的衣服衬托他整个人都十分的尊贵不凡。

          他有着一张上帝精雕细琢过,仿若神邸般的面?#20303;?#30452;挺的鼻梁,薄厚?#25163;?#30340;嘴?#20581;?/p>

          浓黑的寒眉下是那双看?#30772;?#38745;,?#31383;?#34255;着凛冽寒光的鹰眸。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却带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23567;?/p>

          所有人?#23478;?#33080;惊诧的看着突?#24576;?#29616;的男人,纷纷暗想,这个人是谁,为?#35009;?#20250;来搅乱婚礼。

          随安若本能的转头看去,?#20174;?#19978;一道幽深不见底的目光,那样暗沉晦涩又冰冷的目光,仿佛只看一眼,就能让人沉迷的不能自拔。

          眼底闪过一抹亮光,随安若暗暗赞叹,好帅的男人啊!这样的男人在这个颜值就是一切的社会,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可是这个男人,为?#35009;?#35201;出来搅乱婚礼呢?

          他说他反对,明明自己并不?#40092;?#20182;……

          就在这时,从男人身后跳出来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睁着一双忽?#26753;?#38378;的大眼睛,环视一圈,直接迈着小短腿跑?#25945;?#19978;。

          不由分说的就一把抱住随安若的大腿,奶声?#21776;?#30340;吐出两个让众人风中凌乱的字,"妈妈。"

          咚!

          随安若的大脑?#24067;淶被?#20302;下头,呆愣道,"你……叫我?#35009;矗?

          她是不是出现幻听了?#21051;?#38169;了?

          "妈妈。"

          小男孩又重复了一遍,仰头对随安若甜甜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妈妈,你是我妈妈呀!"

          "我……"

          眸色一震,随安若猛地退后一步,她?#35009;?#26102;候有了这么大一个儿子了?这……怎么可能?

          但是,当随安若看到小男孩那双闪着泪花的明亮眸子,顿时又忍不住软下心来。

          她蹲下身子,轻轻抱起小男孩,柔声安慰道,"小朋友,不要哭,姐姐没有生你的气哦!姐姐这里有糖果,给你吃好不好?"

          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孩为?#35009;?#20250;叫自己妈妈,但是随安若并不讨厌这个可爱的孩子。

          反而打心眼里,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就连她自己都无法用语言去形容。

          总之,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很温暖……

          "他叫的没错,你就是他的妈妈。"唐慕景的话,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他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向高台,每一步都仿佛走在随安若的心尖上。

          漆黑如墨的瞳眸从始至终只有高台上的女人和孩子,对别?#35828;?#35758;论和眼光彻底无视。

          仿佛,除了随安若和小男孩,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到他的世?#32429;?/p>

          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才发现,她美得真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清澈的眼瞳,优美的红唇好似嫣红的玫瑰花瓣,让人好想去采摘。

          随安若怔愣的看着走到自?#22909;?#21069;的男人,心脏没来由的一顿狂跳。

          他的眸?#30001;?#36995;沉冷宛若古井,倒映着自己有些苍白的面孔,在那里,随安若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炙热,一丝爱意,还有说不尽的纠缠痛楚。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无息无声中?#29992;?#19981;明……

          "你……"

          沈向辰?#35825;?#24778;中回过神来,气恼的冷声质问,"你为?#35009;?#26469;阻止婚礼?"

          唐慕景冷眸微抬,轻轻一眼,却带着令人心颤的压迫力,沈向辰顿时语气一顿,想说?#35009;矗?#21364;怎么也说?#24576;?#26469;。

          唐慕景淡淡的收回目光,凝视着身穿白色婚纱的女人,薄?#35282;?#21551;,"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我?"

          随安若眨了眨清澈的眸子,不明所以,"我为?#35009;?#35201;和你走?你到底是谁?"

          她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个男?#35828;?#24213;是谁?为?#35009;?#20250;出现在这里?为?#35009;?#35201;她跟他走?还有这个小男孩又是谁,又为?#35009;?#35201;叫自己妈妈?

          太多太多的疑问,让随安若发懵,她想,自己必须要问个清楚明白才?#23567;?/p>

          修长的手指轻轻摸着她的长发,唐慕景眸底是一片晦暗不明,"安然,你真不记得我们的过去了么……"

        第2章 危险男人

          婚礼现场的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有些傻眼。

          “安然?#20426;?/p>

          随安若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面前的男人,不惑的问道,“先生可能找错人了,我叫随安若,不叫?#35009;?#23433;然。”

          听到这话,男人原本勾笑的嘴角慢慢的拉成了一条直线。

          那双深邃如夜的黑眸也随之变得深沉起来,里面,有惊诧,有?#32431;唷?#24868;怒和无奈不断?#24917;?#32455;着。

          但更多的是随安若看不懂猜不透的复?#21448;?#33394;。

          ?#25300;梗 ?/p>

          沈向辰一把拦在随安若面前,怒声质问,“你到底是谁?#20426;?/p>

          随安若也看向男人,好奇不已这个?#35828;?#36523;份到底是?#35009;矗?#20026;?#35009;?#20250;这么奇怪的对她说这些话?

          男人瞳眸微眯,薄?#35282;?#21551;,“唐慕景。”

          “嘶!”

          全场哗然,唐慕景是谁,整个A市,甚至整个世界,恐怕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吧!

          TS总裁,全球屈指可数的风险?#36466;?#20844;司龙头企?#25285;?#20182;是商界的传奇,最具价值的福布斯前十的人物。

          享誉全球的富豪榜首,唯一的一点,就是这个?#35828;?#31070;龙见尾不见首的神秘。

          外界传言他冷酷,俊美,是众多女?#35828;?#26790;中情人,可是他却性格另类的从不接受?#21448;?#31038;和?#25945;?#30340;采访,所以一直到TS企业领军全球?#24917;?#22825;,?#35009;?#26377;人知道这位TS总裁的真正面目。

          而现在,这位神秘人物,竟然就站在他们的面前。

          堂堂TS总裁,竟然来?#24597;?#23130;礼现场,而?#19968;怪?#35328;要新娘和他走。

          这不得不让人猜测,随安若和这个男?#35828;?#24213;是?#35009;?#20851;?#25285;?/p>

          无数探究的眼神好似聚光灯一样落在随安若的身上,仿佛要将随安若彻底的看穿一样。

          随安若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波澜不惊,其实心里早已?#39029;?#19968;团了。

          她找的工作就是AR宣传推广部的策划…这样说来,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的总裁?

          他口中的安然是谁?

          而且他的眼神,他说话的语气,都莫名的让随安若感到不安,好像,他们之间的关?#25285;?#24456;不同寻常……

          沈向辰脸色微微难堪,他爱了安若三年,好不容易他们可以结婚,正式成为夫妻了,可又突?#24576;?#29616;了这个男人来?#20223;摇?/p>

          不,他和安若好不容易到了今天,绝对不可以在最后关头出现问题,他必须要做点?#35009;礎?/p>

          想到这儿,沈向辰立刻冷喝道,“保安。”

          “是,沈先生。”

          眼看着保安冲进来,唐慕景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只是那双墨色的瞳眸,总算有了一丝温暖,“想起来了吗?安然。”

          看着男人那熟悉又陌生的神色,随安若浑身一怔,心脏毫无防备的被?#35009;?#32473;刺了一下。

          眼底闪过一抹波澜,随安若在心底无数遍猜测,她和他口中的“安然”到底是?#35009;?#20851;系。

          沈向辰见随安若竟然因为对方的一句话而变了脸色,心头怒火更甚了,他指着呆愣的保安,怒声道,“都愣着干?#35009;矗?#27809;看到这两个惹事的人吗?还不把人给我请出去!”

          唐慕景没有说话,但浑身所散发的寒气却震慑人心,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却带给人无限的压迫感,但当他看向穿着婚纱的女人时,目光?#31361;?#31186;变温柔。

          好像,在他独一无二的温柔只有那个女人才配拥?#23567;?/p>

          “这……”

          几个保安见唐慕景浑身冰冷的站在原地,愣是不敢上前,但沈向辰的话他们又不得不听。

          其中一名保安为了让婚礼继续进行,直接去抢随安若怀里的小孩。

          随安若猝不及防,眼看着孩子被强行抢走,脸色骤然间惨白一片,仿佛遭到了雷击,脑子里有些零星碎片一闪而过,快的让她抓不住。

          这一幕一样的场景,好像曾经在?#35009;?#22320;方发生过。那种心痛惶?#37073;?#20223;佛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被抢走了一样。

          ?#25300;?#21596;,妈妈,我要妈妈。”

          孩子的哭声传进耳畔,随安若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她一把抱住小男孩,冷声道,“放手!放开孩子!”

          此刻的随安若?#35009;?#20063;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要把这个孩子抢回来,绝对不能让别人抢走。

          保安看了眼沈向辰,得到对方的首肯后,猛地一把甩开随安若。

          随安若脚下一个不稳,整个人砰的一声倒在了高台上,头磕到上面的水晶柱,瞬时,鲜红的血液缓缓流淌了出来。

          鲜血染在洁白的婚纱上,好似寒冬腊月中雪地上开放的朵朵红梅,刺人眼眸。

          这突然的一幕让整个教?#26522;?#24443;底的安静了,小男孩?#27809;?#19968;口咬在保安的手臂上,挣?#20005;?#26469;就跑到女人身旁,大哭起来,“妈妈,妈妈你醒醒,妈妈你醒醒。”

          小小的人儿,哭的伤心极了,整个教?#26522;?#22238;荡着他的哭声,让人心底莫名的难受。

          唐慕景也被这突然的一幕震慑住了,?#20174;?#36807;来就立刻跑过去抱起浑身是血的女人,看着她那紧闭的双眼,惨白的脸色,唐慕景嗓音沙哑,“安然,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

          “站住!”

          沈向辰上前拦住,冷声道,“安若是我的妻子,你要把她带到哪去?#20426;?/p>

          这个男人真的是太过分了,搅乱了他的婚礼不说,还让安若受了伤,现在竟然还要带着安若走,他怎么能?#24066;恚?/p>

          “让开!”仅两个字,却带着?#30475;?#30340;气场,令人无法抗拒。

          唐慕景抬起头来,冰沉的眸子犹如万年寒冰般凌厉魄人,凶狠阴戾,仿佛对方再多说一句话,那眼中的冷光?#31361;?#21270;为利刃,?#24067;?#23558;他割喉断命。

          沈向辰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脸色惨白的愣是说?#24576;?#19968;句话来。

          这个男人,好?#30475;?#30340;气场,他不用说?#35009;?#35805;,只用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承受不住。

          “爸?#37073;?#24555;救妈妈。”

          小男孩的话拉回了唐慕景的思绪,他点点头,深深凝视了眼怀里的女人,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教堂,高大的背影,尽显冷傲不凡。

          沈向辰紧握着拳头,暗暗咬牙,这是个很危险的男人,不知道,他会把安若带到哪里去……

        第3章 受伤

          白色的窗帘随风飘荡,消毒水刺人鼻息,躺在床上的女人睫毛轻颤,慢幽幽的睁开了那双清澈的眸子。

          她盯着天花板看了两秒,有些不舒服的皱起眉头,自己这是在哪?医院吗?

          “你醒了。”唐慕景伸出手摸了摸女?#35828;?#39069;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20426;?/p>

          “你……”

          当看到身旁的人竟然是唐慕景时,随安若一把抓住男?#35828;?#34915;服,担忧的询问,“孩子,孩子怎么样了?#20426;?/p>

          这一开口,随安若才发现自己的嗓?#30001;?#21713;的厉害,好像含了一千斤铁砂一样难受。

          但比起自己的嗓子,她更关心那个刚见面的小男孩,虽然不知道他为?#35009;?#35201;管自己叫妈妈,但是奇怪的是,随安若并不讨厌,反而有一种很亲近,很?#19981;?#30340;感觉。

          仿佛,她就是他的妈妈一样。

          唐慕景看着她眼底那浓郁的担忧,轻声安抚道,“君辰没事,在家。”

          “君辰?#20426;?#38543;安若微微皱眉,沙哑着道。

          “嗯,别乱动。”

          唐慕景伸手倒了杯水,用棉签蘸着打湿女人干枯的嘴?#20581;?/p>

          小心翼翼的扶起随安若,目光温柔的凝视着怀里的女人,嘴角的弧度满是宠意,“君辰,君之如意的君,手可摘星辰的辰。”

          君辰,君辰,原来那个小家伙的名字叫君辰啊!

          随安若笑了笑,刚抬头就不期然的?#27493;?#19968;双深邃的眸子,那眼里的温柔宠意仿佛海水一样快要把她淹没,她动了动嘴角,有些不舒服的往后躲了躲,“我已经没事了,你……嘶!”

          扯到?#19997;冢?#38543;安若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脸色?#24067;?#24808;白一片。

          “告诉了你别乱动。”

          唐慕景一脸严肃,“这次可是轻微脑震荡,头部又缝了十?#21018;耄?#21307;生特意交待过,一举一动?#23478;?#23567;心,一定不能触碰到?#19997;凇!?/p>

          但随安若却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的关心和紧张。她心头一暖,“谢?#24359;!?/p>

          谢谢?

          好生疏的两个字!

          唐慕景神色暗了?#25285;?#36731;轻放下怀里的女人,声音暗沉,“我再给你倒杯水。”

          男人突然的冷淡让随安若有些不明所以,她皱着眉,疑惑道,“唐总,我很不明白,你为?#35009;?#35201;出现在我的婚礼上?你也应?#20204;?#26970;了,我不是你口中的安然。我叫随安若。”

          男?#35828;顾?#30340;动作微微一顿,重重的放下水杯,水杯里的?#20154;?#27922;在手上,可唐慕景却好似没有感觉一样。

          他转过身,神色复杂难懂,“安然,几年前我不辞而别是我不对,但是都是因为那个家伙骗你。现在我回来了,我们像从前一样不好吗?#20426;?/p>

          男人顿了顿,又无可奈何低声说?#20581;?#21035;记仇了,你看,我可是一直记得你给君辰起的名字。”

          “我取得名字?#20426;?/p>

          随安若一脸茫然,“我不懂你说的是?#35009;矗?#25105;和君辰也只是今天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是我给他取得名字?#20426;?/p>

          这个男人,真的是越来越看不透了,说的话也是奇奇怪怪让人猜不明?#20303;?/p>

          “第一次见面?可是明明就是这张脸啊。也从没听安然提起过,她还有双胞胎啊。”唐慕景皱着眉,“对,胎记,胎记不会骗?#35828;模?#36824;有纹身,都不可能消失的。”

          想到能够证明的方法,唐慕景伸出手就去解随安若的病号服。

          男?#35828;?#30524;里的深沉与疯狂,把随安若吓了一跳,她捂着胸口,怒瞪着对方,“你要做?#35009;矗俊?/p>

          “只看一眼,我就能证明。”唐慕景呢喃着,也不知道这话是对着他自己说的,还是对着谁说的。

          随安若不知道唐慕景说的证明到底是?#35009;矗?#20294;是她却不能任凭对方脱自己的衣服,她咬着牙,挣扎起来,“你放开我,放开。”

          女?#35828;恼?#25166;让唐慕景忍不住发火,冷声怒吼,“别动!”

          ?#24067;洌?#38543;安若怔住了,她呆愣的看着男人,完全不知所措。

          他到底要干?#35009;矗?#21448;要证明?#35009;矗?/p>

          见女人被自己给吓到,唐慕景忍不住自责的皱起眉头,低声道,“你别动,小心会扯到?#19997;冢?#25105;只看一眼肩膀,不会做?#35009;矗?#20320;别害怕。”

          他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判断,只要看一眼,他就知道真相了。

          “我……”

          听到男?#35828;?#35805;,随安若慢慢的放下手,咬着唇点点头。

          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男人一定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

          唐慕景伸出手,小心?#24917;?#24320;病号服上的两个扣子,带着紧张的心情拉开衣领,看着女?#35828;?#24038;后肩,瞳?#23383;?#28982;一缩,“这怎么可能?#20426;?/p>

          怎么会没有胎记和纹身?唐慕?#23433;?#27515;心的又看了两眼,还伸出手在肩膀的白皙的皮肤上摸了摸,这才发现,那里光滑白嫩,?#35009;?#37117;没?#23567;?/p>

          唐慕景紧抿着薄唇,脸色阴晴不定,这怎么可能,明明是这张脸,可为?#35009;?#22905;却不记得自己了?还有她身上的纹身和胎记,怎么会说消失就消失?

          就在这时,沈向辰匆匆赶来,当他看到两人?#29992;?#19981;清的动作时,顿时怒火上涌,猛地一把推开唐慕景,怒声道,“唐慕景,你在干?#35009;矗俊?/p>

          眼底闪过一抹落寞,唐慕景?#35009;匆裁?#35828;的皱眉往出走,他第一次怀疑自己的判断,随安然后背后的红色胎记,是他陪她一起去用蝴蝶纹身盖住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

          难道,随安若真的不是随安然?是他认错人了?

          可,明明那张脸是一模一样的,声音也是一样……

          失落,难过,彷徨让唐慕景高大的背影?#26029;?#33853;寞,仿佛?#20999;?#19968;下子失去了他所有的光亮,暗淡了下来。

          随安若静静的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心头酸涩不已,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35009;?#35201;为一个陌生人而感到难过和?#22902;邸?/p>

          可能是同情吧!随安若自顾自的想着。这个唐慕景那么疯狂的非要证明自己是他的妻子,看来,他一定很爱他的妻子。

          只是,那个幸福的女人,现在到?#33258;?#21738;,自己真的很像她吗?像到就差一个胎记纹身?

        第4章 自以为是

          “安若,你没事吧?#20426;?#27784;向辰关上门,有些担忧的握住随安若的手,?#22902;?#36947;,“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我没事,你不用自责。”勾了勾苍白的嘴角,随安若皱眉道,“婚礼的后续怎么办了?那些宾客呢?#20426;?/p>

          提起婚礼,随安若又忍不住的想起刚刚离开的那个男人,他刚才照顾自己的时候是那么的细心,那么的温柔,那么的饱含宠?#32429;?/p>

          那一刻,随安若感觉自己就像是男人手中的珍宝一样,被他含着,生怕碎了一般。

          那种温暖熟悉的怀抱,现在想来,随安然竟然有些莫名的?#20658;怠?/p>

          好像,那些都曾经发生过,是她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37073;?#21487;偏偏,随安若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为?#35009;?#22905;会是这样的一种感觉,随安若说不清楚。

          她试?#23490;?#21147;的去回想,可只有一些透明的零星碎片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快的她都抓不住。

          “你放心吧,那些我都处理好了,你现在只管安心养病就好。”

          沈向辰一边说着一边不忘细心的帮女人盖被子,见随安若在那发呆,忍不住询问,“安若,你在想?#35009;矗?#26159;不是哪里不舒服?#20426;?/p>

          “啊?#20426;?/p>

          随安若回过神来,连忙摇头,“没有不舒服。”

          不知怎么回事,面对这个相处了三年,即将要结婚的男人,随安若却不想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

          不是不信任,而是她觉得,那应该是属于自己的秘密,当然,也包括了她和那个唐慕景之间的?#23500;啊?/p>

          沈向辰敛下眼底的异样,转身从桌子上拿出药递给随安若,轻声道,“吃了吧,吃完好好睡一觉,一切就都过去了。”

          “嗯。”

          伸手接过药,吃了后这才?#19978;攏?#25110;许是这一天真的太累了,不到几分钟,随安若就?#33080;?#30340;睡了过去。

          沈向辰静静的看着女人恬静的睡?#30504;?#21160;作轻柔?#24917;?#22905;额前的碎发别在耳后,握住她微凉的手,放在唇边轻轻落下一吻,叹息道,“安若,我们一定会永远在一起的。”

          他爱安若,为了这个女人,他愿意做任何事,任何人都别想从他的身边抢走安若,包括刚才那个唐慕景。

          沈向辰垂下满是阴戾之色的眼睑,今天那个唐慕景竟然把主意打到了安若身上。

          他了解安若,安若当时的样子也确实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可这件事,他也不会这么算?#35828;模?/p>

          敢?#24597;?#20182;的婚礼,还害安若受伤,他要是能忍下去,那才是丢人呢!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是安若,他隐隐感觉到,安若和那个叫唐慕景的男人应该不是这么简单。

          看着?#20102;?#30340;女人,沈向辰目中满是疯狂执着,“安若,我不?#24066;?#20320;离开我,你这辈子?#23478;?#30041;在我身边……”

          另一边。

          唐慕景刚回到家,一道光点就扑了过来,他一?#21568;?#20303;,却没像往常一样宠溺的说一句调皮。他把孩子放下来,?#26377;?#26588;里拿出鞋来?#24359;?/p>

          “爸?#37073;?#22920;妈怎么样了?#20426;本?#36784;歪着头,眼眶微红,“妈妈今天流了好多血,会不会有事?#20426;?/p>

          看着孩童那清?#22909;?#20142;的眸子,唐慕景神色复杂,他原本以为随安若就是随安然,只是为了气他?#32972;?#30340;不辞而别才会和别的男人举行婚礼。

          但是今天他去了才发现,随安若是真的不?#40092;?#20182;,而且随安若身上?#35009;?#26377;蝴蝶纹身和胎记。

          明明是同一张脸,明明是自己记忆中熟悉的那个女人,可为?#35009;?#30495;正寻找到时候,却发现真相并不是那样?

          墨色瞳眸闪过一?#23458;?#26970;,唐慕景突然间?#29616;?#24576;疑自己的判断力,随安若只是一个和他爱的人很相像的女人,并不是真的随安然。

          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自以为……

          “爸?#37073;?#20320;怎么了?#20426;?/p>

          咬着指尖,君辰有些害怕的道,“是不是妈妈出了?#35009;?#20107;?#22570;?#29240;你快说,是不是妈妈永远都醒不来了?#20426;?/p>

          “别胡思乱想。”

          一把抱起君辰,唐慕景牵强的?#35835;顺?#22068;角,“君辰,那可能并不是你妈妈,我们认错人了。你以后也不要在乱叫了。”

          ?#23433;?#21487;能!”

          豆大的泪珠滴滴溅落,君辰委屈的扁着嘴,“她就是我的妈妈,我不会认错,她抱着我的时候和别人抱着我的时候不一样,我感觉到了,爸爸你快带我去见妈妈,妈妈看见我一定会想起来的。我要见妈妈,爸爸你快带我去啊!”

          滚烫的泪水浸湿唐慕景的肩膀,他皱着眉,眼底闪过一丝不忍,“君辰,那真的不是你妈妈,只是一个长得很像你妈妈的人,你不要闹了好不好?#20426;?/p>

          君辰一定是太希望自己能有个母亲了,所以在得知随安若可能就是他母亲的时候,他才会这么激动。

          可是,随安若并不是随安然,也不是君辰的母亲,可为?#35009;?#20182;还这么不肯接受?还这么执意的说那是他的母亲?

          ?#23433;?#22909;!”

          君辰不依不饶的大哭着,“那就是妈妈,爸爸你撒谎,你去把妈妈给我?#19968;?#26469;,?#19968;?#26469;。”

          唐慕景又无奈又?#22902;郟?#38500;了紧紧抱着哭的像个泪?#35828;?#23401;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35009;礎?/p>

          随安若并不是随安然,那他的安然到底去了哪里?他自己也不知道。

          怀里的哭声渐渐的小了下去,唐慕景看着已经睡着的君辰,目?#24515;?#25513;?#22902;郟?#20182;也想给自己的儿?#35825;?#21040;他真正的母亲,可是,他真的没有办法……

          轻轻的把怀里的孩童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唐慕景这才关上门走出来。

          他从书房的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很新,保存的也很好,只是那角落却已经被磨损的没了颜色,一看就知道经常被人捏在手里看着才导致的。

          上面的女人长发披肩,脸上挂着幸福甜美的笑,一双美眸仿佛天上的?#20999;?#19968;样耀眼,让人难忘。

          唐慕景静静的看着,鹰眸中的神色一变再变,最后慢慢的沉寂成一汪深不可测的深潭。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宁可死,也绝对不会离开她身边……

        第5章 劝说

          微风轻轻地?#25285;?#26262;暖的阳光覆盖了整个大地,湛蓝天空清?#21644;?#26126;,干净的连一丝浮絮?#35009;揮小?/p>

          随安若静静的坐在病床上望着外面的景色,灵魂却不知道早已经飘到了哪里。

          在昨晚,她又梦到了婚礼上发生的一切,那个奇怪的男人,那个叫着自己妈妈的孩子,以及在孩子被抢的那一?#24067;洌?#22905;的心痛和崩溃。

          那种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记忆犹新,好像刻在了脑子里一样,怎么也忘不掉……

          “安若,爷爷来看你了。”

          随安若看向门口,只见沈向辰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从外面走进来,见到那人,随安若甜甜一笑,“爷爷,怎么来医院看我?#21051;?#20852;师动众了,无非就是些小问题罢了。”

          “哼。”随老语气有些责怪,?#23433;?#20960;天不见就进了医院,如果再有下?#21361;?#20320;搬回主宅来。”

          “爷爷您快坐。”

          主动搬了个椅子让随老坐下,沈向辰这才说道,“我出去打一个电话,你们?#27169;?#24453;会儿我?#31361;?#26469;。?#34987;?#33853;就走了出去,?#39038;?#20415;把病房的门给关上。

          对沈向辰的细心随老十分赞赏,他点点头,“安若,向辰是个值?#29467;?#20184;终身的男人,你可不要?#20960;?#20102;他。”

          “爷爷我知道。”随安若低着头,手指有些?#25191;?#19981;安?#24917;?#21160;着。

          沈向辰对自己的好,自然是没话说,只是她总觉得心里有些别扭,尤其是昨天婚礼上出现了那个男人以后,随安若总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却不知道那份不安源自于哪里。

          见随安若在那发呆,随老不悦的沉下脸,但一看到她头上的伤,想要训斥的话又咽了下去。他暗暗摇头,开口说道:”你好好休息吧,爷爷说的话你也要听进去。“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爷爷你们聊完了。”

          沈向辰站起身扶着随老,笑道,“安若见到您来,一定很高兴吧!”

          这个随老可不是一般的人物,随氏集团在整个A市更不是一般的存在。

          “还行吧!”

          随老意味不明的应?#35835;?#20004;声,眼色微沉,“向辰,昨天在婚礼上到?#33258;?#20040;回事,听说有个男人来阻止婚礼,那个男?#35828;?#24213;是谁?#20426;?/p>

          沈向辰只以为随老是关心自己孙女,倒?#35009;?#22810;想,就将昨天在婚礼上发生的事从头到尾都跟随老讲了一遍。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停车场,沈向辰十分好奇的问道,“爷爷,那个唐慕景说?#35009;?#23433;然,安若还有双胞胎姐妹吗?我怎么不知道。”

          “咔嚓”一声,棕红色的佛珠噼里?#32416;?#30340;散落一地,随老脸色微微难堪,“你说,是唐慕景来找安然?#20426;?/p>

          “嗯。”沈向辰点点头,皱眉道,“爷爷?#40092;叮俊?/p>

          “砰”佛珠散落一地,随老低头看着地上散落的佛珠,紧皱着眉叹息,?#26263;?#24213;还是来了……”

          这么多年,这个唐慕景到底还是找来了。

          这一?#21361;?#26080;论如何,他也要护住这个孙女平安。

          三年前的悲剧绝对不能再次重新上演,必须让安若?#29420;?#21776;慕景,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死去的儿子儿?#34180;?/p>

          只是不知道,经过婚礼上的事,安若是不是记起?#35009;?#20102;?

          为了防?#21152;?#26410;然,他必须提?#30333;?#22909;措施,一定不能让安若想起有关唐慕景的一?#23567;?/p>

          眼底闪过一抹阴沉,随老伸出手拍了拍沈向辰的肩膀,笑道,“向辰,我担心婚礼上的事会对安若造成?#35009;从?#21709;,你把她的药量加大,让她休息好。”

          “加大?#20426;?#27784;向辰皱眉,有些担心,“安若刚刚出事,头上还有伤,要是加大药量的话她的身体会不会吃不消?#20426;?/p>

          “呵?#29301;?#30693;道你关心安若,放心吧,这药就是为了让她好好休息。”

          随老笑的和善,“你也知道几年前她爸妈的车祸,对她的打击很大,你方才不是说有个小男孩叫她妈妈么,我担心她想她妈了,那孩子……”

          “嗯。”沈向辰点头。

          目送着沈向辰离开,随老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真希望这一切能够快一点结束。

          唐慕景带着唐君辰来医院,刚停好?#25285;?#21776;君辰就着急的冲了下去。

          却不想突然在拐角处撞到随老,他吓了一跳,连忙道?#31119;?#23545;不起爷爷,撞到您了。您没事吧?#20426;?/p>

          随老看着面前的小孩子,和善的笑了笑,“我身子骨?#39038;?#30828;朗,没事。”

          “那真是太好了!”

          唐君辰笑了笑,两颗小虎?#32769;?#24471;他格外可爱,一双清?#21644;?#20142;的大眼睛好似琉璃,随老看着,格外?#19981;丁?/p>

          “君辰,快一点。”唐慕景在电梯里催促道。

          唐君辰应了声儿“好?#20445;退?#30528;自己的小飞腿冲了进去。

          随老站在原地,有些莫名的怅然若失,唉,如果?#32972;?#37027;个孩子没被他送走,那也该这么大,这么可爱了。

          只是事情已经这样了,?#36864;?#22238;去找也找不到那个孩子了,只希望那个孩子能?#22351;?#21040;善待吧,所有的一切全都看造化吧!

          随安若正在休息,却不想病房门突然被人撞开,唐君辰一下子就?#35828;?#20102;床上,亲昵的蹭了蹭随安若的手臂,笑道,“妈妈,君辰来看您了,您有没有想我呀?#20426;?/p>

          随安若无?#25105;?#31505;,刚要说话,身前的小家伙就被某人一把拎了回去。

          唐慕景皱着眉,语气冷淡中透着几分疏离,“抱?#31119;?#26152;天可能是我误会了,至于君辰,我已经告诉他你并不是他母亲,只是他还没从有母亲的?#33485;?#20013;恢复过来有些无法接受。”

          随安若听着,心头有些莫名的难受。这个孩子实在是太可怜了,他一定非常渴望有个母亲,所以才会把自己误认成他的?#30422;住?/p>

          眼底闪过一抹?#22902;郟?#38543;安若想都没想就直接道,“君辰很可爱,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随叫随?#20581;?#25105;……额。”

          随安若懊恼的皱着眉头,暗怪自己多嘴。唐慕景堂堂TS总裁,岂会缺她这么一个小喽啰,她又能够做些?#35009;?#21602;?

          唐慕?#23433;?#24322;的抬起头,神色复杂,令人难懂。

        powered by 博济?#20889;蟮己?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