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爱未眠:总裁,请温柔小说的主角是沈语然洛君年江蔓,是由网络作家霏霏云烟所编写,又

        发布时间:2019-03-08 09:04

        沈语然洛君年江蔓小说

        爱未眠:总裁,请温柔全文阅读

          爱未眠:总裁,请温柔小说的主角是沈语然洛君年江蔓,是由网络作家霏霏云烟所编写,又名总裁昏情欲睡。全文讲述了一场本该完美落幕的婚礼,因为闺蜜的抢婚而演变成乌龙闹剧。一气之下,她拿过酒瓶砸本来成为她老公的男人,却不想砸错了吧,砸了老公的哥哥,还把人家砸昏迷了。
          眼睛对上他胸膛的那一瞬,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睡衣下的那副身躯颀长,挺拔,精壮,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胸肌饱满,小麦色的肌肤上像是抹了一层蜜。
          要不要这么诱人!
          可他都昏迷快两个月了,为?#35009;?#32908;肉还挺紧实?照理不是都该萎缩了嘛,这也太不科学了!
          镇定一点!
          她抿着嘴,暗暗的吸了一口气,屏住,伸手往他胸前探去,指尖碰到的一瞬,手指跟被电流击中似的弹开,她的心脏跳的好快,咬咬牙,她再次探过去,将整个手掌压在他的胸肌上。

        第1章 婚礼成噩梦

          风景如画的庄园内,正在举办一场盛大婚礼,台下坐满了宾客,而台上,牧师正以宽厚仁爱的声音?#39318;?#26032;郎:“洛君年先生,你愿意娶江蔓小姐为妻吗?#20426;?/p>

          手捧鲜花的江蔓满怀期待的?#21364;?#30528;他的回答。

          然而,十秒过去了......二十秒过去了......三十秒过去了......

          她始终没有听到他的回答。

          她忍不住侧头去看站在她身旁的男人,只见他眉头紧锁,似乎陷入了某种艰难的抉择?#23567;?/p>

          牧师见此,不得不又问了一遍:“洛君年先生,你愿意娶江蔓小姐为妻吗?#20426;?/p>

          “他不愿意!”

          这声回答来自江蔓的身边,却不是出自于洛君年之口,而是伴娘沈语然的嘴里。

          江蔓错愕。

          只见沈语然从她面前走过去,跟洛君年站在一起,低头,摸着?#30776;?#30340;肚子说:?#25300;一?#23381;了,孩子是君年的!”

          江蔓大脑轰的一声炸开,便是一片空?#20303;?/p>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她措手不及。

          “蔓蔓,如果我没有怀孕,我绝对不会破?#30340;?#20204;的,但这是洛家的骨肉啊!”沈语然拉住江蔓的手,说的泫泪欲滴,百般无奈。

          江蔓僵硬的冷笑,讽刺:“你还真是为洛家的香火操碎了心哪。”

          “孩子他是无辜的!”

          “所?#38405;兀?#20320;想?#20197;?#20040;样,把老公让给你?把婚礼让给你吗?把婚纱脱下来给你穿吗?#20426;?#27743;蔓甩开她的手,一口恶气盘旋在她的胸口,现在的她连杀?#35828;男?#37117;?#23567;?/p>

          台下宾客席的议论声越来越大。

          洛家这边,坐在第一排中间的男人沉缓的站了起来,往台上走,他穿着宝蓝色的西装,身形高大,长相极为俊美,气质精贵,年轻的面容上透出一股与他年龄不符的老城,他是洛家的长子洛君墨,此时他的表情十分严肃,在事态发展的更?#29616;?#20043;前去主持大局,阻止这场荒唐的闹剧继续下去。

          台上,沈语然柔柔弱弱的哭着:“江蔓你成全我们吧,我真的很爱君年。”

          她越哭江蔓心底的火就越大:“沈语然你抢我的男人,你还哭的我杀了你全家似的,真是我见过的贱?#35828;?#20013;的一朵奇葩。”

          沈语然哭的更大声,好似受尽委屈,又被欺负的人是她似的。

          在旁一直没有表态洛君年,?#19997;?#35768;是也听的烦了,开口说:“你么都别吵了,江蔓你要骂要打冲我来,不要为难她了,我们的婚礼取消吧。”

          江蔓胸口一痛,心脏像是被人狠狠的捶穿了,他们在一起那么久,他竟然在今天这样场合,当众给了她这么大一个难堪,当下,心如刀割的她愤怒的失去了理智,抄起身边装饰用的香槟,倾尽了所有的力气往他用力的?#25104;?#30776;去。

          “?#23613;?#19968;声巨响,瓶身被打的粉碎。

          时间忽然停止。

          洛君年毫发无损站着。

          走上台前的洛君墨却躲避不及的被砸中了脑袋。

          手中举着碎的只剩下瓶口的江蔓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洛家大哥满脸都是血,琥珀色的香槟跟红色的血液混在一起从他那张俊美的容颜上趟落,他的表情,他的眼神,丝毫都没有改变,可人就那么直直的在她面前栽倒。

          血,溅满了她洁白的婚纱。

          江蔓倒退了一步,手里的“凶器”当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38393;埽?#24778;呼声,尖叫声,哭?#21543;?#28151;?#39029;?#19968;团,像?#24067;?#29190;炸的火山。

          很多人冲上台,她的身体被推挤拉扯,无数熟悉的脸在她眼前掠夺,一切都仿似化为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她的婚礼也在混乱之后无疾而终。

          *

          深夜的医院内。

          洛家跟江家分别在两间休息室里。

          江蔓身上还穿着带血的婚纱,满脸木然的坐在椅?#30001;希?#20174;刚才到现在,她?#23478;?#35328;不发。

          洛君墨动了手术之后已经?#29273;?#20102;生命危险,人却还在昏迷之?#23567;?/p>

          洛家老太太年事已高,受不起这个刺激,在路上就不行了,现在正在休息室里挂水。

          这洛君墨是洛家的继承人,年仅三十岁,掌管着洛氏集团,是洛家的主心骨,结果在弟弟的婚礼上被?#39029;?#20102;重伤,消息一出,下午洛氏的股?#26412;?#22823;跌。

          真是祸不单行!

          江家这边也笼罩在愁云?#26885;碇小?/p>

          “蔓蔓,你这次真的闯了大祸了。”江钱?#30452;?#30528;手走来走去。

          “这洛家老大真的醒不过来可怎么办呀,会不会抓我们蔓蔓去坐?#21361;俊?#37041;珍神情凝重,心里很是着急。

          一直沉默不语的江蔓忽然起身:?#25300;?#35201;去见洛家奶奶。”

          “你现在过去恐怕会被洛家的人乱棍打死。”江修看了妹妹一眼,天底下有那个女人会像她脾气这么火爆的,要不是因为这次事情起因错在洛君年身上,洛家也自知理亏,不然早就报警了。

          “打死不打死我?#23478;?#21435;。”江蔓心里主意已定。

          她不顾家?#35828;?#25318;阻,转身走了病房,江修起身跟上她。

          来到洛家的休息室前,江蔓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进去。

          里头的洛家人看到她,面色皆是一沉。

          洛君年站在最里头的角落里,见江蔓来了,快步的走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叫她:“蔓蔓”

          江蔓看都不看他,径直走到萧老太太面前,低下头,双手攥住婚纱,口吻坚定的说:“奶奶,?#19968;?#23545;萧大哥负责的,从今天起,?#19968;?#29031;顾他,直到他醒来为止。”

          她的声音不响,却正好?#26790;?#37324;的每个都听到。

          洛家人?#25104;?#30340;表情极为惊诧,洛君年更是震惊,哥哥江修也被妹妹的“豪言壮语”给吓坏了!

          萧老太太的目光威仪沉稳,她看着江蔓,口吻清淡的问:“那如果老大永远都醒不来呢?#20426;?/p>

          “那我就照顾他一辈子!”江蔓想都不想就说。

          “话说出来可不能反悔的,你确定自己想清楚了?#20426;?/p>

          ?#25300;?#32477;会反悔!”江蔓的语气坚决如铁。

          老太太?#23574;?#20102;片刻,这孩子能够主动跑来要求承担责?#21361;?#20063;算是还有点良心,变成这样,也不是她想的,轻叹了一口气,她点头:“好,既然你有这个心,那你从今天开始就照顾老大吧!”

        第2章 我乐意

          事情到这里,其余的人坐不住了,当中不乏有激烈反对,洛君年更是极力的反对,虽然他犯了错,伤了她,可是在他心里依然还是把她当做是他的女人,怎么能容忍她与?#30776;?#22823;哥讲?#35009;?#19968;辈子不一辈子。

          “都给我住口!”萧老太太一声分量十足的喝止,便压下了所有?#35828;?#21453;弹。

          江蔓对老太太感激的躬身:“谢?#33618;?#22902;成全,我先出去了!”

          她没有看其他人,转身往外走。

          洛君年追出去,在走廊上拉住了她:“蔓蔓,你这是要?#22836;N衣穡?#22914;果是,请不要用这样的方式!”

          江蔓没有说话,望他的眼神犹如寒峭的坚冰。

          洛君年的口气软化,没头没尾的就开始解?#20572;骸拔?#36319;沈语然就一次,那晚我喝多了,她在你的办公?#19968;?#31359;着你的裙子,我以为是你,就跟她发生了关?#25285;?#27809;想到只是一次,她?#31361;成?#20102;。”

          可纵然如此,江蔓眼底的冰却丝毫不化:“不管你们是怎么搞上的,我都没兴趣知道,洛君年,我们结束了,永远的结束了!”

          挣开他的手,她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尽管心里难受的似千百只蚂蚁在啃咬,可她不允许?#30776;?#20877;对他有一丝一毫的留?#25285;?#22240;为这个男人太脏!

          洛君年怅然所失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一拳捶在墙上。

          回到江家的休息室,江蔓把去洛家那边说的事跟家人讲了一遍。

          江家震惊!这完全就是先斩后奏!

          “不行,这绝对不行,你一姑娘家去照顾一个大男人,以后还怎么嫁人。”

          “若是那洛君墨一直醒不过来怎么办,你要陪他一直耗下去吗?#20426;?/p>

          ?#25913;?#24773;绪激动,江蔓还是不动摇:“奶奶已经同意了,若是我现在反悔,恐怕真的要惹恼洛家了。”

          这么一说,江家顿时没了声音。

          江修出来打圆场:?#25300;?#20204;大家也别太悲观,弄不好洛君墨明天就醒了,这既然是蔓蔓?#30776;?#20915;定的,我们就要尊重她。”

          江家再没说?#35009;矗?#19968;来确实是惹不起洛家,二来,也犟不过江蔓。

          *

          到了天亮,疲惫不堪的两家人陆续回家了。

          不管怎么样,这都不是着急,或是不吃不睡就能解决的事。?

          江蔓没有走,她换了一件衣服,洗了一把脸,来到重症监护室门外。

          或许是老太太的作用,在场的几个洛家人只是?#32654;?#30524;看她,就走开去了,倒?#35009;?#25343;她怎么样。

          隔着玻璃窗,江蔓看到躺在里面男人,他像是睡着了一般,刀削斧凿的俊美的容颜如同栩栩如生的雕塑,印象中萧大哥总是很忙,她前前后后总共也就见过那么几次,但每次都觉得他是个非常高贵的男人,话不多,低调谦?#20572;?#34429;然温雅却也有点高冷,总是给人一?#25351;?#39640;在上,难?#20113;?#21450;的感觉。

          真不知道他醒了以后会不会跟她算账。

          江蔓趴在窗户上,小声的道歉:“萧大哥,对不起,我没想会把你打成这样,不过你放心,我江蔓一人做事一?#35828;保一岫阅?#36127;责到底的!”

          床上的男人没有丝毫?#20174;Α?/p>

          “哎”江蔓无力的将脑袋撞在玻璃上。

          她的后半辈子,弄不好?#23478;?#36319;这个睡美男在一起了。

          十天后,洛君墨转移到了普通病?#20426;?/p>

          江蔓在医院照顾了一个月,洛君墨还是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

          开始的时候,医生?#21051;?#35201;来病房?#22856;?#27425;,慢慢的,变成?#21051;?#19968;次,也都是例行检查。

          这?#31283;?#23376;,洛家也发生巨大的动荡。洛君年暂代了洛君墨的位置,处理公司的事务,洛君墨跟洛君年是同父异母,洛君墨是正牌夫人生的,洛君年是二夫人生的。长期以来,两位夫人都是明争暗?#32602;?#22312;丈夫死后就斗的尤为激烈。虽然洛君墨跟洛君年兄弟之间的感情还不错,但对继承?#35828;奈?#32622;都还是抱有野心的。原来在洛家,大夫?#35828;?#20973;借着洛君墨是长子跟?#30776;?#26159;原配的地位,向来是一支?#26469;螅?#22312;洛家的地位仅次于老太太,儿子当了继承人之后,地位更是无人?#25199;?#22914;今洛君墨昏迷不醒,让洛君年顺势掌了权,?#36136;?#20063;大不同了,下面?#36861;?#35265;风使舵的朝二夫人靠拢。

          谁知道洛君墨?#35009;?#26102;候醒呢,就算醒了,他继承?#35828;奈?#32622;恐怕也易主了。

          江蔓并不知道?#30776;?#24825;出的祸造成?#35828;?#36825;些后果。

          每隔一天,洛君年就回来一趟,偶尔,沈语然?#19981;?#19968;起来。

          两人一边对愧疚一边秀恩爱的模样,让江蔓恶心的不已。

          晚上,他们又来了。

          江蔓正在给洛君墨?#20142;场?/p>

          看着她专?#38393;?#24535;照顾他大哥的模样,洛君年心头不由泛酸:“江蔓,医院有特别看护,你不用?#21051;?#23432;着我大哥。”

          ?#25300;?#20048;意!”江蔓凉凉的吐了一句。

          沈语然?#35835;?#25199;洛君年的衣袖:“你让蔓蔓照顾大哥吧,那样她心里?#19981;?#22909;受点的。”

          江蔓每次听到她故作乖巧,白莲花似的口气,心里就一团火,他妈的她是因为谁才闯下这弥天大祸的?要不是他们这对恬不知耻的狗男女在婚礼上刺激她,她会气到失去理智?

          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她用手指沾湿了水,去抹洛君墨的嘴唇,那么好看的薄唇,开裂了可不好看。

          洛君年看了目光又是一阵收紧。

          沈语然把洛君年的?#20174;?#30475;在眼里,她走到江蔓身边,从包里拿出一张纸,笑着递给她看:“蔓蔓,我今天去做B超了,你看,这就是我跟君年的宝宝。”

          江蔓利落的抽过那张纸,撕成碎片,撒到她?#25104;希?#32899;冷的吐了一个字:“滚!”

          她不想跟她装模作样,说多了都嘴巴痛。

          ?#25300;?#30340;B超单!”沈语然弯腰去捡,眼泪啪嗒啪嗒的直掉:“江蔓,你说过的,以后等我们有了孩子,要分享彼?#35828;?#21916;悦,我一心想要讨好你,可是你实在是太多分了,孩子有?#35009;?#38169;。”

          “好了,别哭了!”洛君年过去扶起她,沈语然顺势就倒在他的怀里,哭的更伤心:?#25300;?#20204;宝宝的照片没了,没了,呜~~~~~”

          江蔓额头的青筋直跳。

          尼玛的!

          她忍无可忍的将手里的水杯重重的往床头柜上一放,转头看他们:“两位,麻烦你们行不行好,别矫情,别恶心我了,早上吃的?#23478;?#21520;了,哪怕不考虑我,也得考虑考虑萧大哥的感受吧,你们这么污染他的耳朵,真的好吗?#20426;?/p>

          洛君年的面色一阵铁青发?#20303;?/p>

        第3章 为?#35009;此?#24819;就不能纯洁一点呢

          ?#25300;?#20204;走!”他深深的看了江蔓一眼,扶着沈语然走出病?#20426;?/p>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

          江蔓坐在?#25250;錚?#24819;起跟洛君年也有过的那些美好时光,鼻子不由的发酸,似有一双手不断地揉捏着她的心脏,一会收紧,一会放开,一会碾碎。

          转过身,她故作坚强的拿起杯子,靠回洛君墨的脸颊边继续给他润唇,心里头还是难以挥去那缠绕不散难过心情:“洛大哥,你说我是不是很凶又很没用,不管?#20197;?#20040;牙尖嘴利,张牙舞爪,赢的人还是沈语然,幸福的还是她,而我,?#35009;?#37117;没?#23567;?/p>

          蓦然的,一滴眼泪落在洛君墨的俊?#25104;稀?/p>

          江蔓察觉了忙伸手给他擦掉:“洛大哥,我真是太丢脸了!?#34180;?/p>

          在他?#25104;?#21448;摸又揉了半天,他还是安然不动的模样,她知道,他听不到也感觉不动,内心无?#21364;?#36133;,她一头扎在他的肩头,搂住他的脖子:“洛大哥,同是天涯倒霉鬼,借你的肩膀靠一靠,你不介意吧!”

          他的身体很温暖,肌肤上有淡淡的男人香气,感觉还算不错。

          病房里?#21866;?#26080;声,而洛君墨的眼珠子似乎是动了一下。

          夏天火辣辣的来了,?#19978;?#27931;君墨的记忆还停留在春天。

          江蔓在医院呆的都快长蘑菇了,?#21051;?#23545;着洛君墨那张脸,抬头是他,低头也是他,用她的话说,要不是长的帅,耐看,早就神经分裂了。

          早上医生来了之后,婉转的跟她说可以回家休养。

          是啊,躺在医院的床上跟在躺在家里的床上确实没?#35009;?#20998;别。

          医生走后,江蔓打电话给萧老太太,转达了医生的?#21834;?/p>

          第二天下午,洛家就把洛君墨接回了家,江蔓自然也跟着去了洛家,她的人生已经跟洛君墨绑定了,他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洛君墨的房间在二楼的正中间,刚接回来,房间里站满了人,洛君墨的母亲戴香芝坐在床边,抚摸着儿子的脸颊,眼里含着泪,强忍着?#38393;?#30340;悲痛。

          这她身后,站着洛君年跟他母亲?#21898;不?/p>

          江蔓在更衣室里整理出一个柜子,放置?#30776;?#30340;东西。

          她是自动请愿的,也是老太太准许的,洛家人对她的态度不冷不热,大多时候当她空气,谁让她是砸人“凶手”呢,能够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若不是沈语然横刀夺爱,她现在已经是洛家的二少奶奶了。

          哎,人生真是很难测。

          放好了?#30776;?#30340;东西,她出了更衣室,房间里的三三二二的人都走光了,洛君年还在,他的眼睛望过来,那即深沉又无奈的目光再次将她笼罩。

          “蔓蔓,以后就要麻烦你好好照顾君墨了。”?#21898;不?#35821;气亲切的握了握江蔓的手,笑的格外和蔼。

          江蔓看不懂。

          照理这本来要成为她?#29260;?#30340;人,就算不为难她也应该有些避讳,怎么反而对她更好了似的?

          戴香芝在那边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

          洛君年跟?#21898;不?#20986;了房间,江蔓看着坐在床头的大夫人,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过去:“阿姨,你不要伤心了。”

          掌风凌厉的忽然扫来,江蔓条件反射躲开,她自小就跟着哥哥学习跆拳道,若是攻击她,身体?#31361;?#19979;意识的做出?#20174;Α?/p>

          戴香芝打了一个空,自然是更气:“你把儿子害成这样,你还脸躲开。”

          “阿姨,你冷静点。”江蔓平举起手,生怕她又扑过来。

          ?#25300;?#35686;告你最好别跟?#21898;不?#36208;的太近,我儿子要是再有个三长二短,江蔓我要你陪葬。”戴香芝按着胸口,气绝的走出房间。

          江蔓脑子一团乱,她对洛家尔虞我诈?#40092;?#30340;还不深,自然是不明白戴香芝的?#21834;?/p>

          门外,敲起了两声?#22969;?#22768;,管家站在门外:“戚小姐,老太太让你上去一趟。”

          “哦,好。”江蔓立即跟着管家?#19979;ァ?/p>

          进了见了老太太,她老人家正坐在太师椅上。

          “奶奶,你找我?#20426;?/p>

          “嗯,”老太太轻点了下头,喝了一口茶,淡淡的开了口:“医院里有特护帮着你,家里头可?#23478;?#38752;你?#30776;?#20102;,给君墨擦身按摩这些事?#23478;?#20320;来做了。”

          “擦...擦身?#20426;?#27743;蔓想到洛君墨?#21387;?#20809;的样子,脸不由红了:“奶奶,萧大哥他是个男人,之前的特护也是个男的,而我是个女人,这事我来做,恐怕不好吧。”

          老太太笑笑:“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既然要对我孙子负责到底,这事你是跑不?#35828;模?#21035;怕,一回生两回熟嘛,习惯了就好。”

          “......”这种事情怎么习惯啊啊啊啊!

          江蔓在心里崩溃的哀嚎,嘴上委婉的说:“可,可我怕洛大哥以后醒来要是知道了会不高兴!”

          ?#25300;?#23385;子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24052;?#19968;他不想呢?#20426;?/p>

          “他醒了要是敢生气,我就让他娶你!”

          江蔓嘴角微抽,她还能说?#35009;?#21602;!

          “那好吧。”她硬着头皮答应。

          “这天很热了,我孙子他很爱干净,你要天天给他擦身子,还要很仔?#31119;?#39532;马虎虎的可不行!”

          擦身!还要天天擦!还要仔细的擦!江蔓不知道?#30776;?#30340;鼻血到时够不够用。

          从老太太房间出来,江蔓整个人都颓了,当初说要照顾他,可没去细想任务如此“艰巨?#34180;?/p>

          回到楼下,她坐在床边的椅?#30001;希?#30524;睛不由自主的将床上的男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想到?#28982;?#26202;上要扒光他的衣服,将他?#30001;?#21040;下?#20982;?#32454;细的摸一遍,再去看他的脸,她的脸颊开始发烫,心跳加速,连呼吸急促了。

          光是想象她就这样了,实?#20160;?#20316;的时候,她岂不是要戴氧气罩。

          真是要疯狂了!

          江蔓抓了抓头发,眼睛又回瞄到洛君墨的?#25104;希?#24515;想着,要不先撩开被子看一看,然后试着摸一摸,先习惯起来。

          盯着那张连月来?#21051;?#37117;看到的俊美面容足足看了五?#31181;櫻?#30475;着看着,她的脸莫名的又红了。

          天哪,为?#35009;?#22905;的思想就不能纯洁一点呢!

          人家小天使都不穿衣服,光屁股还?#38405;?#31505;嘻嘻的,你也不会产生半?#20013;?#24565;不是,就把他当成是小天使就?#32654;病?/p>

          江蔓给?#30776;严?#23436;了脑,一鼓作气的掀掉他的被子,扒开他的衣襟,这架?#30130;?#21738;是对待小天使,完全就是日本人进村去猥亵花姑娘。

        第4章 好别扭

          眼睛对上他胸膛的那一瞬,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睡衣下的那副身躯颀长,挺拔,精壮,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胸肌饱满,小麦色的肌肤上像是抹了一层蜜。

          要不要这么诱人!

          可他都昏迷快两个月了,为?#35009;?#32908;肉还挺紧实?照理不是都该萎缩了嘛,这也太不科学了!

          镇定一点!

          她抿着嘴,暗暗的吸了一口气,屏住,伸手往他胸前探去,指尖碰到的一瞬,手指跟被电流击中似的弹开,她的心脏跳的好快,咬咬牙,她再次探过去,将整个手掌压在他的胸肌上。

          温暖光滑并且坚硬,如同摸了一块加温的大理石。

          大概过了两?#31181;櫻?#27743;蔓似乎意识到?#30776;?#25720;了太久了,这才把手收回。

          “洛大哥,我绝对不是?#35009;?#33394;女人,?#31181;还?#20320;长着太引人犯罪了。”为?#30776;?#30340;行为?#31080;?#23436;,她快速的替他穿好衣服,盖上被子,动作迅速的好像在毁灭作?#36127;?#36857;。

          躺在?#25250;?#30340;洛君墨嘴角恍若有笑。

          *

          晚餐时间,管家上来叫她。

          江蔓跟他下去,这不是她第一次来洛家吃饭,却是第一次用这么奇特的身份坐在洛家的餐厅里。

          全程她都是默默的。

          其他人也不跟她说?#21834;?/p>

          洛君年的眼神偶尔落到她的身上,用餐到一半的时候,他开口对老太太说:“奶奶,让江蔓跟大哥睡一个房间是不是不太妥当,这毕竟男女有别!”

          他说着,一桌的人不禁陆续停下筷子,却没有人开口说?#21834;?/p>

          老太太目光淡凉的看向他:“你大哥都那样了,还能做?#35009;矗俊?/p>

          “虽说是不会有?#35009;矗?#21487;我总觉?#27809;?#23545;江蔓的名声造成影响。”洛君年很客观的陈述,眼睛往江蔓?#25250;?#26395;了一眼。

          老太太也跟着看向江蔓:“蔓蔓,你是怎么想的?#20426;?/p>

          江蔓放下筷子,平静如常的说:“如果我不跟萧大哥一个房间,万一他那天夜里苏醒过来,身边没人可怎么办,所以,还是睡着一个房间吧,我不介意。”

          “江蔓!这不是在跟我赌气!”洛君年眉头紧锁。

          ?#25300;?#24819;说,你是自我感觉太好了,我这么做,是为了?#30776;選!?#27743;蔓嘴角浮起一抹若有似无的讥笑,说完,低头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洛君年一?#26412;?#26159;?#29942;?#26080;言。

          老太太收回目光:“即是江蔓?#30776;巖裁?#26377;意见,那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奶奶”洛君年仍?#19978;?#26395;能扭转。

          “好了,不要说了,”老太太语气里透出薄怒:“老二你跟江蔓也算是翻篇了,你还是把重心放在别处,想想怎么处理那个女人吧。”

          一旁的?#21898;不?#31471;着笑脸,措?#22681;?#24910;的插话进来:“妈,那女人怀着君年的孩子,不管怎么说也是洛家的血脉,我们可以不承认那个女人,但我们不能不要那孩子,您觉得呢?#20426;?/p>

          老太太陷入深思,并未立刻给出答案。

          “也不能那么急着下定论,据我所知这沈语然之前是有过男朋友的,肚子里的孩是不是君年的,可还真的不好说。”戴香芝气定神闲的幽幽吐了几句。

          ?#21898;不?#30340;表情起了轻微的变化,?#25104;?#20445;持着笑意,眼底却露出锋芒,:“姐姐,你这?#25300;?#26377;点不太认同,这怀孕五个月就能够羊水穿刺,若不是我们君年的骨肉,她?#28082;?#35828;?#35828;?#22043;。”

          ?#25300;?#20063;是提醒一句,别到时给别人养孩子才好。”戴香芝神情高冷,言语间有凌厉之色。

          她的情绪近月来都处于不稳定中,儿子昏迷,地位被夺,这让一向都心高气傲的她如何忍受。

          江蔓放下筷子,擦了擦嘴?#37202;?#26469;:?#25300;页?#22909;了,大家慢慢吃。”

          她往后?#29942;?#26885;子,往外走去。

          关于那对狗男女的未来她不想听。

          *

          晚上?#35828;?#22810;,江蔓盘着腿,窝在沙发上看书打发时间。

          门外有?#22969;?#22768;传来,出去开门,是管家站在外面,有里还拿着一个脸盆。

          “老太太说了,?#21051;?#26202;上?#35828;?#33267;十点?#23478;?#32473;大少爷擦身子,这脸盘是给你接水用的,拿去吧。”

          “哦!”江蔓接过脸盆,她本想避过了今夜再说,没想到,还是避不了。

          “江小姐,那我走了,少爷换洗的衣服我明天早上过来拿!”管家客气的说完,转身离开。

          江蔓僵住。

          明早来拿换洗衣服的意思是她今天必须把洛君墨的衣服脱下来才?#23567;?/p>

          真是太狡猾了。

          这样一来,她连丝毫逃避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锁上房门,江蔓拿着脸盘走到洛君墨面前:“哎,洛大哥,看来你注定要被我看光光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占你便?#35828;摹!?/p>

          跟他?#20302;?#23436;,她拿着脸盘去?#37070;?#38388;接水,从架?#30001;?#25343;了一条干净的毛巾,?#20154;?#25918;满了,她端着走回房间,放在地毯上。

          然后,她爬到床上,开始给他宽衣解带。

          她先是?#29942;?#20102;薄被,抽开他系在腰间的带子,把睡袍脱下来放在一边,再之后,他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条内裤了。

          她的手从各个角度下去,试着好几次,?#23478;?#26368;后关头把手给缩了回来。

          她实在是克制不了心理?#20064;?/p>

          算了,先给他擦上半身再说。

          她下床打湿了毛巾,爬上?#29627;?#32473;他从脖子开始慢慢的擦,她擦的很卖力,手擦到哪里眼睛就跟到哪里。

          也不知是不是她太?#30007;椋?#22905;总觉得他会忽然张开眼睛。

          上身擦好了,还是要攻?#22235;烟?#30340;。

          她手里拿着毛巾,盘着腿坐在床上,盯着他腰际以下,万分的苦恼,一边还自言自语:“有?#35009;?#21602;,他又不知道,看了也就看了,摸了也就摸了。”

          她的话说完了,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洛君墨那张俊美的脸似乎有点泛红。

          江蔓鼓起了勇气,她跪了起来,动手慢慢的褪下来。

          为了防止?#30776;訓然?#20081;叫,她咬住了嘴唇,可是等到眼睛真是看到的时候,她还是震惊的尖叫了起来:“啊~~~~”

          她松开手,往后退,结果?#35828;?#22826;急,一屁股摔下了?#29627;?#25684;到脸盘里,痛的她眼泪?#23478;?#25481;下来了。

          背对着他从地上爬起来,她的裙子下摆全湿透了,滴?#26410;?#31572;的往下趟水,房间里也弄的一塌糊?#20426;?/p>

          想想?#30776;?#25226;事情做的一?#26049;悖?#39592;子里就女汉子的她火了,给活雕塑擦个身而已,尼玛的有?#35009;?#22909;扭扭捏捏,惊慌失措的。

          当下,她脱了?#30776;?#30340;湿衣服,拿着脸盘又去浴?#21307;?#26469;了?#20154;?#27927;了洗毛巾,上?#29627;?#19968;把扯掉,闭上眼睛给他擦。

        第5章 偷袭

          可渐渐的,她感觉有点?#27490;?#30340;,他似乎......似乎......

          她的脸蓦然一红,昏迷的人还会有感觉吗?

          江蔓心里很疑惑,很迷茫,同时也很紧张,手心越来越烫,脸也越来越烫,呼出也越来?#35762;?#36890;畅了,最后她感觉差不多行了,急忙下?#29627;?#36867;进更衣室。

          身侧的落地?#24213;?#37324;,她的脸异常的绯红。

          平静了一下,她去?#30776;?#30340;柜子前找了件衣服穿上,又去他的柜子里拿了干净的衣服,总不能这么放任着吧。

          走出去,房间里一切都还维持着原样。

          洛君墨?#19981;?#19968;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江蔓尽量不去往不该细看的地方瞄,再次爬上?#29627;?#26368;后一步了,把干净的衣服给他套上就OK了。

          正在她费力搬动他强壮的臂膀,把袖子往里塞的时候,他的手臂莫名的变重了,她整个猝不及防的被带了下去,嘴唇一阵绵软的感觉,她的双眼对上了一双漆黑而幽深的眸。

          江蔓惊的神智一阵涣散,她忙撑着他的胸口爬起来,再看,洛君墨的眼睛闭的好好的,面容?#19981;?#26159;很平?#29627;?#36319;往常无异。

          难道刚才是她的幻觉。

          “洛大哥?#20426;?#22905;不确定的叫了一声,用手指戳了?#20102;?#30340;胸口。

          他没有动!

          江蔓松懈下来,果然是幻觉,一定是她太紧张了!

          摸了摸?#30776;?#22068;唇,上面还有柔软温热的触感,她的眼神准确无误的对准洛君墨那又薄又润的嘴唇,所以说,她一不小心把他给强吻了?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忽然觉得?#30776;?#24555;把他的便宜给占光了。

          坐着休息了一下,她继续给他穿衣服。

          给他穿内裤的时候,她的眼睛直视着天花板,?#19978;В?#35302;觉引发的联想也是很惊?#35828;摹?/p>

          全部弄好之后,她累的瘫在沙发上。

          如果?#21051;於家?#36825;样子给他擦身,她一定会疯掉的,不,会彻底疯掉。

          ?#32929;?#20102;。

          她去浴室洗了一个澡,调暗?#35828;?#20809;,抱着毯子在沙发上深深的睡去。

          凌晨时分,江蔓起来上?#37070;?#38388;,回到房间的时候,感觉有风吹到她的?#25104;希?#36825;种风不像是空调的那种风,而是带着露水清新气息的夜风,很原始很纯净。

          她揉了揉眼睛,往落地窗的方向走去,发觉连接阳台的那?#35753;?#27809;有关。

          咦,这门一直开着吗?

          记得昨天傍晚的时候她已经关上了啊!

          难道是她记错了?

          接二连三的怪事让她后背一阵的阴寒,她急忙回到沙发上,钻进毯子里。

          *

          早?#20426;?/p>

          江蔓起?#29627;?#20280;了一个?#35010;?#33041;袋转向床的方向:“洛大哥早上好!”

          习惯了没人回应,她撩开毯子下?#29627;?#25171;着哈欠走去?#37070;?#38388;。

          一会,管家果真来拿衣服了。

          ?#30333;?#26202;还顺利吧!”管家笑容和蔼的问。

          “老实跟你说吧大叔,不太顺利,洛大哥很重,我废了?#25490;?#20108;虎之力才勉?#22570;?#21160;他,你能不能跟奶奶说说,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找个男人来完成呢?#20426;?#27743;蔓的个性向来?#25163;保?#31649;家问了,她就老实说了。

          管家?#25104;?#30340;笑意更深了:“没事,慢慢来,总会顺手的。”

          江蔓无语,好吧,当她没说!

          白天,她给家里打?#35828;?#35805;,告诉他们在洛家一切都好,电话里,母亲一直唉声叹气的,江蔓?#30776;?#20063;知道,这照顾根本就没个头,为了照顾洛君墨,她甚至连热爱的工作都舍弃了,原本她在导演这条路上走的很顺利,如今说停就停了,不过她并不埋?#39038;?#22240;为话是她?#30776;?#35828;出口的,所以她绝对不会半途逃脱,无论洛君墨要多久才会醒,她都会遵守承?#25285;?#29031;顾他到醒来为止。

          一天的时间在无?#38393;?#20063;过的很快,晚上,江家的人全部去参加晚宴了,她独自吃过晚饭,看时间还很早,就去江家园?#36136;?#30340;花园里散步,夏天格外的舒服跟惬意。

          散步散了大概半个小时,她往回走,正要?#19979;ィ?#31649;家匆匆的走过来说:“戚小姐,现在才7点,不如去影音室看一部电影吧,?#21051;?#29031;顾大少爷你也很累,去放松放松。”

          没想到还有人关心她,江蔓挺开心的:“好啊,影音室在哪里?#20426;?/p>

          ?#21543;?#20102;二楼,左手直走到底就是了。”

          “知道了!”江蔓步伐轻快的?#19979;ァ?/p>

          右手边是卧室区,而左手边都是娱乐的区域,江蔓顺利的找到了影音室,只是看了不到十?#31181;櫻?#22905;?#36879;?#35273;小腹一阵的疼痛,莫非是大姨妈来了?

          连屏幕都忘记关,她就着往房间赶。

          正要?#29942;?#25151;门的时候,身后忽然伸来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20572;?#23558;她?#20808;?#38548;壁的书?#20426;?/p>

          “唔”江蔓极度的惊恐,奋力挣扎,可还是被?#20808;?#20102;书?#20426;?/p>

          门在她眼前合上,将光明吞噬。

          里头一点光都没有,伸手不见五指。她没有空去细想,手肘向后顶,绊住他的脚,想要给他狠狠的一记过肩摔,?#38393;?#22905;的手肘刚顶出去,就被他的手掌给抵住了,反扭住她的手臂摁在?#25104;稀?/p>

          江蔓自是不会就这样投降了,拼命的绊他的脚,可任凭她怎么使劲,那人都像一座巍然不动的泰山。

          男人与女人在力量上的悬殊在此时体现的淋漓尽致。

          他们的身体贴的紧紧的,沿着彼?#35828;那?#32447;,严丝合缝,江蔓能感受到他坚硬的胸膛,强壮的臂膀,还有那高大的身躯。

          耳边拂来温热的气息,如大提琴般浑厚低醇的嗓音悠悠的响起:“在?#19968;?#37324;扭来扭去的,把我惹了一身的火,若是再乱动,我可不保证会做出?#35009;?#20107;来。”

          语气里带着一丝丝的挑逗,似是再与她缠绵。

          江蔓恼羞极了,又是一阵顽抗。

          一个硬物抵在她的腰间。

          江蔓?#24067;?#20725;住不动。

          他......他还有枪?

          可是不对啊,他一手捂着她的嘴?#20572;?#19968;手扭着她的手臂,他还哪来的手拿枪?

          思绪一转,她似乎又意?#35835;聳裁矗?#21407;本就被捂着通红的血,此时更是红的能涨出血来。

          色狼!!!

          温热的气息再一次靠近她的耳?#24076;骸?#24352;牙舞爪的小猫咪,如果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明白吗?#20426;?#20182;在她发丝上亲了一下:“懂了,就点点头。”

        powered by 博?#24357;写蟮己?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