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全章节)白玉易宥轩小说全文-你若归来,便是晴天免费阅读by婉出清扬

        发布时间:2019-03-08 09:04

        白玉易宥轩小说全文

        你若归来,便是晴天全文阅读

          白玉易宥轩的小说目录哪里有?易宥轩白玉小说名字是什么?由网络作家婉出清扬为大家带来的这本《你若归来,便是晴天》是一本很不错的短篇言情小说,《宛如一粒尘埃》是此书的又名。在这五年来白玉日日忍受着非?#35828;?#25240;磨,可她等的人终于回来的时候,却是对她冷言相向。
          她缓缓放下钱,没有多说一个字,转身离开。
          在朱红色的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她隐忍在眼眶的泪水终于落下。
          “阿玉,我?#19981;?#20320;,我想娶你做我的新娘!”
          阳光下,易宥轩单膝跪地,手捧着十一朵玫瑰花,迎着璀璨的光芒,他的笑容是那么的温和。
          白玉笑着点头,接过玫瑰,“跟我在一起,你会有很多麻烦!”
          因为她是白家的女儿,榕城的贵族之一,她漂亮的外表,吸引着许久的?#27426;?#20195;,而易宥轩什么都没?#23567;?br />   “我不怕!”易宥轩站起来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声道,“?#19968;?#29992;行动证明我能够给你安全感!”
          那一刻,白玉笑了,这笑容似绚丽的玫瑰,耀眼而夺目,她不顾一切的想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幸福总敌不过残忍的现实,这句话白玉以前不信,现在却信了,段承烨多次把易宥轩打的遍体鳞伤。
          并且威胁她,如果不跟易宥轩分手,他会让人杀了他。
          白玉信了,因为,段家比白家的势力大,他们惹不起。
          她现在依然记得,分手那天,易宥轩说过的那句?#22467;?#20294;凡我有机会走上社会的最顶层,?#19968;?#25226;你们狠狠?#24525;?#22312;脚底!”

        第一章 折磨

          大雪来的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降落在灰蒙蒙的大地上,骤然间,天地间被铺满了一层白色。

          白玉顿下脚步,抬手放在空?#23567;?/p>

          大片的雪花落在她的手心,随之化作了冰凉的水,她缩了缩身子,裹了裹单薄的衣裳,继续疾步前?#23567;?/p>

          她必须得赶在最后一分钟前进入宫凰,否则这个月的全勤又该被扣掉了。

          昏暗的光芒将她的身影拉的纤长,她由最初的疾走变成了慢跑,终于赶在六点五十九分五十八秒的时间进入宫凰,打卡。

          尽管跑的快,还是免不了被经理一顿骂,“白玉,下?#25105;?#26159;再给我踩着点来,你就可以滚回去了!”

          白玉哈腰点头,“知道了经理!”

          到?#28784;录?#29087;练的换了衣服,白玉一如既往的推着装酒的?#24213;?#31359;梭在各个豪华的包间,为的只有把眼前的酒卖干净。

          当走到一间房号为888的VIP包间面前时,她果断的停下了脚步,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后,才扬起不算难看的笑容,推门进去,“先生,请问需要点酒吗?”

          “呵。校花又来卖了。”

          “卖”字咬的特别重,仅一句话就引来一阵哄笑。

          包间里面灯光幽暗,白玉看不清里面坐着谁,更不知道是谁说的?#22467;?#20294;这个声音,在五年内,她听过无数次。

          林默,段承烨的狐朋狗友之一,受他所?#26657;?#27599;天到宫凰签到,为的,就是给她难堪。

          “请问先生要买酒吗?”

          白玉没有抬头,把之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她话音?#31456;洌?#21253;间突然亮了起来,强光打到白玉脸上,她有些不适应,侧了一下脸。

          “你每天都说这一句话累不累?”

          白玉没有回神,一个身影随着声音落在她的旁边。她回头看着这人,脸上表情没有任何的波澜。

          这个人她很熟悉,熟悉到她做梦都想杀了他!

          但她没有这个能力,因为她没能力,所以必须在他的地盘上卑躬屈膝,忍受着他所有的折磨与痛苦。

          段承烨,毁了她幸福与人生的人,他阴邪的眼神在她的身上游走,像是看一个随时被她宰杀的猎物。

          白玉曾挣扎过,可在无数次斗争之后换来的依然是永无止境的折磨,她妥协了,向这个社会妥协了,向权势妥协了。

          谁让他是……

          段家的孩子!

          说来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来过这里了,进来之前白玉还有所期待,只要里面没有他,今天或许还能轻松点。

          很不幸,他来了。

          她面无表情的脸激怒了段承烨,他一巴掌扇在白玉脸上,一声怒吼吓得包间的人都噤了声,“他妈的,五年了,你还给老子脸色看,真想挑战我的耐心么?”

          口中一阵血?#20219;叮?#30333;玉舌头动了动,咬牙把那口血咽了下去。

          她依然是不温不火的态度,“不敢!”

          即使,她被?#24525;?#30340;一文不值。

          即使,她丢掉了所有的?#23472;稹?/p>

          在段承烨面?#22467;?#22905;永远不会低头,永远!

          “砰!”

          段承烨是个易怒的动物,他没有一点怜香惜玉,拽着白玉的头发,拖着她的头在墙上?#27029;?#30452;撞。

        第二章 强迫

          白玉被撞的眼花?#26376;遙?#22905;抓着段承烨的胳膊,避免因为强大的动作而把自己撞的更厉害。

          头上被撞出了血,他旁边的几人却看得兴高采烈,仿佛她就是为了给这些人取乐的。

          段承烨接着把她摔到地上,在她身上拳打脚踢一番。可能是打累了,他总算停了下来。

          缓了几口气,他从白玉推进来的车上取下五瓶洋酒,打开后一?#30475;?#22905;的脑袋上灌了下去。

          白玉身上湿透了,脸上的妆也因为被倒酒的原因,脏兮兮的,不知道的人也许会当她是乞丐。

          不过现在的她的确是跟乞丐没有两样。

          她依旧趴在地上,段承烨蹲下身提起她的脑袋,一张脸贴在她的面?#22467;?#38452;狠的说,“你既然看不上我,我也就不跟你废?#22467;?#27599;天都是一个花样,没什么意思。”

          他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这样,这些酒,你喝几瓶我买几瓶。前提是,五瓶以上才算数!”

          白玉身?#23461;读?#19968;下,放在地上的手指握成了拳头,她内心愤怒到要杀人,但她不敢。

          “怎么,这就不敢了?”段承烨嘲笑说,“你不是很骄傲么!”

          深吸一口气,白玉站起身,?#39556;?#30340;接过他手中的酒,仰头喝了下去。

          她卑微的像一株小草,忍受他们的折磨,她不敢反抗,也不能反抗,因为她需要钱。

          段承烨楞了一下,没想到她竟然宁肯喝酒,也不?#25954;?#27714;情。

          他知道她的酒量很差,却没想,即使这样,她也不愿低头。

          白玉一连喝了三瓶,身体有些虚晃。她喝的太?#20572;?#37202;顺着脖子流的她满身都是。

          正准备喝第四瓶的时候,段承烨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冷声道,“你宁愿糟蹋自己,也不愿跟我在一起?”

          白玉松开他的手,淡薄的身子站在那里似一枝树叶,风一吹就会倒。

          她倒退了一下,稳住虚晃的身体,?#20142;?#25830;嘴,露出嘲讽的笑容,“你错了,对于你,我不?#25954;?#23558;就!”

          “好!很好!”

          段承烨的怒火随着她的话爆发,他咬着牙,低吼道,“不?#25954;?#23558;就是吧,老子他妈的也不将就!”

          白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段承烨抓着胳膊甩到了桌?#30001;稀?/p>

          由于力道太大,她?#24590;?#19968;下,后背在大理石桌上狠狠的撞了一下,她感觉到刺骨的疼,倒吸了一口气。

          不给她反抗的机会,段承烨直接按住她,大手一拽,她裙子的右肩就被撕开。

          她慌了,开始拼命的挣扎。

          维持的所有骄傲在受到屈辱的时候,变得微不足道,她边挣扎边求饶,“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泪水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娇艳的容貌随着她的泪水显得楚楚可怜,却并不能引起段承烨的怜悯,反而更加激发了他心中强大的欲望。

          他压在她身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干什么?我等了你五年,你连一个眼神都不给,你却偏偏等一个穷小子五年,告诉你,我的耐心用尽了,今天我就把你吃干抹净,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

        第三章 他回来了

          白玉拼命的挣扎,可段承烨的力气太大,她被压在身上无法反驳。

          他的手开始在她身上随意游走,?#26377;?#21475;到下面,白玉觉?#20204;?#36785;极了,她用尽所有力气猛地推开他,随即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段承烨,你混?#22467; ?/p>

          霎时间,包间里安静的仿佛一个针掉落都能听见,空气诡异到让人窒息。

          “你敢打我?”段承烨的瞳孔泛着猩红色的光芒,像是随时随地要把她吃了一般。

          白玉深吸一口气,清透的眼眸毫不畏惧的直视他,“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忍受着你的折磨,你不会碰我!”

          段承烨的脸气的扭曲狰狞,随后一脚踢在桌?#30001;希?#25351;着她边转圈边吼,“喝,给我喝!我没说停你他妈就不能停!”

          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的同时,白玉拿起酒继续喝了起来,由于喝的太急,她被呛的直?#20154;浴?/p>

          旁边有人看不过去,到段承烨跟前小声道,?#23433;?#19981;多行了,别出人命!”

          段承烨瞥了说话的人一眼,不?#22836;?#30340;扯着她的头发,“停停停!”

          白玉放下酒瓶,身体也开始站的不稳,她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变的清醒一点,伸出手,面无表情的说,“七瓶,三万五!”

          “给你,三万五!”

          段承烨?#24433;?#37324;拿出几沓钞票,直接扔飞,?#30333;?#24049;去捡!”

          白玉?#35835;?#19968;下,?#32531;?#36466;在地上,开?#23478;?#24352;张的捡起钞?#34180;?/p>

          眼里的泪水被她强忍着没有流出,她用最快的速度,捡起钱,逃一般的离开。

          跑出宫凰,一阵冷风吹来,她跌坐在地上,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不知过了许久,眼前突然停留一双擦的锃亮锃亮的黑皮鞋,顺着黑皮鞋她抬头,当看清眼前?#35828;?#23481;貌时,她惊得一?#24067;?#31449;起。

          修长笔挺的身材,在灰色大衣的映衬下多了?#21487;?#31192;感,他五官勾勒出冷峻的轮廓,斜碎的刘海随着他低垂的脑袋掉落,遮挡住他半边眼睑,深邃如墨的眼瞳泛着冰冷的光芒,嘴角噙着的那抹讽刺的笑,深深刺痛着白玉的眼。

          她对上他深邃的眼眸,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

          不知是冬天的寒冷,还是眼前这个人。

          但此刻,她显然忘记了呼吸。

          他!

          回来了!

          五年了,多少个日夜,她脑海里深刻的身?#22467;?#22914;今在自己最狼狈不堪的时候出现在面?#22467;?#22905;该笑还是该哭。

          易宥轩冷冷的看着她,阴鸷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时间仿佛停止。

          终于,在白玉快要冻到身体僵硬的时候,他开口了,“你这么狼狈,我就放心了。”

          无情冷硬的话语,几乎让白玉怀疑她听错了,但确认除了他以外只剩下另外一个不熟悉的人时,她非常肯定,这句话是从他的嘴里说出。

          尽管做好准?#31119;?#21487;当真的面对他时,心里还是难受到刺痛。

          白玉有些昏?#31890;?#21487;能是洋酒的后劲,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22467;?#25972;个人就倒在了男人身上。

          清晨,金黄色的光芒透过透明色的玻璃照耀进屋子,白玉翻了翻身,突然。她猛地睁开眼,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生物,惊叫出声,“啊!”

        第四章 五年了

          这怎么回事,她在哪里?

          一万个问号在白玉眼前?#32487;?#32780;过。

          睡梦中的男人被她的惊叫声吵起,浓眉微皱,他坐起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她,?#30333;?#22825;晚上不是挺享受?”那调侃的表情配上冷峻的眸子让白玉的心都绞在了一块。

          易宥轩说着掀开被子,霎时间,修长健硕的身体,在窗外耀眼的阳光渲染下,显得格外诱人。

          白玉白皙的脸上泛起了一道红晕,没给她时间多想,她很快反应过来,正要起身,却在掀开被子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呆了。

          两秒钟后,她飞快的用被子遮挡住身体,颤抖着声音说,“我们……”

          易宥轩穿好衣服转身?#27492;?#22068;角勾起一抹冷硬的弧度,随后拿出几千块钱扔给她,“够不够!”

          白玉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钞票,钱是她这几年坚持下来的后盾,可现在,她却觉得无比嘲讽,尤其这钱还是在这种场合之下,还是这个人给的。

          她抬起眼睑,易宥轩的身体被阳光拉的纤长,轮廓分明的脸颊透着阳刚之气,那双眼如同一个漩?#26657;?#20912;冷的薄唇紧闭,没有一点弧度。

          他不再是以前如阳光般温和的易宥轩,现在的他,浑身透着肃然之气,整个人如同死寂一般。

          白玉自嘲的笑了,她泰然若之的穿好衣服下?#29627;?#31449;在他面前直视着他,?#20843;?#37117;可以轻视我,只有你不行!”

          “呵!”易宥轩嘴里发出一个轻蔑的字眼,“水性杨花用在你身上太合?#20160;?#36807;!”

          当初她为了钱离开他,现在给她钱又是一副受到屈辱的模样。

          这女人演戏的本领还真是高!

          他无情的话语深深刺痛着白玉的心,不愿再过多解?#20572;?#26082;然五年前她放手,现在就不想跟他有任何交集。

          她缓缓放下钱,没有多说一个字,转身离开。

          在朱红色的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她隐忍在眼眶的泪水终于落下。

          “阿玉,我?#19981;?#20320;,我想娶你做我的新娘!”

          阳光下,易宥轩单膝跪地,手捧着十一朵玫瑰花,迎着璀璨的光芒,他的笑容是那么的温和。

          白玉笑着点头,接过玫瑰,“跟我在一起,你会有很多麻烦!”

          因为她是白家的女儿,榕城的贵族之一,她漂亮的外表,吸引着许久的?#27426;?#20195;,而易宥轩什么都没?#23567;?/p>

          “我不怕!”易宥轩站起来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声道,“?#19968;?#29992;行动证明我能够给你安全感!”

          那一刻,白玉笑了,这笑容似绚丽的玫瑰,耀眼而夺目,她不顾一切的想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幸福总敌不过残忍的现实,这句话白玉以前不信,现在却信了,段承烨多次把易宥轩打的遍体鳞伤。

          并且威胁她,如果不跟易宥轩分手,他会让人杀了他。

          白玉信了,因为,段家比白家的势力大,他们惹不起。

          她现在依然记得,分手那天,易宥轩说过的那句?#22467;?#20294;凡我有机会走上社会的最顶层,?#19968;?#25226;你们狠狠?#24525;?#22312;脚底!”

        第五章 孩子的亲生父亲

          张欣怡打电话的时候,白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火?#34987;?#29134;的感到医?#28023;?#27668;都顾不上喘,抓着她的胳膊就问,“小轩怎么样了?”

          “医生还在里面做治疗。”张欣怡看了眼病房,拉着她到一边小声说,“白玉,小轩这病不能再拖了,他最近发病的几率越来越高,在这么下去,估?#30629;?#19981;了多少时间。”

          白玉一个?#24590;模?#36523;子摇晃了一下,她手撑着墙壁,看着病房内脸色惨白的小轩,整颗心犹如被一根根尖细的针刺着。

          “医生都找不到合适的骨髓,我又能怎么办?”

          两年了,看着小轩常常被病痛折磨,她的心就痛到无法呼吸,前前后后治疗就做了无数次,而医院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骨髓。

          病房门被打开,白玉急忙迎了上去,“医生,怎么样了?”

          穿着白大褂的青年医生摘下口罩摇了摇头,“你要做好心理准?#31119;?#22914;果在找不到合适的骨髓,恐怕他撑不过三个月。”

          “什么?”

          白玉只觉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还是张欣怡眼疾手快扶住她。

          她抓着张欣怡的胳膊,强撑着身体,“医院真的想不到办法了吗?”

          “如果有合适的骨髓,我们肯定就帮你们做手术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们联系孩子的父亲,?#27492;?#30340;骨髓能不能跟孩子匹配的上。”

          “孩子父?#20303;!?/p>

          白玉在嘴里喃喃的嘟囔,拳头攥在手里,整个?#35828;?#27785;到了谷?#20303;?/p>

          “对了,我要去外地进修,以后我就不再是易念轩的主?#25105;?#29983;了,明天医院会安排一个专家过来。”

          白玉是被张欣怡搀扶进病房的,小轩已经睡着,睡梦中眉目紧皱,她颤抖着身体上前轻抚着他的脑袋,眼里全是爱意。

          张欣怡看着她的样子,心里难受,压低声音咆哮,“我说你还在等什么,难道小轩的命你不要了?”

          她就是不明白,到底儿子的命重要,还是尊?#29616;?#35201;。

          那个男人一消失就是五年,在儿?#30001;?#27515;关头,她为什么就不?#25954;?#25214;他来帮助。

          白玉神色一变,没有说话。

          张欣怡气急,骂道,“你是猪脑子吗?你?#19988;?#32463;分手五年了,或许他?#23478;?#32463;结婚生子,你们的事情也已经画上了句号,可是作为孩子的爸爸,他就应该?#20154;!?/p>

          白玉为小轩盖好被子,站起身到窗边,看着湛蓝的天空中温和的阳光,她的声音很轻,很?#38477;?#20182;回来了!”

          “回来了?”张欣怡惊了一下,“那你快去找啊!”

          白玉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找什么?有必要?#34915;穡俊?/p>

          从他对自己的态度来看,他早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易宥轩,现在的他冰冷无情,即使知道小轩是他的孩子,他恐怕未必会信。

          况且,要想找到合适的骨髓有多么的难,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都不能跟他的匹配,易宥轩的几率充其量也只占了百分之五十而已。

          既然五年前都成了过路人,现在就更没有联系的必要。何况他刚刚才羞辱过自己,何苦又要送上门去给他羞辱。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cba决赛 球探比分 重庆快乐10分计划大全 排列五玩法游戏规则 福建快3旧版走势图 北京11选五app下载软件 微信国彩骗局揭秘 2019年一码三中三 舟山体彩飞鱼和值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 pc28规律技巧 地肖 香港开奖现场直墦开奖记录 3D和值全排列组号器 排列5推算与估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