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强势总裁要复婚小说的主要人物是雨润诗肃祁扬,是由作者糖小妞所编写,又名《亿万婚宠

        发布时间:2019-03-08 09:41

        雨润诗肃祁扬小说

        强势总裁要复婚全文阅读

          强势总裁要复婚小说的主要人物是雨润诗肃祁扬,是由作者糖小妞所编写,又名《亿万婚宠:老婆大人复婚吧》。从雨润诗和肃祁扬隐婚两年,她尽心尽力的扮演好肃太太这一角色! 端庄、不粘人、不吃醋、顾家!然而在某天,肃祁扬提出了离婚!雨润诗勾勾唇角:既然要离婚了,那就把账算算吧!
          椅子被砸的稀巴烂,雨润诗的气也消了一部分,叫了个收废品的过来把椅子抬走,然后收拾收拾出门,去幼儿园。
          不管肃祁扬的婚离还是不离,生活总归是要继续下去的。
          雨润诗打了个车,直奔儿子的幼儿园。已经好几天没去看儿子了,心里早就惦记得不?#23567;?br />   “小宝!”到了幼儿园,小朋友们都在做游戏。雨润诗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儿子抱着一个小皮球站在角落里,羡慕地?#37259;?#27491;在打球的小朋友们。

        第一章 终于离婚了

          雨润诗站在机场的‘国际到达’出口,手机举着一个滚动着字牌的手机。

          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欢迎肃总。

          一身琉璃白的长发美女吸引了无数下飞机?#35828;?#30446;光,而偏偏美女要等的人却毫无?#20174;Α?/p>

          肃祁扬从出口走出来,只瞥了一眼?#24378;?#38378;动着的屏幕,就面无表情地从雨润诗的面前走了过去,他的助理则紧跟在肃总身后,连眼角都懒得多瞥一眼。

          比?#21543;?#20154;还?#21543;?/p>

          奶奶个腿的,打个招呼能死啊。

          雨润诗心里默念,脸上却挂着温柔的一抹笑,把手机锁屏,揣进口袋,离着肃祁扬大概三五米的距离,默默地跟在了他的后面。

          高大的男人脚步飞快,压根不顾身后还有一个穿着高跟鞋和窄筒裙的女人艰难地跟着自己。快步走到停车场,黑色的迈巴赫早已等在了那里。

          助理上前两步,拉开车门,让肃祁扬坐了进去。

          但迈巴赫没有开动,而是等到雨润诗也走过去,自己拉开门坐进去,才慢慢滑出了车道。

          “肃总,您一路辛苦了。”雨润诗温婉地笑着,递上自己早就买好的星巴克。

          肃祁扬看了一眼,没有接,只是语气冷漠地开口:“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会给我添麻?#22330;!?/p>

          “好的,我记住了,今天是我考虑不周,以后不会再这样了。”雨润诗立刻低头道歉,把咖啡放在了一边。

          要不是家里那群烦人精非要让她‘主动一点,?#21767;?#26426;’‘表示一下,好让他?#19981;?#20320;’……雨润诗打死也不会?#21767;?#36825;个冰山。

          但肃祁扬并没有继续看他的电脑,而是从?#20174;?#36807;地,认真看向了雨润诗。

          雨润诗愣愣地?#37259;?#20182;。

          “反正,也不会有下次了。”肃祁扬说话的时候,嘴角甚至微微勾了勾,然后把一份文件放在了雨润诗的面前。

          “这是……”雨润诗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嗯,反正融资已经结束,接下来,我们两家也都不再需要对方了。”肃祁扬说的很轻松,“把这个签了,拿给小吴就好。”

          ?#22868;?#39542;的小吴助理面无表情地回过头来,朝雨润诗点?#35828;?#22836;。

          雨润诗拿着文件的手都在颤抖:“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嗯。”肃祁扬皱了皱眉,?#34892;?#19981;耐烦,“你?#27809;?#21435;好好看看,一会儿?#19968;?#35201;回公司,有车送你回别墅,明天民政局见,别忘了带证件。”

          雨润诗的脸上,还是无以复加的震惊。

          两年了,和这个冰山男?#35828;?#23130;姻,自己做牛做马,忍受他的一切要求……现在,终于,解放了?

          也太特么爽了吧!

          雨润诗点点头,顺势垂下眼帘,生怕一不小心泄露自己的兴奋和激动:“好的肃总,明白了。”

          “下车吧。”肃祁扬似乎一分钟都不想和雨润诗多呆,直接让司机把迈巴赫停在了路边,“接你的车随后就到。”

          雨润诗点头,拉开车门。

          迈巴赫重新启动的时候,雨润诗狠狠把那杯咖啡朝车屁股扔了过去。褐色的液体在地上洒了一滩:“肃祁扬你这个死变态!给老娘滚吧!老娘早就受够你了!?#28866;?#30251;!装?#21697;福 ?/p>

          雨润诗狠狠地骂够了,才笑了起来。

          终于解放了,还有半天班要上,但她丝毫没?#34892;?#36259;,直接把电话打给了自己最好的闺蜜。

          “猪!你在哪呢!”

          电话那头,闺蜜的声音很爽朗:“雨润诗,你疯了吧?”

          “我疯了我真的疯了!”雨润诗疯狂地对着电话嚷嚷,“肃祁扬和我离婚了!”

          “卧槽?”闺蜜的声音也变得激动起来,“他吃错药了?不容易啊你!翻身农奴把歌唱啊!”

          “?#22253;。?#21704;哈哈!”雨润诗仰天长笑,“为了庆祝农奴解放,人权万岁,我决定,今晚请你去蹦迪!”

          “没问题!老地方走起!”闺蜜的情绪比雨润诗更加高涨,之后又顿了顿,“你还记得老地方在哪吗?两年没蹦迪了你?”

          挂掉电话的雨润诗开心的快要飞起,也不等?#35009;唇?#22905;的车了,直?#30001;?#25163;拦了出租车就往酒吧街?#31232;?#22905;到的时候闺蜜已经到了,正拿着粉盒补妆:“?#35009;?#26102;候离的啊?”

          “明天。”雨润诗说,“他刚把合同给我,明天去民政局。”

          “唉……”闺蜜心疼地拍了拍雨润诗的肩膀,“终于苦尽甘来了啊。”

          “不想那些了!走,喝酒去!”

          点了以?#30333;釹不?#30340;火焰威?#32771;桑?#38632;润诗端起杯子才突然想起:“靠!我这两年,都没在他面前喝过酒!我忍得容易吗!”

          说完,便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闺蜜立刻重新给她满上:“要我说啊,你还不如,趁着明天离婚之前做点?#35009;础!?/p>

          “做?#35009;矗俊?#38632;润诗嫌不过瘾,直接对着瓶子喝了起来。

          “我知道一个,同城卖这个东西的……”闺蜜拿出手机给雨润诗看,“你可以买一个,一会儿就能送到你家去……”

          雨润诗凑过来,之后兴奋地一拍桌子,大着舌头道:“情趣套椅?没问题啊!”

        第二章 开始算账

          不得不说,同?#24378;?#36882;的速?#32676;?#24555;。

          雨润诗回家的时候,一个大箱子已经放在了别墅门口。借着酒劲,雨润诗费力地把箱子拖进了客厅。

          拆开之后,表面看起来只是一把黑色的椅子,但转到背后去却大?#34892;?#26426;。

          电动铁链闪着幽幽的光,雨润诗按下遥控按钮,咔地一声,铁链就锁住了。

          很好。

          雨润诗满意地点?#35828;?#22836;,然后掏出手机叫了一份西餐外卖。

          自己做饭是不可能的,摆在盘子里还勉强可以。摆到一半的时候手一滑,给肃祁扬的牛排啪地一声掉在?#35828;厴稀?/p>

          “哎哟。”

          雨润诗娇弱地叫了一声,然后弯下腰,两根手指把牛排捡了起来。

          然后重新摆在了盘子里。

          红酒,蜡烛,再补补妆。雨润诗用卷发棒给自己卷了一个性感的大波浪之后,玄关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肃祁扬走了进来,看到一身波浪大卷、美眸皓齿的雨润诗,皱皱眉。

          “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睡?”

          “肃总,我在等你?#29976;?#24773;呀!”雨润诗温婉地笑了笑,略带羞涩地笑了笑,“你先坐,我特地给你准备了牛排。”

          虽然是掉在地上的。

          肃祁扬脸上的表情很不耐烦,但还是走了过去,“?#35009;?#20107;,你直说就好了。”

          雨润诗拢了拢?#31449;?#22909;的大波浪:“就是……哎,我有点难以启齿,你能先坐下么,和我喝一杯,毕竟,咱们在一起这么久,还没有正式的一起吃过饭呢……”

          雨润诗神态中透出几分妩媚,指尖虽是勾过发尖,却像是在他心尖上勾了勾似的。

          这个女人今天很反常!

          而他竟然觉得,这个女人该死的诱人!

          更反常!

          “好。”他走到那把黑色椅子?#30333;?#19979;了,或许?#24378;?#21381;里灯光太暗的缘故,肃祁扬并没有疑惑,为?#35009;?#23478;里会多出一把?#21543;?#30340;椅子。

          而下一秒,雨润诗笑了起来。

          肃祁扬?#20174;?#36807;来发生了?#35009;?#30340;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铁链喀啦一声,锁住了肃祁扬的手腕,把他牢牢地锁在了椅?#30001;稀?#32899;祁扬试图起身,但整个人只能拖着一张沉重的椅子。

          他黑着脸,坐回了原位。

          这个和她结婚两年,喝醉了在撒?#21697;瑁?/p>

          他一进门就闻见了满屋子的酒气,但还以为是雨润诗准备的红酒。两年了,这个女人没在他面前喝过,哪怕一滴酒!

          “雨润诗,你想干?#35009;矗俊?/p>

          “哈哈……”雨润诗得逞一笑,神色像只骄傲的猫。

          “雨润诗!”肃祁扬的脸愈发黑如锅?#31069;?/p>

          “肃祁扬啊……”雨润诗踱过来,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叉子,拍了拍肃祁扬的脸,“你这?#36710;?#38271;得真不错,?#19978;?#21834;,性格不行啊。”

          雨润诗神色?#20889;?#30528;几分小骄纵,粉嫩的唇上带着水光,红唇微?#29275;?#32654;得凌厉,像是骤放的玫瑰,带着几分攻击性。

          这个在他眼中,呆板懦弱的女人,此刻整个人夺目起来。

          就像是珠宝拂尘,原本的光芒绽放了出来。

          他想,狠狠的占有她。

          他小看她了!

          肃祁扬眼睛微眯:“?#35009;?#24847;思?”

          “你说说你。”雨润诗随手把叉子甩到一边,“你不是很嚣张吗?”

          肃祁扬瞳孔的颜色沉了下来。

          雨润诗语气轻佻,还用手勾了一下肃祁扬的下巴,“今天我们就算算账!”

          雨润诗走到旁边的桌子前,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找着?#35009;?#19996;西,“我早就受够你了!”

          肃祁扬挑了挑眉。

          他只想看看,雨润诗还有?#35009;?#25307;数。

          相处两年,他还没见过这样的雨润诗!

          “怎么,你笑?#35009;矗俊?#38632;润诗看刚才还在发火的男人,居然突然露出了一抹冷笑。

          “我在想……”肃祁扬的声音故意拖得很长,“像你这种迟钝,又蠢笨的女人,竟然?#19981;?#21464;得这么伶牙俐齿的,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你……”雨润诗抓起?#30452;?#30340;杯子就朝肃祁扬扔了过来,肃祁扬微一偏头,杯子打在他身后的墙上,碎了。

          “肃祁扬!你给我等着!”雨润诗终于从包里掏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一个小小的,皮革封面的日记?#23613;?/p>

          她刷刷刷地翻到下一页,然后又掏出了一支笔。

          “4月21日,骂我!”雨润诗一边说一边写,然后把本子扔在了肃祁扬的脸上,“这上面的账,我今晚,一笔一笔的和你算!”

          说着,直接从桌布下面,抽出了随情趣套椅附赠的皮鞭!

        第三章 婚不离了,继续

          一鞭子抽在了肃祁扬的胸口,喝醉的女人下手没轻没重,肃祁扬抽了一口冷气,却没有作声。

          “来,我们从两年前开始算。”雨润诗拿起那个本子,“两年前我们结婚的第一个晚上,你让我打扫整栋别墅!还嫌弃我,打扫得不干净!呵呵,肃祁扬,你都不记得了吧?”

          但肃祁扬记得。

          他记得,那个温柔得不论如何都不会顶撞他的女人。所以他非要做出点?#35009;?#35753;她露出真面目的事情。

          然而,两年过去了,她居然忍下了他的所有欺负。

          “你就是个巨婴,有?#35009;醋?#26684;说我打扫得不干净?”雨润诗忽略了肃祁扬眼神里的回忆,又是一鞭子抽在了他的肩膀上,“你自己会打扫卫生吗?要不是我告诉你,恐怕你连拖布和扫帚都分不清!”

          肃祁扬冷冷地?#37259;?#22905;,没说?#21834;?/p>

          “还有第二笔。”雨润诗继续照着本?#30001;?#24565;道,“你不允许我进你的书房,不允许我碰你的电脑,不允许我动你桌上的任何一张纸!还特地签了协议!对不对?”

          肃祁扬继续沉默。

          雨润诗转身,又走到她的包前面,然后掏出了一个绿色的本本,扔在了肃祁扬的脸上!

          “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老娘是新闻学硕士学位!老娘也是书香门第饱读诗书的!好吗!你把我?#32972;?#26159;一个不认字的女佣,你脸上那两个窟窿,是出气用的?”

          肃祁扬面色僵硬。

          长这么大,从来都没被这样骂过!

          “第三件事!”雨润诗继续读自己的小本子,“你鄙?#28216;?#30340;经济学知识,在你和我聊天的时候我谈到了经济学,你说,闭嘴,你没资格和我聊这些。”

          雨润诗越念越气,又是一鞭子抽在了肃祁扬的胳膊上,“你知?#32769;?#22312;最当红的小生是谁吗?你知?#32769;?#22312;流量最火的女星是谁吗?你知道投资哪部戏能让你赚十倍回来吗?”

          “不知道。”肃祁扬挑挑眉。

          “呵呵!你才跟个猪一样蠢!”雨润诗不屑地翻了个巨大的白眼,“谁都有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领域,你拿着自己最擅长的东西和别人不擅长的比,你不是白痴,谁是?”

          一笔一笔的账算下去,肃祁扬的胳膊都快肿了。

          但是他始终没说话,除了雨润诗提出的问题他回答之外,其他的时间都是默不作声的。

          他本以为,这个女人无趣又呆板。

          没想到,这个女人生气的时候,美眸微挑的模样,竟有几分明艳动人。

          “哦,还有这笔。”雨润诗的小本子翻到了后面,“我在家,你让我送文件,我到你公司的时候你又说不用了,没人出?#21767;游遥裁?#20154;送?#19968;?#21435;,我自?#22909;?#30528;雨打不到车,最后去坐的地铁,还要抱着你的文件防止被雨淋!”

          肃祁扬还在回忆这件事的时候,突然头上一凉,湿漉漉的液体从头顶浇了下来。

          雨润诗直接把一杯红酒从他的头上倒了下去!然后还嫌不够,又拿起了旁边的一整瓶红酒?#20302;方?#20102;下来:“来啊,不是让我淋雨吗?我也让你感受一下!一日夫妻百日恩,你亏欠老娘的,今晚让你统统奉还!”

          肃祁扬终于忍不住了。

          他舔了一下流到唇边的红酒,味道还不错,看来雨润诗还挺会挑的:?#24052;?#22815;了吗?”

          “?#36824;唬 ?#38632;润诗霸气地把红酒瓶?#21448;?#25509;砸到了墙角,“反正明天要离婚了,老娘不玩得尽兴,是不可能够的!”

          肃祁扬笑了一下。

          “好啊,接下来是不是应?#27809;?#25105;玩了?”

          雨润诗一愣,还没明白肃祁扬的话是?#35009;?#24847;思,就看到男人原本被铁链拷在椅背后面的手,突然伸到了前面!

          与?#36865;?#26102;,还伴随着铁链落地的声音。

          “就这种东西,想绑住我一个晚上?你买的假冒伪劣的吧?”肃祁扬冷笑着说,声音里满是嘲讽。

          “你……”雨润诗彻底懵了。

          今晚的一切前提都是建立在肃祁扬被绑住不能动的基础上,不然她还玩个?#35009;矗?#25171;赢这个男人?做?#25991;?#21543;!

          肃祁扬?#35835;?#25238;胳膊,站了起来。

          下一秒,雨润诗终于?#20174;?#20102;过来,连本子都顾不得捡,直?#24188;?#36523;就往楼上卧?#39029;?#21435;!

          走为上策!

          但逃没两步,纤腰就被人箍住。

          肃祁扬的速度快到不可?#23478;椋?#30452;接把雨润诗一把揽了回来,然后另一只手一把扯开了桌布。桌?#30001;?#30340;各种盘子稀里哗啦地掉了一地,然后肃祁扬把雨润诗按在了餐桌?#31232;?/p>

          男人整个身子都压在雨润诗的身上,嘴唇几乎碰在她的耳垂上低语:“告诉你一件事。”

          “?#35009;?#20107;!”雨润诗强作镇定。

          “今天下午,股市波动。”肃祁扬慢条斯理地开口,“雨家已经提出了正式邀约,而我也答应了。”

          ?#25353;?#24212;?#35009;矗 ?#38632;润诗快要急死了。

          “我答应了,我们的婚姻,还将继续。”

        第四章 我?#35009;?#37117;不知道哇

          雨润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只知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整个?#24223;?#26159;要炸开似的。

          熟悉的宿醉感,已经两年都没有过了。

          “嗯……”她睡眼惺忪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按亮了手机屏幕,快九点了,好像今天还有?#35009;?#20107;情?#37259;牛?/p>

          “对!离婚!”

          雨润诗从床上一跃而起,之后又是一阵头晕,她扶着墙稳了稳,然后打开了衣柜。

          记得结婚证,身份证,户口本,都是放在这里的?

          雨润诗迷迷糊糊地正找着,卧室的门却被打开了。

          肃祁扬穿戴整齐地站在门口。

          “等一下哈,马上就好。”雨润诗还以为他是来催自己的,“不好意思啊肃总,我马上就找到了。”

          “找到?#35009;矗俊?#32899;祁扬皱了皱眉。

          “离婚用的东西啊。”雨润诗疑惑地?#37259;?#32899;祁扬,“今天不是要……”

          但肃祁扬两步就走到了她面前,直接把她压在了衣柜门上!

          “离婚?你忘了昨晚,我是怎么和你说的了?”

          ?#30333;?#26202;……”雨润诗的大脑开始运转,有关昨晚的回忆都是朦朦胧胧的,她记得自己开心的去喝酒,然后买了一把椅子打算整肃祁扬,然后……“咳。”雨润诗的脸微微发红,她尴尬地向后缩了缩,但肃祁扬?#37259;?#22905;,让她无处可逃,“肃总,昨晚发生?#35009;?#20102;吗?我昨晚好像喝多了,就记得你昨天交代我,让我准备好离婚。”

          肃祁扬没说话,盯着她,眼神不善。

          “那个,肃总……”雨润诗见肃祁扬不说话,便小心翼翼地讪笑了几声,“你知道,我从来都不喝酒的,昨天喝多了,我也不知道我都做了?#35009;矗?#37027;个,我要是做了?#35009;?#19981;合适的事情,你一定要原谅?#24050;健?/p>

          语气恳切,态度诚?#36965;?#28385;满的温柔,和之前的雨润诗,几乎没有区别。

          让肃祁扬不禁怀疑,昨晚那个拿着皮鞭抽她的那个雨润诗,是不是被人附了体。

          “是吗,你不记得你做过?#35009;?#19981;合适的事情了?”肃祁扬捏着雨润诗腕子的手用?#35828;?#21147;,疼?#38376;?#20154;嘶了一口冷气。

          “肃总,我真的不记得了呀,你知道我的……”雨润诗脸上无辜和迷茫的表情更甚,“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躺在床上的,你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喝醉之后的事情,都不算数的。”

          但这句话似乎有暗示的嫌疑,肃祁扬的眼睛又眯了起来,于是雨润诗急忙继续解?#20572;骸?#32899;总,我就不打扰您的时间了,咱们要去离婚,我这就换?#36335;?/p>

          “那?#20197;?#21578;诉你一遍,昨晚的事情。”肃祁扬?#37259;?#22905;的手不松,另一只手还捏上了她的下巴,“由于股市震荡,所以,我和雨家的融资合同续约了,我们的婚姻,还将继续下去。”

          雨润诗像是听不懂一般,眨巴着大眼睛,?#37259;?#32899;祁扬。

          “所以,不用离婚了。”肃祁扬说完最后一句,才终于放开了雨润诗已经被他捏到发红的手腕,“所以,你的小本本可能写不下了。”

          雨润诗的脸?#35828;?#19968;下涨红了!

          但肃祁扬似乎就是要故意羞辱雨润诗,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很有商务风格的厚本子:“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新的,这次应该够用了。”

          说完,把本子塞到雨润诗的怀里,转身施施然离开了!

          雨润诗僵硬地挤出一个‘你在说?#35009;?#25105;不懂啊’的微笑:“啊??#35009;?#26412;子??#35009;?#19981;够用?我不记得了呀,这是昨晚我说的吗?”

          肃祁扬满含深意地看了雨润诗一眼:“我去上班了,你好好休息吧,肃夫人!”

          雨润诗身子一颤。

          她最讨厌的这个?#24223;危?#32899;祁扬非要这样刺激她吗!

          “肃总您慢走,上班路上小心呀!”

          尽到了‘肃夫人’的责任,送走肃祁扬之后,雨润诗才看到,那个情趣椅子还在客厅里。

          地上的?#22681;?#37117;被佣人收拾好了,唯独那个椅子还摆在那里,断掉的铁链也在上面。

          赤?#25077;?#30340;羞辱!

          雨润诗气得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22836;?#30005;话:“你们这?#35009;?#30772;椅子!根本拴不住人!”

          “不好意思啊?#31361;В?#25105;们的椅子是情趣用品,不是刑具呢。?#31528;头?#23567;姐姐语气温柔,“需要被捆绑的人配合呢。”

          “我不管!我……我老公直接就挣脱了!”雨润诗气得要死,一脚把椅子踢倒在地,“信不信我给你们差评!差评!你给我等着!”

        第五章 谁家的大少奶奶

          椅子被砸的稀巴烂,雨润诗的气也消了一部分,叫了个收废品的过来把椅子抬走,然后收拾收拾出门,去幼儿园。

          不管肃祁扬的婚离还是不离,生活总归是要继续下去的。

          雨润诗打了个车,直奔儿子的幼儿园。已经好几天没去看儿子了,心里早就惦记得不?#23567;?/p>

          “小宝!”到了幼儿园,小朋友们都在做游戏。雨润诗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儿子抱着一个小皮球站在角落里,羡慕地?#37259;?#27491;在打球的小朋友们。

          “妈妈!”小宝看到雨润诗,立刻开心地一把扔掉皮球,朝她扑了过来。雨润诗急忙跑过去,在儿子开始奔跑之前就把他抱在了怀里。

          “妈妈来看你啦,给你带了好吃的!”雨润诗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有没有想妈妈?”

          “嗯!”小宝立刻用力地点点头,剥开糖纸塞到了自己的嘴里,“妈妈,为?#35009;?#20182;?#24378;?#20197;玩皮球,我不可?#22253;。?#32769;师说我不能剧?#20197;?#21160;,?#35009;?#26159;剧?#20197;?#21160;啊?”

          雨润诗心疼地?#37259;?#20799;子的小脸,搂住了儿子由于从小就很少运动而比其他小孩更加瘦弱的身体,“剧?#20197;?#21160;,就是太累的运动,小宝怕累,所以不能做。”

          “哦……”小宝沮丧地垂下头。

          “但是小宝可以做不累的运动呀!”雨润诗笑着捏了捏儿子的脸,“比如,可以?#27809;?#31508;,把小朋友们打球的样子画下来,对不对?”

          “好!”小宝立刻开心地笑了起来,“那我要画李小雨,她是最好看的!”

          雨润诗捏了捏儿子的小鼻子,和老师打了个招呼,然后抱着儿子离开了幼儿园。

          今天是带儿子定期复查的日子。

          但还不能直接去医院,还要先办一件事。

          雨润诗带着儿子回了雨家大宅,刚一进门就碰到自己那个同?#25954;?#27597;的十八线明星妹?#33579;?#38632;若琪正站在客厅的镜子前来回?#37259;?#33258;己身上一件新裙子,见到雨润诗进门就冷嘲热讽地嗤笑出声。

          “哟,这是谁家的大少奶奶回来了啊!”

          “雨若琪,管好你自己。”雨润诗懒得理她。

          “原来是肃家的少奶奶啊!”雨若琪一直因为肃祁扬选了雨润诗联姻而不选她而耿耿于?#24120;?#25265;着的是谁啊?不是肃家的小少爷啊,也不知是?#35009;?#37326;男?#35828;?#31181;!还有脸带回家,脏死了!”

          朝楼上走去的雨润诗顿住了脚步。

          说她可以,但是不能说她儿子!

          小宝疑惑地?#37259;怕?#22920;突然变得严肃的脸,并不知道小姨说的话是?#35009;?#24847;思。

          “雨若琪,?#30776;路?#36824;不够你忙的吗?买的是XL?#29275;?#21202;不住你的嘴?”雨润诗冷冷地?#37259;?#38632;若琪,“你要是再敢多说我儿子一句,我明天就让你上头条!”

          “你……”雨若琪立刻闭嘴了。

          作为一个只卖人设没有演技的明星,雨若琪很清楚,有任何一点黑料,自己就会完?#21834;?/p>

          于是她愤愤地一跺脚:“妈!她又欺负我!你听到了没有啊!”

          雨润诗不说话,站在楼梯上,等着看雨若琪要怎么和后妈告?#30784;?/p>

          “她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还敢抱回家来,有辱门楣!传出去之后我都没法做人了!妈你也不管管!”

          小三上位的雨太太坐在餐桌前端着茶杯,瞥了旁边假装看报纸的雨父一眼,没说?#21834;?/p>

          “是吗?”雨润诗干脆也走了过去,?#34920;?#20102;雨若琪一眼,“既然有辱门楣,那就离婚好了,干嘛还要延长我和肃祁扬的婚约?”

          话音未落,雨父的报?#33050;距?#19968;声掉在了餐桌上,后妈手里的茶杯也放了下来:“润诗啊!你瞎说?#35009;矗 ?/p>

          雨父站起身,脸色立刻变了:“离婚的事情怎么能随便说呢?你好好和肃祁扬过日子,知道吗?”

          “对对对。”后妈也站起来,理都没理雨若琪:“润诗啊,只要你给肃祁扬生个孩子,以后你就稳了!对吧?”

          “哦,是吗。”雨润诗冷漠地瞥了后妈一眼,“我有小宝就够了。”

          “哎,润诗啊……”雨父尴尬地挤出一丝笑,“你别这么想,也不是非得只有一个孩子的,对吧……”

          ?#20658;?#23035;已经是极限了,别再在我身上动其他心思。”雨润诗冷冷道,“而?#26885;一?#26469;也不是和你们讨论这些的,想让我继续当肃夫人,那就把该给我的钱给我吧!”

        powered by 博济?#20889;蟮己?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发财二肖中特精准资料 福建快3第三位走势图 山东11选5手机投注 最信誉的真钱棋牌平台 香港六合彩现场开奖 河南快3二同号形态遗漏 白马王子传真二肖中特 捕鱼达人无限金币版 南昌棋牌游戏室内 二星和值规律 重庆快乐十分电视竖屏 3d组选号005 河北体彩快乐扑克玩法官网 体育彩票销售提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