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报告总裁:宠妻要有度小说是由网络作者飞云冉冉创作的一本现代豪门总裁文,小说内容十

        发布时间:2019-03-08 09:41

        苏悦勾越免费

        报告总裁:宠妻要有度全文阅读

          报告总裁:宠妻要有度小说是由网络作者飞云冉冉创作的一本现代豪门总裁文,小说内容十分的精彩,苏悦勾越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全文?#24425;?#30340;是苏悦没想到自己会再次遇到勾越,这位曾经的学霸少年被她以爱情的名义狠狠的耍了一道,如今却是她被丈夫骗假离婚后的唯一依靠!
          我茫然抬头,模糊的视线中,冰冷的男人似乎变得愈发冷酷,他一把将我拽上了车,砰地一声关了车门。
          丫丫好奇地盯着他看,他转过头来,摸着丫丫的头道:“叫爸爸。”?#19968;?#36523;一震,震惊地盯着他。
          “你现在是我的妻子,她就是我的女儿。?#34180;?#20320;……”
          车子呼啸开出,我的话哽在了喉咙 ,只看勾越把车停在了一家母婴店门口。
          他抱着丫丫进?#35828;?#37324;,只见他仔细询问店员。“?#35009;?#26679;的奶粉适合一岁的孩子?要不上火的……”
          我站在他的身后,忽然想到了丫丫出生后这一年,都是我独自一人带着丫丫来母婴店。
          周思睿说,母婴店一个大男人进去算怎么回事。可看着店员们不住称赞勾越是个好爸爸,我的心陷入了茫然。
          “麻烦,我女儿饿?#32781;?#33021;帮我把奶瓶煮一下吗? ”他彬彬有礼,气质出众,我看着忙上前去,拆开新的奶瓶跟着店员进去把奶瓶消毒后,泡了奶抱着丫丫喂着。
          他一面和店员说着话,一面又围绕着孩子的衣服鞋子看。
          只见他拿了一个大袋子,将丫丫现在能用的,以后能用的,几乎都搜罗起来。

        第一章 是真离婚还是假离婚

           女儿一岁生日那天,周思睿忽然和我提出了假离婚。

           我的心咯噔一跳,道:?#38712;?#20040;忽然说起这个?#20426;?/p>

           ?#25226;?#20011;一岁了 , 三岁她就要上幼儿园, 接着就上小学。但我们都是外地人,是打定主意要在这里扎根的,这个时候不考虑,以后丫丫怎么办?你能放心把丫丫 送回去给我妈带,还是你回老家带丫丫?#20426;?/p>

           我一噎,看到了周思睿眼里的不?#22836;场?/p>

           ?#39029;?#35748;,我是不放心周思睿的妈,也就是我婆婆。

           想到丫丫?#27597;?#26376;的时候婆婆来?#32781;?#22905;直接用牙齿将东西咬碎了喂给丫丫吃。我想到了网络上报道的年轻男子20岁就胃癌的消息,就是因为奶奶用这样的喂养方式,将幽门螺旋杆菌传染给了他,才会导致他的悲剧。

           因?#32781;?#25105;和我婆婆说了一番,没想到婆婆当场翻脸 ,拿着行李就要走。

           周思睿回来?#32781;?说了我一顿,弄得?#20381;?#22806;不是人。

           周思睿说我把婆婆赶走的,我就必须把工作辞?#32781;?#22312;?#20381;?#24102;丫丫。

           我打了几次电话让我婆婆来 ,可我婆婆听到我的声音就把电话挂了。

           因为?#22902;?#20011;丫,我 还是把工作辞了。

           周思睿对我的耐心也越来越缺乏,听到他提假离婚,我到底是有些心慌。

           周思睿抽了一口烟,道:“你看这里毕竟是大城市,教育和医疗条件这么?#33579;?#38590;道你舍得让丫丫成为留守儿童? 我也不是一时?#20284;穡?#25105;单位很多人都这么做?#32781;?#36825;假离婚再假结婚,找个本地人三年之后,我们丫丫就可以在我们身边长大。”

           这话说得我心动不已。

           想到那些可怜的留守儿童,我的心就揪成了一团。

           “那是你找个本地人?#20426;?#25105;到底有些警惕。

           周思睿忽然凑过来抱住我,“你想?#35009;?#21602;,就算我有这个想法,我敢吗?是你,你找个本地人。”

           ?#39029;?#21628;了一口气,说到底我目前没了工作,心里不踏实。可我和周思睿在一起五年, 感情自是别人比不?#35828;摹?/p>

           接下来,我们就把离婚证?#35835;恕?/p>

           周思睿带我去见了一个男人。

           刚刚见到那个男?#35828;?#26102;候我愣住?#32781;?#19968;身笔挺的西装,乌黑浓密的头发梳成了背头,一双凤眸如寒?#21069;悖?#26397;我瞥了眼后,竟没再停留在我身上,仿佛不认识我?#21069;恪?/p>

           容,那个高高在上的学霸,那个被我以爱情的名义?#25918;?#30340;少年,仿佛从岁月的长河中走出,跨越了那些虚度的光阴,他清俊依旧,傲然依旧,整个人却?#32570;?#39640;中那会儿更冷。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竟不知所措了起来,就没听到周思睿对勾越的称呼。

           “那方先生,就?#20945;?#20043;?#38712;?#23450;的办吧,我先走了。”

           勾越却因为那句方先生,眼眸冷了下来。

           “不送。”

           周思睿把我交给他就走了。留下我尴尬地站在原地。

           “去结婚吧。”他话落,修长的双腿就朝着贵宾室的方向走去。

           我?#35835;?#19979;,嗫嚅着盯着他的俊冷而颀长的背影。

           全程,他一言不发,等拿到红本本,?#19968;?#24794;地盯着上头我们两个的照片,心头微闷,说不清的滋味。

           出了民政局,我落荒而逃,没去注意他停留在门口的身影,匆匆上了公交车后就直奔回家。

           不断逼后的建筑仿佛时光重回,那?#25991;?#23569;轻狂的记忆浮游而上。

           勾越曾经是我的前座,这个冷漠的少年高高在上,嘴巴狠毒,而我这个学渣在他面前常常羞怒不已。

           高考结束那天,我终于将?#25346;中?#20037;的恼恨爆发。

           “勾越,明天一早?#20197;?#26143;?#21890;?#22330;等你,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我双眸泛红,状若一个娇羞的少女,好似在和心爱的男孩告?#20303;?/p>

           少年素来冷漠的脸顿了下,他没有给?#19968;?#31572;,留给我一个擦肩而过。

           这个约定,我没有去,却是告知了班上的几个同学。

           他们好?#32032;裕?#32943;定会去看笑话。

           ?#20197;?#26412;以为无伤大雅,勾越大可能不会去。

           可几天后,同学们脸色古怪地看向我。

           “你怎么没去?勾越在那广场站了一天,他可没带伞,不知道为?#35009;?#20063;不进附近的卖场躲雨。”

           他病?#32781;?#20960;次同学们?#24049;?#30340;活动他都没来,直到报志愿那天,老师说他家人遭遇不幸,他不来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发现钥匙开不了门, 邻居开门道:“你可算回来了 ,你老公说有事出门,让我帮你看着孩子。”

           我接过丫丫后,就觉得古怪,给周思睿打电话,却发现周思睿的电话根本打不通。

           那时候的?#19968;?#27809;?#20174;?#36807;来发生了?#35009;矗?#30452;到我看到了熟识的房地产销售老王带着人开了我家的门,我才惊愕地拉着老王。

           问过老王之后,我怔在原地。

           周思睿退了房子 ?

           我疯了一般冲了进去,看到蒙上了白布的家具,我大骂了一声混蛋,就发现衣柜里,厨房里?#35009;?#19996;西都空了。

           我?#24590;?#20102;一步,周思睿不见了 ……

           而?#20197;?#39031;刻间,像是丧家之犬一样抱着丫丫坐在地上大哭。

           老王知道真相 后,道:“去他公司找找,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我忙带着丫丫去他们单位,大闹了一场。

           许是动静太大了 ,周思睿终于出现?#32781;?#20182;的身边还有一个妖娆可?#35828;?#22899;子。

           通身的名牌,从头到脚趾头都是娇嫩鲜艳的?#19976;?/p>

           我忽然觉得喘不过气来。

           “苏悦,你来做?#35009;矗俊?/p>

           我盯着他的脸,一张书生样,笑起来有一对酒窝,是时下女生?#19981;?#30340;类?#20572;?#23601;是这样一张牲畜无害的脸,成功地骗了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牢牢地盯着他。

           周思睿顿了下,温柔地对妖娆女?#35828;潰骸版面茫?#25105;和她说几句话。”

           他把我拽到了楼下,“苏悦,相信我,我都是为了我们的家。”

           为了我们的家?

           当我没有看到那个女?#35828;?#32922;子吗?

           ?#29240;?#24605;睿,你这个王?#35828;埃?#25243;妻弃女我和你拼了 。”

           女的叫来了保安把我轰了出去,我抱着丫丫被推倒在地,那些羞辱的怜悯的眼神和话语将我一步一?#35762;?#21040;了泥里头。

           她趾高气昂地站在我面前,抚着肚子道:“?#19968;吃辛耍?#23130;礼就在这个月月末。周妈妈可是很?#19981;?#25105;呢,巴不得丢掉你这个破落泥腿子,还有你生下的赔钱货。这个你拿着,婚礼时候可一定要到场。对?#32781;?#25105;叫魏?#38754;茫?#35760;住我的名字。”

           她丢下一张红色请柬,就拉着周思睿的手走了。

           良?#33579;?#21608;思睿发来了一条短信。

           “苏悦,无论接下来发生?#35009;?#20320;都要坚强点,我知道你会在原地等我的对吗?我知道你爱我,用了命爱我,这点委屈你一定要忍着。”

           眼泪唰地落了下来,周思睿,你?#27425;?#20687;个傻子吗?

           带着丫丫出了公司,我站在了茫茫的街头,竟不知道往哪儿去。

           丫丫饿?#32781;?#25105;一早就没了奶,身无分文的?#20197;?#20011;丫大声哭闹的时候 ?#35009;?#37117;做不了。

           我抱着丫丫?#33258;?#39532;路边不住落泪,行人对我投来怪异的目光。

           有看不下去的老爷爷老奶奶让我喂一口奶给孩子吃, 我窘迫地点头,却不敢说我没奶,更没有钱。

           一辆车停在了我面前, 车门开了 ,我看到了勾越下车抱起了 丫丫 。

           “上车吧,孩子饿了。 ”

           我茫然抬头,模糊的视线中,冰冷的男人似乎变得愈发冷酷,他一把将我拽上了车,砰地一声关了车门。

           丫丫好奇地盯着他看,他转过头来,摸着丫丫的头道:“叫爸爸。”

           ?#19968;?#36523;一震,震惊地盯着他。

           “你现在是我的妻子,她就是我的女儿。”

           “你……”

           车子呼啸开出,我的话哽在了喉咙 ,只看勾越把车停在了一家母婴店门口。

           他抱着丫丫进?#35828;?#37324;,只见他仔细询问店员。

           “?#35009;?#26679;的奶粉适合一岁的孩子?要不上火的……”

           我站在他的身后,忽然想到了丫丫出生后这一年,都是我独自一人带着丫丫来母婴店。

           周思睿说,母婴店一个大男人进去算怎么回事。

           可看着店员们不住称赞勾越是个好爸爸,我的心陷入了茫然。

           “麻烦,我女儿饿?#32781;?#33021;帮我把奶瓶煮一下吗? ”他彬彬有礼,气质出众,我看着忙上前去,拆开新的奶瓶跟着店员进去把奶瓶消毒后,泡了奶抱着丫丫喂着。

           他一面和店员说着话,一面又围绕着孩子的衣服鞋子看。

           只见他拿了一个大袋子,将丫丫现在能用的,以后能用的,几乎都搜罗起来。

           我抱着熟睡的丫丫 出门的时候,店员在我 耳边轻声说道:“我真羡慕你。”

           我苦笑了一声,扭头看到勾越开了门在那等我。

        第二章 介绍下这我新老公

           勾越将车子开到了一个名叫爱尚?#20197;?#30340;小区。

           不同于老公房,小区绿意盎然,楼房间距不小,房子显得新亮,门口的保安站的笔直有礼。

           我微微诧异地看向勾越。

           “你住在这?#20426;?/p>

           这里应该不便宜吧。

           勾越把车子停在了楼下停车区,就带我上了楼。

           开了门后,入目的是一个井然有序的家,干净利落。

           大概有120平,我震惊地看向他。

           这套房子很贵吧,不是听周思睿说和我假结婚的人只是一个皮包公司的经理,竟买的起这?#21019;?#30340;房子。

           我狐疑地看向勾越,不会这几年靠着假结婚发家的吧?

           勾越说着就扯开了白色衬衫的扣子,我猛地没注意,瞥到了他凸起的性感的喉结。

           我忙撇开了头,低头拍了拍睡着?#35828;?#20011;丫。

           “你带丫丫去主卧,我先去洗个澡。”

           话落,勾越就开了卫生间的门。

           而我愣在了那,主卧?

           丫丫毕竟累?#32781;?#25105;就将丫丫放到了床上。

           我瘫坐在了床头,手里摸着那一张红色的请柬,嘴角轻?#35835;?#19979;,就打算将那请柬丢了。

           一只修长的手接过了那个请柬,我微愣抬头,入目的是一具健硕而赤条条的身体。

           只一张白色的浴巾裹着下半身,胸肌和腰侧的线条流畅优美。

           一?#38382;?#28909;的水?#36317;?#19968;声从他的胸口滚落到了我的?#30452;常?#25105;惊地站了起来,低?#36153;?#39280;自己通红的窘迫脸庞。

           他打开请柬,看了一眼后就将那请柬放在了抽屉里。

           ?#20843;?#21543;。”

           他说着就要掀开被子,我瞪大双眼,忙道:“你,也要睡在这?#20426;?/p>

           他微微拢眉,眸子转向我,微颔首。

           “这……这怎么能行?你,我……”

           “你要赶?#39029;?#21435;?#20426;?/p>

           对上勾越压下来的俊脸,我顿时气结。

           他怎么能这样,我们是假结婚,他……

           “明天还要上班,请不要耽误彼?#35828;?#26102;间。”

           说着,他竟就直接抱着我的腰,?#33080;?#22320;睡去。

           他是睡得香甜,而我瞪着双眼,等到天大亮才起身,挺尸了一个晚上,拉伸这会儿骨头咔嚓咔嚓作响。

           勾越忽然睁开双眼,长而浓黑的睫毛刷地扫开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他看了一下表,快速而轻柔地起身,我正不知所措,这个陌生的地方,这个不知道要不要继续留下来的家……

           我恼恨地抓了一把头发,还是走了出去。

           “那个,我今天就出去找地方,不会住在你……”

           我的话猛地被他手里的一份计划书掐断,悦己集团?#27597;?#23383;一下蹿入我的脑海。

           “勾越,你在悦己做事?你上司是谁?#20426;?/p>

           勾越正拉开门把准备出门,听得我这话,他微微一顿,扭头?#27425;摇?/p>

           “迟川越。”

           天啊,是那个变态总裁?

           对公司员工苛刻地不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变态,黑脸魔王,随随?#24794;?#23601;让人滚蛋的剥削鬼!

           我一?#36710;?#24551;地看向勾越,“你是总裁秘书吗?你要小心啊,那个大变态在公司的名誉实在不?#33579;?#25105;虽然没见过他的本人,但是我之前也是在悦己做事的,对他也是有所耳闻的,你一定要收敛自己的脾气,不要像高中那样目中无人听到了没?#20426;?/p>

           勾越的眉头跳了跳,薄冷的唇动了动,似乎对我的话有所保留。

           我正要再说说那个大魔王的事,就听得他道:“如果你说的大魔王要娶你,你……”

           “开?#35009;?#29609;笑,这种玩笑不怕天打?#30528;?#21527;?我可想多活几年,我宁愿嫁给你,也不要嫁给那种变态。”

           砰!

           我眨巴着眼看着那紧紧关上的门,忍不住翻起了白眼,还以为这么多年没变,脾气会有点变化呢。

           只是,他生?#35009;?#27668;?

           难道是我说那句“宁愿嫁给你?#20445;?/p>

           我不由得郁闷了起来,至于吗?现在不也是假结婚吗?

           “好饿啊。”

           我正要去不熟悉的厨房做一顿饭,却见餐厅?#21069;?#22909;了靠面包和泡牛奶,还有一叠沙拉,两个水煮蛋。

           这是……勾越准备的?

           丫丫的哭声传来,我看了那两个水煮蛋一眼,就进屋了。

           一顿早餐吃得我心里发慌,我身无分文,尽管对勾越说了?#19968;?#23613;快离开,可房租的钱?#24189;?#20799;来。

           没人帮我带丫丫,我又怎么出门工作赚钱养活我们母女二人。

           ?#21482;?#21457;出的震动打断了我的焦虑,一看到联系人,我惊讶地接起?#35828;?#35805;。

           “妈?#20426;?/p>

           “悦悦,你在哪儿?你和周思睿离婚的事咱们一家人都知道?#32781;?#20320;外婆她把我赶出来了。 都是妈不?#33579;?#26159;妈连累了你,否则那周思睿的妈就不会一直看不起你,随随?#24794;?#23601;敢和你离婚。”

           “妈,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脑袋一片空?#20303;?/p>

           没想到这么快,外婆他们都知道了。

           而我妈竟被赶出来,我几乎可以想象到外婆一家毫不留情的面孔和指责的话语。

           这些话我听了二十多年,我妈在?#20381;?#26159;那样伏低做小,?#35009;?#27963;都干,竟还是被赶出来了。

           “别,我上了一辆滴滴,你告诉我地址就行了。”

           我把地址告诉我妈后,很快我妈就到了。

           我到楼下正好看到我妈窘迫的样子。

           “要不我把?#21482;?#32473;你,我真的不知道火车站过来要这么远,我身上的钱不?#24359;!?/p>

           那司机微笑道:“有困难可以理解,就当我日行一善了。不用给钱的。”

           像是有狼追似的,那辆车刷地就跑没影了。

           我狐疑地看了眼那个司机,就拉着我妈上楼。

           我妈一进门,就安静了下来,她盯着我看了两眼后,目光一转落在了?#38647;由?#30340;两本结婚证上。

           结婚证打开着,上面照片里头的人清清楚楚。

           我的心猛跳了两下后,急切道:“妈,这是……”

           “是岳母来了吗?#20426;?/p>

           门口那站立的男人手上提着?#32781;?#20011;丫一看到他就跑上前去,高高兴?#35828;?#21898;爸爸。

           我一?#21738;?#34955;,不敢对上我妈震惊的?#22330;?/p>

           这结婚证怎么会打开着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还有勾越不是上班去?#32781;?#24590;么?#21482;?#26469;?#32781;?/p>

           谁来?#26579;?#25105;!

           “所以是你甩了周思睿?#20426;?#25105;妈?#26438;?#22320;下了一个结论后,就看向了勾越。

           勾越将东西递给了我,示意我把菜拿去放冰箱里就坐在了我妈?#24742;?#30340;沙发上。

           ?#38712;?#27597;?#33579;?#25105;叫勾越,昨天我和苏……悦悦领的证。”

        第三章 返聘职场

           悦悦……

           这两个字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我止不住浑身酥麻,甚至脸颊滚烫。

           明明多年不见,明明我们之前连朋友都算不上,可他为?#35009;?#21898;起这么亲昵的名字却顺口而自然。

           “你?#19981;?#24742;悦吗?#20426;?/p>

           ……

           我妈不应该质问我们怎么在短短一天离婚又结婚的事吗?怎么忽然这?#27425;剩?/p>

           我关上冰箱门,想出去却又不?#39029;?#21435;,只能支着耳朵贴着门听着。

           然而,接下来的我却忽然听不到了。

           一通电话打来,久不联系我的王姐的名字忽然出现在屏幕上,我讶异地接?#32781;?#23601;听到王姐的声音。

           “苏悦,悦己最近正在返聘一些肯实干又能力不错的员工,我已经给你的邮箱发了合约,你收拾收拾明天就回来上班吧。”

           ?#24052;?#22992;,这是真的吗?#30475;?#27809;有听说过悦己会返?#28014;!?/p>

           ?#24052;?#22992;?#35009;?#26102;候骗过你。对?#32781;?#20844;司新下达的命?#30591;?#25152;有员工一律不得有办公室恋情,回来后别搞?#29992;?#21834;。”

           等那头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我才惊觉自己突然间又有了工作,再也不用担心饿死街头。

           “妈,悦己返聘我了。”

           ?#39029;?#20102;出去,却不见勾越,只看到我妈拉着行李箱去了次卧。

           “妈,你干嘛呢?#20426;?/p>

           我妈不是要住下来吧?

           我妈点了下头,疑惑道:“妈妈不能住在这吗?我女婿都邀请我住下?#32781;?#20320;难道是嫌弃妈了吗?我都听到?#32781;?#20320;要上班?#32781;?#20011;丫没人带可不行,我留下来帮你照?#32781;?#36825;样不好吗?#20426;?/p>

           我……难道说了?#35009;?#21527;?

           “妈,我想我们搬出去住……”

           “再任性妈要生气?#32781;?#21738;儿有夫妻要分开住的。”

           我咬牙切齿地回头,却不见勾越的身影,这货到底对我妈说了?#35009;矗?/p>

           当天晚上,?#19968;?#26159;被勾越生拉硬拽去了一张?#30149;?/p>

           而丫丫不知道为?#35009;?#31361;然要和我妈睡了……

           一张床,两个人。

           ?#20197;?#20040;都想不到,会在毕业多年后和他两个人躺在一张床上。

           我?#19976;?#21452;眼,挺如板砖一样。

           他忽然转过头来,头枕在了柔软的枕上,一双凤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我。

           柔黄的灯光透着些许旖旎和?#29992;粒?#20182;忽然对着我露出了笑来,我突然被口水呛到,?#20154;?#30528;指着他。

           “勾越,你到底要?#35009;矗?#20320;为?#35009;?#21644;我假结婚,你又为?#35009;?#35753;我妈住进来?你……”

           假结婚无异于为了钱,为了?#20426;?/p>

           可他在悦己上班,又是总裁秘书,妥妥地买得起房,也应该有不少存款的,那他到底为?#35009;矗?/p>

           “想知道?#20426;?/p>

           他靠了过来,忽然伸手将?#20381;?#20837;怀里,温热的指尖轻轻揉着我的发。

           鬼使神差地,我点了下头。

           “我想结婚?#32781;?#29305;别想。”

           ……

           所?#38405;兀?/p>

           ?#35009;?#39740;,这和我有关系吗?

           我恨不得摇醒他,却见他又睡了。

           我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却因为昨晚一夜没睡,几乎一闭眼就睡个昏天暗地。

           “喂,起床了猪。”

           如梦似幻般,这熟悉的声音,像是高中时候临上课前,那个毒舌学霸嫌弃不已地喊我起来。

           “我睡我的干你?#35009;?#20107;,我可没踢你屁?#20254;!?/p>

           周遭突然安静下来,我才想起自己说了?#35009;矗?#30529;开眼就看到了勾越黑下来的?#22330;?/p>

           我嘿嘿一笑,“啊,今天要上班,一起去一起去啊。”

           “你忘了公司的最新规定了吗?不?#24066;?#21150;公室恋爱。”

           ……

           勾越说完甩门就离开?#32781;?#21482;是临出门前,他和丫丫还有我妈说了再见,惹的丫丫不停地喊爸爸。

           我匆匆梳洗了下,拿着三明治就下楼了。

           等到了公司,刚和热情的同事们打招呼,就听到他们说?#32032;浴?/p>

           “听说大魔王结婚了。”

           “不是真的吧?他看得上谁?我听说咱们悦己之花?#24742;?#20070;?#23478;?#20026;打了大魔王的主意直接被扫地出门。”

           我闻言噗嗤一笑,“应该是谁眼睛瘸了看上他了吧。”

           王姐几个一听,都笑了起来。

           “苏悦,说?#35009;?#21602;?刚进来就嚼舌根,近一年没做,怕是不熟悉?#28404;?#20102;。这些你尽快做?#32781;?#21542;则今晚你要留下来?#24433;?#20102;。”

           ?#35009;矗?/p>

           我看着堆积如山的资料,咬牙道:“方艾可,你别太过分了。”

           我离职前,?#22836;?#33406;可最不对付,没想到再?#20301;?#26469;,她依旧不愿意放过我。

           “哟,能回来真是厉害?#32781;?#20063;不知道你是巴上了谁的大腿。我可听说了你被你老公甩?#32781;?#19981;,是前夫。可是净身出户呢。啧啧,当初是谁为了家庭把工作辞?#32781;?#29616;在却成了落水狗。只是,不知道你巴上了谁被人抓了现行,才惹的老公不要你。”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王姐?#22836;?#33406;可吵了起来。

           “?#20197;?#20040;不能说,没准人家傍上的是人事部的钱经理呢。”

           我气地脸色通红,那钱经理一个中年油腻大叔,好色又无耻,方艾可可劲地抹黑我呢。

           我这边正要准备拉方艾可好好说道一番,却有个同事跑了过来。

           “天啊,那个钱经理被开了。就这会儿,那钱经理闹开?#32781;?#35828;要见上层领导呢。”

        第四章 美食贿赂

           “不是吧?钱经理虽然好色些,?#35009;?#21548;说犯了?#35009;创?#38169;,他干了好些年了吧。”

           同事们一看时间还早,都跟了过去。

           只见钱经理被挡在了楼梯口,几个保?#35009;?#26080;表情地不顾他的涕泪横流。

           “让我见见总裁,?#20197;?#24742;己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20572;?#20026;?#35009;?#31361;然就开了我?#20426;?/p>

           “钱经理,公司新规,不?#24066;?#26377;办公室恋情。总裁让你现在马上离开。”

           董秘书说着就让人将钱经理的东西收?#20658;耍?#30452;接递给了钱经理。

           “我……”

           钱经理胀红了脸,他是潜规则了一些新人,但是之前?#35009;?#20154;过问不是吗?

           “总裁的风格你应该很清楚,如果你多留一刻,后果你应该能想象。”

           钱经理那一张胖脸忽而刷白,唯唯诺诺地点?#35828;?#22836;,就匆匆离去。

           方艾可一见我那“金主”跑?#32781;?#23601;急切地去和董秘书说。

           “这既然开了钱经理,苏悦也应该一起开了吧,她……”

           我的?#27597;?#30528;一提,那个大魔王不会就这样牵连无辜吧,我和那钱经理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我才刚回来,难道就要失业吗?

           “关于公司人事的?#25165;?#26041;小姐没有权利插手吧,如你对公司的?#25165;?#26377;异议的话,我可以帮你转告上层。”

           董秘书皮笑肉不笑地说着,方艾可哪儿敢再说下去,忙摇头道:“没,董秘书说笑了。”

           董秘书走后,我就感受到了公司员工们对我的态度变得不同了起来。

           趁着休息的时候,王姐把?#20381;?#21040;了茶水间。

           ?#38712;?#20004;关系这么铁,你跟我说,是不是上?#24867;阅?#29305;殊照?#32781;俊?/p>

           我倒了一杯茶给王姐,摇头道:?#24052;?#22992;,您就饶了我吧。我保证我不是靠特殊关?#21040;?#26469;的,如果是,你和我绝?#35805;伞!?/p>

           王姐这才点了下头,“好丫头,这才像样。我可看不上那些职场潜规则的人,公司返聘消息一出,我就极力推荐你。不过你离婚的事是?#35009;?#26102;候发生的,你……唉,孩子照?#35828;?#36807;来吗?#20426;?/p>

           “没事的,我妈来帮我了。我知道你在公司不容易,我走后那方艾可怕是一直跟你作?#22253;桑俊?/p>

           “?#19968;?#24597;她?不过,那些男同事知道你离婚的事,怕是要?#26469;?#27442;动了。”

           王姐挑了挑眉,使着眼色看了眼身后的高书。

           “他?#38405;?#19968;向殷勤又温柔,长得又清秀,?#38405;?#31163;职后,?#35009;?#21548;说他有女朋友,你没看到人家听说你离婚时,那双眼睛亮的啊。”

           “别胡说,人家高书只是为人热心了些。”

           “那就拭目以待吧。”

           王姐笑地神神秘秘的,然而情况愈发接近她说的了。

           三天下来,高书几乎就在我身边转悠。

           很久没接触工作,忙起来都忘了午饭的事,等我赶着去?#31243;茫?#20154;家都收摊了。

           “苏悦,我给你打包了饭?#32781;?#24555;?#22253;伞!?/p>

           到底是饿的头晕眼花,我说了?#24653;?#21518;,就拿了钱给他。

           “客气?#35009;矗?#19968;顿饭总是请得起的。”

           “那我下?#20301;?#35831;你吧。”说着,我就拿起饭菜准备开吃。

           没想到我这五脏庙还没开祭,就被谢经理喊走。

           “谢经理,请问您找我有?#35009;?#20107;?#20426;?/p>

           谢经理是不苟言笑的灭绝,被她喊去办公室的,整个人都要不好?#32781;?#26356;别说我才入职不久。

           “我这段时间减肥,但是我点的套餐?#31243;?#37027;边说不能取消,你替?#39029;?#20102;吧。”

           啊?

           福利会不会太好?#32781;?/p>

           听说经理餐是非常棒的,营养搭配,色香?#27602;?#20840;,还兼?#25628;?#29983;汤,这就便宜了我?

           “谢经理,你一点都不吃吗?#20426;?/p>

           谢经理点了下头,“我听说你还有孩子,公?#31455;?#29702;是人性化的,希望你别对上层管理有?#39759;?#20559;见。对?#32781;?#25105;要减肥半年,你这半年都到我这来吃。希望你能明白,作为一个女人,吃外面男?#35828;?#19996;西是很危险的。”

           ?#21834;?#21734;。”

           特么谁来跟我明说,谢经理这番?#38712;?#20040;怪怪的。

           我对上层管理有偏见?谁说的,没有啊……我顶多是?#38405;?#20010;变态魔王有点看法,可是作为底层的小罗罗的看法很重要吗?而且也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喊他魔王的吧。

           谢经理打开了食盒,香气四溢地让人食指大动,我感激万分地连连说了几个?#24653;唬?#19981;曾注意到谢经理盯着那饭菜猛吞口水的样子。

        第五章 参加前夫婚礼

           “你跑去和灭绝吃饭?#32781;俊?/p>

           王姐听到我的如实报告后,大吃一惊。

           我点了下头,“其实谢经理人挺好的。”

           王姐古怪地?#27425;?#19968;眼,“你丫真的头顶没人?#20426;?/p>

           我苦笑着摇头,“有人有人,那大魔王是?#20381;?#20844;,这下你高兴了吧。”

           王姐捂着嘴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会看上他?当初追你的高富帅那么多,你不还是选了渣男周思睿。你说你?#19981;堆?#20809;活?#26790;?#26262;的男孩。退一万步,就算你?#19981;?#22823;魔王,人?#19968;?#30475;的上你?#20426;?/p>

           我和王姐笑闹了一番,王姐终于不再打趣我。

           等到接近下班的点,我忽然收到一条短信。

           ?#23433;叫?#21040;公司后门口,我接你下班,勾越。”

           ?#29240;?#36947;了。”

           我正要起身,就见高书走过来道:“下班这个?#24794;冉嫌刀拢?#20320;住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不用的,我家离这儿不远。你快回去吧,一会儿高峰期呢。”

           我对高书表示了?#34892;?#21518;,就离开了。

           其实我倒是挺满意勾越这样做事的态度,我毕竟刚离婚就结婚,猜测假离婚的人毕竟少数,多数人会以为?#19968;?#20869;出轨,被抓了个正着。

           经过上一?#38382;?#36133;的婚姻,我越发在意这份工作,为了男人放弃自己的一切,真是蠢毙了。

           也好在公司这个不?#24066;?#21150;公室恋情的规定,倒是给了我不少自在。

           到了后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勾越的路虎。

           我打开车门,入眼就看到了一堆零?#22330;?/p>

           有曲奇饼干,还有一份卤料,还有枇?#32781;街?#21644;菠萝,还有一盒口香糖。

           我忍不住惊叹,“这些是给我的吗?#20426;?/p>

           勾越凉凉地?#27425;?#19968;眼,“还和高中时候一样,见到这些就走不动路了。”

           忙了一天?#26503;说?#25105;,见到这些就满血复活了。

           想到高中那会儿,他总会买一些零?#24120;?#25105;们前后桌趁着老师上?#25991;?#20250;儿还?#20302;黨阅亍?/p>

           一次被老师抓包,他没事,我却被老师罚着到走廊外站了一节课。

           那会儿我才真正明白学霸和学渣的区别。

           “你还记得啊?#20426;?#25105;笑着拆开一袋子饼干,一看是蔓越莓做的,双眼就发亮。

           勾越清冷的唇微微一扬。

           ?#20197;?#20197;为这不过是他的心血来?#20445;?#21487;接下来每天,只要我打开车门,里头就有圣诞老?#35828;?#31036;物,像是送给童真可爱的孩子,像是现实的困苦?#22836;?#24700;都随时光而散,而我只是一个需要被人轻柔以待的孩子。

           “勾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我忽然道。

           车子到了小区楼下,勾越停了车,他回头?#27425;遙?#20964;眸之中倒影着疑惑着的我。

           “你以前很自我,很毒舌,很会得罪人,还很……”

           勾越的眼眸微冷。

           “有这么差吗?#20426;?/p>

           我想要点头的,但是强烈的求生欲让我口是心非了起来。

           “?#19981;?#22909;啦,只是我想知道高考过后你过得怎么样,你父母……”

           勾越漆黑的眸子微微一凝,他声音悠远,道出了我从不知道的过往。

           “高考过后我父母空难,我被我爷爷接了回去。”

           我梗住了喉,那一个空难好像就发生在那天我开口约他的夜晚。

           而他如期?#38712;跡?#25105;……

           “对不起。”

           “勾越,我给你写过信的,你可能不知道,那个暑假我给你写过好几封信,你……从没有回我一封。我以为……”

           以为永生永世都不会再见。

           因为,他该是?#23596;以?#20182;最悲痛的时候?#25918;?#20102;他,他该痛骂我一次才对。

           勾越低下头来,猛地将手扣在了我的后脑,他光洁的额头抵着我的。

           “苏悦,一切都过去了。”

           怎么可能?

           他不知道,再次见面我是怕他的。

           愧疚让我无法直面他,甚至我都怕这一场假结婚就是他给我的报复。

           勾越,睚眦必报,并不似君子?#21069;恪?/p>

           如没遇到,?#19968;?#35768;能自我催眠,他忘?#32781;?#21487;再次遇到,?#20945;?#20182;的性子,又怎么会轻易放过我。

           “苏悦,珍惜眼前人。”

           他说着就拉着我下车。

           我茫茫地盯着他拉着我的温热的大手,勾越他变了……

           是?#35009;?#35753;他变了样?

           我以往想过,甚至梦到过与他再见,他会将我狠狠羞辱一番。

           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当着我家?#35828;?#38754;,语言狠毒,毫不留情,这才是他啊。

           “你们回来了。”我妈出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她忧愁地道:“刚刚你外婆给我打了个电话,他让你去参加周思睿的婚礼。说你不搞砸了他们的婚礼,你外婆就不认我们……让我们到死也别出现在她的坟头。”

           闻言,我怒不可遏。

           “外婆既这么要脸面,当初怎么能把你?#20302;蛋?#21435;做代孕,让你一辈子受人非议。她不认我们,?#19968;?#19981;认她!”

           我妈哭了出来,“你外婆也不容?#20303;?#20294;是你两个?#21496;?#37117;遇上了事,没有钱能怎么办呢?到底他们收留了我们母女俩,就算我不愿意嫁,她?#35009;?#26377;一直逼着我。”

           那是因为舅妈他们都愿意留着你做保?#32602;?/p>

           “如果你不想去,咱们就不去。我再也不回去,我……”

           我妈走回了房,隔着那道门,?#19968;?#26159;听到了我妈的哭泣声。

           我红了眼,心里一阵绞痛。

           我这?#38382;?#36133;的婚姻,到底是让我不够自信,出场的困窘,可能会面对周妈妈尖锐刁钻,面对周思睿有可能再次编造的谎言,让我害怕届时我?#35009;?#37117;做不?#32781;?#21482;会越发可笑。

           男人突然环住我的腰,熨贴的热几乎在我的后背翻滚着。

           我登时红了脸,想要推开他,却听得他对我妈的房间说道:?#38712;?#27597;不必担心。”

           勾越转身去打了个电话。

           然后……

           “喂,勾越你搞?#35009;?#39740;?#20426;?/p>

           天知道?#20381;?#31361;然闯进来几个潮地令人发指的人?#38405;?#19968;番评头论足,再给你化妆弄造型是多么怪异的事。

           偏偏勾越还把丫丫给带上了。

           所以我们母女两在我妈满意的目光中,被送上了一辆迈巴赫。

           勾越将我上上下下看了一眼后,就打开了一个盒子。

           “这个,你戴上。”

           这是?

           我以为他会给我一条项链,一个戒指,却没想到是一个碧绿色的手镯。

           上头刻着?#22791;?#30340;花纹,手镯光透潋滟,里头好像有川流涌动。

           “走吧,现在去参加婚礼刚刚好。”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11选5神奇号码1和8 25选7复式购买金额 北京pk10高手单期计划 7m足球比分指数2合1 体彩排列五进200期 山西11选5开奖走势 澳洲幸运5开奖是真的吗 买福利彩票网站 香港六合彩特码 特码最后一次大公开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百人牛牛怎么看走向 时时彩APP 澳客有合买吗 天津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