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完结)贺景深言欢免?#35328;?#35835;-总裁宠妻须节制免?#35328;?#35835;by言欢

        发布时间:2019-03-08 09:41

        贺景深言欢免?#35328;?#35835;

        总裁宠妻须节制全文阅读

          言欢贺景深目录哪里可以看?言欢贺景深大结局是?#35009;矗?#35813;小说名字叫做《总裁宠妻须节制》,又名《娇妻好孕:萌宝请签收》,作者是言欢。?#21738;?#21069;,言欢想生一个孩子,于是她选了个基因最?#30475;?#30340;爹地贺景深。关门,灌药,与他共度了一夜春宵。?#21738;?#21518;,他们再次相遇,言欢被贺景深逼入角落。
          办公室里陷入短暂的沉默,随即是压抑不住的小声尖?#23567;?br />   “天哪,ALICE,你赶紧帮我看看我今天的衣服搭?#30446;?#20197;么?你说待会贺总会不会一眼注意到我?!”
          “哎呀我现在没空,这两只口红哪只衬我的肤色啊?男神面前?#27426;?#35201;展现最美的一面啊!”
          “是啊是啊,要是傍上贺总这棵大树,哪怕传个女朋友的绯闻呢,也是吃穿不愁啦!”
          言欢无奈?#30446;?#30528;一群女同事补妆整理衣服,手上没有任何动作,心里却越发的不安起来。

        第一章 我走了,你怎么办

          夜晚的A市,是座声色浮华的不夜城。灯光璀璨,热闹非常。

          帝豪酒店,是位于市中心的是一?#39029;?#20116;星酒店,此刻灯火辉煌,精致的水晶吊灯和干净的倒影出人影的大理石地面交相辉?#24120;?#35946;华而不落俗?#20303;?/p>

          言欢从洗手间不紧不慢的走出。她画着淡妆,面容精致,鼻梁小巧挺拔,只是平时那双漂亮通透的琉璃猫眼此刻画上了精致的眼线,凭空添了一丝妩媚。

          她嘴唇嫣红,娇艳欲滴,?#33804;?#24525;不住想一亲芳泽。但是如果仔细看,才能发现瓷白的面庞沁出了一层薄汗,越是靠近那个房间,她的心里越是?#21482;擰?/p>

          不要害怕,你?#27426;?#21487;以的!

          言欢纤长嫩白的手指按按手中的包,隔着一层真皮,触摸到里面的药盒,她似乎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

          她强压下不适,踩着精致纤细的高跟鞋,亦步亦趋地向那件总统套房走去。

          嗯,自己今天算计的是贺景深,在A市呼风唤雨,睥睨天下,全A市最矜贵?#21738;?#20154;。

          年纪不过30岁,却涉足A市各个领域,这样的人,自制力和定力自然可见一斑,不容小觑。

          ……

          听着浴室里的阵阵水声,言欢心跳如雷,换上真丝睡裙后,随即躺在大床上,白天的时候,自己趁着保洁做事的时候,偷偷调换了?#38752;ǎ?#25165;得以混了进来。

          言欢不着痕迹的用湿润的湿巾捂住口鼻,这间套房实在太大,她仔仔?#36214;?#30340;喷完足足一瓶药水,才敢确保万无一失。

          伴随着浴室水声落下,“哗……”浴室的门缓?#21644;瓶?#22312;幽?#24215;用?#30340;灯光映照之下,一个容貌俊美的令人窒息?#21738;?#20154;缓缓的走出浴室。

          贺景深擦着未干的湿发,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高挺的鼻梁,身材高大,窄肩细腰,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一条浴巾裹住了腰下部位,简直是诱人犯罪。

          他缓缓的向床边走去,却在靠近大床?#21738;?#19968;刻,皱起了?#32426;貳?/p>

          借着朦胧的灯光,在KINGSIZE的大床上,一个娇小的身影伏在床上,曲线玲珑。

          贺景深眼中露出一丝阴骘,性感的薄唇紧紧抿起,这又是哪位想讨好他的人做的把戏?

          想到这里,他直接走到床头,伸出关节修长的手掌,拿起电话,拨给酒店经理,直?#24433;?#20154;轰走。

          “该死的……”身体内似乎有一把火在灼烧,浑身发烫。

          贺景深剑眉蹙起,深沉的眸子深不见底,脸部轮廓如刀削般清晰完美,鼻梁高挺,薄薄的唇抿紧,即?#20849;?#35828;话,也?#33804;?#26377;一种移不开目光的魅力。

          但却?#21046;嫣?#30340;融合了一股凌厉霸气,气质冷漠到叫人不敢与他直视。

          哪怕是在身体异样的情况下,贺景深还是敏锐察觉到了空气中漂浮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异香……

          呵……敢算计自己,这个女人还是第一个。

          连拨电话的心情都没有了,贺景深直接厉声道:“给?#22812;?#20986;去。”

          伴随着男人凌厉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言欢不着痕迹的将捂住口鼻的湿巾在一旁,抬眸,气吐幽?#36857;?#27973;笑嫣然。

          “贺少,如果我走了,你怎么办?嗯?”

          说完,微弱的灯光下,言欢大着胆子伸出手指挑起男?#35828;?#19979;巴,女王范十足,本来……就是自己来睡他的,怂?#35009;?

          虽然自己现在也吸入药水味,但是他比自?#20309;?#20837;得更多。

          贺景深闻言眼神更加凌厉,好,很好!

          这次送来的人也太大胆了,直接上下其手了!

        第二章 好,如你所愿

          昏黄?#29992;?#30340;灯光下,床上的女人轮廓模糊,看不清楚正?#24120;?#21364;衬的皮肤越愈发白嫩,贺景深抬手就想直接将女人丢出去,却不想大?#23047;绯?#21435;的脚步竟然不听使唤,一下子栽倒在大床上,无意之中将床上的小女人完全的覆在身下。

          该死的,没想到药效居然这么强,贺景深很快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越发难以控制。

          言欢被突如其来的高大身躯压得不得动弹,听着身上男人?#31181;?#30340;喘息,她不由的暗自佩服贺景深的定力。这可是一整瓶的强效药。

          随后言欢赶紧摇摇脑袋,撇干净这些杂七?#24433;说哪?#22836;。

          这个好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27426;?#35201;好好把握住!能不能成功,就在这一晚上了!

          她咬紧下唇,费力的抬起双手,生疏而缓慢的覆上男人精壮的后?#24120;?#28857;燃了火花。

          “贺少,放心,事成之后,?#25233;?#35201;两百万,然后绝不?#21862;?#21999;?”

          说完,言欢费劲的伸出手将枕头下自己一早准备好的支票送到?#22235;腥说?#38754;前。

          “完事后,你签字,我走人。”

          呵……

          贺景深眸光深邃如海,满是讥讽。

          “好,如你所?#28014;!?/p>

          电光火石之间,?#21862;?#30340;两个人已经除去了衣物,随着贺景深身子?#27426;?#35328;欢?#24067;?#27809;有了退路。

          一阵真实的痛感袭来,言欢长长的指?#28796;?#20303;?#22235;腥说?#21518;?#24120;布?#21010;几道血痕。

          而贺景深动作一滞,这被冲破的真实的阻碍感让他意外。可是随之而来的,是更?#26377;?#28044;?#30446;癯薄?/p>

          夜,还很长……

          ……

          天色朦胧亮,一夜尽?#35828;哪?#20154;随手将枕头上的支票署好名丢在床上,并未理会床上有些狼藉的女人,一边干净利落的围上浴巾走进浴室,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在?#39029;?#26469;之前赶紧滚,否则,你知道后果。“

          黑暗中,言欢捡起床上的支票,小心翼翼,眼里不是贪婪满足,全?#27426;?#26159;珍视。

          哪怕自己昨天晚上?#27426;热?#20026;自己会死在床上,如今也是值得了。

          “没问题,多谢贺少了,昨天晚上……贺少您真棒……”

          听着女人轻佻的话语,贺景深蓦然又想起昨晚的一幕幕,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还是有些对他的胃口。否则,也不会成为这么多年以来他的第一个女人。

          ……

          待到男人走进浴室,言欢艰难的抬起酸疼的身体,穿好衣服离开,身后浴室的门在不久以后缓缓打开。

          贺景深皱着?#32426;罰?#25353;按有些疼痛的眉心,拉开窗?#34180;?#22806;面阳光刺眼,晃过洁白的床单,一丝嫣红绽放……

          他微微怔住,空气中,似乎还有那个女?#35828;?#39321;味……

          九个月后,C市的一家医院一声婴儿的啼哭划?#25735;?#25151;?#21738;?#38745;。

          言欢白着一张俏?#24120;?#27735;水打湿了额头的碎发,真正让她揪心的,却不是生产的痛苦过程。

          而是十五?#31181;?#21518;医生的检验结果。

          弟弟究竟有没有生的希望,就绑定在这个孩子身上了。

          “言小姐。”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摘下口罩,走近她的床位,遗憾的摇摇头:“很抱歉,经我们检验,您的孩子和您弟弟的血型不相符,所以,脐带血无用……”

          ?#36335;?#19968;道炸雷在头顶劈开,言欢一?#24067;?#34987;抽离了魂,小脸白的像一张纸。

          怎么,怎么会这样?

          ?#32972;魽市的医生很肯定的告诉她,只要生个孩子,配?#32479;?#21151;率是接近百分之百的啊!

          难道让她出卖自己的身体,用尽办法之后,还是要眼睁睁?#30446;?#30528;亲弟弟死去?

          言欢无力的瘫坐在床上,身上的酸疼一阵阵的提醒着她,从设计A市最优秀?#21738;?#20154;,生下孩子,为的就是去救她唯一的亲弟弟-言锦。

        第三章 未婚生子

          言欢?#21738;?#20146;身体向来不好,生?#35828;?#24351;之后直接大病一场,在病床上挨了三天还是没挺过去,撒手人寰,留下一个弟弟。

          父亲言城东是个生意人,整天忙着在生意场上来回转,在他眼里,钱权势这三样东西才是他的人生中的第一位,并没有把言欢?#21738;?#20146;放在心上,除了生意,在外头也不知?#21862;?#20102;多少相好,但这些,性子柔弱?#21738;?#20146;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为孩子能够让他回头,却始终是枉然。

          母亲的去世没有让他停下脚步,他依旧活跃在生意场上,除了请了一家子保姆?#20928;?#26681;本无?#31455;?#21450;她们俩。

          尽管言欢从小对弟弟关怀备至,长姐如母,但是还是没能避免厄?#35828;?#21040;来--由于先天的气血不足,弟弟生下来就患有地中海贫血,这样的病,除了脐带血加骨髓移植,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解决。

          但是她和父亲去医院做过配型,却被告知均不匹配。要等配型合适,茫茫人海更是难以寻觅。

          在言欢的死?#38647;?#38382;下,医生才?#25105;撇欢ǖ目?#21475;:“或许,言小姐可以生个孩子,带有血缘关系的新生儿,这样对于言少爷的病,或许有救。”

          医生的这句话,对于近乎绝望的言欢来说,不亚于抓住了一颗?#35753;静蕁?/p>

          尽管她没有结婚,可是为?#35828;?#24351;的性命,别说是生孩子,搭上自己的命也未尝不可!

          抱着这样的心态,言欢很快?#25300;?#33394;”好了人选-A市的风云人物,贺景深。

          父亲言城东很少在?#39029;?#39277;,但言欢不止一次的听到过他提起这个名字-A市的传奇,年少有为是自然的,做事果?#24076;?#38647;厉风行,没有婚史,甚至和桃色新闻不搭边。

          一样是要生孩子,那么,就索性生个基因好的。

          于是有了九个月前?#21738;?#19968;夜。

          一切的一切都水?#35282;?#25104;,只是没想到,败在了最后一关。

          言欢无力的闭上眼,心如刀绞,长睫不由自主的颤抖,她紧紧掐住手心,不让自己流眼泪。

          深吸一口气,没关系,没关系,这次不成功,只要先用药物治疗缓助病情,弟弟应该还能坚持?#27426;?#26102;间。--那张200万的支?#20445;?#24212;该还能顶一阵子。

          言欢打定主意,缓缓的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妖娆的声影腰肢款摆走进来-来得正是她同?#25954;?#27597;的妹妹-言若兰。

          “哟,姐姐,刚生完孩子就是脸色不太好呢,看看你,好憔悴啊!”言若兰娇笑着,摆弄着手上细长的指甲,语气中却听不出一丝关心,反而满是嘲讽。

          言欢微微皱起?#32426;罰?#36825;个妹妹向来与他们没?#35009;?#20132;集,言城东在外灯红酒绿的生活,有个私生女也早已不是秘密,只是这样的场合,她怎么会来?

          言欢抬起头,如水的眸子的充满着疑问:“你来干?#35009;?”

          ?#30333;?#28982;是来看看你啊,我的姐姐,你刚刚生产完,我当然要来道喜,但是呢,似乎又不太适合。”言若兰眼里闪过一丝狠毒,轻描淡写的说:“毕竟,言锦刚刚断气,一边死人一边生产,嗯,真是叫我不知道说?#35009;?#22909;……”

          言若兰满意?#30446;?#30528;言欢瞳孔?#24067;?#25910;缩,满脸的不可置信,她不顾手上的输液针,一把掐住言若?#36857;骸?#20320;胡说?#35009;?我弟弟在隔壁房间疗养,你说谁死了?!”

          言若兰被她掐住,狠狠挣脱?#36214;?#21435;甩不开,尖声叫道:“你未婚先孕,生了个野种,言锦这个拖?#25512;恐?#36947;了,哪还有脸活下去?他自己拔了氧气管你掐我干?#35009;?!”

          言欢一下子失去力气,言若兰?#27809;?#29993;开她,恶狠狠的说:“我实话告诉你,医生?#20197;緹吐?#36890;了,当然不可能配?#32479;?#21151;,而爸爸,呵呵,他怕自己身体受到影响,你恐怕还以为他也是真的不匹配吧?”

          言欢已经陷入绝望,满脸是泪,她?#35009;?#37117;不想再听,但是言若兰的话还是滔滔不绝的传入耳中:?#38712;?#20204;言?#20197;贏市也算是有头有?#24120;?#35841;知道出了这么个病秧子,还好他自己解决了自己。至于你么,呵呵,只要你出了医院大门,那些记者对着你一通?#27169;?#26126;天的新闻就有了,言家大小姐未婚生子,私生活糜烂至极,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做大小姐。这个位子,只能是我的!”

          “哈哈哈!”言若兰得意地看着即将成为丧家犬的言欢,忍不住大笑起来,仰?#36153;?#22068;,昂首阔步地走出了病房。

          徒留刚刚生产完,满额大汗,一脸狼狈的言欢目光呆滞地看着言若兰离开的背?#21834;?/p>

          为?#35009;?#35201;这样对她和言锦??#30171;?#30524;眸,言欢努力隐忍住不?#32654;?#27700;夺眶而出,这样的父亲,不值得她流泪!

          撑在床上的手紧紧揪住身下的床单,用力紧咬的嘴唇破损而涌出一股浓烈的血?#20219;叮?#36825;是仇恨的味道。

          她发?#27169;?#20170;日她有多落魄,以后,她就要言若兰和言城东有多凄凉!

        第四章 年度最年轻CEO

          三年后。

          A市最气派宏伟的办公楼里--贺氏集团。言欢站在24楼,有些紧张的等待面试结果。今天是她进行第三次面试的日子,通过层层筛选,只要这一关过了,她就可以顺利入?#21834;?/p>

          “言小姐,恭喜你通过面试,成为贺氏集团的一?#20445;?#24076;望接下来三个月的试用期你可以好好表现。”人事部萧经理笑着告知她结果。

          “谢谢公司给?#22812;?#20316;的机会,?#19968;?#35748;真对待,好好表现。”言欢浅笑着回应。

          人事经理看着眼前这个打扮的其貌不扬,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土气的女人,长长的头发盘起,巴掌大小的脸上框着一副黑色边框眼镜,衣服是沉闷的灰色小西装,这身装扮看起?#26149;?#19981;起来不起眼。

          但刚刚?#21738;?#19968;笑,却?#33804;怂布?#22833;了神。

          言欢心里一喜,贺氏集团的面试十分?#32454;瘢?#20294;是进去了,也就意味着将拿到比同行高出很多的薪水.

          是的,此时的她,再也不是三年前的言大小姐,她需要钱,很迫切的需要!

          贺氏集团的工作效率很快,在人事的引导下,上午办好入职一系列手续,下午言欢就已经入职人事部,在经理的引荐下,向各位同事打招呼。

          熟悉之后,言欢坐回自己的位?#33579;?#25343;着员工守则细读。

          人事部是一个公?#26223;?#21350;和新闻的起源地,更何况女同事居多,没一会,耳边?#25512;?#26469;同事ALICE的窃?#36816;接鎩?/p>

          “哎,你们看了今天的报道没?咱们贺总又上新闻了,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人间偏要靠才华,这张脸都能上娱?#20013;?#38395;了,结果?#30475;?#37117;是?#20973;?#22836;条,实在是太帅了,不愧是A市年度最年轻有为的CEO!”

          坐她对面的CICI作花痴状,眼睛里面都可以冒出爱心粉色泡泡:“最重要的是,人?#19968;?#26159;单身耶!又没?#35009;?#20843;卦绯闻,多金帅气的王老五,天哪……”

          “好像给他生猴子啊啊啊!”ALICE夸张的小声尖?#23567;?#24825;来其他女?#38712;?#30340;一片白眼和调笑。

          旁边的ALLEN是为数?#27426;嗟哪?#29983;,带着酸溜溜的语气嘲讽道:“你们确定咱们贺总爱好是女?这么些年了没见他公开过任何女朋友,说?#27426;?#36825;么优秀?#21738;?#20154;早就有男朋友了……”

          这话一出,几乎未婚的女同事群起而攻之,“滚啦你,不要亵渎我们?#21738;?#31070;!我可以肯定咱们贺总性取向没有问题,就是你?#20992;?#20154;家!”

          “就是就是,有钱又多金,我看你这是赤裸裸的?#20992;省?/p>

          坐在角落里的言欢,却越听越是心惊胆战。

          帅气多金的单身王老五,A市最年轻的顶级富豪,贺氏集团的总经理兼CEO

          言欢咬唇,神色凝重了几分,如果不是因为贺氏集团的薪?#39318;?#22815;的高,自己也不会这么冒险。

          “咳咳!”随着一声象征性?#30446;人?#22768;,萧经理走进人事?#20426;?#21407;先吵?#34924;?#38393;的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萧经理眼睛环视办公室一圈,沉声说道:“大家都知道,贺氏集团这次招进了不少新员工,流入了新鲜血液。所以今天下午,贺总会百忙之间抽出时间,来给咱们新员工训话,当然,人事部作为公?#23616;?#35201;的职能部门,贺总会作为重点巡视对象,你们都给?#19968;?#28789;着点,好好做事!”

          交代完这些,萧经理匆忙离开,去准备接待事项了。

        第五章 贺总到了

          办公室里陷入短暂的沉默,随即是压抑不住的小声尖?#23567;?/p>

          “天哪,ALICE,你赶紧帮我看看我今天的衣服搭?#30446;?#20197;么?你说待会贺总会不会一眼注意到我?!”

          “哎呀我现在没空,这两只口红哪只衬我的肤色啊?男神面前?#27426;?#35201;展现最美的一面啊!”

          “是啊是啊,要是傍上贺总这棵大树,哪怕传个女朋友的绯闻呢,也是吃穿不愁啦!”

          ……

          言欢无奈?#30446;?#30528;一群女同事补妆整理衣服,手上没有任何动作,心里却越发的不安起来。

          希望男人不会发现自己,毕竟那一晚,灯光朦胧,彼此根本看不清。

          “贺总到了!”

          随着一声通知,一个身形颀长俊挺?#21738;?#20154;大步走进办公室,他气?#26102;?#20919;,眼眸深邃,一身剪裁非凡的全套ARMAINI高定西装,皓白真丝衬衫,灰色暗格领带,收腰的剪裁,顶?#35828;?#24067;?#24076;?#26356;是完美的显出了笔挺的身材。周身散发着一股子王者般的霸气。

          原本的花痴尖叫窃?#36816;接?#36890;通被这股?#30475;?#30340;气场压下去,员工们都站起身听着贺总训?#21834;?/p>

          言欢垂眸低首,站定在位置上。听着一把低沉磁性?#21738;?#22768;响起,说?#21738;?#23481;是公司?#23381;?#21592;工的期许和公司的简介。但是却像是有魔力一般,直直穿过耳膜,透入心?#20303;?/p>

          这声音,简直能?#33804;?#32819;朵怀孕啊!

          而且,还带着一丝熟悉。

          似乎和?#21738;?#21069;那晚的声音记忆,完全契合上了……

          言欢更加的心惊胆?#21073;?#32420;?#21046;?#36827;掌心,薄薄精致的嘴唇抿住,在心底?#27426;?#31048;祷快点结束。

          这样想着,声音真的停止了。

          难道这么快就结束了?

          她松了一口气,准备抬头。下一秒却又惊诧的睁大双眸:

          一双锃亮的皮鞋站定在他面前,下一秒这双鞋的主人缓缓的弯下腰,捡起地上的胸牌-她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的胸牌。

          “言欢,嗯?”头顶响起一道低沉磁性?#21738;?#22768;。

          “是……”努力控制住自己心下的波涛汹涌,言欢鼓足勇气,言欢答应下来,却还是不敢抬头。

          一只骨节分明,细长干净的大手将她的胸牌递过来,言欢微微的一愣神,赶紧接过来,却不小心在一?#24067;洌?#35302;碰上他的手?#28014;?/p>

          一刹那间,电光火石,似乎一阵强电流通过,?#34987;?#24515;脏。

          贺景深居高临下?#30446;?#21521;眼前的女人,眸光深沉。

          等言欢?#20174;?#36807;来,贺景深已经做完巡视,离开办公室了。她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没露出破绽。

          午休之后,萧经理带给她一个调令通知:从即刻起,升为贺总经理的贴身秘书,并且即刻去贺总那里报道。

          带着几分惴惴不安,言欢敲了敲总经理办公室的门。

          “进来。”低沉磁性?#21738;?#22768;传出来。

          言欢走进办公室,带着早就打好的腹稿,做一只?#35009;?#37117;?#27426;?#30340;小白,这样也许能够蒙混过关。

          她摆出一?#32972;?#24822;诚恐的样子,小心翼翼的措辞:“贺总,我是新入?#38712;?#24037;言欢,接到调令,可是作为新员工,怕不能胜任高级秘书的职位,您,为?#35009;?#36873;我呢?“

          贺景深抬起头看着言欢,狭眸微眯,深不可测的黑眸里闪过一丝玩味,声音难得的带上一丝温柔:“言欢……”

          他叫着她的名字,波澜不惊的抛出一个问题:“你,对我没有非分之想。”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快乐赛车开奖纪录 14场胜负彩最新预测 大中华彩票心水论坛 777七乐彩走势图 彩票走势图大全搜狗 辽宁福彩35选7 云南时时彩玩法说明 香港一肖中特免费公开 抢庄牛牛 2019年生肖八句诗 河南泳坛夺金283 航宇国际娱乐城赌球 d8国际娱乐时时彩 重庆分分彩教学视频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