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全本)大财阀小萌妻全文免费-大财阀,小萌妻免费阅读by浮华褪尽

        发布时间:2019-03-08 10:02

        大财阀小萌妻全文免费

        大财阀,小萌妻全文阅读

          大财阀,小萌妻小说是最近一本很热门的现代豪门总裁文,由网络作者浮华褪尽所著,大财阀,小萌妻顾苡傅翊霄是小说的主要人物。五年前顾苡为了救男友,把自己卖给了一个陌生男人,却不想自己的男友是个渣男,她失去了一?#23567;?#21487;五年后却有一个俊美的男人抱着孩子出现要求她负责!
          顾苡将手包砸在他的头顶上,回呛道:“就算是婊子,我也有权利选择找个?#35009;?#26679;的男人,宋禹,你从前配不上我,如今依旧不配!”
          说完,不顾宋禹脸上难看,她一把推开了车门。海城的二环高架桥上,疾驰的车子飞速而过。顾苡一个人走在上面,头发被寒风吹起。
          高跟鞋已经将脚磨出了水泡,疼的痛彻心扉。可她依旧昂着头,走的如履平地。
          宋禹的车子?#30001;?#36793;唰的一声疾驰而去,顾苡看也未看一眼,骨子里的高傲支撑她最后一点尊严。
          顾苡走的很快,包里的手机不断的响起。她强忍住烦躁,停下脚步来。?#20154;?#23558;手机从包里拿出来时,手指已经被冻僵。
          她好不容易才将电话接起,手机却从她的掌心突然滑落。“?#23613;?#30340;一声,手机掉在?#35828;?#19978;,滚了出去。
          顾苡下意识的去追手机。而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正从右前方疾驰而来。宾利的速?#24525;?#24555;了,根本来不及躲避。
          当顾苡意识到自己身处危险中时,宾利已经到了眼前。
          她当?#23653;?#20570;的,除了尖叫,就只有自欺欺?#35828;?#25260;起手臂挡自己的眼睛了。“嘭”的一声巨响。随着剧烈的?#19981;?#22768;,顾苡的世界安静了……

        楔子 床在你身后,躺上去

           9月的最后一天,榕城起了一场大雾。

           顾苡赶上了最后一趟高铁,通往海城。

           车站的门口,有长相严肃的女人上前询问。

           在得知是顾苡没错后,女人带着她上了一辆黑色的英菲尼迪。

           顾苡坐在?#36947;錚?#25163;放在膝盖上攥着薄薄的裙角,掌心里都是冷汗。

           顾苡想开口,却被女人突然的动作打断。

           女人将一个黑色的眼罩罩在她的头上,并开口说:“从现在起,你只能保持这种状态,这是先生的意思。”

           眼前突然的黑暗,让顾苡失了最后一点安全?#23567;?/p>

           她试图拽住女?#35828;?#25163;,可女人还是将手腕从她的掌心抽走。

           女人用?#36127;?#27809;有感情的音调说:“先生说事成以后给你500万,但这件事你要永远保密。”

           ……

           顾苡在一栋别墅前,被女人带下了车。

           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开口问道:“这是哪?#20426;?/p>

           女人没给她答案,只说了一句:“走吧,先生在里面等你。”

           别墅内的冷气开的很低。

           顾苡被带入之后,身边的女人就转身离去。

           顾苡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地,脚下是绵软的地?#28023;?#22905;伸出手摸了摸,前面空无一物。

           就在顾苡准备要揭开自己面上的眼罩时,一个声音突然在不远处响起。

           “床在你身后,脱掉衣服,躺上去。”

           说话的是个男人,声线很?#20572;?#20063;很深沉。

           顾苡犹豫了,心脏在这一?#36255;?#20046;要鼓出来,嘭嘭嘭的跳个不停。

           不过,她没犹豫多久,转身摸向大床。

           她寻着床边坐下,抖着双手,去解自己的衬衫衣扣。

           她庆幸,还有眼罩罩在脸上。否则,一切曝光于眼前,她不知道?#33804;?#20309;去面对。

           顾苡脱了衣服,自己躺了上去。

           大床很柔软,背脊下的床单也很顺滑,只是有些冷。

           片刻后,顾苡听到了皮带卡扣的声音。

           她僵硬了身体,纵使眼前黑暗一片,?#35009;?#37117;看不到,可还是选择闭上了眼。

           男?#35828;?#20307;温靠近时,她抖的厉害。

           许是知道她在怕?#35009;矗?#22312;进入她身体前,男人握住了她的手。

           黑暗中的顾苡,感受着那只手掌的温度。

           男?#35828;?#25163;很大,掌心微烫,手指修长,右手?#25345;负?#20013;指指腹上有薄薄的茧。

           没有传说中的前戏,更没有取悦。

           当顾苡疼的满头是汗时,男?#35828;?#21160;作似乎也有所一顿。

           “你来例假?#20426;?/p>

           男?#35828;?#22768;音在头顶上方响起。

           顾苡攥紧的拳头随之放松,?#24597;?#20013;回答:“没,没?#23567;?/p>

           男人抽身离去,很快,不远处的浴?#20381;?#21709;起哗啦啦的流水声。

           顾苡躺在大床上,她思考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自己到底该走还是该留。

           就在她准备爬起之时,浴室方向的水声戛然而止。

           黑暗中,她转过身,却听见男?#35828;?#27785;的声音在耳边再次响起。

           “把腿分开……”

           ……

        第1章 一会儿叫你舒服的想哭

           这里的黑?#39038;?#20046;比白天要漫长许多。

           在过分紧张和钝痛过后,男人终于结束了索取,抽身离去。

           顾苡躺在床上,听黑?#36947;?#33258;己的呼吸声。

           男人从床上起身,耳边有窸窸窣窣穿衣的声响。

           片刻后,男人离去。

           别墅里变的死一般的?#21866;病?/p>

           顾苡拽下眼罩,从床上坐起。

           奢华的欧式吊灯,将周围照的明亮无?#21462;?/p>

           她无暇顾及此时身在?#26410;Γ?#20809;着身子,跑去窗前。

           浓墨一般的夜色下,男人颀长的背影,逐渐模糊在视线里……

           她回过头来,看到了放在床头上的一张支?#34180;?/p>

           支票的金额刚好100万整。

           ?#26725;?#20154;说了,只要她成功的将孩?#30001;?#19979;来,其余的400万会如期奉上。

           顾苡攥着支票的手忍不住发抖,她的眼泪唰的掉了下来。

           有了这张支?#20445;?#19968;切就都有救了。

           只是,这代价太大了!

           ……

           ——五年后——

           洗手间内。

           顾苡弯着腰将?#39038;?#25293;打在脸上,抬起头看着盥洗室镜前的自己。

           不知道从?#35009;?#26102;候起,镜子里的脸已然变的陌生。

           陌生到她自己都快认不出了。

           她从包里抽出纸巾,将水擦了。

           拿出口红,在镜子前一遍遍的描绘自己的红唇。

           VIP包房里的人还等着她呢,等着看她的笑话……

           ……

           包房内,宋禹正歪在沙发里,斜着眼看顾苡走入。

           宋禹拍了拍身侧的位置,顾苡的表情顿了一下,随即弯起红唇,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坐下。

           宋禹一把将她揽入怀中,醉醺醺的在她耳边说:“顾苡,你说你贱不贱?我追了你那么多个年头,你连正眼都没瞧过我一眼,今天倒主动送上门来了?#20426;?/p>

           话里的讽刺之意,顾苡自然是听的出来的。

           奈何坐在她身边的这位,曾是?#30422;?#21516;僚的儿子,?#30422;?#22914;今落狱,众人唯恐避之不?#20445;?#23435;禹能来见她,已经实属意外。

           而且,以宋禹?#30422;?#22914;今在海城里的地位,虽说将她?#30422;?#20174;监狱了弄出来不太现实,减轻几年刑法还是有可能的。

           顾苡将一杯红酒端起,喝的见?#35828;祝?#22238;眸一笑:“那又怎样?你不是也来了么。”

           坐在旁边的女孩呲的一声轻笑,吸引了在座所有?#35828;哪?#20809;去。

           女孩不屑的将烟灰掸落在身前的烟灰缸里,言语轻蔑道:“顾苡,你不是穷疯了吧?主意都打到宋禹的头上来啦?#20426;?/p>

           顾苡只当充耳不闻,背脊依旧挺?#34180;?/p>

           与生俱来的名媛气场,即便身上已经没了奢侈?#25918;疲?#21487;依旧气?#35782;?#31435;。

           宋禹抿嘴笑了笑,将最后一口烟抽完,捻灭在烟灰缸里,懒懒的看了顾苡一眼后,?#30001;?#21457;里起身:“别废话了,跟我走吧。”

           顾苡明白,抓起自己的手包,跟着他出了门。

           ……

           上了宋禹的车后,顾苡就开始低?#36153;?#25214;包里的烟。

           ?#27631;?#19981;知道?#35009;?#26102;候被挤扁。

           从里面抽了一支出来,顾苡几次将打火机开启,都没能将烟点着。

           烟是邹巴的,手也在抖。

           她甚至开始?#29615;?#20919;静,她后悔没在会所里将自己灌醉。

           也许醉了她和宋禹之间就不会这么尴?#21361;?#31232;里糊涂的被他拖去酒店,一夜过后,她?#30422;?#30340;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可她偏偏这样清醒,清醒到无论喝多少,都?#29615;?#23558;自己灌醉。

           宋禹看着前面路口的红灯,表情里有些许的不?#22836;场?/p>

           他轻敲着方向盘,说:“?#19968;?#35760;得小时候,你在我面前纯洁的像个女神,我?#30475;?#23545;着你的?#25484;?#25784;过以后,都在心里一遍遍的骂自己,怎么就能亵渎了你呢?#20426;?/p>

           说到这里,宋禹讽刺的笑了。

           笑了好一会儿后,将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摩挲着。

           他侧过头来盯着顾苡明艳的脸,道:“可你也不过如此,如今不也是自己跑来,想上我的床了么……”

           顾苡的手抖的更厉害了,只顾着吸烟,根本不看宋禹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

           宋禹似乎突然想起?#35009;?#26469;,嘲讽道:“对了,我听说你17岁那年就卖过自己一次了,?#26376;穡?#25226;自己卖给了一个老男人?不如这样,你现在跟我?#27493;玻?#20320;当初把自己卖了个?#35009;?#20215;钱?那老男人又是在床上怎么弄你的?#20426;?/p>

           这一刻,顾苡只想把?#28907;?#22312;他的那张贱嘴上。

           但她还是要忍,她在心里劝着自己,宋禹一定是喝多了,胡?#26376;?#35821;,一定是……

           可宋禹似乎还嫌说的不够,继续问道:“我听说你还怀过一个孩子,那个孩子呢?我很好奇,如果当初你真把他生下来,他是该叫你姐姐还是叫你妈?#20426;?/p>

           说着,宋禹已经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顾苡抠着自己的掌心,指?#36208;?#21714;的一声,断裂在里面。

           “我有些不舒服。”顾苡开口说道。

           宋禹很诧异的看她一眼:“怎么?我提起这些,你就不舒服了?#20426;?/p>

           顾苡不说话,死死的盯着他。

           宋禹回过头去:“忍一忍吧,一会儿上了床,哥们一准叫你舒服的想哭……”

           一个巴掌落在了宋禹的脸上。

           宋禹顿时愣住了。

           他一脚踩住了刹车,怒道:“婊子,你不过?#35114;?#20010;出来卖的,打我?他妈的疯了吗?#20426;?/p>

           顾苡将手包砸在他的头顶上,回呛道:“就算是婊子,我也有权利选择找个?#35009;?#26679;的男人,宋禹,你从前配不上我,如今依旧不配!”

           说完,不顾宋禹脸上难看,她一把推开了车门。

           ……

           海城的二环高架桥上,疾驰的车子飞速而过。

           顾苡一个人走在上面,头发被寒风吹起。

           高跟鞋已经将脚磨出了水泡,疼的痛彻心扉。

           可她依旧昂着头,走的如履平地。

           宋禹的车子?#30001;?#36793;唰的一声疾驰而去,顾苡看也未看一眼,骨子里的高傲支撑她最后一点尊严。

           顾苡走的很快,包里的手机不断的响起。

           她强忍住烦躁,停下脚步来。

           ?#20154;?#23558;手机从包里拿出来时,手指已经被冻僵。

           她好不容易才将电话接起,手机却从她的掌心突然滑落。

           “?#23613;?#30340;一声,手机掉在?#35828;?#19978;,滚了出去。

           顾苡下意识的去追手机。

           而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正从右前方疾驰而来。

           宾利的速?#24525;?#24555;了,根本来不及躲避。

           当顾苡意识到自己身处危险中时,宾利已经到了眼前。

           她当?#23653;?#20570;的,除了尖叫,就只有自欺欺?#35828;?#25260;起手臂挡自己的眼睛了。

           “嘭”的一声巨响。

           随着剧烈的?#19981;?#22768;,顾苡的世界安静了……

        第2章 事故

           顾苡的大脑有一?#24067;?#26159;空白的。

           她等了一会儿,身上好像并没有被?#19981;?#21518;的痛?#23567;?/p>

           她缓缓的睁开眼,放下挡在眼前的手臂。

           这才发现,那辆黑色的宾利慕尚,已经狠狠的撞在了高架桥的桥墩上。

           宾利破损?#29616;兀?#21069;面的机箱盖里已经起了浓浓黑烟。

           顾苡顺着地上的刹车痕迹看过去。只一眼,她的脸色就白了。

           地面上的刹车轨迹清晰刺眼。

           这辆车,很明显是为了躲避她,而突然变更了行?#36824;?#36857;,从而撞在了一旁的桥墩上。

           先不说那辆车价值不菲,单说里面的人是否受伤活着,就已经够顾苡慌?#35828;摹?/p>

           顾苡没时间想太多。

           她从地上爬起来,跑到车前,先试图去拉开车门。

           可车门是由内锁上的,她试了几次都没能够将它打开。

           她弯下腰,低头朝着驾驶的位置看去。

           隔着墨色的车窗,里面的男人趴在方向盘上,修长好看的手指就搭放在方向盘上,整张脸都埋在臂弯内,看不清楚样貌。

           顾苡用力的去?#20040;?#36710;窗,试图?#21483;?#37324;面的男人。

           可惜,无济于事。

           眼看着车子就要燃烧,顾苡已经顾不上太多了。

           她转身冲向前面急速而过的车流,不顾生命安危的去拦车。

           终于,一辆出租车在发出剧烈的长刹车声后,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她完全不理会出租车司机的谩骂,跑向车尾,一把拉开了后?#36214;洌?#23558;红色的灭火器从里面拖拽了出来。

           再次回到宾利前,她举起了灭火器,用尽全身的力气朝着车门砸了过去……

           ……

           男人醒过来时,已经在出租车上了,身侧坐着顾苡。

           男?#35828;拿?#22836;微皱,许是感受到了额头上的疼痛,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摸了一下。

           指腹上粘稠的感觉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受伤了。

           坐在一旁的顾苡回过头来,没想到男人竟然这么快就醒了过来。

           与男人对视了一眼,这才发现,男?#35828;难?#30555;原来这样好看。

           男人30岁上下,一身灰黑色的西装,盯着她的目光深邃沉?#21462;?/p>

           顾苡被男人盯的发毛,想笑笑,却发现根本笑不出来。

           男人外套里的手机突然响起。

           他将目光从顾苡脸上收回,低头拿出手机。一边摸额头上的伤,一边沉稳的对着手机说道:“我恐怕要过一会儿才能到,不用等我了。”

           男?#35828;?#35821;气很温?#20572;?#21364;并没有透露自己受?#35828;?#24773;况。

           这样的举动,?#21561;?#35753;顾苡觉得更?#30007;?#20102;。

           挂掉?#35828;?#35805;,男人这才回过头来,对着顾苡说:“如果你刚刚不用灭火器砸我那一下,或许现在会还处理些……”

           “啊?#20426;?#39038;苡怔怔的看着他。

           男?#35828;?#30830;是在车祸的第一时间晕厥了过去,可没晕多久就醒过来了。

           他打开车门时,顾苡正抱着灭火器跑过来。

           他刚要从?#36947;?#20986;来,结果不偏不倚,灭火器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男人看着顾苡苍白的小脸上,还黏上了黑灰,竟觉得格外的滑稽。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见她还回不过神来,男人也索性不再重?#21561;?#20108;遍了。

           他抬起头,对着前面的司机说道:“下了桥左转,送我去舟山私立医院。”

           ……

           舟山私立医院的门口,顾苡慌了。

           这家医院的知名度,她有所耳闻。不单是专家的实力雄厚,收费更是贵的离?#20303;?/p>

           就算她之前也出身名门,从不把钱当回事。可如今以她的?#36710;兀?#24656;怕已经不足以来负担这样昂贵的医疗费用了。

           看着男人大步的朝里迈进,顾苡也只?#33505;?#30528;头皮跟着走入。

           ?#38381;?#35266;察?#20381;鎩?/p>

           男人被处理着伤口,顾苡安静的站在一旁等候。

           此时,医生的手势轻柔娴熟,动作有条不紊。

           可顾苡的心里却在盘算着,这场事故,她到底要承担多少责任。

           只要一想到男?#35828;哪?#36742;宾利,她就忍不住肉疼……

           顾苡对着男人僵硬的弯了弯嘴角:“那个……我想?#28909;?#20010;洗手间?#20426;?/p>

           许是顾苡的表情里写满了?#30007;椋?#30007;?#35828;哪?#20809;似乎能穿透她的谎言一般,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不过,男人?#35009;?#22810;说,而是对着她点头道:“去吧。”

           顾苡像获赦了一般,从?#38381;鍤依?#22868;了出来。

           当然,去洗手间不过只是个借口罢了。

           她根本负担不起这场事故的全部费用,借着尿遁跑路才是真的……

           ……

           傅翊霄处理好伤口后,被医生从里面送了出来。

           ?#38381;?#23460;的门口,医生笑着说道:“傅先生,正好您今天有空过来,下半年医院的账目,您要不要亲自过目一下?#20426;?/p>

           傅翊霄摇了摇头,显然心思不在上面。

           他四处看了看,顾苡早就不见了踪影。

           ……

        第3章 制服诱惑

           酒吧里。

           舞池中央,一身火红短裙的女孩正贴着?#27490;?#36339;的妖娆?#28982;蟆?/p>

           台下的男人们都跃跃欲试,口哨声不时迭起。

           舞弊,女孩一身热汗的从台上跳下,几步走到吧台前,要了杯绿色森林。

           服务生将酒送到身前,红裙女孩喝了一口,转头看着坐在卡座里的顾苡,笑着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20426;?/p>

           说着,她朝着顾?#30001;?#21518;看了一眼:“宋禹呢?你们俩不是开房去了么?他人呢?#20426;?/p>

           “回去了!”

           “回去了?#20426;?#32418;衣女孩一脸震惊的盯着她:“不是你说睡了他之后,再反过来告他强奸,这样就可以威胁他?#30422;?#24819;法子帮你?#30422;准?#21009;的吗?#20426;?/p>

           顾苡端起?#31080;?#21917;了一大口下去,胸口处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被我搞砸了……筱彤,我烦的很。”

           顾苡当下烦的不是没搞定宋禹,而是高架桥上的那场车祸。

           她从医?#35946;锿低?#28316;了出来,心里却清楚,躲过了一时,怕是也躲不了一世。

           可她有?#35009;窗?#27861;呢?她去哪里搞那么多钱来赔给人家?

           见顾苡始终闷闷不乐,辛筱彤?#35009;?#20877;往枪口上撞,随手捞过?#31080;?#23700;开话题道:“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就不要想太多了,我们现在要不要?#21561;?#21050;激的?#20426;?/p>

           “刺激的?#20426;?/p>

           辛筱彤神秘兮兮一笑:“我们打个赌怎么样?从现在开始,门口进来的第一个人,无论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只要你敢过去亲他一下,这个月你来这儿的酒单都由我来付,敢不敢?#20426;?/p>

           看着辛筱彤一脸的兴奋,顾苡意?#27515;簧海骸?#20320;怎么不去亲?#20426;?/p>

           辛筱彤眉头一挑:“你当我不敢?#20426;?/p>

           话毕,辛筱彤从卡座起身,环视了一圈后,将目光定格在刚刚从门口走入的两个男人身上,不禁红唇一挑:“看来我今天运气不错……”

           见辛筱彤将低胸的短裙又往下拽了拽,露出雪白沟壑,顾苡忍不住转过身去。

           只一眼,顾苡就差点从卡座上摔下来。

           有句话叫?#35009;矗?#20900;?#34915;?#31364;!

           这个词此时用在这一点也不为过。

           还没等辛筱彤朝着傅翊霄走过去,顾苡就一把将她给拽了回来。

           辛筱彤被扯的有些失态,胸前的衣服滑落,差点走光,不禁大惊小怪道:“你拉着我干?#35009;矗浚 ?/p>

           辛筱彤的一声怪叫,引来无数目光。

           当然,这些目光里也包括刚刚走入的那两个男人。

           傅翊霄朝这边望过来,一眼就看到了顾苡。

           在看清的确是顾苡没错后,傅翊霄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这丫头……刚刚不是说去医院的洗手间了么?

           傅翊霄本来从医?#35946;?#20986;来,是要回?#38505;?#30340;。不料在中途看到了一个多年不见的合作伙伴。

           在老朋友的热情邀请下,两个人这才就近随意选了一家酒吧,准备进来喝两杯。

           可不曾想,却在这里看到了顾苡。

           这边,顾苡正手慌脚乱的去捂辛筱彤的嘴,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她不要再大声?#23567;?/p>

           辛筱彤一边低头捂住胸口,一边怒道:“你搞?#35009;?#21568;?#20426;?/p>

           顾苡哪有时间解释这么多,用手挡住脸,说道:“酒店的后门在哪?我得先走了,改天再和你细解释。”

           辛筱彤也看出顾苡的状态不对,四周望了望,这才朝着身后指了指,说:“那边……”

           话音未落,就见顾苡一阵风似的朝着后面跑了。

           ……

           出了酒吧,顾苡在一辆黑色英菲尼迪SUV前停了下来。

           她回过头去,见后面没有人追出来,顿觉松了口气。

           原本也只想缓口气,却不想被冷风一吹,酒气上涌,顿时头?#25991;?#30505;起来。

           她今天喝的太多了,一个没忍住,就弯腰吐了个底朝天。

           吐过之后,顾苡靠在车旁上,大口的喘息着,视线反而更模糊了。

           不知道?#35009;?#26102;候起,一双?#25163;?#30340;裤线进入眼?#34180;?/p>

           顺着男人?#20923;?#30340;双腿,顾苡抬起头来。

           男?#35828;?#33080;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她看了许久,?#35009;?#30475;出个所以然来。

           见男人目光?#33080;?#30340;看着自己,顾苡忍不住傻笑:“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20426;?/p>

           傅翊霄低头看着自己皮鞋上的点点污秽,眉头紧皱。

           他越来越搞不懂现在的年轻女孩脑袋里想的都是?#35009;礎?/p>

           本想将顾苡从自己的车旁拉开,却不想被这丫头一把抱住了腰。

           顾苡死活不肯松手,嘴里语无?#29366;?#30340;重复着:“不要再丢下我了,好不好?不要走了,这次我都听你的……”

           傅翊霄低头看着顾苡稚嫩的脸庞,心中的不悦被一种无奈的情绪所取代。

           最后,她只能将顾苡抱上了车,帮她系好安全带后,这才走到驾驶位置前拉开车门。

           ……

           ?#30340;凇?/p>

           傅翊霄几次询问顾苡家的住址后,都被顾苡呛了回去。

           顾苡醉的颠三?#39038;模?#38450;范意识却还很?#20426;?/p>

           她死死的盯着傅翊霄,语无?#29366;?#36947;:“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35009;矗?#20320;?#35114;?#24819;尾随?#19968;?#23478;对不对?#20426;?/p>

           傅翊霄回过头来,眉头紧蹙的看了她一眼。

           顾苡继续说道:“别以为我?#25285;?#31561;你尾随?#19968;?#23478;后,就会把我先奸后?#20445;?#25110;是先杀后奸……”

           傅翊霄彻底无语了,这回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了。

           顾苡打着酒嗝,突然凑过去,伸出手放在傅翊霄的大腿根部摩挲着。

           傅翊霄的身形一顿,却见顾苡?#20013;?#30511;眯的说:“不如这样,要不我们来个制服诱惑怎么样?我装成清纯惹火的小护士,你装成一脸正义的人民警察?#20426;?/p>

           说着,放在傅翊霄大腿上的小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傅翊霄一把按住了她正要胡作非为的手,目光?#35889;?#30340;盯着她。

           顾苡的手被他抓的很疼,抬头看着一脸严肃的男人,?#30007;?#36947;:“要不……我,我来装警察,你来装小护士也是可以的……”

           傅翊霄:?#21834;?/p>

           ……

        第4章 衣服不见了

           清早。

           顾苡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

           她一个人坐在酒店的大床上,许久?#35009;?#22238;过神来。

           头疼欲裂的脑袋里,零碎的?#19988;?#22312;慢慢拼凑。

           ?#19988;?#20013;,是车祸男把她带来了酒店。

           她突然掀开被子,果然,身上除了内裤以外,其它的衣服都不见了。

           宿醉后的头痛和绵软,让她想不起自己昨夜都做了?#35009;礎?/p>

           如果自己真的被他……

           这算?#35009;矗?#19968;?#39592;椋浚?/p>

           就在她暴躁的同时,一个便签纸从床头轻飘飘的掉在?#35828;?#27631;上。

           她弯腰将纸条捡起。

           上面一行苍劲有力的字体出现在眼前:【酒店的费用?#19968;?#21483;律师连同事故赔偿细节,一起联?#30340;恪?#36824;有,是你主动脱的!】

           望着这张纸条,顾苡足足?#35835;?#22909;几?#31181;印?/p>

           ?#35009;唇小?#22905;主动脱的?!

           敢情还是她主动的!

           ……

           回到唐宅,已经是上午9点多了。

           保姆站在门口,帮顾苡拿了拖鞋出来,并轻声询问道:“小姐,昨晚一整夜未归,您去哪了?#20426;?/p>

           顾苡换好了拖鞋,一脸疲惫的问:“丁婶,有吃的吗?我饿了。”

           丁婶闻?#24742;?#28857;头:“早饭我特意给您留了,我这就去给您热一热。”

           “谢谢丁婶……”

           顾苡的话音未落,唐茵正从二楼走下,冷言冷语道:“丁婶,别张嘴闭嘴一口一个小姐的叫着,她算哪门子的小姐?#20426;?/p>

           这话很明显是冲着顾苡来的。

           顾苡闻?#30776;?#19981;做声,脸上?#35009;?#34920;情都没?#23567;?/p>

           保姆有些讪讪,和唐茵对视一眼后,起身道:“厨房里还在煲汤呢,我先过去看看。”

           保?#36153;?#30528;个借口离开了,客厅里只剩下表姐妹二人虎?#31161;?#30472;着。

           唐茵如今的一颦一笑,穿衣风格,都像极了从前的顾苡。

           顾苡轻飘飘的看了眼唐茵手腕上的卡地亚限量手镯,不屑一?#35828;?#20174;她身前绕过,径直的上了楼梯。

           被顾苡就这么无视掉,唐茵简直被气的跳了脚。

           她转过身,对着楼梯上的顾苡怒道:“顾苡,你摆?#35009;?#33261;架子?也不看看你现在落魄成了?#35009;?#26679;,身上穿着这些廉价货出入唐家,也不嫌丢脸!”

           闻言,顾苡从楼梯上转过身来。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唐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那条珍藏版的卡地亚手镯,如今应该安静的躺在我的首饰盒里才对,而不是在你的手腕上……在不经人允许的情况下,就私自动别?#35828;?#19996;西,你知道这叫?#35009;?#21527;?叫偷……”

           唐茵的脸色变了变,故意将手背后,?#30007;?#30340;转移话题道:“你少胡说?#35828;潰?#35201;不是我妈好心留你住在我家,你这会儿恐怕都要睡到大街上去了,如果换做我,我早就把你赶出去了,你这么不知廉耻,唐家的脸面都要被你给丢尽了……”

           顾苡冷冷的注视着她,忽而笑了:“不知廉耻?#20426;?/p>

           唐茵可算逮住了个机会,昂起头:“难道不是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干?#35009;?#21435;了,我妈不给你钱挥霍,你就费劲心思去勾引宋禹,目的不?#35114;?#24819;上他的床,让他包养你么?#20426;?/p>

           顾苡看着这样的唐茵,不禁觉得好笑,索性干脆点头承认道:“对,我?#35114;?#24819;上他的床,可那又怎样?#20426;?/p>

           “不要脸!”

           看着气急败坏的唐茵,顾苡走下楼梯,在她身边停住了脚,盯着她的侧脸。

           “我是不要脸,可我怎么听宋禹说,你曾经脱光了躺在了人家床上的时候,人家都没理你呢?#20426;?/p>

           唐茵到底是被她给激怒,大声回呛道:“顾苡!你信不信明天我就让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你17岁那年怀过别人野种的事?!”

           “你敢!”顾苡大声的喝止道。

           不等顾苡的话音落下,二楼书房的方向就传来了顾清澜推开门的声音。

           顾清澜对着楼下两姐妹?#25745;?#36947;:“大清早的,吵?#35009;?#21557;!”

           面对姑姑的训斥,顾苡无话可说,转身上了楼。

           ……

           顾苡一觉醒来,已经是晚饭后了。

           顾苡被一阵微?#30424;?#37266;的铃声给?#25215;选?/p>

           从被子里伸出手,将手机拽了进去,眯着眼盯着屏幕上显示的微信内容。

           是宋禹发过来,估计是气不过,直接在微信里爆了粗口:【顾苡,你他妈的玩儿我是吧!我告诉你,小爷想弄死你,方法多了去了,艹!】

           顾苡看着微信内容,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

           她将手机丢到一旁,起身朝着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内,顾苡一边刷着牙,一边接着辛筱彤打过来的电话。

           辛筱彤在电话里笑嘻嘻的说:“你整天在?#20381;?#23545;着唐茵的那张臭脸,不嫌烦啊?赶快出来,我这儿今天?#20013;?#26469;了个调酒师,帅的跟霍建华似的……”

           顾苡喝了口水,咕噜噜的吐出了嘴里的泡沫,对着手机说:?#26114;?#21543;,把霍建华给我留下,不过你得等我一会儿,我要?#28909;?#33647;店买盒紧急避?#24184;!?/p>

           辛晓彤大惊小怪道:“?#35009;?#36991;?#24184;?#20320;?#35009;?#24773;况?!”

           顾苡:?#21834;?/p>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