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由网络作者世界只因有你所写的《绝艺非凡,剩情难断》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林水心

        发布时间:2019-03-08 10:03

        林水心百里云免?#35328;?#35835;

        绝艺非凡,剩情难断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者世界只因有你所写的《绝艺非凡,剩情难断》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主角林水心百里云。这本书全文讲述林水心一出生就失去亲人,被视为废物赶出家门,这或者就是她宿命的起源,她心怀仇恨,本是为仇恨而生,却终归逃脱不了凡世的七情六欲。
          “我们不下去帮帮忙?#20426;?#26519;水心有些慵懒的说道。
          陌少陵没有说话,只是搂着林水心的肩膀从树上飞了下来,然后两个人就像是闲庭漫步一样。
          百里雪的长鞭缠绕上了婧华的佩剑,一时之间两个人的全部精神力都在自己的武器上。
          而婧华这个时候身上的黑气越来越深,百里雪身上所散发出得乳白色光芒竟然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百里雪的额头上也布满了细汗。
          而百里云这个时候却只能看着,而无法帮忙,他使劲捶打着结界,却发现怎么都是无济于事。
          这个时候百里云却发现从远处走过来的两个人,脸上都带着面具,他想起?#35828;?#26085;在太后的寿宴,这两个人也曾一同出现过。
          可是百里云这个时候却发现自己说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穿出去。
          就在百里云感到绝望的时候,陌少陵却转过身朝着他一笑。
          百里云?#24067;?#23601;知道了这一次自己的妹妹又救了。
          正在和婧华对战的百里雪越来越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灵力的流失,而婧华却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压力。

        第1章 不悦交谈

          有的人生命温柔美好?有的人时光单纯天真?无忧无虑,可是人世却曲折回绕,让人无法寻求自己。

          林水心就是这样波澜?#37096;?#30340;人,林家是世家大阀,她也算其中一个郡主,但是一?#25105;?#22806;被赶出来的时候,她这个郡主就是名不符实了,她之?#30333;?#22312;林家,到现在整个林家都容不下她,对她来说自己又说过什么?如今的一切都是需要靠她自己获得的,她也没必要念着当初的感情不放。

          她还有自己那个一心想要飞上高枝变凤凰的所谓的妹妹,对自己可谓没有半点亲情可言,她深知自己不是个多善良的人,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自然也不会落下一点恩情,让她有种无依无靠的感觉。

          雪上加霜的是嫉妒她的人还不少,其中孙丽丽就是一个,说起这孙丽丽也是一位侯爷的女儿,也就是所谓的郡主了,只是似乎对于林水心的存在,她并不是多满意,她觉得,林水心对她来说的确算是个威胁,先不说林水心一个废物被赶出林家之后怎样混上的郡主身份,而且自己所爱的人竟然也被她迷惑了。

          只是这次孙丽丽的到来,她倒是没有想?#21073;?#27605;竟她也是个郡主,却没想到如今像个泼妇一样找上门来了。

          林水心已经身为郡主,本就不必向这孙丽丽行礼,如今见她这样气冲冲的前来,自然也不愿多作理会,随意的摆了摆手,示意丫鬟去倒了杯茶端来罢了。

          “林水心,你见了本郡主也不行礼?#20426;?#23385;丽丽尖声尖气的笑到。

          林水心冷笑“我的千金大小姐,别说你是郡主,现在我怎么说也是个郡主吧,你是来我家做客,你不行礼就算了,难道还反过来要我像你行礼?这就是侯爷府的规矩吗?#20426;?/p>

          孙丽丽见林水心这样咄咄逼人,虽然心中生恨,但平日受到教养颇多,关乎那些骂人的东西她自然也不会多少,既然嘴上不行,她想自己身份怎么说也比这个卑贱的被轰出家门的野种厉害,怎么也不必怕她。

          既然这么想了,孙丽丽立马走上前几步,便要一个耳光扇上去,林水心也不是个任人欺负的主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声音阴的发冷“怎么?你还想打我?#24576;桑俊?/p>

          “你一个废物,被家人轰出来的野种有什么好高兴的,给本小姐睁大眼睛,我才是侯爷的女儿,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敢跟本郡主动手!”孙丽丽说着挣扎了?#36214;攏?#21364;没有挣脱开,她没有想?#21073;?#36825;个女人的力气竟然这么大。

          这句话算是戳在了林水心的心窝上,关于那个家,她有太多的恨,太多的怨,自己的亲生母亲为此而死,自己也因此被驱逐出家门,她忘不了那些对她来说所谓的家人,那恐怕是她此生永远无法解脱的噩梦了。

          “给我闭嘴。”林水心愤怒得到。

          平儿见自己的主子被欺负,自然不能无动于衷,于是立马冲了过去“林水心,我们郡主也是你可?#20113;?#20398;的嘛!快放手!”

          林水心冷眼看着平儿,思虑片刻还是将她放了下来,毕竟现在的自己,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也就是所谓的阁主身份了,这事除了遥冰阁阁主陌少凌之外,倒是没人知晓了,也算是安全吧。

          平儿扶着孙丽丽,连忙问到“郡主,郡主你没事吧!”

          孙丽丽并不回答平儿的话,反而冷眼看着林水心,林水心自然感觉到了她狠毒的目光,于是冷笑道“怎么,郡主受不了这番欺侮?所谓欺侮不过就是我抓住了郡主想要打我的手,郡主难道是想要打回来吗?#20426;?/p>

          “林水心,你别敬酒?#24576;?#21507;罚酒,没了林家的庇护,就算你是个郡主也不过是个空名头,你还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我呸,你这一辈子,怕是就这点出息吧!”孙丽丽冷哼道。

          “是呢是呢,郡主说的是。”林水?#38590;?#35013;微笑的道“我就算是个空架子,这些东西都是考我自己的能力得来的可不像是郡主,有个好爹就行,每天在?#39029;?#36719;饭,还养了个公主病!”

          孙丽丽发现自己根本说不过林水心,气的上气不接下气,便抬起手有一个耳光要扇过去,却没想到这次林水心竟然不躲不闪,反而一掌拍了过来。

          孙丽丽被林水心?#30475;?#30340;灵力击飞了出去,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甚至忘记了自己的伤痛,“怎么会,怎么会?#20426;?/p>

          是啊,怎么会呢?一个废物竟然修得如此高的灵力,自己甚至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败了呢。

          “郡主,郡主你没事吧!?#36924;?#20799;见自家主子被打飞出去,急忙赶了过去。

          林水心冷眼看着两人,冷声道“滚!”

          孙丽丽仍然在惊愕之中还没?#20174;?#36807;来,平儿倒是一心护主,站在孙丽丽面前紧紧的盯着林水心。

          林水心斜眼看了一眼被平儿扶着的孙丽丽,然后头也不回的就飞进了自己的房间,门随之也就关上了。

          “郡主你怎么样了?#20426;逼?#20799;有些着急的看着孙丽丽。

          孙丽丽捂着自己被林水心打伤的地?#21073;?#30524;里愤怒的火光在跳跃,可是联想到自己刚才还没有出手就被林水心打伤了,心里不免有些心有余悸。

          “平儿,我们回府。”孙丽丽胆战心惊的道。

          听了自家郡主的话,平儿连忙就扶着孙丽丽朝门外走去,走之前还不忘狠狠瞪了一眼早就已经紧闭的大门。

          一出门的孙丽丽就遇到了从外面回府的林天姿。

          林天姿也有些惊讶的看着从自己家里出来还是被扶出来的孙丽丽。

          “郡主你这是怎么?#20426;?#26519;天?#24605;?#24537;就跑了过去。

          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林天姿,孙丽丽冷哼了一声,就让平儿扶着自己就离开了。

          “不过是个郡主而已,?#20219;页?#20102;裕王妃我一定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望着孙丽丽的背影林天姿狠狠的说道,然后就带着飞燕走进了丞相府。

          林水心现在是极度不悦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林天姿,偏偏某些人就跟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喝着茶水。

          “说吧,你今天来到底是为了什么?#20426;?#26519;水心不?#22836;?#30340;道,毕竟刚刚送走了一个麻烦的主儿,现在却又来了一个,况且自己现在与林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有,也不过是仇恨罢了,还来牵扯自己干嘛。

          林天姿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才放下林天姿抬头微笑的对着林水心说道“两日以后这里会有一个游园会到时候还希望大姐姐可以出席。”

          “洛小姐,你的?#20999;怨?#30495;是不太好,我早就已经从林?#39029;?#21517;了,又那里是你的大姐姐,按照规矩,你该叫我一声郡主才对。”林水心冷笑的对着林天姿说道。

          听了林水心这话林天姿一下子就?#25112;?#20102;自己的拳头,眼里也闪过了一丝冷光。

          以林天姿的个性怎么会愿意被人踩在脚下,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当初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女人,但是碍于身份,现在她也不敢多说什么,于是佯装微笑对?#19968;?#31572;道“是么?看来是我记错了,那么到时候还请郡主可以出席了,要是没有事我就先走了。”

          林水心没有话,只是淡淡的看着林天姿,最后还是林天姿觉得自己实在没法在好好的跟林水心待下去,直接就转身出去了。

          林天姿自是不愿意和林水心多呆一会,仅是看到她现在的模样她就恨得牙痒痒,为什么这么好运气的不是自己,所有的好事不都应该落在自己身?#19979;穡?#27605;竟自己才是林家名正言顺记在族谱上的女儿啊。

          看着林天姿匆忙离开的背影,林水心的嘴角挂起了越加明显的微笑。

          虽然还不知道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也不晓得她们在那所谓对我游园会上又要做什么小动作,不过总归看来是又要有一场好戏要看了,如今看来,这场好戏与自己还脱不了?#19978;的兀?/p>

          被平儿扶回武侯府的孙丽丽,还没有躺在床上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孙丽丽毕竟是郡主,因为怕被人笑话,强忍了一路直到回到了房间才吐出这一口血也是不容易了。

          “郡主,你先躺下,平儿现在就去?#20381;?#29239;去。?#36924;?#20799;脸色刷百的看着孙丽丽。

          等到平儿将武侯府请过来的时候,孙末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儿已经昏迷了过去。

          “郡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20426;?#23385;末立刻就沉这脸色问道。

          “启禀侯爷,是丞相府的林水心打?#19997;?#20027;的。?#36924;?#20799;急忙就低着头将一切的事情就说明白了。

          孙末听了以后,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一个林清初啊,养出的废物女儿,都敢欺负本侯的人,来人现在带人去丞相府,平儿你现在里了去请李药师过来。”

          听了孙末这话,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在忙碌,毕竟出事的可是郡主,侯爷的心头肉,她们若是不抓紧这个?#34987;?#22909;好伺候,怕是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不一会就看到了一位?#24515;?#30007;人身后带着一位药童就由平儿带着走了进来,而孙末看到老者以后就急忙迎了过去。

          走到老者的面前孙末很是尊敬的朝着看着作揖说道“?#22836;?#26446;药师了。”

          李药师只是轻轻的点?#35828;?#22836;,就走到了已经昏迷的孙丽丽的床前,替她把脉。

        第2章 打上门来

          然后他身后的药童,很是熟念的就从药箱里拿出了一粒药丸就递了过去。

          “李药师我的女儿怎么了?#20426;?#23385;末有些不安的看着那个人。

          被称作李药师的男人,将药喂到孙丽丽的嘴里以后,就站了起来。

          “无碍,太阳落山之前会醒过来。?#27605;?#23383;如金的说完以后,看也没有看孙末就带着自己的药童就走了出去。

          听了这话孙末转身就坐在了孙丽丽的床前。

          “平儿好好照看小姐,本侯要去一趟丞相府。”

          “是,奴婢奴婢知道了。”

          孙末一走出自己女儿的房间,看了一眼已经等候在府外等候这的人,跨?#19979;?#20197;后带着自己的人就朝着丞相府走去。

          而在丞相府里的林清初总感觉今天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因为他的?#24050;?#30382;一直都在跳。

          果不其然的就是,还没有等林清初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有下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老……老爷不好了,武侯府带了一大队人马过来了。”

          林清初听了这话,有些不明吧刚要说话孙末直接就从外面带着自己的人走了进来。

          一走进以后孙末很是不客气的自己就直接坐下了。

          林清初刚要上前行礼,孙末就直接打断了。

          “得了吧,你这洛丞相的大礼本侯了承受不起,你可是养了一位?#38376;?#20799;。”孙末有些讥讽的说道。

          而这边的林清初也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不懂侯爷到底在说什么,还请侯爷明示。”

          “哼。”孙末冷哼了一声,然后说道“我指的就是你那废物女儿,她打伤了我女儿。”

          林清初听了以后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但是同时心里又是?#37027;?#30340;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件事与林天姿有关,但是一想到这是竟然是林水心惹出来的,顿时变了脸色。

          “侯爷,有所不知,这林水心早就已经不是林家的人了,如今她竟然敢打?#19997;?#20027;,那么她交由侯爷处置就是。”林清初自然而然的说道。

          “哼,算你?#26029;唷!?#23385;末冷哼了一声,立马就有丞相府里的下人走了过来为他带路。

          而在外面听到了这话以后,林天姿自然是开心得不得了,因为现在已经有人在帮她对付林水心,她有些迫不?#25353;?#30340;想要看看林水心被武侯府带走的狼?#36153;?#23376;。

          沐浴以后懒洋洋的?#35328;?#32654;人塌上的林水心,听了有人过来的脚步声依旧没有起来,只是支着?#28304;?#30475;着屏风外面的那些人。

          刚刚为孙末带路的那个人,看到了林水心没有出来行礼急忙就喊道“大胆林水心,武侯爷来了,还不赶紧出来跪下。”

          听了这话林水心的眉头一蹙,还没?#20154;?#24819;到自己该怎么办,就听到了刚刚那个人一声“啊”的惨叫声。

          林水心疑问了,自己还没出手啊,是谁?难道是他?不可能他要是出来不可能感受到啊。

          林水心还没有想明白就看到了一团自己的小东西朝着自己奔可过来,好吧林水心扶额了原来是这小东西啊。

          而孙末这是皱着眉头看着发生的这一?#23567;?/p>

          林水心弯腰就抱起了紫羽,然后就从屏风了走了出来。

          今日的林水心三千墨发没有一丝的束缚就那么简简单单的披散这头发,穿着一身红色的?#36335;?#33080;上未施粉黛。

          “武侯爷孙末?#20426;?#26519;水心笑着问道。

          “大胆,我们侯爷的名字也是你可?#36234;?#30340;吗?#20426;?#23385;末身后的一个人说道。

          听了这话,林水心只是抬眼看了那个人一眼,下一秒众人都听到了那个人捂着自己的嘴不知道怎么了。只知道从那以后这个人再也没有说过话。

          “就是你打伤了我的女儿?#20426;?#23385;末冷着一张脸手背在后面问道。

          “就是我打伤的那又如何?怎么武侯爷这是要?#24613;?#23558;我带到你女儿面前?#20426;?#26519;水心抱着紫羽笑得是一脸的明媚。

          “如果洛小姐能自觉的跟本侯去丽丽道歉的话,我保证洛小姐不会受任何得皮肉之伤。”

          听了孙末的这话,林水心非但没有紧张或者是害怕只是笑了两声。

          ?#32610;?#30528;您的说法,如果今天我不跟你走,你是不是还要对我动手?#20426;?/p>

          林水心的脸上只是淡笑,除此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多余表情,而孙末的脸色是越来越冷。

          就在双方?#24613;?#21160;手的时候,林水心的腰上多了一只手,身边多了一位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而这个男人自然而然的搂着林水心。

          “我不过是不在半天而已,你就给我惹出麻烦了?#20426;?#35828;着话的时候

          不难听出虽有责怪,但是语气里却更多的是宠溺。

          “我没有,我不过是失手打伤了他女儿,他非得要把我抓走。”林水心直接就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

          孙末听了这话以后,没差点气死,他这辈子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就是没有见过这么能颠倒黑白的女人。

          而陌少陵听了这话以后,立刻就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己眼前么这些人,顿时这些人就感觉自己肺里的氧气都快消失了一样,而孙末明显也有些吃力的看着林水心个陌少陵。

          “怎么?武侯爷是不打算离开了?还是一定要带走本君的女人呢?更或者是武侯爷想这么多的人都留下给你陪葬?#20426;?/p>

          孙末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带过来的人,最后决定这次还是先走为妙,因为他有的是机会。

          二话不说的就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清?#27597;螅?#29978;至是直接就离开了丞相府。

          林天姿在清?#27597;?#22806;面不甘心的跺了跺自己的脚,随后也是一脸的不甘心的离开了。

          回到武侯府的孙末越来越觉得那个人男人自己似乎在那里见过一样,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最后想到了他脸上的银色面具他这才想来买太后的寿宴上的时候有过这么一个人的出现,那就是遥冰阁的阁主。

          一想到这里孙末手里的茶杯直接就掉在?#35828;?#19978;摔得四分五裂。

          孙末只要一想到自己今天看到的那个人就是遥冰阁的阁主,手里的杯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急忙就有下人过来将地上的碎?#21892;?#25171;扫干净,然后低着头退了出去。

          陌少陵拥着林水心回?#35282;逵母?#30340;时候,挑挑?#23478;饉己?#26126;确。

          “我交代,我全部都交代。”一看到陌少陵的这个表情,林水心立马就是什么都愿意坦白了。

          “她自己要来找我的事情,我不可能站着让她打吧,所以一个不小心就将她从屋子里打到了屋子外。”

          说着话的时候林水心表情的可是很诚?#36965;?#32473;是认真的。

          听了这话,陌少陵只是笑着捏了捏林水心的鼻尖说道“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那你这副表情是怎么回事?#20426;?#26519;水心皱眉问道。

          “我生气的是你处理的不干净,我今天要是不来,你是不是就会暴露你的身份?#20426;?/p>

          听了陌少陵的话,林水心很是配合的点?#35828;?#22836;。

          “原来如此啊,下次保证会处理的干干净净的。”

          林水心如此真诚的样子就差点举着?#31181;?#21457;誓了。

          陌少陵没有说话,只是将林水心抱得更紧了,?#36335;?#19968;松开她就会消失一样。

          “少陵,你今天是怎么回事?#20426;?#26519;水心有些不解的看着闭着眼睛的陌少陵。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要抱紧你。”

          陌少陵的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而林水心也没有听出他话里的那一丝丝担忧的情绪。

          就这样两个人相拥着谁也没有说话。

          裕王府。

          百里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些可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陈溢盛。

          这个时候的百里雪突然想到了一句话“无事不登三宝殿。”

          而跪在地上的陈溢盛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要干嘛,明明自己面对是和女子儿

          而已可是他缺感觉比面对夜冥华的时候更加的紧张。

          “说吧,陈公公你到底有什么事?#20426;?#30334;里雪的语气及其?#20320;?#25042;。

          “启……启禀公主,皇上让公主您进宫一趟。”跪在地上的陈溢盛说着话的时候舌?#20961;恢本?#30340;就大舌头了,这个时候他真想狠狠的抽自己一巴掌。

          “是么?回去转告他,本公主没有时间进宫。”

          说完这话以后,百里雪起身头也不回的朝着外面走去,压根就没有?#24605;?#21040;还跪在地上的陈溢盛。

          等确定百里雪真的走了之后,陈溢盛这才敢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用自己的?#36335;?#25830;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这样的结果和他估计根本就是一样。

          想了想他还是觉得自己应?#36855;?#28857;回宫才对啊,然后摇着手里的拂尘就朝着就?#20351;?#30340;方向走去。

          在御书房批改奏折的夜冥华,丝毫就没有注意到自己派出去的人已经回来了。

          “皇上。”一直到陈溢盛开口叫了一声皇上,夜冥华这才?#20174;?#36807;来。

          “溢盛你回来了?雪儿也来了么?#38752;?#21927;她进来吧”夜冥华头也不抬的看着自己手上的奏折。

          这个问题一时之间陈溢盛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了

          “皇上,雪公主她说她没有时间进宫。”

          最终陈溢盛还是下定了决心说了出来。

          夜冥华一听到这件事,手里的拿着的有些明显就?#35835;?#19968;下,抬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御书房的门外。

          过了半晌他才相信自己要等得人没有来。

        第3章 不得不放

          “没事,溢盛去?#24895;?#24481;膳房将今晚所?#24613;?#30340;晚宴都撤了吧。”夜冥华依旧是笑着?#24895;?#38472;溢盛。

          等到陈溢盛退了出去以后,夜冥华这才放下了自己?#21482;?#30340;奏折,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头。

          脸上也没有了刚刚的笑意,他终究是不明白为何自己的这个女儿会如此的怨恨自己,会如此的不愿意和自己吃一顿饭。

          哪怕今天是她自己的生?#21073;?#36807;去的今年都那么以来他从来没有陪她过一次生辰。

          百里雪站在自己的院子里,抬头望着已经快要下山的夕阳,拿出?#35828;?#26085;墨辰奕在走之前递给自己的玉佩。

          她一直都知道墨辰奕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她怎么也不会知道墨辰?#28982;?#26159;红衣卫的?#27785;歟?#36825;是可以的半个南岭国可以抗衡的势力啊。

          在远方的墨辰奕也是如此的看着一样,眉眼间都是淡淡的微笑,因为他知道他的?#23601;?#24050;经长大了,?#20154;?#23436;成了她的事,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她的身边。

          可是到了最后墨辰奕却发现自己真的不得不放手,因为ta发现了她的身边早就已经有了人。

          从外面一回来的百里云就看到了自己的妹妹正对着一块玉佩发呆,他有意外的走了过去。

          “雪儿你这是在想什么?#20426;?/p>

          听到了自己身后有人再叫自己,百里雪这才回过神来。

          “没什么,皇兄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20426;?#30334;里雪有些诧异的看着今天突然回来这么早的百里云。

          而百里云则是笑得一脸的高深莫测,就是不说话。

          百里雪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皇兄脸上的表情,眉头紧紧的皱着。

          “闭上眼睛跟我来了。”百里云继续?#39318;?#31070;秘的说道。

          听了自己皇兄的话百里雪就是很听话的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百里云拉着他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走了大概半刻钟的时候,百里云这才停了下来。

          “雪儿,站在你可以睁开你的眼睛了,要慢慢的睁开哦。”

          听了自己皇兄的话,百里雪一点一点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结果一睁开眼睛就有些不可?#23478;?#30340;看着自己眼前的景物。

          空旷的草坪上,全部都放满?#35828;屏?#29255;片花瓣飞舞在两兄妹之间。

          “雪儿难道忘了么?今天是你的生辰这里的都是为你?#24613;?#30340;。”

          随着百里云的这句话刚说完,天上?#24067;?#23601;飞上去很多的孔明灯。

          抬头就看到?#19978;?#22825;际的孔明?#30130;?#30334;里雪笑了,这种笑是发自自己内心的微笑。

          “皇?#20013;?#35874;你,这是?#33402;?#20040;多年以来过的最好的一次生?#21073;?#38634;儿会永远的记在心里。”

          百里云走过去轻轻的刮了一下她的?#20146;櫻?#26377;些宠溺的说道?#21543;笛就罚?#20197;后你的每个生?#21073;?#30343;兄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听了这话,百里雪再也忍不住的就?#35828;?#20102;百里云的怀里哭了起来。

          看着满天的孔明?#30130;?#26519;水心有些不解了,她不知道到底是谁会这么的有心,放出这么多的孔明灯。

          “少陵你看天上。”林水心用?#31181;?#30528;天上的孔明灯。

          而陌少陵抬头看见以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径直的搂紧了林水心的腰就直接朝着孔明灯的方向飞去。

          “少陵,我们这是去那里?#20426;?#21322;空中的林水心向陌少陵问道。

          而陌少陵并没有着急的回答这个问题,眼神专注前方的方向,感到无趣林水心也就?#25112;?#20102;自己的嘴。

          “雪儿,皇兄很是自豪的看到了你现在的成就,当然我也很愧疚因为这么多年以来,我都没能陪在你的身边。”

          说这话的时候,百里云的语气满满的都是无限得叹息声。

          “皇兄,以后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因为你还有雪儿,我们一定可以为母妃?#21482;?#19968;个公道。”

          百里雪?#35828;?#20102;自己哥哥得怀里,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谁也没有注意到?#19997;?#30340;陌少陵和林水心正站在一棵距离他们不远的大树上,两个人静静得看着他们。

          “百里雪,南宫耀然,最宠爱的徒弟。”

          林水心静静的听着,而陌少陵看了一眼林水心脸上得表情。

          “至于南宫耀然,南宫这个姓?#20004;?#21482;有凤族的人,而他的身份就是凤族的大?#39318;櫻?#22240;为不?#19981;?#34987;束缚所以逃了出来,至于哪位在南岭国的大楼主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

          “那渃筱和他又是什么关系?#20426;?#21548;了陌少陵这话,林水心不免有些疑问了。

          “南宫耀然一母同胞的妹妹。”陌少陵说着话的时候没有感到丝毫的压力,?#36335;?#23601;是一个与自己安危无关的话题。

          ?#30333;源由?#27425;天凤楼一别后,这位大楼主我再也没有见过。”

          林水心说着话的时候语气明?#36828;?#20102;些不满。

          陌少陵笑着捏了捏林水心的?#20146;印?/p>

          “?#20146;?#37117;快被你捏塌了。”林水心拍开了陌少陵的手,有些瞋怒的说道。

          某人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丝毫的抱歉。

          “那是因为她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因为她必须回到凤族去。”

          “那又如何?身为南岭国大楼主在离开得时候难道不应?#27809;?#20919;月宫禀报一声?#20426;?#26519;水心这个时候的语气有些微冷。

          “水心,渃筱之所以没有禀告是因为凤族出?#35828;?#20107;。”陌少陵继续耐心的解释到。

          林水心斜倪了陌少陵一眼。

          “为什么你今天老是帮她说话?#20426;?#26519;水心说着话的时候明显不满,充满了酸酸的味道。

          听了这话,陌少陵清笑了两声。

          ?#21543;笛就罚?#28163;筱是个不可多得人才,?#33402;?#20040;做得目的就是想要告诉你,全天下只有一个名叫林水心的人可以让我不顾一?#23567;!?/p>

          说完这话之后陌少陵一点一点的靠近了林水心的脸,在她还没有?#20174;?#36807;来的情况下低?#39134;?#20303;了她得唇。

          只是短短的一?#29301;?#38476;少陵就离开了林水心的唇。

          看着已经红透脸的林水心,有些调侃的说道“笨?#23601;罚?#19979;次记?#27809;?#27668;。”

          听了这话,林水心瞪了陌少陵一眼就转过了自己的头免得自己在继续丢脸。

          就是这么简单得一个动作和一个呼吸,却让本来在哭泣的百里雪察觉到了。

          一?#24067;?#30334;里雪就松开了自己皇兄的怀抱,朝着离自己不远处的大树走去。

          陌少陵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在靠近的百里雪。

          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了林水心的月牙色面具就就替她戴上了。

          冰冷的触感,让林水心一惊有些不解的望着陌少陵。

          “跟着我一起待会。”陌少陵紧紧搂着林水心的腰将她更拉近了一步。

          “阁下既然来了,为何不显身?#20426;?#30334;里雪的声音冰冷的响起。

          而百里云则是不解的看着自己妹妹这有些奇怪的动作,将目光也?#26029;?#37027;颗大树上。

          “雪儿,这颗树上难道有人么?#20426;?#30334;里云刚说完这句话,一个剑气就直直的冲着他劈了过来,而他却一点都没有感觉过来。

          百里雪发现以后直接就闪到了自己皇兄的面前,伸手就布置了一道结界拉着百里云久朝着后面飞去。

          ?#30475;?#30340;剑气也让百里雪的结界显出了一?#25042;?#30165;,这个时候的百里云这才?#20174;?#36807;来。

          “雪儿,你有没有事?#20426;?#30334;里云急忙就查看了一边,发现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陌少陵和林水心也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一个人,他原以为是自己身边这?#23601;?#27844;?#35835;?#27668;息,原来是还有一个人,很明显这个人和这俩人是仇的。

          “既然都来了,还以剑气伤人,阁下可是愿意做缩头乌龟。”百里雪这个时候自觉的就走到了自己皇兄的面前,而天啸也在一个时候现身,时刻?#24613;?#20986;手。

          隐藏在暗处的婧华,这个时候也走了出来。

          和以前不一样的是这个时候的婧华额头上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一个印记,而现在的婧华浑身都在散发一种黑气,实力也比以前曾加了不少。

          而陌少陵看到了婧华额头上的印?#19988;?#21518;,不自觉的就皱紧了自己的眉头,因为那印记是人类将自己的灵魂出卖给魔界才会有的。

          “想不到吧,?#19968;?#27963;着。”婧华的语气显得有些空洞有些阴狠,说着话的时候几乎是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百里雪。

          “出乎我的意?#24076;?#20320;竟然还活着。”

          婧华没有从百里雪的语气里听到一丝一毫的惊讶,甚至是只听到了一些嘲讽。

          如果说再次之前百里雪没有知道来的人是谁的时候,的确是惊讶,但是这一刻百里雪反而显得是有些莫名的镇定,甚至是有些懒散。

          而百里云却不是这么想的,因为这个女人他见过。

          “?#20040;?#30340;胆子,连本王和公主你都好下杀手,婧华你可知罪。”百里云说着话的时候是冷的,就连看着婧华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冷气。你

          让他没有想到的便是,婧华是冷冷的笑了一声便开口说道“王爷?公主?我今天就是杀你们来了。”

          刚说完婧华就朝着百里云攻击了过去,百里雪知道自己皇兄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会是婧华的对手。

          急忙就朝着婧华飞去,解出一?#35813;?#30340;结界将百里云护住。

          “你要杀的?#40092;?#25105;,何必来?#24605;?#26080;辜,既然想玩我陪你好好玩玩。”天啸?#27809;?#25104;了一条黑色的长鞭飞到了百里雪的?#31181;小?/p>

          半空中的百里雪对着婧华就是一鞭甩了过去。

          婧华这个时候也是急忙就运用灵力抵挡,看着百里雪的眼神充满了杀气。

          林水心靠在陌少陵的肩头上静静的看着两个人的打?#32602;?#19981;晓得自己要干嘛。

        第4章 不能?#23578;?/h2>

          “我们不下去帮帮忙?#20426;?#26519;水心有些慵懒的说道。

          陌少陵没有说话,只是搂着林水心的肩膀从树上飞了下来,然后两个人就像是闲庭漫步一样。

          百里雪的长鞭缠绕上了婧华的佩剑,一时之间两个人的全部精神力都在自己的武器上。

          而婧华这个时候身上的黑气越来越深,百里雪身上所散发出得乳白色光芒竟然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百里雪的额头上也布满了细汗。

          而百里云这个时候却只能看着,而无法帮忙,他使劲捶打着结界,却发现怎么都是无济于事。

          这个时候百里云却发现从远处走过来的两个人,脸上都带着面具,他想起?#35828;?#26085;在太后的寿宴,这两个人也曾一同出现过。

          可是百里云这个时候却发现自己说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穿出去。

          就在百里云感到绝望的时候,陌少陵却转过身朝着他一笑。

          百里云?#24067;?#23601;知道了这一次自己的妹妹又救了。

          正在和婧华对战的百里雪越来越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灵力的流失,而婧华却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压力。

          相反一个时候的婧华看着百里雪就感觉是看一个死人一样。

          而在一旁的婧华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来了,而百里雪已经感觉到了,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身后的到底是什么人,现在的她一刻一不能?#23578;浮?/p>

          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身后的?#35828;?#24213;是敌还是友。

          陌少陵搂着林水心轻轻?#20260;?#30340;就进入了百里雪设下的结界里。

          “两位可是冷月宫宫主和遥冰阁阁主?#20426;?#30334;里云一见到两个人进来了,就急忙走了过去。

          陌少陵没有说话,而林水心也是点?#35828;?#22836;。

          “裕王爷,今日本尊若是帮了你,那么你就欠本尊一个人情,这样做你可有意见?#20426;?/p>

          听了林水心的话,百里云想也没有想就直接答应了,林水心只是点?#35828;?#22836;就和陌少陵走了出去。

          那一?#24067;?#30334;里云感觉这位冷月宫宫主的背影像极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可是却又不敢贸然的确定。

          这个时候的百里雪感觉自己身上的所有力气都快没了,而婧华却是双眼放光的看着她。

          突然婧华的左手背到后面拿出了一枚弹珠就扔了出去,而百里雪却没有办法躲闪。

          运用了身上本就已经快耗尽的灵力勉强的抵挡住。

          “哼,我看你还能抵挡得了多久。”说完婧华就掷出了五枚弹珠。

          掌心里凝聚的灵力在将要打出去的那一?#24067;洌?#19968;抹紫色的身影掠过。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紫羽的怀里抱着的是快要行为体力而透支的百里雪,而婧华却捂着自己的肩膀不可置信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紫羽。

          “你是何人?#20426;?#23143;华咬牙切齿的问道。

          紫羽只是低头看了一眼百里雪,就没有在说话眼神冷冷的看着婧华。

          林水心默默的收起了灵力,?#35828;?#20102;陌少陵的身边,某人自然而然的就伸手搂住了她的腰。

          “面对一个死人,我完全觉得我没有要说的必要。”将百里雪放下以后,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伸出左手轻轻的拥着着她,右手聚集的灵力?#36335;?#19968;顿盛开的花朵。

          而婧华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有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因为?#19997;?#30340;她发现她的黑暗之力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毫无效果。

          就在灵力快要打中婧华的时候,一道黑影掠过。

          等到黑影消失的时候,婧华却消失在了原地,紫羽只是冷冷的看着黑影和婧华消失的地方。

          “我们怎么办?#20426;?#38752;在陌少陵肩头的林水心问道。

          “我们也过去吧。”说完这话某人就搂着林水心\'\'真就走了过去。

          看到这两个人过来以后,突然轻轻用着百里雪的紫羽加紧了自己的力度,而林水心和陌少陵只是淡然一笑。

          “是你们?#20426;?#30334;里雪这才发现原来在自己身后的是他们两个人。

          而这个时候的百里云也得到了自由,匆匆忙忙的就朝着这边走了过去。

          一走到百里雪的身边,他就将人从紫羽的手里夺了过来,抱着她就?#24613;?#26397;裕王府的方向走去。

          “本王今日多谢三位得救命之恩,若有时间我必定上门亲自道谢。”说完以后就?#24613;?#31163;开。

          “慢着裕王爷,这里是凝露丹一枚,?#27809;?#21435;让公主服下,对她的伤会有?#20040;Α!?/p>

          听了这个声音,百里云停了下来,而林水心这个时候也朝着他的方向走去,将一枚丹药递给了百里云,在那一?#24067;?#30334;里云似乎问到了自己熟悉的莲花香。

          还没有等百里云说句道谢的话,三个人早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他摇了摇头抱着百里雪就朝着府里的方向走去。

          而这个时候那颗大树后面,婧华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百里雪等人离开的方向。

          “该死,该死,这次竟然没有杀了她。”

          “你应?#20204;?#24184;的是那个戴面具的男人没有出手,否则就是圣女大人来了也救不了你。?#38381;?#22312;婧华身后的那个黑影说道。

          听了这话婧华立马就收起了自己阴狠的表情,然后换上了一副一脸就趴在了男人的胸口。

          “奴家当然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婧华的声音变得柔柔的,用手不停的在男人的胸口画着圈圈。

          男人抓住了婧华的手。戏谑的说道“如此听话的女人,我当然?#19981;丁!保?#28982;后就低头?#20146;?#20102;婧华的唇。

          婧华也不停的回应着,果然不到一会男人就感觉自己忍不住了,抓住了婧华胡乱点火的手,就飞离这里来到了一处山洞。

          还没有等婧华?#20174;?#36807;来,男人早就已经将她的?#36335;?#36816;用灵力撕的粉碎,剩下的就只有一山洞的?#20040;?#20809;。

          走在两个人后面的紫羽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而陌少陵和林水心也一直没有说话。

          将林水心送回清?#27597;?#20197;后的陌少陵,突然对站在门口的紫羽说道“跟?#19968;?#36965;冰阁一趟,咱们需要好好的谈谈。”

          紫羽?#40092;?#39034;从的就跟着陌少陵朝着外面走去,而林水心只是透过窗户微笑着看着两个人离开的背?#21834;?/p>

          回到了遥冰阁以后,陌少陵走到了由两条黑气亚龙交织而成的椅?#30001;希?#30475;着站在自己下面的紫羽。

          “跟着我多长时间了。”陌少陵淡淡的问道。

          ?#20843;耐?#20843;千年了,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就一直跟在主人的身边。”紫羽低着头准确无误的报出了时间。

          “很好,那么你学会了什么?跟?#33402;?#22330;时间。”陌少陵继续追问道。

          “先祖遗?#25285;?#22865;约神兽不得与凡人相?#25285;?#36829;者必诛之。”紫羽低着头握着自己的拳头说道。

          听了这话,陌少陵从自己的椅?#30001;?#31449;了起来走到了紫羽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先祖也说了违者必诛之,但是他说的必诛之指的是如果神兽的主人发现了自己的神兽与凡人相?#25285;?#23601;必须杀了它,但是我不会,想做什么就去吧。”

          然后就是陌少陵的身体一点一滴的在变得?#35813;鰨?#19968;直到最后陌少陵消失。

          等到紫羽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家主人早就已经不在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瞅了一眼遥冰阁,紫羽果断的就?#24613;?#31163;开了,在离开以前听到了这么一声“啊,黑曜我一定要杀了你。”

          额,听了这声音紫羽扶额了。

          景风一脸怒气的看着自己的灵宠,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这辈子是欠了这货的还是上辈子自己怎么了它。

          “不就是把你的丹药吃了吗,你至于么?#20426;?#26576;个惹事的小兽,淡淡的瞥了一眼自家主人,然后又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可是你吃的是我的?#20301;?#20025;啊,你可知道一颗丹药耗费了我多长时间,耗费了我多少了的珍奇药草。?#26412;?#39118;继续咆哮着。

          见黑曜不理会自己,景风总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索性就不在说话了。

          紫羽回?#35282;逵母?#30340;时候,恰好发现自己主人的女人真在午睡,然后就退了出去将门关上,飞到了院子的大树上。

          他突然感觉自己?#24067;?#36731;松了很多,他一直以为自己可能会需要面对更多的事,确把着到头来,自己的主人都为自己想好了退路。

          阳光透过树叶斑驳的撒在了紫羽的脸上,他微笑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而百里雪也因为服下了林水心得凝露丹而?#25351;?#30340;神速。

          这一天当她走出自己房间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的皇兄就守在自己的门前。

          “皇兄,怎么?#20426;?#30334;里雪有些不解的问道。

          “雪儿,我能否问你一件事?#20426;?/p>

          百里雪点?#35828;?#22836;,表示可以问。

          “雪儿,你是不是和冷月宫的宫主很熟?#20426;?/p>

          听了自己皇兄的这话,百里雪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了,说是熟其实自己和她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说不熟吧可是她却一次有一次的救了自己。

          “皇兄,冷月宫的宫主叫凌若,她不是你心中想的那个人。”

          听了自己妹妹的话,百里云一?#24067;?#23601;感觉自己有点失落,他一?#26412;?#24863;觉冷月宫宫主就是林水心,而如今听自己妹妹这么一说,他才知道是自己又猜错了。

          “那雪儿你好好休息吧。”

          望着自己皇兄离开的背影,百里雪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替林水?#38590;谑危?#20026;什么要来伤害自己的皇兄。

          “天啸,最近那个女人有什么行动。”

        第5章 游园会

          ?#25226;?#32032;,最近待在自己的寝宫里,任何行动都没有。”缠绕在百里雪手上的天啸吐着蛇信淡淡的说道。

          “哼。我可不会相信,颜素会是个安分的女人。”百里雪冷哼了一声,就站起来起来。

          “既然她不行动那么咱们就来逼她行动。”

          百里雪的嘴角挂起了一抹冷笑,就连看着远方的眼神里都是冷光。

          “公主。”一个声音就打断了百里雪的?#20102;跡?#22905;一转身就看到了一个婢女正低着头站在自己的身后。

          “你是谁?你来这里又有什么事?#20426;?/p>

          百里雪并不知道自己的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位下人,况且她从来都不需要人伺候。

          “奴婢是前厅的下人,丞相府的洛小姐送来请柬让您明日前去明日的游园会。”

          “你下去吧。”听了百里雪的话,刚刚的那个人很是恭敬的就低着头退了出去。

          百里雪皱着自己的眉?#24223;?#30528;明天的游园会,她不知道自己都如此的针对她,为什么她还要邀请自己,她难道就不怕自己会会给她难?#22467;?/p>

          清?#27597;蟆?/p>

          林水心睁开自己的眼睛懒懒的看了一眼外面,就又闭上了眼睛。

          意识到外面有危险,紫羽第一时间就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然后起身就飞到了林水心房间的前面。

          紫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的好看。

          “各位,突然造访这里所谓何事?#20426;?#32043;羽及其慵懒的问道。

          “我们教主想要见你们宫主一面。”其中的这人站出来说道。

          紫羽看清了来的人一眼,然后轻笑了出来

          “凤阑如此的大动干戈可不是你的?#24895;瘛!?/p>

          对方的男子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就转身变回了,自己原来的模样,俊秀的五官一身蓝衣,手里拿着一把折扇。

          紫羽走了过去,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凤阑也是如此。

          “多年未见,你还是如此。”凤阑亦是如此的拍了拍紫羽的肩膀。

          “但是紫羽,今天我来这里是为了冷月宫的宫主,所以我今天不得不带走她。”

          凤阑的语气有着前所未有的?#26519;兀?#22240;为他不知道他该怎么去说。

          “你也应该要知道,她现在是我冷月宫的人,况且?#39029;信?#20102;我的主上我一定要护着她。”

          紫羽?#35828;?#20102;自己的位置,然后也是一脸摇严肃的表情。

          就在双方坚持不下的时候,林水心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林水心一袭红衣,头发简简单单的就挽成了一个发髻,脸上带着戴着月牙色的面具,就走了出来。

          “凤阑是吗?回去告诉你们教主,本尊不是任何人请就可以请走的,所以他应当自己本人前来更有诚意。”

          说这话的时候,林水心的语气里面没有丝毫的胆怯,

          相反是多了一?#32456;?#23450;。

          “宫主的话,我?#20146;緣被?#36716;交给教主,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

          然后就是凤阑带着所有的人在一?#24067;?#23601;消失了,林水心真?#24613;?#36827;去的时候,却发现了站在自己清?#27597;?#22806;面的林天姿。

          林天姿完全就不敢相信自己刚好亲眼看到的一切会是真的,因为在哪一?#24067;?#25152;有的人会在一?#24067;?#23601;全部的消失。

          “洛小姐,你也是所谓何事?#20426;?#26519;水心带着紫羽走到了已经快要呆愣的林天姿的面前。

          “没……没事,我只是来找我大姐的。”林天?#24605;?#24537;就回过神来了。

          “真巧,本尊也是来找洛大小姐的,可是她似乎不在,既然如此洛小姐还请你代洛大小姐说一声,本尊甚为想念她,烦请她到时候记得来冷月宫一趟。”

          然后就带着紫羽绕过了林天姿朝着外面走去,那一?#24067;?#26519;天姿感觉这个什么冷月宫的宫主就是她最恨的那个人,她就是林水心。

          可是,她却没有办法也不愿意承认。

          “明天就是她举行的游园会了,你有没有什么想法?#20426;?#31361;然走在后面的紫羽说道这件事了。

          林水心停了下来。

          “我觉得吧,明天我打算兵来将挡水来?#35010;凇!?/p>

          听了这话,紫羽总感觉自己是不是担心多余了,因为这女人现在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太多的保护。

          自己的主人现在就是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然后完全就可以赖在这女人身边不走了。

          紫羽刚这么想完,某个人就姗姗来迟一样的就走了过来,自然而然的就搂着了林水心的腰。

          “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20426;?#26519;水心有些吃惊的看着今天出现的这么早的陌少陵。

          “没什么,只是觉得咱们先去一个地方。”说完就拥着林水心就朝着前面走去。

          而紫羽就是嘴角抽了抽,无语的看着自己前面的两个人,果断的就放弃了要跟他们一起走的地?#21073;?#21644;他们朝着相反的地方走去。

          “少陵,你这是故意的吧。”

          陌少陵只是笑笑不说话,而林水心?#24067;?#23601;明白了陌少陵这是什么意思。

          “要是不敲打敲打他,紫羽是不会开窍的,所以非常时期非常手段。”陌少陵最后笑了笑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和林水心说说。

          “那咱们现在应该去干嘛?#20426;?/p>

          林水心斜眼看了一眼一直挂着微笑的陌少陵。

          陌少陵停了下来,想了想最后果断的决定自己现在带着林水心去一个地?#21073;?#33267;于紫羽那货不管了,爱怎么就怎么吧。

          “咱们去一个地?#21073;?#22240;为咱们现在要去一个地?#21073;?#36825;个地方比紫羽还要重要。”

          林水心听了这话,心里深深的为紫羽心酸一把,摊上了这么一位主人他也真是可怜。

          紫羽走到了裕王府外面,在想自己应该怎么进去,到底是直接飞进去呢?还是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呢?

          就在紫羽纠结的时候,百里云从外面走了过来,一抬眼就看到站在裕王府外面犹豫不决的紫羽。

          “你是上次救我妹妹的哪?#36824;?#23376;?#20426;?#30334;里云走了过去,对着紫羽的背影说道。

          听到了自己的身后有人在跟自己说话,一转身就看到了百里云。

          “裕王爷,今日前来是有要事前来找雪公主的。”紫羽的语气里既没有太多的疏离,也没有太多的恭敬。

          百里云也没有太在意,因为他凭自己的?#26412;?#30693;道自己眼前的男人的身份绝对的不怎么简单。

          “不好意思,裕王爷临时想了起来?#19968;?#26377;事,改日再来找雪公主。”然后紫羽就绕过了百里云朝着天凤楼的方向走去。

          而百里云看着紫羽离开的背影越发的感觉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可是无论如何他怎么也没有想起来。

          婧华看了一眼熟睡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然后忍着自己身上的酸痛就穿好了自己的?#36335;?/p>

          她不明白这个男?#35828;?#24213;是怎么回事,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会拿掉自己的?#25918;瘢?#21738;怕是在和女人做着及其?#29992;?#30340;事,?#19981;?#29992;一块黑布蒙住和自己亲热地女人的眼睛。

          婧华伸出手?#24613;?#21435;掉他得?#25918;?#30340;时候,可是手伸出了一半又缩了回来,因为这个时候的婧华深深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好奇心害死猫。”

          她穿好?#36335;?#20197;后,就站了起来,走到了?#32431;?#30475;了一眼外面的阳光。

          一想到自己走到这一步是因为百里雪,她就恨得牙痒痒。

          “百里雪我发?#27169;?#22914;果有一天,我婧华一定会将你挫骨扬灰的。”

          这个时候正在喝着茶的百里雪狠狠的打了一个打喷嚏。

          “额,主人你这是怎么了?#20426;?#22825;啸有些无语的问了一声。

          “估计是又在咒我死吧,天啸我在想明天会发生什么好事。”百里雪继续喝了一口凉茶淡定得说道。

          天啸无语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主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的无语了,这也就算了还有心思在这里想明天会发什么?

          就算人家林天姿明天整出来?#35828;?#20160;么,跟您老人家有什么关系啊?你现在要做的难道不应该是想想自己怎么对付颜素吗?

          \'\'也正是因为百里雪听不到这些,天啸才?#33402;?#20040;抱怨,要是放在平时,如果天啸?#33402;?#20040;跟百里雪说话,那么百里雪就一定会淡定的扒了她的蛇皮。

          天啸永远忘不了自己曾经第一次跟在百里雪身边的时候,那对于她来说就是整整三年的噩梦啊。

          “那是我觉得你该好好走走?#32602;土抖土读恕!?#38476;少陵就像是会读心术一样,读出了林水心心中的想法。

          林水心默默转?#20961;?#22312;说话了,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全部小心思都被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给猜透完了。

          “少陵,我们来这里干嘛?#20426;?#26519;水心有些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带你的小灵兽过来疗伤了,虽然你现在的无相空间里可以为他治伤,毕竟你现在还不够?#30475;螅?#20320;根本就没有办法发挥全部的无相空间灵力。”

          陌少陵为林水心细心的简答着,然后也告诉林水心为什么她现在的空间灵力发挥不出来。

          ?#28304;?#26519;水心从迷雾回来回来之后,她的灵力是羽元巅峰,从突破到天元中期一?#19988;?#21518;,无论林水心如何的用心良苦都没有办法前进一步。

          谁都知?#25042;?#21147;的最高境界是神元巅峰十?#29301;?#21487;是却不知道往上便是虚无和人神阶,这是最后的灵力。

          一想到这里陌少陵就摇了摇头,他知道在这天地之间只有一个人是虚无境界的人,可是她却已经不在了。

          “少陵你在想什么?#20426;?#26519;水心用自己的食指戳了戳在发呆的陌少陵有些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咱?#20146;?#21543;在这里有一个人一定可以就?#33258;?#30340;。”说完便拉起了林水心的手就朝着覆?#20146;?#30333;雪皑皑的天山山顶飞去。

        powered by 博济?#20889;蟮己?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