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遍地锦:复仇王妃冷情归》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竹喧所写,主角莫问岳宁。

        发布时间:2019-03-08 10:03

        莫问岳宁小说

        遍地锦:复仇王妃冷情归全文阅读

          《遍地锦:复仇王妃冷情归》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竹喧所写,主角莫问岳宁。这本书全文讲述了三年前她被他一剑穿心,他亲手将她推下山崖,她被人救起,受尽苦难,换了皮囊也换了性情,三年后他怪病缠身上门求?#21073;?#20182;不知道是她,她却刻骨铭心。
          “中?#23613;?#23731;宁一下子呆住,原来她日日喝的治眼睛?#22218;?#31455;然是毒吗?心底的苦涩越积越浓,浓得怎么也化不开,岳宁只觉得一口气喘不上来,“噗”地一声,吐出口鲜血来。
          鲜血喷出,那血腥味儿立刻同原先?#22218;?#21619;儿混在一起,空气立刻难闻得紧。
          莫问似是快走了?#35762;剑?#24320;了窗。
          味道立时散去不少,岳宁被新鲜空气一冲,像是回过神来,低喃出声?#39608;?#26082;然下了毒,却又为何要这般害我……”
          “或许是等不及了吧。”莫问听到她的自言自语,接了一句,却又像是想起什么,放了药碗,突地坐到床边,一本正经地开了口。
          “我现在问你一句话,你想好了答我。”他语气严肃,听得岳宁心中一凛。“我只问你,你倒底要不要活下去?若你想死,我立时便可以成全了你。”
          要不要活下去?
          岳宁真的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一?#34987;?#27985;僵僵的活着,从未想过死……就算在王府被人欺凌,也是拼尽了全力活下去。去厨房偷吃的,去花园折枯枝烧了取暖,就算被踏到泥里,也要努力的抬头活着。

        第1章 情断(1)

          天色渐暗。

          ?#20146;?#27442;明未明,月半遮了面庞,露出几分清冷的?#20303;?/p>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入秋,岳宁觉得格外的冷,伸手将盖在膝上的毛毯向上拉了拉,开口唤道?#39608;?#19996;霞?东霞?”

          半晌无人应声。

          岳宁有些发呆,慢慢抬了头往窗外看。从她这里看过去,只有微弱的一些白,淡淡的亮光,不知道是桌上的烛台,还是深秋的月光。

          她?#38590;?#30555;已经渐渐看不见了,起初只是看人有些模糊,接着慢慢地看东西有重影……后来是轮廓不分明,到现在,只能看到些影子。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陷入一片漆黑,再看不到东西,或许是明天,或许是今夜。

          谁知道呢?

          “夫人。”门突然被推开,听声音,进来的是东霞。

          岳宁轻轻应了一声,扬了扬头?#39608;?#36825;药太苦了,?#20063;?#21917;。”不用东霞开口,光是闻到药味儿,她便知道,东霞?#35762;?#23450;是去端药了。

          那主药是黄连,莫说喝入口,单是闻?#21073;?#22905;便反胃想吐。反正喝了三个月,眼睛也不见好,与其到最后还是不好,不如现在就放弃。

          东霞没有回话,岳宁只听见药碗碰撞的声音,苦涩的空气里突然?#24615;?#20102;一股桑蜜的味道,显然是东霞在药里加了桑蜜,想必是为了中和那苦味儿。

          她倒是一片好心,但是那药真的太苦。这么苦的东西,加再多的蜜,也甜不起来。岳宁叹了口气,伸手想要挥开。

          “你任性了。?#34987;?#20986;的手被人一把抓住,岳宁不由得一惊,像是被蛇咬到一般,刚想缩回却被那人抓得极紧,抽手不出。

          是裴皓。

          他的声音岳宁极是熟悉,可还没及?#20174;Γ?#20415;听他的声音再?#21364;?#26469;?#39608;?#25105;这么可恶?还是……你怕我下毒?”

          她只觉得身子一僵,即使手被他抓住,人也不由自主地往床榻里缩了缩。

          “宁儿,”裴皓的声音极为温柔,温柔得像是要滴出水来,“宁儿,你乖些,这药是我特意请了宫中的御医开的,有奇效。你喝了眼睛一定会好起来的。”

          “好起来?”岳宁似乎有些茫然,喃喃重复。

          “你喝了药,我便带你去琼崖,可好?”裴皓长叹了口气,似是妥协。

          岳宁闭了闭眼,突然伸出手,正碰在他的脸上。

          他的脸与先前似乎有些不一样,瘦了许多,?#24067;?#20102;许多。整张脸冰冰冷冷,像是被寒风狠狠地吹过一般。

          岳宁只觉得自己的指尖在微微颤抖,从心底泛出来的颤抖。是……为了池秋罢……她怎么也忘不掉,那天裴皓紧紧抱着池秋,那脸上的神情是她从未看到过的。

          那样的紧张,那样的?#21482;牛?#20223;佛一松手?#31361;?#22833;去她。仿佛她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他紧紧抱着池秋,似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那样的场景,她又如?#25991;?#24536;。

          岳宁抬起头,一双眼睛无神而空洞地看他?#39608;?#21435;琼崖?”琼崖是什么地?#21073;?#22905;似乎知道,可好像又不记得了。

          “嗯,去琼崖。”裴皓坐了下来,双臂环过她的肩,搂了她。

          他身上传来淡淡的檀香,本来是安心的味道,却让岳宁的身体再度绷紧,僵硬如石。裴皓却似毫无感觉,?#25442;?#20102;她,下?#20599;?#20102;她的肩窝,长长地叹息。

          “今天是满月。”裴皓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开口,“满月之夜的琼崖,是你最?#19981;?#30340;。”他的声音听上去很遥远,明明在耳边呢喃,却似在天边轻?#23613;?/p>

        第2章 情断(2)

          满月之夜的琼崖……

          开满了袭月花的琼崖,岳宁突然记起来,那是她第一次见到裴皓的地?#21073;?#20182;站在怒放的袭月花中,月光静静洒在他的身上,宛若谪仙。

          “好。”岳宁点?#35828;?#22836;,“我喝。”

          她伸手取过药碗,憋了气,将药一口灌下。

          “如何,是不是好些?”见她喝下药,他似乎很高兴,声音里?#21363;?#20102;笑意,手指将她额前的碎发挑至耳后,“知你怕苦,我命人在里面加了桑蜜,?#25442;?#22826;苦。”

          “嗯。”岳宁轻轻应了一声。今天这药,的确有些不一样。不是那样的苦,却是发酸。反正都不好喝。

          “我已经让他们备下车子,我们这便去琼崖。”裴皓将她一把抱起,用毯子裹了她,像是怕她着凉。

          岳宁极乖,蜷在他的怀里毫不动弹,任由他抱着出门。

          车子已经在门口备下,听着车轮的声音,岳宁就知道,是那辆她最?#19981;?#30340;镏金车。往日裴皓总说她这嗜好太奢侈,今日却是挑了这车。

          莫非她快死了?所以他才好心地满足她的一些愿望,以防她做了鬼对他不利?

          应该不是。

          裴皓却是从来不信鬼神,哪里会怕这些。

          况?#36965;?#33258;己做?#35828;?#26102;候都斗不过他,何况做鬼。她沉默不语,虽然裹了厚厚的毛毯,却怎么都觉得一阵阵发冷。

          裴皓就坐在离她不远的地?#21073;?#38548;了小桌几,亦是不言不语。

          所幸琼崖并不远,不过半柱香的时间,车子便停在山脚。

          “宁儿,到了。”裴皓掀了车帘,“洗春,你扶了夫人,莫让夫人摔倒。”

          岳宁便立时感觉自己的手腕上多出一只冰冷的手,正掐着她的命门。只要轻送真气,她便会立刻一命呜呼。

          到了这时候,他还要防她。

          岳宁在心底苦笑,却也不多言语,任?#19978;?#26149;扶她前?#23567;?/p>

          琼崖山势过于?#30422;停?#36335;中又多毒蛇猛兽,所以虽美,却极少人烟。洗春负了她,提气纵跃,呼呼风声过耳。

          只片刻,洗春便放了她在地上。

          ?#26082;?#30340;说,应该?#20852;?#30340;。

          “宁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动了真气,裴皓的声音有些走样,不过瞬息便回复正常,“宁儿,我知道你最?#19981;?#36825;琼崖,对么?”

          岳宁没?#20889;?#35805;,只是撑了撑地面,站了起来。

          空气里弥漫着微弱的袭月花的香气,这袭月花特别?#19981;?#26376;光,月光越浓,香味儿越浓。只是今天……今天这香气实在过于微弱。

          今天或许是……阴天吧。

          “裴皓。”岳宁默了一默后,还是开了口,“今天袭月花的味道好淡啊……”

          “嗯?”裴皓先是一愣,旋即?#20174;?#36807;来,“这会儿还早,月娘尚未全露。”他向着岳宁走了?#35762;剑?#38548;着衣裳握了她的手腕,“宁儿,我?#20146;?#36208;可好?”

          岳宁没?#24202;擔?#20219;由他拉了自己向前。

          耳边隐约可以听到风的声音:离崖边极近了。

          岳宁突然止住脚?#21073;?#25260;了头,向着裴皓的方向开口?#39608;?#25454;说这个琼崖,以前叫断肠崖,从这里摔下去的人,大抵都是不能活的。”

          “嗯?”裴皓一愣,“什么?”

          “我是说……”岳宁长叹了一口气,“今天并非月圆,你带我上来,可是有其它的目的。”她眼睛瞎了,可是还没有变傻。还要十日,才能月圆,她又哪里会不知道?

          “宁儿……”裴皓低喃了一声,向前行了半?#21073;?#20320;既然知道……你还上来?”

          他此刻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狰狞,岳宁还未及?#20174;Γ?#31361;然只觉得胸前一阵剧痛,似乎被长剑穿胸而过。他的声音再度在耳边响起?#39608;?#20320;知道还来,便是自寻死路,怪不得我!”

          岳宁方想开口说话,却被血沫呛?#21073;?#19968;直藏在手中的玉瓶铛的一声滑落。只闻裴皓怒喝一声,岳宁便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往崖底坠去。

          身体一?#24067;?#26377;着失重的感觉,想来不过多?#33579;?#20415;会粉身碎骨。

          原来千般温柔万般好,都不过是要这么个结果……岳宁心底蔓延上一阵绝望,喉咙里再度?#21917;?#19968;口鲜血,只觉得身体重重撞在一处,像是破败的娃娃,快要四下散开。

          嘴里?#38590;?#33125;味儿越发浓重,身体也越加冰冷,快要到尽头了吧……真是……太好了。岳宁再也支持不住,缓缓地闭了眼睛,任由身体再度落下。

          而她,便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再无知觉。

        第3章 要活下去(1)

          满室?#22218;?#21619;儿。

          苦得让人想把胃都呕出来。

          “东霞……”岳宁用尽了力气,才从喉咙里发出些微弱的声音,“把药端走……”

          “端走?”传入耳中的却是极其?#21543;?#30340;男声,低沉而?#20889;?#24615;,只是此刻冰冷冷的,似乎处在暴怒的边缘,“熬的一夜?#22218;?#20320;说端走就端走?”

          随即便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药味儿顿时浓重起来,岳宁来不及说话,一双手便从后托住自己,将她托坐起来。岳宁?#28982;?#27809;?#20174;Γ亲?#21364;突然被人捏住,被?#26085;?#20102;嘴。又苦又酸?#22218;?#27713;一下子被倒进嘴里,她防备不及,却只能大口咽下,以免被呛死。

          不过最后两口还是被呛?#21073;?#21897;咙里留着得都是苦味儿,胃里难受得一阵阵翻腾。她呕了几声,些许药汁便反流而出,从唇边流到被子上。

          “你尽管吐,反正就这么一床被子。”男声不咸不淡,“吐多了,你就睡在这药上。”

          岳宁一愣,下意识地抬手去擦,可刚一动,身上却传来剧烈的疼痛,每一处都痛。手腕痛得根本动弹不得……强烈的痛楚让她脑中先是一阵空白,稍停了会儿,她才渐渐?#20174;?#36807;来,她……没死?

          “我没死?”岳宁急忙开口,分不清语气中是欣?#19981;?#26159;悲绝。

          “本来是要死了,不过遇上我,我觉得你可以救。”那?#33125;说?#22768;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却又夹了几分不可一世。

          原来她没死,原来她没死……

          岳宁心头重复这几个字,突然涌上一股悲凉,眼泪不自觉地?#31361;?#20102;下来。

          “怎么?没死你很失望?”好似是看到她流泪,那人显得有些不快,声音高了几度,话说得有些尖酸刻薄,“不用急,最快半年,你也就好了。等那时候,你再死也不迟。”

          岳宁没理他,只是闭了眼,显见不想再说话。

          那人冷哼一声,摔门出去。巨大的响声?#35328;?#23425;的耳朵震得隐隐发疼,然后渐渐沉寂下来,除去风轻摇窗户的声音,便再无其它了。

          她沉默了一会,长长叹了口气。

          原来她真的没死……只不过想着,死了以后就再?#25442;?#26377;痛苦,?#25442;?#26377;知觉,也用不着听池秋跑过来,把她和裴皓的事情一件件说给她听,她却不能哭,非要笑着说,那恭喜妹妹了……她原本是不想在这世上苦捱了,所以裴皓带她去琼崖的时候,她明知有问题,却还是跟去了……原先想的,不过是自己从琼崖上跳下去,了却残生,不想……

          不想却是他先动了手。

          岳宁记得,那长剑入胸的一刻,自己像是沉入冰窖的感觉。原来四年的付出,到头来只是闹剧一场,惹了旁人憎恨,却自以为?#26029;病?/p>

          他?#21476;?#22905;不死,推她下了山崖……

          岳宁只觉得心头一阵刺痛,如针狠扎般,竟然又是想掉下泪来。可咬了牙,忍住了,为他那种人哭,不值得!岳宁深吸了口气,试着动了动手脚,却半点也不觉得痛……好像刚才的痛楚,不过是恶梦一场。身上的剧痛也慢慢平复下来,岳宁?#35835;?#19968;愣,随即想到先前被灌?#22218;?/p>

          什么样?#22218;?#33021;有这样的奇迹……岳宁实在是想不明白,她对药理也没有什么研究,可纵使如此,岳宁还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这上头,从医书、传闻各个方面去想。想到一阵阵疲意袭来,岳宁不知不觉的,便沉入梦乡。

          她实在是需要一些旁的东西来转移她的注意力,即使有时候知道一些事情不值得,可短时间内,却是没法改变的。

          一室?#24067;擰?/p>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杆。

          耳边再?#21364;?#26469;略为刻薄的男声?#39608;?#21507;药了。”

          同样难闻?#22218;?#21619;飘到自己的?#20146;?#37324;,岳宁皱了?#36857;?#21364;极是干脆?#39608;?#25343;来。”

          “嗯?”那人声调上扬,似是有些惊异。不过也没多说话,药碗用棉布垫着,递到她的手上。岳宁连犹豫都没犹豫,一口灌下。

          苦味儿在胃中翻腾,她死死咬了?#21073;?#19981;让自己呕出来。

          好不容易等药味儿过去,她才吐出口气,抬头向着那?#35828;?#26041;向?#39608;?#25954;问恩公高姓大名?”

          “莫问,”那人收了碗,“用不着叫我恩公,我缺个试药的。”

          语气平静得像是在说你过来吃饭吧……岳宁有些郁?#30130;?#36830;名字都不肯说,的确有些小气……还莫问……

          莫问?

          岳宁突然?#20174;?#36807;来,不由得惊呼出声?#39608;?#20320;……你是鬼医莫问?”

          她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莫问的名气已经大到世人皆知:传说中莫问医术可肉白骨,活死人,哪怕没气的人在他手上都能救回来,据说是因为他通阴阳,可去地府捞人,与阎王有莫大的交情。所?#36234;?#28246;人称鬼医。不过岳宁知道,被称鬼医只不过因为他行踪不定,兼之脾气古怪而已,医术有没?#20889;?#38395;中的那样好,她以前从未见识过,也不好妄加评论。

          他……他怎么会出现在琼崖下面??#21476;?#24039;救了自己?

          “别叫我鬼?#21073;?#38590;听。”莫问冷哼一声,岳宁只觉有风过,然后便被他抓了手腕。她先是一惊,随即放下心来。听说莫问从来无视?#20449;?#20043;妨,兼之医者的身份,更是如此。此刻看来不过是为她诊脉而已。

          “摔得不轻啊!”果然如岳宁所猜,他搭了脉之后,便松了她的手,“四肢折断,利器伤肺,剧?#25937;?#20307;……你倒是把旁人遇不到的事儿?#20960;?#36935;了一遍……”

          “剧?#25937;?#20307;?”岳宁听到这四个字,不由得?#35835;?#19968;下,“什么剧?#25937;?#20307;?我中毒了?”

          “没中毒你眼睛怎么会瞎。”莫问也不考虑她的心情,有什么说什么,“再晚上十日,就救?#25442;?#26469;了,彻底瞎了。不过……”他顿了一顿,“若是十日后我再遇上你,也不用帮你医治了,你彻底瞎还是不彻底瞎,也没什么大不?#35828;?#20102;。反正都是个死人,也?#25442;?#22312;乎这些了。”

          岳宁忽略掉他的语气,有些茫然地开口?#39608;?#20320;是说,我?#38590;?#30555;看不见……是因为中毒?”

          “嗯。”莫问不知道拿了什么,在她?#38590;?#30555;上轻擦,冰冰凉凉的,倒是十分舒服,?#21834;?#24895;落’之毒,配?#35762;?#19968;样,产生的效果就不一样,解药配比也不一样。换了旁人,就是知道你中的什么毒,也没法儿帮你解。你杀了下毒人全?#36965;俊?/p>

          “嗯……好像是慢性的,慢慢儿下。也难怪,这药效这么?#20572;?#33509;是下得急了,你一下子便死了……人家天天给你下毒,你都不知道?”

        第4章 要活下去(2)

          “中?#23613;?#23731;宁一下子呆住,原来她日日喝的治眼睛?#22218;?#31455;然是毒吗?心底的苦涩越积越浓,浓得怎么也化不开,岳宁只觉得一口气喘不上来,“噗”地一声,吐出口鲜血来。

          鲜血喷出,那血腥味儿立刻同原先?#22218;?#21619;儿混在一起,空气立刻难闻得紧。

          莫问似是快走了?#35762;剑?#24320;了窗。

          味道立时散去不少,岳宁被新鲜空气一冲,像是回过神来,低喃出声?#39608;?#26082;然下了毒,却又为何要这般害我……”

          “或许是等不及了吧。”莫问听到她的自言自语,接了一句,却又像是想起什么,放了药碗,突地坐到床边,一本正经地开了口。

          “我现在问你一句话,你想好了答我。”他语气严肃,听得岳宁心中一凛。“我只问你,你倒底要不要活下去?若你想死,我立时便可以成全了你。”

          要不要活下去?

          岳宁真的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一?#34987;?#27985;僵僵的活着,从未想过死……就算在王府被人欺凌,也是拼尽了全力活下去。去厨房偷吃的,去花园折枯枝烧了取暖,就算被踏到泥里,也要努力的抬头活着。

          可从什么时候起,她反而不想活了呢?

          裴皓……这三年不过是生命中的云烟,散了也就散了吧。长剑穿胸,还从那样高的山上摔下来,她也没死,若是自己求死,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

          不消片刻,岳宁便抬了头,双眼虽是空洞,却像是要滴出血来一般,她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39608;?#25105;要活下去!”

          “好。”莫问只应了一个字,便转身出去。

          要活下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莫问虽然号称鬼?#21073;?#21364;也不是神?#26705;?#19981;可能一日回春。只是他的手法的确让人匪疑所?#36857;?#20808;是说接她的断骨,可检查了一下之后,却又找来东西,将她腿上的骨头再度敲断,才还用刀划开,钉了什么东西进去……拼接在一起之后,用不知道什么?#22218;?#33167;重重糊上,再用?#26223;?#32039;紧捆了。

          岳宁动弹不得,便只能僵卧在床上。

          接近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都是由着莫问给她喂食喂水……甚?#20142;?#26368;隐私的事情,都是由莫问帮着她。

          岳宁开始自然是反对,莫问也不劝她,见她反对,立刻扬长而去。两天都?#25442;?#26469;。他开给岳宁?#22218;?#37324;,有通肠胃?#22218;?#36825;一走,便苦了岳宁。

          腹痛不止,强忍不住下,她……将秽物一起排在了床上。却又死活动弹不得,只能任由自己和这些秽物混在一起,一向爱干净的她哪里受得了这个,晕过去?#22797;巍?/p>

          可还是会醒。

          没了莫问药物的?#38223;?#20260;口?#37096;?#22987;疼,痛得她呲牙咧嘴,这才念起莫问那苦药的好来。

          所以,两天后,当莫问回来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虽?#25442;?#26159;有点怪莫问为什么不买个?#23601;?#26469;服侍她,可岳宁怎么都不敢问出口了,生怕莫问再度丢下她。

          这期间,岳宁根本没有想到死。

          旁人要她死,她偏不顺了他?#22218;狻?/p>

          再痛,她也要活下去。挣扎着,拼命的活下去。

          习惯了莫问之后,那些极是亲密隐私的事情,岳宁也渐渐习惯。其实……她感觉得出来,莫问在帮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不是很坦然的。他也会不好意?#36857;看闻?#35302;到她身体的时候,他的手都在颤抖,指尖总是冰冰凉凉的,有时候还会像被雷打到一样的收回,然后再度伸过来。而且做起事来,也显得格外的生疏……

          岳宁空下来的时候就在想,既然他自己都这么不习惯,为什么不?#19979;?#20010;?#23601;?#22238;来呢?想破了头,也没?#20889;?#26696;。

          莫问开给岳宁?#22218;?#22905;?#30475;?#21917;了,?#31361;岢脸了?#21435;。加了有助安神?#22218;?#29289;,她在梦中是?#25442;?#35273;得痛苦,也?#25442;?#24518;起那些可怕的过往。

          一睡往往就是十二个时?#21073;?#19968;个月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半的时间而已。

          可即?#24618;?#26377;一半的时间,岳宁还是觉得痛苦无比,整天都不能动,只能躺在床上,甚至什么东西都看不见:莫问说了,首先要治好她的身体,要调养一阵子,才能开始解?#23613;?#21542;则,身体会承受不住。所以现在给她用的,不过是延缓毒性发作?#22218;?#29289;,并没有开始解?#23613;?/p>

          听莫问的口气,似乎解毒是一件非常耗神的事情,岳宁也没?#20889;摺?/p>

          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岳宁是懂的。

          只是她没有想?#21073;?#33707;问和她说,她的四肢已经长好,可?#36234;?#34892;下一步的时候,是那样的……可怕。他再?#28982;?#20102;她的四肢,将先前钉进去的东西取出来……然后又捆上?#26223;濉?#36825;样的罪竟然让她遭了两次!

          不知道是不是他打击报复……不过事实上,不到十天,莫问便让她下床走路了。

          双脚接触到地面的感觉是这样的好,岳宁激动得几乎哭出来,可往前走上?#35762;剑?#22905;只觉得脚下一软,像是使不上劲一样,整个人立刻向前倾倒。

          原以为会狠狠摔倒,不想却被一双厚实的臂膀揽住,身体靠住,便不再往下倒。鼻间传来淡淡药草的味道,微微泛苦,像是她常喝?#22218;?#30340;一味。

          岳宁知是莫问接了她,却也不声不响,只从他怀中挣开,摸索着扶了?#21073;?#19968;?#35762;?#21521;前走。莫问也似什么?#38706;?#27809;发生,只在她快要撞到桌子前提点一句。

          练习一个下午,岳宁便已经习惯很多。

          身体因为长时间躺着而脱力,走上几圈,便要歇上好一会儿。可毕竟能走了,岳宁听莫问说“四肢折断”的时候,原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要在床上度过了。

          所幸上天待她还不算太差。

          等莫问端来晚饭的时候,她?#31449;?#24320;是开口同他说了个谢字。

          “不用谢我,”莫问帮她把饭盛好,“等过几日开始解毒的时候,恐怕你会恨我。”他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岳宁却早?#20005;?#24815;,只挑了唇角,?#35835;四?#31505;。

          “只要能活,再大的苦,我也是肯吃的。要是能解了毒,我肯定还是要谢你。”她停了一停,“不管你为什么救我,你总归是救我了。”

          莫问放了筷子,盯着她看了良?#33579;?#20687;是要把她的脸庞刻进心?#20303;?/p>

          岳宁虽然看不见,却隐约能感觉到他在盯着自己。这感觉似乎凭空而来,却极准。她也没动,任由他看。

          她有什么?#38376;?#30340;呢?

          连命都是他给的,又怕他图什么?

        第5章 昨日如死(1)

          岳宁那不怕的话,还是说的早?#35828;?#20799;。

          隔了四日,看她身体调理的还算不错,莫问便准备了东西,开?#21450;?#22905;解?#23613;?/p>

          “你这毒中的日子太?#33579;?#24050;经深入四肢百骸,要想彻底去了,只能一点点的往外拔。毒性到了眼睛这里,就已经快要到头了。再往上去到百汇穴,百般?#25442;?#20043;处,就是大罗金仙也救你不得。”莫问让她坐在床边,帮她去了衣裳,光着上身坐好。

          原本女儿家害羞是自然,但这些时日下来,岳宁全身上下莫问都已经看遍,却并无非份之处。况且医者号再生?#25913;福?#25937;人之下,也只能如此权宜,再顾不?#38376;?#30340;了。

          “先前毒性被我用药暂时压住了,要拔出来,却还是得激活它。”莫问取了颗药丸,让岳宁含在嘴里,“这是清心散,你含在嘴里,可保心脉无忧。我先帮你用针刺激身上?#38590;?#20301;,把毒性激活,这才能进行下一步。”

          岳宁点了头,接过药丸放在嘴里。

          这清心散的味道倒不算差,清甜?#20889;?#20102;一点点酸,有些像是山楂的味道。稍等片刻,她便感觉到有根针自皮肤上缓缓刺入。因为刺的是穴道,所以并不感觉疼,只是微微有些酸。看不见,便只能感觉到莫问扎针的速度极快。

          只不过眨眼工夫,便已经扎了快有二十多针。

          针扎得快,岳宁先没什么感觉,等到二十多针下去时,皮肤也只是微微发麻……可只是眨眼的工夫,岳宁便?#21307;?#20986;声。

          那针扎在皮肤上,好似有生命般,似乎放了触角,通过皮肤往她身体里扎去。又像是长了眼睛,那微末的痛楚便随着四肢百骇长延过来,又像是无数的小嘴,用力地吸吮着她身体中的……毒素。

          所以即使是痛,即使是?#21307;校?#22905;心底也是?#26029;?#30340;。

          连流下的泪水,也是?#26029;?#30340;。

          她似乎能闻到那泪水的味道……泪水本来是没有味道的,可?#24615;?#20102;身体中浓重的毒素,就带了一股淡淡的腐味儿。

          就像是阴霉的天气,沤久?#35828;拿?#34987;散发出来的那种霉味儿。

          她极是熟悉。

          之前的那些日子,她盖的一直是这样的被子……东霞曾经抱着她的被子出去过,想必是为她去换……只是拿回来的还是同样的一?#30149;?/p>

          想想也是,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裴皓能给她床被子盖,已经算是恩赐了。

          那味道似乎都有着厚重的毒意,岳宁闻了几下,便觉得昏昏?#33080;粒?#31070;智都有些不清……朦?#25163;校?#21482;觉得微带着凉意的手抚在她的额头上,似乎有人在耳边轻叹?#39608;?#38463;宁,小时候的事情,你都不记得了么?”

          小时候的事情……

          岳宁迷迷糊糊,却又努力去想。

          小时候,有什么事情?

          她姓岳,岳是陈国三大世家之首的岳?#25671;?#23731;家自前朝起,就已经无数人入朝为官,陈太祖建国时,更是仰仗了岳家先祖的军马。定国后,那位先祖因功被封为安国公,沿任骠骑将军,手中握有十万兵马。

          那陈太祖也是少有的英雄人物,居然真的做到了“用人不疑?#34180;?#20219;由手下强兵在握,却丝毫不?#26705;?#36824;说什么?#21322;?#32477;对?#25442;?#23398;那赵官?#36965;?#26469;什么杯酒释兵权?#34180;?/p>

          虽然没有人知道赵官家是谁,当时也没有人不知道杯酒释兵权是什么意思--那故事还是陈太祖后来亲自撰了书,写成故事,旁人才得以知晓。

          不过,这都已经成?#35828;?#24180;的传奇故事。

          岳家的先祖更是被陈太祖的气度与胸襟折服,当场折断羽箭,道“岳家若有叛心,当如此箭。”

          这等表心迹的用法,数千年来已经被人用?#33579;?#19981;过岳家先祖却是真心诚意的。之后还立了祖训,“如有心?#21387;?#32773;,为岳家世敌,知者必杀!”

          即使是有心,也不成。

          岳家虽然身?#29992;?#22530;之高,却一直忠于陈帝,所以从开国到现在,三代君主下来,还一直保持着高位。

          她身为岳?#26131;?#38271;最疼爱的孙女,自小便出入宫帏,裴皓……便是少时识得的。

          除去这些,她小时候,还能有什么事情?

          可听那语调,却似乎是她真的忘记了什么。岳宁想深究,却?#31449;?#36824;是抵不过身体浓重的疲惫,神智渐渐模糊起来,闭眼睡去。

        powered by 博?#24357;写蟮己?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河内五分彩基本走势图 西游记五子棋 双色球18086 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河南中国福彩网 扑克牌中的4 极速11选5走势图90秒一期 体彩14场胜负怎么兑奖 排球比赛视频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大全百度 彩票机技巧 七星彩中国体彩网 福利彩票3d试机号 广东快乐+分开奖结果 竞彩篮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