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农门丑妇变形记》是一本已完结的古代穿越小说,农门丑妇变形记李天夏赵垣是书中的两

        发布时间:2019-03-08 10:43

        农门丑妇变形记李天夏赵垣

        农门丑妇变形记全文阅读

          《农门丑妇变形记》是一本已完结的古代穿越小说,农门丑妇变形记李天夏赵垣是书中的两位主要人物,此书为网络作家甜蜜小花所著,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好不容易从梦中醒来,李天夏却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貌丑?#21476;?#30340;农妇身上了,为了好好存活她只能一边减肥一边赚钱养家。
          赵垣叹了一口气,看着泪眼汪汪的儿子也不忍心,所以他握紧拳头,对自己一狠心就撕了休书。
          然后将儿子抱到怀里安抚:“没有,爹爹怎么会不要你和娘亲呢,我们现在就回家好不好。”
          虽然赵垣没有给李天夏什么好脸色,但是听着口气,目前有鸡蛋这张王牌在手,李天夏还是安全的,所以她连忙帮鸡蛋整理好衣服,拿着赵垣带回来的东西,一家三口沿着山路往回走。
          看着连绵起伏的山脉,冰封万里,银装素裹,突然之间有了帅气的老公和可爱的儿子,人身虽然有这么大的意外,但目前来看还是挺不错的。
          回到家的李天夏?#24067;?#27809;有之前山洞里面的花痴样子了,毕竟那黑黢黢的茅草屋是现在唯一的住处。
          “爹爹,我们晚上吃什么?#20426;?#40481;蛋肚子咕噜咕噜叫起来,李天夏看着他黑溜溜的眼睛忍不住抱过来狠狠亲一口,赵垣眉眼跳了两跳,这变化?#32933;?#25402;大的。
          米缸里的老鼠屎真的很让人反胃,还?#24576;?#19978;顿,就不敢奢望下顿了,李天夏转身看着院子里正在劈柴的赵垣道:“现在做什么?#20426;?br />   赵垣背对着李天夏:“地窖里面还有一些地瓜,你拿出来煮一锅粥吧。”

        第1章 该死的穿越

          冷风卷着雪从破裂的窗户灌进来,李天夏经历一场鬼压床之后大汗淋漓的醒了过来。

          真的是见鬼了,她喉咙疼的厉害,再不?#20154;?#23601;渴死了,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转来转寻?#26131;?#26479;子,抬头的时候突然看到一面破碎的铜镜。

          “啊……”李天夏被吓到了,镜子里脸色发黄的女子不会是她吧?

          没有找到水的李天夏实在忍不住了,打开房门跑了出去,因为她看见了皑皑白雪。

          捏了两个团子就往嘴里塞,这事她小时候经常干,虽然不卫生,但总比渴死好吧。

          解了燃眉之急的李天夏瑟瑟发抖,迎着寒风才发现自己穿的有多单薄,不对啊,这衣服怎么是古装?

          “你看那个是赵家媳妇吗?#20426;?/p>

          “怎么在吃雪,不会是疯了吧?#20426;?/p>

          身后突然有声音传出,李天夏回头看去,发现有三个妇女正看着她的方向指指点点。

          “赵家媳妇,谁啊?#20426;?#26446;天夏手里还拿着雪团,一脸的迷茫。

          那三个妇女脸上带着嫌弃,其中一人说:“看来真的被打傻了。”

          “活该。”

          “你?#27492;?#38271;得那副磕碜的样子,居然还敢偷窃薛家的传家之宝,真是活的不?#22836;?#20102;。”

          李天夏就这么站着听这三个妇女嚼舌根。

          “哎,你说这老婆做了如此有辱门风的事情,赵家人居然还愿意拿赎金?#20154;?#22238;去呢......”

          “这也?#32933;?#22996;屈了赵家,老实本分的一家人,还有一个孩子要照顾......”

          “赵家媳妇是谁啊,品德如此败坏。”李天夏也气愤,可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她加快脚步,跑过去问:“三位美女等一下,请问这是哪里啊……”

          三个妇女却?#23545;抖?#24320;了,其中一人还冲着她呸了一口:“真是不知羞耻。”

          看着她?#20146;?#36828;,李天夏头疼的厉害,?#38498;?#20013;突然涌现一些不属于她的零散记忆。

          嫁人,生儿子,在薛秀才家洗衣服,偷?#35010;?#23478;的传家宝,搬弄是非……

          “娘亲…娘亲…娘亲…..”

          一个六岁左右的男孩子,一路大声喊叫着,李天夏抬头看了一眼,继续在雪地里站着。

          看着小男孩慢慢靠近,两个人的记忆在脑中穿梭而过。

          原?#27492;?#31359;越了,还是穿越到了这么一个被万人唾弃的农妇身上。

          她就是“赵家媳妇?#34180;?#30524;泪簌簌的流淌下来,为什么老天这般?#33050;?#22905;?

          “娘,外面冷我们进屋去!”小男孩眼睛乞求的拽了拽李天夏的衣服。

          李天夏此时心里正在窝火,看见这么个熊孩子心里更加?#21507;輳骸?#35841;是你妈啊,我没奶,走开……”

          小男孩看着娘亲?#35013;?#24052;的样子,只好站在旁边守着,一动也不敢动。

          李天夏在地上画圈圈:“该死的穿越,该死的古代……”

          小男孩看着李天夏的神情,想抬手去安慰,但又害怕挨打,手来来回回伸了好几次,还是鼓起勇气:“娘亲......娘亲你身体不舒服吗,我去找大夫?#20426;?/p>

          李天夏恨不能掐死这具身体,然后再穿越回去。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李天夏实在冻的不行,就想着还是回到破茅草屋待着吧,在起身的时候她认真将小男孩上下打量,靠着原主的记忆才想起这孩子?#32933;?#26159;自己的儿子。

          看着他穿的那么单薄,鞋子也是破的,李天夏就一种内?#32963;?#34989;上心头,母爱?#24067;?#27867;滥:“走,回去吧。”

          见小男孩还在犹犹豫豫,李天夏索性直接将小男孩抱了起来,他全身冰冷刺骨,手上的冻疮全是血口子。

          “这大冷天的你乱跑什么。”

          “娘亲生病在床,我要照顾娘亲……”

          李天夏没有想到孩子可以这么懂事,再仔细瞧瞧整个房子,黑黢黢的一点光亮都没有,到处都是?#39029;尽?/p>

          搜寻原主的记忆,她丈夫是一介武夫,平日里依靠在镇上教一些武功,很少回家。

          看着这破破?#32654;?#30340;地方,李天夏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将孩子交给他爹,然后自己填饱肚子再寻找穿越回去的办法。

          “鸡蛋,我带你去玩。”开口叫儿子名字的时候李天夏差点笑出来,真的是文盲耽误前途。

          这家穷的没有几件衣服,所以李天夏只能把被子裹在身上,然后抱着鸡蛋往白茫茫的山上走去。

          崎岖不平的山路走的脚疼,李天夏本来就饿,更别提现在还抱着一个孩子,这孩子偏瘦,所以骨头特别咯人

          李天夏的肚子很饿,却是鼓鼓的。

          ?#23433;洹?#19968;下,她的?#38498;?#20013;闪过一个恐怖的念头,现在的这具身体不会是怀有身孕了吧?

          鸡蛋原本是一路紧张的搂着李天夏的脖子,现在突然被放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李天夏。

          李天夏小心翼翼的问他:“鸡蛋,你知道我肚子里面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20426;?/p>

          鸡蛋愣住了:“娘亲肚子里什么时候有宝宝了?#20426;?/p>

          自从他记事起,娘亲的肚子就特别大,圆鼓鼓的,别人?#30340;?#20146;肚子里?#37266;?#24618;,所以好多年一?#24811;?#30528;。

          李天夏也不指望从孩子口中得到什?#20174;?#29992;的消息,只好继续带着往前走。

          “娘亲要是累了,我们去山洞休息休息。”鸡蛋指着前面的洞口。

          一路走来身上大汗淋漓,浑身都是臭的,搓的身上黑泥都是一层一层掉,李天夏真的被这个不讲卫生的身体恶心到了。

          进入洞中的时候她突然闻到了硫磺的味道,顺着山洞里面大概走了五十米的距离,眼前的东西让李天夏惊喜不已。

          “哈哈哈。”激动是掩盖不了的,李天夏赶紧让鸡蛋脱衣服?#24613;概?#28201;泉,可鸡蛋的但是没什么?#20174;Α?/p>

          他告诉自己的李天夏:“我和爹爹经常来这里洗澡。”

          看来这原主?#37266;?#26080;珠不会享受。

          不管三七二十一,李天夏先将鸡蛋放进了一个浅池子里,然后自己往后走一走,躲在石头后面的温泉边上脱了衣服才仔细打量这个大肚子。

          自己之前也没有生孩子的经验,现在这个肚子的情况也摸不是清楚状况,之前听说过寄生胎,要是那样她在这古代不是死翘翘了吗?

          越想越郁?#30130;?#26446;天夏哀叹了?#24178;?#23601;不再想了,转眼看?#27492;?#21608;。

          不得不说古代的环境很是怡人,这里得天独厚,李天夏泡的正开心,可是?#24067;?#24863;觉背后有人。

          “啊......”

          一个肤白润泽,貌如冠玉的男子正站在她的背后。

        第2章 天降老公

          “你…你…”李天夏刚?#24613;?#22823;破口大骂,却发现这不就是原主的丈夫吗?

          差点就在他面前露馅了,所以嘴巴里的气?#24067;?#30250;了下来,弱弱的问一句:“你怎么在这里?#20426;?/p>

          赵垣只是捎带的撇了李天夏一眼:“你怎么想起到这里来洗澡。”

          看着李天夏慌忙的穿着衣服,身上被打的青一片紫一片,赵垣将怀中的东西掏了出来:“休书我已写好。”

          李天夏愣住了,这才刚刚见面的帅气丈夫正眼都没瞧她,就要休掉她。

          这不可能,她目前人生地不熟的,身上又没钱,?#24067;?#25171;消了独自离开的念头,装作很乖巧的样子说:“七出?#20063;?#29359;了一条,人非圣贤岂能无过,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你不要休我。”

          鸡蛋听到爹爹要休了娘亲,顾不上穿衣服,立马从温泉池子里站起来,寻着声音绕了一大圈,泪眼汪汪的对着赵垣道:“爹爹,你不要娘亲了吗,你也不要鸡蛋了吗?#20426;?/p>

          之前就是顾念儿子的感受,所以赵垣才在大街上受尽别人的辱骂,给薛府赔了一大?#26159;?#25165;把李夏天接回来的。

          当时看到李天夏?#25749;?#32047;累,以为整个冬天她都会在床上躺着养伤,却么没想到现在活奔乱跳的,还知道什么是女德,说话比之前好听一些,看着她的变化,难道是这次的挨打起了作用。

          李天夏继续委屈的认错,还对天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偷窃,否则砍了双手。

          赵垣叹了一口气,看着泪眼汪汪的儿子也不忍心,所以他握紧拳头,对自己一狠心就撕了休书。

          然后将儿子抱到怀里安抚:“没有,爹爹怎么会不要你和娘亲呢,我们现在就回家好不好。”

          虽然赵垣没有给李天夏什么好脸色,但是听着口气,目前有鸡蛋这张王牌在手,李天夏还是安全的,所以她连忙帮鸡蛋整理好衣服,拿着赵垣带回来的东西,一家三口沿着山路往回走。

          看着连绵起伏的山脉,冰封万里,银装素裹,突然之间有了帅气的老公和可爱的儿子,人身虽然有这么大的意外,但目前来看还是挺不错的。

          回到家的李天夏?#24067;?#27809;有之前山洞里面的花痴样子了,毕竟那黑黢黢的茅草屋是现在唯一的住处。

          “爹爹,我们晚上吃什么?#20426;?#40481;蛋肚子咕噜咕噜叫起来,李天夏看着他黑溜溜的眼睛忍不住抱过来狠狠亲一口,赵垣眉眼跳了两跳,这变化?#32933;?#25402;大的。

          米缸里的老鼠屎真的很让人反胃,还?#24576;?#19978;顿,就不敢奢望下顿了,李天夏转身看着院子里正在劈柴的赵垣道:“现在做什么?#20426;?/p>

          赵垣背对着李天夏:“地窖里面还有一些地瓜,你拿出来煮一锅粥吧。”

          李天夏不会生火,况?#20063;?#33609;都是湿的,黑烟呛的眼睛疼,在她快要奔溃的时候还是鸡蛋出手帮忙的,看着这么小的孩子却什么都会,真的很让人心疼。

          跳跃的火苗?#36213;?#20182;稚嫩的小脸上,这般单纯的神色触碰着李天夏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鸡蛋被自家娘亲看的脸?#24049;?#20102;。

          赵垣将柴火全部劈完,然后从拿进来一些点心。做的很是精致上面还有梅花吊坠。?#24067;?#39307;的李天夏流口水,感觉自己饿了好几天了。

          鸡蛋也馋的吞口水,但还是看着李天夏不?#26131;?#24049;动手,也不说一句?#21834;?/p>

          李天夏知道鸡蛋不爱说话,便也不勉强,主动将点心推到了鸡蛋的面前,才发现他胳膊处的衣服破了一个洞。

          吃过饭她抱着鸡蛋正在缝衣服,赵垣坐在?#20599;?#19979;看书。

          屋子外面就传来一声吆喝:“姐……姐快出来……”

          李天夏一时蒙了,谁在外面大喊大叫,真的是很烦人。鸡蛋听到这声音吓得往李天夏怀里一缩,导致李天夏手里的针直接扎进了肉里面。

          鸡蛋疼的眉头一皱,但是也没有吭声。

          李天夏看在眼里,她出去开门,赵垣叹了一口气将书收起来,也跟着出去,看来晚上注定无眠了。

          李天夏看到比自己还肥一圈的粗犷男子,他扶着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妇女在一步一步的前?#23567;?/p>

          李天夏搜寻着原主的记忆,想起这来人正是娘和弟弟。连忙迎上去询问:“娘,怎么了?#20426;薄?/p>

          李天冬看到姐姐出来以后,立马变了脸色:“你是聋子吗,我?#24515;?#22909;多声……”

          李天夏也不忍心原主的娘和弟弟在大冷天受罪,连忙和赵垣一起将老人家扶进屋里。

          李天冬?#36234;?#22992;的怠慢很是不满意,骂骂咧咧?#22919;?#23601;嚷嚷着要吃饭。

          家里就剩地瓜熬的粥了,李天夏原本想要加热一下,给娘和弟弟分了,可是李天冬向来自私骄纵,端起来就喝了精光。

          他从来不懂得和别人分享。

          李天夏又重新熬了粥给娘端过来。

          然后李天冬直接开口说出了这次的目的:“姐,你给?#26131;急?#20116;十两银子。”

          “什么?#20426;?#26446;天夏神经跳了两跳,一文银子能买二斤半的大米,她这弟弟张口就是五十两银子,这个数字现在对她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啊。

          赵垣也大吃一惊,他这次又要从哪里弄这么多的钱。以前李天夏对于娘家都是有求必应的。

          李夫人喝了粥现在?#19981;?#36807;神,她看了看李天夏一眼:“前两日我好不容易给你弟弟寻了一门亲事,可是咱们家太穷,人家姑娘不愿意,除非?#24418;?#21313;两银子作为聘礼。”

          原来彩礼这事古今都是一个大问题,李天夏直截?#35828;?“我没钱。”这是事实,现在的家都快揭不开锅,

          李天冬大喊道:“我不管,媳妇我一定要娶,没钱就?#26790;?#22992;夫出去挣啊,一个大男人出去做点体力活肯定是有的。”

          李天夏听到这话就火冒三丈,怎么会有人不要脸到这个程度,所以对着李天冬骂道:“是啊,一个大男人整天只知道啃?#22799;錚?#21313;指不沾阳春水,对别人呼来喝去,你说他是不是废物?#20426;?/p>

          李天冬对于姐姐?#24178;?#39554;槐的?#24418;?#27668;的脸?#24049;?#20102;:“你什么意思,存心不?#26790;?#23094;媳妇,打一辈子光棍,盼着我们李家绝后是不是。”他用手指着李天夏的鼻子,咬牙切齿。

          赵垣也很吃惊,李天夏之前无论娘家有什么要求,一定会拼尽的全力,?#24944;?#36825;事关系到李天冬的终生大事,他原本以为李天夏会毫不犹豫的答应,现在看来事情有转机,说不出来的一?#25351;?#35273;,他心里竟然有一丝丝的开心。

        第3章 挨冻受饿

          李夫人看着儿女这样争?#24120;?#27668;的颤抖不已,她指着李天夏骂道:“我生你养你十几年,嫁了人?#22836;?#33080;不认人,你弟弟可是咱们李家唯一的男子了,你如此歹毒,咱们李家绝后你就开心了是不是?#20426;?/p>

          赵垣想开口解释,李天夏却快人一步,拉开了家里所有的抽屉道:“你看看,看看我家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么多年我给娘家给的东西还少吗,现在我都快活不下去了,你还要逼我,怎么着,你想逼良为娼然后为你的儿子娶一个骗子吗?#20426;?/p>

          李夫人从没想到李天夏能说出如此忤逆的话:“你大逆不道,?#20197;?#20040;生了你这么一个混账东西。”

          李天夏想不通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偏心的娘:“从小到大你一?#32972;?#30528;他,惯着他,方圆十里谁不知道李天冬是好吃懒做的废物,平常人家彩礼五两银子,位什么女方偏偏跟你们开口五十两,她就是冲着彩礼来的,你们难道不明白吗?#20426;?/p>

          赵垣吃惊的看着李天夏突然的变化,以前宠溺弟弟可是出了名的,不论错的对的,只要弟弟开口,全都答应,今天却突然学会了拒绝。

          李冬天作为已经成年的小伙子居然在娘面前哭诉起来:“我们大老远过来就是为了受气吗,看来小时候你白疼我姐了,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他作势要把不断抽搐的娘从床上扶起。

          赵垣看着李天夏,想看?#27492;?#20170;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间变化这么大,还是他以前的娘子吗?

          李天夏嗔道:“你先想清楚,要走自己走,不要连累娘亲。”

          李夫人本来挨饿挨冻一整天,怒气冲冲,钱一文都没有借到,还受了一肚子窝?#19968;稹?/p>

          李天夏说:“娘,天已经黑了,你这个年纪连夜受不了折腾,安心的睡一晚上吧。”

          李夫人看着外面大雪纷?#26705;?#35201;是回?#19968;?#35201;翻越好?#32568;?#23665;,肯定会累着儿子李天冬,想了想,她白了一眼李天夏:“还不快去给我打洗脸水。”

          李天冬原本就好吃懒做,如今要是他独自离去,肯定会死在路上,还不如赖活着和娘一起留在这里。

          鸡蛋转着头看看娘亲,这次舅舅没有打他,娘亲也没有凶他。

          赵垣还是照着往常一样,打算让出主屋,他和鸡蛋搬?#35762;?#25151;去住。

          李天夏得知以后立即对着李天冬喊道:“今天主屋加一张床,娘和我们一住,待会你姐夫把柴?#28212;?#25342;好以后,你搬过去住。”

          “咚!”赵垣以为自己听错了,惊的手里的东西都掉在地上,鸡蛋瞪大眼睛看着自家娘亲这般威武。

          李天冬听着姐姐的话直接暴怒,横眉冷竖:“看不顺眼,想?#26790;?#27515;,你直接说,用不着这样狠毒,柴房是人住的吗?#20426;?/p>

          李天夏也不高兴:“之前你姐夫住柴房也没见冻死,况且你已经束冠好多年,迟迟不成家,我有责任养娘,没多余的力气管你。”

          李家夫人?#21653;⒋反?#30528;床,她在责怪李天夏的狠心,自?#22909;?#27515;生了这么个宝贝儿子,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怎么能受这种苦,气急之下她指着李天夏:“造孽......”

          赵垣看着岳母的脸色不对,上前赶紧安抚。

          可是李家夫人却一把推到了赵垣,指着鼻子骂出两个字:“畜生。”

          李天夏知道这弟弟一身的臭毛病都是娘亲给惯出来,她今天要是不狠心,自己以后就?#20040;?#30528;大累赘一辈子:“他这么大了整天好吃懒做,?#24576;?#23478;没立业,再惯下去后半辈子你依靠谁?#20426;?/p>

          赵垣就这样一脸不可?#23478;?#30340;听着李天夏句句戳心窝字的话,李夫人也知道女儿说的没错,可是看着儿子受苦她心里就是不舒服。

          吵吵闹闹夜色已经深了,还好雪是停了。

          窗子上透入的冷风让赵垣都忍不住打哆嗦,看着鸡蛋蜷缩成一团,他紧紧的搂过来抱在怀里。

          李天夏因为床太硬根本没有任何睡意,赵垣从窗户看到李天冬还是不愿意进柴房,轻声询问:“这都快两个时辰了,怎么办,要不要?#39029;?#21435;看看。”

          李天夏摇摇头:“死不了人,脂肪那么多。”

          赵垣头一次听见李天夏说这么狠的话,心里一惊拍着鸡蛋背部的手一时没了轻重,鸡蛋眨巴着眼睛醒过来,以为是娘?#23376;?#25171;他了。

          这床硌的骨头都疼,李天夏问鸡蛋:“你难受不,怎?#27492;?#30528;的?#20426;?/p>

          鸡蛋以为自己在睡梦中又不小心踢着娘亲了,转过头眼睛黑溜溜看着李天夏,胆怯的样子再明显不过。

          李天夏明白,鸡蛋心里的阴影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抹去的,所以她主动往赵垣那边靠了靠,嘟着嘴吧唧亲了鸡蛋两口。

          鸡蛋?#36530;?#30340;,全身僵硬,看看爹爹的神色,再看看娘亲的。

          李天夏“噗嗤”笑了一下:“过来娘亲身边睡好不好?#20426;?/p>

          鸡蛋摇摇头,一个字都不愿意说。

          李天夏想靠过去一些,可是只要一动作,床就“咯吱咯吱?#27605;?#20010;不停,没办法,身体条件不允许,李天夏?#29260;?#25265;着鸡蛋睡觉的想法,想挪动身体换一个舒服的姿势睡觉。

          可是这一动弹,床再次响了,睡在另外一张床上的李夫人实在忍不住就轻声“咳咳”两下提醒着自己女儿。

          李天夏和赵垣对视的一?#24067;洌?#35273;得气氛有点怪异,然后红着脸闭上眼睛装睡。

          早晨“?#35785;诉恕?#30340;?#27809;?#22768;吵醒了赵垣,他寻着声音看去,水被冻到结冰了,李天夏在用木棒?#27809;?#30528;,她?#24613;赶?#28903;些?#20154;?/p>

          床上的赵垣就这么一直盯着李天夏的背影看,仔细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为什么一个人会突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从认识到现在,早起这事在李天夏身上还是第一次看见,难道是上次游街挨打真的让李天夏醒悟了。

          赵垣回过神之后看?#27492;?#21608;:“你娘哪去了?#20426;?/p>

          “你娘”这个称呼让李天夏明白这么多年的夫妻关系,赵垣还是没有将原主娘家看成是一家人。

          李天夏走了过来:“娘早早就带着天冬回去了,说是趁着年关来临前给天冬长的媳妇,所以回去张罗了。”

          岳母为何不多留几日赵垣心里也是有数的,这次结的梁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

          李天夏伸手拉了被子叫鸡蛋起床,鸡蛋睁眼看见娘亲手里有根?#31455;鰨?#25386;动着身体往后靠,身体也在不断的瑟瑟发抖。鸡蛋心里的恐惧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治好的,所以李天夏停下脚?#35762;?#20877;靠近。

        第4章 另找法子

          她看了赵垣一眼:“我们得赶紧想一些出路,要不然挨不了几天。

          鸡蛋在起身的时候衣服?#26131;?#20102;桌子的一角。“嘶拉”一声,上身的破棉袄更加破了,里面黑黑的烂棉花都抖落出来。

          “你做事慢一些,慌慌张张的干嘛?#20426;?#26446;天夏寻着声音回头看,不知道鸡蛋有没有受伤。

          可是鸡蛋眼里蕴含着泪水,看着回头一步一步走来的李天夏。

          就这件衣服还是用破被子?#33041;?#30340;,现在鸡蛋却把它弄破了,也没有多余的布料省出来做新衣服了。

          李天夏叹了一口气:“这可咋整啊?#20426;?/p>

          “我不再调皮,不在做错事了,娘亲。”鸡蛋眼泪吧嗒吧嗒的流着。

          李天夏没有动手打他,反而放下手中的?#31455;鰨?#25265;着安慰鸡蛋:“没事,不就一件衣服吗,娘亲说了,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动手打你的,对不对?#20426;?/p>

          鸡蛋想起昨天的事,委屈巴巴的点头。

          赵垣也在吃惊,李天夏居然没有发火。

          “这可咋整啊?#20426;?#26446;天夏叹了一口气,毕竟不能让鸡蛋冻着啊,想了又想,她一脸?#32769;?#30340;转身,按着原主的记忆在房子的角落里寻?#39029;?#19968;个木箱子。

          打开以后里面有一个银镯子和几尺布料,因为储藏不当,银镯子早就发黑了,根本不值钱。布?#31995;?#26159;可?#38405;?#26469;做衣服,可是看看尺寸,估计只能做两个红色短袄子。

          这天寒风凛冽,人只要才闲下来就特别容易饿,李天夏觉得自?#22909;?#26377;一天是吃饱的。

          赵垣想着快到年底了,要不到镇上的酒楼里找一些零散的活,这样才能给李天夏和鸡蛋买一身新衣服。

          李天夏收拾好东西?#24613;?#19968;同前往,可是她看见赵垣身上的破棉袄却皱了眉头:“你为什么不穿红短袄了?#20426;?/p>

          就是前两天从百宝箱里面翻出的布,李天夏给赵垣和鸡蛋做了父子装的短?#28291;?#34429;然做工很差,但却是真的好看,尤其是赵垣本来就长的非常俊美,红色衣服搭配在身上就如同新郎官一样了。

          赵垣摇摇头:“这短袄在家的时候穿,太惹人注意了不好。”

          李天夏拖着肥大的身躯走起来更累。好几个时辰了,觉得自己肯定甩掉了两斤肉,看着街上的人指指点点,她终于明白赵垣为何不愿意穿红短袄引人注目了。

          之前偷窃薛府传家宝的事让她成为了红人,现在走到哪里李天夏都能被一眼认出来,可是?#20040;?#30340;已经打了,该骂的也已经骂了,还想怎样?

          没有缩手缩脚,李天夏反而昂首挺胸的走着。东看看,西瞅瞅,忙的不亦乐乎。

          赵垣跑了好几家酒楼都被拒绝了,说最近生意?#19994;?#24052;不得一个人顶三个人?#33579;?#20309;毕浪费钱财多招人,赵垣越找心情越失落。

          可是看着李天夏一脸的兴致勃勃。

          前面的人?#21644;?#28982;堵在了,举步维艰,李天夏上跳下蹿的想看看到底发生什么热闹了。

          赵垣却拉着她?#24613;?#24448;回走:“东街还有一家酒楼,我们再去看看,这是现在唯一的机会了。”

          想着鸡蛋还在家里,赵垣越发的心急。

          “嘭……”一声巨响,李天夏看到一块匾额从空中掉落人群。

          紧接着一个女子?#24352;?#30340;声音响起:“这点小病都看不了,还好意思?#26131;擰?#22937;?#21482;?#26149;’四个字丢你老祖宗的脸吗?#20426;?/p>

          一?#19978;?#21619;飘散着,格外的刺鼻。李天夏加快了脚步拽着赵垣赶紧往前走挤去。

          赵垣不明白李天夏为什么就如此爱凑热闹。

          看到地上“妙?#21482;?#26149;”四个字,李天夏猜到这医馆肯定是出“医闹”事件了。

          医馆的中间背向众人站着一位穿绿色带金披风的女子,身段?#40723;?#26377;致,一看背影就知道是美人,她的声音听起来怒不可遏:“今你不给我个说法,圣?#25945;?#23601;得关门。”

          医馆的地上坐着一位头发凌乱,脸色苍白的老人:“红月姑娘,你不要得理不饶人,你这脸我半月前?#32933;?#21487;以治好,但是现在真的……”

          红月冷笑道:“你知道理在我这一方就不要多啰嗦,我这张脸比得?#22799;?#21313;家店铺都绰绰有余,今个你是治也得治,不治也得治。”

          就在这位?#23567;?#32418;月”的女子转身的时候,她脸上的面纱扬起一角,李天夏惊呼一声:“天哪?#20426;?/p>

          看着红月姑娘脸?#22799;瞧?#24320;肉?#28291;?#21270;脓流疮瘆人的样子。李天夏天生就鼻子灵敏,红月身上的香味又这么重,她猜到对方为?#20301;?#23481;了。

          红月姑娘见李天夏直直盯着自己毁容的脸,心里羞愤交加,怒骂道:“你一个丑妇有什么资格盯着我看,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李天夏冷笑一声:“?#28023;?#36825;么厉害,你的脸怎么会毁了呢?#20426;?/p>

          赵垣看李天夏有挑事端的意思,急忙拉着她的胳膊要离开:“我们现在就回家,少生事端,少惹争议行不行?#20426;?/p>

          李天夏看着红月穿衣打扮就知道是有钱人,若是自己医好她的脸,说不定能大赚一笔:“你?#26790;?#35797;一试,我说不定可以治好她的脸呢?#20426;?/p>

          “说不定?#20426;?#36213;垣知道李天夏的半斤八两:“虽然你?#20146;?#19978;出过大夫,但你的本事我不是不知道,你就认得那么几株药草,此时此刻还是不要沾惹是非。”

          李天夏知道赵垣很不?#19981;?#22905;,但是这段时间她也做出了一些改变,为什么就不能用心去看一个人呢?

          寒风萧瑟,李天夏道:“我就是想生活的好一些有错吗?#20426;?/p>

          十里长街,赵垣还是拉不走李天夏。

          红月姑娘听到了李天夏所说的,但她也不相信:“现在难道阿猫阿狗都能做大夫了?#20426;?/p>

          她的话尖酸刻薄,众人都听在耳朵里,然后一?#32972;?#31505;的样子看着李天夏:“说大话倒是可以,怎么先不把自己的病治一治。”

          她盯着李天夏的肚子嘲笑着。

          李天夏再怎么恼火,也不能说围观群众的不是,现在只有一条路行的通:“若我治好了你的脸,你就必须放着大?#19968;?#30340;面,给我和这个大夫道歉,然后再将这块匾额挂上去。”

        第5章 笑里藏刀

          红月的脸一天比一天糟糕,如今她在醉香楼挂牌子,若是脸彻底毁了,肯定是活不下去,还不如冒死赌一把。

          所以她要?#34164;絞蕴?#26446;天夏到?#23376;?#22810;少把握:“若你医好了我的脸,除了你所说的以外,我附加三根金条。”

          “三根金条。”众人惊呼道:“真是好大的财气。”

          赵垣知道此事只进不能退了,现在只能静静的?#21364;?#30528;。

          红月姑娘提高了嗓音继续道:“可若你?#35762;?#22909;我这张脸,我就将你?#30631;?#25277;筋好不好。”

          真是笑里藏刀的美人,李天夏从心里明白,这女子把脸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此举不过是在?#34164;?#22905;。

          李天夏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走进医馆扶起地上的大夫道:“老人家,借你的地方用一用。”

          这赵家媳妇不是小偷吗,怎么还会医术,好奇心重的都在伸长脖子?#21653;?#24448;里面看,他们想看看李天夏这个丑妇如何保命。

          李天夏装模作样的切了脉,然后用白色的帕子沾了红月脸上的脓。

          红月疼的直哆嗦,不?#20154;?#21457;火,李天夏就先开口了:“你这皮肤病是不是一个月前就出现了。”

          红月点点头;“刚开始只是一点点,没想到越来越多。”

          李天夏皱了眉头:“那你为何不早日看大夫?#20426;?/p>

          红月道:“前几日实在太忙,所以就多抹了一些脂粉掩盖。”

          李天夏继续?#23454;溃骸?#37027;你有没有接触过什么特殊的东西?#20426;?/p>

          红?#20081;?#25671;头:“每日的吃食都一样,并没有可疑的地方。”

          李天夏还想再问两句,红月倒是不?#22836;?#20102;:“你就说到底能不能治?#20426;?/p>

          李天夏看了她一眼:“现在还不?#23567;!?/p>

          “你治不了?#20426;?#32418;月厉声尖叫声从?#39318;?#19978;站了起来:“你这是在耍我了?#20426;?/p>

          她作势要抬手打李天夏,可是手举在半空就被赵垣挡住了。

          “能治好,不过需要的药材有些麻?#22330;!?#26446;天夏早就闻到红月将好几种脂粉混在一起?#33579;?#26368;后导致过敏了,问这么多不过是不想引起别人怀疑。

          李天夏看到赵垣还愿意护着她,心里生出了一些感动,证明自己的眼光不错,至少这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她对着红月道:“内服辛夷草,每天三次,晚上再用蒲公英?#22659;?#27987;汁?#30933;?#33080;上,每两个时辰换洗一次,不出半个月你的脸就好了。”

          红月似有不相信:“都是很普通的药?#27169;?#19981;麻烦啊。”

          说完她就立马在医馆抓了药,现场煎熬服?#33579;?#21482;等到天黑,看热闹的人都散尽了,红月洗过脸感觉?#32933;?#21457;生了变化才对李天夏的态度有所好转:“没有之前那么痛,也不痒了,看来你的法子?#32933;?#26377;效果。”

          李天夏没有接话,只淡淡的撇了她一眼。

          红月立马变得友?#30130;骸?#21018;刚都是我太着急,?#31859;?#24744;了,这是定金。”

          说着她拿出十两银子放在李天夏面前:“若是我的脸彻底好了,我必定亲自奉送三根金条。”

          然后又转身对着老大夫行礼道歉:“?#19968;?#27966;人送来新的匾额挑个良辰吉日挂上去,还望您?#22799;?#28040;消气。”

          事已至此,再发火也没有多大的意思,李天夏拿了银子就和赵垣出了医馆。

          李天夏道:“要不我们?#28982;?#21435;,改天再来一?#24605;小!?/p>

          走在回家的路上虽然还是有人指指点点,但好在没有?#30828;?#21494;的,可是李天夏的心却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自己选择留下来对不对。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回到家赵垣却辗转反侧睡不着,索性问李天夏:“你何时会这些东西的。”

          李天夏心里一咯噔,背对着回答:“?#26131;?#29239;爷是大夫啊,他留下的医书,我简单的看过。”

          赵垣不相信:“可是你之前……”

          “好了,我累了,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就这样糊弄过去以后,李天夏却在打赚钱的生意,这世上有两种钱最好赚孩子和女人的。

          所?#36234;?#22825;红月姑娘皮肤过敏导致溃烂只是一个开头。

          第二天一早,李天夏便叫上赵垣去山上挖一些草根,想要做成胭脂贩卖。

          赵垣感觉不可?#23478;?#30340;看着她:“那你打算卖给谁?#20426;?/p>

          李天夏脱口而出:“先是醉香楼,然后是其他楼啊,女人脸上的钱很好赚。”

          可是她的胸有成竹赵垣却很不高兴:“你居然想要和妓院的女子做生意。”

          赵垣死活不同意,李天夏私下偷偷做了一点点带在身上。到了和红月姑娘约定的时间到了,今天去镇上的时候也把鸡蛋一起带着。

          红月姑娘帮圣?#25945;?#25346;了匾额,对着李天夏笑的如春风一般,还提前支?#35835;?#19977;根金条的诺言。

          看着赵垣带着鸡蛋在外面买?#21595;?#33446;,李天夏?#37027;?#32473;了红月几?#39035;?#33026;:“这是?#26131;?#24049;做的,你们现在用的胭脂太干而且有石灰的成分,所以对面容的损伤比较大,我这个是?#24656;?#29289;,使用时只要蘸清水用手拍几下就可以了。”

          红月如获至宝,对李天夏很是?#34892;弧?/p>

          李天夏心情特别好,有了三根金条等于一夜暴富,这?#20013;那?#31616;直不要太爽。走着走着忍不住的偷笑,鸡蛋听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鸡蛋很是担心,拉了拉赵垣的衣袖:“爹爹,我娘?#33258;?#20040;了,我害怕。”

          赵垣皱着眉头,制止李天夏:“这么多人看着,你就?#20599;?#19968;些,你笑的?#36335;?#35841;不知道你怀里有金条一样。”

          李天夏还是忍不住的?#36947;鄭?#19968;家人将整个镇子转了一遍,茶?#23376;脱?#37233;醋,能买的全都买了。还买了好多的布匹,想着这下总可以好好过年了。

          看着赵垣的心情也不错,李天夏才问:“你是不是特别讨厌醉香楼的女子?#20426;?/p>

          赵垣摇摇头:“她们也是可怜之人,有什么可讨厌的。”

          李天夏很不理解:“那你为什么不支持我把胭脂卖给她们?#20426;?/p>

          赵垣说出了自己的担心:“我是怕你跟她们来往,别人的风言风语又招惹到你身上。”

          李天夏想过无数个理?#26705;?#21364;独独没有想到赵垣是因为担心她才拒绝的。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9188 新疆十一选五漏洞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22选5结果走势图 老快三开奖结果3 德州扑克桌圆 极速飞艇走势分析 湖南彩票双色球开奖 河南22选5走势图大星彩票 中彩票几率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时时彩10分钟一期 最新甘肃快三推荐号码 极速时时彩单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