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我的豪门老板娘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我的豪门老板娘全文阅读免费完本内容怎么样?这是

        发布时间:2019-03-08 10:43

        我的豪门老板娘李麟

        我的豪门老板娘全文阅读

          我的豪门老板娘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我的豪门老板娘全文阅读免费完本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燃烧点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我的豪门老板娘全文?#24425;?#20102;主角李麟是一个小旅馆的服务生,看他会如何成了偷香窃玉发家致富的典范……
          噔的一下,李麟差点喷出一口鼻血,腹部当场就感觉到一股邪火窜了上来,理性的摇摇头,他虽然胳膊有问题,但毕竟是正常男人,要是没点反应才叫奇怪。
          李麟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对于戴旖旎,他心存感激,从没想过亵渎。
          虽然戴旖旎无论身材还是相貌都堪称完美,对比年轻时候的翁虹一点?#33162;?#24046;,但李麟?#33162;?#26159;靠下半身活着的牲口。
          晃了晃有些乱想的脑袋,迅速穿上衣服,毕竟自己还要在这儿继续工作,若被戴旖旎发现了什么,尴尬是小,将自己赶出去可就不好了。
          哗?#25104;场?br />   隔壁的冲水声缓缓传来,李麟蹑手蹑脚不敢弄出太大动静,生怕惊扰到老板娘戴旖旎,被她发现可就完蛋了,只好悄无声息的转过身,不去看隔壁风景。
          却手臂处再次袭来一阵无力感,左手拎着衣服,靠在墙壁上,脑海中的思绪回荡在曾经的岁月。
          自己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为?#25105;?#24180;来连支离破碎的记忆都没有?在这旅馆生存下去亦非长久之计,满身的子弹伤痕又从哪里来的?
          这一切他都没有任何印象,完全没心情去欣赏胳膊旖旎风景的李麟脑子里更多的是痛苦,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从内心油然而生。
          无力的右臂再?#25105;?#28857;点垂下,肩膀处有着两?#26469;?#30524;的子弹穿透的伤疤痕迹,这似乎成了他唯一可以作为回忆的根据。
          每每望着这诡异如?#34987;?#30340;臂膀发呆,依然没办法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
          正想着,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李麟?#20599;?#25277;了一下,怎么还有人?这家旅馆明明就自己和老板娘两人。
          这是?
          还没等李麟反应过来,隔壁洗澡间的门再次被拉开,戴旖旎被吓得一把抓过墙上的浴巾裹在身上,脸都白了:“黄shu记,你干嘛?”

        第1章 李麟救我

          黄州市的夏天是最让人讨厌的,气候湿热沉闷,看不到太阳不说,有时候连风都没有,人刚洗完澡半小时浑身又开始刺挠难耐,烦闷得很!

          ?#22681;?#25110;者农村还好点,多少能有点凉风,可要是被周边工厂包围的市里,就像被大蒸笼?#31363;?#24213;下,能把人憋疯了。

          正值中午,城中村一家旅馆内。

          擦洗完店内的桌椅,李麟已经热的呲牙咧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这个点?#33162;?#20250;有客人来住店登记,扔下抹布,转身走向洗澡间。

          太热了,脑袋发晕,不赶紧冲个凉水澡能让人中暑。

          三两下脱掉衣服,拧开淋浴头,李麟享受地呼了口气,真舒服啊,闭上眼都能睡着,想归想,但自己毕竟是个服务员,上班期间不敢多耽搁,赶紧冲冲?#20599;?#20102;。

          顺手拿起挂在墙壁上的毛巾,刚要搭在膀?#30001;希?#27611;巾却啪嗒一声掉了下去。

          “唉——”

          lao毛病又犯了,李麟顿时一阵无力的挫败感涌上心头。

          整条右臂,是他现在心中的痛,经常性出现麻木,有时候甚至没有一点知觉,干活时好几次连水杯都?#35980;?#36215;来,要不是老板娘好心收留,恐怕早就被赶出去了。

          另外,他甚至连自己曾经是做什么也完全不记得,去医院检查过,大夫也?#20063;?#20986;任何毛病,只是说中枢神经没什么问题,看不出什么。

          一年前,李麟鬼?#32929;?#24046;的来到这座陌生城市,举目无亲,身无分文,也是这家老板娘收留了自己。

          老板娘人不错,二十七八的年龄,长得又漂亮,姿色完美,心地善?#36857;市?#26446;麟在这儿打工,这一干就是一年多。

          每天晚上躺床上就费尽全力去回忆自己曾经的生活,可是,一想深了脑袋就撕裂地疼,渐渐地,?#33162;?#25954;去回忆过去。

          看着掉在地上的毛巾,李麟试探性地活动了两下右臂,还是没知觉,像一根棍棒耷拉肩膀上似的。

          慢慢弯下腰,颤抖着手去捡起毛巾,努力了好几次都没成功,顿时,一阵绝望感涌了上来。

          难道自己这条胳膊就这样废了吗?我以前到底做过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李麟感受到右臂越来越?#29616;?#30340;症状,不由得心慌起来,他知道如果不找出自?#20309;?#20160;么会这样的原因,恐怕这条胳膊真的会残废。

          不?#24066;?#22320;又甩动了几下胳膊,还是没知觉,算了,一声叹息,李麟换手拿起毛巾,关掉淋浴头,也没心情再冲刷,吸了口气,慢慢擦拭着身体。

          “我一定要找到原因。”

          目光紧盯着胳膊,从外表?#37096;?#20197;看出些异常,右臂肤色苍白,好像没有血色一样,明显感觉不正常。

          还好,不仔细看不容易察觉。

          咔嚓嚓——

          忽然,隔壁洗澡间传来一阵开门声,正忧心忡忡地李麟咯噔一声,下意识探头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心脏差点没跳出来。

          老板娘!

          进来的人正是这家旅馆的老板娘戴旖旎,更让李麟想不到的是从自己这个角度看去,可以将对面的洗澡间一览无余。

          咕噜一声,李麟下意识翻滚了下喉结,没办法,不得不说戴旖旎是个极品美女。

          一米六八的身高,肤白貌美,标准的瓜子?#24120;?#26611;眉杏眼,琼鼻樱唇,摘掉头上的发卡,一头黑发如瀑布般垂肩而下。

          曼妙的倩影如影如画,隔着朦胧视线,如出浴仙女?#21069;悖?#30528;?#31561;?#20154;心头一颤。

          真美!

          噔的一下,李麟差点喷出一口鼻血,腹部当场就感觉到一股邪火窜了上来,理性的摇摇头,他虽然胳膊有问题,但毕竟是正常男人,要是没点反应才叫奇怪。

          李麟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对于戴旖旎,他心存感激,从没想过亵渎。

          虽然戴旖旎无论身材还是相貌都堪称完美,对比年轻时候的翁虹一点?#33162;?#24046;,但李麟?#33162;?#26159;靠下半身活着的牲口。

          晃了晃有些乱想的脑袋,迅速穿上衣服,毕竟自己还要在这儿继续工作,若被戴旖旎发现了什么,尴尬是小,将自己赶出去可就不好了。

          哗?#25104;场?/p>

          隔壁的冲水声缓缓传来,李麟蹑手蹑脚不敢弄出太大动静,生怕惊扰到老板娘戴旖旎,被她发现可就完蛋了,只好悄无声息的转过身,不去看隔壁风景。

          却手臂处再次袭来一阵无力感,左手拎着衣服,靠在墙壁上,脑海中的思绪回荡在曾经的岁月。

          自己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为?#25105;?#24180;来连支离破碎的记忆都没有?在这旅馆生存下去亦非长久之计,满身的子弹伤痕又从哪里来的?

          这一切他都没有任何印象,完全没心情去欣赏胳膊旖旎风景的李麟脑子里更多的是痛苦,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从内心油然而生。

          无力的右臂再?#25105;?#28857;点垂下,肩膀处有着两?#26469;?#30524;的子弹穿透的伤疤痕迹,这似乎成了他唯一可以作为回忆的根据。

          每每望着这诡异如?#34987;?#30340;臂膀发呆,依然没办法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

          正想着,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李麟?#20599;?#25277;了一下,怎么还有人?这家旅馆明明就自己和老板娘两人。

          这是?

          还没等李麟反应过来,隔壁洗澡间的门再次被拉开,戴旖旎被吓得一把抓过墙上的浴巾裹在身上,脸都白了:“黄shu记,你干嘛?”

          “老黄?”

          闻言,李麟怒火中烧,拳头一下?#20004;?#20102;,甚?#20102;?#37117;没意识到右手恢复了力气。

          进来的人是黄大耀,这片城中村原村shu记,不是个好东西,五十多岁的老色狼了,一天到晚盯着小?#36805;?#21644;小娘们儿瞧。

          脑袋秃瓢,三角眼,一张嘴里全是布满烟垢的大黄牙,一米外都能把人熏倒。

          这段时间借着拆迁名义不停地往旅店跑,李麟早就看出来黄大耀这个王八犊子开始打戴旖旎的主意了。

          ?#26448;?#24618;,戴旖旎这女人平日里?#20154;?#37117;?#20599;鰨?#26377;个在医院做副院长的老爹这件事儿,要不是自己偶然间发现,估计连自己都不清楚,更别说黄大耀这个满脑袋都是yin荡事儿的畜生了。

          “嘿嘿,干嘛?你说干嘛?”

          黄大耀冲进洗澡间一把拉上门,拽住裹在戴旖旎身上的浴巾使劲争夺:“骚娘们儿,别给我装了,谁不知道你养小白?#22330;?/p>

          “黄shu记,放开,你给我放开,不然我报警了。”

          戴旖旎真被吓傻了,打死她都没想到黄大耀会有这么大胆子。

          “报警?嘿嘿,你的拆迁款不想要了?”

          这片房子的拆迁黄大耀全权负责,他才不怕戴旖旎敢跟自己玩什么猫腻,弄不痛快,直接把钱给她黑了。

          在隔壁将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李麟?#25104;?#21464;得狰狞起来,他现在恨不得杀了黄大耀。

          可是,现在不能出去啊!

          因为就一只手能用的原因,到现在李麟就穿了个内裤,这幅模样冲过去戴旖旎肯定知道自己刚才在偷看,闹不好被开除可就玩大了。

          “黄shu记,你这样我可要喊人?#30149;!?#25140;旖旎性格本身内向,懦弱,被吓得都快丢了魂还依然想不到有效的反抗。

          “喊人?我刚进来的时候已经把门带上了,你?#20843;?#20320;店里的那个废物服务员?端茶倒水连杯子都?#35980;?#20303;,他能干嘛?”

          说着,黄大耀一把脱掉裤子,猴急猴急地冲着戴旖旎扑了上去。

          戴旖旎毕竟是女人,虽然个子?#28982;?#22823;耀高点,可完全没他有劲啊,?#20599;?#34987;他一撞直接靠在后面的墙壁上,死死捂着浴巾。

          挣扎、焦灼、惶恐、急躁!

          戴旖旎绷着?#31216;?#21629;撕扯,可还是被黄大耀拽去了一点浴巾,那王?#35828;?#21671;嘴猥琐的笑着,一把摸住了戴旖旎的大腿。

          “只要你让我好好爽了,拆迁款我给你翻倍,否则,你他妈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黄大耀火了,本来就这个年?#20572;旅?#37027;玩意硬起的反应就一阵,这他妈半天了都没得逞,他担心一会儿萎了。

          “你放屁,想都别想。”

          戴旖旎目光通红,吓?#27809;?#36523;发抖,死死捂住浴巾,有些狼狈,怎么推都推不动将自己挤?#35282;?#35282;的黄大耀。

          “妈、的,憋死我了。”

          终于一把拽住了浴巾,黄大耀刚要猛然掀开,戴旖旎?#24067;?#20102;:“李麟,李麟……快救我,救我……”

          不?#20040;?#26070;旎去喊,李麟也彻底火了,顾不上什么担心,?#20599;?#25289;开洗澡间的门,一把扣住黄大耀的肩膀直接甩了出去。

          恐怖如斯!

          一米五多的黄大耀身材肥胖,体重至少也要一百五以上,被李麟这情急之下的甩动,竟然给活生生扔出去七八?#33258;叮?#21667;当一声摔在地上。

          “滚。”

          李麟狰狞着?#24120;?#19968;副杀气腾腾的模样转身走向黄大耀,随手操起旁边一只鞋,啪的一声打在黄大耀?#25104;希骸?#30044;生,王?#35828;埃?#32769;子今天弄死你。”

          “我他妈看你?#25671;?/p>

          李麟二话不说,继续冲到黄大耀跟前,“啪?#26412;?#26159;一耳刮子,可怜黄大耀整张脸都歪了。

          黄大耀魂儿都快被吓飞了,憋着气跳了起来,转身蹭蹭地跑了,他可不认为自己能是这个小年轻的对手。

          ?#36824;?#36867;走的黄大耀,李麟惊愕的看向自己的右手,竟然恢复了力气,难道,又好了?

        第2章 麻烦登门

          趁着李麟冲出去追赶黄大耀的时候,戴旖旎三两下穿上衣服,连内衣裤都没来得及换上。

          她不傻,刚才自己求?#28982;?#27809;喊出去,李麟就冲了进来,显然他就在旁边,?#33145;?#27927;澡间看了看,戴旖旎才发现其中的猫腻。

          两个洗澡间竟然能看到,因为施工不完善的原因,之前也给忽略了,要不是今天这事儿还真没注意。

          裹着浴巾,捏着内衣裤,戴旖旎面色绯红地走了出来,在路过李麟的时候,狠狠嗔了一眼,转身就走了。

          出事儿了。

          李麟心里七上八下的,戴旖旎多半是发现洗澡间的秘密了。

          这种事儿也没法解?#20572;?#32769;板娘本身又不是多开朗的人,搞不好越描越黑,算了,还是先看看吧。

          当天,李麟几乎一直把心脏提到嗓子眼过的,?#30475;?#37117;不敢直视老板娘,生怕一不小心把自己辞了。

          工作一年多,李麟对这里已经产生感情,何况真要离开这个地方,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他真不知道该去哪儿。

          第二天,戴旖旎依然面色平静,一天到晚不言不语,身着?#23458;啵?#25197;着纤细腰肢在厨房里忙碌了半个多小时。

          中午开饭,李麟很自觉的转身?#19979;?#25171;扫卫生,因为这一年来,?#30475;?#37117;是老板娘吃完之后,才轮的上自己。

          “李麟,别做了,先吃饭吧。”

          然而,戴旖旎亲切温柔的话语传来,像雷击一样落在李麟耳朵里,有些愣神,站在台阶上不知道该上还是该下。难道是送行?

          “下来吃饭,瞧你那傻样。”

          戴旖旎今天的表现极为反常,妩媚一笑,剜了一眼李麟,走过去将他从楼梯上拽了下来:“以前是?#24867;阅?#19981;好,让你天天?#20801;?#39277;,别生气。”

          “我……”

          李麟玩命回想着这些天自己是不是有哪里做的不好?一下紧张起来:“那个……戴姐,你是不是要开除我?”

          “我干嘛开除你?”戴旖旎揶揄一笑,?#26448;?#24618;,自己性格问题,就没好好和李麟说过话,ting愧疚的,抓住他的手将筷子放在里面:“你啊,别多想了,姐就是感谢你那天的事情。”

          “可是我……”

          李麟刚要说我那?#26062;?#20599;看你了呢,但话到了嘴边顿时感觉不对,不得不咽了下去。

          “你想说什么?”放下碗筷,戴旖旎双手环胸,那双剪水般的眸子直愣愣的盯着李麟,没有愤怒,反而还多了一些柔性的美。

          “没……没什么。”李麟尴尬地捏了下鼻头,转身坐下。

          “那天看到了什么?”

          然而,戴旖旎的开口问话却让李麟刚塞进嘴里的饭一口喷了出来,一时间哑口无?#28020;?/p>

          “你占了我便宜,也救了我一次,算是扯平。”戴旖旎拉过板?#39318;?#19979;,直视着李麟道:“但是,你给我记住,不准再有下次,明白吗?”

          “明白。”李麟?#34507;?#26494;了口气,下意思地嘀咕了句:“说的好像下?#25991;?#35753;我看一样。”

          “你说什么?”

          倒不是戴旖旎听力多好,而是两人离得太近,?#25104;?#19968;下绯红起来,?#33510;?#36947;:“小麟,姐当初让你留在店里,就是看重了你的人品,这一年多你的所作所为姐都看在眼里,可别坏了你在我心中的印象。”

          “没有没有,戴姐,我就是开个玩笑。”李麟紧张地忙解?#20599;饋?/p>

          戴旖旎有恩于自己,李麟固然对她确实有几分?#19981;叮?#20294;他不觉得现在是谈论感情的机会,何况,自己连曾经是做什么都不知道。

          “这还差不多。”

          今天极为反常的戴旖旎?#33041;?#22320;嘟囔了句,那张妩媚的?#25104;细?#29616;出一抹笑意,连看向李麟的眼神都?#28174;?#20102;温暖。

          女人,无非就是想找个?#37034;?#20840;感的男人。

          纵然嘴上一万个不承认,但很多时候无意识的表现已经出卖了自己。

          正说着,旅店外面忽然传来一阵?#24615;由?#27492;起彼伏,吵闹声,喧嚣声源源不断,而?#20197;?#26469;越近。

          登时,戴旖旎的?#25104;?#24403;场变了,一片铁青,猛然扭头看去。

          消失一天的黄大耀又来了,而且这次还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跟着一辆庞大的挖掘机,一大帮拎着棍棒的拆迁队蜂拥而来。

          “砸,给我?#25671;?#20840;他妈砸了。”

          “违章建筑,一个不留。”

          黄大耀气势嚣张,从车上跳下来直接抡起棍子冲着旅店牌匾狠狠砸了下去,当场粉碎,接着又一棍子抡在旁边的玻璃门上,大喊着:“那个……小吴,上?#25285;?#30452;接把这房子给我推了,放心,出了事儿我抗。”

          “黄大耀,你干嘛?”

          戴旖旎彻底被震惊,丢下碗筷一骨碌从屋内跑了出来,迅速拽住还要打砸东西的黄大耀。

          被戴旖旎拽住衣服的黄大耀却笑了,没有一点愤怒,咧着那张猥琐的嘴脸打量着戴旖旎,啧啧两声。

          确实!

          今天的戴旖旎似乎有意打扮的,她是个ting保守的女人,可今天穿的格外诱惑人。

          上身镂空针织衫,里面裹着一件黑色文胸,诱人的打底裤将两腿?#20004;簦?#32473;男人造成一种极强的视觉冲击,足以让一个正常男人的雄性荷尔?#20260;布?#19978;升。

          纤纤细腰,后臀微翘。

          如瀑布般地黑发随意散落下来,右边发?#38752;?#22312;耳后,?#32784;?#20986;轻熟地妩媚感,多了些慵懒,看着格外舒服,增添了几分亲近?#23567;?/p>

          只是,这身“刻意”打扮显然不是为了黄大耀这个猥琐?#23567;?/p>

          “哟,今儿穿的tingxing感啊,怎么?想伺候我了??#34987;?#22823;耀一下来了性趣,扔掉手里的棍棒,龌蹉地笑着。

          “黄大耀,你凭什么拆我的房子?”

          泥人也有三分火,何况戴旖旎不是泥人,她虽然早就接到这片房屋的拆迁通知,可都没有拆呢,都说等三个月后。

          “凭什么?凭他妈老子乐意,房屋拆迁通知你没收到啊?拆房子是我一句话的事情,还需要跟你解?#20572;俊?/p>

          明显是欺负人,黄大耀却嘴角一咧,目光贪婪地盯着戴旖旎胸部:“当然,你要是现在知道后悔,还不晚,只要我一句话,他们马上就会离开。”

          “你放屁。”满腹委屈的戴旖旎快疯了。

          黄大耀是这片儿一霸,又是拆迁办的总负责人,什么事儿他都可以独断专权。

          “嘿嘿,对,小娘们儿,别管我是不是放屁,只要你不答应,这事儿可能就坏了。?#34987;?#22823;耀说笑着伸手缓?#22909;?#21521;戴旖旎胸部,真特么大,看着都眼馋。

          啪!

          “你……你这是欺负人。”戴旖旎双目?#35946;幔?#22312;这?#30475;?#30340;拆墙工程面前,她真没有能力,?#35980;坏讲?#36801;款丢了房子的人太多了,一?#24067;?#27809;了主心骨:“黄大耀,你给我等着,我这就报警。”

          “报你奶奶地警啊。”

          然而,戴旖旎刚刚掏出的手机却被黄大耀一把夺了过去,随手扔到后面,得意笑了起来:“戴娘们儿啊,你给我听好,老子不但要拆了你的房子,就连你,我也一块儿拆了。”

          “我他妈让你拆。”

          突然,毫无征兆,旅店玻璃门内冲出一道黑影,正是忍无可忍的李麟,一巴掌结结实?#33633;?#22312;了黄大耀?#25104;稀?/p>

          速度飞快,动作迅捷。

          几乎是眨眼功夫一把抓住黄大耀的领口,抡起右手接连是几巴掌,噗呲一声,黄大耀满嘴喷.血,几颗黑牙也跟着崩掉。

          “拆迁对吧?今儿就一次性拆个够。”

          李麟像疯了一样,不打别的地方,专冲黄大耀?#25104;?#29408;呼,一巴掌比一巴掌狠。

          “我草泥马的。”

          就在不远处?#21069;?#36319;黄大耀而来的一帮青年这才如梦初醒,都动手了,谁还叫嚣个鸟,直接打,骂了句草,抡起铁棒二话不说当场砸了过来。

          不知为何,这一刻,一种熟悉的感觉?#24067;?#31388;上脑海。

          李麟几乎看都没看后面砸过来的铁棍,下意识?#21069;?#29467;然弯腰,铁棍结结实实砸在黄大耀脸门上,duang地一声老?#19968;?#24443;底萎了,慢悠悠地躺了下去。

          可是,李麟疯了。

          像着魔一样?#20040;?#26070;旎感觉格外陌生,那双眼?#28174;?#26432;意,右臂绷着?#22047;睿?#36196;红地眸子格外凶狠,瞬移?#21069;?#30452;接跳到一名青年面前,上去便是一拳。

          砰——

          恐怖如斯,青年?#24067;?#20498;飞出去撞在路边的树上,摔落在地,一口黑血喷出。

          场面的混战上升到凌乱地步,擒贼擒王在这一刻可没有人任何?#20040;Γ?#37117;玩了命的上,抡着铁锹。

          “作死。”

          发狂的李麟像一头野兽冲进羊圈,势如破竹,几乎每一拳都能将人干翻在地,双方实力完全不是一个水平。

          打斗场面?#24443;郟?#21364;也速度很快,毕竟,和这一刻的李麟相比,他们简直是一群渣渣。

          戴旖旎呆了,一双诱人的眸?#30001;?#20986;两道惊光,有?#23604;邸?#26377;惊诧、更有崇拜,甚至还有一些爱慕。

          这……还是在自己店里工作一年连水杯都有时还端不起来的李麟吗?

          “李麟,小心……”刚?#20102;?#30528;,戴旖旎突然大喊起来。

          然而,却还是晚了。

          刚刚解决完一群青年的李麟还没站稳脚步,突然,脑袋上空一架挖掘机前头狠狠砸了过来,速度很快,这要是砸下去,李麟必死。

          快,很快。

          来不及去想的李麟猛然抬起右手快速阻挡挖掘机的下坠,咣当!一声?#23604;歟?#25140;旖旎直接捂住了眼睛,她不忍心去看。

        第3章 觉醒

          顷刻间,犹如整个世界安静了。

          一声?#23604;歟?#26446;麟那只右臂结结实实砸在挖掘机铲头上,身体被撞飞的?#24067;洌?#25366;掘机倾斜了数米,下一秒,咣啷一声?#21307;?#27700;泥地里。

          倒在地上的李麟当场昏迷,右臂满是血迹,惊诧中的人群完全没反应过来。

          “李麟……”

          一声高呼,如梦初醒的戴旖旎撕心痛哭地扑了上去,抱住他心疼起来:“别吓我,醒醒,你醒醒……”

          …………

          数小时后。黄州大学附属医院ICU病房内。

          昏迷的李麟右臂裹着纱布,或许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面色苍白,唇鼻扣着氧气罩,旁边的心脏检测仪上传来嘀嘀声。

          突然,李麟的手指动弹了两下,抬了抬沉重的眼皮但却有种使不上力气的感觉。

          朦朦胧胧间,挣扎了好几次,始终未能如?#28014;?/p>

          病房外,已经哭成泪人儿的戴旖旎在走廊内来回踱着步,心急如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李麟不会这样的。

          想起这一年多来自己对他的过分做法,强烈的愧疚感便涌上心间。

          “旖旎,这小子是不是又惹事了?”

          正想着,突然一道声音?#30001;?#21518;传来,戴旖旎忙闻声转身而去,红着眼睛道:“爸,求求你,求你救救李麟……”

          走来的是名?#24515;?#30007;子,正是戴旖旎的养父戴礼,也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或许因为身份的原因,时常黑着?#24120;?#34920;情肃穆。

          戴旖旎知道?#30422;?#26368;看?#36824;?#26446;麟身上的那股痞子气,好多次劝说自己辞退他。

          可今天如果不是李麟,自己恐怕早就被黄大耀给zao蹋了。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这种人不能收留。你看看他那条胳膊上的纹身,是好人吗?这种人除了惹是生非,挑拨事端还能做什么?”

          戴礼怒气冲冲瞪了一眼病房内,不问缘由地大声怒骂起来:“这种没教养没素质的人,你雇他?#20599;?#20110;雇了个祸害……”

          “爸,你怎么老说他不是?”

          戴旖旎几乎委屈的想死,对于自己被黄大耀耍流氓的事情,她不能告诉?#30422;祝?#21542;则,恐怕事情会越闹越大,搞不?#27809;?#20250;给?#30422;?#24825;来麻?#22330;?/p>

          “怎么?我说的有错吗??#34987;?#21018;说完,戴礼察觉到了一些不对,皱紧了眉头问:“旖旎,你……是不是和这小子有什么关?#25285;俊?/p>

          “爸,你胡说什么?李麟这人一直不错,我就是求求您救救他,真没别的原因。”戴旖旎一阵心慌,不得不强忍着泪水故作理智的说道。

          “救他?救了他再让他继续惹麻?#24120;俊?#25140;礼冷哼一声。

          “李麟在我店里工作一年多,从来没惹过麻?#22330;?/p>

          “那这是怎么回事儿?他是好人,别人还能故意找他麻?#24120;?#24590;么没人找我麻?#24120;俊?/p>

          戴礼冷笑着哼了两声:“旖旎啊,你?#33162;?#23567;了,怎么好人坏人就不分呢?你瞧瞧他那一身的伤疤,我也是做过战地医生的人,他身上有很多是?#32929;?#20320;知道吗?”

          顿时,戴旖旎心里咯噔一下子。

          想起刚才李麟与黄大耀等人对打的凶猛身影,全然不像一个普通人能有的身手,那一招一式?#28174;?#26432;气的动作,分明是一个常年才能锤炼出来的结果。

          难道……戴旖旎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行了,人我会救的,但是等他出?#28023;?#20320;马上把他辞退。”不理女儿?#25104;?#24808;白的反应,戴礼说完转身匆匆走了。

          惊?#33633;?#28382;的戴旖旎不得不重新开始对李麟好奇起来,似乎,她才发现自己对眼前这个平日里看起来温顺的小子根本不了解。

          ?#36867;?#35947;豫了好多次,她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此时。

          脑海中意识已经渐渐恢复的李麟逐渐清醒,门外戴礼和戴旖旎的对话他也一字不落的听在心里。

          只能苦笑,因为戴礼对自己这样的评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很多时候,自己也想搞清楚自己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

          “你到底是谁?”

          因为李麟醒了却没有睁开眼,戴旖旎完全不知道,一双?#28174;?#28789;性的眼眸直?#22402;?#22320;看着他,拉了一张板?#21097;?#22352;在病?#25165;?#36793;,自言自语道:“如果不是今天这事儿,恐怕我会一直不会相信我爸的话,可是……李麟,你刚才打人的时候有多可怕你知道吗?我真不敢相信这是我认识一年多的李麟……”

          “?#19981;?#19978;我了?”没等戴旖旎把话说完,李麟微笑着睁开眼,?#25104;细?#29616;出一抹促狭。

          “你……你醒了?!”

          戴旖旎顿时一脸惊?#25285;?#20063;忘了李麟刚才的调戏,一把抹掉眼中的泪花,起身说道:“等会儿,我去叫医生。”

          “不用了,我没事儿。”李麟苦笑道:“刚才你和戴叔叔的话我都听见了。”

          闻言,戴旖旎?#25104;仙?#36807;一丝愧疚,有些扭捏的坐了下来:“李麟,别多想,姐今天谢谢你,你的胳膊没事儿吧?还有感觉吗?”

          李麟这才想起来之前打斗右臂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心中有些兴奋,?#34507;?#29992;力,试探性的往上抬了抬手臂。

          顿时,一阵暖意从右臂传来。

          咦,有感觉!

          ?#24067;洌?#26446;麟两眼发红,强压着内心激动再次慢慢抬动右臂,然而,一股诡异地气流从臂膀发出,紧接着,手掌传来一股香软的触感,明显触摸到了戴旖旎那鼓?#31302;?#36215;的双、峰。

          可是……手臂没动,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下一秒,戴旖旎也迅速直起身子,眼神惊?#25285;?#20284;乎察觉到了什么,?#25104;?#27867;起一抹绯红。

          震惊,呆?#20572;?#36825;到底怎么回事儿?

          李麟震惊地一下坐直了身体,用一种不可?#23478;?#22320;表情看着自己的手。

          如果不是因为刚才摸到了不该摸的东西,他能马上兴奋的喊出来。

          “怎么了?没感觉吗?你别吓我?”

          李麟瞠目结舌的表情,戴旖旎以为坏了,她虽然刚才明显感觉到胸口被人摸了下,可她也亲眼看到他的手并没动地方,以为是风吹的,也没在意。

          “没……没什么!”

          这事儿可不敢说,李麟激动地直吞口水,眼珠子瞪得像牛铃铛?#21069;悖?#28789;机一动,道:“那个……戴姐,我……我有点饿了。”

          “哦,你等会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戴旖旎这才将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转身离开了病房。

          然而,她一走,李麟终于可以明目张胆的研究起自己的右臂来。

          诡异,太诡异了。

          刚刚自己明显右臂没有动弹,为何却有一种手?#21697;?#22312;戴旖旎匈普上的触摸感?那富有弹性的柔软,滑腻地肌肤触感,绝不是粗糙的床单能有的。

          因祸得福?还是突然变异?

          李麟紧张地瞪大双瞳,生怕是在做梦,接连拍了自己好几巴掌才反应过来这是真的,突然又想大笑,?#36824;?#20986;于什么,总之这是真的。

          吱呀——

          很快,双手拎着食物的戴旖旎回来了,见李麟气色好转很多,笑着说道:“先别着急吃,等会儿我去叫医生给你检查检查。”

          “检查什么啊,我都快饿死了。”

          这是真的,虽然手臂多了层诡异的气流,但李麟却发现独自格外的饿,饥肠辘辘,徒手拿起方便袋里的烧鸡啃了起来。

          狼吞虎?#21097;?#39118;?#24615;凭恚?/p>

          不不不……他那种吃法有些变态,连和他在一起生活一年的戴旖旎都黛眉紧皱,像看到饿死鬼投胎一样。

          “你慢点吃,中午不是刚吃过饭吗?”戴旖旎一阵无语,又担心的倒了杯水。

          “我?#33162;?#30693;道为什么,就是饿,很饿。”

          李麟其?#30340;?#24515;已经有些了怀疑,手臂突然多出来的能力,肚子又前所未有的饥饿,两者一定有什么关系。

          好在戴旖旎买的东西够多,足足吃了半个小时,李麟终于半饱不饱的拍了拍肚子,舒畅地笑了。

          “饱了?你?#28903;?#33021;吃,快赶?#29616;?#20102;。”

          此时,女人味儿爆棚的戴旖旎嗔了一眼,拿起桌面上的餐巾?#35282;?#36731;擦拭掉李麟嘴角的?#24615;骸?#20197;后出去别这样吃饭,会把人吓到的,知不知道?”

          “恩恩。”

          酒足饭饱的李麟可没打算就这么闲着,嘴上敷衍了两句,右臂?#34507;?#21457;力,试探性地再次感触。

          果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手臂没动,李麟却明显感觉到自己有一只手此时触摸在了旁边的墙壁上,门窗上、地板等等,房间内所有东西都可以随意触摸那样。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李麟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动过地方,就连双手都没动,可却有这种感觉。

          “哈哈……”

          兴奋的李麟张嘴就是一声爆笑,但突然又一把捂住了嘴。

          收拾食物残局的戴旖旎妩媚地白了他一眼:?#26263;?#34892;,笑什么呢?没什么事儿赶紧休息。”

          “哦哦,我没事儿,姐,就是吃的太多了。”

          缓缓躺下shen子的李麟目光落在戴旖旎身上,心头升起一抹坏笑,裹着纱布放在病床上的右臂却已经开始?#34507;?#29992;力。

          蓦地!

          强烈的气流明显从手臂发出,犹如无形的手掌一样放在了戴旖旎腰间,一阵柔软的触感传来。

          不得不说,戴旖旎身材真的完美,只有触摸到的时候才发现那纤细腰肢香软柔滑,增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

          嗯哼!

          一阵微妙的玄风从双腿袭过,戴旖旎下意识皱眉一愣,心?#24515;?#20813;升起一丝不悦,诡异的转脸看向李麟。

          然而,后者却一脸无辜的?#37096;?#22312;病床上一动不动,殊不知他那两股无形的混沌之气正环绕在整个房间,双臂肌肉因为用力操控那诡异气流导致?#26197;?#39076;抖,如痉?#25991;前恪?/p>

          “李麟,你怎么了?”察觉到这一现象,戴旖旎眉头一愣,担心道:“你胳膊没事儿吧?怎么打颤?”

          李麟?#24067;?#25910;回那混沌之气,紧张一笑:“啊……没,没事儿啊,我胳膊以前不是没力量嘛?我就是?#20801;?#30475;。”

          这看似牵强的回答却很具有说服力,戴旖旎理解性的点点头,并未多想。

          如获大赦?#21069;悖?#26446;麟心中闪过一丝惊喜,悄无声息的继续囤积体内的力量,两股混沌之气再次从手腕处?#22836;牛?#35797;着在房间里摸索,隔着老远的水杯轻轻?#27809;?#27788;之气拿起。

          当啷——

          一不小心被子突然掉下,背对着的戴旖旎惊愕一愣,忙转过身,却发现那水杯无比怪异的歪倒在了桌?#30001;希?#20877;次猛然转头看向李麟,后者依然是那副无辜模样。

          “李麟……”

          戴旖旎黛眉微皱,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喃喃自语?#21069;?#36716;过身将被子慢慢扶正了。

          此时的李麟完全就如同一个孩子忽然获得梦?#20081;?#27714;的玩具?#21069;悖?#27491;玩的不亦乐乎,又不敢太过张扬,忍不住内心悸动,趁着戴旖旎不?#31119;?#21448;要?#34507;?#29992;力再次操控混沌之气。

          可是,暮地,一阵虚脱的无力感袭来,下一秒,忽然闭上眼昏昏睡去,一切都毫无征?#20303;?/p>

        第4章 我原来这么牛x

          李麟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经过医院检查,这货身体恢复超乎常人,连主?#25105;?#29983;都感觉碰上了怪物,非要查看两次才?#33539;?#27809;什么大问题了。

          戴旖旎这才算把心放了下来,可……想起昨天自己在李麟面前差点失态,不由的又脸颊燥红。

          这事儿真的太奇怪了,为何好好的自己像有个人触摸自己敏感地方一样?

          难道是李麟?#30475;?#26070;旎惊诧地转头看去。

          “姐,我快饿死了。”

          从昏睡中醒来的李麟第一句话险些?#20040;?#26070;旎一屁股坐到地上:“你说什么?”

          “我真的饿。”

          李麟捂着肚子从病床上下来,真他妈邪门儿了,总感觉像一辈子没吃过饭似的,非常非常的饿。

          “你……你昨天不是刚吃过吗?”戴旖旎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昨天三只烧鸡,两个猪蹄,还有一份面被李麟刚刚吃完啊。

          ?#30333;?#22825;不是昨天的饭吗?行了,我自己下去买吧。”说着,李麟就要从病床上下来。

          “别动……好好躺着。”毕竟欠着人情,戴旖旎无奈地叹息一声:“行了,我去买就?#23567;!?/p>

          “姐,我吃肉,你要多买点肉,昨天我都没?#21592;ァ!?/p>

          “什么?!”刚?#24613;?#31163;开的戴旖旎凤?#30475;?#30529;,一脸不可?#23478;?#30340;看着李麟:“你开什么玩笑?昨天……”

          “我真没?#21592;ァ!?#26446;麟说的是实话,昨天刚吃过饭不到半小时肚子又开始饿了。

          ?#21834;?/p>

          戴旖旎?#29616;?#24576;疑他被打傻了,如果不是具有权威性的主?#25105;?#29983;经过检查给出证明,她一定相信李麟身体出了问题。

          没办法,只希望这货是正常饥饿,而不是病态。

          然而,就在戴旖旎离开医院不久,一辆?#21592;?#36234;野军车吱嘎一声停在了门口,车门打开,两名男子跳下?#25285;?#23545;视一眼。

          其中一人年龄约莫二十七八,身着军装常服,身高一米八多,从那?#25214;?#30340;表情、黝黑的肤色、结实的后背就可以看出他是个老兵。

          紧跟在他身边的另一名男子年龄在四十岁左右,一身便装,举手投足间看不出丝?#36742;?#20154;气势,估摸着八成是个寻常百姓。

          两人互相?#24822;?#20102;两句,继而一前一后地迈着大步走进住院楼。

          此时的李麟正躺在床上?#34507;?#29992;力,试探性地研究手臂诡异地混沌之气。

          ?#34507;?#29992;力,身形不动,却有种能触碰到周围所有东西一样。格外兴奋。

          咔嚓——

          正想着,病房门忽然被人打开,那名身穿军装的男子当看到李麟之后,?#24067;淞成细?#29616;出兴奋笑容,激动地双?#23458;?#32418;,三?#35762;⒘讲?#20914;了上来。

          “报告。”

          毫无征兆,军装男子迅速站成军姿,啪的一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编号91495向教官敬礼。请?#29976;荊 ?/p>

          顷刻间,李麟傻眼了。

          可隐隐约约有种强烈的熟悉感涌入脑海,眼前这身衣服的装扮自己也好像有过,但……为何就记不起来了。

          “你……我们认识吗?”李麟有些惊诧,扭头四下看了看病房没别人,才?#33539;?#23545;方是找自己的。

          闻言,军装男子却一下将眉头皱紧,愣了愣:“教官,你……你不认识我了?我是91495啊!”

          “91495?”

          李麟眉宇紧蹙,一脸?#20102;?#29366;,绞尽脑汁回想着,可下一秒脑袋近乎爆炸一样的疼痛,除了隐约能想起自己身穿军装肩挎?#26234;?#30340;画面之外,其他地方毫无印象。

          “教官,教官!”

          礼?#29616;?#21518;,自称为91495的男?#30001;?#25163;在李麟眼前轻轻晃了下:“教官,你……你真记不起来了?”

          李麟更?#21491;?#24785;:“你知道我以前的事情?”

          “当然知道,我这条命被你救过不知多少次,忘了谁也忘不了你。”

          意识到问题?#29616;?#24615;,91459拉过一张板凳随即坐下,说道:“你知不知道咱们部队找你找了一年多,今天要不是有个?#25509;?#30475;到了你,都以为你……牺牲了。”

          “牺牲?”李麟急的现在真想砸墙,满脑袋黑线。

          “教官,你是我以前的偶像,知道吗?你不仅是咱们这被堪称百旅之杰王牌军队中兵神,还肩负着最严密的国家使命。”91495滔滔不绝陈述着李麟之前的事迹,一脸的兴奋如同自己经历过?#21069;恪?/p>

          “你……你说的这是我吗?”李麟脑袋有些庞大。

          种种事迹似乎与自?#20309;?#20851;?#21069;悖?#21487;脑海里又似乎经历过一样。

          “当然,你在咱们军队像明星一样,单兵作战能力的成绩?#20004;?#26080;人超越,有人?#30340;?#26159;枪王,因为你组装?#24618;?#36895;度和枪法精准度,连中央首长都?#38405;?#38738;睐。但可怕的是你拳头。”91495?#25104;?#28072;红,激动地往前探了探身子问道:“教官,你知道你为什么受伤失?#28174;穡俊?/p>

          李麟木讷地摇摇头,嘴角却流露出一抹激动兴奋的神情。

          枪王?兵神?自己以前原来这么牛X,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不由得咧嘴笑了。

          “你还记得鹰隼小组吗?#21051;?#21153;连专属荣誉的组织。”旋即,91495?#25104;?#36880;渐黯然下来,似乎有些失落。

          李麟依然毫无印象,晃了?#25991;?#34955;。

          李麟一问三不知满脸茫然的表情,让人看着有些着急。

          91495恨不?#20040;?#22320;,面容悲伤,叹息一声说道:“一年前,你们为完成国家使命,鹰隼小组全队出发,连夜赶往边?#24120;?#20294;由于内部出了叛徒,情报泄露,所有?#20540;?#25112;死沙场,全军覆没,之后被追认为烈士,也正是在追悼会上,你们的事情才被全军区知道。”

          “一个人都没剩?”

          李麟?#24067;?#21679;噔一声,激动的情绪一下被淹没,或许处于军人天生的好战性,?#25104;?#40657;了下来,浑身散发出一抹冰冷的杀气。

          91495愕然一愣,作为军人,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种气势,有些惊诧,木然地点点头。

          “内奸抓到没有?”这一刻,李麟声音冰冷,一下拧紧眉头,极力回想着。

          “没……没?#23567;!?#20284;乎有些愧疚,91495声音弱小,没敢将脑袋抬起来。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多?#20540;?#30333;白战死沙场,你们连内奸都没有找到。”李麟下意识地大吼一声,不知为何,一种强烈地熟悉感窜了上来,但又稍纵即?#25319;?/p>

          91495腾的一下从板凳上站了起来,屏气凝神,笔ting地一个立正姿势,哆嗦了两下嘴皮子却没回答。

          然而,就在不久前。

          买好饭菜的戴旖旎匆匆从外面赶来,刚要推开病房门却隐?#32487;?#21040;里面的对话声,处于下意识停顿了下。

          可是,接下来的对话让她倒抽冷气震惊的合不拢腿,哦不……是合不拢嘴。

          回想起李麟昨天那疯狂cu包地打人情形,结合刚刚91495的陈述,难道……他真是部队的军人?

          病房内。

          李麟?#25104;?#36234;发阴沉,面容冰冷,沉重道:“一共死了多少个?#20540;埽俊?/p>

          “十……十三个。”91495语气有些哆嗦,似乎愧?#25991;前?#35828;道:“凡是前去参加任务的?#20540;?#37117;战死在了沙场,有几个尸体没找到,组织……组织上给你?#20146;?#23553;了烈士。”

          “那是我们的?#20540;埽?#25105;们的亲人,尸体?#20063;?#21040;就不知道找了吗?”

          顷刻间,李麟双手紧?#30504;?#20174;未有过的一种愤怒油然而生,他或许自己都察觉不到,那是一种天生的军人情结所导致。

          接着他吸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尽力去回想有关一年前的所有事情。

          可是,除了脑袋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之外,任何事情也想不去来,像要炸了一样,格外的疼。

          他不相信,不相信那些?#25509;?#20250;全部死掉,更不相信仅仅是因为情报失误,?#36824;?#22914;何,他都要为那些战死沙场却无法马革裹尸还的?#20540;?#25253;仇。

          突然间,剧痛的脑袋引发强烈耳鸣,看着眼前91495张嘴说着什么,却如无声电影一样什么也听不到。

          啊——

          暴躁的情绪一下涌了上来,李麟狠狠一拳砸在病床上,双目赤红,紧咬牙关:“我想休息,你们出去吧。”

          ?#24067;?#38381;嘴的91495木讷地点点头,眼神中有些怯?#24120;?#21018;要转身,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连忙拽了下shen后那名一直没说话的?#24515;?#30007;子,介绍道:“教官,这是海天区区长童建?#25285;?#26377;什么事情你尽管?#24895;?#23601;?#23567;!?/p>

          “明白了,回去吧。”

          李麟只是平静地瞥了一眼?#24515;?#30007;子,而后双手捂着剧痛的脑袋猛烈摇晃,完全没心思理会这个所谓的海天区区长。

          ?#37096;?#33258;己,十二名?#25509;?#30340;性命全部战死在外,究竟是怎么死的?情报泄露?#31354;也?#21040;尸体?他不信,绝对不信!

          91495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李麟而离开了病房,那名区长还想打两声招呼,但最终还是被91495拽了出去。

          李麟躺在床上突然间感觉肚子格外饥饿,却没?#37034;?#28857;想吃饭的心情。

          他连那十二名?#25509;?#30340;样子都记不起来了,更别说他们究竟是怎么被杀的,然而,他们确实实实在在存在的。

          然而,就在这时。

          离开医院的91495将海天区区长送走之后,跳上一辆?#25285;?#25487;出手机迅速拨打了个?#24597;搿?/p>

          很快,电话?#27833;ǎ?#27809;等对方说话,91495连忙道:“首长,我看过了,正是李麟本人,他果然没死。”

          “他认识你吗?”电?#30116;?#31570;里,传来一名?#24515;?#30007;子沉重的声音。

          “呵呵……别说认识我,他连自己好像都记不起来了。”

          91495冷声笑了下,继而?#25104;?#25910;紧说道:“不过,首长,我?#20202;?#23613;快除掉他,他毕竟是那次任务的参与人之一,知道的事情太多,一旦记起来,对我们很不利。”

          “你别忘了,他可是特务连的教官,鹰隼小组的组长,除掉他,你有多少把?#30504;俊?#21548;得出,对面那名男子的语气明显?#28174;?#20102;焦灼?#20599;?#24515;。

          “我自然?#37034;?#27861;。”91495嘴角流出一抹狡黠笑意:“我刚刚把海天区区长童建?#34507;膊?#22312;了他身边,这是个外人,他会监视李麟的一举一动。”

          “监视有个p用,我要的是结果。”对面男子怒吼的声音传来。

          “我想?#28909;?#24471;他的信任,这样下手的把握才大一些。”91495有些战战兢兢地说道。

          他清楚了解李麟的可怕,更知道身为百旅之杰军区特务连教官是如何的?#30475;螅?#29992;军中之神来形容他丝毫不过分。

          对付这样的人,难度?#19978;?#32780;知。

          “你最好尽快动手。”

          话音落下,对面继而传来嘟嘟的忙音,91495望着手机愣了愣,叹息一声,最终发动车辆调头离开。

        第5章 医闹风波

          戴旖旎推开病房门走进来的时候,李麟依然还毫无知觉,躺在病床上,目光呆?#20599;?#30475;着?#26062;?#26495;。

          双目血红,挂着泪珠,狰狞地表情有些让人害怕。

          他并没有记起来什么,只是却有种格外强烈的悲伤感涌上心头,似乎曾经就有过的情绪一样,那么熟悉,那么亲?#23567;?/p>

          “你……你没事儿吧?”

          刚刚在病房外将所有事情都听到了的戴旖旎内心有些紧张,如第一次认识李麟?#21069;悖?#29378;跳的内心却带着羞涩。

          李麟一下被拉回思绪,忙坐了起来:“戴姐,你回来了。”

          “你还饿不饿?吃的买来了。”

          看穿不说穿,戴旖旎毕竟已经不是无知少女,她看得出李麟现在一回忆事情就头痛yu裂,所以不再提他身份之事。

          “吃,我真饿了……”

          话没说完,病房门咔嚓一声被人推开,一名护士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左右看了看,目光迅速落在戴旖旎?#25104;希骸?#20320;……就是戴院长的女儿吧?”

          闻言,戴旖旎愕然愣了下:“你是?”

          护士年龄不大,?#25104;?#32418;润,表情仓促,呼吸有些?#40763;?#36947;:“我是这儿的?#34987;?#22763;长,戴院长现在?#26032;櫸常?#19968;个人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我们怎么劝也劝不动,麻烦你快点过去说说他。”

          “怎么回事儿?”戴旖旎咯噔一声,忙转身问道。

          她了解?#30422;?#25140;礼的性格,出了名的要面子,自尊心强,秉性正直,眼睛里根本容不得沙子,如果不是出现天大的事儿,他绝对不会表现出今天这样一面。

          “你先跟我走,路上我再给你说。”

          护士急的额头上全是汗水,拽着戴旖旎转身匆匆离开病房。李麟意识到出了事儿,心头一紧,拎着一只烧鸡跳下床匆?#26131;?#20102;上去。

          然而,当三人走出住院楼的时候,彻底傻了眼。

          此时,楼房门口围满了人,一群男男女.女身穿孝服腰缠麻绳,哭天抹泪地趴在地上,更让人震惊的是双手抱着一名老者的黑白照片,似乎出殡?#21069;恪?/p>

          这群人后面跟着一帮青年,手举横幅,赫然写着“黑心医?#28023;辈?#23475;命,还我?#30422;?#30340;命来。”

          杀人?

          戴旖旎心顿时凉了半截,?#25104;?#19968;下苍白一片,她知道这是医闹,可……这跟?#30422;?#26377;什么关?#25285;?/p>

          “一个礼拜前,戴院长主刀做了个肝癌手术,从此以后患者进入深?#28982;?#36855;,这两天情况十分危?#30504;?#30524;看着就要死掉。因为这件事儿,患者家属非说戴院长因为没有收红包,故意将患者给杀死的。媒体都在关注这件事儿,医院决定?#20040;?#38498;长停职几天,休息休息,同时也消除一下那些患者家属的情绪。但是戴院长说什么?#33162;?#31572;应,他认为自己根本没错。”

          绕过那些医?#21482;?#32773;家属,护士这才敢小心翼翼的介绍着。

          “这么说我爸他本来就没错啊,?#24708;?#20204;干嘛还要停他的职?”戴旖旎茫然的问道。

          医闹,她之前接触过很多,像这种无理取闹的患者家属更多,不过通常情况下医院会选择通过媒体或者法?#36175;?#24452;解决,但这么处理医生的医院还是第一个。

          “我们当然知道,可……现在有些媒体已经被医闹者买通,扭曲事实,全市甚至全身都在关注这件事儿,医院压力很大,在事情没有向大众解释清楚之前,我们只能这样做了。”毕竟是个小护士长,她的权利也只能顺从。

          “先去看看我爸吧。”戴旖旎心急如焚,在没看到?#30422;?#20043;前,她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

          此时,副院长办公室内。

          经过几个医院保安的帮助下,房间门咣当一声被人?#37096;?#20960;名院领导第一时间冲进去,目光直接落在站在窗前的戴礼身上,为首的?#24515;?#30007;子喝道:“老戴,你想干什么?你也是个有觉悟的老领导了,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我怎么了?我像什么样子?我还想问你们要做什么?”

          戴礼随手扔掉烟头,转过身瞪着大眼看着几人:“有哪个法律规定医生就一定要把人?#28982;睿?03号病人普外科谁不知道?肝癌晚期,如果不是我半年来一直看着,他早就死了。这个手术之前,我还专门……”

          “行了行了,你现在别给我说这么多。”

          ?#24515;?#30007;子正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林川,五十岁的年?#20572;?#26377;点谢顶,不?#22836;?#22320;扬了扬手说道:“你这些问题媒体不会听你解?#20572;?#24739;者家属更不会听你解释。现在大家都是没办法了,只是让你暂时回家休息,至于医患关系方面会让?#35828;?#33410;一下。”

          “林院长,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戴礼蹭的一下走了上来,单手叉腰,指着房门外喝道:“医院用这个方法处理掉多少老同志了?当年赫赫有名的三甲医?#28023;?#29616;在你睁眼瞧瞧,成了什么样子?这就是你们这些院领?#32908;?/p>

          啪!

          林院长叭地一巴掌?#33041;?#26700;?#30001;希?#28072;红了脸怒吼道:“戴礼,你想干什么?”

          顷刻间,整个办公室内一下鸦雀无声落针可闻,紧张地气氛?#24067;?#28210;染开来。

          但凡在医院呆过的人都知道院长林川和常务副院长戴礼多少年都水火不容,俩人掐的十分厉害。

          果然,戴礼根本没把林川的怒骂声当回事儿,呵呵一笑:“林院长,你也甭吓唬我,有本事你去把那名病人给我治好。”

          “爸……”

          正说着,戴旖旎和李麟的身影迅速从门外冲了进来,女儿第一个来到?#30422;?#38754;前担心道:“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

          戴礼瞥了下女儿,随手将桌?#30001;?#30340;一叠病历单和X光片往林院长旁边一?#27169;?#21917;道:“来,你们给我看看,这是病人的所有病情资?#24076;?#37117;是多少年的老专家了,我就不信你?#24708;?#26377;什么把握刚肯定治好?”

          “老戴。”

          这时,旁边一名身穿白大褂的?#24515;?#21307;生轻轻碰了下戴礼的胳膊,那意思分明是在?#30340;?#25910;敛点。

          “现在全市媒体都在看着我们,省卫生厅马厅长三番五次给我打电话,你想因为你自己让全院上下都跟着搭进去吗?”

          林院长双手背后,鼻孔穿着粗气,振振有词的说道:?#23433;还?#20320;想说什么,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你先停职反省几天,医院这边我来处理。”

          “林院长,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听不下去的戴旖旎刚说了句话,却被?#30422;?#25140;礼一把拽开:“这里没你们什么事儿,赶紧走。”

          “爸,人没死,患者家属就开始闹事儿,这摆明了就是?#20063;?#30340;。医院凭什么这样做?”关系到?#30422;?#30340;工作,戴旖旎一?#32784;?#24120;懦弱性格,扬言道。

          “行了,赶紧回去。”戴礼?#25104;?#38081;青,转脸狠狠瞪了一眼旁边的李麟:“把旖旎拉走,别愣着了。”

          “我感觉戴姐说的ting对啊。”

          然而,李麟却不?#33162;?#24464;地单手将一只鸡?#28909;?#36827;嘴里,满手油乎乎的走了上来说道:“病人没死,你们都着什么急呢?”

          “你懂个屁?滚蛋。”

          戴礼本身就从看?#36824;?#26446;麟,鄙夷的瞪了他一眼,将女儿戴旖旎往前一推喝道:“赶紧回家,这里没你们的事儿,走。”

          “院长,院长,病人不行了……”

          戴礼话没说完,不远处传来一道?#40763;?#30340;声音,只见一名身穿白大褂的护士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气喘如牛:“503那名病人情况危急,可是黄主任正在做心脏复?#30504;?#35753;我来叫你们马上过去。”

          咯噔!

          闻言,众人心头一震,戴礼想都没想第一个冲了出去,根本没时间的?#24605;?#26446;麟和戴旖旎两人。

          剩下的几名院领导互相看了看,?#36861;?#23545;视一眼,来不及多想,继而快步跟上。

          此时。

          ICU重症503病房内,一名掉光头发的老者躺在病床上面容僵硬,套着呼吸机,旁边数名身穿白大褂的主?#25105;?#29983;正实施?#26412;却胧?/p>

          有人手拿除颤器,冲着患者胸膛上电击,急的额头上全是汗水。有?#35828;?#21046;机器,有人双手快速?#22836;?#27687;气。

          这一刻,所有人都将心脏跳到了嗓子眼上。

          不多时,戴礼为首的一行人匆匆跑了进来,第一句话就是:“怎么样了?什么情况?”

          可是,没人回答他们。

          普外科黄主任逐渐停止了除颤,摘掉?#25104;?#30340;口罩瞬涨红着?#31216;?#21912;吁吁,看了下手表说道:“宣布死亡,2011年7月19日下午两点。”

          ?#20843;?#20102;?”

          没?#25200;?#36793;的医生说话,戴礼箭步上去一把推开黄主任,震惊的目光直接看向那名已经没了呼吸的老者,下一秒,目光呆?#20572;?#38754;如死?#25671;?/p>

          他知道这名患者的死亡等于的职业生涯的结束。院长林川这些年就看?#36824;?#33258;己,现在终于找到机会把自己干下去了。

          “爸……你没事儿吧?”戴旖旎心头一颤,忙走上去一把搀扶住了?#30422;住?/p>

          人群中,面无表情的林川却?#34507;?#26494;了口气,嘴角露出一抹不明显的笑意,转身看了下其他几位院领?#36857;?#24847;味深长的对视一眼,却没说?#21834;?/p>

          然而,就在这时。

          一直没说话的李麟右手忽然晃动了两下,不知为何,那股混沌之气再次运作起来,无意识地朝病床上的那名老者伸去。

          顷刻间,李麟咯噔一声,一下瞪大了眼睛。

          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震惊的一幕再次发生。

          那股混沌之气竟然触摸到了?#20843;?#21435;”老者的身体,甚至,他竟然能感觉到那名老者的心跳声,轻微至极,很难察觉。

          “人没死。”

          突然间,李麟目瞪口呆的蹦出来三个字,一下将全场所有人给惊住了,?#36861;?#36716;头看了过来。

          院长林川最先反应过来:“你是干什么的?在这里胡说?#35828;潰俊?/p>

          “人就是没死,他还有心跳。”

          李麟的声音如幽灵?#21069;?#20877;次响起,一下将在场所有人的心脏给?#24067;?#25488;住。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