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独家)湘西鬼闻录全文阅读-湘西诡闻录免费阅读by农夫仙拳

        发布时间:2019-03-08 10:43

        湘西鬼闻录全文阅读

        湘西诡闻录全文阅读

          湘西诡闻录有声小说全集已经出来了,湘西诡闻录全本免费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农夫仙拳所著的一部超级好看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湘西诡闻录全文讲述了主角颜知为给表哥治病去了湘西,却没想到被邪恶的阴阳师炼制成天底下最厉害的僵尸,看他会有怎样的际遇……
          苗飞毫不犹豫地说:“如果你死了,?#19968;?#38506;你一起死。”
          阎承雪抽泣着,“我不想死……我手好痛,好痛……”
          跑了?#32423;?#21313;来分钟,我们经过一座山岗,我惊讶地发现,前面出现一块较宽阔的山谷,山谷里全是坟头!那些坟头一座连着一座,起码有三四十座,十分壮观。或许是久没有人来祭拜,坟?#39134;?#38271;满了野草。一阵风拂过,野草随之摇曳,像是在朝我们招手。
          怎么这里有这么多坟?想必,这里就是苗飞刚才所说的禁地了。
          “快走!”苗飞飞奔了起来,“不要朝那下面看!”
          “为什么?”我心中有很多疑惑。
          苗飞并没有回答我。他心?#24213;?#38414;承雪的安危,哪会有工夫给我解答?况且,他又抱着阎承雪在跑,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回答我。
          如果苗飞不说那句话,我也许对这里并不怎么好奇,可他越叫我不要朝下面看,我就越想看。这就是好奇心在作祟。因此,我的眼睛老是情不自禁朝坟地里看。前面两眼,没有发现什么。在第三眼时,突然看见两座坟包间有一块黑色的东西。我停下脚步,定睛一看,那像是一具棺材。
          怎么会有棺材露天在草地里?
          前面的苗飞停了下来,回头冲我问:“林子璇呢?”
          ?#39029;?#21518;方望,这才发现林子璇没有跟上来。
          “她……她可能落在后面了。”
          “快回去找!”苗飞近乎吼道。
          苗飞生气了。我心中升起一股不祥,对他说:“你带承雪先走,我找到林子璇后马上跟来。”
          “不要到下面去!”阎承雪痛得在不?#20185;?#21535;,苗飞已顾不得了我们了,提步继续跑,边跑边安慰阎承雪:“承雪,别怕,我们马上就到了。”
          我急匆匆往回跑,很纳闷,刚刚林子璇明明就

        第1章 禁地

          湘西有三大邪,其一为“湘西赶尸?#20445;?#20854;二为“放蛊?#20445;?#20854;三为“落花洞女?#34180;?/p>

          我有一表哥,两年前去湘西,回来后,突发怪病,全身僵硬,就像是?#34987;?#20102;一样,这两年都只能躺在床上。没人知道那是什么病,连省里有名的医生也束?#27835;?#31574;。我这个表哥家的长辈在我家最困难的时候曾帮过我家,父母一直感恩在心,于是让我想想办法,看这?#25991;?#19981;能帮帮表哥。

          以表哥的症状,我查了不少和湘西有关的资料,倒是有几本野闻传记提到和我表哥相似的情况,都和湘西“三大邪”有关。深入再一查,都说得神乎其神,特别是一些小说,编造得更是夸张、离奇,以致于一提起湘西,便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僵尸与蛊毒,甚至还有神秘、阴险的草鬼婆。

          过年时候参加同学会,得知我有个同学是湘西的,叫苗飞,向他问起这方面的事情,他说长这么大,从没有见过赶尸和蛊婆,也不知传说中那三邪是真是假,如果我想了解湘西文化,不如去他老家看看,或许会有所发现。

          问了下他家的地址,赶巧了,苗飞老家和表哥曾经去过的地方很近,所以,这一次去那儿,或许能找到表哥病发的缘由,运气好的话,甚至还能找到症?#25991;?#30149;的方法。

          周末,我们踏上了前往苗飞老家的旅途。同行的还有苗飞的女朋友阎承雪,及阎承雪的老乡林子璇。

          坐了大约两个多小时的汽车,我们到了一个叫花桥岩寨的地方,一眼望去,街道两旁尽是少数民族特有的吊脚楼或小木楼,街道也不是很宽,甚至还保留着一些古老而神秘的文化。

          从这里到苗飞的老家,还有二十多里的小路。

          一路都是在林间。这时春意盎然,鸟语花香,我们四人兴致高昂,走了长时间的山路也不觉得疲惫。

          及至中午时分,我们终于到了苗飞的老家。

          村子较大,但房屋不多,并且大多是泥土青瓦屋,几乎将近一半的房子已经?#39038;?#32780;这时,村子里一个人?#37096;?#19981;见,整座村子显得无比地?#24405;擰?#33618;凉。我拿起数码相机一阵?#32435;恪?/p>

          苗飞与阎承雪有意撮合我和林子璇,说他们去别的地?#33050;?#20859;培养感情,叫我和林子璇随便逛逛。

          “不过有个地方你们别去。”苗飞指着村子西方说:“那边是我们这里的禁地,别?#27835;?#27809;提醒你们,邪得很!”

          “怎么个邪法?”我收起相机望向苗飞。

          苗飞与阎承雪手牵手,边走边说:“这个你最好不要知道,记住,别走?#35835;耍?#19968;个小时后在这里集合。”

          我正在琢磨着要不要过去看看,林子璇走了过来,“师兄,我想去禁地那边看看,你去不去?”

          林子璇比我们小一届,读的是信息系。身材妙曼,?#36710;?#38750;常标致,秀发齐肩,身穿一件绿色的运动服,浑身上下充满了青春活力。她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女生,一般比较采得男生的青睐。

          “去。”我与她一拍?#26149;稀?/p>

          可我们还没有走多远,突然听到一声尖叫从不?#27934;?#20256;来。我和林子璇同时停下脚步,相互看了一眼,林子璇说:“是承雪的声音!”她说完掉头朝声音发出来的地方跑去。

          不会是阎承雪与苗飞在搞恶作剧吧?我边跑边想。

          跑了不过二十来米,便看见苗飞抱着阎承雪坐在地上,不断地在吸阎承雪的手背。

          待冲到他们面前,这才发现,阎承雪泪流满面,手背肿了。我忙问这是怎么一回事,苗飞焦急地说:“承雪被蛇咬了一口。”

          ?#21543;擼 ?#25105;心猛地一沉,浑身升起一股不?#30149;?/p>

          果然,阎承雪红肿的手?#25104;?#26377;一个小小的牙印。

          苗飞又要去吸阎承雪的手?#24120;?#20182;是想把蛇毒吸出来,我一把将阎承雪的手腕抓了过来,沉声说:“不能吸,若蛇毒到了你嘴里,你会死得更快!”

          林子璇拿出一块毛巾,将阎承雪的手腕紧紧绑了两圈,“得赶紧送去医院,不然……”她没有说下去,不过我们也都明白,那红肿的伤口这时已开始泛黑,若来不及将毒逼出,一旦蛇毒流遍全身,阎承雪必死无疑。

          “我不想死!”阎承雪吓得?#25104;?#21457;白,哭着喊道:“你们快救我,我不想死……”

          我四下看了看,心急如焚,“这里离城里很远,送医院根本来不及了,只有找草药……”

          苗飞突然将阎承雪抱了起来,发疯一般朝前面跑去。奇怪的是,他所跑的?#36739;?#24182;不是我们所来的?#36739;潁?#32780;是村子的西边,也就是说,那边是他刚才所说的禁地。

          刚才叫我们不要去禁地,怎么现在他自个儿反而要去呢?他不会因为阎承雪被蛇咬而冲昏头了吧。

          我和林子璇立即追了上去,我问他去哪儿,苗飞边跑边说:“隔壁村有个人会治蛇毒。”

          “隔壁村?那里还有人吗?”

          “不知道。”苗飞说:“只有去碰碰运气了。”

          阎承雪听了,立即哇哇大叫:“我不去,要是那个人不在,我……岂不是死定了?”

          苗飞毫不犹豫地说:“如果你死了,?#19968;?#38506;你一起死。”

          阎承雪抽泣着,“我不想死……我手好痛,好痛……”

          跑了?#32423;?#21313;来分钟,我们经过一座山岗,我惊讶地发现,前面出现一块较宽阔的山谷,山谷里全是坟头!那些坟头一座连着一座,起码有三四十座,十分壮观。或许是久没有人来祭拜,坟?#39134;?#38271;满了野草。一阵风拂过,野草随之摇曳,像是在朝我们招手。

          怎么这里有这么多坟?想必,这里就是苗飞刚才所说的禁地了。

          “快走!”苗飞飞奔了起来,“不要朝那下面看!”

          “为什么?”我心中有很多疑惑。

          苗飞并没有回答我。他心?#24213;?#38414;承雪的安危,哪会有工夫给我解答?况且,他又抱着阎承雪在跑,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回答我。

          如果苗飞不说那句话,我也许对这里并不怎么好奇,可他越叫我不要朝下面看,我就越想看。这就是好奇心在作祟。因此,我的眼睛老是情不自禁朝坟地里看。前面两眼,没有发现什么。在第三眼时,突然看见两座坟包间有一块黑色的东西。我停下脚步,定睛一看,那像是一具棺材。

          怎么会有棺材露天在草地里?

          前面的苗飞停了下来,回头冲我问:“林子璇呢?”

          ?#39029;?#21518;方望,这才发现林子璇没有跟上来。

          “她……她可能落在后面了。”

          “快回去找!”苗飞近乎吼道。

          苗飞生气了。我心中升起一股不祥,对他说:“你带承雪先走,我找到林子璇后马上跟来。”

          “不要到下面去!”阎承雪痛得在不?#20185;?#21535;,苗飞已顾不得了我们了,提步继续跑,边跑边安慰阎承雪:“承雪,别怕,我们马上就到了。”

          我急匆匆往回跑,很纳闷,刚刚林子璇明明就在后面,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难道跟下面那禁地有关?这里,果然是充满古怪的地方。我?#34507;?#31048;祷林子璇不要出事。

          转了一个弯,终于看见了林子璇。她站在那儿,眼睛定定地望着下面的坟地。

          我如释重负,边快步走上去边生气地问:“你怎么了?在看什么?”

          林子璇没有回答我,眼睛依然一动也不动地望着下面。

          我走到林子璇面前,提高声音喊了一声,“林子璇?”

          林子璇这才回过神来,朝我看了一眼,然后又望向坟地,伸手指着下面问:“你看,那里有什么?”

        第2章 苗族女孩

          我顺着林子璇的目光望去,问道:“你说的是那具棺材?”

          “是的。”

          刚才我在那儿,只能看见棺材的一角,而从林子璇所站的这个位置看去,能将那具棺材看得较清楚,甚至,还可以看见棺材?#19988;?#25171;开了一点,只是因为草丛茂盛,看不清楚棺材里面的情况。

          “不就是一具棺材么?别看了。”想起苗飞叫我们不要往下看,又因为他们走?#35835;耍?#25105;催促林子璇快走。

          林子璇边走边说:“我刚才好像看见有个人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什么?”我闻声一惊,立即停下脚步。因为我们走得很快,林子璇又紧跟在我后头,我这一停,她一直刹不住车,直接撞在了我的身上。

          “你干嘛?怎么不走了?”

          我望着她问:“你刚才真的看见有人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微风吹拂,不时撩动她的秀发。林子璇边将吹到她?#25104;?#30340;头发往耳后弄边说:“我也不确定,只看见一个黑色的东西从棺材里爬了出来,像是一个人。不过才一眨眼的功夫他就不见了。”

          我再次望向棺材,却发现棺材被青草给挡住了,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凉意。从棺材里爬出来的黑色东西,会是人么?难道是鬼?不过现在是白天,鬼又怎么能出来?我更相信,那是一只黑猫。

          “颜知!”前面突然传来苗飞的一声大?#23567;?/p>

          我吓了一跳,莫非又出什么事了?忙叫林子璇快走。

          朝前跑了?#32423;?#21313;来米,只见苗飞抱着阎承雪站在?#20998;醒?#26397;我们这?#33050;?#35270;着。他一看到我们,老远便问:“你们在干什么?”

          “没什么。”我见阎承雪在苗飞怀里一动也不动,忙问:“承雪怎么样了?”

          “睡着了,快跟来。”苗飞说完又快步朝前走去。

          我和林子璇没有再说什么,紧紧跟上,心中也再次?#20004;?#20102;起来。开始阎承雪还在呻吟,现在连声也未吭了,看她那样子,只怕凶多吉少。也难怪苗飞刚才见我们没有跟上来而发火。

          接下来,我们都没有吭声,耳边只有我们急忙的脚步声及三人急促的呼吸声,?#32422;?#19981;时与?#39134;?#19968;些树枝草叶擦过的唰唰声。

          大约走了三四十分钟,我们终于上了一个大坡,在山顶朝下一望,面前赫然出现一个大大的谷地。对面是连绵不断的群山。山头此起彼伏,像是手牵手,将谷地围成了一圈。而在谷地上,稀稀落落有不少的房子。

          “快到了。”苗飞气喘吁吁。他?#25104;?#20840;是?#24618;椋?#20687;是淋过雨一般。我和林子璇也都差不多,大?#36891;逛梗?#29305;别是林子璇,?#36710;?#20799;红通通地,像是两个大苹果。

          接下来是下坡路,我们走得较快,大约走了十来分钟,前面出现了一座青砖瓦房,并且有几只大麻鸡在屋旁的竹林里捉虫子。

          我心中稍舒了一口气,既然有鸡,说明有人。我生怕这边的村庄也是一个无人村。

          苗飞三?#35762;?#20316;?#35762;?#36328;到了屋前,我?#37096;?#27493;跟了上去,只见一个年?#38469;?#20843;九岁的女孩坐在门前的一张石凳上捣鼓着草药。她看到我们时,双目一沉,像是很惊讶。

          “请?#25163;?#22825;师?#24213;?#22312;哪儿?”苗飞朝着那女孩急不可待地问。

          那女孩穿着一套浅红色的苗族服?#21361;?#30524;睛很大,并且乌黑乌黑,像是两?#24597;?#29785;。流海较长,其中一只流海还罩住了左边的眼睛,十?#21046;?#20142;。只是,她神色冷漠,对我们并不待见。

          “这里就是。”苗族女孩淡淡了应了一句,然后朝苗飞怀中的阎承雪看了一眼。

          我如释重负,终于找到人了。

          苗飞也松了一口气,又上前?#35762;?#36808;到那女孩面前,?#22868;?#22320;?#27835;剩骸?#37027;钟天师傅在哪里?我女朋友被毒蛇咬了,请帮帮我们。”

          苗族女孩继续捣鼓她的草药,漫不经心地说:“我爷爷不在家,可能要晚点回来。”

          我一听就急了,张口便问:“你爷爷去哪里了?能把他叫回来吗?”

          苗族女孩没有应答我,甚至连头也没有抬,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听见我说话。

          我一时倍感尴?#21361;?#27491;想再问,苗飞朝我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我不要再说话,然后再次谦恭地说:“我就是曹木村的人,久闻钟天师傅大名,所以我女朋友被蛇咬了后,我们并没有去城里,而直接来到了这里。我女朋友被蛇咬已快有两个小时了,她……”说到这儿,苗飞的眼泪突然停了下来,声音也变得哽咽,“你能救?#20154;?#21527;?”

          苗族女孩这才抬起来,懒洋洋地说:“扶过来我看看。”

          “嗯,好!”苗飞忙不迭抱着阎承雪走了过去,拿出她的手将手背放在苗族女孩面前。

          我心中哼了一声,这丫的,?#20040;?#30340;架子!

          阎承雪的手背已肿成了一个大萝卜,伤口处已变成了黑色。而阎承雪昏迷不醒,嘴唇?#39318;仙?#30475;起来奄奄一息。

          苗族女孩只是朝阎承雪的手背看了一眼,然后起身进了屋里。一会儿,她出来了,一只手提着一把一寸来长的小型尖刀,另一只手拿着一只黑色的玻璃瓶。走到苗飞面前时,命令般地说:“抓住她的手。”

          苗飞忙一手抱着阎承雪一手抓着阎承雪的手腕。林子璇也赶紧过去帮忙扶着阎承雪。

          我这时渴得要命,想去讨口水喝,但一看到苗族女孩那冷若冰霜的面孔,话到了喉咙边又生生咽了下去。看她那样子就算我渴死了,也未必会施舍我一口水喝。

          苗族女孩拿起刀正要去挑阎承雪的伤口,突然听到一道嘶哑但又十分浑厚的声音?#30001;?#21518;传来,?#25226;?#22836;,你在干什么?想杀人吗?”

          ?#19968;?#22836;一看,一个年约六十身穿苗饰黑衣头戴一顶草帽的老头走了过来,这老头较瘦小,头发胡须甚至眉毛都是白的,眼睛很小,但双?#21487;?#20986;一道精光,可见得这老头非同一般。他朝我和林子璇、苗飞扫了一眼,最后又将目光停留在阎承雪的手?#25104;稀?/p>

          看来,这老人就是苗飞所说那个会治蛇毒的钟天了。

          “哟,?#35828;?#19981;轻呀。”钟老头走到苗族女孩面前,夺过了她手中的刀,轻描淡写般地道:“去给我倒点水来喝,爷爷我渴死了。”

          “死了就死了呗。”苗族女孩翻了个白眼,极不情愿一般走进了屋里去。

          钟老头抓着阎承雪的手指,朝手背看了看,缓缓地摇了摇头。

          我心一沉,难道无可救药了?

          苗飞比我更急,赶忙问:“钟师傅,我女朋友她……这毒能除掉吗?”

          钟老头应道:“能。只要人没死,到了我这里,绝对不会死。”

          “谢谢!谢谢!”苗飞一阵热泪盈眶。

          “但是!”钟老头突然又?#21448;?#20102;语气,“你这蛇毒……”他还没有说完,苗族女孩端着一只装了八成水的白色茶杯走了出来,将其递到了钟老头面前。钟老头接过水,一饮而尽,抹了抹嘴,朝我们看了一眼,然后望向苗族女孩问:?#25226;?#22836;,客人来了,有没有倒茶给他们喝?”

          “没有。”苗族女孩冷冰冰答了一句,昂起头,目无表情地望着远方。

          我这时虽然渴得要命,但我知道,时间不能再耽误了,多一分钟,阎承雪就多一份危险,因此,我赶紧说道:“我们不用喝茶,请您老快些给我同学清除蛇毒吧。”

          ?#26114;嗆牵?#23567;伙子,不用急,这姑娘,死不了。我看你口干唇躁,想必是口渴了,丫头,给客人上茶!”

          “没茶了。”苗族女孩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第3章 中蛊毒

          见苗族女孩那样,我便已知道她并不想倒茶给我们喝。心中不由有些来火,不就是一杯茶么?别说你没倒,就算你倒了,老子也不喝!当下有意提高声音说:“老人家,谢?#33618;?#30340;好意,我们真的不?#30465;!?/p>

          钟老头将我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又嘿嘿笑了一声,“小伙子,不要逞强。你渴不渴,难道我这老骨头看不出来?况且,这客人上门,?#24202;?#22312;先,这也是我们的礼数。”说到这儿,他再次朝他孙女叫道:?#25226;?#22836;,难道你没听懂爷爷的话吗?即使没有茶,水还是有的!”

          “啰嗦!”苗族女孩低声嘀咕了两句,情不情愿地走进屋里去。

          钟老头这才又将目光停留在阎承雪的手?#25104;希?#21452;目眯成了一条直线,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轻笑,然后在伤口周围轻轻按了按。

          “啊!”阎承雪被痛得惊醒,猛地收回手。

          苗飞立即叫道:“承雪!承雪!”

          我也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想看看阎承雪的状况。这时,苗族女孩端着一个小铁盘出来了,铁盘上有三杯清水。

          她将铁盘往门前一张小方桌上一放,扭身继续去捣鼓她的草药了。

          我们面面相觑,尽管大家都很渴,但谁也没有去动那三杯水。

          钟老头朝我们看了看,笑呵呵地说:?#26114;人?#21834;。”

          不食嗟来之?#24120;?#25105;哪有?#37027;?#21917;那水?而林子璇也表示不?#30465;?#25105;见苗飞额上全是?#24618;椋?#20415;端起其中一杯水叫苗飞喝一点。苗飞用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一口将那杯水喝了个底朝天,然后对钟老头说:“钟师傅,请快些救我女朋友。”

          钟老头站起身,把先前他孙女拿出来的尖刀与黑色的玻璃瓶握在手中,对苗飞说:“你把她背进屋里去。”

          苗飞立即抱起阎承雪往屋里走,我和林子璇想跟进去,在门口处被钟老头挡住了,“小子们,我们苗家的规矩你们不懂么?主人没有请你们进屋,你们得在外面等候。”

          我和林子璇只得停下,难堪地说:“我们无意冒犯,只是担心我同学……”

          “不用担心。”钟老头板着面孔说:“?#35828;?#20102;我这里,我不让她死,她就不会死。你们进来,一点?#20040;?#20063;没有。”

          待钟老头走进屋里后,我和林子璇相互看了一眼,我见她?#25104;?#23613;是担忧之色,便安慰了她几句。而那苗族女孩一直坐在那儿捣鼓她的草药,对我们置若罔闻。我心?#37034;?#24819;,这个女孩,一点待客之道也没有,好像我们都欠她什么似的,真是一朵奇葩。

          林子璇朝我使了使眼色,示意我们去那边说话。

          我们来到屋子的侧面,林子璇轻声对我说:“师兄,我总感觉不太对劲。”

          “怎么了?”我问。

          林子璇秀眉紧锁,“就是那个钟师傅,开始在坟地那儿,我不是看见一个人从棺材里爬出来吗?好像那?#35828;纳?#24433;跟钟师傅很像。”

          我忙问:“你看清楚了?”

          林子璇摇了摇头,“没看清楚,所以也不敢确定。”

          我心里不由地忐忑起来,虽然不能确定那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27835;鎩本?#26159;钟老头,可万一是他呢?那他?#22836;?#24120;邪门了。哪有一个正常人无端?#35828;?#29228;进棺材里去啊?

          正在这时,突然从屋里传来一声尖叫:“啊——”

          我的心猛地一沉,“是苗飞!”我与林子璇不?#32423;?#21516;地往回跑。苗飞那一声尖叫十分响亮,还夹着恐惧,他一定出事了!

          当来到门前时,见苗族女孩依然坐在那儿捣鼓着草药,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听到,我和林子璇来到门口,再也不顾及什么苗家规矩,蒙头便冲了进去。

          当我们跑进屋里时,只见阎承雪躺在一面门板上,纹丝不动。而苗飞则正面扑躺在地上,钟老头蹲在他面前正在给他把脉。

          “苗飞怎么了??#34109;页?#20102;上去,一把将苗飞扶起,只见他面色苍白,双目紧?#30504;?#21628;吸也十?#27835;?#24369;。

          钟老头站起身,不紧不慢地说:“有点麻烦。”

          我放下苗飞,望着钟老头问:“我同学这到底是怎么了?”

          钟老头说:“他只怕是中了蛊毒了。”

          “什么?”我大吃一惊。

          林子璇?#36234;?#21518;,一直在看阎承雪,这时问道:“钟师傅,我同学手上的蛇毒怎么样了?”

          钟老头淡淡地应道:“她已无大碍,明早她身上的蛇毒就会消。”

          ?#39029;?#38414;承雪看了看,见她?#25104;?#22909;了很多,而手背肿起的那一块也消了些许,便相信了钟老头的话,只是苗飞怎么会中了蛊毒呢?我们自从来到他老家,他什么也没有吃——不对,他刚才喝了一杯水。

          “我同学怎么会无缘无?#25163;?#20102;蛊毒?”我紧盯着钟老头。

          钟老头看出了我的置疑,冷冷地说:“这个得问他?#32422;?#20102;。”

          “他今天没吃任何东西,除了刚才那杯水。”

          钟老头顿时朝我望来,双?#21487;?#20986;一道冷光,“怎么,你在怀疑我?”

          “不……不是。”与钟老头的目光一对上,我只感觉心头一紧,莫名地升起一股怯意。

          钟老头又说:“那么,你是怀疑我孙女了?”他说完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我与林子璇互眼一望,跟了出去。钟老头对他孙女说:?#25226;?#22836;,你那水从哪里打的?”

          苗族女孩放下手中的草药,站起来,走到小方桌面前,端起那两杯水,连续全喝了下去,然后将杯?#21448;?#37325;地往铁盘里一放,一声未吭,又转身去捣鼓她的草药了。

          很显然,苗族女孩喝下那两杯水是在表明她的清白,她并没有在水中下毒。

          情形一时有些尴?#21361;?#32780;现在阎承雪所中的蛇毒并没有完全清除,苗飞又中了蛊毒,我一时心慌意乱,冲钟老头问:“钟师傅,我同学所中的蛊毒——怎么清除?”

          钟老头朝?#19968;?#20102;挥手,冷冷地说:“我不知道,你去城里找医生吧。”

          我一听就急了,钟老头既然知道苗飞所中的是蛊毒,自然也清楚怎么解毒。而他谎称不知道,无非是刚才我太鲁莽,他为此很生气而已。

          林子璇谦恭地说:“钟师傅,刚才我同学太冲动了,不?#27809;?#30097;您的。我代他向您道歉。您医术高明,悬壶济世,请您帮帮我们吧。”

          钟老头这才看向林子璇,满意地点头道:“这才像话。”他又望向我,极傲慢地说:“小伙子,你要知道,我是医生。医生只会救人,不会下毒。”

          “是。”我只得低声下气地问:“那我同学所中的蛊毒,您能——帮忙解除吗?”

          钟老头说:“我不能,他所中的蛊毒?#20185;睿?#38656;要以毒攻毒才能清除。解药是一种草药,而这种草药我这里没有。”

          我忙问是什么草药。

          “断魂草。”钟老头说:“这种草比较?#39068;摇?#23427;只长在坟头,七片叶子。而能做解药的是它的花。它会开七朵花,但是,必须是在有月光的夜晚才会开花。”

          有这种草?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我见林子璇也是一脸地茫然。

          钟老头又说:“下毒之人,显然对屋内那小子有仇,如果一天之内没有解药,那小子将小命不保。”

          我和林子璇同时吃了一惊,忙说:“那我们现在就去找解药!”

          钟老头拿出一个旱烟斗,边上烟边慢腾腾地说:“断魂草,可遇不可求,你们要去找,就得?#36855;紓?#24182;且找到后,一定要等月光照在它身上,它开了花之后才能采,不然,就算你们采回来,也一无?#20040;Α!?/p>

          “好,我们马上去找!”

          我们来时经过的那片禁地里全是坟墓,如果要找断魂草,只有去那里了。

          林子璇边走边问:“师兄,你觉得那钟师傅的话能?#24597;穡俊?/p>

          我心乱如麻,“不信又怎样?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苗飞去死吧?”

          林子璇说:“我总感觉这事情很蹊?#21361;?#33495;飞喝了那杯水,就中了蛊毒,我俩没有喝,就没事。我想一定是那杯水有问题。”

          我心里一阵难过,因为苗飞喝的那杯水,是我端给他喝的。

        第4章 坟地

          可是有一点,我又想不明?#20303;?#20026;什么苗族女孩在喝了那水后安然无恙?难道,那两杯水并没有毒?或者她早先已吃了解药?又或许,根本就不是那两杯水的问题。

          我问林子璇,“你觉得钟师傅和他孙女像是坏人吗?”

          林子璇说:“我也说不清楚。他们不像是坏人,可又觉得他们非常奇怪。”

          “万一他们是坏人,那么苗飞与承雪留在他们那里就十?#27835;?#38505;。”

          林子璇也是秀眉紧锁,“可是,苗飞与承雪不留在那里,我们又能怎么样呢?我们不会解蛇毒,更不会解蛊毒,目前只有希望钟师傅是好人,能帮帮我们了。”

          如果苗飞和阎承雪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32422;骸?#33509;不是我要来苗飞老家,他们就不会出事。

          突然,我想起我表哥的症状跟苗飞中了蛊毒后的样子有些相似,心中一动,莫非表哥也是中了蛊毒?若是这样,那下毒之人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我如果找到了那下毒之人,或许能解开表哥所得怪病之?#30504;?#29978;至能医好他。

          我和林子璇因为心?#24213;?#33495;飞与阎承雪的安危,走得很快。没多久,我们来到了那座坟地的上方。望着下面那一座一座的坟墓,我心里一阵不安,开始苗飞说这里是他们村子的一个禁地,叫我们千万不要来这里,并且也叫我们不要朝下面看,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可是他还没有跟我们说起其中原因,他却昏倒了。现在我们不但要来这里,还要进去?#19968;?#39746;草,只怕这一来,凶多吉少。

          林子璇望着下方,似乎也在犹豫。我对她说:“你在这里不要下去,我去?#19968;?#39746;草。”林子璇却说:“两个人找总比一个人找要快,现在苗飞危在旦夕,我们不能再耽搁了。”她说完?#32769;?#26397;坟地跑了下去。

          待到了下方,才发现这里非常宽阔,坟头一座连着一座,显得极为阴森。现在已是下午,阳光偏西,这里没了阳光,更显得阴暗,并且冷风拂过,令人倍感凉意。

          林子璇轻轻地说:“师兄,我有点担心。”

          我见她紧紧咬着嘴唇,跟我跟得很近,便安慰她说:“不用担心,只要我们心存?#21254;猓?#22320;下的前辈们不会为难我们。”

          “可是,我开始看到那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人,他会不会还在这里?”林子璇边说边紧张地四下张望。

          听林子璇这么一说,我的后背立即升起一股凉意,毛骨悚然。

          虽然害怕,但既然来了,还得继续去?#19968;?#39746;草。

          突然我想到,钟老头说过还魂草长在坟头,只要有坟的地方,就有可能找到它们,我们没必要非来这里?#37326; ?#32780;我们之所以直接来这里,是因为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一大片坟地,先入为主,这里自然是我们首选目标。但是我们没有考虑到,这里是一处不能来的禁地。

          我把我的想法跟林子璇说了,林子璇说:“我开?#23478;?#24819;过这个问题,可是,这里我们人生地不熟,我们去哪里找坟地呢?既来之则安之,我们既然来了,就别犹豫了。”

          “好,那我们快?#37326;傘!?#25105;感到一阵汗颜,林子璇是个女孩子,她这么勇敢,我为什么还要畏惧呢?

          对于苗飞与阎承雪的担心战胜了我们心底的怯意,我和林子璇专心朝坟?#39134;险一?#39746;草。

          这里的坟地显然有多久没有人来祭拜,坟?#39134;?#38271;野了野草,甚至有些野草将坟头都掩盖住了。但是,野草虽多,我们找了十几个坟头,并没有找到钟老头所说的那种只开七片叶子的还魂草。

          林子璇说:“师兄,我们分开?#37326;傘!?/p>

          其实我早有此意,但又担心林子璇会害怕,所以一直没有说出来。

          “你不怕吗?”我望着她问。

          林子璇的?#36710;昂?#36890;通地,鼻尖上是细小的?#24618;椋?#22905;坚定地说:“我不怕。趁天还没有黑,我们一定要找到还魂草。待天黑后,只怕……”

          我知道她的意思,天黑后,这里更恐怖了,并且,因为光线不好,我们要找到还魂草就更难了。其实?#19968;?#25285;心今晚会没月光。虽?#35805;?#22825;艳阳高?#30504;?#20294;谁知道晚上会出现什么情况呢?现在只希望天无绝人之路,苗飞与阎承雪千万不要有事。

          “那我们分开?#37326;桑?#19968;旦有情况,你立即叫我。”

          “嗯。”林子璇重重应了一声后,果断地朝另一个?#36739;?#23547;去。

          望着她那纤细的背影,我突然发现,这个女孩很勇敢,心中不由对她多了一份?#19981;丁?/p>

          我没有多想,继续朝坟地里找去。

          快接近坟地中央时,我发现有好几坟像是被挖开过,而且,从那挖开的痕迹看来,那挖开的时间离现在不久,最迟是一个月前,甚至有一些就是几天前。

          难道有人在这里盗墓?

          这里地处偏僻,依坟地的荒凉看来,有一些坟地显然是有很多年头了,有人来这里盗墓也不足为奇。因此,我并没有多想,继续朝前找下去。找着找着,我又想起了那具裸露在地表的棺材。会不会那棺材是盗墓贼挖出来的?我心底陡然升起一股好奇,想去看个究竟。

          就在这时,突然耳边传来林子璇的一声尖叫声,“啊——”接而听见她惊恐地叫道:“师兄!”

          “子璇!”我脱口而出,急忙朝她发出声音来的地方跑去。

          可跑了十来米,并没有看见林子璇。我急了,大声喊了两声,可奇怪的是,林子璇并没有回应我。我越发觉得奇怪,林子璇怎么不应我?难道她出事了?

          我四下看了看,地上有人走过的痕迹,甚至有些痕迹较宽,像是一具尸体被强行从草丛间拖过……我心底顿生冷意,?#22868;?#39034;着那拖痕找去。

          这坟里间果然是不能来的地方,刚才林子璇那一声叫喊,肯定是遇到了危险,而后,她被对方击晕……我心急如焚,眼看地上有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棒,赶紧捡起握在手里。

          一连经过好几座坟墓,依然没有看见林子璇的身?#21834;?#22825;色越来越晚,我也越来越焦急。因为野草太过茂盛,有一些野草更是长了一人多高,在这地方实在不好找人,我决定去一个较高的地方找找看。而较高的地方,恐怕得到我们下来的那坡上面去才?#23567;?/p>

          我正要朝高坡那儿跑去,突然,耳边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喊:“师兄——”我心一沉,忙停下脚步。是林子璇的声音!

          为什么她的声音这么?#20572;?#20687;是有意压抑住?#32422;骸?/p>

          我站在原地,?#26009;?#25947;神、侧耳细听。

          “师兄——”林子璇的声音再次飘进我的耳内,依然很轻,像是夹风而来。不过我可以确定,声音来自我的?#26355;健?#25105;转身朝?#26355;?#36208;去。

          走了约摸四五步,突然一片绿色映入眼帘。我心中一?#29627;?#26159;林子璇的?#36335;?#25105;不由加快了步伐。

          可是,当我走到那?#36335;?#38754;前时,只看见那?#36335;?#25346;在草丛中的一棵小树上,而林子璇,却不知去向。

          怎么只有?#36335;?#22312;这里?林子璇呢?刚才林子璇的呼唤声确实是从这里传出的,莫?#29301;?#37027;声音来自林子璇的?#36335;?/p>

          这也太诡异了!

          我抓起?#36335;?#30830;定这就是林子璇的,并且,这?#36335;?#19978;还夹有她的体香。

          是什么原因导致林子璇?#23721;路?#33073;下放在这里呢?

          我四下环顾了一番,这时?#40723;?#24050;开始?#30423;伲?#22235;下阴?#33080;?#22320;,冷风吹过,瑟瑟声四起,更是阴森惊人。

          突然,我又听见了林子璇的呼唤声。

          “师兄——”

          ?#24050;?#22768;望去,陡然发现草丛中伸出一只手!而那只手,这时正在朝我摇晃。

        第5章 ?#27835;?/h2>

          突然看见那只手时,我吓了一跳。

          我想不管是谁,在看到这情形时,绝对也会惊恐的。

          暮色下,一只手陡然从草丛中伸了出来,并?#19968;?#22312;晃动,这是何等地?#22238;#?#20917;且,这又是在几十座的坟地间。因此,当我看见那只手时,第一?#20174;?#23601;是,直接朝后退了一步,一颗心也猛地一沉,心中闪出一个词来:僵尸!

          可是,那只手十分地纤细而白皙,不像是死?#35828;?#25163;。

          再一细看,一颗头接而从草丛中冒了出来。

          谢天谢地,这颗头我很熟悉。是林子璇。

          林子璇不断朝我招手不断跟我打着哑谜。她在张口跟我说话,可是,我却根本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只隐隐听见两个字:“师兄……师兄……”

          疑惑间,一样黑色的东西映入眼帘。那黑物就在林子璇身后一两?#29366;Γ?#24320;始我没有看到它,现在经风一吹,草尖摇?#21361;?#25105;终于见得它的一角。

          但因为这时我离那儿约有七八米,天又将黑,我根本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但我知道,那绝对不会是好东西!

          会不会是开始林子璇看见从棺材里爬出来的?#27835;錚?/p>

          我正要跑过去提醒林子璇要小心,林子璇突然瞪大了眼睛,伸手指着我,像是看到了十分可怕的东西。紧接着,林子璇径直朝?#39029;?#20102;过来,并且张口朝我大声喊道:“师兄,快跑!”

          片刻之间,林子璇冲到了我面前,抓起我的手撒腿便跑。我立即就明白了,林子璇刚才一定看到了我身后危险?#30423;伲?#25152;以才目露惊恐,并且叫我跑。

          我也抓紧了林子璇的手,不假思索与她朝前跑去。

          跑了约摸十来步,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令我大惊失色,在我们身后五六?#33258;?#22806;的地方,跟着一个全身烂泥的?#27835;鎩?#37027;?#27835;?#20687;是人,但衣?#31036;誒茫?#38754;目全?#29301;?#27493;履蹒?#29301;?#36305;起来摇摇?#20301;危?#20687;极?#35828;?#24433;里的丧尸。

          难道是僵尸?

          我毛发直竖,这时恨不得脚下生出一对翅膀飞起来。

          林子璇一定是早发现了那?#27835;錚?#36825;时也吓得不轻,咬着嘴唇,紧抓着我的手惊惶失措地朝前跑。因为是在草丛里,迎面不时有草叶或树?#39029;?#25105;们身上、?#25104;?#21038;来,但我们已完全不?#35828;?#36825;一些,只想着逃离那?#27835;?#30340;视线里,离得越?#23545;?#22909;。

          因为情况太突然,我们几乎是慌不择路,不知跑了多久,直到我们跑出了草丛,一头钻进一片黑暗的松树林里时,我们都跑不动了,不?#32423;?#21516;停了下来。松开对方的手,各自扶在一棵松树上,气喘吁吁。

          我警惕地朝后望着,生怕那?#27835;鎰飞?#26469;了。

          “应该……没……没跟来吧?”林子璇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我应道:“应该没有。”然后望着林子璇问:“那是什么东西?”

          林子璇的?#25104;?#20877;次呈现一片惊恐,“我也不知道,像是僵尸。”

          “僵尸?怎么可能?这世上有僵尸吗?”我更相信刚才那?#27835;?#23601;是《山狗1999?#20998;?#37027;个变态的麻疯病人。

          林子璇颤抖着低声说:“我……也觉得奇怪,我是在一个被挖开的坟坑里发现它的。我开始看见它时,它躺在坟坑里。我以为是个死人,可它突然动了起来,并且发现了我。我吓得不?#26131;?#22768;。可它一直跟着我,我只得脱下外套挂在一棵小树上,终于引开了它,然后就?#37027;?#22320;去找你。因为我担心会引来那?#27835;錚?#25152;以不敢大声说话。当我看见它出现在你后面时,吓得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我听得心里一阵发麻,凉气从后脊骨直往上窜。

          当时那?#27835;?#23601;出现在我身后,若不是林子璇及时跑出来,只怕我现在凶多吉少。现在想来,依然一阵后怕。

          “你没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吗?”我问。

          林子璇说:“没有。”

          “恐怕那坟地里不只一个?#27835;錚?#24403;时我看见你时,在你身后?#37096;?#21040;了一个黑色的东西。”

          林子璇说:“那黑色的东西是棺材。”

          “哦。”原来是一具棺材。恐怕就是我们先前看见裸露在地表的那具棺材吧。

          林子璇轻声问:“师兄,现在我们怎么办?”

          ?#39029;?#22235;周看了看,这是一片松树林,每棵树茁壮挺?#21361;?#36974;天蔽?#30504;?#20917;且现在已是黄昏,因此,这片林子里显得更加黑暗,两三米外的事物就看不清楚了。而那?#27835;?#21040;底有没有跟来,目前?#24515;?#20197;知道。我们是不能再按着原路返回去了,只有从其它的路离开这里。

          当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后,林子璇?#27835;剩骸?#37027;我们还要去?#19968;?#39746;草吗?”

          “这个……”我一时被?#39318;?#20102;。

          现在这情况,谁还?#19968;?#21435;找?这一回去,不啻于送死。可是,我们若找不到还魂草,苗飞也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去别的地方?#37326;傘!?#25105;极艰难地说道。在说完这句话后,我心里升起一股内疚。别的地方,我们根本不知道哪里还有坟地。我这是在自欺欺人。

          林子璇却说:“其?#25285;?#25105;刚才在棺材附近的一座坟头看见了一株草,是七片叶子,不知那是不是还魂草。”

          我一听,心中又升起了一?#19978;?#26395;。“这样吧,子璇,我们先绕路离开这里,回到?#39134;?#21435;。你在?#39134;系?#25105;,我去棺材那儿采还魂草。”

          “不行,要去一起去!”

          我觉得要回去采那还魂草,绝对是九死一生,我不愿意林子璇去冒这个险。可林子璇非常?#35752;矗?#38750;要跟着一起去。

          林子璇说:“我觉得我跟你在一起,有一种安全感,要是我一个人在这黑暗的地方,我害怕。”

          我握紧了手中的木棍,坚定地说:“好吧,要死就一起死吧!”我说完脱下外?#30528;?#22312;林子璇的身上。

          这时天已完全黑了,虽然一轮?#33485;?#24050;在东方冉冉?#20185;?#20294;树林里还是十分?#37326;怠?#34429;然光线会引来那只?#27835;錚?#20294;我们还是不得不打开其中一个手电?#30149;?#25105;再三叮嘱林子璇,一旦发现不对劲,立即逃跑,由我来对付那?#27835;鎩?/p>

          林子璇轻轻应着,紧挨着我走。我感觉到她心中非常害怕。其?#25285;?#25105;又何尝不是?

          但是,我们现在逼上梁山,为了苗飞,不得不铤而走险。

          因为知道前面有危险,我和林子璇都十分小心,也走得?#19979;?#30524;观四方,耳听八方,?#35762;?#20026;营。一直走了?#32423;?#21313;来分钟,我们才走出松树林,终于来到了那片坟地前。

          我和林子璇不?#32423;?#21516;停了下来。

          四?#24405;?#38745;无声,面前是那一座座连着的坟包?#32422;?#38543;风摇晃的野草,月光柔和地洒在这片坟地上,朦朦胧胧,却越发显得阴森。

          林子璇在我耳边轻声问:“师兄,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估摸着那具棺材就在离我们这里?#32423;?#21313;米以外的地方,而那具?#27835;?#20063;有可能还蹲在这里。我们要到那里,不能惊动它,不然后果不?#21543;?#24819;。

          “先到?#39134;?#21435;。”我说。

          林子璇问:“不去?#19968;?#39746;草了?”

          “我去,你别去。”

          “不!”林子璇立即生气地说道:“不是说好一起去的吗?你怎么又反悔?”

          “我怕有危险……”

          “可你不在我身边,我感到更危险。”

          一听林子璇说这话,我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暖洋。怎么说呢,她这句话打动了我的心,让我对她又多了一份?#19981;丁?#24182;且心中也?#34507;?#21521;?#32422;?#20445;证,一定要用性命保护林子璇的安全,只要?#19968;?#22312;,就不能让她出事。我想抱着她,向她表?#20303;?#20294;是,我控制住?#32422;?#20102;,压抑住心中的激动轻声说:“那我们过去,不过你要记住,一旦有危险,立即跑,后面的事,一切交给我。”

          林子璇点?#35828;?#22836;,“嗯,知道了。”

          这时因为有月光,我们勉强能看清面前的事物,为了不暴露目标,我特意关上电光,和林子璇小心翼翼地朝棺材那里走去。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