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全章节)暴君的复仇宠妃小说-暴君的复仇宠妃免费阅读by疯梨嘟嘟

        发布时间:2019-03-08 10:43

        暴君的复仇宠妃小说

        暴君的复仇宠妃全文阅读

          暴君的复仇宠妃好看吗?暴君的复仇宠妃结局是什么?#20426;?#26292;君的复仇宠妃》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疯梨嘟嘟所写,主角上官若水南宫渊冥。初遇时她是天赋异禀的倾城国师,而他只是个落魄王子,为她两次所救,对她一见倾心……
          南宫渊冥眼睛微眯,鹰眸定在眼前的白色身影,眸光微闪,不偏不移。
          “上官若水,你这个妖女,休要用妖法乱我军心!”身处马上的洛倾城因这地动和风沙身子摇摇欲坠,她一手挡风,眼睛死死的盯着上官若水的方向,咬牙切齿。眼看就要攻破城门了,眼看她就要成为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了,她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一?#23567;?br />   “将士们,这妖女善用妖法,我们岂能容她。斩杀妖女者,黄金一千两。将士们冲啊……”
          这一声如同一个闷雷,顿时在军中炸开了锅。顾不得脚下虚晃,风沙狂妄,所有人猛地向前冲杀。
          “呵……”银铃般的笑声?#24433;?#31354;?#20889;?#26469;,众人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上官若水已双脚离地,浮在空?#23567;?#31505;声虽是她发出,但却不达眼底,面沉如水,安然的犹如死寂。饶是这些在沙场上征战四方的兵将,此时都感受到了对死亡的恐惧,从上官若水身上散发出的死气,似要吞并所有,毁天灭地。
          “若水,停下!”察觉到了她要做什么,南宫渊冥冷硬的面容破裂了。他瞳孔睁大,死死的盯着那浮在空中的女人。

        第一章 以血为祭(一)

          两国交战,城墙之下对峙千军万马,上官若水跪于大军前方,白衣染灰,岿然若松:

          “不要攻城!”

          她目光直直的射向为首主帅,那人一袭银色战甲,面容冷毅,眸光深幽,周身散发出一股冷冽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滚开!”

          冷酷的两个字,似一根冰箭,射向她的心。四年的纠缠挠心,多日的缠绵温情,被这一句“滚开”,生生击得粉碎。

          上官若水秀拳紧握,银牙暗咬,她自然看得到男人眼底的冷漠,透着冰彻入骨的寒,昔日里深情的眸子,此刻只剩陌生人般的死寂。而与他并马而立的洛倾城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冷声道:“上官若水,我劝你速速离去!两军交战,岂容你在此乱我军心。”

          不理她的话,她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南宫渊冥,目光坚定。她不能就此退缩,现实也容不得她退缩。她那才数月大的亲身骨肉还悬在那城墙之上,那如幼苗般娇小的身影,是她的命,牵动她每一丝心绪。她咬着牙,用期望并带有恳求的目光望向他,声音中满是哀求:“他是你的儿子啊,我求你救他!”

          若可以,她宁愿用她自己的命换那小小身影,但他们却要的是他放弃攻城,江山和骨肉,她多希望他能选择后者。

          上官若水眼睛通红,但却努力压抑着眼泪不夺眶而出,直直的跪在那,单薄的身影似随时能被风吹倒。南宫渊冥岿然不动,冷毅的脸若冬日里的寒霜,眼底深潭般看不真?#23567;?/p>

          洛倾城看着沉默的他,眸底划过一丝担?#29301;?#36825;个节骨眼上,她决不允许出任何差错。她眸光一厉,顾不得往日维持的温婉形象,言辞犀利:“你?#30340;?#26159;相公的儿子,就是相公的儿子么?谁知道这是你和哪个男人……”

          “够了!”低沉的轻喝,止住了她的?#21834;?#27931;倾城注意到他?#24067;?#26263;沉的脸,心中一悸,艳丽的脸上露出一丝暗色。

          迎着南宫渊冥的目光,她心头一颤,洛倾城的羞辱她并不放在心里,但从他眼底散发出的质疑与冷酷却将她的心,生生剥离。

          他质疑她!在多日的温馨之后,在那一次次的缠绵之后,他质疑她!

          心酸致死的痛,涌上心头,让她一阵颤抖。但为了孩子,她强忍着那番蚀骨疼痛,身子依旧跪得?#25163;保?#22768;音凿凿。

          “他是你的孩子!”

          肯定的声音,却在他冷漠的眸光之下,显得苍白无力。从他眸子里,除?#27515;?#20957;,她看不到任何温情,她似乎听见心化作碎片的声音。

          “让开。”

          无情的声音在这苍茫的秋风中再次响起,她的心似被这声音打入深渊,万劫不复。

          南宫渊冥似没了耐心,眼睛不再看她,右手一扬,战旗高升,宣战的号角已然吹响。

          “不要……”上官若水凄声尖叫,原本苍白的脸更显惨白,转头看向那挂在城墙上的小人儿,身子在这冷风中,如一片浮萍般摇摇欲坠。

        第二章 以血为祭(二)

          他?#32929;?#36215;了?#20999;?#25112;的战旗!他竟不管他们的孩儿死活!

          心似被?#24067;?#20987;垮,他的冷漠决然,孩子的生死险境,让她饱受着蚀骨的疼与冷。

          “南宫渊冥,你真不顾你儿子的命么?#20426;?#22478;墙上,不知是谁,对着他一声大吼,声音中,似带着一丝惧意颤抖。他们?#25165;?#21543;。这个人现已一统三国,兵强马壮,铁血无情,一旦开战,他们几近没有胜算。?#20160;?#20250;用那襁褓中的婴儿威胁,只望能得到一?#23380;?#26426;。

          “我的么?#20426;?/p>

          淡淡的三个字,似一把重锤,砸在了她的心上。她的眼底满是不可?#30511;?#30340;疼,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那低沉的声音,残忍的话语,将她所有的付出与真心,生生踩在脚底。眼前一阵?#31168;保?#20294;?#20174;?#30475;得真?#23567;?#27931;倾城得意的笑,那似胜利者般的骄傲,似要将她掩进一抹尘埃。

          她本以为,他不救孩子,是为了大?#25285;?#22905;本以为,纵使千帆过尽,他至少会承认她为他生的子嗣。但不想,原来她错了,错的离谱,错的殇情。

          “南宫渊冥,你真的如此想么?#20426;?#24515;痛到窒息,却仍?#26432;?#30528;一丝希冀。她抬眼看他,眼底是排山倒海的疼痛悲情。

          他望着她,脸色冷硬。她企图从他脸上?#39029;?#19968;丝不忍,但没有,什么都没?#23567;?/p>

          “是。”

          冰冷的一个字,如最无情的宣判,将她打进深渊。她只觉得空气似被抽干,心口若火烧般疼?#27492;航剩?#33016;口涌出一股热气,顺着喉咙喷涌而出,落在那黄土之上,如点点红梅,开得美丽妖娆。

          她颤着身子,缓缓站起,心上似有千万根冰针扎下,铺天盖地的冰冷与疼痛,如一桶寒泉之水,从头到脚,浇灭了她心中所有希冀,泯灭了过往所有恩爱与温情。

          “让开吧。”低沉的声音叹息般沉然响起,他深邃的眼眸,有如万丈深渊,让她坠入万劫之地。

          “为什么……”她浑身颤抖,眸光低垂。不知道这三个字是问他,还是?#39318;?#24049;。那痛意好似?#24067;?#27785;寂,取而代之的是从骨髓里散发出漫顶的绝望与悲恸。

          她强撑着地缓缓起身,膝盖因着长跪而有些许虚浮,?#23616;?#30340;身子单薄的似被风一吹?#21561;埂?/p>

          南宫渊冥盯着那漂浮的身子,眉头有一刻?#25112;簦?#20294;转?#24067;?#36893;。洛倾城顿时警铃大作,手上的长鞭猛地翻转,砸在地上,眼底是凌厉的杀气。

          “上官若水,你再不离开,休怪我鞭下无情!”

          气氛?#24067;?#21073;拔弩张。南宫渊冥似没看到般,铁血的脸上无一丝波澜。只是那锐利的双眸,紧紧盯着?#21069;?#33394;的身影。

          “呵……”

          一声轻笑如破竹般,打破了这一刻对峙。上官若水唇角竟勾起一抹淡笑,抬眸间,美若天仙,晃了数十万兵众的眼。那如罂粟般绽放的容颜,看得众人心神?#31168;薄?/p>

          而在此时,城墙上的?#35828;?#24471;早已恼羞,恐惧与不安最后化作决绝的戾气,现出要毁灭一切的疯狂。

          “好,南宫渊冥,既然你不管你自己孩儿死活,那我们今日便拼个鱼死网破。无论胜败,今日便?#38405;?#30340;子嗣为引,为我等将士献祭。”

          只见那领头人“唰”的一声拔刀,挥刀向吊着婴孩的绳索砍去。而就在此刻,突然间,狂风乍起,地动山摇,那人一个不稳,向后栽倒,生生避开了?#21069;?#30528;孩子的绳索。

        第三章 以血为祭(三)

          南宫渊冥眼睛微眯,鹰眸定在眼前的白色身影,眸光微闪,不偏不移。

          “上官若水,你这个妖女,休要用妖法乱我军心!”身处马上的洛倾城因这地动和风沙身子摇摇欲坠,她一手挡风,眼睛死死的盯着上官若水的方向,咬牙切齿。眼看就要攻破城门了,眼看她就要成为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了,她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一?#23567;?/p>

          “将士们,这妖女善用妖法,我们岂能容她。斩杀妖女者,黄金一千两。将士们冲啊……”

          这一声如同一个闷雷,顿时在军中炸开了锅。顾不得脚下虚晃,风沙狂妄,所有人猛地向前冲杀。

          “呵……”银铃般的笑声?#24433;?#31354;?#20889;?#26469;,众人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上官若水已双脚离地,浮在空?#23567;?#31505;声虽是她发出,但却不达眼底,面沉如水,安然的犹如死寂。饶是这些在沙场上征战四方的兵将,此时都感受到了对死亡的恐惧,从上官若水身上散发出的死气,似要吞并所有,毁天灭地。

          “若水,停下!”察觉到了她要做什么,南宫渊冥冷硬的面容破裂了。他瞳孔睁大,死死的盯着那浮在空中的女人。

          死寂!

          一旦启动,毁天灭地。

          而此刻,上官若水却并不看她,淡漠的眼底一片死气,空中漂浮的她缓缓转身,对着那城墙上的婴孩轻轻招手,?#21069;?#30528;婴孩的被褥缓缓向她移来,抱在手中的那一刻,她的眸子?#24067;?#30529;大,继而是毁灭般的疯狂与绝望。

          她早该想到不是吗?早该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如何熬得住这城墙上的悬?#25671;?#32780;?#20999;?#20154;,又怎会顾这孩子的死活。是啊,没有人会顾她孩儿的死活,没有人!

          上官若水眼神一厉,手上是早已没了呼吸的孩儿,她扫视四周,所有人因着越来?#39556;?#28872;的地动与狂风狼狈一地,只?#24515;?#20010;男人,立在早已蹲伏的马背上,一瞬不动的盯着她,眼中似有焦?#34180;?/p>

          “若水,回来!”

          他喊他。声音里满是害怕和焦?#34180;?/p>

          看着他的模样,她突然很想笑。这就是她爱恋一生的男人啊!曲到终了,落了个如此结局。她恨啊!恨当初为何要为他心动,恨他的无情。

          一念成佛,一线则魔。

          当所有的痛苦聚集,这排山倒海的疼?#20174;?#32477;望,便?#38378;?#36825;灭地的戾气,风卷万物,地动山摇。

          “魔……她入魔了……”

          这些在沙场上征战四方的战士们,在“死寂”的威力下,都?#38378;嗣?#23567;的蝼蚁。地面开始强烈的震动,地表龟裂,大批大批的人朝地缝落下,那坚实的城门开?#32487;?#22604;,城楼上的人,随着碎石滚落地缝。

          “若水,停下!不要!”

          上官若水听到声音,唇角勾起一抹妖娆的笑痕。红眸红发,白衣更因着身体不断冒出的血气染?#19978;?#32418;。

          死寂,以血为祭。

          原来这便是她的死劫,最后不过是灰飞。她终是回头看了他一眼,那满眼的痛苦与悔意已与她无关。

          只此一眼,望隔永世。

          她缓缓闭上了眼,任由自己坠落。那地缝,亦是她的归宿……

          直到许多年后,那场战争,仍让人谈之色变。那场战役虽未打,却比任何一场都损失?#25233;亍?#32780;让人?#30772;?#30340;是,那龟裂的地缝,随着红衣魔女的坠落,又完好如初。这场战役,也随着时间,渐渐被?#35828;?#24536;……

        第四章 初遇

          云霓境内,城郊一辆马车缓缓行进。驾车的是一名?#24515;?#30007;子,一身灰衣,面容严肃。官?#38647;?#36793;是一个土坡,突然,一个物体从土坡上滚下,他猛地拉住缰绳,马车停住。

          “阿蒙,何事?#20426;?#19968;个清冷的声音从?#30340;?#20256;来,带着丝丝空灵。

          “回主子,有一名重?#22235;?#23376;倒在马车前。”被唤作阿蒙的男子回声道,声音?#39556;?#19981;波,好似那里躺着的不是一个人,只不过是一件普通物什。

          一只素手拨开帘幔,露出一张绝色容颜,女子看上去二八芳华,清眸柳眉,淡雅出尘,只是身上透着一股说不清的清冷淡漠。

          不远处,那名男子浑身是血,她秀眉微蹙,足下一点,一袭白衣飘然若仙,飘至男子身前。

          是仙子么?

          南宫渊冥迷蒙着双眼,眼前划近一袭白衣身姿,继而是一张素脸印进他的眼底,清眸柳眉,绝代芳华,他的心,微微一动。

          “公子……”

          清冷的声音,如出谷黄?#28023;从?#20284;泉水叮咛,沁人心脾。南宫渊冥说不出此刻的感受,只觉得身子?#30772;?#39128;然般,全身放松,之后,便伴着那抹好听却不清楚内容的声音,晕了过去……

          马车滚着车轱辘,缓缓离去。黄沙泛起,地上的人和血迹像从未出现过般,毫无踪影。

          一个月后,云霓国师府花?#22467;?#29748;音缭绕,凉亭内坐着一名白衣女子,素手抚琴,南宫渊冥走入园中,入眼便是那抹淡然身影,心中一动。

          当日,他遭人追杀,逃至云霓国界,失血过多,伤重不愈,本以为必死无疑,他站在一个土坡之上,满心悲凉,岂料竟看到一辆马?#25285;?#32531;缓驶来。风吹起窗口帘幔,一个女子侧脸印入眼中,清冷如水,淡漠如冰,但他就是有一种感觉,她会救他。

          ?#21543;?#22909;了?#20426;?/p>

          南宫渊冥愣神之?#21097;?#29748;声蓦然停止,耳边响起一阵清冷的声音,如泉水叮咛。

          “嗯,已无大碍,渊冥多谢上官姑娘搭救。”南宫渊冥回过神来,缓缓作揖,唇角挂着一抹清浅笑意。他本就风神如玉,一袭青色长衫掩不住风?#33509;?#32745;,俊美之姿夺目出众。但上官若水对此却没有任何欣?#20572;?#33080;上反而有一抹说不出的厌弃之色。

          ?#29100;?#25163;之劳。”

          疏离的声音,寡凉的语气,好似她只不过顺手救了一只蝼?#24076;?#21335;宫渊冥硬是被堵着不知如何?#24188;臁?/p>

          世人皆知,云霓国师上官若水,师?#24418;?#20185;一族,三岁习得五行?#32032;裕?#19971;岁观星预知未来,十二岁继任云霓国师,自小天赋异禀,心寄苍生,容貌绝美,清冷出尘。想来,这传言也不尽是空穴来风,她确实冷清。想这清冷之人一句话竟说的让他不知如何开口,南宫渊冥突的轻笑出声。

          看着来人一脸笑意,上官若水眉眼轻蹙,声音冷然:“何事?#20426;?/p>

          南宫渊冥抿唇一笑,如玉的脸上因着这抹笑痕更为俊美,飘逸的宽袍随风轻扬,笑意到达眼底。

        第五章 落寞

          他勾唇一笑,声音如淳酒般,?#21028;?#22909;听:“传闻云霓国师,清冷出尘,今日一见,传闻果不欺我。只不过……”

          “不过如何?#20426;?#19978;官若水眉头微皱,清冷的目光轻扫过去。

          “也不如何。”他的声音带着一丝轻快,眼睛里透着一股狡黠,没有任何掩饰。

          上官若水眉眼一挑,见其神态自若,知他有?#21335;?#32781;,顿时眉头皱起,袖口一甩,抬脚欲走。

          “姑娘,别走。”见其转身要走,南宫渊冥赶紧出声挽留,俊秀的眉眼中闪过一丝焦急,?#38405;?#26085;救他,他便在没有看过她的身影。此刻,心中生出一种不明的情绪,还来不及辨析,留她的话已然出口。

          上官若水眉眼微挑,眼底闪过一丝不?#20572;骸?#26377;事?#20426;?/p>

          “救命之恩,自当涌泉相报。”南宫渊冥此刻认真的作了一揖,举手?#36466;?#38388;说不出的温雅有礼,尽露贵气。

          上官若水并不作答,她救了他的命,这一拜她自是受得。知其还有话说,便立在那里,不悲不喜。

          果然,南宫渊冥迎着她的目光,脸上虽闪过一丝囧色,却依旧继续出声:“在下思来想去,想不出报恩之法,故想留府作一名侍卫,护姑娘安全。”

          终于听到他的意图,上官若水眯了眯眼,脸上明?#26376;?#20986;不悦的神情。清冷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带着丝丝冷凝:“阿蒙。”

          几乎是一瞬的时间,一个灰衣男人跪在那里,毫无声息。

          南宫渊冥?#21335;?#22823;骇,此人能这般出现,一定是就在附近。但他却丝毫未能感受到他的气息。他的武功比起皇宫里的锦衣卫有过之而无不?#21834;?#24819;到此,心中不免升起一股敬意。

          不待他多想她?#20889;?#20154;出来的意图,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府中不?#31508;?#21355;,既然你已痊愈,那便离去吧!”她淡漠转身,只留下一抹清冷的背影。

          救他,不过是机?#25285;?#22905;对他,甚是厌弃。

          南宫渊冥因着她毫不转圜的语气给怔?#23545;?#37027;里,他从未想过会被如此直接的拒绝,抬眸看向她离去的身影,冰冷寡凉,寒气四溢。

          而那个叫阿蒙的人,似乎也完?#38378;?#33258;己的使命,再一次消失在空气里。这个角落,只剩他一个人,似从未有?#27515;?#36807;。

          南宫渊冥?#21335;?#19981;由涌出一阵怅然,但更多的确是疑惑。自己是哪里得罪她了吗?为何她的样子,会如此明显的的讨厌自己。这样的意识让他有点抓耳挠心,可思来想去,他终是想不到原因。

          但若说她厌恶自己,当初又为何要救下自己呢?

          收回看向她离去方向的目光,回想起那日他?#35282;?#27700;尽,她如仙女般出现在他身旁,那一刻的心动,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即便是面?#38405;?#32972;弃了他的未婚妻,也不过是责任而已。心中似?#38405;持?#24773;绪有些许明了,但却伴着些许怅然。

          他抬眸望向她消失的方向,眼中升起一片复杂,唇边漫上一抹苦笑。

          世人皆说她清冷淡漠,却不想她真的如?#22235;?#20197;亲近。现下这逐?#22303;?#24050;下,今日他倒是再不好赖在这里。可离了这国师府,却不知还能不能再见到她……

          空气中?#30772;?#25955;着一丝落寞,他立于园中,伴着一身黯然神伤……

        powered by 博济?#20889;蟮己?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足球大小盘怎么分析 海南环岛赛摩托车组图 山东十一选五游戏规则 二八杠手法解密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直播 上海新11选5 上海时时彩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2019世界杯足彩哪里买 百家乐策略 怎么样发布3d赚钱吗 nba篮球经典过人视频 浙江舟山飞鱼彩票 如何下载浙江快乐12选5 北京单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