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独家)鸿蒙杀尊林寒-鸿蒙杀尊免费阅读by春秋池

        发布时间:2019-03-08 11:03

        鸿蒙杀尊林寒

        鸿蒙杀尊全文阅读

          鸿蒙杀尊全本下载完本已经出来了,鸿蒙杀尊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春秋池所著的一部超级火爆的玄幻小说,小说鸿蒙杀尊全文讲述了主角林寒是一名少年,当他意外获得奇遇会如何笑傲苍穹,执掌轮回,坐拥天下各色美女……
          要知道,这周云鹏最近手头拮据,已经好几日没去樊城技院里乐呵乐呵了,可真是把他给憋坏了,以至于昨日一见林寒在此处捕鱼,外?#30001;?#26519;寒又是一副瘦不拉几的样子,便蛮横的霸占了此处。
          林寒也是倔脾气,不服气与几人撕扯扭打之下,反而被狠狠地揍了一顿,原本以为对方只是捕鱼为乐而已,只是没想到今日那早早来此,三人便已经来了。
          “怎么?你个没爹没娘疼的野种,还敢拿你?#36153;?#30634;着老子,小心惹火老子,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喂鱼。”此时,周云鹏见林寒居然一脸不服气的等着自己,忍不住怒喝道。
          “你才是野种!你全家都是野种。”
          林寒听爷爷说,自己的父母在他两岁的时候,就在一次外出经商途中遇?#35282;?#30423;抢劫,双双遇难。虽然记忆中对于父母的影响很淡,可在林寒心中,父母就像灯火一样照亮着自己,温暖着自己。
          如今有?#35828;?#38754;怒骂自己的父母,林寒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他狂吼一声,跳起来一把抓住周云鹏衣领,拳头紧紧攥着,一双眼睛好似喷出火来。
          “松手,?#21448;校?#32769;子叫你松手。”
          周云鹏一不注意被林寒拧着衣领,目光顿时一冷,犹如猎狗般?#31353;?#36215;来?#39608;?#23567;?#21448;校?#20320;他娘的自己找死!”
          话音刚落,周云鹏双手抓住林寒右手,林寒就觉一股大力从手臂上传来,手腕剧痛,跟着感觉天旋地转,口鼻喷雪,被周云鹏一拳砸出老远。
          “鹏哥,好样的,揍死这小王?#35828;?”
          “码的,这臭小子天生就是一副欠打的命。”周云鹏身边,两少年见此,连连呼喝加油助威起来。
          “嘿嘿,不自量力!”
          周云鹏阴笑着几步迈前,蹲吓身子,一满脸不屑地拍了拍林寒满是血迹的脸颊,恶狠狠地道?#39608;?#29399;?#21448;?#20320;服不服,居然敢跟老子动

        第一章 屈辱

          清晨,万物初醒,晨雾弥漫,东方天际,太阳渐渐崭露头角,金灿灿的阳光温照耀下,大地犹如蒙上了一层绚丽的地毯。

          永林镇内,一个年?#38469;?#19977;四岁、身材瘦弱、面目很是清秀的少年,背上背着一个叠成团的渔网,手上拿着一把铁叉,走在小镇内凸凹不平的青石板路上。

          “小寒子,今天这么早又下河捕鱼啊!”一间破陋的茶馆门口,店小二一边将木板子的门打开,一边揉着惺忪的双眼,与那少年打着招呼。

          少年冲着店小二笑了笑,脸颊?#19979;?#20986;一对?#22478;?#30340;酒窝,轻快的道?#39608;?#26159;啊,趁着今天天气好,早点出发,也好多捕点。”

          旁边小镇上,一家酒馆纸糊的窗子猛然推开,一个四十岁左右,身材稍胖的中年男子、微微把脑袋探了出来?#39608;?#23567;寒子,今天要是收成好,可得先卖给王叔啊!价钱好说。”

          “知道了,王叔!”少年闻言,冲着对方挥挥手。

          “王老二,你这死鬼就知道欺负人,今儿个把话说在前头,人家小寒子卖给你鱼,你个吝啬的家伙可不能再压低价格了!”

          一侧的二楼窗前,一个四十左右的妇人,一边梳着长长的头发,一边关心的道?#39608;?#23567;寒子,早去早回,最近河里风大,可得注意点了!”

          “谢谢张大婶关心,小寒知道啦!”少年笑了笑道。而妇人身边,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伸出脑袋来,看着楼下林寒,挥舞着小手,甜甜笑道?#39608;?#23567;寒哥哥,记得给云儿捉五?#26102;?#22771;呀!”

          “好嘞!云儿妹妹这么乖,小寒哥哥一定给你带漂亮的贝壳来。”少年对着小女孩挥挥手,顺着街道,往前走去。

          小镇?#19979;叫?#21448;有一些人探出头来,善意的与少年打着招呼,少年也含笑一一回应着,一路走出小镇。

          永林镇,云罗国西南边境,一个规模一般的镇子,镇?#30001;?#30340;居民总共有六七百,大都是土生?#33080;?#30340;镇民,?#37202;由屏迹?#38215;?#30001;?#30340;年轻男人们往往会进山狩猎,下河捕捉鱼虾?#31383;觶?#29992;以与镇内商家酒楼换取一点财物,贴补家用。

          镇民口中的小寒子,名叫林寒,今年十四岁,而林寒原本也不是永林镇本地人,而是在七年前,跟随着爷爷林天云一并迁徙过来的。

          镇?#30001;?#30340;人仅仅知道这对爷孙是外地人,但原本是做什么,为什么要迁徙到这等偏僻的小镇?#30001;希酒?#30340;人并没有多想。

          林寒爷爷是名木匠,到此后开了一间木匠店,靠着贩卖一些木具为生,也经常免费为很多镇民修补桌椅?#21487;?#20160;么的,因此人缘相当的好,自然而然,镇民态度?#20113;?#23385;子林寒的态度也是好了起来。

          三年前,林寒的爷爷旧病复发,扔下了林寒。孤苦无依林寒从小就跟随爷爷东奔西跑也算懂事,并没有接受镇民的救济,而是靠着下河捕捉鱼虾?#31383;?#25442;取点财物杂粮,生活也算是过得平平淡淡。

          林寒如此懂事,镇民们也很是感动,每每遇见林寒,大?#23478;?#22040;寒问暖关心一翻。

          出了小镇?#22351;?#20004;里路,就是云罗国境内最大的祁连山脉,祁连山脉从西边的金乌国一直?#30001;?#36807;来,连绵三?#37027;?#37324;,东面一直到浩洋大海,横贯整个云罗国。

          祁连山脉深处,洪?#25343;?#20861;横行,沼泽?#22659;?#26080;数,就连云罗国最最勇猛的武者也不敢轻?#25417;?#20837;,只是在山脉深处拥有无数极品药材,更有着腾云驾雾的修仙者存在的传说,所以往往吸引着无数追求利益的采药者和无数为寻求‘?#31245;怠?#30340;武者进入。

          但事与违愿,真正能够深入祁连山脉深处,采得珍贵药草,亦或是追求到?#31245;?#30340;人,往往都是有去无回。

          画面转到林寒身上,只见林寒找准了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一边走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山歌,向着七里开外的一条小?#26377;?#21435;,那里便是三年来,林寒捕捉鱼虾的地方。

          一路小跑,盏茶的功夫,林寒气喘吁吁来到了小河边。

          小河名为清水河,宽有三丈,河水清澈凉爽,最深处刚?#21344;?#25104;年人肚脐眼,?#29369;?#19978;俱是细?#25199;?#21365;石,沙土晶白柔软,石缝沙?#26519;?#26102;常有些蟹儿、河贝出现。

          由于小镇附近,只有这条河流,因此这条小河也就成了小镇居民的饮用水源,更是夏天孩童们嬉?#21536;?#27700;的乐?#21834;?/p>

          林寒刚来到?#29369;玻犹?#19978;早已有三个少年在做着准备工作,只见三人正在展开渔网,准备下河撒网,捕捉鱼虾了。

          “鹏哥,快看,那小子居然又来了!”一个脸色蜡黄的少年看到了林寒,立刻对身后的一个高大少年怪叫道。

          高大少年闻言,转身一看,只见林寒正徐徐向河边走来,不禁大声喝斥道?#39608;?#21890;,你这臭小子是耳聋了是吧,老子昨日不是给你说过,这地盘?#37326;?#20102;么?叫你另外找地方,你当老子的话是耳边风么!”

          一边叫嚣着,三名少年快步向着不远处的林寒合围而去。

          林寒看着走近的几人,清秀的脸?#19979;?#20986;极度厌恶的神色,冷冷道?#39608;?#21608;云鹏,这地方可是我先发现的,需要另外找地方的人,应该是你们,让开……”

          高大少年闻言勃然大怒,手指点着林寒恶狠狠的骂道?#39608;壩春齲?#33261;小子,你竟敢这么跟老子说话,看来,老子今天还得让你长长记性才行!”?#26434;?#38388;,挽起袖子,捏紧拳头,就准备往林寒身上招呼而去。

          这高大少年名叫周云鹏,年纪比林寒要大一岁,个头高大,身体很是强?#24120;?#20174;小就是打架好手,在永林镇都是出了名的。

          由于这周云鹏之父是永林镇的镇长,又是本地出了名的土财主,以至于这家伙从小就养成了骄横?#21709;?#30340;性格。

          这周云鹏三人,前几日发现了这处河流转角处鱼虾丰富,外?#30001;?#26368;近在五十里外的樊城里?#37027;?#27424;下一屁股债后,他的父亲冻结了其零花钱,无奈之下,便唤来几个酒肉朋友,到此捕捉点鱼虾捞点油水。

          要知道,这周云鹏最近手头拮据,已经好几日没去樊城技院里乐呵乐呵了,可真是把他给憋坏了,以至于昨日一见林寒在此处捕鱼,外?#30001;?#26519;寒又是一副瘦不拉几的样子,便蛮横的霸占了此处。

          林寒也是倔脾气,不服气与几人撕扯扭打之下,反而被狠狠地揍了一顿,原本以为对方只是捕鱼为乐而已,只是没想到今日那早早来此,三人便已经来了。

          “怎么?你个没爹没娘疼的野种,还敢拿你?#36153;?#30634;着老子,小心惹火老子,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喂鱼。”此时,周云鹏见林寒居然一脸不服气的等着自己,忍不住怒喝道。

          “你才是野种!你全家都是野种。”

          林寒听爷爷说,自己的父母在他两岁的时候,就在一次外出经商途中遇?#35282;?#30423;抢劫,双双遇难。虽然记忆中对于父母的影响很淡,可在林寒心中,父母就像灯火一样照亮着自己,温暖着自己。

          如今有?#35828;?#38754;怒骂自己的父母,林寒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他狂吼一声,跳起来一把抓住周云鹏衣领,拳头紧紧攥着,一双眼睛好似喷出火来。

          “松手,?#21448;校?#32769;子叫你松手。”

          周云鹏一不注意被林寒拧着衣领,目光顿时一冷,犹如猎狗般?#31353;?#36215;来?#39608;?#23567;?#21448;校?#20320;他娘的自己找死!”

          话音刚落,周云鹏双手抓住林寒右手,林寒就觉一股大力从手臂上传来,手腕剧痛,跟着感觉天旋地转,口鼻喷雪,被周云鹏一拳砸出老远。

          “鹏哥,好样的,揍死这小王?#35828;埃 ?/p>

          “码的,这臭小子天生就是一副欠打的命。”周云鹏身边,两少年见此,连连呼喝加油助威起来。

          “嘿嘿,不自量力!”

          周云鹏阴笑着几步迈前,蹲吓身子,一满脸不屑地拍了拍林寒满是血迹的脸颊,恶狠狠地道?#39608;?#29399;?#21448;?#20320;服不服,居然敢跟老子动手,老子看你是太岁头上动土,活的不?#22836;?#20102;!”说着,伸手便是几个巴掌狠狠扇在林寒脸上。

          “呸,周云鹏,你要有脾气就弄死我。”林寒狠狠吐出了几口血水,一脸狰狞的怒骂道。

          “嘿,我看你小子是不见棺材?#22351;?#27882;,老子今天就打到你服为止。”周云鹏说着,站起身来,对着林寒就是一阵拳打?#30424;摺?/p>

          一时间,林寒不禁卷缩着身子,双手紧紧护着脑袋,心中却一阵狂啸,“等着吧,周云鹏,只要我不死,总有一天这?#25910;?#35201;连本带利的在你身上讨回来。”

          一阵噼里啪啦的拳打?#30424;擼?#35265;到林寒被周云鹏打的满身是血,浑身抽搐不停,周云鹏身边两名少年忍不住?#36861;?#21149;说道?#39608;?#40527;哥,算了吧,再打可要出人命了……”

          “是啊,鹏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这小子瘦的跟皮包骨头似的,再打下去可真要出人命了。”

          “哼哼,小?#21448;校?#32769;子今天?#22836;?#20320;一马,下次再见你来这里捕鱼,老子见你一次揍你一次。走,兄弟们,跟我去樊城,我找我小姨弄点钱,去宜春院喝点花酒。”

          说完,周云鹏招呼身边的两名少年一声,三人收拾起渔网鱼叉,大笑着扬长而去。

        第二章 火云诀

          一阵微风吹过,清水?#30001;?#33633;起一层层?#28393;ǎ?#19981;知何时,浑身是血的林寒才微微翻转身子,串息声中,仰天看着天空中高悬的太阳,只觉得全身一阵阵火辣辣的,无一不疼,不过林寒却是硬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丝毫声响。

          躺在?#29369;?#20043;上休息许久后,林寒才勉强支起身子?#30001;?#22320;上爬起,步履蹒跚的来到小河边,轻手轻脚的清洗着身上的血污。

          看着身前一片血红的河水,想到?#24825;?#34987;对?#35762;?#22312;脚下肆意殴打的委屈,林寒眼中溢出强烈的怨恨之意。

          “周云鹏,你给我好好等着,今日之辱,我林寒必定牢记于心,他人有所成就,千倍万倍在你身上讨回来!”

          虽然这样想着,可林寒心底却仍然有些感伤,自己从小到大就体弱多病,身体不是很好,一旦遇到周云鹏这类练过几年武艺的流氓痞子,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

          ?#25216;?#27492;处,林寒不禁苦涩地摇摇头,清洗了片刻,便开?#27982;?#27963;起来,他先是把渔网撒入河里,准备开始捕捉鱼虾。直耗到夕阳西下,天色渐渐黑下去的时候,才拎着满满一筐鱼虾?#31383;?#22238;家。

          一边走,林寒一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这半月来,太阳一下山天色暗的较快,一阵冷风吹拂,树影婆娑间?#25104;?#20316;响,周围时而有着乌鸦嘶叫,显得有些阴森森的,让人浑身发毛!

          林寒毕竟只是一名十四岁大点的少年,听着一阵呼吱呼吱的声响,也是有些害怕,忍着身体传来的疼痛,快步向着居住的小镇跑去。

          一路跌跌?#21561;?#30340;前行中,在一片藤蔓杂草之地,林寒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哎呦一声,跌倒在地。

          “咦,这是什么东西?”

          正当林寒用手撑地而起时,手?#27492;?#20046;摸到了什么软软湿湿的东西,他好奇之下,借着朦胧夜光低头看去,徒然间浑身一阵鸡皮疙瘩冒出,嘴中忍不住大叫起来。

          “鬼,鬼啊!”

          原来也就是林寒低头的刹那,只见自己脚边一个人静静地躺在杂草丛中,此人浑身是血,下半侧身?#30001;?#30340;焦黑,肚腹上赫然有一个拳头大血洞,一片血肉模糊中,焦黑的内脏隐约可见,显得很是狰狞。

          惊叫了半响,林寒早已吓得面无血色,虽说他?#24067;?#36807;几次死人,可却从没见过死状如此吓人的,况?#19968;?#26159;独身一人在场,那肚腹上的血洞深深?#25506;?#26519;寒的眼中,让他肠胃一阵翻腾,?#24052;邸?#19968;声呕吐起来。

          足足过了?#20040;?#24037;夫,林寒内心才平静下来。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挪到尸体身前,用颤抖的双手在那人身上碰了一下,毫无反应,不由胆气一?#24120;?#20280;手在此人鼻尖一探,连微弱的呼吸都没,想来这人是死透了。

          独自面对一具尸体,而?#19968;?#26159;朦胧夜色下,林寒也是心中一阵害怕,正当他想要起身快步离开之时,却突然发?#31181;?#24180;男子手?#24515;?#30528;一个檀木盒子。

          林寒好奇之下,忍不住把盒子拿了起来,本能的打开一看,却见眼前光芒一闪,只见盒子里平躺着一册略微泛红的古书。

          “火云诀!”

          这古书比一般的书籍要大少少许,整体呈现四方形,封面之上几个大?#30452;首?#28216;龙,如何精雕细琢的艺术品,显得古朴大气。

          “这,这什么书!”

          林寒端详了片刻,翻开第一页,只见第一页,密密麻麻古旧字体错落有致,一时间,令人眼花?#26376;遙?#30446;不暇接,看了一半,只觉得头昏脑?#20572;?#25671;摇头,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见?#32929;?#36234;发?#37326;?#20102;下去。

          ?#20843;?#20102;,不管了,这人死状如此凄惨,肯定是得罪了了不得的人,自己还是少惹麻?#24120;?#24555;点离开为好,不过既然拿了对方的东西,也不能让别人露尸荒野才对。”

          想到这里,林寒拿起脚边的鱼叉,在一边挖出一个半米来深得?#37327;櫻?#25226;这具身体埋下,接着再也呆不下去了,林寒连忙把古书装入檀木盒子里,接着把盒子放入怀中,急忙就往小镇跑去。

          回到小镇,林寒来到小镇唯一酒馆中,将大半鱼虾?#31383;?#21334;给酒馆掌柜王叔,换取了些许钱物和半斤杂粮,旋即忍着周身的伤痛往家里赶去。

          林寒家居住在小镇西南一角,稍?#20113;?#20731;的一间木屋,他一路小跑着回到家,接着来到灶头把杂粮参着水下锅,不一会,囫囵吞枣的吃了满满两大碗稀饭,才心满意足的拍着肚子回到了自己的卧?#25671;?/p>

          点起烛火,林寒转身锁紧了房?#25319;?/p>

          这才从怀中取出了檀木盒子,?#21448;?#21462;出了那本泛红古书,林寒坐到床头,小心的将古书靠近烛光,仔细端详起来,好在林寒从小就跟爷爷学习诗词歌?#24120;?#36825;古书上的古字,他也勉强看得懂。

          《火云诀》是一部修真法诀,适用于练气期,工法共分十层,这本略微红的古书中十层?#21152;?#35760;录。

          “这本工法要真若是仙家法诀的话,也不知修炼成了,能不能像那些传说中的修真者一般腾云驾雾,移山填海!”林寒心中有些兴奋的?#20843;?#30528;。

          接着,林寒又仔细研读了《火云诀》第一层的口诀。

          半响,林寒合上书,照心法所述,双腿盘膝而坐,抛开杂念,放松心神,默运口诀运行路线,冲击周身穴道。

          好在林寒从小就爱好广?#28023;?#30475;过不少医书,对于经脉穴位虽然算不上精通,可人体内经脉穴位的基本分布,还是有所了解。

          照古书中所说,这样坚?#25191;?#22352;下去,天长日久,会在体内丹田内产生一股气流,气流沿工法路线运行,起到滋润、?#21561;由?#20307;的功效。

          一夜下来,林寒并没感觉到丹田内有丝毫气流的产生,只是感觉双腿麻痛,但也不是全无功效,起码一夜行功下来,精气神比起睡上一觉还要来的舒服。

          时间就这样过着,林寒也没有再去河里捕鱼,半月的时间以来,林寒白天在双手双脚之上各自绑上一个五斤重的沙袋,在小镇?#35282;?#27700;?#21448;?#38388;,来回跑步?#22303;?#20307;魄。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火云诀》上有提到过,身体强壮之人,修炼之初,越容易在丹田内产生气流。

          除此之外,古书中还提到过,修炼此工法之人,务必要具备‘灵根’天?#24120;?#19981;过古书中对‘灵根’并无详细阐述,林寒也只好忽略不见。

          林寒想法很简单,反正自己练练看不就得了,一旦自己成功练成了,那自己不就成为了仙人,到时候也就可?#38498;?#29408;教?#30340;?#20123;欺负过自己的人。

          白天?#22303;?#36523;体,每夜照口诀路线打坐练功,林寒丹田内却始终?#19995;?#20135;生气流的感觉,要不是自从打坐以来,精气神越来越,双眼越来越明亮,听力?#33485;?#26469;越好,思维也更加敏捷灵动,林寒早?#22836;?#24323;练习了。

          至于在?#22303;?#20307;魄方面,林寒的进步却是相当明显,绑在双脚双手的沙袋,重量已经从原来的五斤,增?#25317;?#20102;如今的十斤,林寒觉得自己的气力、速?#21462;?#29190;发力,灵敏度等等?#21152;?#20102;不少的增长。

          日子就这样徐徐过去,林寒每半月去清水河捕捉一次鱼虾,换取生活所需,接着便是?#22303;?#36523;体,打坐修炼《火云诀》。

          这样两月?#20013;?#19979;来,丹田内还没有产生气流的感觉,林寒?#21152;?#28857;怀疑自己是否根本不具备‘灵根’天?#24120;?#21542;则这么久,丹田内怎么就产生不了气流呢。

          如此想着,放弃的念想,渐渐开始在林寒的?#38498;?#37324;扩散开来。

          可是这日,正当林寒一如既往的盘坐在床上开始行功的时候,他身体却是剧烈的颤栗起来,浑身血脉犹如火山爆发,血管狰狞鼓起,片刻?#38498;?#20013;轰然传来一声炸响,丹田位置竟然产生了一丝丝微热的气流。

          这丝气流也就是《火云诀》上讲的本源灵力了,只是这丝灵力细微的若有若无,若不仔?#29238;?#24212;,根本就现不了。

          林寒内心狂喜,可是他一点也不敢松懈,心神努力引导着这丝本源灵力延着第一层口诀所讲路线,顺着奇经八脉,通过周身各处窍穴,?#25317;?#30000;出往头部,再往四肢百骸,缓缓运行了一圈,又返回了丹田之?#23567;?/p>

          只是这丝丝灵力一返回丹田,就消散开来!

          林寒心中一急,又按照刚才感觉运功一遍,可是丹田内始终没有反应,试了几次依然未果,他不禁深吸了口气,努力稳定心神,再一努力,果然,丹田微微鼓胀起来,那一丝灵力气流?#25191;拥?#30000;内冒了出来,照着原先路线运行了一遍。

          林寒努力保持空灵状态,心神引导下,一遍遍运行着那丝本源灵力,直至做到收由心才结束。只是一夜行功下来,灵力也仅仅壮大了微弱的一点点,并未明显增加,可见这《火云诀》真不是那么容易炼成的。

          林寒将《火云诀?#36137;?#20837;檀木盒内,贴身放好,起身走到门外,感受着丹田产生丝丝灵力,给他带来的每一丝变化。

          站在屋外,林寒发现只要自己静下心,周围一丈之内任何的动?#25429;?#20986;现在?#38498;?#20013;,虫鸣声,蚂?#21523;?#21160;声响,风吹草叶摇曳的声音,清晰入耳。

          林寒抬头望去,发现目力比平时好了数倍,数十丈外的老?#31508;?#19979;,一只老鼠正吧唧吧唧的趴在树下打着地洞。

        第三章 状如?#37096;?/h2>

          时间如水,冬去春来,夏去秋至,一晃眼,一年光阴过去了。

          这日,太阳刚?#29031;?#38706;头角,静静的清水河边,走来一位十四五岁,面目秀气,身材修长的少年。

          少年身着一袭泛白灰色布衫,黑色长裤,一双露出大拇指的布鞋,打扮虽然简陋甚至有点寒酸,可少年双眸中却是静光闪闪,精气神十足。

          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林寒,相比一年前,他长高了许多,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虽然看起来仍然有些偏瘦,却也少了以前那股弱不禁风、手无缚鸡之力的感觉,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气势。

          林寒的变化如此之大,除了天长日久坚持负重跑步,?#22303;?#20307;魄外,却是修习那《火云诀》对他潜移默化的效果。

          温暖的阳光徐徐照射下来,柔软的沙滩上,林寒盘坐在软软的?#29369;?#19978;,依照心法口诀运行起体内灵力。

          自从一个月前,林寒无意间发现,在太阳出来之时,修炼《火云诀》要比夜晚快了许多后,便常常来这小河边修炼。

          一个时辰后,林寒收功完毕,也不起身,而是回忆起这一年来修炼《火云诀》的过程。

          一年下来,林寒丹田内的灵力已经达到了鸡蛋大小,并且整个灵力气流中微微带着淡淡火红色的光晕,这便是意味着林寒的修为已?#22351;?#20102;《火云诀》第一层的顶峰。

          接下来,林寒要做的便是要淬炼丹田内的灵力,使之颜色全部变成火红色。那时候,林寒便算是进入了《火云诀》的第二层了。

          只是这《火云诀》开篇曾经提到过,这灵根天赋较好的,前三层修炼较快。

          第一层用两月左右丹田内可产生气感,第二层四月?#37096;稍?#28385;,第三层花去大半年也就能才达到,至于第四层,那除了灵气充溢之地勤奋修炼外,还需要依靠一些灵丹妙药辅助了,不然花费的时间将是第三层的数倍。

          “哎,看来自己的灵根天?#24120;?#36824;不是一般的低啊!”

          一声叹息,林寒?#26377;?#28860;中睁开眼来,脸?#19979;?#26159;颓丧之情,这灵根天赋好的,修炼到第二层也就数月罢了,可自己呢,这才第一层的顶峰就花去了一年零一个月的时间了。

          “呵呵,林寒啊林寒,老天都赐你一本仙家法诀了,如此天大的机缘,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自嘲一笑,林寒站起身来,迎着朝阳,舒展着身子。

          其实,抛开修为进展很缓慢之外,林寒还是?#26377;?#28860;中得到了不小?#20040;Γ?#33267;少他现在精气神十足,读书几乎达到了过目不忘的地步,这着?#31561;?#20182;?#32769;?#26080;?#21462;?/p>

          可是这第二层却是迟迟无法突破,林寒卡在第二层已经达半个多月,最近每日打坐三次,丹田内的灵力颜色却并未?#30001;?#22810;少。

          林寒明白,自己如今可能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估计想要突破瓶?#20445;?#23601;必须依靠外物刺激亦或是打坐感悟。

          中午时分,林寒收功起身,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往小镇里赶去时候,?#26149;?#22320;发现小镇门口,聚集了大量的镇民,嘈杂议论之声,妇人嘶哑的哭泣声,不断传来,隔得老远,林寒都能够听到。

          林寒皱了皱?#36857;?#36523;形一动,徒然间加快了速度,几步越过人流来到了人?#21621;埃?#21482;见一名妇人正跪伏在地嚎啕大哭。

          在妇人身下,一名可爱的小女孩软软躺在地上,小女孩浑身赤衣果,面露恐惧,全身上下满是血痕爪印,似乎生前受过什么残酷的?#36125;?#20284;的。

          “云,云儿!”

          林寒见此,?#38498;?#36720;然炸响,犹如晴天霹雳,他大叫着跪倒在小女孩身前,本能的伸手在小女孩的鼻尖一探,可小女孩呼吸早就没了,不禁失声痛哭,泪如雨下,大声斥问起来。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张大婶,云,云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早上还好好的……”

          爷爷走得时候,林寒心如刀绞,悲?#20174;?#32477;,痛哭了三天三夜,哭干了眼泪,如今可爱的云儿妹妹走了,林寒再次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再次体会到,什么是肝胆欲裂,痛彻心扉。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寒心中一阵滴血,嘴里咆哮道。

          “呜!呜!”

          妇人连声哭泣,失魂落魄中,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林寒的问话。林寒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镇民,怒目咆哮道?#39608;八?#33021;告诉我,云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叔,李伯,福大娘,?#23653;?#22902;,你们倒是说句话啊,云儿怎么了?究竟是被谁害的?”

          众人无人应答,只是皱?#23478;?#22836;,似乎知道什么,又不敢声?#25319;?/p>

          林寒见了,勃然大怒,一把抓住身边一边憨厚少年的衣领,狂叫道?#39608;?#22823;牛,我的好兄弟,你,你说说,云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寒子,我,我……”

          憨厚少年一张脸涨的通红,看了看自己身后的父亲一眼,再看了?#27492;?#29366;凄惨的小女孩,突然睁开林寒的手,大声吼道?#39608;?#26159;周云鹏那个畜生干的,那家伙在田地里奸污了云儿……”

          “哈哈!周云鹏,周云鹏!啊!”

          林寒闻言怒极,双眼中流出了血泪,仰天狂啸道?#39608;?#21608;云鹏,你个天杀的畜生,不!杀!你!我林寒誓不为人。?#34987;?#38899;刚落,林寒整个人刹那间化作一团光影,朝着周云鹏家的庄园狂?#32423;?#21435;,状如?#37096;瘛?/p>

          这时候,林寒没有发现,在情绪极其波动之下,他丹田内的淡红色灵力气流开?#25216;?#36895;运转起来。不一会,气流似乎达到了某种极限,轰的一声暴?#24378;?#26469;,又再次缩小,如此九个循环后,丹田内气流化作了指甲盖大小,只是颜色却变为了纯净至极的火红色。

          练气二层!

          在极端愤怒下,林寒终于打破了半个多月来的瓶?#20445;?#20462;为达到了《火云诀》第二层。只是如今林寒早已被仇恨冲昏了头,一心只想将周云鹏千刀万剐,以祭云儿的在天之灵。

          周家庄园,处于永林镇东北面,占地十几亩之大,庄园门口,两名孔武有力的灰衣大?#28023;?#33136;间悬挂大刀,凛然站立。

          这些人,都是周家高价招聘来的庄园护卫,出身大多是些退伍的士兵,亦或是流落的盗贼罪犯组成。

          “周云鹏,你他妈给我死出来!”此时,周家庄园外,林寒仰天长啸,双眼血红,如同地狱来的死神,全身散发出一阵阵强烈的戾气。

          “哪儿来小鬼,你他码的找死!”一名灰衣大汉见此,冷喝一声,上前一步,挥拳照着林寒胸口就是一拳,林寒视如不见,直到对方拳头快要落到身上之时,林寒眼中寒芒一闪,吼道?#39608;?#25214;死!”

          话音犹在,林寒拳头之上,火红色的气劲喷出,犹如?#24050;?#33324;冲天而起,照着大汉的拳头,以硬搏硬,一拳轰出。

          这一拳,炽热无比,重如山岳,乃林寒怒气喷涌而出,大汉的拳头哪能禁受得起,顿时被打得凹陷下去,鲜血直冒,片片血肉,爆碎开来,忍不住发出了一阵野兽般的惨呼。

          “啊!我的手……”

          林寒冷笑一声,一脚就把对方踢出老远,不知死活,至于另外一名大?#28023;?#27492;时早已被林寒的狠辣手段吓得魂?#21892;?#25955;,跌倒在地,浑身战栗不已,连连叫着?#25343;?/p>

        第四章 疯狂杀戮

          “周云鹏,出来受死!”

          林寒仰天咆哮一声,没有理会大汉的求?#27169;?#19968;脚将其踢飞,身形闪动,几个箭步,就往庄园内?#32972;?#32780;去,片?#28393;坏剑?#23601;来到了周家的正厅前。

          “小鬼,周家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兄弟们一起上,弄死这小?#21448;校 ?#27492;时,周家正厅前,早已聚集了十数名手拿刀剑棍棒的灰衣大?#28023;?#20854;中一名似乎是领头的大?#28023;?#22823;喝一声,抄起大刀,招呼身边的众人,就往林寒劈杀而来。

          “滚开!”

          林寒见此,怒喝一声,此时他的意识微微清醒了些,眼见十数名大汉包围着自己,排前的几人更是挥起刀剑向自己砍来,一副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样子,不由怒从心头起,冷然道?#39608;?#36825;是你们自己找死!”

          话音刚落,林寒眼中厉色狂闪,如猛虎出笼,急速冲入人?#28023;?#19968;拳轰飞一名灰衣大?#28023;?#39034;手夺过对方手中的大刀,反手一挥,劈出一道?#24050;?#20992;芒。

          “?#38738;輳 ?/p>

          一声清脆的金铁?#24187;?#22768;,一名大汉刚刚用铁棍格挡,却被强大的?#24050;?#20992;芒?#25238;?#20102;铁棍,刀芒速度不减,激斩而下,鲜血?#23665;?#20013;,这大汉脑袋犹如西瓜般爆裂开来,迸射出来的脑浆和血浆,在?#24067;?#34987;炽热的刀芒燃?#29031;?#21457;。

          “啊!”

          “你是魔,魔鬼!”

          如此血腥暴力的场面,谁人能受得了,余下的十几名大汉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哆嗦着身子不敢上前。就连那领头的大汉也是浑身战栗,上嘴皮打着下嘴皮,一脸惊骇的大叫起来。

          “杀!”

          林寒此时早已被鲜血激起了杀戮之心,那管对方惊恐的眼神,纵身跃出,澎湃的气势如同山洪暴发,毫无花哨的直劈横斩,无数来不及躲闪的大?#28023;?#30452;接就被一阵阵?#24050;?#20992;芒卷入其中,绞杀一片。

          “啊!救命,不要啊!”

          “少侠,?#25343;拿?#21834;!”

          一阵凄?#26885;?#27604;的惨叫,响彻云霄,让人闻之不寒而栗,心惊胆颤,林寒对此却是不闻不问,自顾自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刀,犹如地狱死神般不断?#23853;?#36825;些人的生命。

          半响,周家正厅外,一片尸山骨海,血肉漫天,鲜血染红了大地,一阵阵剧烈的血腥气息散发开来,让人闻之欲呕。

          看着周围血红的世界,林寒收刀而立,微微串息了片刻,身形徒然化作一团血色幻影,冲进了正厅内,猩红的双眼,狠狠地盯着角落内,一名浑身颤抖不断的少年。

          “周!云!鹏!”

          这句话是从林寒的牙缝里挤出来的,说话的同时,他提着刀,缓缓走向对方,?#37117;?#20043;上,泛着猩红光芒的鲜血,一滴滴跌落在地,传来滴滴的声响,犹如死亡催魂曲。

          “我,我,林寒,我知?#26469;?#20102;,我?#38498;?#19968;定改过自新,?#25343;?#32469;过我这一次啊!”

          看着林寒猩红的双眼,恨不得吃人的狰狞模样,周云鹏那还有往日的嚣张,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声磕头求饶。

          “哈哈,?#25343;俊?/p>

          林寒闻言,不禁仰天长笑,怒道?#39608;?#20197;往欺?#20309;?#23601;罢了,可云儿妹妹才十二岁啊,你这天杀的畜生千不该万不该,居然连云儿妹妹都不放过,我今日不活寡了你,何以为人。”

          “小?#21448;校?#20320;跟老子去死!”

          林寒刚说完,低头求饶的周云鹏忽地阴笑一声,突然暴起,?#26377;?#23376;里取出一把袖箭,一扣开关,一道利箭,就往林寒眉心急速射来。

          “哼!自不量力!”

          林寒似乎早有防备,灵活闪身躲开对方的暗算,接着一刀挥出,劈飞了周云鹏手上的袖箭,上前一步,抬脚踩在对方的胸口上,冷笑道?#39608;?#24590;么,你就只会这点小把戏!”

          “哈哈,我靠你?#29273;眩?#23567;?#21448;校?#35201;杀便杀!我周云鹏要是皱下眉头,就不是男人!”周云鹏也算是硬气,抬起头来,狂笑道。

          “你这畜生,从小到大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就想一死百了么?告诉你,想死!没那么容易!”

          林寒闻言,咧着嘴,冷笑道?#39608;?#30693;道么?我以?#38712;?#32463;看过一部刑书,里面曾经提到过,如何让罪大恶极之人生不如死的方法,那叫什么来着,对了,好像就叫凌迟,对,就是凌迟,就是一刀刀的削下对方的肉……”

          “你,你这魔鬼!”

          “哈哈,魔鬼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36824;罰?#25105;就是我,哪怕化身魔鬼,又有何不可?”

          林寒闻言,仰天狂笑,道?#39608;?#30475;在咱们同镇多年的份上,我就给你一点痛快,听说凌迟原本需要九千九百九十九刀,那我就给你来个?#21866;?#20843;十一刀好了!”

          “啊!爹娘,救命啊!救命啊!”

          林寒那管对方的呼救,提刀就是一片刀影挥出,只见一片朦胧的红色刀芒中,周云鹏身上鲜血?#23665;?#32780;出,一片片碎肉?#36861;桑?#26579;红了大地,一时间,整个正厅里犹如厉魂炼狱,凄厉至极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响彻天地。

          如此疯狂杀戮,如此凄惨的叫声,早已震动了整个周家。

          此刻周家庄园内,?#35776;摺?#23478;仆、伙食工等等无不是惊骇的尖叫连连,呕吐的呕吐,乱作一团,全都不要命的跑出了庄?#21834;?/p>

          “云儿妹妹,看到了么?哥哥终于手刃了周云鹏这畜生,你在天堂,一定要幸福快乐,知道么!”

          ?#21866;?#20843;十一刀后,周云鹏除了一?#25293;?#34955;还算完整以外,身体其余部位早已化作了一推血骨,死得不能再死,林寒忍不住仰天一阵长啸。

          “云,云鹏,我的儿,我的儿啊!你,你死的好?#37326;。 ?/p>

          正在此时,一名四十岁左右,身材?#20998;祝?#25171;扮妖艳妇人,跌跌撞撞的冲进正厅,看到地上只剩下一滩血色骨肉,?#32769;?#21487;见面目的周云鹏,跪地?#26149;?#36215;来。

          看了看妇人,林寒提刀就往正厅大门走去,不料身后妇人突然冲上前来,咆哮道?#39608;?#21834;!你这天杀的小?#21448;校?#20320;,你还我儿命来,还我儿命来啊!”

          “滚开!”

          林寒一脚将妇人踢开,不料对方躺在地,狰狞叫道?#39608;?#20320;这个该死的魔鬼等着,等着,等我们老爷回来,一定把你挫骨扬灰,让你生不如死,受尽千刀万剐之行!”

          “哦?想要我命?”

          林寒听到这里,突然转身,一记刀芒挥出,毫无怜悯的砍下了妇人的脑袋,嘴里冷冷笑道?#39608;凹?#28982;你们想杀我,那我林寒不妨先收取点利息,好笑,你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下狠手了么?”

          “嘭!”

          一声脆响,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跌落在地,回应着林寒深寒至极的话语,其实林寒早就听说了,这妇人原本就不是个什?#26149;?#19996;西,仗着是周云鹏父亲周?#36824;?#30340;正房,经常?#20113;?#36127;小镇?#37202;?#30340;居民为乐。

        第五章 无名山谷

          “哈哈,我命由我不由天,想杀我么?我林寒奉陪到底!”

          林寒见这叼妇滴血当场,不由得豪情万丈,气冲云霄,向着苍穹大笑一声,提刀快步出了周家庄?#21834;?/p>

          此时,周家庄园外,早已是人山人海,聚集了无数镇民,而这些镇民见林寒手拿着学淋淋的长刀缓缓走出,无不是面露恐惧,连连退开,让出一条路来。

          “怎么,小寒真有那么可怕么?”看着往日对自己很好的镇民惊恐而害怕的神情,林寒摸了摸鼻子,自嘲地笑了起来。

          “小寒子,你真的是小寒子么??#26412;?#22312;此时,一名妇人越过镇民,来到林寒身前,抚弄着后者满是血迹的脸颊,呢喃道?#39608;?#20320;,你真的杀了,杀了周云鹏那天杀的畜生?”

          “不错,那家伙坏事做尽,天理难容,已被我整整砍了八十一刀,成了一个人棍,早就死透了!”

          林寒闻言,点点头,道?#39608;?#24352;大婶,小寒如今杀了这么多人,肯定在小镇呆不下去了,只是云儿妹妹不在了,您?#38498;?#35201;好好保重身体,好好活下去才是!”

          “好!好!好!”听了林寒的话,妇人连说三声好,接着剧烈的?#20154;?#19968;声,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老天开眼了,老天终于开眼了啊!那畜生死得好,死得好啊!这样的话,张婶?#37096;?#20197;走了,可?#38498;?#20113;儿在一起了!”

          “张大婶,您……”

          林寒见此,还未反应过来,只见妇人已经软软倒地,嘴里溢出了灰黑色的鲜血。林寒连忙低头查看,妇人却是早已没了呼吸。这灰黑色的鲜血,无疑证明,妇人来之?#38712;緹头?#19979;了烈?#36828;?#33647;。

          “张,张大婶!”

          林寒见此,?#35828;?#22312;妇人身上,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轻轻一挥手,合上妇人的双眼,朝着不远处的镇民问了一句,旋即抱起妇人缓缓离去。

          永林镇外,一处鸟语花香小山坡上,耸立着一大一小两座土包,土包前,林寒跪坐在地,嘴里喃喃自语说着些什么,一阵微风吹过,传来阵阵花香,只是这香味闻在林寒鼻尖,却是那么的让人伤?#23567;?/p>

          ?#25226;剑?#36825;贝壳好漂亮呀,五颜六色的还发着光呢,谢谢小寒哥哥,云儿好?#19981;叮?#21999;哇!”

          林寒抹去了眼角的泪水,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五?#26102;?#22771;,一时间,?#36335;?#36824;能感受得到,小姑娘亲口勿自己脸颊留下的湿痕,不禁流着泪笑了,“呵呵,云儿妹妹一路走好,有你妈妈在天?#32654;?#38506;着你,你就不会感到孤单?#25293;?#20102;。”

          “寒,寒子!”

          林寒身后,一名十四五岁的憨厚少年,似乎有些惧怕似的,哆哆嗦嗦的道?#39608;?#36225;,趁着那周?#36824;?#21435;了樊城,你,你还是赶紧?#24433;桑?#19981;然那家伙回来,肯定不会善?#23853;?#20241;的!”

          “谢了,大牛!”

          林寒闻言,转过身来,点点道?#39608;?#25105;知道怎么做,你回去吧,跟着你父亲好好学习打铁,?#38498;?#25379;了钱找个好媳妇!”说完,将身边长刀绑在背上,向着不远处的祁连山脉行去。

          “寒子,你,你现在就走么?”

          “?#29275;?#37027;周?#36824;?#36149;为镇长,家里又是钱财无数,身边肯定有几名高手护卫,现在的我估计还不是那些人的对手!”林寒停步,淡淡的说道。

          林寒心底很明白,自己如今虽然有着练气二层的修为,可手里攻击手段毕竟太少了,不久前对付周家那些会点内力的三流护卫还行,可真要遇到了周?#36824;?#36523;边的贴身护卫,自己估计还是凶多吉少。

          “那,那你一路小心!以,?#38498;?#26377;空回来看看大伙!”

          “知道了,大牛你也保重,对了,替我给镇里人告别一声,就说我林寒谢谢他们多年来的照顾!?#34987;?#38899;刚落,林寒身形一动,化作一团的光影,没入了茂密的山林内。

          “林寒,你个该死的小?#21448;校?#36824;我妻儿命来!我周?#36824;?#19981;把你脑袋砍下来点天灯,誓不为人。”

          两日后,周家庄园内,周?#36824;?#37027;凄厉的咆哮声,响彻整个小镇,小镇居民闻听,无一不是打了个冷颤。

          这日,清晨,太阳微微冒出头来,一丝丝火红色的光芒照射下,一切显得如梦似幻,徐徐?#29399;紓?#26080;名山谷内,花香弥漫,溪流清?#21097;?#26519;木繁茂,四周脆鸣声声,一切美的无法形容,让人不自觉的洋溢着儿时般地童话世界。

          无名山谷,西南一处太阳光照射?#22351;僥嗯?#22320;里,四周都是些诡异奇怪的藤蔓花草,其内弥漫着一股灰黑色瘴气。

          此刻,这里正生着一场激烈的追逐战,只见一兔子大小的绿蛙,正在追逐着一条一尺来长的小红蛇,哗啦啦响声中,只见绿蛙与小红蛇不停在泥地上飞窜来窜去,纷?#20197;?#33609;藤蔓,根本就挡不住这两家伙的速?#21462;?/p>

          不过绿蛙似乎看上去,速度比小红蛇略微快上一些,獠?#26469;?#22068;一开一合,更是能够不停喷出绿色毒液攻击,只是小红蛇也不是吃素的,每每转身,嘴里就能喷出一个鸡蛋大小的火球,绿蛙不得不减慢速度,?#28508;?#36530;闪。

          虽然如此,这绿蛙的速度仍然比小红蛇快上少许,因此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只是小红蛇比绿蛙灵活多了,每次都利?#22969;?#25463;身子,?#22238;?#30340;转身,或是掉头,以杂草藤蔓为阻,拉开双方的距离,使后者无法追上。

          相互追逐攻击中,小红蛇不时的左窜右闪,好像是要将后面的绿蛙引到什么地方,明明有很多机会跑掉的,每次都故意停下来喷出一枚火球,激怒对方。

          一?#21335;?#30340;时间,双方就来到了一片翠绿色的竹林外,小红蛇似乎达到了什么目的,呲牙裂嘴的吱吱一叫,眨眼窜入了竹林内。

          这绿蛙此时早已被小红蛇挑逗的怒火狂烧,眼看小红?#21670;?#20837;了竹林,如何肯就此?#25307;藎?#24819;也不想紧跟着,就往竹林飚射而去。

          “嗖!”

          就在此时,?#25484;?#20013;传来一声轻响,一张铁网照着绿蛙狠狠罩下,这绿蛙眼中只有小红蛇,一不注意就中了招,被铁网紧紧缠住。

          “?#38738;輳 ?/p>

          正当绿蛙?#32654;?#29226;斯破铁网,想要逃出的时候,一边的竹林后,一道?#24050;?#20992;芒狠狠地劈在了绿蛙的柔软的肚腹上。

          “哗啦”

          一声骨肉爆响,绿蛙肚腹爆成一片血肉,绿色的鲜血?#25159;?#32780;出,落在地上,滋滋作响,冒起一阵浓浓的青烟,一看便是具有高腐蚀的剧毒。

          “呼!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毒物啊!”见绿蛙命丧当场,一名身材修长,样貌清秀的少年一边串息了口气,一边?#21448;?#26519;后走了出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寒,这已经是他离开小镇的第五天了。

          五天中,他渴了就喝点草叶上的露水,饿了就找点野生竹笋,亦或是猎捕点野兽,烤点肉吃什么的,到了晚上,就找点树洞石缝凑合着歇息。只是大部分时间,林寒?#21152;?#22312;了修炼上。

          虽然《火云诀》上只有心法,没有什么攻击手段,可林寒数日专研之下,倒是研究出了一种攻击手段,能够眨眼间,从手心发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火球。

          这火球不同于修真者的火球术,而是林寒体内火红色气流压缩凝炼而成,温?#21462;?#23041;力都相?#26412;?#20154;,至少比火球术高上五层,林寒认为,自己如今就算遇到那周?#36824;?#36523;边的贴身护卫,也有了一战之力。

          ?#25216;?#27492;处,林寒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接着侧头,对着盘旋在自己肩膀上的小红蛇,笑道?#39608;?#21621;呵,小红,你的食物来了!”

          小红蛇会意,突然从林寒肩膀上窜了下去,?#35828;?#20102;绿蛙的尸体上,叼起一?#32982;?#30002;盖大小的绿色小珠子,转眼便窜上了林寒的肩膀。

          “吱吱!”小红蛇摇头摆尾,直接把含在嘴里的绿色小球,吐到了林寒的手心里。

          “咦!你又不?#19981;冻裕俊?#30475;了看手心里的绿色小球,林寒吃惊的问道。

          要知道,这三天以来,两人在这片山谷中,早已默契合作了多次,干掉了不少能够吐冰喷火的野兽,只是小红蛇每次都只吃这些野兽体内的红色的珠子,而对于其他颜色的珠子,却是兴?#31471;?#28982;,一点兴趣都没?#23567;?/p>

          林寒不知道的是,这珠子叫做妖兽内丹,像他与小红蛇干掉的那些能够喷火吐冰的野兽,包括小红蛇在内,都是属于一级低阶妖兽罢了。只是这些东西,《火云诀》并无介绍,以至于林寒到如今压根就不了解,说白了,就是孤陋寡?#25319;?/p>

          至于小红蛇,为何表现的与林寒如此亲密,说起来真的很好笑,那还真是有点不打不相识的味道。

          三天前,林寒来到这处山谷不久,便遭遇到了小红蛇的偷袭,一人一兽厮杀了许久,居然是平分秋色,不分胜负,谁也奈何不了谁。

          小红蛇移动速度稍快,林寒却是灵活多变,小红蛇怕林寒近身刀芒,而林寒也有点惧怕小红?#21670;?#37324;喷出的火球。

          因此,交?#21483;?#20037;,双方都是累的气喘吁吁,大眼瞪小眼,最后双方居?#36824;硎股癫?#30340;成为了好朋友。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却是林寒最后抛给了对方一颗火红色的珠子。那珠子不是别的,正是林寒进入祁连山脉第二日,在一处峡谷里干掉的一头红色兔子后,从那兔子尸体上收取而来的。

          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这小红蛇见林寒拿出红色的珠子招待自己,也不客气,?#36317;?#19968;声吞食了红色珠子,便与林寒亲密了起来。

          而与小红蛇相处的日子里,两人也是越来越默契,林寒对于小红蛇?#33485;?#21457;的?#19981;?#36215;来,甚至还擅做主张的为对方取名了个名字!

          “小红!”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任选9场怎么中一等奖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新开奖号 七乐彩049 时时彩牛人破译 3dtouch 另六合解霸 广西快三计划免费计划网 江苏7位数18171期 黑龙江11选5胆托 辽宁快乐12历史开奖 足彩胜负彩18149期开奖 北单5串1过滤模型 香港六彩特码资料网&&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中国足彩网彩金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