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江颜林羽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林羽江颜是什么小说?这本十分火爆?#21738;?#39057;都市小说的名字

        发布时间:2019-03-08 11:03

        江颜林羽小说免费阅读

        辗转人生全文阅读

          江颜林羽全文阅读哪里可以看?林羽江颜是什么小说?这本十分火爆?#21738;?#39057;都市小说的名字叫做《辗转人生》,又名《最佳女婿》、《最佳赘婿》,此书的作者是陪你倒数。林羽死后竟然借体重生了,还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美到窒息的老婆,这究竟是福还是祸呢?他们会发生什么精彩的故事?
          “年轻人,最好还是不要把话说得太满。”卫功勋眉头微皱,显然十分不满。
          “好,既然姐夫发话了,那就让这位何医生留下来一起看看吧,想必对他而言也是个宝贵的学习机会。”
          郑世帆见姐夫不高兴了,也没有再坚?#37073;?#36214;紧圆场。
          林羽摇头苦笑了一下,自己只听说济世堂妙手?#24066;模?#21364;没听过济世堂眼高过人,今天算是见?#35835;恕?br />   众?#35828;?#20102;片刻,郑?#39029;?#20415;从内间走了出来,只见他穿着一身白色绸缎唐装,步履稳健,鹤发童颜,精神饱满,一点都不像有病的样子。

        第1章 目睹自己被火化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准备后事吧。”

          病房外医生的声音很轻,但病床上的林羽却听得一清二楚。

          可能人死之前连听觉都会变得格外灵敏吧,尤其是母亲的哭声,分外尖锐。

          因为见义勇为付出生命,林羽并不是第一个,对此他并不后悔,只是觉得对不起母亲。

          父亲死的早,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到,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如今他以优异的成绩?#26082;?#28165;海市人民医?#28023;?#19982;母亲的生活正要明亮起来,没想到却出了这种意外。

          “该死的老天。”

          好人果真没有好报,林羽低声咒骂了一声,眼皮再也撑不住,缓缓合上。

          “我的儿啊!”

          一声凄厉的哭声猛地将林羽惊醒,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此?#26412;?#28982;站在床尾,而母亲正扑在床上嚎啕大哭。

          “妈,你哭什么,我这不好端?#35828;?#22312;这吗?”

          林羽大喜,以为自己神奇痊愈了,伸手一?#21738;?#20146;,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从母亲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母亲没?#20852;?#27627;的?#20174;Γ?#20381;旧扑在床上痛哭。

          林羽神色一变,抬头看到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自己,面色干瘪发青,显然已经没了生气。

          我死了?

          林羽低头看了眼站在床尾的自己,发现身子有些虚白,而且微微有些透明。

          林羽大惊,原来人死之后真的有魂魄!

          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母亲都感受不到。

          在护士的帮助下,母亲忍痛给林羽穿上了寿衣,随后护工把他的尸体运上了殡葬车。

          母?#36184;?#30528;上了车,坐在他的尸体旁,紧紧的攥着他的?#37073;?#32418;肿的眼窝中泪水不停地往外涌,“羽儿,你放心走,妈?#39068;?#36793;的事情办完了,立马就下去陪你。”

          对于她来说,儿子就是她的全部,儿子死了,她活在世上,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一听母亲想要寻短见,林羽顿时急了,学着电影里还魂的场景躺到尸体上,但是没有任何作用,?#30475;?#22352;起的,都只有自己的魂魄。

          车子很快到了火葬场,缴费之后,工作人员简单给林羽化了个妆,递给林羽母亲一个号码牌,接着焚化人员推着林羽的尸体去了焚化大厅。

          “不要!”

          当焚化人员将他的尸体推进焚化炉的刹那,林羽?#24067;?#23849;溃。

          随着肉身的燃烧,林羽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变弱,身上有无数淡淡的光点向四周流散而去,魂魄也正在慢慢的变淡。

          与此同时,他的眼前开始闪现出另一个世界,入眼所及都是无尽的黑暗,夹杂着红通通的火焰以及凄厉的惨叫声。

          地狱!

          这是林羽意识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30475;?#30340;恐惧?#20852;布?#23558;他吞没。

          他的魂魄下意识的在空中?#39029;?#20081;撞,光点仍旧不停的从他魂体中飘出,而且速率越来越快。

          他眼中的地狱世界也越来越清晰,能听到下面一个神秘沙哑的声音正在呼唤他。

          此时焚化炉内林羽的身体近乎燃尽了,?#21307;?#20013;一块碧玉色的吊坠突然在烈火中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是林羽外公去世时留给他的,自小戴到现在,穿寿衣的时候,母亲特意没有摘下来。

          吊坠光芒越来越盛,随后砰的一声破裂,一缕碧绿色的光影猛地从吊坠中窜出,一下附着到了林羽的魂魄上。

          紧接着他脑海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我乃你祖上圣人,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医道术法,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随后声音消散,庞大的信息量陡然间充斥进林羽?#21738;?#28023;,医道玄术、修行法诀?#30333;?#19978;的一些?#21355;?#32463;验?#36824;?#33041;的涌入了林羽?#21738;?#28023;?#23567;?/p>

          浏览着脑海中的信息,林羽感觉十分兴奋,仿佛打开了一新世界的大门。

          但这股兴奋劲转?#24067;?#36893;,得到秘术传承又有何用,自己已经是个马上要下地狱的死人了。

          这个念头闪过,林羽脑海中突然跳出一条有关还魂术的?#19988;洹?/p>

          ?#19988;?#26174;示,通过还魂术,死去后魂魄未散的人可以附体重生。

          但是林羽的肉身已经在大火中化为?#21307;?#20102;,?#36824;?#22909;在关于肉身损坏的还魂方法也有记录,“肉身陨灭,化鬼,觅活体,后附之。”

          林羽倒吸了一口冷气,意思是说自己肉身损坏,要想复活的话,只能通过还魂术化为鬼,找别?#35828;?#32905;身附体。

          要知道在人类的意识里,鬼可是邪恶的化身啊,况且自己要是上了别?#35828;?#36523;,不相当于变相剥夺了别?#35828;?#29983;命吗?

          犹豫的功夫,林羽的魂魄已经越来越淡,只剩下了一道幻影,耳边的声音也愈发的清晰。

          林羽咬咬?#28291;?#30475;着接连被推进焚化大厅的尸体,突然来了主意,死人不行,那活死人应该可以吧?

          数分钟后,林羽来到了清海市最大的植物人?#37266;?#20013;心。

          很多植物人是没有意识的,一辈子都醒?#36824;?#26469;,他们活着的只有身体,林羽认为,选这种人附身,就不算杀人。

          起先林羽还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找过去,寻找合适的身体。

          但发现自己的意?#23545;?#26469;越淡薄,很快将要消弭殆尽,那个来自地狱的呼唤声也越来越急促。

          林羽来不及多做思考,瞅准一个二十?#27492;甑哪行?#26893;物人,念起还魂术,陡然间化为一缕白烟,奋?#36824;?#36523;的钻了进去。

          “你逃不掉的!”

          与此同时,耳边的呼唤声陡然变成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林羽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等林羽再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强光刺眼,过了片刻才适应过来,低头一看,自己正躺在病房里。

          成功了!

          林羽兴奋的差点叫出来,猛地坐起,看了眼自己的新身体,迫不及待的撕掉手上的针管,接着跳下了床,但脚一落地,身子一个踉?#20035;?#21040;?#35828;?#19978;。

          可能因为长时间躺着的原因,这个年轻?#35828;?#32908;肉有些轻微的萎缩。

          林羽踉跄着爬起来,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日历,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触摸着床和墙壁,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冰冷温度,感觉就跟做梦一样,自己昨天才死,没想到今天又复活了。

          稍微活动下,适应了这具新身体,接着他便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医?#28023;?#20182;现在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去见自己?#21738;?#20146;。

          此时包子店里挤满了人,十几个小混混叫嚣着让林羽母亲还钱。

          为了给林羽做手术,林羽母亲被迫借了十几万的高利贷,得知林羽死了,小混混们便急不可耐的来讨债了。

          “你们放心,我这几天就把店卖了,拿到钱就还给你们,求你们先离开吧。”

          林羽母亲红肿着双眼恳求道,希望赶快把他们打发走,儿子刚走,她不希望他走的不安宁。

          “你这个?#39057;?#25165;值几个钱,你儿子都死了,我们一走,你要是跑了我们管谁要钱去?”领头的黄毛混混骂骂咧咧道。

          “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跑的,我凑够钱,马上就还给你们。”

          “不行,今天说什么我们也要拿到钱!?#34987;?#27611;不依不饶。

          “可是我现在真的没钱,你们也知道,为了给我儿?#21448;?#30149;,钱都花光了……”

          林羽母亲心如?#38497;睿?#27801;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求。

          “没钱也行,这样吧,你把你家那栋破房子过户给我们吧,就当还债了。?#34987;?#27611;眼睛滴溜一转,说出了自己真正?#21738;?#30340;。

          林羽母亲微微一怔,房子是林羽外公留下的,虽然有些老旧,但是地段很好,?#20945;?#28165;海现在的房价,起码能卖个两三百万,他们这简直是在明抢啊。

          但是现在儿子死了,家也就没了,留着房子还有什么意义呢,还清债,自己也就能安心的去了。

          想到这里,林羽母亲万念俱灰的点点头,刚要答应,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不行!我们家房子起码值几百万,你们这是抢劫!”

          紧接着林羽驾驭着他的新身体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我的天啊,哪来的野崽子,关你屁事!?#34987;?#27611;气不打一出来,看着林羽身上的病号服,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冲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

          林羽下意识一躲,伸手一推,黄毛整个人?#24067;?#39134;了出去,飞了足足有五六?#33258;叮?#22312;空中划过一到弧线,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

          “给老子弄死他!”

          黄毛捂着胸口惨叫了两声,随后一声令下,其他十几个混混立马冲了上来,围着林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林羽连忙抬手还击。

          接着包子店里响起了一片哀?#21487;?#23567;混混们惨叫连连。

          他们十几个人一起上,竟然连林羽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而林羽的拳脚打在他们身上,就如同被车撞了一般。

          只需要一拳,他们便疼的起不了身。

          林羽自己也无?#26085;?#24778;,都说鬼上身力大无穷,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这些?#35828;?#21160;作在他眼里显得十分缓慢,很好躲避。

          “报警!报警!”

          黄毛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他见过能打的,但是没见过这么能打的,简直非人类啊。

          一听要报警,林羽母?#36184;?#32039;冲过来抓住林羽的?#37073;?#24613;声道:“小伙子,他们要报警了,你快走吧,这里我来处理。”

          “妈,你说的什么话啊,我哪儿能扔下您啊。”

          林羽高?#35828;?#30524;泪都要出来了,还能活着见到老妈,真是太好了。

          听到他的称呼,母亲微微一怔,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看着母亲的眼神,林羽?#24067;?#37266;悟了过来,自己是活过来了,但是却换了一副身体,母?#36184;?#26412;不认识自己。

          “不好意?#21450;?#23016;,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妈,所以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您别介意。”

          林羽怕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吓?#30340;?#20146;,急忙编了个瞎话。

          ?#25034;还?#31995;,小伙子,你快走吧,我们家的事不能连累你。”林羽母亲一边说,一边把他往外推。

          林羽没答话,摸起桌上的筷子一扔,筷子飞速射向黄毛,砰的一声,将黄毛刚按上110的手机钉到了墙上。

          黄毛吓得脸都白了,墙上的筷子离着自己耳朵也就一厘米,要是稍微出点偏差,那钉在墙上的可就是自己?#21738;?#34955;。

          “?#35753;?#21834;!杀人了!?#35753;?#21834;!?#34987;?#27611;吓得顿时惨叫了起来,声音里说不出的委屈,明明是他们先欠自己钱的啊。

          “别嚷嚷了,这钱我替秦阿姨还!”

          林羽冷声说道,既然自己复活了,那这些债理应由自己来还。

          “小伙子,这怎么能行,你我第一次见,怎么能让你替我还钱?”林羽母亲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伙子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于林羽知道她姓氏这点,她并不吃惊,儿子见义勇为付出生命的事情好多网友都知道,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也都?#35805;?#20102;,很多好心人都要来给儿子送行,她都谢绝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你把钱给我们吧。?#34987;?#27611;可?#36824;?#26519;羽为什么替别人还钱,只要能拿到钱,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给我三天时间。”林羽说道。

          ?#21834;被?#27611;有些无语,说的这么牛逼,还以为立马就能把钱拿出来呢。

          “怎么?你不相信我?”

          见黄毛没说话,林羽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冰冷。

          “相信,相信,?#36824;?#22823;哥您得跟我说下您的名字吧?”看着林羽冰冷的眼神,黄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名字?

          对啊,早上走的急,连这个?#35828;?#21517;字都没来的及看呢。

          “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这样,三天后,还是这里,你?#36824;?#36807;来,我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

          林羽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全赖自己这具身体。

          他心想既然能住在?#37266;?#20013;心,这个年轻人家里再普通,起码也能拿个十几二十万出来吧,先要来用用,等自己赚了钱,再还回去。

          见识过林羽的身?#37073;?#40644;毛也不敢多说什么,刚要点头答应,突然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好似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

          林羽也好奇的跟着往外看去,只见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辆红色的宝马X5,?#24471;?#19968;开,迈出一个长裙美女。

          长裙美女拨了下乌黑的长发,摘下墨镜,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颜简?#26412;?#20026;天人,黄毛和他一帮?#31378;?#37117;看呆了。

          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

          长裙美女抬头看了眼包子铺,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快步走了进来。

          “美女,买包子吗,要什么馅儿的?”

          林羽不由的脱口而出,以前老帮母亲卖包子,见人就这么一腔,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了。

          “你叫我什么?”长裙美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语气不悦。

          “美女啊。”

          林羽觉得自己的称呼没问题,不禁有些疑惑,头一次见喊美女还有不愿意听的。

          长裙美女打量他一眼,冷声道:“行啊,何家荣,昏迷两个月,连自己老婆都不认?#35835;恕!?/p>

        第2章 别人家的老婆

          整个包子店里一片沉?#29275;?#25152;有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向林羽。

          黄毛内心暗自佩服,牛人啊,这么漂亮的老婆,说不认就不认了。

          林羽起先有些惊讶,随后就是纳闷,这个叫何家荣?#21738;?#36731;人看起来?#25484;?#36890;通的,咋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

          看到外面的宝马X5,林羽立马猜到了什么,感情这个何家荣是个富二代啊,这下好办了,还十几二十万的贷款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嘛。

          “老……老婆,我这不刚醒过来,跟你开个玩笑嘛。”

          林羽讪讪的笑了笑,第一次叫人家老婆,还有些不适应,接着说道:“我欠这帮人一点小钱,你把我银行卡给我,我好取钱还人?#25671;!?/p>

          “银行卡?你银行卡里有一毛钱吗?”长裙美女冷声道。

          “啊?那我的积蓄都放在哪,你帮我保管吗?帮我取一点还人家吧。”林羽有些纳闷,心想这个富二代看来还是个妻管?#20064; ?/p>

          “积蓄?”

          长裙美女冷笑了一声,有些气愤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有过积蓄,这二十多年来,你吃我们家喝我们家的,什么时候挣过一分钱?”

          包子店里更?#24433;?#38745;了,众人看向林羽的眼神也更加怪异了。

          黄毛内心更?#20248;?#26381;了,偶像啊,娶了这么好看的老婆不说,还吃软饭!

          林羽?#25104;?#35828;不出的尴尬,这下他听明白了,什么富二代,感情这男的是个倒插门的软饭男啊。

          “小伙子,谢谢你的好意,这钱不用你帮我还,我自己能处理。”林羽母?#20934;?#24537;替他解围。

          “阿姨,我是林羽的好?#20540;埽?#36825;钱我肯定会帮您还,您给我一些时间。”林羽硬着头皮说道。

          吃人家的嘴短,既然这个何家荣是吃软饭的,自己也不好意思张口问长裙美女要钱,只能想其他办法帮母亲还钱了。

          随后林羽打了个欠条,按上手印,交给了黄毛。

          黄毛见林羽老婆开那么好的车,也不担心他还不上钱,便带着一众?#31378;?#31163;开了,临走前还不忘看那美女几眼。

          “这?#26159;?#25105;可不会帮你还。”长裙美女冷声道,她不知道这个窝囊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义气了,一醒过来就跑来替自己的狐朋狗友还钱。

          “放心,我自己能还。”

          林羽略微有些不爽,这个女的确实长得挺好看的,但是对自己丈夫态度也太差了吧,当着外?#35828;?#38754;毫不避讳的揭他的短。

          “小伙子,你这是何必呢,这些债我自己能还的。”林羽母亲红肿的眼睛有些湿润,印象中儿子好像从未跟自己提起过有这么个好朋友啊。

          “这是我应该做的,阿姨,林羽不在了,以后我就是您亲儿子,我给您养老送终。”

          林羽的眼眶不禁也有些湿润了,母亲明明就在眼前,自己却不能与她相认,白白让她承受这种痛苦,实属大不孝。

          “阿姨,明天?#20197;?#26469;看您。”

          趁眼泪没出来,林羽丢下一句话便快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怔住了,哽咽道:“阿姨,如果林羽泉下有知的话,他肯定不希望您轻生,您应该珍惜生命,好好活下去,把他那份?#19981;?#19979;去。”

          说完林羽再没犹豫,走出了包子店。

          林羽母亲心头一震,?#36530;?#30340;看着林羽的背影发呆。

          长裙美女看了林羽母亲一眼,没说话,转身跟了出去。

          上车后,长裙美女有些不悦的说:“你要来当好人我不反对,但你刚醒过来,起码得跟我说声吧,你知道我为了找你费了多大的力气吗?”

          “不好意思,下次不会了。”林羽语气有些冰冷,此刻他心里牵挂的全是自己?#21738;?#20146;。

          见他神情冷漠,长裙美女接下来的话突然说不出来了,恨恨的看了林羽一眼,用力的挂上?#25285;?#39537;车返回?#37266;?#20013;心。

          医生给林羽做了个全面的体检,显示一切正常,随后便给林羽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去的路上林羽看着长裙美女精致的侧脸,感觉有些?#20301;茫?#31361;然间就多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实在有些难以适应。

          他很想跟长裙美女打听一些关于她和这个何家荣的信息,毕竟自己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又害怕被看出异常,最后也没开口。

          其实林羽很想编一个失忆的借口,但自己还没失忆她都对自己这么差,要是失忆了,还指不定怎么虐待自己呢。

          这时长裙美女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嗯了几声就挂了,接着把?#20302;?#36335;边一停,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林羽说道:“诊所那边有个急诊,我得赶回去,你自己打个车回家吧,我爸妈都在?#25671;!?/p>

          “我跟你一起去诊所看看吧,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林羽迟疑一下说道,自己连她爸妈长啥样都不知道,回去后得多尴尬啊。

          帮忙?

          长裙美女冷冷扫了他一眼,这话从一个饭?#30333;?#37324;说出来,真是可笑。

          车子在一家社区诊所前停下,门口牌子上写着华安诊所,诊所规模不大,总共也就十几个工作人员,?#36824;?#30475;起来挺正规的。

          长裙美女刚进去,就有一个戴眼镜?#21738;?#21307;生跑过来急声道:“江主任,您快去看看吧,都两剂退烧针了,那个孩子头还是烫的要命,嗓子都哭哑了。”

          长裙美女急忙换?#20064;?#22823;褂,快步走向里面的诊?#25671;?/p>

          江颜。

          林羽从她的工作证上捕捉到了她的名字,忍不住感叹道,人有气?#21097;?#21517;字也不赖。

          诊室里一?#38405;?#36731;的夫妇正焦急的哄着一个哭闹的小女孩,那孩子也就三四岁,整张脸赤红,跟火烧一样,在年轻妇人怀里用力的?#36361;?#30475;起来十分的焦躁,嗓子都哭哑了,声音尖锐刺耳,时不时伴有一阵干?#24359;?/p>

          林羽看到这一幕眉头?#24067;?#30385;了起来,不知是不是花了眼,他竟然看到孩子身上似乎缠绕着?#36824;?#33509;有若无的黑气。

          ?#36824;?#26356;让他诧异的是这个孩子的哭声,并不是因为尖锐,而是奇?#37073;?#35828;不上来的奇怪。

          “江主任,你可来了!”年轻夫妇看到江颜后仿佛看到了救星。

          江颜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接着把了把孩子的脉搏,说道:“没事,就是受了惊吓,我给她扎几针就没事了。”

          随后江颜?#24895;?#30524;镜医生去把她的针袋取过来,顺便让护士开一针镇定剂。

          “江主任,这孩子今天怎么哭闹的这么厉害,而且还干呕,前几天并没有过啊。”年轻妇人满头大汗,吃力的哄拍着怀里的孩子。

          “你们怎么来的?开车吧?”江颜问道。

          年轻夫妇点点头。

          “那应该是你们开车开得太急了,这孩子晕车,所以?#20174;?#25165;这么强?#25671;!?#27743;颜说道。

          “对对,这孩子从小晕车晕的厉害,我也是太着急了,所以车子开得很快。”年轻男子有些自责道。

          “没事,打一针镇?#24067;?#24456;快就好了。”江颜说道,对于自己的医术,她向来十分有信心。

          华安诊所作为一个社区诊所,能有今天的知名度,几乎全是她的功?#20572;?#36825;点小毛病,自然不在话下。

          “不能打镇?#24067;粒?#22905;并不是简单地发烧焦躁,如果随便注射镇?#24067;?#30340;话,病情可能会更严重。”

          护士已经?#39068;?#34955;和镇?#24067;?#21462;过来了,刚要准备打针,林羽却突然上前制止住了她。

          林羽生前本就是医科大的优秀毕业生,现在又继承了祖上的医术法典,医术飞升,已经达到?#35828;欠?#36896;极的水准。

          他觉得这孩子的病并不简单,不能草率的注射镇?#24067;痢?/p>

          “?#20197;?#24037;作,请你出去!”江颜冷声喝道,面色?#25745;?#30340;瞪着林羽。

          她工作的时候,什么时候轮到这个废物插嘴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孩子以前有过隐疾吧?”林羽没有搭理江颜,转头问向年轻夫?#23613;?/p>

          年轻夫妇一愣,没想到林羽一眼就能看出来自己孩子以前患过隐?#30149;?/p>

          但是见江颜面色?#25745;?#24180;轻妇人也没敢直接回话,小心询问道:“江主任,这位也是大夫吗?”

          “他是大夫?那我就是清海市人民医院院长!”

          没等江颜说话,眼镜医生率先冷笑一声,轻蔑的瞥了眼林羽,讽刺道:“这位是我们江主任的老公,清海职业?#22841;?#27605;业的高材生,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俗称无业游民,全靠我们江主?#31389;?#27963;……”

          “行了,别说了,何家荣,你先出去吧。”江颜冷声打断道,摊上这么个窝囊丈夫,自己?#25104;?#20063;?#36824;狻?/p>

          年轻夫妇眼神讥讽的扫了林羽一眼,心里直纳闷,江主任上辈子这是做了什么孽,怎么会嫁给这么个废物。

          林羽自己也有些无语,连他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这个何家荣了,这人也太窝囊了吧,被自己老婆看不起也就罢了,自己老婆的?#31378;?#31455;然都敢这样对他说话。

          “江主任说了,请你出去!”

          见林羽站着没动,眼镜医生走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羽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见人家这么不待见他,也再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此时江颜已经给孩子注射了镇?#24067;粒?#23401;子?#24067;?#23433;静了下来,年轻夫妇顿时松了口气,心里认定林羽就是个不懂装懂的?#24403;啤?/p>

          江颜从针袋中取出一枚毫针,对着孩子小指的关节处各扎了一下,挤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接着摸了下孩子的额头,说道:“一会儿就退烧了。”

          站在诊所外面的林羽一脸郁闷,有些后悔上了这个年轻?#35828;?#36523;,自己是活过来了,但这?#19981;?#30340;太窝囊了。

          想起刚才那孩子的哭声,林羽十分纳闷,一个孩子的哭声,为什么会给自己一种奇怪的感觉呢?

          突然,他眼前一亮,猛地一拍?#37073;?#24778;道:“那根本就不是?#35828;目?#22768;!”

        第3章 得怪病的小女孩

          林羽刚说完,诊所里面再次传来了这种怪异的哭声。

          江颜和年轻夫妇都慌了,原本安静下来的孩子,突然间又剧烈的哭了起来,并且面目狰狞,不停地用手抓挠年轻妇人。

          “江主任,你快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年轻妇人一边抓着孩子的?#37073;?#19968;边焦急道。

          江颜面色煞白,不停地用手拍打孩子的后背,安抚孩子,心里慌作一?#29275;?#21018;才明明已经好了啊,怎么突然间又发作了。

          这时孩子突然停止了哭声,身体剧?#39029;?#25616;起来,眼睛翻白,口吐白沫,胸口猛烈起伏,显然有些窒息。

          江颜?#25104;?#26356;加难看,急忙把孩子抱过来,放在床上平躺,双手叠?#24433;?#21387;孩子的胸膛做心肺?#27492;鍘?/p>

          一旁的眼镜医生吓?#20040;?#27668;都不?#39029;觶?#30475;这情况,是要出人命啊,恐怕自己也得受到牵连。

          “江主任,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年轻妇人眼见女儿?#25104;?#36234;来越白,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大哭。

          “你这个庸医!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年轻男子?#19981;?#20102;,一改平静?#21738;?#26679;,突然破口大骂,“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陪葬!”

          江颜额头满是冷汗,不停地给孩子做胸口按压和人工呼吸,但是没?#20852;?#27627;的作用,孩子双眼紧闭,面色发青,动也不动,眼看要没了生命气息。

          江颜紧张的手一个劲发抖,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从医这么多年,还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老子弄死你!”

          眼看孩子气息越来越弱,年轻男子?#24067;?#22833;去?#27515;碇牵?#20914;上去要打江颜。

          眼镜医生鼓足勇气上来拉架,但体格太差,被年轻男子一脚踹到了墙角里,随后年轻男子一巴掌朝江颜头上扇去。

          江颜吓得睫毛一颤,见躲?#36824;?#21435;,只能咬牙接受。

          但预想中的巴掌并没有打来,江颜抬头一看,见男子挥来的巴掌在空中被一只有力的手?#21355;?#25235;住。

          林羽不知何时挡在了她身前。

          “打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林羽一把把男子的手推开。

          “我女儿被这个庸医害死了!”年轻男子红眼指着江颜怒吼,宛如一个要吃?#35828;?#37326;兽。

          “有?#20197;冢?#20320;女儿死不了。”林羽坚定道。

          看着神情坚毅的林羽,江颜一时间有些?#31168;保?#20869;心竟然生出?#36824;?#33707;名的感觉。

          安全感?

          怎么可能,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产生这种感觉?

          “好,那你就给我治,治不?#32654;?#23376;把你们全弄死!”年轻男子疯了?#39057;么?#21564;大?#23567;?/p>

          林羽没搭理他,转身探了下小女孩的脉搏。

          “你干什么!你哪里会治病?”江颜过来拽了林羽一把,低声呵斥道。

          “一直没告诉你,我以前偷看过你一些医学类的书籍,多少懂一些。”林羽瞎扯道。

          “胡扯,看几本书怎么可能就会治病!”江颜一边说话,一边已经掏出电话准备打120了,虽然她心里知道,120来了之后也?#36824;?#26159;接一具尸体。

          她说话的功夫,林羽已经抓着小女孩的脚倒拎了起来,右手四指并拢,大拇指卡在?#25345;?#31532;一节,手掌中空,轻轻的在孩子后?#25745;?#20102;两下。

          “你干什么!”年轻男子怒吼了一声。

          他话音未落,原本休?#35828;?#23567;女孩突然?#20154;?#20102;两声,吐出一口浑浊的黑?#25285;?#25509;着再次哭了起来,?#36824;?#22240;为长时间缺氧,没什么力气,声音不大,但听起来还是很怪异。

          随后林羽将她正着抱上来,大拇指在她?#26412;?#20869;侧稍微按压了一下,小女孩的呼吸?#24067;?#21464;得顺畅起来。

          ?#36824;?#23567;女孩还是不停的哭?#37073;?#30127;狂的用手抓挠林羽,表情狰狞,似乎带着满满的憎恨。

          林羽也不躲,眼神定定的望着小女孩,深邃的眼神中?#20102;?#30528;炙热的光芒,宛如一团火。

          这是祖上传授玄术道法里的破魂术,练到一定的程度,只需一眼,便能将一些修为低下的孤魂野鬼震到魂飞魄散。

          林羽现在十分确定,小女孩是被跟自己类似的脏东西上身了,但是显然这个脏东西不像自己一样心善,要置小女孩于死地。

          虽然现在林羽修为?#26143;常?#20294;看到林羽眼中的光芒,原本哭闹的小女孩顿时安静下来,眼神里闪过一丝莫大的惊恐。

          随后她用力的?#36361;?#20102;起来,从林羽身上跳了下去,快速跑向瘫坐在地上?#21738;?#36731;妇人,一把抱住年轻?#25937;说?#33046;子,乖巧道:“妈妈,我好了,我们回家吧。”

          看到女儿恢复正常,年轻夫妇?#32769;?#33509;狂,三口家抱在一起?#24067;?#32780;泣。

          江颜悬着的心立马放了下来,有些自责,自己怎么没想到小女孩是被痰噎住了。

          接着她有些?#25745;?#30340;看向林羽,这个废物到?#23383;?#19981;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根本不会医术,就?#39029;?#33021;,能?#30007;?#27835;好小女孩,完全是走了狗屎运,要是小女孩有个三长两短,他也得跟着担责。

          ?#36824;?#22905;心里多少对林羽有些感激,以往出了事这个废物都往她身后躲,今天竟然为了自己站了出来,可见上次他脑袋确实摔得不轻。

          “你们女儿暂时没事了,但是我刚才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想根治,还得扎几针。”林羽盯着小女孩说道。

          “不,妈妈,我不扎针,我已经好了。”小女孩看向林羽的眼神带着一丝胆?#21360;?/p>

          “你瞎说什么!”

          江颜走过去低声呵斥了他一声,这个废物,不知道见好就收,还真把自己当医生了。

          年轻男子冷冷扫了林羽一眼,眼里没?#20852;?#27627;的感激,冷哼道:“还敢让你们治?那我是嫌我女儿活长了。”

          “你们回去再有什么问题,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林羽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33579;?#33258;?#22909;?#26126;才救了他女儿的命,不感激也就罢了,态度竟然这么恶?#21360;?/p>

          “你诅咒谁呢!”年轻男子噌的站了起来,作势要动?#37073;?#24180;轻妇女赶紧拽了他一把。

          年轻男子这才压住火气,抱起女儿就往外走,临走前还不忘冷冷扔下一句,“我姐夫是卫生?#25351;本?#38271;,你们诊所等着被查吧。”

          年轻妇人看了江颜一眼,没说话,快步跟了出去。

          江颜心头多少有些酸楚,以往自己给他们孩?#21448;?#30149;的时候他们一口一个感谢,没想到现在出?#35828;?#24847;外,?#24067;?#23601;变为仇人了。

          “人情冷暖,很正常,别往心里去。”林羽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轻声安慰了一句。

          “对于自?#22909;?#25509;触过的领域,以后少不懂装懂!”

          江颜压根不领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忙自己的去了。

          “狗屎运。”

          刚才被年轻男子踹哭的眼镜医生此时也整理好了衣服,给了林羽一个白眼。

          这诊所都些啥人啊,自己刚刚才替他们解完围啊。

          林羽很无语,突然很想去死,再死一次,然后随便找个人附身,也比这个窝囊废要好吧。

          年轻夫妇抱着孩子上车后就往回赶,一路上年轻男子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说这事没完,年轻妇人劝他算了,毕竟江主任以前也帮过他们不少。

          “狗屁的主任,我说去人民医院你不听,差点害欣欣没命了!”年轻男子愤恨的骂道,“还?#20852;?#37027;个?#24403;?#32769;公,竟然敢诅咒我们女儿有事,要不是看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把女儿治好了,我非?#20154;?#19981;可!”

          说完他就给卫生局的姐夫打了个电话,把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

          年轻妇人没敢说话,她也没想到一个小感冒会闹得这么严重。

          年轻妇人叫孙敏,丈夫叫吴建国,家境优渥,所以为人?#21709;?#20123;。

          他父亲吴金元曾是清海市卫生局局长,前年刚刚退休,也正是因为父亲的?#20498;剩?#22992;夫才当上了卫生?#25351;本?#38271;,所以他自信一个电话就能把华安诊所整垮。

          此时吴金元和老伴已经在家里急的团团转了,对他们而言,孙女就是他们的心头肉。

          吴建国夫妇带着孩子回家后,老两口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抱起了孙女,摸摸孩子的头,发现一切正常,老两口这才松了口气。

          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孩子突然间眼皮一翻,身体再次急速抽搐了起来,胸口剧烈起伏,有些喘不上气。

          吴建国夫妇和两个老人大惊失色,连忙开?#31561;?#20102;清海市人民医院。

          孩子送进急诊室后吴建国气的破口大骂,一口咬定是江颜把女儿害成这样的。

          吴金元面色铁青,一声不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急诊室,他相信孙女会没事,因为刚才进去的是清海市副院长李浩明,全国知名?#21738;?#31185;专?#25671;?/p>

          整个清海市,能请动他亲自看病的,屈指可数。

          但是李浩明进去没一分钟,立马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满头大汗地说道:“吴老,这种病我实在没见过,孩子恐怕保……保不住了……”

          孙敏和婆婆一听立马瘫坐到了排椅上,抱头痛哭。

          “怎么可能!”吴建国一下窜上来,对着李浩明吼道:“治不好我女儿,你这个副院长也别干了!”

          “建国!”吴金元呵斥了儿子一声,强忍着悲痛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李浩明严肃的点点头,说:“凭我们医院?#21738;?#21147;,最多能让她再撑一个小时。”

          他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现在想转院去京城也来不及了。

          其?#28404;?#37329;元心里清楚,如果李浩明都束手无策,那去哪里都是徒劳。

          “?#37073;?#25105;知道怎么能救欣?#28291; ?/p>

          吴建国痛心的看了眼急诊室里的女儿,急忙?#39068;?#25152;内林羽如何治疗女儿的过?#22530;?#36848;了一番。

          李浩明不敢耽搁,急忙冲进去?#20945;?#21556;建国说的方法将欣欣倒立起来,手掌中空拍了拍她的背,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不可能啊!”吴建国目瞪口呆,?#25104;?#35910;大的?#24618;?#38713;雳啪的往下落。

          孙敏想起临走前林羽提醒过女儿还没有根治,也顾不上哭了,急忙跑过来把事情告诉了公公和李浩明。

          “吴老,?#21307;?#35758;?#39068;?#20010;年轻人请过来,说不定他能有什么办法。?#23849;?#28009;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说道。

          孙敏看了吴建国一眼,小心翼翼的把吴建国跟林羽的冲突跟公公说了。

          “胡?#37073;∥以?#21578;诉过你为人要沉稳!”

          吴金元狠狠踢了吴建国一脚,厉声道:“还不赶快跟我去给人家赔罪!”

          说完他再也顾不?#26174;?#20316;为局长的威?#24076;?#23567;跑着往外跑去,吴建国赶紧跟了上去。

          江颜忙着在诊室里给病人看病,林羽便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21448;荊?#26469;往的护士和医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十分轻蔑。

          这算什么男人啊,自己老婆在里面累死累活,他却在这里无所事事。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只见一辆白色面包?#20302;?#22312;了门外,车身上印着卫生监督的字样。

          随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卫生?#31181;?#26381;?#21738;?#23376;,领头的正是吴建国的姐夫邓成斌,只见他大手一挥,说道:“给?#20063;椋?#22909;好查!”

        第4章 出?#31378;?#25937;

          照理说小舅子的一个电话不至于让他亲自出马,但一听说事关老丈人最疼爱的孙女,他一刻也不敢耽误,立马赶了过来。

          毕竟自己要想再往上窜一窜,还?#32654;?#19976;人帮忙疏通关系。

          “这家诊所涉嫌使用三无假药,需要?#20849;椋?#35831;无关人员离开!”

          卫生局一众工作人员进去后立马给诊所扣了个不大不小的帽子。

          诊所的患者撤出去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堵在门口看?#39286;幀?/p>

          ?#26263;司郑?#35823;会,误会啊,我们诊所一向遵纪守法,怎么可能?#25376;眉?#33647;呢。”

          诊所所长孙丰听到动静立马跑了出来,弓着身子一边给邓成斌递烟,一边陪笑解?#20572;?#24515;里直纳闷,自己前两天刚去给这个?#26412;?#38271;送了两盒人参,怎么今天就查过来了。

          邓成斌伸手把烟推开,冷声道:“?#32511;?#36817;乎,今天咱公事公办,听说你们这有个叫江颜的医生,因为用药不当,差点夺去一个孩子的生命?”

          “胡说!我是根据病情合理用药!”江颜有些气?#36824;?#20174;一众医生和护士中走了出来,眼神冰冷的瞪着邓成斌,她能猜到,这应该就是吴建国口中卫生局的姐夫。

          邓成斌看到江颜后神情明显一?#20572;?#26174;然有些被惊艳到了,?#36824;?#24456;快恢复过来,冷声道:“是不是合理用药,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26263;司郑?#36825;?#25226;?#37325;了,江医生在我们这一代可是家喻户晓的名医啊。”孙丰陪笑道,“再说,那孩子从我们这走的时候已经好了啊。”

          “老孙,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你要是再在我面前墨迹,我连你一块儿抓。”邓成斌冷冷扫了孙丰一眼。

          孙丰见邓成斌这是要玩真的,吓得没敢吭声,心里暗骂他不是个东西。

          邓成斌给两个?#31378;率?#20102;个眼色,他俩立马过去作势要抓江颜,但林羽不知何时挡在了江颜跟前,冲邓成斌冷声道:“据我所知,卫生局好像没有抓?#35828;?#26435;利吧。”

          “你是个什么东西?老子有没有权利抓人,关你屁事!”邓建斌气不打一处来,“孙丰,这也是你们诊所的医生吗?”

          “不是,他是江医生的丈夫。”孙丰一边说,一边给林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冲动。

          “?#25314;?#26159;他啊,我听说他也给我侄女治病来着是吧,有行医证吗,拿出来我看看。”邓成冷冷扫了林羽一眼,小舅子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过这个人,好像对他意见很大。

          “他不是医生,哪有什么行医证啊,邓?#37073;?#24744;别跟他一般见识,我听说刚才就是他救了您侄女呢。”孙丰急忙陪笑道。

          “非法行医已经触犯了法律,把他也带走,一会儿我给警察局打电话,过去领人。”邓成斌冷笑道,他是没权利抓人,但是警察?#25351;本?#21487;是他拜把?#26377;值堋?/p>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江颜狠狠瞪了林羽一眼,接着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让父?#35013;?#24537;疏通下关系,别真?#39068;?#20010;废物给抓进去了。

          眼见两个工作人?#26412;?#35201;强行动?#37073;?#36825;时一辆越野车不要命?#39057;眉?#39536;而来,赶到诊所门口吱嘎一声停住,随后车上快速下来两个人影,正是焦急万分的吴金元父子俩。

          看到自己老丈人和小舅子,邓成斌面色一喜,心想真是巧了,正好跟老丈人邀功。

          “?#37073;?#24744;老来的正好,我真准备查封这个诊所呢,这俩庸医我也刚要抓回去。”邓成斌赶紧迎了上去。

          吴金元压根没理他,疾步走到人群跟前,急声道:“敢问刚才是哪位小?#28895;?#25105;孙女医治的怪病?”

          “?#37073;?#23601;是他!”

          吴建国一眼瞥见人群中的林羽,伸手一指。

          吴金元赶紧上前,客气道:“小友,我孙女怪病复发,在医?#22909;?#24748;一线,还请你出?#31378;?#25937;,老头子我感激不尽。”

          “老局长,您来了。”孙丰眼前一亮,看到吴金元对林羽这么客气,心立马提了起来,这个吃软饭?#21738;?#20250;什么医术,刚才?#36824;?#26159;误打误撞蒙对了而已。

          听到邓成斌和吴建国对老?#35828;?#31216;呼,林羽便知道?#27515;先说?#36523;份。

          “对不起,老人家,我治不了。”林羽摇头苦笑了下,“我没有行医证,您女婿刚才说我非法行医,正要报警抓我呢。”

          “混账!还?#36824;?#36807;来给人家赔罪!”

          吴金元狠狠瞪了身后的邓成斌一眼,接着指了下吴建国,厉声道:“还有你!一起过来赔礼道?#31119; ?/p>

          邓成斌看了吴建国一眼,心里直纳闷,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见吴建国面色煞白,没说话,邓成斌便也没敢发?#21097;?#36319;过去一起给林羽道?#31119;?#23567;?#20540;埽?#23545;不住,刚才……”

          “你们需要道歉的不是我,而是?#25671;?#25105;老婆。”

          他们俩刚开口,便被林羽打断了。

          林羽心里苦笑,自己头一次发现老婆这两个字叫起来原来这么别扭。

          “对不起,江主任,之前是我太心急,所以说话难听了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吴建国一脸诚恳,已然没了临走时的嚣?#25293;?#26679;。

          “江医生,不好意思,刚才是我没弄清情况才导致了误会,请你原谅。”虽然心里不服气,但是老丈人发话了,邓成斌只能照做。

          ?#25034;还?#31995;。”江颜很大度的摆了摆?#37073;?#36716;头看向林羽,眼神中说不出的复杂,她竟然从这个废物身上嗅到了一丝男人味,这怎么可能呢?

          “小友,那现在你看方便跟我去医院救治下我孙女吗?”吴金元恳切道。

          “对不起,吴老,他根本不会医术,刚才?#36824;?#26159;运气好,撞上了。”江颜不得不如实说道,虽然她也希望林羽能救小女孩,但这是不可能的。

          “是啊,吴老,您高估他了,他一个?#22841;?#20986;身的,哪儿会什么医术啊。”孙丰也赶紧上前帮着解?#20572;?#30149;急也不能乱投医啊,何况林羽根本都不是医。

          “老人家,他们说的对,我确?#24471;?#23398;过医。”顶着何家荣的名头,林羽也只能老实回答。

          听到这话,吴金元满是希冀的眼神?#24067;?#26263;淡下去,沧桑的?#25104;?#31361;然涌起一丝悲怆。

          “?#37073;?#24744;看,我就说这小子是个骗子吧。”听到林羽自己承认不会医术,邓成斌立马来?#35828;?#27668;,轻蔑的冷笑了一声。

          林羽没有搭理他,冲吴金元道:“吴老,我虽然没有学过医,但平日里医书倒也看了不少,疑?#35328;又?#20063;?#36828;?#19968;些,您孙女的病我恰好在一本古医书上见到过,您要是信得过我,?#20197;?#24847;出手医治。”

          “当然愿意,当然愿意。”吴金元浑浊的双眸再次迸发出神?#26705;?#24613;忙拉着林羽的手往车上走。

          吴建国也不敢怠慢,急忙跑过去开车。

          “?#37073;?#20320;怎么能相信个骗子啊!”

          邓成斌急了,眼见小舅子已经开车走了,?#24067;?#24537;叫着?#31378;?#19978;车,跟了上去。

          “这个神经病!”江颜气的跺了下脚,也开车跟着去了医院。

          吴金元带着林羽风风火火感到急诊后,李浩明立马迎了上来,看到林羽的刹那不由一愣,虽然知道是个年轻人,但是这未免也太年轻?#35828;?#21543;。

          此时急诊室里的小女孩面色脸带手脚,已经蜡白一片,显得死气?#33080;粒?#36830;身子都不怎么抽搐了,监护仪上的血氧饱和度已经跌到了百分之四十。

          李浩明不由叹了口气,在他看来,这个小女孩已经没救了。

          “医生,有毫针吗,麻烦给我取?#35813;丁!?#26519;羽一边说,一边进去摸了摸小女孩的脉搏。

          “你是说要用针灸医治?这,怎么可能呢??#23849;?#28009;明有些惊讶,?#36824;?#36824;是连忙?#24895;?#25252;士去取毫针。

          医院的几个内科医生也纷纷有些纳闷,心里隐隐有些不?#36857;?#35273;得林羽有些托大,他们医院精密的仪器都检测不出来的毛病,他?#30473;父?#38134;针就能医治的好吗?

          “何家荣!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此时江颜和邓成斌一行人也跟了过来,江颜冷冷看着林羽,在她认为,林羽不懂装懂,?#20302;?#35851;杀。

          “?#20197;?#25937;人。”林羽声音很轻,但很坚定。

          江颜还想说什么,林羽突然走上前握住了她的?#37073;?#22905;整个人身子微微一?#20572;?#24863;觉手掌很温热,甚至有些?#36843;取?/p>

          “相信?#25671;!?#26519;羽看着她的眼神轻声道。

          江颜猛的把手抽了回去,脸微微有些泛红,剩下的话也没说出口。

          林羽嘴角勾起一个满足的微笑,手掌一翻,攥住从江颜手腕上偷下来的红绳?#28082;?#25163;链。

          护士?#32654;?#27627;针后林羽立马利落的刺入了小女孩后背的大杼穴、风门穴?#22836;?#20446;穴。

          这三个穴位都是掌管呼吸?#20302;?#30340;,但小女孩真正的病因并不在此,林羽扎这三个穴位,一是帮助她呼吸,二是掩人耳目。

          随后林羽又在小女孩曲池穴和太冲穴各扎了一针。

          扎针的时候,他的手已经覆盖到了小女孩的腹部,暗?#30340;?#36215;了破魂术,手掌陡然间变的炙热起来,小女孩身上立马升腾起?#36824;?#40657;气,环绕在身子四周。

          只见小女孩轻轻哼了一声,随后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25104;?#20063;逐渐红润起来。

          “好……好了!”

          “恢复呼吸了!”

          “太不可?#23478;?#20102;!”

          门外懂行的几个医生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李浩明一脸不解,看?#25169;?#24847;的扎了几针,怎么就?#39068;?#20040;奇怪的病治好了呢。

          吴建国夫妇和孩子奶奶激动地泪流满面,连见多识广的吴金元,眼中也不禁涌出?#21483;?#32769;泪。

          一旁的江颜则一脸愕然,诧异的望着神情泰然的林羽,一时间有些?#31168;保?#36825;还是自己?#19988;?#20013;?#21738;?#20010;废物吗?

        第5章 抓紧给我要个孙子

          虽然小女孩恢复呼吸了,但是并没有醒过来,两只眼睛仍旧紧紧闭着。

          “小友,我孙女为什么还没醒过来啊?”吴金元有些着急的问道。

          “大脑缺氧,过一会儿就好了。?#23849;?#28009;明安慰吴老一声,接着冲林羽问道:“小?#20540;埽?#36825;孩子长时间缺氧,不知有没有对大脑造成损伤?”

          “我刚才查看过了,丝毫没有,全?#20498;?#21307;院这套世界领先的氧气设?#31119;?#35201;是换做别的医?#28023;?#23601;难说了。”林羽回复道。

          其他几个内科医生一听?#25104;?#39047;有些自豪之色,真不是?#25285;?#20182;们医院的一些设?#31119;?#22312;国内,甚至在世界?#27573;В?#37117;是首屈一指的。

          李浩明对自己医院的设备了如?#21018;疲?#33258;然知道这段时间内还不至于对小女孩的大脑造成损伤,他之所以这么?#21097;?#26159;故意试探林羽。

          林羽的回答让他心里微惊,虽然现在中医衰微,但是中医的博大精深是西医?#23545;?#19981;能比的。

          中医讲究望闻?#26159;校?#20248;秀的中医专家根本不需要借助仪器,观气断神便能看出病?#35828;?#30149;兆,而林羽一眼能看出小女孩的病情,并断定她大脑没?#20852;?#20260;,可见医术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

          “我要用独门秘法给这孩子的病除根,麻?#25345;?#20301;回避一下。”

          现在孩子虽然好了,但体内的黑气还没驱除,林羽怕吓到众人,所以只能先把他们支开,毕竟鬼神在这个世界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神秘的存在。

          等众人撤出去后,林羽刚要动?#37073;?#35841;知女孩身上的黑气率?#21364;?#20986;,快速的往窗外飞去。

          想跑?

          林羽冷笑一声,念起破魂术,双手夹住从江颜身上取下的红绳,冲黑气飞去的方向一?#31119;?#37027;黑气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倏的一下便被吸到了红绳上的?#28082;?#37324;。

          林羽将红绳系到手腕上,心想多亏了江颜这个红绳,要不然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要对付这个脏东西,还真有些吃力。

          “可以进来了!”

          林羽冲门外喊了一声,接着走到小女孩身旁?#39068;?#21462;下,在她百会、风池等头部穴位用手指按了按,小女孩便缓缓醒了过来。

          看到小女孩的眼神恢复了澄?#28023;?#26519;羽?#29282;?#30340;笑了。

          吴建国夫妇和吴金元老两口进来后抱着孩子泣不成声,差一点他们就永远失去这个吴家唯一的血脉了。

          “小友,我孙女日后还会不会复发?”吴金元率?#21364;?#20852;奋中回过神来,不放心的问道。

          “已经根治了,不会再?#31119;还?#20197;后对这孩子多上点心,她体质弱,需避阴,尽?#21487;?#24102;她去陵园墓地等阴气重的地?#20581;!?#26519;羽嘱咐道。

          “大恩不言谢,小友,日后有什么?#24895;溃?#25105;吴金元,义不容?#29301; ?#21556;金元语气中满满的感激。

          “举手之?#20572;?#24744;客气了。”林羽平淡笑道。

          “何?#20540;埽?#25105;刚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你和嫂子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大恩大?#25314;?#20197;后我一定报答。”吴建国揽着妻子和女儿,眼眶湿润。

          听到嫂子两个字,林羽讪讪笑了笑,回头看了眼江颜,只见她还是一?#23849;?#20912;冰的神情,正皱着眉头望着自己。

          “小?#20540;埽?#20320;可否跟我们?#27493;?#36825;孩子的具体病情?”见孩子已经无恙,李浩明顿时对孩子的病情来了兴趣。

          “就是,小神医,给我们?#27493;飩步?#21543;。”

          “对啊,给我们也上一课。”

          见李浩明都开口了,其他的一众内科医生顿时也好奇起来,纷?#36184;?#21644;道。

          ?#25226;?#37325;了,我能看出这孩子的病情,也?#36824;?#26159;?#30007;?#32780;已。”林羽谦虚道,“其实她的病症并不复杂,主要的病因是发烧引起的?#31283;取!?/p>

          “这点我检查的时候也发现了,但是只凭?#31283;齲?#24590;么可能会引发这么严重的症状。?#23849;?#28009;明不解道。

          “在诊所的时候,我就说过,这孩子患有隐疾,我没看错的话,以前有过肝中?#23613;!?#26519;羽转头望向吴建国夫?#23613;?/p>

          吴建国连忙点头,说道:“对,对,我女儿半年前有过一次中毒性?#31389;祝还?#24050;经治愈了。”

          林羽点点头道:“确实治愈了,但是还有少量的?#33285;?#27531;留,加上长时间发烧导致心火上升,在两者的作用下,简单的?#31283;?#23601;形成了夺命的重病。”

          林羽说的这些都是病症的主因,但其实并不至于这么严重,主要是那团黑气在利用这个病症作?#37073;?#23548;致小女孩差点有生命危险。

          一众医生听完他的分析后纷纷点头,李浩明也暗自佩服,单凭不用任何检查,就能看出小女孩得过隐疾这点,自己就做不到。

          江颜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不禁有些诧异,?#36824;?#24515;里仍旧不?#23478;还耍?#20182;看过几本书,自己心里最清楚,这?#23614;还?#26159;走运撞上了而已。

          林羽离开医院的时候,李浩明特地追了出来,递给他一张名片,说他如果有兴趣来人民医院工作的话,可以联系自己。

          看着手里的名片,林羽询问道:“你有兴趣来这里?#20064;?#21527;?要不要……”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我想要什么,会通过自己的努力争取。”未等林羽说完,江颜便冷冷打断了他。

          江颜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一直以来都是她在帮这个废物,自己什么时候用的着他帮了。

          其实江颜一直以来的理想就是到清海市人民医院?#20064;啵?#20294;是清海市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并不好考,她连续考了两次都失利了,?#36824;?#22905;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考上。

          “你的手链掉了,我捡到了,能?#36879;?#25105;吗?我希望身上留一件你的东西。”林羽晃了下手上的红绳。

          “随便。”江颜冷声道。

          回到诊所后,孙丰早就带着全体医生护士等在门外了,刚才他已经跟吴老通过电话,了解了全部情况。

          林羽下车后孙丰带头齐声跟他问了声好,接着跑上去一把握住了林羽的?#37073;?#23567;何啊,这次我们诊所真是托你的福了,要不是你,我估?#39057;?#20851;业整顿。”

          “瞎猫碰上死耗子。”江颜冷冷说了一声,转身进了诊所。

          孙丰讪讪笑了笑,其实他也清楚这个何家荣有?#38468;?#20960;两,虽然这件事也让他十分费解,但归根结底是何家荣帮了诊所,所以他还是感激何家荣的。

          这时卫生局的?#31561;?#32780;复?#25285;?#39046;头的还是邓成斌。

          孙丰顿时慌了,急忙迎上去,?#26263;司郑?#20107;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邓成斌压根没理他,快步走到林羽跟前,客气道:“何?#20540;埽?#21018;才多有得罪,希望您别往心里去。”

          起初邓成斌对林羽十分不?#36857;?#20294;亲眼看到他将自己侄女的病医治好,并且对病情分析的头头是道,立马对林羽?#25991;?#30456;看。

          ?#26263;?#23616;长客气了。”林羽也没有太?#24179;希?#27605;竟自己老婆在人家掌管的?#20302;?#19979;工作。

          “不瞒您说,我是来请您帮我瞧病的。”邓成斌四下看了一眼,有些拘谨。

          林羽微微诧异,作为卫生?#25351;本郑愿?#19968;声,恐怕整个清海的医生都会抢着给他看病吧?

          ?#36824;?#20180;?#30422;?#20102;一眼,林羽立马看出了他的症状,不由笑了笑,这个病其实很常见,但着实有些不太好治。

          ?#26263;?#23616;长最近应该经常会感到腰膝酸痛、四肢发凉吧,而且还畏寒怕冷,极?#28796;?#21171;。”林羽笑道,他这病说白了,就是肾虚。

          “对对对,我这两年看过许多医生,吃过很多药,都没见疗效。”邓成斌急切道,男人那方面不行,简直可以说是痛不欲生。

          “没事,我给你开个方子,你回去每日煎服,日一剂,分早晚两次服,吃?#20064;?#20010;月,就会有明显好转,?#36824;?#20999;?#26705;?#26381;药期间不能碰烟酒。”林羽说着去诊所要了纸?#21097;?#32473;他开了一个方子。

          “多谢何?#20540;埽?#20197;后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邓成斌接了方子,千恩万谢的走了。

          其实来的时候他心里还有些没底,但见到林羽一口说出他的症状,便对林羽的医术深信不疑了。

          “何?#20540;埽?#27809;想到你这么快就跟邓局长攀上了关系,以后我们诊所还得多仰仗你美言几句啊。”孙丰赶紧适时的跑过来套近乎,连称呼也变了。

          他不在乎林羽怎么忽悠的邓成斌,只要他有利可图就?#23567;?/p>

          “当然,还希望孙所长以后多多照顾江颜。”林羽笑道。

          “没问题,明天我就给江主任涨工?#21097; ?#23385;丰拍着胸口保证。

          接下来一天林羽继续待在诊所里无所事事,但所有的医生和护士看他的眼神已经跟先前不一样了,随和了不少,而且午饭和晚饭的便当也都给他定了一份。

          等江颜下班,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一想到马上要见到自己的岳父?#28389;福?#26519;羽心里有些忐忑,毕竟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39029;?#21834;。

          江颜家位于清海市一处中高档小区,小区绿化率很好,环境很幽?#30149;?/p>

          环?#21507;?#23433;静,林羽心跳的就越厉害,感觉跟做梦?#39057;茫?#33258;己就这么轻易的跟才认?#35835;?#19968;天?#21738;?#29983;女人回家,真的好吗?

          “下车!”

          江颜见林羽在车上发呆,冷冷的呵斥了一声,林羽急忙下车,跟着她往楼上走。

          屋内一对中年夫妇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中年妇女烫着卷发,穿着华贵,稍显富态,中年男子则有些瘦削,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文?#26102;?#24428;。

          这俩人正是江颜的父?#31119;?#27743;敬仁与李素琴,俩人都在机关工作,一个处级干部,一个科级干部,稳定体面,凭着早些年买下的几套房产,勉强跻身中产?#20934;丁?/p>

          看到女儿和林羽推门进来,李素琴忍不住冲了林羽翻了白眼,想起两年前逼着女儿跟他结婚,心里就有些?#27809;冢?#24403;时也是一时糊涂,才把女儿推进了火?#21360;?/p>

          用她老伴的话说,当初就不应该?#39068;?#20010;废物从孤儿院领回来,结果毁了他们女儿的一生。

          “?#37073;?#22920;……”林羽有些不自然的跟中年夫妇打了声招呼,但是俩人看都没看他。

          林羽猜的没错,这个何家荣在老丈人丈母娘跟前也没啥地位。

          “颜儿,上了一天班,累坏了吧,我给你放了水,去泡个?#20154;?#28577;吧。?#23849;?#32032;琴走上前替女儿把包挂起来,随后转头看向林羽,没好气道:“你一会儿去帮你爸刷鞋,顺便把地拖了。”

          ?#21834;?#26519;羽内心凌乱,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怎么说自己今天也是刚出院啊。

          “妈,他今天刚出?#28023;?#35753;他休息休息吧,一会儿我来。”江颜突然开口替他说话。

          李素琴不由微微一怔,印象中自己女儿好像从?#35805;?#36825;个废物说过话啊,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就连沙发上不动声色的江敬仁也不由抬头看了女儿一眼。

          “这种?#21482;?#36824;是我来吧。”林羽笑了笑,接着往里走去。

          “你往哪走呢,公用卫生间在那边,哎?#24076;?#36825;是撞傻了吗,笨手笨脚的。?#23849;?#32032;琴忍不住埋怨道。

          “颜儿,我刚给你们换了床垫,可软和着呢,现在家荣醒了,你们俩赶紧给我要个孙子吧。?#23849;?#32032;琴压低声音跟江颜说话,但是林羽却听的一清二楚。

          “咣当!”

          端着水盆的林羽差点连人带盆栽到地上。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