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全章节)王后有毒全文免费阅读-王后有毒免费阅读by水滴

        发?#38469;?#38388;:2019-03-09 09:36

        王后有毒全文免费阅读

        王后有毒全文阅读

          《王后有毒》是一部很好看的穿越言情小说,王后有毒伊秋水凤离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小说作者水滴。她在现代是国际特警组织中的NO.1,让恐怖分子闻风丧胆,在完成最后一次任务后,她乘坐的飞机出了意外,在空中爆炸,于是穿越到了古代。
          “大姐放心,我亲眼看到她喝的。”伊丽人的嘴角现出一丝阴毒的笑容。她花银子买通了伊秋水的贴身丫环,想在这个庶小姐杯里下点儿药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虽然昨天她们四个人摔倒的事情是伊秀人腿抽筋了,但竟然摔在她面前,而且她还站在那里微笑,这就足以让她们记恨她了。
          “好!”伊美人一咬牙,美丽的?#25104;下?#26159;狰狞的表情,“把她给我抬过来!”
          几个丫环抬过来人事不省的伊秋水。
          “大姐,接下?#27425;?#20204;怎么办?#30475;?#22905;一顿出出气?#20426;?#20234;丽人?#30465;?br />   这五妹?#20040;有?#23601;没少被她们打过,每天身上都带着伤。
          伊美人阴毒地一笑:“打她一顿?#31354;?#22826;便宜她了!你们几个,把她带上,跟?#39029;?#24220;!”
          四姐?#20040;?#30528;昏迷的伊秋水坐上了马车,在京城最出名的妓院?#25226;?#27426;院”门前停下来。
          “大姐,怎么来了这里?爹要是知道我们来这……。”伊慧?#35828;?#23376;没那么大,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地方,开始打退堂鼓。

        第1章 穿越成庶女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丞相伊府嫡长女伊美人,秀外慧中,温柔婉约,尚书府嫡长子王杰,有潘安之貌,子建之才,两人天造地设,特赐婚,钦此。”

          下面听旨的人全都伏下身子,叩头?#27426;鰲?/p>

          宣旨太监将明黄色的圣旨交给伊丞相,收下递来的银子,走了。

          伊美人站在当地,身边簇拥着三位妹妹,各个都恭喜她。

          她美滋滋地听着,突然眉毛一皱:“伊秋水那个贱人呢?#20426;?/p>

          “大姐忘了?她昨天听说圣旨要下来,气得跳了河,现在还在床上呢。爹怕她出来丢人,压根儿就没叫她过来。”伊丽人阴阳怪气地说。

          “走,我们去看看!”伊美人说着向伊秋水的房间走去。

          伊秋水正躺在床上,看着?#32422;?#30340;手出神。

          睡了一觉,醒来还是这个地方,看来,是真的穿了。

          她在现代是国际特警组织中的NO.1,让恐怖分子闻风丧胆,好人提起她都挑大拇指,坏人谈到她都诅咒她不得好死。

          在完成最后一次任务后,她乘坐的飞机出了意外,在空中爆炸。

          她醒来后,就到了这里。

          她附身的身体是大云朝丞相庶出的第五位小姐,叫伊秋水。丞相有四个嫡女,名字中分别带着“美丽秀慧?#20445;?#21040;了她这里,硬生生就变成了伊秋水,可见这位五庶女被忽视的程度。

          当时她看着这身体湿?#32773;?#30340;样儿,听着周围围着的那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挖苦,再对比脑中继承的?#19988;洌?#22914;果不是一时之间对身体操控还不太灵敏,非跳起来揍这帮人一顿不可。

          曾经,伊秋水和王杰相爱,王杰可是京城佳丽的梦中情人,却偏偏看上了她这个丑女,向她许诺非她不娶,结果突然有一天,传出消息说,圣上要下圣旨指婚给王杰和她的大姐伊美人。

          她开始不信,等看到王杰和伊美人深情相对,再看向她时满脸厌恶,还说之前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拿她当?#24067;?#29260;,多看伊美人几眼。让她回去拿镜?#23265;照兆约?#30340;脸,别再出来丢人。她这才明白这是真的,当时就?#35835;?#33655;花池。

          再救上来后,就成了现代的伊秋水。

          好老套的故事,她在心里冷笑,就是个?#36153;?#30340;相爱被甩的故事。

          那种垃圾男人,为他去死,值得么?

          伊秋水摸了摸脸,?#25104;?#20985;凸不平。这张脸是大云国最丑的脸,小时候被人下了毒导致。

          幸好,这毒只伤了脸,没伤身子。

          “咚”地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趾高气扬的伊美人领着姐妹们进来,气势汹汹。

          伊秋水眉头一皱,虽然?#25104;?#36824;是病态的苍白,但眼睛里却含着清纯甜美的笑。这是她在现代做特警时的心得?#21917;?#26524;不想让敌人看出你内心真正的想法,进而?#39029;?#20320;的弱点,那就要记得时时微笑。微笑,是最好的伪装。

          “秋水妹妹,你看这是什么?#20426;?#20234;美?#35828;?#24847;洋洋地把圣旨在她面前晃了晃,“这可是皇帝赐婚的圣旨,日后,我就会嫁给杰哥哥当正妻。以前阿杰为了接近我才来找你,你可不要生什么歪心思,以后见到杰哥哥,你要叫姐夫,知道吗?#20426;?#22905;一脸恩赐的表情。

          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真以为杰哥哥会爱上她?丑八怪!也不拿镜子照照?#32422;?#38271;什么样儿!大云国的第一丑女,就连丞相都把她当成了相府之耻!

          昨天跳河,怎么就没?#36864;?#22905;呢??#32422;好?#26126;拖了很长时间才去叫人,没想到死丫头命这么大,这都让她活过来了。

          伊秋水掀开被子,站了起来:“大姐姐,你放心,那个男人就算回头找我,我也不会再理他。看到他,我觉得恶心。也只有你这?#25351;?#35753;人恶心的人才配和她在一起,正常人谁会理他?你可千万要把他看牢了,别再让他去祸害别人家的好女儿了。”

          “你说什么?#20426;?#20234;美人美丽的脸变得铁青,没想到投一次河,这个一向懦弱任她们欺负的庶妹妹竟然敢和她顶嘴了,还当面说她恶心!

          真是不可饶恕!

          伊秋水走过她身边,向外走去。

          伊美人身后的伊秀人看到了,?#37027;?#20280;出一只脚,打算把她绊个跟头,给大姐出出气。

          伊秋水虽然看到了,却只当没看到,脚尖轻轻在地上点了几下,细小的石子飞出,撞到伊秀人的麻穴上。

          伊秀人立刻觉得伸出的腿麻了,身子一个不稳,重重地?#35828;?#20234;美人身上,伊美人?#29615;?#22791;,倒下时伸手扯住伊丽人,伊丽人又拉了一把伊慧人,这四姐妹登时搅在一起,你压我我压你地倒在地上,钗横散乱,连衣服都扯开了。

          伊秋水转过身,假装吃惊地说:“大姐姐,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躺在地上了?难道是听说皇上要下旨赐婚,昨天没睡好?虽然婚姻是女孩子的大事,但也用不着高兴成这样吧?#30475;?#21040;尚书府去,岂不是让人家笑话我们丞相府的小姐们眼皮子?#24120;?#27809;轻没重,一点儿小事就睡不着觉?#20426;?/p>

          她这带奚落的话让伊美人更加生气,她一推压在身上的伊秀人:“给我滚起来!”

          伊秀人揉着腿,苦着脸说:“我的腿麻了,起不来。”

          伊美人一把推开她:“没出息的东西!”说着站了起来。

          “是你!是你害我们摔倒的!”屋里五个人,四个人都倒了,只有伊秋水一个人笑吟吟地站着。

          “唉呀,大姐,你这可冤枉?#20234;恕?#25105;离你们这么远,就算伸手推也推不着你们啊。明明是秀人姐姐腿麻了把你们全拉倒了,怎么能怪到我?#39134;?#21602;?#20426;?#20234;秋水假装委屈地说。

          伊美人想想也是,怪只能怪伊秀人腿麻了还拉人,但在这个一向懦弱的五妹妹面前丢脸,是她怎么也不愿意的。她恶狠狠地说:“你少得意,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这件事儿,我记下了!你一个庶女,还想翻天不成?以后我?#20146;?#30528;瞧!”说着抬脚走了。

          伊丽人伊慧人急忙跟上,伊秀人勉强爬起来,一瘸一拐地也走了。

          伊秋水看着四个人的背影冷笑:“走着瞧?还真当我是以前那个软杮子?老娘什么都吃,就是不吃威胁!”

        第2章 装什么清高

          黄昏,日西沉。

          “大姐,?#20011;?#20934;备好了。”伊丽人对伊美人说。

          “那丫头把药喝下去了?#20426;?#20234;美人?#30465;?/p>

          “大姐放心,我亲眼看到她喝的。”伊丽人的嘴角现出一丝阴毒的笑容。她花银子买通了伊秋水的贴身丫环,想在这个庶小姐杯里下点儿药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虽然昨天她们四个人摔倒的事情是伊秀人腿抽筋了,但竟然摔在她面前,而且她还站在那里微笑,这就足以让她们记恨她了。

          “好!”伊美人一咬牙,美丽的?#25104;下?#26159;狰狞的表情,“把她给我抬过来!”

          几个丫环抬过来人事不省的伊秋水。

          “大姐,接下?#27425;?#20204;怎么办?#30475;?#22905;一顿出出气?#20426;?#20234;丽人?#30465;?/p>

          这五妹?#20040;有?#23601;没少被她们打过,每天身上都带着伤。

          伊美人阴毒地一笑:“打她一顿?#31354;?#22826;便宜她了!你们几个,把她带上,跟?#39029;?#24220;!”

          四姐?#20040;?#30528;昏迷的伊秋水坐上了马车,在京城最出名的妓院?#25226;?#27426;院”门前停下来。

          “大姐,怎么来了这里?爹要是知道我们来这……。”伊慧?#35828;?#23376;没那么大,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地方,开始打退堂鼓。

          伊美?#35828;?#22905;一眼:“胆小鬼!走,我们进去!”

          四姐妹进去,找到寻欢院的老鸨,扔下四个大大的金元宝,让她找人给伊秋水破身,同时表明必须要那种最脏最丑最难看的男人,有特殊癖好的更好。

          老鸨虽然不知道伊秋水的身份,但看到金元宝?#20011;?#20160;么都顾不得了,眉开眼笑地一口答应。

          四姐妹这才放心地离开。

          老鸨派人把伊秋水放到其中一个?#22836;?#37324;,回头正要去找个乞丐时,突然大门闯进了两个男人,老?#22791;?#36814;上去,为首的那个一把推开她,跌跌撞撞冲上了楼。

          “哎,你这……。”老?#34987;?#36824;没说完,后面的这个扔给她一碇金子,“想活命就别说话!”声音里充满了杀死。

          老鸨开了这么多年妓院,不是个没眼色的人,一看对方身上那股杀气,就知道不好惹,只得乖乖闭上了嘴,眼看着那人进了?#22836;俊?/p>

          她突然?#25104;?#19968;变。

          不好,那?#22836;?#37324;……那?#22836;?#37324;刚刚把丑丫头放进去。

          算了!反正是他?#32422;?#25214;上去的,如果觉得不对胃口,当然会出来。如果他将错就错地把那丫?#39134;?#20102;,她也省些力气,免?#36855;?#20986;去找人。

          伊秋水觉得身子很热,热得不同寻常。难道是发烧了?

          没想到这破身子这么弱,前世她可从来没发烧过。

          正迷迷糊糊地想着,有什么重物压了上来,压得她差点儿喘?#36824;?#27668;。

          谁这么?#36824;?#24503;心?

          她愤愤地睁开眼睛。

          一个很年轻的男人,十七八岁的年纪。

          刀削斧凿一般的脸庞,雕刻完美的五官,光从长相来说,是那种妖孽中的极品。更难得的是,这个妖孽身上还有一?#21482;?#28982;天成的尊贵和优雅以及身为上位者天生的疏离和冰冷。那双本来应该十分冷冽的眸子,现在充满了欲望。

          欲望?

          伊秋水发现被他这样一压,平日里的身手竟然使不出来,身子里更加燥热。

          靠,中计了!

          就算以前没吃过春药,毕竟黑道上有不少男人用这个诱骗女孩子,她看都不知道看过多少。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好好好!丞相府的美丽秀慧是吧?等着?#19968;?#21435;给你们搅个天翻地覆吧!

          凤离正觉得身上火?#39286;涯停?#36276;在这个女人身上,无意中一抬头,正好看进她那双眸子里去。

          他猛地怔了一下。

          那双眼睛……他从未见过的清澈和明媚。

          毒药虽然损毁了伊秋水的脸,但却没破坏她那双特别美丽的眼睛,尤其伊秋水现在的眼神,晶莹透澈,眸若点漆,美得像是黑玉一样,充满了灵气,好像全世界在她那双眼睛里都变得通透起来。

          凤离正发愣时,就听到伊秋水轻轻地说:?#25226;迹?#40493;在这里叫什么?小倌?想不到这里的福利还真好,连小倌都长得这么好看!”

          凤离?#25104;?#27785;下去,细长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眸里充满?#25509;?#27442;来的沉怒。

          这该死的女人说他是什么?

          小倌?

          他凤离竟然被一个女?#35828;?#25104;是小倌?死丫头,你这次是死定了!

          伊秋水只觉得身上越来越热。

          靠,?#36824;?#20102;。先解决了再说!她一?#20011;?#20303;凤离的衣领子,恶狠狠地问:“喂,小倌!买你一夜要多少银子?#20426;?/p>

          凤离额角青筋乱跳,原本充满欲望的眸子也射出了冷冽的光芒,死死地扣着她的腰:“有本事,你再说一遍?#20426;?/p>

          “废话!来了不就是想做吗?#25239;媚?#22902;面前装什么清高?怕?#23194;?#22902;没银子给吗?#20426;?#35828;着,她翻了个身,把凤离压在了身子下面,伸手拍了拍他的脸。

          啧啧,真是个极品男人啊,长得好,声音也这么有磁性,真是太吸引人了。既然是干那个的,那他的床上功夫应该也很不错吧?伊秋水心想。

          ?#36824;?#22905;这么想,前世她虽然活到二十六岁,但一直以任务为重,根本没时间谈恋爱,更没尝过男女间的情事滋味。

          她不会,当然得找个会的。

          “很好!”凤离咬牙切齿地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嚣张的女人,不但说他是小倌,还?#36816;?#21160;手动脚。本来他就中了媚.药,这一?#39134;?#24378;行压制着,打算到妓院来发泄的,他一翻身,又压上了伊秋水的身。

          伊秋水中的媚.药很烈,这时候有点儿失去了神智,身上的汗流了出来,不停地摩擦着凤离的身体,就连呼吸里都带着一股迷离的欲望。

          ?#29992;?#30340;低吟声音不停地在凤离耳边回荡,热热的呼吸声挑逗着他被媚.药浸渍着的神经,伊秋水的手下意识地伸到了他的衣服里,上下抚弄着。

          凤离本来中了媚.药,气息就不稳,伊秋水媚眼如丝,身体里有一股淡淡的莫名馨香,竟然让他忽略了她丑陋的长相,只想同她共赴巫山。

          他甚至忘记了之前升起的怒气,轻轻勾起她的下?#20572;?#19968;脸邪气地吻了上去。

          甜。

          真甜。

          她的唇和她的身体一样散发着甜甜的味道。

        第3章 友情提醒

          伊秋水身上的味道很甜,甜得让人迷醉。凤离可不是没什么经验的青涩小子,却仍旧在她甜美的味道中迷失了?#32422;骸?/p>

          他的舌头灵巧地?#19997;?#22905;的牙关,仅仅是一个吻,伊秋水的后背就窜过了麻酥酥的感觉,整个人都战栗起来。

          这?#25351;?#35273;,好陌生,可是好美。

          这个小倌,还真是选对了,不但模样勾人,连接吻的?#38469;?#37117;这么好,?#28982;?#20013;带着霸气,让人不得不靠近,不得不沉沦!

          伊秋水青涩的?#20174;?#24590;么可能?#25317;?#36807;凤离的眼睛?他低沉地笑起来,眼眸沉处翻滚着喷薄而出的汹涌暗流,那是嗜人的情.欲。

          空气中充满了两人津液交换的?#29992;?#22768;音,让两人的体温越升越高,几乎要把他们燃烧起来。

          连凤离都惊诧不已。

          他不是没有过女人,但?#36824;?#21738;个女人,就算美如天仙,就算那次在父皇宫里中了最烈性的媚.药,都没挑起过他这么强烈的欲望。

          他的自制力一向自以为傲。

          没想到,仅仅是和这个丑陋女人一个长吻,就差点儿让他失守。不对,这绝对不是媚.药的作用,这是……这是这个女人的作用!

          他邪魅一笑,动作不再温柔,在伊秋水的嘴唇上撕扯啃咬着。

          伊秋水只觉得嘴唇上一阵疼痛,不由清醒了些,皱着眉头要把他推开:“起来,起来,一边儿去!”

          凤离显然误会了她的推拒,紧紧地捏着她小巧的下?#20572;骸?#22899;人,你挑的火,你得负责灭了。欲擒?#39318;?#22826;晚了些!”

          什么欲擒?#39318;藎?#20234;秋水嘴唇上的?#38383;?#19968;消失,神智又有点往深处滑,不太明白凤离说的意思。看着她?#28552;?#30340;脸,闻着她身体上越来越浓郁的甜香味道,凤离的眼睛狼一样冒出了绿光。

          伊秋水呻.吟了一声,神智一失,又依着本能往他身上靠。

          凤离这时心里反而有点儿不对劲的感觉。

          这个丑女人……怎么……也好像中了媚.药的模样?

          靠,不会是?#36864;?#19968;样吧?

          伊秋水得不到回应,开?#22931;?#25199;衣服,?#36824;?#26159;凤离的,还是?#32422;?#30340;。她现在脸颊潮红,衣衫半裸,晶莹雪白的肩头和?#24895;?#30340;锁骨全都?#35835;?#20986;来,再往下看,还能看到若隐若现的曲线……

          活色生香!

          这个时候还能忍得住的男人,只有太监。

          偏偏伊秋水还伸舌头在他的肩?#39134;?#33300;了一下,柔软湿润的触感让他一下子忘了所有的事情。

          他低下头,咬着她的耳垂,低声道:“爷这次吃点儿亏,就买了你吧。”一个长得这么丑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妓女?可如果不是妓女,又怎么会出现在妓院里?#31354;?#31181;种疑点,?#20011;?#35753;他不想再去深究,他只想放纵?#32422;?#19968;次,再放纵一次。

          一个“买”字涌进伊秋水耳朵里,生生让她迷乱的神智?#25351;?#20102;少许。

          买?

          谁买谁?

          她猛地转头,死死看着凤离:“你还没?#30340;?#19968;夜多少银子!”

          凤离满脸情欲一下子变得铁青!

          邪魅狂霸拽酷的凤离,竟然会落到被人出价买的境地?

          死女人!?#23452;潰?#20182;本来想对她好一点,没想到她竟然敢?#36816;?#24320;价!

          “看你这么丑,也挺不容易的,就给你和极品花魁一样的价钱吧,一夜一千两白银。”他的声音里压抑着怒意,深邃的目光几乎要把她陷进去。

          靠!她堂堂国际特警界的NO.1,就连各国元首见到都得恭?#32431;?#27668;,居然敢有人给她开价码?

          伊秋水咬牙,仰起下?#20572;骸?#19968;万两黄金,?#23194;?#22902;包你这夜了!”

          反正那伊丞相老不死根本?#36824;?#36807;她,没尽过一点儿身为父亲的责任,那她败光他的银子,也算是给前任报仇。

          哼,比钱多是吗?那就看谁?#20154;?#38065;多!就不信她堂堂丞相府的小姐,还比不上一个极品小倌!

          凤离气急,重重地咬上她的唇。

          伊秋水不甘?#25937;酰?#22238;咬过去。

          两人像是野兽一下,撕扯着,翻滚着,也不知是谁先动的手,彼此的衣服一件件掉落,狂野,混乱,?#29992;粒?#39118;流,活色,生香。

          凤离的动作不由得顿了一下,这个女人……还是处子?

          他狂乱的思绪有短暂的清醒。

          一个妓.院里出现的极丑的处子……怎么想怎么不对劲!但她身上传来的甜香让他的思绪再次沉沦, 等伊秋水再醒过来时,只觉得身子疼得不像是?#32422;?#30340;,稍稍支起身子,就觉得下面传来一阵刺痛。

          看看床上,凌乱不堪,暗红的印痕,白色的痕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

          更不要说空气中还充斥着浓郁的淫靡气息。

          禽兽禽兽禽兽禽兽禽兽禽兽!

          伊秋水咬着牙站起身,看着身上的痕迹,满脑子里只有这两个字在不停地回荡。

          少女雪白的身子从上到下都满是青紫的印子,?#24615;?#30528;红红的吻痕,大腿间,肚皮上, 她愤怒地看向凤离,他正背对着她安静地睡着。目光触及到他后?#25104;?#37027;些被她抓出来的挠痕之后,她?#35835;?#19968;下。

          呃,这个……好像昨天晚上她也好不到哪儿去,光看这个男人的后?#24120;?#19981;知道的还以为是她把他怎么怎么了。

          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

          伊秋水想着,轻手轻脚地套上衣服,动作稍微大点儿,引起浑身上下的一阵酸痛。

          妈蛋,不行,疼成这样,怎么可能不?#24179;希?/p>

          伊秋水?#24067;?#23601;把之前的决定扔到九宵云外。

          她摸遍全身上下。

          ……没带银子怎么办?

          这个……小倌出来卖是很不容易的。

          伊秋水一咬牙,把腰上系的那块看起来成色还不错的玉佩解下来,放到桌上,想了想,又拿起旁边的笔,蘸了蘸墨,在纸上写下几个丑丑的大字:“你的卖身银子,多的不用?#20234;耍?#36175;你!另外,友情提醒一句,下次再出来卖,记得温柔点儿,女人都不?#19981;?#22826;野蛮的男人。”

          写完,她上下看了看,觉得不缺什么了,这才把玉佩压到纸上,?#20302;得?#25720;地拉开房门,往外探了探头。

          这时候,天蒙蒙亮,正是妓?#22909;?#35201;关门的时候,到处一片冷清。

          她?#37027;?#28316;出门,借着阴?#25226;?#25252;,出了妓.院。

          就算不用想,她都知道昨天晚上肯定是被那四个恶毒女人下了药!?#20154;?#22238;去,?#38054;?#33150;死她们四个不可!

        第4章 居然错过了

          凤离醒过来的时候,天?#20011;?#20142;了,他舒服地翻了个身,手在床上伸了伸,什么也没揽着,这才猛地睁开眼。

          床上,房间里都只有他一个人。

          凤离双眼微微一眯,眼光从妖娆变得危险,衬着造物精心设计的五官,竟然有一种致命的慵懒风情。

          那个该死的……女人?

          他从来没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得到那样满足的快感,昨天晚上虽然发现她是第一次,但忍不住就要了又要,最后?#33080;了?#21435;时餍足得像一只刚吃饱的猫,不然也不会让她这么轻易就逃了出去。

          他精致的唇边现出一丝笑意。

          想逃吗?

          只要是他想要的人,从来还没有人能?#25317;?#20986;他的?#20013;?#21602;。

          没想到那个丫头长得那么难以入眼,身子却让人这么放不开。那味道……销魂得很!

          他摸了摸嘴唇,意外地发现?#32422;?#26377;点心动的感觉。

          说起来,他早脱了青涩的年?#20572;?#21448;不缺女人,但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20056;?#30693;味。

          和那个丑丫头比起来,他以前经历过的那些女人……实在是少了太多味道,根本?#29615;?#21644;她相比!

          他伸了个懒腰,坐起来,突然发现床头的柜子上有一张纸,纸上压着一块玉佩。

          他想起昨天晚上的对白,心里一沉,眼角抽动了一下。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拿起?#23383;剑?#32440;上歪歪扭扭的字和她的人一样难看,但勉强能让他看明白写的是什么。

          他看完后,脸彻底黑了,身上散发出?#35828;?#29425;修罗一样的冰冷气息。

          这个死丫头!

          卖身银?

          ?#20572;?/p>

          太野蛮?

          死丫头是打算气死他吧?

          凤离的牙齿咬?#27599;?#21553;咯吱?#27605;歟?#19968;把把手里的?#23383;?#25423;成了团,一用内力,再松开手时,?#21483;己?#34678;一样纷纷落下去,洒了一地。

          凤离?#25104;?#30340;笑容,恶魔一样,扭曲而妖娆。

          伊秋水溜到大街上,正往丞相府走时,一个黑影落到她面前。

          “跟我来!”苍老的声音说,头也不回地向城外走去。

          伊秋水心中一突。

          她有原来身体的?#19988;洌?#30693;道这个黑影是伊秋水的师父杨心慈。

          伊秋水小时候也是个美人胚子,后来中的毒就是杨心慈下的。当时杨心慈说,以她的长相,长大必定祸国殃民,不如尽?#32495;?#20102;,但又觉得她?#25163;?#38590;得,想收为徒弟,权衡再三后就下了毒。

          杨心慈这个老太婆的意思是,如果你有本事,就?#32422;?#25226;这个毒的解药制出来,只要能解了毒,你就出师了。

          杨心慈毒医双绝,在江湖上根本没有对手。原来那个伊秋水生性懦弱,不敢?#32431;梗?#20054;乖跟着师父学医术毒术。当然,这些都是暗中进行的,丞相府的人没一个知道。

          但这不意味着现在这个伊秋水?#19981;?#20219;她摆布。

          在?#19988;?#37324;,伊秋水知道,杨心慈脾气古怪,心狠手辣,说给徒弟下毒就下了毒。在后来学习的日子里,稍有点儿不懂的地方,杨心慈就对她拳打脚踢,有时候新的毒药制出来,找不到试药的,甚至会拿她来试。好几次她都差点儿因为这个死了。

          而所谓的教,就是杨心慈时不时扔给她一本书,让她从头到尾背下来,到了时限师父就会出现教较,若她?#36710;?#26377;一点儿不对,登时便是一痛毒打。

          这种人,?#25165;?#24403;师?#31119;?#20160;么杨心慈,不如就叫杨心狠,杨心黑,杨心毒!

          伊秋水看着杨心慈的背影,冷冷地想。

          凤离催马站在山坡上,眯着眼睛。

          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一觉醒来,丑丫头不见了,翻遍整个妓.院都没?#39029;?#26469;。当然,这个在他的意?#29616;?#20013;,他早想到她肯定不是妓.院的人。他叫带他来的近卫将军李宽打听,李宽竟然不知道那丑丫头是谁,就连妓.院的老鸨都不知道她的底细,只知道那是几个姑娘送过来的,特意叫她找最脏最丑的男人给她开荤!!!

          看来他昨天想?#22969;?#38169;,这丑丫头的确是得罪人了,被人灌媚.药。

          想找人,可连个?#21658;?#37117;没有,这叫他上哪找?

          眼看就要回城外大营了,他一个人催马赶了一?#28201;罰?#23454;在憋闷,停了下来。

          那个丑丫头,?#20154;?#25214;到她,?#21069;?#22905;绑在身边不可,看她还敢?#20302;?#36305;掉?居然还留下那么一张纸条,说什么他太野蛮!下次再见到她,非让她好好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野蛮不可!

          凤离一边想,一边翻弄着手里的玉佩。

          除了?#25104;?#38544;隐的伤痕外,这是那个丑丫头留给他的唯一一样东西了。

          光凭着这个,能找到她吗?

          一想到昨天夜里的狂乱,想到她扬着小下巴?#29615;?#27668;地?#36816;?#24320;价的情景,他的心里就有些微的感触。多少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不怕他,把他当成普通人一样对待。不对,是把他当成普通人还不如的小倌!可是他居然不觉得生气,还觉得心里有些甜丝丝的感觉。

          她当时的表现就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女子本该是温柔婉约的,她那么直来直去,似乎生怕受什么伤,到底是受过多少委屈才变成这?#20013;?#23376;?

          他想留她在身边,想护着她,想让她知道,这个世上,至少还有一个男人,是真正对她好,是不在意她的长相的。

          想到这里,他的心竟然悸动起来,一个声音不停地说着:“凤离凤离,你一直寻找的女人,你一直在?#21364;?#30340;女人,其实就是她啊。”

          他的目光从玉佩上移开,向山坡下扫了一眼。

          突然,他怔住了!

          山坡下面走着的两个女人,一个老的,一个丑的……那可不正是丑丫头吗?

          凤离的心一下子跳?#27599;?#20102;,心跳声越来越响,他几乎张口就要出声喊,但一向理智的他立刻克制住了?#32422;骸?#37027;个老女人不知道是谁,丑丫头再见他也不知道是什么?#20174;Γ?#22914;果撒腿就跑怎么办?

          莫不如直接催马下坡?#39134;?#21435;罢!

          想到这里,他刚一扬马缰,忽地破空中传来一阵风声,他心中警大作,急忙往后一仰,几个暗?#39181;?#26012;地贴着他的脸划了过去。

          遇袭!刺?#20572;?/p>

          他的警觉性一下子提到了最高,一边仓促应战,一边却?#20013;?#27880;意着山坡下面。

          不行,现在不行叫丑丫头,万一被刺客发现她认得他,会不会给她带?#27425;?#38505;?

          刺客有十多个,虽然他有把握胜过他们,而且过一会儿他的手下就会回来,不会出什?#27425;?#38505;,但是一想到坡下的丑丫头,他的心就浮躁起来,一时生怕刺客们发现她,一时又生怕她再?#38395;?#20102;,让他找不到。

          在这双重矛盾之下,一个刺客终于找到了他分神之下露出的破绽,一刀砍中了他的手臂,?#19997;?#24456;深,血流如注。

          杨心慈带着伊秋水转了个弯,很快就消失了。

          凤离一边向山上撤,一边迎战。

          山坡后面,是一个断崖。断崖虽然不高,但底下?#37239;?#20132;错,乱石?#25549;荊?#25481;下去的人,?#28504;?#19968;生。

          他心里记挂着丑丫头,终于不得已使出了保命的绝招,一时之间,光华大作,所有的黑衣人都在这一招之下倒到地上。

          凤离来不及细查他们的情况,抬腿就向伊秋水消失的方向追。

          他的保命绝招从来不留活口,?#19978;?#36825;次因为他手臂受伤,出了意外,竟然有一个杀手重伤之后还活着。他疏忽之下,被那个杀手?#35828;梗?#20004;人翻滚着全落到了断崖下面。昏迷之前的那一?#24067;洌?#20182;心里仍旧想着:死丫头!丑丫头!回来!别离开我!我?#20234;四?#36825;么多年!别走!

          伊秋水这时候也正在和杨心慈大打出手。

          原来杨心慈发现这个徒弟不像以前那样懦弱怕事之后,心中恶念升了起来,生怕不好控制她,干脆想趁她羽毛未丰的时候除了她。

          伊秋水哪肯乖乖束手待毙?两人一言不合打了起来,一时间毒粉药粉满天飞。杨心?#20154;?#28982;毒术医术高明,但功夫很?#20572;?#22240;此并不是伊秋水的对手。

          正在伊秋水即将取胜的时候,她的心没来由地疼了一下,接着好像有谁在召唤她,那种低沉的痛入?#25772;?#30340;感情,让她不由?#35835;?#19968;下,下意识地四周看了看。

          杨心慈抓住这个机会,手中的药粉一下子洒到她的?#25104;希?#21516;时一掌击到她胸前,伊秋水一口鲜血喷出,大怒之下,反手一?#23567;?/p>

          杨心慈本来一击得手,正暗自得意,没想到伊秋水竟然仍旧强?#20998;?#27492;,?#29615;?#22791;间被她反手攻到要害,一下子便蔫蔫地倒了下去,没了气息。

          伊秋水怔了一下,四周看了看。

          风清云淡,哪有什么人在周围?

          可她在前世受过那么长时间的强化训练,根本不可能出现幻听幻觉,那个召唤她的声音,低沉温柔中充满了?#38383;?#20284;乎满是生生世世寻找而不可得的遗憾。

          到?#20303;?#26159;谁?

          到?#20303;?#26159;怎么回事?

        第5章 再次错过

          七年后。

          大云国京城外有一条江,江面很宽,很深,平日很很少人来。凤阳站在江边,对着滔滔江水?#34924;?#20182;死去的爱妃。

          他的爱妃杨怜儿就是葬身在这里,连尸骨都没有找到。

          马蹄声传来,凤阳的近身侍卫李刚立刻警惕地握上腰间的佩剑。

          官道上,一辆马车停下来,一个?#36175;?#23043;一样漂亮的小男孩跳下马车。凤阳放松?#35828;?#35686;惕,但仍旧警戒着四周,毕竟,当今圣上的性命现在可只有他一个人在维护。

          那小男孩?#21481;?#31245;微?#35835;?#19968;点儿,撩起衣服下摆开始嘘嘘。

          做完之后,他转头四顾,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宁!”马车里一个声音在叫他。

          “马上!”小?#36175;?#22238;答,转身往车上走。

          凤阳听到声音,下意识地朝小男孩看去。

          他六?#21658;?#30340;模样,肤如凝脂,唇若点朱,五官精致得像上天的恩赐。唯一有点儿?#19978;?#30340;是,这张同龄人实在难以比拟的漂亮脸蛋上,却有着十分冷冽的眼神,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像置身冰?#36873;?/p>

          看清小?#36175;?#30340;长相,凤阳只觉得脑袋轰地一下,愣住了。

          男孩这时候?#20011;?#38075;进了马车里,车夫扬起鞭子,赶着马车继续前?#23567;?/p>

          “圣上,圣上?#20426;?#26446;刚看到凤阳的表情,轻声叫着。

          凤阳回过神来,一把抓住李刚的手:“你看到没有?#20426;?/p>

          “看到什么?#20426;?#26446;刚有点儿不解。

          那个小男孩,和凤离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虽然他只来?#30473;?#30475;一眼,但却绝对不会认错。

          那张?#20056;?#28982;稚嫩,和凤离小时候一模一样。

          刚才那一眼,他几乎以为?#32422;河只?#21040;了和小时候的凤离第一次见面的情?#21834;?/p>

          “没什么。”凤阳清醒过来,叹息一声。

          应该只是相像而已。再怎么说,凤离一直在他的严密监视之下,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孩子还不让他知道?

          马车一路行驶到城里,车厢里断断续续地传出来母子俩的谈话声。

          “娘,等下我们要去?#27169;俊?/p>

          “去你花花姨那里,敲诈她去!”伊秋水嘿嘿奸笑着。

          花花姨,原名李小花,是商人之女,四年前她随父亲去腾雾国做生意,结果?#39134;?#36935;到?#32451;耍?#22852;奄一息时被伊秋水救下来治好,两人成了好朋友。李小花后来?#30475;?#21435;腾雾国时,都会借住在她那里,对伊安宁这个小鬼精灵也?#19981;?#21040;不得了。

          李小花不只一次说过,伊秋水什么时候回大云国,一定要去她家里住。

          马车停在了李小花家门口,李小花?#20540;叩?#20914;出来,抱着伊安宁直亲,叫家里下人帮这母子俩收?#30333;?#22788;,?#32422;?#21017;嚷着要带她们去酒楼接风。

          一转眼,李小花看到伊秋水那张丑陋的脸,?#25104;?#36824;有两道翻开的刀疤,特别吓人,伸手就往她?#25104;?#25235;:“水水,把你这张脸拿下去,真想?#28504;?#20960;个吗?#20426;?/p>

          伊秋水一侧头躲开她的手:“不能拿。”

          “知道知道,你几年前就说过了,不就是得用这张脸?#20146;?#24403;年的大仇未报吗?可是现在你是在我家嗳,仇记在心里就好了,我要看你的真脸!”说着不由分说把伊秋水?#25104;?#30340;人皮面具?#20234;?#19979;来。

          底下,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祸国殃民的脸。

          雪白娇嫩的皮肤吹弹可破,眼睛清?#21917;縲切牽?#22068;唇嫣红诱人,让人忍不住就想凑上去咬一口。明明气?#26159;?#32431;美丽,偏偏双眼一眨一瞥之间就不经意地带出一股风情,纯如仙?#20174;主?#22914;魔,让人看得移不开眼。

          饶是李小花不止一次见过这张脸,仍旧呆了半晌才勉强捡回了心神,叹口气说:?#20843;?#20102;,水水,你还是戴人皮面具吧,顶着这张?#25104;?#34903;,我怕还没到酒楼就被人围观挤死了。”

          说归说,她却还是把伊秋水原来那张面具放到一边,挑了一张看起来?#36824;?#28165;秀的递给伊秋水:“用这张。”

          伊秋水摇摇头,依她的话戴好,两女一童去了京城最大的酒楼“太白楼?#34180;?/p>

          太白楼下,马车刚刚停好,伊安宁?#20011;?#36339;下马车,向前跑了几?#21073;?#27809;留神撞到一个男人的怀里。

          “对不起!”他急忙道?#28014;?#23064;教过他,做人要有礼貌,撞到了人就要道歉才?#23567;?/p>

          男人没说话。

          李小花也下了车,对伊安宁摆手:“安宁,来这里。”

          伊安宁垂着头,转身走过去,拉住了她的手。

          男人身边的女伴蜜兮见男人一直不动,不甘心地拉了下他的手,?#33510;?#22320;问:“离,怎么了嘛,我们进去啊。”

          一个只知道低头的小孩子有什么好看的?连张脸都看不着。

          凤离摇了下头。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刚那小孩子的笑声好像一直笑到了他的心里去,那声“对不起”让他的心底的某个隐秘角落微微地一动,一向冷硬的心?#24067;?#26580;软。

          “离,走了?#30149;!?#34588;兮催他。

          凤离下意识地看了眼李小花,一?#29260;?#26222;通通的大众脸。

          他摇了下头,道:“走吧。”带着蜜兮进了酒楼。

          另一边,伊秋水终于下了马车,三人刚刚走进楼里,小二就迎了上来,不好意思地笑着说:“?#20984;伲?#20170;天酒楼里?#20011;?#28385;了,要不您看……。”

          李小花一怔,见楼下大堂里果然坐满了人,连一个空位子都没有。

          “上面的单间呢?#20426;?#22905;?#30465;?/p>

          ?#26263;?#38388;也都满了。”小二说。

          李小花叹了口气:“那算了,我们去别处吧。”太白楼虽然出名,但京城里出名的也不只这一家,再换一家就是。

          三人转身向外走去,这时刚刚带着蜜兮走到二楼的凤离像有什么熟悉的东西吸引着他一样,猛地转头向大?#22969;?#21475;看去。

          正好看到三个人离开的背?#21834;?/p>

          惊鸿一瞥。

          蜜兮见他时不时停下,不高?#35828;?#25289;着他的手:“离,我?#20146;呃病!?/p>

          凤离也发现了?#32422;?#30340;失态,继续往单间里走。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