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完整版)君墨浅温孤翊柒小说-二嫁倾城,阁主宠妻无度免费阅读by章浅

        发布时间:2019-03-09 09:37

        君墨浅温孤翊柒小说

        二嫁倾城,阁主宠妻无度全文阅读

          君墨浅温孤翊柒的小说《二嫁倾城,阁主宠妻无度》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作者章浅。这本书全文讲述她是凤鸣国的长公主,却因一场阴谋的联姻断送了自己的国家,她誓要复国再起却困难重重,第二次的成亲是一场交易,却不想她二嫁的夫君竟如此信她宠她。
          “墨浅,回来了?#20426;?#21018;刚还在竹椅上喝着酒的男子蓦然起身,看着微微眯着眼看着自己的君墨浅。
          “百里。”君墨浅慢慢走过去,饶有兴致的看了眼对方手中的酒,“这是什么?#20426;?#19968;种明知故问的语气,一种颇为兴致的问法。
          “墨浅,你听我说啊,这不是一般的酒。”百里聆空看了眼自己手中的杯子,再看了看面前的君墨浅,来回数次,终究还是没舍得放下酒杯,“这是西山那边弄来的果子酒,真的,没什么酒味的。”
          “这知道的当你是琴谷谪仙。”君墨浅轻轻的笑了笑,便挨着百里聆空坐了下来,“不知道的,还当你是琴谷酒仙呢。”
          一句话把百里聆空堵得忽然就没了话说,嘴里也不知嘀咕了些什么,就怏怏的坐下了。
          “查到了。”一个声音忽然从百里聆空身后响起,吓得百里聆空忽然就使了个轻功坐到了对面的位置。
          说话的是个面容姣好的男子,长相颇为阴柔,若是不听对方开口,那绝对是个有着倾世容貌的女子,可有着这样一副女子皮相的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子。

        第1章 楔  子

          冷氏153年,顺允皇帝驾崩,皇太子冷祁继位,自称明睿皇帝,冷氏王朝进入巅峰盛况。

          周边国家无一不对冷氏王朝俯首称臣,甚至有些小国干脆归顺了冷氏王朝。

          冷氏155年,冷氏王朝皇后诞下两名龙子,其中一名封为太子。

          同年155年,?#20351;?#20013;一小主诞下一名龙子,取名冷‘玉’珏,为冷氏王朝三?#39318;印?/p>

          冷氏161年,三?#39318;?#20919;‘玉’珏亲额娘殒,本应立即过继给其他皇妃的三?#39318;?#22240;不受皇上的宠爱和重视迟迟未?#36824;?#32487;。

          冷氏167年,三?#39318;?#21313;二岁,首次上场杀敌,竟挫的对方无还手之力。之后三年,三?#39318;?#19981;断征战沙场,多次立下战功,成为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当今战神。

          冷氏170年,三?#39318;?#20919;‘玉’珏十五岁,被封为护国将军,统领四方,却仍不受重视。

          冷氏174年,三?#39318;?#21313;九岁,过继给新入宫的贵妃娘娘。并被封为冷钧王,拥有了独立府邸。

          冷氏176年,三?#39318;?#20108;十一岁,迎娶邻国凤鸣国长公主温孤翊柒,温孤翊柒成为冷钧王妃。

          同年176年,三?#39318;?#20030;兵凤鸣国,灭国后休了正妻即原凤鸣国长公主,温孤翊柒。

          凤鸣93年,冷氏160年,凤鸣国皇后诞下第一个龙‘女’,取名温孤翊柒。

          凤鸣99年,冷氏166年,长公主温孤翊柒才惊四座,让凤鸣国主甚是喜爱,成为了凤鸣最受宠的公主。

          凤鸣100年,冷氏167年,长公主七岁,听到老师们的对话,得知邻国的三?#39318;?#23567;小年纪竟上场杀敌,顿?#26412;?#30340;新鲜无?#21462;?/p>

          凤鸣103年,冷氏170年,长公主十岁,三年间不断关注着邻国三?#39318;?#30340;她自是知道冷‘玉’珏此时成了护国将军。而此时的温孤翊柒凭借一身才气成了凤鸣第一才‘女’。

          凤鸣107年,冷氏174年,长公主十四岁,无意间听到凤鸣国主对自己婚事的商量,得知自己的未来夫婿竟是刚刚被封?#36865;?#30340;冷钧王冷‘玉’珏。

          凤鸣109年,冷氏174年,长公主十六岁,与冷氏王朝联姻,嫁予冷氏三?#39318;?#20919;‘玉’珏,成了冷钧王妃。

          同年,三?#39318;?#20030;兵凤鸣国。

          同年,凤鸣国不复存在。

          同年,温孤翊柒被休,离开国都,四处生活。

        第2章 她回来了

          冷风萧萧易水寒,荣归故里将少还。倾城不知身外客,半是风尘半是婵。

          一个别致的庭院中是满园的蔷薇,是满园的萧瑟,是一个说不清味道的少女,是一摇抚琴,是一幅字画……明明不是蔷薇盛开的季节,但这院内的花,偏偏就兀自的开的灿烂?#20132;?#30524;,这院内的画面,偏偏就闪到所有?#35828;难?#30555;。

          “小姐……”绿萝看着自家小姐又对着那些开的极为诡异的蔷薇呆愣着不动,便小心的上前推?#36865;啤?#20854;实,绿萝并不知道自家小姐的真实身份,只知道,自家小姐是自己,不,是整个院子的?#35828;木让?#24681;人。但,对于小姐,所有的人都所知甚少,大家知道的只是,小姐叫大?#39029;?#22905;蔷薇公主或是小姐。这院子内大部分的人还是老老实实的叫着小姐,但那些顽皮的男孩子,就会张口闭口都是蔷薇公主。而小姐对这件事情也尤为的宠溺,总是不埋怨,总是微笑。

          “这冷氏王朝也要到尽头了……”女子只是遥遥的望着远方,惶惶然就开口说了句莫名的?#21834;?/p>

          “小姐!”绿萝跺了跺脚,紧张的开口。她眼中的小姐总是会莫名的说出一些自己觉?#27809;?#34987;诛九族的话来,小姐,总是那么的特别。

          “蔷薇公主!”一个少年从远处飘飘而来,来者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透露出的是年少特有的?#31354;妗?#36825;孩子看来只有十一二岁,男孩的功力却绝不算弱。

          “清儿,回来了啊。”女子宠溺的揉了揉男孩的头。少年叫做萧清,是女子最?#19981;?#30340;孩子之一。

          这真整个院子的孩子都是由这女子在各个地方收留?#35828;模?#25152;有的都是孤儿,或是有家人也和孤儿无异的孩子,所有的孩子进了院子一律?#30007;?#33831;,比如绿萝,她就叫萧绿萝。而这院内的年长者,亦是这女子在各个人口贩卖的地方赎身回来,或是在对方即将被欺负?#20102;朗本?#20102;一命的人。年长者对小姐也是尽心尽力,忠心耿耿,只是他们这种年纪,更注重祖先,于是都没有改名换姓。孩子们都姓萧,是因为,女子说,蔷?#34987;?#39321;,赤色江湖,冷色王朝,萧色就是人世了,所以,这么多的姓氏中,她偏偏?#19981;断簦?#32780;院子里的孩子也都?#19981;?#22905;,便跟了姓萧。只是,女子曾经凝视了他们很久,才哀哀吐出一句,?#19978;В?#25105;本不姓萧。

          “小姐!”绿萝皱眉看着女子,手中停了只信鸽,急匆匆的开口,“刚刚钟叔飞来的信鸽,说冷钧王来了,按书信的速度来说,应已经到了才是。”

          “啊!”萧清笑着叫了声,“公主,那男人在大厅候着呢,我让他在那等着。”清儿眯着眼笑了笑,大大的眼睛眯着的时候又是另一番风?#35835;恕?/p>

          “是么?#20426;?#22899;子也眯了眯眼,最终叹了口气,站起身,“清儿,我们去吧。”

          此时才算真正看清了那女子的容颜,清新秀丽中带了些许妖娆慵懒,两种对立的样子在她身上硬是配合的美好。柳叶的长眉配上狭长的眸子,时而慵懒,时而精锐。

          三?#35828;?#20102;大厅的时候,才发现,园中老老小小,所有的人?#21363;?#40784;了,在门口或是安静,或是偷偷的瞄着屋内的冷钧王。传言这个王爷骁?#24459;?#25112;,但偏偏喜爱寻花问柳,偏偏?#19981;读?#36830;于青l花?#31181;?#38388;,偏偏?#19981;?#25910;纳民间奇美女子……这样一个王爷,也不知该说是百姓之福,还是百姓之难。

          “小姐。?#34180;?#34103;薇公主。”女子来到的时候,全数的人毕恭毕敬的行礼,女子也只是微微颔首,并不答什么。

          “竟还真有人自称公主!”屋内一个清冷的声音传出,语气中并未有气恼之意,反是淡淡的欣?#20572;?#26089;就听闻花街有个蔷薇公主,民间皆奉为神女。没想到真这么目无王法。”这目无王法四个字也只是浅浅的带过,并没有任?#25991;?#24847;。

          “我也没想到,本宫怎么就不能自称公主了?#20426;?#22899;子一开口,全院的人都安静了,他们第一次听他们的小姐自称本宫,竟是在冷氏王朝的王爷面?#21834;!?#38590;道,三年不见,冷玉珏冷王爷就不记得本宫了?#20426;?/p>

          听到来者的声音,冷玉珏明显一怔,顺势就迅速使了轻功飞身门外。在见着对方之后,一?#24067;?#30340;惊讶,随后的恍悟,接着又是那副冷笑着不屑的口吻,“是你?温孤翊柒?#20426;?#37027;种不屑是存心发出来的,透过那清冷的声音声声在院中回荡着。那是院内的?#35828;?#19968;次知道小姐的真名,温孤翊柒。“你还没死啊?#20426;?/p>

          ?#24052;心?#32769;的福,本宫还没呢……”柒眯了眯眼,心中忽然就像是失了一块。本来还是期待的吧,总归是觉得自己现在这么厉害,总会有什么不同的吧,只是事到如今,由不得她不信,她眼前这个叫做冷玉珏的男人,对她只有深深的不屑,没有其他。“倒是冷王爷,这么些年,还是英勇如昨啊……”一个短暂的停顿,“无论哪个方面来讲。”此话堪堪出口,院内的人已经笑开了,他们从不怕死,平日里不敢这样,不敢那样,也不过是怕小姐有事而已,如今看来,这王爷和自家的小姐分明就是旧识,大家反而就放开了。

          “你……”冷玉珏被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偏偏还什么都不能反驳。“温孤翊柒,跟本王回去。”他要她跟自己回去,这样一来,以这个女人这几年来的声誉,一定会为自己又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本宫不会?#35475;?#30340;。?#27605;?#26159;放弃了什么一样,柒忽然又换了语气,一?#20415;?#25042;十足的表情?#34920;?#30528;冷玉珏,“冷钧王,你请回吧,我要歇着了。”最后一回她没有自称本宫,她称他为王,她彻底划清了自己和那个叫冷玉珏的男人之间的界限。

        第3章 初次相遇

          “君公子,君皇有请。”吊着嗓子的公公的声音让背对着门看向窗外的男子微微皱了皱眉,但也只是轻轻的,只一瞬就恢复了平静,缓缓转过头。

          “知道了,下去吧。”男子微微摇了摇头,整理了下衣服就也出门朝书阁走去。

          这时才是真正的能看清男子的容貌,没有什么过多的装饰,也没有什么明艳的表情,却生生让人觉得移不开视线。若是能有一种人看了就觉得清冷,那一定就是眼前的男子了。

          明明就是深秋了,御花园的花却从来没有枯败过,毕竟是?#20351;?#22900;?#20037;前?#33457;草都照料的很好。

          “君墨浅见过吾皇。”这个叫君墨浅的男子只是微微的作了揖,并没有行大礼。

          “墨浅啊,朕不是说了,免去一切礼仪,你与朕仅是友人,这有的没的的作揖就也省了吧。”这话无论是哪个做臣子的听了都会满心?#26029;玻?#25509;着诚惶诚恐的谢恩才是。偏偏眼前这个男子只是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就再没了下文。“墨浅啊,来陪朕下盘棋吧。”

          “君墨浅棋艺不佳,怕是会扫了吾皇的兴致。”君墨浅只是淡淡的,从语气中也未曾听出丝毫的在意或是遗憾。

          “是么?#20426;?#20919;祁挑了挑眉,?#21322;?#21487;是听皇儿说,墨浅棋艺?#35828;茫薇?#26159;比不上的。”冷祁也不再等君墨浅回话,便?#27663;?#22352;下,看着君墨浅。

          “父皇又在说儿臣什么?#20426;?#24573;然推门而入的是个棱角分明的男子,阳光下闪着光辉的笑着。

          “青儿,朕在抱怨墨浅不陪朕下棋呢。”冷祁对冷玉青相当的疼爱,这种疼爱因为各种原因,比如冷玉青的母后是他最疼爱的君后,比如冷玉青是太子,比如冷玉青自小聪颖……“这不,刚给他说你跟朕提起过他棋艺?#35828;謾!?/p>

          “是啊,墨浅。”冷玉青搭着对方的肩膀,“你就别谦虚了,快赔父皇杀一局,让父?#25163;?#36947;我们冷氏王朝也是有能人异士的。”

          “会下个棋而已,算不得能人异士。”君墨浅看了看冷玉青,轻轻的勾了勾嘴角,淡淡的开口。

          “君皇。”还没?#33268;?#20986;下棋是不是能人异士,门外的侍卫便开口打断了屋内的?#33268;邸?/p>

          “?#38382;攏 ?#20919;祁有些不满的开口,毕竟打断自己悠闲的时光,让自己难得的兴致?#24067;?#19981;存在的声音自己怎么也不会柔声对待。

          ?#30334;?#21531;皇,有人在?#20351;?#22806;……说……说……”外屋的侍卫忽然结结巴巴不敢开口。

          “说什么!”冷祁猛地拉开门,看着跪在外面的侍卫,“他说了什么,你就说什么,朕赦你无罪。”

          “谢君皇,外面有一女子,说是被君皇害的家破?#36865;?#30340;公主,君?#39318;?#22909;还是见一下她,否则她会让全天下知道君皇是多么无耻,卑鄙,奸诈。?#31508;?#21355;一口气说完后,头仍是低的极?#20572;?#27605;竟这样的几句话,即使是被君皇说了赦免罪行,还是很让?#35828;?#25112;心惊的。

          ?#21322;?#23601;会会他。将他直接带来这!”冷祁一?#26377;?#34957;又走入房内。冷玉青赶紧使了个眼色给门外的侍卫,让侍?#32769;?#36864;下了。

          “既然君皇有事,那墨浅……”君墨浅轻轻作了一揖,?#24613;?#31163;场,却又被君皇的话打断。

          “不用,墨浅就在这吧,一起看看来的是谁,会面结束了,我们也好继续下棋。”冷祁坐在主座上,并没有过多的愤怒的语气,而是平淡的好像?#28982;?#35265;的是一个要来观棋的友人一样。

          “好。”君墨浅点点头就也找了个位坐下喝茶,不再离开,只是淡淡的表情表示他对这样的事情,一点兴趣也没?#23567;?/p>

          “冷君皇近来身体可安好?#20426;笔?#21355;还没来得?#24052;?#25253;,就一女子兀自的进了屋,“本宫可是挂念的很。”

          冷祁见了来人便做了个手势,让侍卫退下并关上了房门。

          “是弟妹。”冷玉青有些惊讶来者,?#36127;?#26159;在看到来?#35828;?#21516;时站起了身。

          “本宫可无福消受,本宫只是个国破家亡的亡国公主而已。”温孤翊柒冷眼看了下冷玉青,又诧异的扫了一眼君墨浅,最终才定神在冷祁身上。

          “是你啊……”冷祁眯了眯眼睛,“国?#32426;?#20102;还有什么公主之说。还本宫?这话传出去也不怕你们残存的国人笑?#21834;!?#20919;祁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温孤翊柒,便再不?#27492;?#22696;浅,来,与朕下棋。”冷祁,仿佛从来没有把温孤翊柒放在眼中一般。

          “下棋本就是专心之事,君?#27663;?#22312;有事在身,这下棋还是免了吧。”君墨浅淡淡的开口,又浅浅的看了眼在审视自己的温孤翊柒。

          “多年不见,冷君皇的雅?#35828;?#26159;只增不减啊?#20426;?#34429;然有些讶异君墨浅对冷祁说话的态度,不过这冷祁本身就是个思维怪异的人,再加上这君墨浅看起来就不是什么正常人,温孤翊柒也就没有深究。

          “你们都下去吧。”冷祁深深的看了眼君墨浅,发现对方丝毫没有与自己对弈的兴致,便也扫了兴致。“包括你,温孤翊柒,朕自会找时间与你探讨探讨国恨?#39029;稹!?#20919;祁边往里屋走去边继续开口,“不过现在,朕乏了,你放心,朕定在三日内找你叙旧。”

          “那……”温孤翊柒也并不是急于要结果的人,三年都忍了,又何必在乎这么短短的三天。“本宫就恭候大驾。”

          三?#36865;顺?#20070;阁的时候,正有侍卫来向冷玉青禀报了些事,冷玉青便先行离开了。

          ?#21363;?#30340;御花园,一个行走的少年与一个行走的少女,阳光好的有些许刺眼,却不足以温暖他们两之间仿佛存在的薄冰。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往外走着。

          来往的宫人在见到君墨浅的时候都会行礼,而君墨浅也至多点头示意,这点倒是给温孤翊柒带来了很大的兴趣。

          “你是谁?#20426;?#30452;到走到宫门口,温孤翊柒才缓缓开口。

        第4章 两个组织

          “君墨浅。”君墨浅看了眼眼前的女子,对方对自己抱着一丝丝的警戒之心。这点大抵是自己之前和冷祁如此熟识的表现所造成的吧。

          “温孤……”温孤翊柒话还未说完,便不再开口,毕竟?#38405;?#29983;人报上自己姓名并不是自己的作风。

          “温孤翊柒。”君墨浅并不介意对方没有完整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倒是先一步报上了对方的全名。

          “你……”女子大抵是本想询问君墨浅是如何知道的,却是忽然想起之前冷祁提起过自己的名字,也就不再开口,连道别也没有说就离开了。

          “温孤翊柒……”君墨浅望?#36865;?#23545;方离去的身影,忽然在他清冷的面容上绽开一朵名为笑容的花,不?#30591;?#27973;浅的,时间不长,一瞬而过,但足以表现出君墨浅对温孤翊柒的兴趣。“有点意思。”

          “日照西斜,酒一壶,酒一壶。”云雾缭绕的山中竟隐着一处颇为雅致的竹屋,?#36214;?#30475;去,不仅雅致,这竹屋的面积也不小,至少三四口人家在这里居住都是不成问题的。

          竹屋外围用竹篱围成了一个院落,也并没有种植什么特别的植物,满院落的尽是墨竹。

          “墨浅,回来了?#20426;?#21018;刚还在竹椅上喝着酒的男子蓦然起身,看着微微眯着眼看着自己的君墨浅。

          “百里。”君墨浅慢慢走过去,饶有兴致的看了眼对方手中的酒,“这是什么?#20426;?#19968;种明知故问的语气,一种颇为兴致的问法。

          “墨浅,你听我说啊,这不是一般的酒。”百里聆空看了眼自己手中的杯子,再看了看面前的君墨浅,来回数次,终究还是没舍得放下酒杯,“这是西山那边弄来的果子酒,真的,没什么酒味的。”

          “这知道的当你是琴谷谪仙。”君墨浅轻轻的笑了笑,便挨着百里聆空坐了下来,“不知道的,还当你是琴谷酒仙呢。”

          一句话把百里聆空堵得忽然就没了话说,嘴里也不知嘀咕了些什么,就怏怏的坐下了。

          “查到了。”一个声音忽然从百里聆空身后响起,吓得百里聆空忽然就使了个轻功坐到了对面的位置。

          说话的是个面容姣好的男子,长相颇为阴柔,若是不听对方开口,那绝对是个有着倾世容貌的女子,可有着这样一副女子皮相的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子。

          “周芷茗!你下次别这么神出鬼没的。?#27605;?#28982;是被吓到了,百里聆空一?#20146;?#24616;气的开口。话虽是这么说,但百里聆空还是缓缓的端起了自己的杯子,看着对面的男子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坐下。

          “哦?”周芷茗看了眼百里聆空,语调微微上扬,“我说百里聆空,你不会是喝酒被抓拿我撒气吧?#20426;?#19968;语道破,让百里聆空的?#25104;?#19968;?#24067;?#21464;了。

          “别管他,芷茗,那个事情查到了?#20426;?#21531;墨浅淡淡的扫了一眼百里聆空,衣袖轻轻一扶。

          “嗯,三年了,终于又出现了,天魔谷的人。”周芷茗轻轻开口,语气中带了轻不可闻的兴奋。

          天魔谷算是君墨浅一直在寻找的一个势力,?#26082;?#30340;说,是君墨浅的师傅凤鸣国神医要找的一个势力。不过神医在三年前的凤鸣国灭国之战?#20852;?#20102;,这事情自然落到了做徒弟的身上。

          君墨浅对师傅的感情除了师徒之情,更多的是感恩,对这个把自己抚养长大的神医的感恩之情。

          君墨浅曾经问过师傅身为凤鸣国的神医为什么要救冷氏王朝的自己并?#19968;?#20542;其所有的教?#23478;?#26415;。师傅的回答只有四个字:为医之本。

          也就是这简单的不能在简单的四个字让君墨浅?#38405;?#20010;当时年过半百的人格外的尊敬。

          “确定是天魔谷的人么?#20426;?#22909;不容易放下酒壶,却又开始吃着?#19968;?#37221;的百里聆空不禁开口问起,“这些年,冒充天魔谷的人可不在少数。”

          “你是在怀疑落羽苑的实力?#20426;?#21608;芷茗挑了挑眉,略显不满的开口。

          “不……”百里聆空笑了笑,“这是墨浅的势力,我自是不会怀疑,?#19968;?#30097;的是你的实力。”

          “你!”

          剑?#20116;?#24352;,两人似是要立刻就打一架才能甘心。这种时候君墨浅往往只是坐在那,什么也不说,从百里聆空面前拿过酒壶和杯子,一边浅酌一边看戏。

          还是那个满是蔷薇的院落,还是那个木屋,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看见温孤翊柒回来了也只是恭敬的打个招呼就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了。

          “小柒,你回来了?#20426;?#21018;回到屋的温孤翊柒就看到自己面前有个少女笑了笑给自己倒了杯水。“你要不要?#20426;?/p>

          “不用了。”温孤翊柒看了看眼前的女子,少有的笑了笑,“我说娆子,我今天去见冷祁了。”

          “嗯,听钟叔说了。”女子点点头,接着轻轻的笑了笑,“你倒是挺迫不?#25353;?#30340;啊?那冷玉珏就如此之好?#20426;?/p>

          “嗯……如此之好?#20426;?#28201;孤翊柒仰着头像是思索,像是?#27425;剩?#26368;终只是自嘲的摇了摇头,“也不是吧。”

          嵚娆看了看这个自己跟了许多年的女子,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于嵚娆来说,温孤翊柒是邻国公主,是从商时遇到的知己,是多年好友,是落樱堂真正的主人,是自己的主子。但嵚娆也知道,主子这个称呼,温孤翊柒从来就不允许自己喊,即使是最为正规的堂内会议,也不允许自己喊她主子。这是嵚娆最骄傲的事,她,与那些其他的落樱堂的人是不一样的。

          ?#29256;?#23376;,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温孤翊柒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说什么。

          “小柒。”嵚娆忽然就严肃起来,“永远不要觉得自己错了。”她眯了眯眼,深吸了口气,“你,我,风映雨三人都是没有机会说错的人。”

        第5章 势力分布

          “小柒,娆子,据说天魔谷的人出现了。”一个身影从门外走进,一袭素衣,?#26131;?#27973;浅的笑容。来人不是嵚娆刚刚提起的风映雨又是谁。

          “小雨,这消息确定么?#20426;?#23898;娆看着眼前的少女,这个女子和自己一样,一直跟着温孤翊柒。在落樱堂和自己是一样的地位,可以说,她嵚娆和对方风映雨就是温孤翊柒在落樱堂的左膀右臂,只不过,她嵚娆在暗,风映雨在明。

          “不确定……”依旧是那副万年不变的笑?#24120;?#22825;魔谷的人太过特殊,这些年也没有人真正遇见过,所以,能真正识别天魔谷的?#35828;模?#19990;间不超过五人。”

          “消息是从哪里来的?#20426;?#28201;孤翊柒皱了皱眉,终究还是叹了口气开口。

          “落羽苑。”勾起一抹别有意味的笑容,风映雨一字一顿的开口。

          这句话让温孤翊柒的?#32426;分?#24471;更紧了,落羽苑,这是个能和落樱堂抗衡,?#26082;?#30340;说是比落樱堂更加神秘的势力。但,以情报为主的落羽苑传出的情报倒是平白的增加了这消息的可信度。

          天下大势本五国并存,各小国散布。自凤鸣落?#20800;?#22823;国仅存四方,小国零落。冷氏王朝为首,夷陵帝国次之,青乾国与迟坤国不相上下。

          整个大陆各种势力分布,其中最为凶煞,普通?#36865;?#24448;避之的便是落樱堂,此势力为大陆有名的杀手组织,只要有此势力看得上的东西,便可?#24616;?#20323;杀手。

          而最为神秘的势力则有三种,三种势力各不相干,做的是不同的事情,不同的买卖。

          其一,落羽苑,大陆最为神秘的情报势力,据传没?#20449;?#19981;到的消息,没有查不到的真相。其人手、手段、主子、总据点全数是迷,无人知晓。

          其二,?#35328;?#38401;,大陆最为神秘的护送势力,表面是以服?#28201;?#21334;为主,实际上做的是收人钱财保人性命无忧的买卖。当然,请?#35328;?#38401;护送,保护要出得起足够的银子。

          其三,也是大路上最为神秘的势力,天魔谷。主要经营不明,人数不明,地点不明,特征不明。唯独留有几个传说:传说天魔谷中留有可号令天下无主兵将的兵符;传说天魔谷中有富可敌国的财宝;传说天魔谷中有绝世的武功秘籍;传说天魔谷中有神兵利器的制造图?#21073;?#20256;说天魔谷中有绝无仅有的神秘生物。当然所有有关天魔谷的事情都是传说,大路上能真正识辨的出天魔谷的人屈指可数。

          “王爷,您回来了。”一个身着水蓝色衣服的女子从屋内走出,淡淡的笑容在看到冷玉珏的那时挂上了?#33251;眨?#27492;女子赫然就是冷玉珏的侧妃格汐。

          “嗯。”冷玉珏没有过多的理会那个走出来的女子,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又像是恍然想起什?#27492;?#30340;,“逍遥呢?#20426;?/p>

          “在书房?#39286;!备?#27728;只是微微的叹了口气,就再没说些什么,她从来都知道,冷玉珏的心中没有自己。?#26082;?#30340;说,冷玉珏的心中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有的只有冷氏江山和他自己。

          在书房等着冷玉珏的是他的好友醉逍遥,醉逍遥本不叫这个名字,他是当朝丞相李元峰的庶子,诸多原因让他并不?#19981;?#36825;个身份,便抛开了过往专心做起了流浪剑客。只是这么多年,他与冷玉珏的情分倒是一直没有断下。

          “玉珏,兄弟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怎么也不在家候着,还出门去了?#20426;?#20919;玉珏还未进屋就听见屋中传出醉逍遥爽朗的笑声和那丝毫听不出不满倒有些调侃口吻的问?#21834;?/p>

          “你这些年又不是定时回来,本王怎么知道今日你就来了?#20426;?#20919;玉珏也没正面回答,倒是端了个架子,顺势先坐在了书房的主座上。

          “你……”醉逍遥一时气结,倒是不知道回什么是好了,只?#30511;?#20102;笑,“你这小子,一有不想回答的问题,就本王,本王的。”

          “你才是吧?李丞相其实待你不薄,你倒好,一走了之,连着姓名都彻底改了。”冷玉珏只是轻笑了下,便正色看着醉逍遥,最终叹了口气,极为严肃的喊出了醉逍遥的本名,“李绍扬。”

          “怎么?#20426;?#37257;逍遥皱了皱眉,说实话,自从做了流浪剑客,他早就不再用这个被自己遗弃的名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对于她离开丞相府邸的原因他没有跟任何人提起,甚至于冷玉珏,他也只是以一句当个纨绔子弟当腻了,换换感觉这样的回答带过。?#38405;?#20197;后,冷玉珏便喊他逍遥,这忽然交出真名,倒是让一向不羁的他也不由的正视起来。

          “你以前也是官场子弟,应该知道温孤吧?#20426;?#20919;玉珏皱了皱眉,最终只是闭上眼,轻轻的开口。

          “原来是想你原来的娘子了啊?#20426;?#37257;逍遥不禁笑出声,轻轻的拍了拍冷玉珏的肩,“想娘子家里不就有美人?#20426;?/p>

          “她回来了。”冷玉珏没有理会醉逍遥的调侃,只是继续开口。

          “这样啊……”醉逍遥?#35835;?#19968;下,点点头。他看了看窗外有些暗沉的天色,微微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去理解冷玉珏的这句?#21834;?/p>

          “逍遥,我们今晚饮酒论事,不醉不归,如何?#20426;?#20919;玉珏最终只是定定的看着醉逍遥,勾起了一抹笑容。

          “好啊!”醉逍遥立刻大笑,拍着桌子起身,“不醉不归,这可是你说的,我要上好的宫廷酒,可别拿那些?#19968;?#37247;糊弄我。”说到饮酒,醉逍遥立刻就精神了起来,他现在也就是个剑客,没那么多的闲情逸致去管他们上位者的事情。

          “?#19968;?#37247;可是好酒,也就你这种人不知道?#39134;停 ?#20919;玉珏倒是被醉逍遥的表现带动的心情?#24049;?#20102;些许,笑骂着?#27663;?#20986;了门。

          “不不不,酒味不浓烈的酒都不能称之为酒!”醉逍遥也不恼,笑着追上冷玉珏。他可是知道,冷玉珏家的藏酒平时在外漂泊的时候可喝不到。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