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独家)《七界第一仙流牙》完整版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3-09 15:03

        《七界第一仙》流牙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七界第一仙讲述了梁夕的故事,七界第一仙流牙节选:看了看被浓密的树叶遮住的太阳,梁夕拎着中午的食物往溪水边走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28909;?#21322;年能走下来,再多走几天也是无妨。

        七界第一仙
        推荐指数:★★★★★
        >>《七界第一仙》在线阅读>>

        《七界第一仙》精选章节

        看了看被浓密的树叶遮住的太阳,梁夕拎着中午的食物往溪水边走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28909;?#21322;年能走下来,再多走几天也是无妨。

        只是虽然误了天灵门不能成为修道中人那是小事,但是如果被宇文青阳当成自己言而无信,那对梁夕来说绝对比杀了他还要难受,所以在休息好的前提下?#25925;?#35201;抓紧时间?#19979;貳?/p>

        熟练地将两只小花兔(梁夕想不出怎么称呼这会往外射水箭的动物,于是就暂时这么称呼它们)开膛破肚,然后在溪水里把血水都洗干净了。

        趁着这个功夫梁夕对着溪水照了照自己。

        溪水倒映下,自己头发用一束草随便扎在头上,脸倒还算干净,只是全身的?#36335;?#30772;破烂烂,几乎成了布条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森林里那么多的灌木左一拉右一扯,偶尔还要和一些凶猛的野兽搏斗一番,现在还能穿在身上已经算是奇迹了。

        ?#36335;?#34429;然大半年没洗没换,但是一点异味也没有,梁夕估计这也是因为自己被宇文青阳改造了身体的缘故。

        这一年的奔波不仅没有在梁夕的?#25104;?#21051;下风霜,反而让他原本就棱角分明的脸更?#32536;?#33521;气十足。

        对着溪水看了一会儿,梁夕嘿嘿一笑:“不穿得破烂点,怎么能掩盖我的绝代风骚。”

        心满意足提着两团被剥干净皮毛的嫩肉走到小溪边上,梁夕清理出一片没有树叶?#30446;?#22320;然后开始他琢磨了半天才成功的——钻木取火。

        将?#35745;?#30340;小火苗细心地慢慢引起来,当形成一团火堆的时候梁夕将枯树枝丢进去,然后用一根树枝将两团肉串起来架到了火上。

        片刻后原本粉嫩的肉块表面就浮起一层好看的焦黄,香油也不?#20185;?#20986;来,滴到火?#29273;?#28363;滋作响,香味扑鼻。

        慢慢拿旋转着树枝,一炷香的时间后梁夕吸吸鼻子,感觉差不多了,提起树枝正要尝尝肉熟了没有,突然轰的一声,地面一阵剧?#20063;?#21160;,四周的树木也是哗哗一阵?#20063;?#26641;叶飘飘洒洒不?#19979;?#19979;,震耳欲聋的声音吓了梁夕一跳,差点把手里的午饭都甩出去。

        “怎么回事?#20426;?#20182;高高跃起跳到一颗大树上手搭凉棚四下张望着。

        森林一望无垠,满眼的郁郁葱葱,根本看不出来刚才的巨响是传?#38405;?#37324;。

        梁夕正疑惑着,突然远处一道巨大的黑影冲天而起然后重重砸下,那一片的树木杂乱无章地倒到地上,从梁夕的这个方向望去就像是地面无缘无故突然塌陷一样。

        地面又是一阵剧烈的颤动,只是朝那个方向张望了一眼,梁夕就急忙抱住了身边的树干这才没有摔下。

        轰隆隆的响声震得他耳膜发疼,梁夕跳下大树,地上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叶子,踩上去软绵绵的。

        地面像是余震为消一样还在不断地微微颤抖,梁夕从树上跳下来踩上地面,感觉自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要不断摇晃才能稳住身子。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但是梁夕的好奇心也被提起来了,将串着午饭的树枝随手插到身边的树干上,发足朝刚刚黑影腾起的方向奔去。

        还没走近,不知?#26469;?#21738;里冒出的阵阵嘶嘶声不?#27927;?#26753;夕的耳朵涌进他的脑子,就像是无数条小蛇往自己脑袋里钻的感觉,胀得他一阵头?#25991;?#30505;,用手扶着身边一颗大树喘了一阵才好受一些。

        “娘的,什么东西……”梁夕?#21491;路?#19978;扯下两根布条塞进耳朵这?#20598;?#32493;前进。

        其间又传来几次巨响,伴随着参天大树倒地的轰鸣,不知道为什么,梁夕感觉自己从脚底一直寒到了脑勺,几次想要转身落荒而逃,但是好奇心却一次又一次驱使他向前走去一探究竟。

        当梁夕感觉到自己已经接近刚才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附近的时候,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

        梁夕贴着一颗大树隐藏好自己等了片刻,确定没有危险后?#20598;?#32493;小心翼翼前进。

        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到了森林的最深处,一片自己?#29992;?#21040;过的地方,参天巨木茂密的枝叶已经遮天?#31283;眨?#22235;周的光线像是冬日的傍晚一样,必须要瞪大眼睛才能看清身边的事物,空气里充满了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梁夕正仔细观察着四周,突然在百步远的地方突然亮起了两团血红的大灯笼,这么远都能看清,那两盏灯笼至少有一个人高。

        “不会是人皮灯笼吧!”梁夕吓得背后起了一层白毛汗,他曾听老一辈人说起,森林的深处有一种冤魂,如果有人误入,他们就会把活人的皮扒下来,用人血做灯油撑起人皮灯笼。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先跑掉的时候,那两盏灯笼似乎是要验证梁夕的猜测,一声嘶鸣从灯笼方向传出。

        接着那一片的树木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推过一般,摧枯拉朽般的气势下整排的古树被推得离开原来的位置,深入地下数丈的树根也被拔到了地面,断掉的树木重重堆在一起朝着梁夕铺天盖地地压来。

        树木一倒,阳光也照了进来,梁夕哎呀大叫一声,急忙往旁边安全的地方跳去,顺势抬头朝那两个灯笼的方向望了一眼。

        这一眼吓得他差点从半空中摔下来,手脚冰凉的他被一根树枝刮了一下后才回过神来,就地滚了几圈躲开那些万年老木后鼓起勇气再次望去。

        一条全身漆黑的巨蛇悚然盘踞在不远处?#30446;?#22320;上,看上去像座小山一样。

        身子估计要三个梁夕才能合抱住,身长往上去至少也有十七八丈,全身的鳞片?#36335;?#21487;以吸收光亮一样,看上去就像是一大片的影子。

        蛇头?#36335;?#26159;是一个巨大的水缸,刚才那两盏红灯笼赫然就是它一对赤红的双眼,两个眼睛中间偏上的地方,一团像是腐肉样的疤痕纠结在上面,看一眼就让人喉头发毛。

        “好大的蛇呀。”梁夕躲到刚才那堆断木中。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刚才那地动山摇的动静就是这条巨蛇搞出来的,而它一扭一搅,一大片的树木就都断裂被推到一边。

        现在以它身子为中心方圆半里几乎被夷为平地,隐约只看见几个断口参差不齐的?#23601;?#26729;子被半埋在土里。

        巨蛇盯着一个方向,眼神凶恶不断吐着信子。

        从梁夕的角度也看不到它在盯着什么,不过?#25925;?#21487;以看到一个巨大的黑洞在不远处,洞口周围堆起了薄薄一层浮土,好像是什么东西从那个大洞里窜出来时带上来的一样。

        “难道这条蛇是从这个洞里爬上来了?#20426;?#26753;夕摸着下巴看看大洞再看看蛇。

        一般都是听说巨蟒盘旋在高大的树木上的,?#27833;?#37324;钻出一条蛇的说法自己似乎还从来没有听过。

        就在梁夕疑惑的时候,巨蛇艳红的双瞳里猛地?#20937;?#19968;道?#20937;猓?#21047;一声它的身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朝着前方射去。

        梁夕急忙跳起来攀到自己身前的木堆上望去。

        轰!

        蛇头狠狠撞断了一?#20040;?#26641;后砸进土里,?#23601;练?#25196;中梁夕看到一个小小的白色物体跃上了半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