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全章节)风水业务员-廖祥张雪柔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0 10:00

        一本书好不好,不是由小编来评价的,毕竟众口难调,但小编还是要给大家推荐一下魂断无名写的这本《风水业务员》,剧情方面可以说是近年写得最好的了,文笔逻辑性更是没话说,在?#38405;?#22899;主角廖祥张雪柔的刻画方面更是入骨三分,深入骨髓。?#19981;?#37117;市虐恋类小说的建议不要错过哟。

        风水业务员

        推荐指数:8分

        《风水业务员》在线阅读全文

        风水业务员第六十一章:商业诈骗

        “怎么样?在车上你一直皱着眉头,是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20426;?#22238;到局里,戴一成询问廖祥对今天这对兄妹的看法。

        “孙耀阳的情况我和你说过了,至于她妹妹的情况,有些特别。”廖祥沉默片刻说道。

        “特别?#20426;?

        “不错,就是特别。”廖祥轻叹口气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她的坐姿很奇怪,双腿并拢,却不敢有任何动作,而且一提到她的父亲,她的情绪相较于她哥哥明显激动很多。甚至可以说是处于崩溃边缘。”

        “情绪上的波动很正常。毕竟她是个女孩儿。?#30001;?#22905;们兄妹的确很早就和孙?#36824;?#27809;有啥关系了。这一点别说是他们家人,就是孙?#36824;?#20844;司的人都知道,所以情绪激动应该是正常的吧?#20426;?#25140;一?#21830;?#24687;不已。以他一个警察?#25512;?#36890;?#35828;?#20998;析来判断,孙晓蓉的情绪虽然波动很大,但至少还算是正常。

        廖祥点点头,没有否定戴一成的判断。毕竟对方是?#21497;?#21448;在片区干过基层,对于人心的捕捉方面,肯定比自己准确。

        “戴警官,从孙晓蓉身上,我感觉到一股很微弱却又似曾相识的气息。之前在孙?#36824;?#30340;尸体上,我也有过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虽然不能确定两者之间有关系,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廖祥将今天的感觉如实相告。

        戴一成点点头,并没有就廖祥的判断给予肯定。但他同样敏锐的感觉到,孙?#36824;?#30340;?#28291;?#31361;破口还在这对兄妹身上。

        随后,戴一成带着廖祥来到了会议室。就孙?#36824;?#30340;案子,警方开始进行新一轮的分析。而这轮分析,是建立在已经调查过多?#35828;?#22522;础上进行的。

        与此同时。

        宏安中介,张雪柔和小米正与顾客就合同事宜进行商榷。正当双方准备去签署合同时,推门走入两个警察。

        由于警察来的突然,所有人都不由错愕起来。特别是那个准备签署合同的顾客,更是紧张不已的看着警察。

        “你就是张雪柔?#20426;?#20854;中一个警察目光咄咄的看着张雪柔,冷声问道。

        “我就是,请问有什么事情吗?#20426;?#24352;雪柔向前一步,站在顾客身旁,示意他稍安勿躁。

        “我们接到举报,你们中介的购房合同,存在明显的欺诈行为。”说着,他掏出一份合同,上面明显有张雪柔的签名和宏安中介的盖章。

        看到上面的签名和盖章,张雪柔的心不由咯噔一下。但同时也开?#23478;?#24785;,自己这边的所有合同,都是经过律师事务所敲定的,绝不可能存在欺诈的可能,可是这份合同上面的条款,却明显存在漏?#30784;?

        “不好意思,这房子我不租了,不租了。”那?#36824;?#23458;看到警察掏出了有问题的合同,当即选择离开。普通人自然看不懂其中的猫腻,很自?#27426;?#28982;的相信警方说的话。所以他心里已经认定,这家中介是个黑中介。

        对此,张雪柔自然不可能辩解。何况就算她辩解,对方也未必相信。只能任由这名顾客离开。

        但张雪柔也绝非傻子,心知自己可能进入了某?#35828;?#22280;套。当即小心翼翼的问道:“警察同志,不知我是否可以看一下这份合同?#20426;?

        “哼,怎么?#32943;?#27585;灭证据?#20426;本?#23519;冷笑一声,立刻收好合同喝道:“你这种人我见的多了,想方设法的在我们警方面前毁灭证据。本来还觉得你这样的女人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情,现在看来果然是最毒妇人心,为了赚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所以麻烦你跟我?#20146;?#19968;趟吧。”说着,便上前抓住了张雪柔的玉臂。

        “警察同志,请等一等,我想这件事情肯定有误会,我们中介的合同是经过律师事务所敲定的。”

        “哼,不好意思,有没有问题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要试图拖延时间,没用的。带走。”说着,另一个警察也上前一步,冰冷的手铐直接拷住了张雪柔。

        两个警察压着张雪柔上了警车。在离开中介的?#24067;洌?#24352;雪柔下意识的看向马路斜对面的晨光中介。可让她奇怪的是,晨光中介方面好像并没有人看戏。难道说是她判断错了,这件事情跟刁一民?#36824;?#31995;?

        当然,此时的她心已经乱了,又怎么可能判断出其中细节?只能?#27426;?#30340;被两个警察带会派出所。

        张雪柔被带走之后,小米等人同样乱了方寸。他不停的翻看着电话,可最终,却只能停留在廖祥的?#21482;?#21495;上面。

        他深吸口气,拨通了廖祥的电话。可电话里却传来了一阵令人心烦的电子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听到廖祥已经关机,小米登时慌了。她不知道该?#23452;?#21807;一的?#35753;?#31291;草也没有了希望。

        见小米失神的模样,一旁的小张拍了拍他的肩膀,道:“?#21028;?#21543;,张总一定会没事的。别忘了廖祥帮?#21497;?#38431;的忙去了,或许抽不开身,他一定不会对此事不管不?#35828;摹!?

        廖祥此时的确很忙。因为会议室里忙着分析案情,所以在戴一成的授意下,大家全都关了?#21482;?#24278;祥自然也不例外。

        可不知为何,听着?#21497;?#20204;的发言,廖祥的心没由来的抽了一下。那?#24067;?#30340;疼痛,让他忍不住弓起了身子,好像大山深处腹背受敌的野兽一般。

        被带回警局的张雪柔,此时独立关在一间审讯室里。看着手腕上冰冷的手铐,她竟是苦笑起来。

        想着那份带有自己签名和中介公章的合同,张雪柔的心好疼,好疼。自?#21448;?#20171;成立以来,她恪守本心,所做的一切都是尽可能的去为顾客考虑,可到头来,却发现自己被人阴了,而?#19968;?#26159;以这样极?#35828;?#26041;式。

        虽然想不通其?#24615;?#30001;。但张雪柔却没由来的一阵愤怒。她不由想到张强的那番话。身在这个漩?#20804;校?#26377;时候不得不作出让别人深恶痛绝的事情,唯有如此,才能站稳脚跟。

        “难道说今天的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吗?难道说身在其中,就必须要伤害他人利益吗?#20426;?#24352;雪柔不断地反?#39318;?#24049;,她没?#20889;?#26696;,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终于留下了眼泪。只是这泪水究竟是自?#39029;?#35773;还是悔恨,恐?#36718;?#26377;她自己最清楚。

        审讯室外,透过单面玻璃看着里面哭泣的张雪柔,之前掏出合同的那名警察兀自叹息:“哎……?#31995;?#36825;人也真黑,为了逼人家?#22836;叮?#38750;得做的这么绝。这好好的一个美女,我看着就心疼。”

        “得了,别墨迹了。这女人再漂亮,也吃不到你嘴里。有?#31995;?#37027;个畜生在,你最好还是按照他的意思办吧。否则咱哥俩收了钱也讨不着好。”另一个警察沉声道。

        “我就是感慨一下。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非被?#31995;?#32473;逼疯了不可。”他沉沉叹息,终不忍心再看落泪的张雪柔。

        而就在此时,迎面走来了两个穿着清凉,浓妆艳抹的女人。以这两个警察的眼力,自然看得出着两个女?#35828;?#20986;身,绝对是风尘女子一类的。

        两个女人中,年纪稍大一些,却更具成熟魅力的女人笑着对站在面前的警察说道:“张宇飞是吗?#20426;?

        张飞宇点点头,不自觉的皱起眉头:“你是?#20426;?

        “刁总恐怕都和您说了吧?我们姐妹俩是来和张雪柔聊聊的。麻烦您给找一个僻静些的地方,谢谢。”说话间,她抬起右手,轻轻抚摸张宇飞的脸庞。

        这双手白皙,顺滑。只是轻轻抚摸脸颊,就让张宇飞不自觉的绷直了身体。那?#25351;?#35273;就好像面前这个女?#35828;?#25163;不是摸在自己脸上,好像是摸在自己裤裆里那玩意上面。也幸亏是摸在脸上,若是裤裆里,只怕自己当场就要缴械投降。

        女人笑着收回了手,低下头看了眼张宇飞支起的帐篷,娇笑着附在张宇?#21861;?#30036;说道:“本钱不错啊。这件事情办成功之后,我不介意你来找我。”

        闻言,张宇飞浑身一阵哆?#25314;?#35044;裆里的玩意登时如何泄了气的皮球一样,?#27604;?#19979;去。为了不让这个女人看到自己的尴尬,他赶忙提了提自己的裤子,也顾不得内裤里的一片?#31508;?#36731;声道:“先把事情解决了再说。不过别下手太?#20800;?#21542;则我也不好交代。”

        说完,冲一旁的警察点点头。

        那警察会意,摆了摆手。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躲在一旁。随后,那名警察把张雪柔带出来,向另一侧的单独牢房走去。

        “好好在这里想想吧。如果想通了,就把所有问题都交代清楚。这样你还能判得轻点,否则的话,就不只是查封你的中介,赔偿金额那么简单了。我想你这样一个美女,不?#25954;?#21507;几年牢饭吧?#20426;?#35828;完,警察用力关上牢门。那沉重的声音,着实把张雪柔吓了一跳。

        特别是在听到‘牢饭’两个字之后,张雪柔更是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

        她?#24535;澹?#36523;体蜷缩在一起,蹲在冰冷的牢房角落里。一双会说话的眼眸黯淡无光。

        “廖祥,你一定会来?#20219;业?#23545;不对?#20426;?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