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全章节)乔扬苏玳玳by绿桥乔小说_余生漫漫遇你不晚小说

        发布时间:2019-03-11 12:00
        余生漫漫,遇你不晚状态:已完结作者:绿桥乔全文阅读

        本站给小说迷们推荐该篇由绿桥乔创作的小说《余生漫漫,遇你不晚》,主要描写乔扬苏玳玳的爱情故事,开阔的露台上,江风徐徐,风景十分好。天际蔚蓝,白云朵朵,像一只一只堆堆挤挤的绵羊。

        余生漫漫遇你不晚 第3章 岁月长长

        林雯的大嗓门是出了名的,要不是被她嚷嚷得慌,苏玳玳倒真是不情愿去方阿姨家的。

        “你用了‘去’字,而不是‘回’。”苏玳玳看着镜中的自己,浮肿的眼睛,暗沉的脸,哪还有一丁点二十几岁女孩子的活力。

        方阿姨家其实就是玳玳爸的家,也是玳玳的家。可苏玳玳一直把自己当外人看,报高中时,读的就是全寄宿的学校,十五岁起就不跟爸爸,也不跟妈妈住了。所以她?#29992;?#26377;回家的感觉,因为她无家可回。

        坐在地铁上,看着或坐或站的人,走了又来了,苏玳玳忽地陷入了一股莫名的?#21482;胖小?#21448;一个站到了,车速减缓,一张浓墨重彩、青?#24573;?#20029;的脸映入眼帘,那是一张张贴在地铁通道里的巨幅海报《牡丹亭》。杜丽娘的样子多美啊!

        忽地,苏玳玳就想到了那句唱词: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这?#34987;?#30340;大都会,何处不?#26725;?#22696;重彩,何处不是春光流离?就如这地铁站台,人来人往,热闹里充斥着的却是空虚和浮躁。再美的容颜也敌不过似水流年啊!就如回到了十八九岁时的少女那般,苏玳玳靠着座椅,将腿也放到了座位上,双?#30452;?#33050;,有些忧?#35828;?#30475;着车窗外。

        难得地,今天坐这站地铁的人不多。

        长椅很长,又很空。

        或许,再没有那么一个人,微笑着朝她走来,?#32531;?#35828;:“你不该把脚放到座位上。”明明是责怪,但他的声音是温柔的。

        “这里的位置多的是,你不会坐别处啊?非要坐人脚边!”苏玳玳恼了。

        他满脸笑意地看着她:“可把脚放这儿是不对的。下一个坐这里的人,会弄脏衣裤的。”

        他的执着让苏玳玳哭笑不得。可那一天,她的心情实在是差,因为妈妈不在上海,而爸爸却要送妹妹去学钢琴,无人记得她,也无人记得她的生日。于是,她朝他发了火:“?#23016;?#21388;你!”

        可他坚持要那一个位置,她脚搁着的位置。因为是雨天,她鞋?#30001;?#30340;泥水皆蹭到了位置上了。一个大背包轻巧地搁到了她脚边,她很无?#34074;?#31227;开了脚,而他用自己的背包把那个位置给擦干净了。

        她脸上又是一红,垂下了眸子。她终于察觉到,自己方才那样做是不对的。

        “你刚放学?#20426;?#20182;指了指她的书包。

        恰恰相反,她是逃课了。高三,任谁?#38469;?#32039;张的吧,偏她是百无聊赖,不知人生何为。她想回苏州,那里有妈妈,妈妈会替她弄一大盘的冬至团吃。冬至那天,便是她的生日,她一向过旧历生日的。

        苏玳玳没有理会他。下了雨,天气有些冷,她缩了缩肩膀。

        “给你!”他从大背包里取出了一件衣服。见她一动不动的,他便主动替她披上,叹了句,“嗯,好香!”

        他的一句话,便让她脸红了。她紧紧地攥着衣服,只怕心跳声被他听见了。

        “我叫宋子衍,孔子的子,衍生的衍。可不是‘敷衍你’的衍!”他伸出了手。

        她手轻轻地抬起,有些疑虑,刚想缩回去,便被他握住了。

        “你好。”他说。

        苏玳玳方才注意到他的容貌,?#25925;?#25402;俊俏的。他有一颗突出的小虎牙,一笑时,眼睛弯弯的,就如一汪弯月,倒映在她的心间。

        “苏玳玳。”她淡淡地说。

        这一站是从机场开出的,没几个乘客。再看宋子衍的模样,像是个大学生,可怎么会选冬至这一天回学校呢?如果是本地人,更该是回家过的啊!如果是从家里过来学校的,怎么也说不过去吧?这一思考,苏玳玳的眉头蹙得老紧老紧的,就差没把?#20943;?#25104;问号了。

        宋子衍微微一笑:“不用猜了。我是刚从枫泾回的学校。”

        “那还不如在家过了再回来呢!”苏玳玳脱口而出。

        宋子衍听了,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一副欲说还休的模样。

        “怎么了?不?#26376;穡?#22312;家陪家人过冬至,多好!”苏玳玳摸了摸翘起的小鼻头。

        “我没有家人,在哪儿都一样。”宋子衍叹了声。

        “不、不好意思啊!”苏玳玳?#25925;?#24613;了。

        “没什么,真的。?#26412;?#31649;他的脸上挂着微笑,但眼底的那抹忧伤没有逃过苏玳玳的眼睛。不知为何,她只觉自己满心满脑的,只是想开解他,想怜惜他。而那种说不出的感觉,是心动。

        “说说你吧,小姑娘。”宋子衍一笑,眼睛陷得更深了。

        这一眼,?#25925;?#25226;苏玳玳的魂儿也给勾走了。她一开口,竟结巴了:“我……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呀!”

        听了她的话,他仔细地瞧着她眼睛,温柔地说道:“你怎?#26149;?#20102;眼睛?冬至是合?#19968;?#20048;的日子,一家人该围在一起吃饭的。”

        “我也没有家人。”苏玳玳茫然地看着窗外,眼睛里雾蒙蒙的。

        其实,宋子衍从来没有说过他为何爱她,她也就不知道,从第一次遇见,见了她那双雾蒙蒙的眼睛,他便爱上了她。

        后来,他俩恋爱了。宋子衍比苏玳玳大两三岁,大二在校生。而苏玳玳正值升学的紧张时刻,可俩人就那样不管不?#35828;?#29233;上了。

        自然地,宋子衍知道了她家的一些情况。她不是没有家人,只是她把自己分离了出来,她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人。而他,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在一次交通意外中,双双身亡了。他由舅舅一家领养,舅舅一向很疼他,但舅妈却不?#19981;?#20182;。

        后来,在他上大二那年,连舅舅也去世了,他也就从舅舅家搬了出来。当初他上大学时,舅舅一次性打了四万块到他账户上用作?#21738;?#30340;学费,怕他不舍得花钱,舅舅还常塞些零?#20204;?#32473;他。

        可大二时,舅舅一走,舅妈便以要办丧事为由,要宋子衍把账户上那三万多还回来。宋子衍是有骨气的人,二话不说,把那三万多全取了出来,但要亲自操办舅?#35828;?#20007;事。这样一来,他和舅妈的关系彻底地闹僵了。

        他第一次遇见苏玳玳,刚好是他操办完舅?#35828;?#20007;事,赶回学校的那一天。舅舅后事,他请了舅舅生前的亲戚朋友和同事,办了白酒,定了墓穴,定棺下葬,一切皆做得无可挑剔。而那一?#26159;?#26159;?#23545;?#19981;够的,他还把这几年来,打零工与做软件设计赚的五万多块补了进去。这一?#26657;?#20182;没多说,因为他觉着,这是应该的,毕竟舅舅抚养了他十多年。

        若不是他在学校接的对外设计项目赶着要,他是不舍得坐飞机赶回来的。自此,他等于是没有亲人了,成?#33487;?#27491;的?#38706;?#32780;他在这个时候遇到苏玳玳,俩人自是同病相怜的。

        报站的声音传来,到站了。

        车门缓缓打开,仿佛对她发出邀请。对的,这是一场全新的开始,过去就让它留在门后吧!苏玳玳收起了回忆,走下车门。

        南京西路到了。

        [2]

        南京西路是一片?#34987;?#21830;区,高档写字楼遍布,里面的公司大多是世界五百强企业,故而南京西路的?#32771;?#23544;土寸金。

        而方阿姨与玳玳爸的家就在南京西?#32321;?#19978;。苏国安是个事?#25932;?#30340;男人,自然也是赚得到一些钱的。原本在大企?#36947;?#20570;高管,拼搏到了今天,也成了股东之一,且自己还另开了一家小小的公司,做起了老板。

        当初,苏国安为什么要和林秀离婚,苏玳玳一直不清楚,?#20107;?#22920;,妈妈不愿说,爸爸自然也从不提?#21834;?#37027;时两人?#25925;?#24456;顾着苏玳玳的,就连吵架,也没让苏玳玳?#24067;?#36807;一次。后来两?#35828;?#31361;然离婚,让苏玳玳很难接受,可当苏玳玳见到方阿姨的那一刻,她就明白了。

        方程程很美,是热情洋溢的美,与林秀不同。

        方程程总是烫最时髦的发型,?#23380;?#32418;的口红。她身材高挑丰腴,四季穿裙子,那种独特的妩媚姿态,总是让人过目难忘。

        林秀消瘦单薄,发绾起,总是拿一支式样简单的?#36867;?#31786;簪住。她从不施粉黛,也不用任何香水,因为她是在茶馆唱?#36182;?#30340;,所以散发出的是茶香。她寡言少语,是开在小城水乡的一抹淡淡景致,是无法融入上海这样的?#34987;?#20043;地的,因而夫妇俩的心越走?#30342;叮?#30452;到苏国安遇到了方程程,两个?#35828;?#22827;妻之情算是走到了尽头。

        后来,苏玳玳跟了苏国安,不久后,方程程有了与苏国安的孩子。苏玳玳终于成了外人。

        玳玳的妹妹茉莉长得像方程程,也是那种热情洋溢的美。从小到大,所有的?#30528;?#22909;友都宠着这个美丽?#26223;?#30340;小公主,而苏玳玳只是一抹?#36710;?#30340;?#30333;櫻?#26080;人在意。

        因此,苏玳玳从小就将全部的心?#25380;?#22312;了学习上。苏玳玳的成绩一向很好,无须人操心,自然地,也无人会替她操心。十五岁那年,她迷上了化学、生物,她的理工科十分不错,一直想往那方面努力。由于她的成绩好,得到了一个游学机会,到德国作为期一年的化工科学习交换生。可这需要一?#26159;?#24403;她期期艾艾地向苏国安提出时,苏国安沉默了一下,正要答应,却听方阿姨说,茉莉也报了游学团,到?#20998;?#21313;国去学习,要五万多块钱。那一刻,苏玳玳笑着说,她不去德国了,原本她也对化工没什么兴趣,她说?#19981;?#25991;学。于是,苏茉莉?#26223;?#22320;笑了,扬起了她高傲的头,进房里练她的芭蕾去了。

        苏茉莉学习成绩再不好,可她注定是公主,而苏玳玳只是一?#35980;蕁?

        正想着,门开了。

        原来是苏茉莉看到了她进小区,替她开了门。

        “嗨!”苏茉莉朝她打了声招呼。

        苏玳玳笑了笑,打起精神道:“不用等我的,你饿了就先吃。”

        对于这个美丽的妹妹,苏玳玳一点不嫉妒。其实真说起来,苏茉莉也不难相处,只是有些公主病罢了。对于苏玳玳,她也算上心,?#26869;?#20080;新衣服裙子、化妆品,都会算上苏玳玳一份。就连?#19981;?#19978;学校哪个帅哥这样的小秘密?#19981;?#20598;尔跟苏玳玳说说。

        “就等着你呢!快来,饭菜都快凉了。”方阿姨也招呼苏玳玳。

        看着方阿姨的架势,想起方阿姨帮她介绍的相亲对象,苏玳玳就不由得头皮发麻——敢情这一餐是鸿门宴呢!

        果然,还没坐稳,方阿姨的话就来了,无非是黄总是个“好盘”啊,要抓住啊云云。对此,林雯不住地使眼色,一副看好戏的神情,还低声说了句:“还说楼盘不成?#20426;?

        方阿姨是个直性子,一听就不乐意了:“好男人不等同于好楼盘吗?只怕错过?#33487;?#20010;村,就没这个店了!人家有房有车的,有什么不好?你看那宋子衍,长得帅能当饭吃?#20426;?

        苏玳玳忙低下了头,只顾着吃饭。可?#32654;?#30340;林雯也不好惹,顶了句:“这么好的‘盘’,怎么不见你介绍给茉莉?我估摸着,她与那便宜儿子,也差不了几岁,绝对有话聊。”

        一席话,把方阿姨气?#38376;?#36215;了桌面,一对柳眉?#25925;?#36215;来,声音不禁提高了两分:“真是好心没好报啊,茉莉不是还小着嘛!玳玳的情况又不同。甭管你爱不爱听,好多三十岁的离婚女人只能嫁五六十岁的,你还得服侍人家。你不愿嫁五六十岁或死老婆的,成啊,多少女人就这样熬着,?#38236;?#32769;了,连个贴心的人也没?#23567;?#36824;想着找三十出头的?哪个三十出头的不想找十八九岁的?就连四十岁的,眼睛也总是盯着二十出头的!黄总除了儿子大点,条件是顶好的了!”

        苏国?#24067;?#22971;子发火了,瞪了林雯一眼,忙打圆场:“好了好了,吃饭吃饭,这事迟些再说!反正咱们玳玳还小,当初,我就不舍得那么早放她出去。若不是她非要嫁人,?#19968;?#24819;留家里再养几年的。程程啊,你也别太操心,儿女自有儿女福。你看你,?#32972;?#20160;么样了?过两天,干脆就和你那闺蜜去新加坡玩段时间好了,散散心!”

        方阿姨睨了他一眼,再说话,语气就缓了下来:“反正我是把话放这儿了,我见黄总对玳玳?#25925;?#26377;些意思的,约下周一起?#24895;?#39277;。玳玳,你自己看着办!阿姨也是为你好!”

        一直噤若寒蝉的苏玳玳连忙点头:“好的,好的,我一定去。阿姨你消消气!”

        林雯的手从一旁伸了过来,在她的腰上狠狠地掐了一把,怪她是个不争气的。痛得她?#25226;健?#30340;一声叫了起来,见大家忽然都盯着她看,苏玳玳十分尴尬,连忙拉起林雯,道:“大家慢慢吃!?#19968;?#26377;些事,就先走了。”

        临出门,还听到方阿姨在后头喊:“哎哎,下周记得去啊!”

        林雯忍不住调侃:“你这阿姨到底收了人?#19968;?#24635;多少钱啊?看来卖女还不错嘛,还有钱收呀!”

        苏玳玳老实,看不得她如此刻薄,连忙说:“不要这样讲方阿姨,她也是好心!”

        “把你说得一分不值,这也叫好心?难道天底下就她女儿是宝贝,是心头肉,是公主,就该嫁高富帅,嫁王子吗?#20426;?#26519;雯把方程程的虚伪拆穿,说到底,她是替林秀不值。

        苏玳玳一声叹息,再没有别的?#21834;?

        “你啊,就是个死脑袋!”林雯恨铁不成钢地?#20102;?#33041;门。

        [3]

        苏玳玳皮肤白皙,身形娇小玲珑,再兼有一张讨喜的?#36824;?#22278;脸,所以白团团的,倒像棉花糖一般柔软。这让初次和她打交道的人,总以为这是个柔弱的女孩子。这一点上,与?#32654;?#30340;林雯不同。

        林雯在职的公司创办了一档高?#35828;?#26102;?#24615;又荊?#26159;?#21040;?#30340;翘楚,在时尚圈的知名度很高。因此,林雯的穿着打扮也是时尚潮流的。用林雯的话说,在她们办公室里,往时装编辑部一看,全是最潮的打扮。

        林雯长得好,脸小下巴尖,而一对凤眼更是妩媚生姿,配上蜜?#24039;?#30340;肌肤,活脱脱一个干练的?#38469;?#22899;郎,?#30001;?#22905;外向热辣的?#24895;瘢?#19968;向是男士们?#25918;?#29233;慕的对象。

        苏玳玳不爱化妆,对打扮也不上心,?#26869;?#36319;林雯走在一起,就成了小丫鬟。林雯听不得她的怨妇口吻,总掐她柔软白皙的脸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你若肯学一下穿衣打扮,也绝对是美女一个。?#27604;缓?#25351;着自己的眼睛,“你瞧着好看,知不知道这种眼睛多难打理,稍不留神就长眼纹了,老得快,变?#34074;?#20063;快啊!你多好,?#33485;?#30340;大眼睛,一笑起来弯弯的,我就爱你这一款的!”

        想着表姐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苏玳玳忍不住笑了,连总监助理走到了她身边也没在意。想来“祸不单?#26657;?#31119;无双至”这句老话也真是有它的道理。这不,策划部黄总让她去办公室呢。

        总监助理?#36335;?#21521;她投来一个“你好自为之”的同情眼神,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快点去黄总办公室。

        苏玳玳人看起来柔弱,可工作起来也是个拼命三郎。她所在的公司,是一家跨国的护肤品企业,名称?#23567;?#26102;光?#34180;?#26102;光集团这两年计划拓展海外市场,所以需要在国际?#25569;?#20250;上得到一个好的位置。

        而R&R公司恰恰是承办国际会?#26874;?#25104;熟、远景最好的一个跨国公司,他们提供国内企业在海外参与会展的专业渠道,是这一行里的翘楚。但R&R在甄选参与展会的公司时,一向是以严谨、挑剔著称的。可以说,如能得到该公司的一个展位,对本公司成功开拓海外市场绝对有利,故而争抢的公司尤其多,也争抢得尤为厉害。

        当初苏玳玳能在实习期就顺利入?#21834;?#26102;光?#20445;?#25104;为正?#30342;?#24037;,完全是得益于她对花草的深?#28909;?#30693;与绝佳的化学天?#22330;?#19968;入职,她就被调派到了香薰部,成为由法国聘来的让·保罗调香大师的助手,配合完成了一款以“尼罗河”为题目的定制香薰的任务。让·保罗早年曾游历埃及,对这个神秘国度深深向往,?#26869;?#24518;起漫步在尼罗?#21451;?#23736;森林时的神秘、惬意、恬淡的心情时,?#38469;?#20805;满了渴望。“尼罗河”香水灵感由此而来,却在调香的时候,出了意外,怎样也调配不出那种森林闷热、?#31508;从执?#30528;海域与尼罗河的风所纠缠在一起的那种充斥着苔藓、海风般的潮意。就在这时,苏玳玳加入了?#25345;?#39321;料,使得香味起了美妙的变化,?#23545;段?#30528;,就能感觉到海风扑面,既?#31508;?#21448;闷热,像仲夏的一个梦。

        于是,顺理成章地,苏玳玳留在了公司大本营,发?#39592;?#26223;十分看好。再?#30001;?#22905;天生勤奋,不怕吃苦,公司里许多项目,已逐渐交由她负责。

        因为离婚的事,苏玳玳心里已是火烧火燎,嘴边都起了好大一个泡,连遮瑕膏也挡不住。而手里三个项目压在一起,让她连伤春悲秋的时间都没有,已经连续?#24433;?#20102;四五天,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住了,连下班走下大堂楼梯时,也险些?#34074;?#36807;去,若不是身边刚好有人经过,扶住了她,真叫一个惨了。

        现下,她是连叫几个惨也没用了。刚进到黄总办公室,她连?#25346;?#30340;话都还没说出来,黄总就一连串地说个不停,还边说边把一堆资料夹整理出来,全推到了她面?#21834;?

        “黄总,我手头已跟着三个项目了。这个我做不来。”因为离婚,心情差到极点的苏玳玳再顾不得那么多,低声拒绝。

        这让一直埋首的黄总不得不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也难怪,这苏玳玳一向是任?#33151;?#24616;,像?#25918;?#19968;样,从不抱怨,只管低头做事。虽然耐得辛?#20572;?#20154;却真像一团棉花糖,没有脾气,任人揉搓,所以她抱怨起来,也可知她心情有多恶劣。

        黄总?#25925;?#25171;起了太极,笑眯眯道:“这个会展对公司有多重要,你明白的,不然也不会在你实习?#32959;?#23436;各个部门后,把你从销售?#23380;?#21040;策划部来。之前的李莉跑R&R一直不?#24120;?#20174;销售部要的数据也分析不到位,做出来的企划让R&R很不满意,再加她的小性子你也不是没见识过,已经得罪了那边的公司了。我们也只能换人。你手头的项目已跟到尾了,把它交给李莉就是了,你全力搞好这个项目,需要什么,公司会全力配合。再兼你一直搞海外销售的,处理分析数据难不倒你,加几个班就能交出来了。完成?#33487;?#21333;项目,?#19968;?#21521;上面推荐你的,你们部门的总监助理不是?#21507;?#20102;吗,你顶上不成问题!”

        如?#35828;耐评?#35825;,她一个弱女子还能说什么?

        李莉是“高管子女?#20445;?#30001;海外空?#20498;?#26469;,读的?#25925;?#20010;艺术类的名校,金牌“海龟?#20445;?#20154;又长得漂亮,许多大客一向由她接办。可谁都知道,她根本做不来实际工作,只会陪着客人吃喝玩乐,玩赏名画,出入派对,倒像个公关女郎,只是苦了她的助理,所有的?#24551;?#24037;作其实是由助理完成的。

        苏玳玳想,自己比不得含着金钥匙的人,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4]

        接下来的日子,真叫生不如死。

        原来那李莉搞出来的企划,真的是连个边都摸不着,一点实际?#38405;?#23481;也没?#23567;?#33487;玳玳不得不重新做过一遍,公司与分公司的数据,她得收集整理,还得与别的公司作对?#21462;?#20026;此,她只能求助林雯。

        林雯的时?#24615;又?#20570;得很高端,还会有许多高档护肤?#25918;?#30340;分析、测?#36182;?#36164;料。也幸得林雯的帮助,她才能掌握到第一?#32959;?#26009;。林雯很够义气,帮她把每个?#25918;?#30340;优缺点用很中肯的评价总结出来。不枉她跑?#33487;?#20960;趟。临走时,林雯还将一大堆试用装塞给她,让她好好体会体会感受感受。

        “你瞧,黑眼圈都出来了,难道你们公司的?#20498;?#33457;精粹眼霜不顶事?来来来,试试这个瑞士的牌子,保证你黑眼圈都消失了。”

        “拜?#26657;?#20320;试试十天不睡觉,去微整、打破尿酸与肉毒菌?#20960;?#19981;定那黑眼圈!”苏玳玳叫苦连天。

        宁波的分公?#38236;?#33041;数据库出了问题,所以该地区的资料无法网上传送,外?#29992;?#26377;及时更新,能传也没用。苏玳玳顾不得疲倦,又马上赶去了宁波,协助当地的销售部门理清了数据,再赶回来,连夜做企划报告。

        关于成本的控制,与R&R公司对质量的?#32454;?#25511;制,使得她头痛不?#21834;?#24184;而,苏玳玳一向人缘不错。总?#26725;躌&R公司,跟对方的秘书?#19981;?#29087;了,知道了一些内部标?#32908;?#32780;时光的竞争对手在成本控制上比她们公司要?#37197;祝?#25972;体实力仍是竞争对手更强一些。这需要时光能出奇制胜,在企划书里必须有实在的利益点能让人眼前一亮。

        为此,她又跑了好几个地方,?#25569;?#20250;场都跑了好几遍,把行情都摸了个遍,大致了解每家与会公司的产?#36153;?#21457;情况,于是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家公司,将新研发的产品提前上?#26657;?#24182;在展会上展出,抛出一个美肤新?#25293;睢?#34429;在成本上提高了花费,但能在质量上远超其他公?#23613;?

        可一个新产品要发布,得经过市场的验证,为此?#25925;?#38752;了林雯,将时光的样板发送给《时尚红门》?#21448;旧?#30340;女员工,于是,宣传那方面是到位了。再兼初步的市场反馈?#19981;?#26469;了,效果十分出色,用过的人赞不绝口。

        苏玳玳在付出了跑破几双鞋的代价后,终于完成了那份报告。

        可最恐怖的事情出现了,由于连日来的电脑工作,与不断地对比报告,往电脑里塞资料,手提电脑罢工了!

        由于赶工所致,苏玳玳连备份都没?#23567;?#22905;人已到了R&R公司了,对方经理将会在四点准时到达会议室,?#19978;?#22312;已经快三点半了。

        她不是神,不可能像?#35828;?#26723;电视剧里的女主角那样,将内容全数背出来。

        她慌得六神无主,脸白得像张纸,而唇色?#20052;?#32043;色的,比鬼还惨,只晓得双手死死抱着手提与文件?#26657;?#31449;在人来人往的大堂中间,感觉到整个大堂都在旋转。

        肩膀被什么托住了,她才不至于摔下去。她回头一看,对方的脸是模糊的。来人只是礼貌地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一触及便松开了手。

        “苏玳玳,你还好吧?#20426;?

        苏玳玳怎么也想象不到,这个从天而降救她的人,竟然?#20052;?#25196;!她?#30475;?#36935;到他,?#38469;?#22312;自己最糟糕的时刻。两次,她?#38469;?#38505;些?#34074;梗?#32780;他施以缓手。

        此刻的乔扬与往常见到的不同,他眼神锐利,行事?#26700;?#39118;?#26657;?#19968;两句话就?#23454;攪说?#19978;。就扶她的一会儿时间,他已经看到了她已用红标签标出加急字样的文件内容。

        “是与R&R公司谈会展的事吧!可瑞士那方已有人过来?#24551;ⅲ?#21830;量承办展会的事宜了。”他的言下之意是时光集团没什么戏了。

        其实,R&R并非没有给时光集团机会,只是时光集团派来的人做?#32511;?#31967;糕了,而苏玳玳不过是来收拾烂摊子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苏玳玳也想要试一试。于是,她恳求他,能不能替她看看电脑,她最重要的资料都在里面了。

        她也是急病乱投医,不管眼前的男人懂不懂电脑,就只晓得巴巴地看着他。她两只眼睛那么圆,他被她瞧得不好意思了。他一句话不说,接过了她的手提电脑,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开始修理电脑。

        检查之后,他简单地说了句,是病毒与系?#21557;?#31361;了。眼下来不及整理系统了,等她完成了任务,再替她重新整理。?#32531;螅?#20182;手指不停,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电?#20113;聊弧?

        一?#24067;洌?#33487;玳玳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21482;?#21040;了实处。没有缘由地,她就觉得可以完全地信任他,他会替她处理好一?#23567;?

        果不其然,只用了四十分钟,他便替她修好?#35828;?#33041;,而她连道谢也来不及说,飞一般地往楼上冲。因为她迟到了!刚才对方秘书给她发了短?#29275;?#21578;诉她,她超过了时间,老总马上要飞去香港出差了。

        乔扬看着她毛茸茸的短发在风中轻扬,忍不住笑了。他拿起?#35828;?#35805;打给吴总,说还有些细节上的事方才忘了说,让他给自己十五分钟时间,心下却道:傻?#23601;罰?#25105;只能替你争取十五分钟时间,成不成功,就看你自己造化了。

        余生漫漫,遇你不晚状态:已完结作者:绿桥乔全文阅读
        powered by 博济?#20889;蟮己?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