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完本)《妖凡修仙传星躔月》完整版全文目录

        发布时间:2019-03-11 14:06

        《妖凡修仙传》星躔月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妖凡修仙传讲述了月落的故事,妖凡修仙传星躔月节选:忘忧村里有八个散仙,酒仙卖酒翁,无忧无虑有酒必醉,让人分不清他摇摆的时候是醉的,?#25925;?#37257;的时候才摇摆,反正,基本没见过他好好走路,总是摇摇晃晃的。痴迷下棋的棋叟,无时无刻都要拉着人陪他对弈,可是棋艺之高,谁也不是对手啊,像我现在的水平,总算可以在和老人下棋的时候,把屁股下的石?#39318;?#28909;再输了。

        妖凡修仙传
        推荐指数:★★★★★
        >>《妖凡修仙传》在线阅读>>

        《妖凡修仙传》精选章节

        忘忧村里有八个散仙,酒仙卖酒翁,无忧无虑有酒必醉,让人分不清他摇摆的时候是醉的,?#25925;?#37257;的时候才摇摆,反正,基本没见过他好好走路,总是摇摇晃晃的。

        痴迷下棋的棋叟,无时无刻都要拉着人陪他对弈,可是棋艺之高,谁也不是对手啊,像我现在的水平,总算可以在和老人下棋的时候,把屁股下的石?#39318;?#28909;再输了。

        一手好字、精通古籍、饱读诗书的文先生,出口成章,天文地理,无所不知,自比于书圣武侯,?#27604;唬?#22914;果不是他教我读的书,我也不知道书圣和武侯都是谁…

        心灵手巧,作品总是巧夺天工的大师王木匠,在他手里,一张八仙桌也能雕刻得鬼斧神工,浑然天成。

        非常擅长画美人和江山,栩栩如生炉火纯青的妙笔书圣妙丹青,据说他的画室从来不准别人进去,并且收藏着许多名贵到价值连城的画卷。

        杂乱无章的野花野草看似没有美感,但是在园艺大师种花翁的手下,再普通的花也能培养得娇艳欲滴,万紫千红之时香气袭人。

        算上在我眼前的秦神医之后,还有一个…最神秘莫测的琴仙子,总是在亭台楼阁上一幕垂帘,百花拥簇之间独自抚琴,从来没听她开口说过话,也没有见过面。

        “湘澜,你一直在外面偷听吗?”湘澜没有上过星月峰,以她的体力,除非我把她?#25104;先ィ?#34429;然女孩子很轻,但是那对我来说也算是个考验。

        “才没有呢,月哥哥,我就是过来?#24515;?#20204;吃个饭的而?#36873;!?#28248;澜依然是那一副甜蜜的微笑,但是…

        这个表情已经很少没有变化了,怎?#32431;?#37117;不是发自真心的笑吧!?感觉好可怕…

        “呃,不管怎么说?#19981;?#27809;有到时间吧…”刚刚告诉秦神医的秘密可不是开玩笑的,为了以防万一,努力摆出了严肃的?#24120;?#25187;住了湘澜的肩膀,“听着,湘澜,无论你听到了什么,都不要出去乱说,知道吗?”

        ?#25670;潰俊?#28248;澜大概也?#26179;?#21523;了一跳,这挂在?#25104;?#30340;笑脸终于不笑了,眼神游离到了一边,“月哥哥,你弄疼我了…”

        “啊,抱歉…对不起…”扣得太用力了。

        “你是想给大家一个惊喜吗?”

        惊喜?什么惊喜?星月峰的变故能算是惊喜吗?怎?#32431;?#37117;是惊吓了吧?“不不不,这个消息一定要保密,虽?#26179;?#30693;道肯定不可能一直瞒下去,但是在没有准备好之前,不适合让大家知道。?#26412;?#20687;秦神医说的那样,星玄公的去?#32769;?#24687;如果传到武林,一定会引起一轮惊涛骇浪。

        “好…好好…我听你的,月哥哥,在准备好之前,湘?#35762;?#35828;…”

        “为什么你的脸要这么红?这一种我们不是在讨论同一件事情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微妙得感觉有些不对啊…

        “你在?#20979;?#20040;?月哥哥。”少女又换回了那一张人畜无害的甜美笑脸。

        “呃,没什么,我是说湘澜真是漂亮,和我的小师妹有的一拼。”这?#25925;?#23454;话,以前总是直接和秦神医交流,都没有怎么在意过跟在他身边的湘澜。

        “小师妹?”少女眉?#20998;?#20102;皱,“哦…就是那个像月哥哥的亲妹妹一样的清莹姐姐,对吧?”

        “亲妹妹?清莹不是我的亲妹妹——”

        “是亲妹妹…对吧?”?#25104;?#30340;笑容又开始僵硬了!?

        “啊…是啊…情妹妹…没毛病…”我究竟为什么额头上冷汗直冒?

        “贤侄,要不留下来吃顿饭吧?”虽然秦神医发出了邀请,但我拒绝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清莹小师妹煮的饭菜还在等我呢。

        况且还要去山涧的清泉里抓一些鲫鱼,没有来得及拜访一下忘忧八仙有点点小遗憾,不过,反正忘忧谷什么时候都能来,“终于没力气闹腾了吗?”老母鸡总算安静了,能够被星月峰这么清澈的清泉水温水煮母鸡,也算是死得光荣吧,卷起裤腿,捧了一口清泉溪水,?#25925;?#29087;悉的甘甜滋润带着林间的味道,忍不住又抬?#21453;?#21564;,“大王叫我来巡山——抓条鲫鱼做晚餐——这山涧的水,无比的甜,不羡鸳鸯不羡仙!”

        左手一条鱼,右手一条鱼,?#25317;?#23567;?#22909;祝?#29038;个?#36824;?#40092;,我?#36335;?#24050;经闻到那鲜香四溢的味道了,嘴角边口水都流了出来,“啊嘞?突然起雾了?”但是口水还没有来得?#25226;?#21040;肚子里,突然觉得周围白茫茫的雾气弥漫了起来,看来要加快速度了,虽?#26179;?#23545;星月峰路非常熟悉,闭着眼睛也能走,但是以防万一,?#25925;?#25552;前赶路比较好,这些应该也够吃了。“这个雾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星月峰起雾是很正常的,但是像眼前这样?#36947;?#23601;来,而?#20197;?#26469;越浓的情况,还真是没见过。

        砰——

        “哇呀——!”一声巨响,不是什么东西爆炸了,而是我的脑袋重重地撞上了一棵树,“痛痛痛痛…祸不单行?”怎么可能,我认错路了?这一条我走过千遍万遍的?#24039;?#26143;月峰的路,我怎么可能认错?

        “?#31455;究竟究 ?/p>

        “连你也?#39029;?#31505;我?看我不把你煮了?#24525;潰 ?#36825;究?#25925;?#24590;么回事?撞树上之后,我也认不出自己究?#32929;?#22788;何方,?#36855;?#20040;?#20185;?#20102;。“好像…有什么声音在迷雾?#23567;?#38381;上眼睛,仔细听一听。

        “?#31455;竟盡?#21679;?#31455;荊 ?/p>

        “我不是指你的声音啊!给我安?#30149;?#28165;晰而悠远,清脆而空灵的轻唱声穿透层层的迷雾,传到了我的耳朵里,“不是我的幻觉啊…”星月峰上怎么会传出如此优美而悲伤的轻唱?

        忘忧村里谁?#20185;?#20102;吗?但是谁也不会唱出这样的歌声吧?

        “咕咚…?#22791;?#22768;越来越近了,茫茫然之中,出现了一个很像少女的影子的轮廓,“是谁?”清莹小师妹?湘澜小医仙?又或者是…紫婷月师姐出来散散心?“不不不,都不可能,也都不是…”屏住了呼吸,能够听到的只有她犹如凤吟鸾吹的歌声,虽然只是没有歌词的轻唱,但是这让人心醉的旋律,和宛若天籁的声音,?#24067;?#35753;人失去了其他所有的想法,只想等着这首旋律唱完。“你…你是…”

        当人影来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歌声戛然而止,而我还没能从摔倒中?#37202;?#26469;,挥散不去的浓雾里,只能让我看到她留仙裙下的绣花鞋。

        我不知道她是谁,她也没有回到我她是谁,?#28909;晃?#30475;不见她的?#24120;?#22905;也肯定看不清我的?#24120;?#26126;明近在咫尺,但是这茫茫的浓雾?#21561;?#20303;了所有的视线。

        她也许…是看得见我的…

        两个人保持着沉默的时候,这个想法把我吓了一跳,甚至这个奇怪的浓雾…可能都和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25671;?#25214;我有什么事吗?”?#28909;?#36825;么长时间还不走,难不成是来找我的吗?“?#25671;?#25105;现在也不知道怎么?#20185;?#20102;,雾太大了,不如,等浓雾散了再来吧?”来到了星月峰,那多半是问我怎么?#20185;?#30340;吧?在没有确定对方什么身份之前,?#27604;?#19981;可能告诉她。

        更何况我现在真的分不清哪条路了,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看到了留仙裙下绣花鞋转过了身,向着她来的?#36739;潁?#24930;慢地离开了。

        然后浓雾开始消散,然后再也没有听到她的歌声了。

        “太奇怪了…”以她脚步的速度,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离开得无影无踪了?更奇怪的是…“我没有认错路,这里是?#20185;?#30340;?#36739;?#21834;…”而且,周围根本没有树,我装上的是什么?“咕咚…”平静了一下心情,点了点篮子里的货物,母鸡、鲫鱼还有其他的都在,赶紧挑了?#20185;讲?#26159;当务之?#20445;?#20854;余的就先别管了。

        总感觉…有什么东西上了星月峰了!

        小师妹…大师姐…

        “该死…”心里感觉到非常地担心,忍不住握紧拳头加快了脚步,?#38393;苡直?#22238;了我熟悉的星月峰,看?#20808;?#22909;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念归门…?#21697;?#19978;的匾额依然在,虽然修补过的痕迹很明显,破坏了它的美感。

        “师兄…”清莹小师?#36855;諗品?#37027;向我挥手。

        “我回来喽——!”果然没有什么事吗?是我担心过头了,松了一口气,“小师妹,没出什么事吧?”少女一直笑嘻嘻地看着我没有回答,“干吗呢?我?#25104;?#26377;什么东西?”不可能啊,刚刚洗过了。

        “不是啦,是你的第一个问题,没有问我师姐到?#33258;?#20040;样了,所以稍微有点开心…”

        “呃…那师姐到?#33258;?#20040;样了?”这种事情需要开心一下吗?

        “师姐伤势?#25925;?#27809;什么大碍…但是呢…情绪很低落就是了,眼睛都哭肿了,?#20063;隆?#29239;爷的事情她一定知道了…”

        头痛啊…这就不好办了,这么大的变故,的的确确像师父说的那样,是一个大的劫数,“那,师妹,只好麻烦你多陪一陪师姐了,这是养心丹,你去给她服用一下。”

        “你不去安慰安慰她吗?”

        “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所以,我?#25925;亲?#39277;去了,晚上有好吃的喽。”这只老母鸡,终于可以煮了你了。

        “那,师兄,我就稍微期待一下喽,锅里还有饭,你可以简单地吃一些。”

        这种情况下,交给同为女孩子的清莹小师妹才更为妥当一些,而我准备好补一补的晚餐就行了,这鸡汤可是要煮上个一下午才?#23567;?/p>

        “香喷喷呀香喷喷——”配上星月峰特产的香料和草药,简直完美,就这样等到星空变暗的时候…

        ?#30149;?#21862;?#30149;?#21862;啦啦啦?#30149;?#21862;啦?#30149;?#21862;啦?#30149;病?/p>

        “什么!?”这熟悉的轻唱声再次响起,“糟了!”是我把人带上了念归门了吗?#32771;?#24537;推开了厨房的大门,皓月当空,与整个星月峰交相?#26434;場?/p>

        月光下,清风中,山崖顶。

        熟悉的绣花鞋,转过身侧脸看着我的时候…

        一?#24067;?#38663;颤了整个灵魂——

        如此高贵的月光下的公主…你究竟为何把目光停留在?#33402;?#26679;卑微的人身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博?#24357;?#22823;?#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