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完本)男主周司白女主江言小说-深陷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16:08

        知己难觅,好书难求。想要看一本好看的古言现言类小说?没问题!小编来帮你找,由仅允花费十年倾心打造的《深陷》你绝对不可以错过!剧情和文笔看过的都说好,男主角周司白和女主角江言之间的故事更是感人肺腑,让人历历在目,现在我们就来一起看吧。

        深陷

        推荐指数:8分

        《深陷》在线阅读全文

        深陷第一章 少年

        青城的冬天,总是下着一场接一场的大雪,连带着温度一降再降,叫人畏惧,叫人瑟缩。

        江言往窗外看时,只看到白皑皑的一片,路、树、屋檐全都覆盖了厚厚的一层。

        她漫不经心的咬着嘴里?#38590;?#22836;。

        听管家说,江缺绑了个人回来。这人脾气硬得狠,江缺怎么折腾他,愣是没听见他吭一声。

        整个青城,谁不知道江?#26412;?#26159;个疯子,敢跟江缺耗上的,都是傻、逼。

        江言一边想,一边往地牢走去。

        通往地牢的路湿漉漉的,受潮很?#29616;兀?#19968;进去,就是一股熏到不能再熏的霉味。

        江言却是习惯这种味道的人,埋头往里走。

        没走?#35206;劍?#22905;就听见皮鞭挥在人身上的声音,一声声,刺耳又让人心悸。

        江言没所谓的想,大概皮开肉绽了。

        敢惹江缺,也是活该。

        她越走越近,很快看到里面双手被拷着的人,身子骨不算太结实,显然年纪不太大。

        此刻他白嫩的皮肤上,道道伤疤纵横交错,可他的背却挺的出奇的直。

        这个姿势狠狠的在她心里抓了一道,有点痒,一下一下触在她心头。

        还挺有自尊心。

        他低着头,江言看不见他的?#22330;?

        她没什么含义?#30007;?#20102;笑,吹了声口哨。

        低着头的那位?#24067;?#25260;起头。

        四目相对。

        江言最先看见的,是他那双深邃且?#38477;?#26080;波?#38590;?#30555;,那里头有愤怒、有耻辱、有不甘,可半点害怕都没?#23567;?

        再接着,她才注意到他的长相。

        五官精致,好看的出奇。

        是他啊。

        江言笑意越发明显,散漫的咬了咬烟屁股。

        烟灰掉了一地。

        那少年见状,眼底骤寒。

        江缺见她来了,不?#22836;?#35828;:“阿言,你来,给我狠狠的抽他。”他把鞭子交到江言手上。

        江言也没心软,鞭起鞭落,又添道伤给他。

        少年“闷哼”一声,死死的冷冷的盯着江言,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小畜牲,看什么看!”江缺抢过鞭子,又是一鞭子下去。

        江言冷眼看着,没有阻止。

        在江缺将他打得几乎要断气时,江言才默不作声的走上?#21834;?

        她的手使力压在他还在出血的伤口上,与她动作不相符的语气却极其温柔:“再打下去,你撑不住的。”

        少年?#38590;?#35201;咬断了,也没哼出半个字。

        “骨气”二字,?#25925;?#34987;他展现是淋漓尽致。

        江言的手不断往下,脸蛋精致,身材撩人。

        脸好,活好。

        年纪不大,?#25925;?#20010;?#24515;?#26412;事的。

        “刚才听见了?”她的声音又轻又骚,“我叫江言,长江的江,默默无言的言。”

        江言问:“你叫什么?”

        她假装不认识他。

        他没说话,额头上?#30333;?#32454;汗,浓密的头发被打湿。

        江言伸手替他擦去,又问一遍:“你叫什么?”

        “阿言,你跟他废什么话,老子就不信了今天我收拾不了他!”江缺在后头凶狠的说。

        江言轻轻笑,?#25925;?#22312;跟少年说话:“看,他会要你命,但我不会,我只想救你。”

        她还停在那处的手轻轻用力,成功听见少年的呼吸开始变得不稳。

        “不过我救你,你也得出把力。”江言凑到他耳边,轻轻的吐出两个字来。

        “睡、我。”她说。

        江言长得好,二十二岁的年纪,却已经有?#21496;?#36807;岁月沉淀而出的娇艳,一颦一笑,风情万种。

        面前的少年眼里覆了层霜,比外面的天还冷,不知是不是因为太久没说话,出声沙哑低沉。

        “滚。”

        冷漠尽显。

        powered by 博济中大?#24049;?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河北燕赵风采排列七 彩经网大乐透走势图旧版 双色球258走势图 体彩p3天气网天机图 河南快赢481投注技巧 3的预测澳客网 1950重庆时时彩 广西新11选5走势图 370期p3试机号 手机中国象棋(单机版) 幸运飞艇规律公式软件 江西快三连三天走势图 世界足球进球数排名 上一期福彩中奖号码 香港赛马会排位表 资料排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