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全章节)林栀傅煦小说最爱的徒劳无功-林栀傅煦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9-03-11 16:32

        《林栀傅煦》小说叫做《最爱的徒劳无功》,是由静歌歌所写的一本长篇小说,林栀傅煦小说主要讲述了:她们的婚姻他们的爱情之中始终隔着一个为了她跳楼自杀的男人,注定她做再多也是徒劳无功。这场爱情,她来过就够了。

        小编推荐:
        《女王的忠犬小狼狗》《梦里逃离爱里着迷》《爱已绝望心已死》

        精彩节选:

        午休,程挚按照惯例去病房看林栀。

        半个月前,是他把她从血泊里捞起,治她的伤并?#39029;?#25285;她的医药?#36873;?/p>

        “嘉嘉……别离开我……嘉嘉……”

        听到林栀虚弱的声音,他以为是她又一次梦呓,却见她睁开了双眼。

        眼波微动,他问:“你醒了?”

        “嘉嘉!”她拽住程挚的白大褂,艰难地扯着喉咙喊,“医生,求求你!你能不能……帮我!抢回我的嘉嘉!”

        程挚弯腰,轻轻按落她的手,“你别激动,我先给你做个检查。”

        男?#35828;?#22768;音极具安抚力。

        “好。”林栀乖乖躺平。

        程挚掀起她的刘海,“别动。”

        指?#29399;?#36807;她颤抖的睫毛,他柔声,“?#19968;?#24110;你的。”

        像是服了定心丸,林栀出奇地配合。

        检查完毕,程挚理好她的被角,她迫不?#25353;?#22320;问:“医生,你真的知道哪里找嘉嘉吗?”

        程挚笃定地回,“我知道。”

        “你知道??#34987;?#26519;栀诧异,对上他别有深意的眼眸,她试探着问,“你帮我,需要我做什么吗?”

        突然低头,程挚凑近她的耳畔,轻声细语,“我要你的身体,傅煦的命。”

        这话犹如一道响雷,?#24067;?#23558;她劈?#36873;?/p>

        她大力推开他,冲下床抓起包,穿着病服就跑出病房。

        强忍着新愈合发痒的伤疤,她踉踉跄跄地离开医院。

        适应了刺眼的阳光后,她打车去了傅煦的别墅。翻出包里的手机,只有百分之三的电,根?#38745;?#22815;她打通电话。

        她心急如焚,却只能熬着。

        好容易到了别墅,曾经规规矩矩喊她太太的阿姨,将她拒之门外。

        隔着雕花大门,林栀“噗通”跪下,“陈姨,你告诉我,傅煦有没?#20889;?#23567;女孩回来?傅煦在哪里,我要见他……求求你?#26790;?#35265;他……”

        陈?#36538;?#33394;躲闪,?#30116;?#22826;,先生在公司。”

        林栀敏锐地捕捉到陈姨表情的异常,没?#20889;?#33609;惊蛇,“好,谢谢你!”她从包里翻出几张纸币,塞到陈姨手里。

        站起,她随手扯弄病服,一瘸一拐地沿着围墙走。

        直到绕到后门。

        傅煦是很警惕的男人,醉酒、做|爱,他头脑都是清醒的。且他浅眠,她翻个身,都能惊醒他。

        所以,他的别墅,围墙高高筑起。

        所以,他想要囚禁嘉嘉,不会假借他人手。

        刚才陈姨态度反常,很可能傅煦和嘉嘉都在别墅。

        看到后门留着条细缝,林栀僵住脚步。

        “怎么?都走到门口了,不?#21307;?#26469;?”

        傅煦幽幽的?#27425;剩?#24443;底打灭她的?#30007;?#24515;理。

        她以为了解他。

        事实上,还是他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深吸口气,林栀往前,轻轻推动老旧的木门,迎面看到面色沉沉的傅煦。

        “阿煦,”她跪下,攥住他裤脚,“你怎么折磨我都行,只要你放过嘉嘉。我什么都愿意!”

        “让你去卖,你也愿意?”傅煦冷睨她。

        她愣住。

        程挚的要求是,让她卖,并且让傅煦死。

        所以她想都没有想就拒绝。

        ?#19978;?#22312;,她紧了紧拳头,“如果你能放了嘉嘉,我愿意。”

        傅煦怒极,抬脚踹开林栀,“你可真?#25353;螅?#20026;了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种,可真能牺牲!”

        后脑勺磕到门角,她眼前一黑,视线再次变得模糊。她爬起来跪在地上,双手凭感觉乱抓,“阿煦,嘉嘉不是野种……”

        “滚!”傅煦根?#38745;?#24819;听她聒噪,揪起林栀的衣领,拎起她扔出门外。

        隔着厚重的木板,她听到傅煦说:“林栀,同生那么?#19981;?#20320;,你的女儿,他肯定也会?#19981;?#30340;。”

        展开内容+
        • 林栀傅煦小说 截图1
        • 林栀傅煦小说 截图2
        • 林栀傅煦小说 截图3
        powered by 博济?#20889;?#23548;航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