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完结)小说君请入瓮在线阅读_主角千年裘伶小说

        发布时间:2019-03-12 16:30
        君请入瓮状态:已完结作者:美男不胜收全文阅读

        《君请入瓮》小说,男主女主千年裘伶。《君请入瓮》是作者美男不胜收所写。此文笔底生花出神入化,男一号温文尔雅,女主角柳眉星眼。秦蔷?#19981;?#21315;年,这简直算不上是秘密,此子把爱恋写在脸上挂在嘴边,让人想忽视也难。

        君请入瓮 第45章

        “这样真的好吗?就这样让裘伶嫁给少庄主。”因为尊天阴宗主,所以千年与萧流直接被请到主桌就坐,江湖上能够够得上坐主位的没有几人,有资格的也不一定来。所以现在主桌上就千年与萧流两人,裘太婆在门口待客尚未归为。

        萧流有些担心的看着千年,当初他可是亲眼看着千年为了裘伶做到何种程度。老实说,现在想起?#27492;?#24515;里还是嫉妒的,可是他更不忍心让千年心疼,如果她真心喜爱裘伶的话……

        看着萧流自找烦恼?#38590;?#23376;,千年心里有些好笑,看着萧流有些忧?#35828;?#38754;容,千年凑到他耳边:“如果我想要那个裘伶怎么办?你会帮我抢亲吗?”

        “呃”萧流猛的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千年,但是无法从她面无表情的脸上读到任何信息。真的吗,她想抢亲,她那么?#19981;?#37027;个裘小公子吗?如果是她想要的话,他也?#25954;狻?

        “如果……你……”萧流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帮自己的妻主去抢亲,是个男人也为难,更何况正直的萧流,如何做得出抢亲这样恶霸的举动,可是,为了她的话……

        “没想到,你也这么可爱。”

        “呃”抬起头看着千年调笑的眼神,萧流立马脸色涨红,低下头不?#20197;?#30475;千年。

        他就知道,她这个恶劣?#30007;?#23376;,没想到自己居然也落入她的陷阱,还真的认真的去想抢亲的可能性,可恶。他早就该想到,以她那样清冷?#30007;?#23376;,怎么可能会……可是,她为了裘伶曾经爆发了那么激烈的?#26143;椋?#24590;么可能让人不介意。

        抬起头看着千年,是啊,这么一个冷情的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为了别人而爆发激烈的情?#24515;兀?#26159;了,曾经,那都是曾经了,或许裘伶曾经真的成为他们之中距离千年最近的人,可是他放弃了,不是吗?因为他放弃了,所以他早就失去了靠近千年的机会。

        千年的冷情使她绝对不会主动的打开心扉去接近去靠近一个人,所以想要得到坐在千年身边的机会,就一定要放弃所谓男儿的矜持,主动去追求,千年其实是个木讷的人,她不懂得如何接纳,同样的她也不懂如何拒绝,只要再努力一点,再靠近一点就行了。

        说来,他也许该感谢师弟当初的那一杯春药,那杯春药把他们强制的绑在了一起,可也正因为这样,所以此时陪着千年的,能为千年生儿育女的是他们。

        想想自己由何尝不木纳,如果不是春药,他现在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吧,说?#27492;?#20204;之间最先看透这一点的怕就是师弟了吧,可是又何妨呢,这并不妨碍自己今后成为能住进千年心里的人之一。

        想通这一点,萧流对着千年嫣然一笑,手在桌下抓着千年的手,无声的传递着自己的爱恋。千年另一只手举着酒杯放在唇边,并没有转过去看萧流的眼睛,只是那眼底渗出的点点温柔哟……

        外面的洞房花烛夜闹得热闹,密室中千年第一次接见天阴六部族长。?#27426;?#22825;阴六部却只来了三部,斗战部、农部、工部,尚有士部、商部因为一些原因未到,而千年本人代掌天阴暗部。

        面对六缺二的结果,千年只一笑而过,农部、工部族长都是十分低调之人,其实所谓共谋大事也不过是想知道如今的天阴六部她能掌握多少。

        “天阴六部,老祖宗可真是想得深远啊。”

        “不知道宗主召集我们可是有准备起事的打算了。”说话的是工部族长名唤范文芳,四十多岁,一身粗布衣,据说是个摆摊刻字刻章的人。工部是掌管奇工技艺的,部内具是能人巧匠,举凡工具用器均由此部负责,工?#30475;?#22312;的最终目的自然是为了最精良的兵器。

        听到她的问话,其她人也抬起头看着首位的千年。自千年继任宗主以来是第一次召见天阴六部,对于这个年轻的后生女,前面这几位族长都不敢?#26143;?#35270;之心,千子的大名已经随着四国大战而名扬天下。

        “千年自继任宗主之位以来,因为一些原因还未有召见过几位前辈,现在只是照常例的会见而已。”

        “老身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说话的是农部族长。农部,顾名思义就是负责农?#25285;?#20892;部的存在自然是为了粮草。民以食为天,农部的存在十?#30452;?#35201;。如今的农部族长是个六十多岁的太婆,表面的身份是个大地主,家有恒财,但是性格却十分怪癖。

        ?#26263;?#32769;请讲。”

        “祖宗的交代,我?#20146;?#21518;?#35828;?#33258;然是只有遵从的道理。可是如今已经没?#26143;?#40510;国,青族唯一?#38590;?#33033;是个一男子,算起来青族是真的断嗣了。我们还需要守着祖宗的遗言不放吗?既然青主已经做了蓝曜帝的王后,那是不是就该给出解药,解散六部了。”

        “呵呵,看来翟长老对于这件大事是很不以为然呢。”千年并没有正面回答翟满春的问题,只是有些摸棱两可?#30007;Α?

        见?#35282;?#24180;的表情,老实的范长老脱口而出:“莫非仕族族长所说的?#28982;实章?#30495;的存在?”

        听到她的话,众?#35828;?#35270;线全都集中在她身上。千年眼睛微眯:“范长老刚刚说什么??#31456;觶俊?

        见到众?#35828;姆从Γ骸?#33707;非你们不知道?”

        “知道什么?”裘元修?#23454;饋?

        裘元修的问题让范文芳筹措起来,原来这个消息是还没在族内公开的吗?连宗主也不知道,那她到底该不该说。

        “范长老在犹豫什么呢?还是说这其中有什么是不可告?#35828;模俊?#31070;态慵懒,但是语气确实绝对的威胁。

        “不,不敢”范文?#20960;?#35273;莫名?#38590;?#21147;,冷汗直?#21834;?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上次士族族长请我去为她刻章,因为青主的事,?#20197;?#32463;也婉转表示过是否可以联合一起去要解药。”说完这句话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千年,见千年并没有说什么,又继续说道:“那个时候聊了很多,可是士族族长很奇怪的一直避免谈起解药之事,还曾经很神秘的问我说,如果前任青主留有?#24597;?#30340;话我是否会继续支持。当我问她是否真有其事时,她就又转移了话题,没再提起,刚才我见宗主您对于男帝之事似乎不以为然,?#25346;?#20026;是真的有?#31456;?#38656;要我们辅佐,所以才有了那样的问话。”

        千年并没?#20889;?#35805;,只是陷入深思,旁边的两位长老同样陷入思考。真的有?#31456;?#30340;存在吗?

        如果是的话,为何不公开,如今的她们又该如何行事呢?

        “宗主难道没有收到一点消息吗?”裘元修问完不等千年答话便已明白,看千年此时阴晴不定的脸色,是没有收到消息吗?

        过了一会儿,千年突然大笑起来:“老祖宗只是要我们复辟青国,对于谁成为青主根本不需要想太多。”

        “宗主此言差矣,如果没有辅佐的对象,我们如何复辟青国,青族虽有血脉,但都非?#31456;觶?#24182;不值得我们拼了性命。”翟长老对于嫡长尊位十分看重。

        “那如果青袅?#25954;?#25104;事,你们可?#25954;?#36741;佐。”这些迂腐的人。

        除了裘元修其他两人互看一眼,有些迟疑:“毕竟是个男子,难以继?#20889;笸常?#19981;过如果是由他所出之女,却也可以算做嫡系。”

        果然迂腐啊,这个世界,男儿的地狱,女?#35828;?#22825;堂。

        “长老们其实不必不安,关于?#31456;?#19968;事,我十分在意,等查清楚这件事的真伪之后,自然会对长老们有个交代。现在很晚了,长老们先去休息吧。”

        两位长老现行,裘元修在最后,皱纹满布的脸上是精明的双眸。

        “裘庄主有话说?”千年?#23454;饋?

        “属下知道宗主心中是?#20889;?#31639;的,属下只是想告诉宗主,无论宗主的决定为何,斗战一族必定全力支持。”裘元修活了大把年纪,在江湖中也是历经过风雨的,对于自己?#24230;说?#33021;力还是有些自信的,这个千年,她?#25954;?#20026;她一博。

        “那千年就先多谢庄主了。”

        深深的看了千年一眼,裘元修也离开了,?#25042;?#21315;年一人在冷清的密室?#23567;?

        第二日千年准备告辞第一庄,两位长老见无事也准备离开,期间发生了一段小插曲。

        翟满春在晨日里逛花园的时候捡到一块玉佩,正在这个时候掉落玉佩的于清莲找来,翟满春一见到他便泪流满面,忙不迭问他?#30007;?#21517;,还有身世。

        原来清莲的父亲就是翟满春的小儿子,因为翟满春嫌弃清莲母亲贫穷,棒打鸳鸯,所以清莲父母一同私奔。失去儿子的翟满春心里其实也满心痛苦。特别是年纪越来越大,总是会想起儿子小时候的可爱模样,想起自己的无情也满心后悔。这块玉佩是翟满春送给儿子的笈?#25250;?#29289;,而且清莲与他爹长得七分相像,所以翟满春一见到他就很激动。

        找到宝贝外孙的翟满春十分喜悦,却在知道孙儿是人家小侍?#31508;?#20998;不愉,但是生?#36164;?#39277;的又不好说什么,闹得庄内十分不愉快,而裘尚洁才是两头为难。最后还是裘伶站出来说,自己与清莲本就好兄弟,大?#22812;?#20365;一妻也是缘分,自己?#25954;?#19982;清莲成为平夫,不分大小,只要清莲不介意即可。

        清莲怎会介意,翟满春也是在想不到好办法,虽然觉得孙儿就算是做人家平夫也委屈,可有什么办法,生?#23383;?#25104;熟饭,不可能再叫孙儿离开。

        于是裘尚洁头天才娶过门一位正夫,第二天马上又举行仪式,多了一位正夫,齐人之福啊。

        君请入瓮状态:已完结作者:美男不胜收全文阅读
        powered by 博济?#20889;蟮己? © 2017 www.bcwf.tw
        南昌人聚娱乐汇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

                <track id="1fp5v"><progress id="1fp5v"></progress></track>